69书吧 > 血刀客 > 第八章 蛊苗村中

第八章 蛊苗村中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尤静瑶单手对敌。面对杨再兴的狂攻丝毫不乱,纤手幻化无数掌影将周身封的滴水不漏。杨再兴一**的攻势也奈何不得,可他并不急躁,继续稳扎稳打,心知坚持下去早晚能寻得破绽。

    尤静瑶忽然施展轻功绕着杨再兴转起圈来,她知枪乃兵器之霸,硬拼时威力惊人,却灵活欠缺,应变不易。这一招果然打破杨再兴的节奏,只好跟陀螺一样,随着尤静瑶的在原地转圈。尤静瑶以轻功见长,到后来越转越快,化作一团白影转动不休,杨再兴头晕目眩,银枪不知该刺往何处,他猛一咬牙,抡起长枪横扫开来,眼见击中了尤静瑶,却只是一个幻影,她本人悄无声息的闪到身后,射出了三根银针。杨再兴也是了得,也不回身,向前疾冲几步,蓦地转身,将银枪舞动如飞,‘叮叮叮’三响,银针尽数击落。尤静瑶却又不见。他心知中计,暗叫不好,却为时已晚,尤静瑶又闪到了他身后,一掌击在后心,将他击倒于地。

    杨再兴身子刚一贴地,便翻身跃起,打算再战,可他忽然发现尤静瑶刚才的那一掌不含丝毫内力,如果蓄满内力就算不死也要重伤,不禁冷汗直流,道:“为何手下留情?”尤静瑶淡淡道:“你的《杨家枪法》不过如此,漏洞百出,杀之无趣。”杨再兴怒道:“那是我学艺不精,休要侮辱我家枪法。”尤静瑶道:“杨家枪法本身没有弱点,有弱点的只是你这个人。”杨再兴不解道:“我有何弱点?难道我练的不是杨家枪法?”尤静瑶道:“杨家一门英烈,枪法带有一股浩然正气,仅那股气势便令敌人闻风丧胆。而你的枪法中只有杀气,怨气和怒气,却无一分正气,这样的杨家枪法又有何惧?”杨再兴听罢气焰全消,挺拔的身躯也软了下来,苦笑道:“没想到竟让一个外人来告诉杨家枪法的真谛。”尤静瑶道:“我们西夏人也敬佩你们杨家一门的赤胆忠心,望你别玷污先人英灵。世上远不止一条路,只要回头,任何时候都不算晚。”杨再兴心神一颤,站住那里思索良久,忽然向尤静瑶深深一躬,道:“多谢指点。”说罢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望着杨再兴消失的背影,东郭问刀叹道:“完了完了,这票买卖没法干了。”尤静瑶冷冷道:“你们不滚么?”东郭问刀忙道:“是是是,夫人说的对,你们愣着干嘛,还不快滚!”喽啰们见杨再兴战败,早有逃跑之心,见老大发话,立刻跑的无影无踪,只剩东郭问刀留在原地。尤静瑶道:“你怎么不走”东郭问刀当即跪倒,正色道:“在下愿弃暗投明,投效血刀堡门下,望夫人,洛兄弟代为引荐。”尤静瑶道:“你们为齐国办事,就算投靠也该是齐国,为何要反投我们?难道想做齐国的奸细?”东郭问刀忙道:“在下且敢!以前聚义山林只为了混口饭吃,实属无奈,打家劫舍更非我心中志向,只望能投效明主,不负男儿七尺之躯。齐国只是金国傀儡,绝非善处,到了四川后闻得血刀堡大名,便有了归属之心,只是各为其主,难以背离,如今再无牵挂,才敢把话说出来,从此牵马坠蹬,死而无憾。此心可昭日月,望夫人成全。”尤静瑶道:“听你的语气志在必得,你怎知我会答应?”东郭问刀朗声道:“夫人刚才不是说世上不止一条路,只要回头,任何时候都不算晚。”尤静瑶气笑道:“你倒记得清楚。”东郭问刀道:“是!”尤静瑶道:“那你还愣着干嘛?”东郭问刀不解道:“夫人是说。。。”尤静瑶道:“你能否入堡要由堡主决定,现在洛天初受伤,没有车驾又怎么回堡?难道要让我亲自去找车么?”东郭问刀大喜道:“是是是!我这就雇车,夫人稍等。”

    东郭问刀很快雇车回来,洛天初已昏迷不醒,他背着洛天初放上马车,载着三人出了天水城,向血刀堡赶去。一路无事,马车转进一条林间小路,已是血刀堡的势力范围,道旁冒出了四名士兵,盘问道:“什么人?”东郭问刀忙道:“在下刚刚投效贵堡,车上有堡主夫人和大小姐,另外洛天初身受重伤,耽误不得。”一名士兵惊道:“夫人回来了?此言当真?”令雪儿撩开车帘,道:“真是我娘回来了,你们快让开,小洛伤的真的很重。”那四人都认识令雪儿,再无怀疑,忙施礼放行。

    尤静瑶透过车窗,发现这几年祖龙山的变化很大,以前山下是一大片繁密难行的树林,如今修成了平整宽阔的土路,直通山麓。路上布满暗哨,组织严密,远非几年前可比。马车上山后,每过一寨都是寨门大开,各寨主向尤静瑶施礼问好,见识过血刀堡的坚寨雄兵,东郭问刀难掩内心惊讶,心想血刀堡的实力只有当年的水泊梁山才能媲美,暗自庆幸来对了地方。

    再往上车马难行,顾遥找了个担架,由两名士兵抬着洛天初上了托天岭。在血刀殿中,令君来先查看了洛天初的伤势,发现并无大碍,安心休养即可,便令人抬回军师府照料。直到现在尤静瑶才取下范阳斗笠,露出那惊为天人的容颜。她全身没有丝毫挑剔之处,如画般完美无缺,脸上不施胭粉,秀发不戴金银,更显出了她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冷艳气质。她还是那样年轻,跟令雪儿站在一起就好像姐妹一般。

    令君来重逢爱妻,许多话反倒不知该从何说起,哽咽道:“你终于回来了。”尤静瑶见到夫君两鬓添霜,眼角皱纹深刻了几分,她冰山般的玉容被思念的情感所融化,暗怪自己当年不懂事,为赌一口气携刀出走,撇下爱人为自己担心焦虑,也哽咽道:“你。。。一向可好?”令君来的眼神中充满了柔情和怜惜,笑道:“好好,五年了,你可知我有多想你。”尤静瑶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垂首道:“君哥,我错了。”令君来摇头道:“傻丫头,错明明在我,回来就好,其他什么都不要想。”尤静瑶点了点头,双手呈上血刀,道:“这是你的刀,还给你”。令君来看都没看那柄刀,道:“如今我们一家团聚,我要好好弥补以前的错失,再不让你离开。”尤静瑶破涕为笑道:“现在就算打死奴家也不会走的。”群雄见堡主一家终于和睦,纷纷鼓掌叫好起来。随后令君来问明了天水城中的经过,和公孙明月互视了一眼,都感疑惑,不明白李成怎会得知堡中的财源秘密,幸好洛天初及时发现才免遭一难,此事太过蹊跷,但也只能慢慢调查。东郭问刀表明心意后,令君来又问过他几个问题,看出他秉性不坏,也是重义之人,便允许他入堡,安置在吕义寨下,东郭问刀自是喜出望外。

    草阳村位于祖龙山北二十里的密林中,极其隐蔽。三年间朱雨时几乎踏遍毒物出没之地,唯独未涉足这片深林,只因这里长年雾气弥漫,五丈内模糊一团,最容易迷路,

    夜间雾气更浓,五丈内的事物都看不清。贾阴阳全凭感觉带路,却没走错一个岔口,朱雨时暗自庆幸不曾单独来此,不然肯定会被大雾所困。一路来他闻出附近有许多毒物出没,有些粪便的气味还是首次闻到,可见此地甚至比白毛谷都要凶险。又走了一个时辰,只见前方朦胧的迷雾中透出几点火光。贾阴阳道了声:“到了。”

    草阳村坐落在前方的空地上,村子以木栅围成,寨门两旁各立一鼎熊熊燃烧的火炉。朱雨时见村中布局清晰可见,皆是一色的木头房子,暗自奇怪村中竟无雾气,就好像一道无形的墙将雾气挡在了外面,便向贾阴阳请教原因。贾阴阳不悦道:“问之前先观察四周,看有何不同,为师的《蛊王秘录》皆有记载,好好想想。”

    朱雨时道了声“是”,开始观察四周,眼睛忽然一亮,发现沿着村子栅栏种有一排乳白色的长草,恍然道:“原来是清灵草,此草浑体幽白,形如百合,气味甘甜,可破迷障浓雾,解赤毒,仅产于蜀地。”贾阴阳点头道:“这才像话。”原来《蛊王秘录》不仅是一部蛊术宝典,还记录了数千种有关的毒物和草药,朱雨时都已背熟,欠缺的只是经验。

    来到村口处,只见门前坐着一名苗族少女,她头戴蓝底碎花的布帕,身穿蓝底红襟的麻布衣和黑蓝相间的百褶裙,脖子上挂着一串纯银的铃铛项链,手脚上也带着铃铛银环,正坐在那里打瞌睡。蓝哥用苗语唤道:“是姜奴儿么?你在这里做什么?”朱雨时已能听懂苗语,只见那叫姜奴儿的苗族少女揉揉眼睛站了起来,浑身的铃铛响个不停,见到他们喜道:“蓝叔,你可算回来了,爷爷着急的不得了,特让我在这里迎接蛊王大驾,这位就是蛊王大人么?请受晚辈一拜。”蛊苗族以蛊术的高低定尊卑,贾阴阳尤其受人尊敬,而族长便是姜奴儿的爷爷,姜可善。”

    借着火光,见那姜奴儿长得清秀可爱,水汪汪的大眼睛清澈如水,眼眸一转便透露出少女的顽皮天真。贾阴阳让她免礼,姜奴儿这才打量起朱雨时,好奇道:“你不是我们族人?来这里做什么?”朱雨时用苗语答道:“在下朱雨时,是蛊王的徒弟。”姜奴儿笑道:“原来如此,快进来吧,大家都等着呢。”

    她一进村姜奴儿就以清脆的嗓音喊道:“大家快醒来,蛊王大人来帮助我们了。”她的声音本就好听,加上身上铃铛‘叮叮当当’的清脆伴奏,就好像唱歌一般轻快悦耳。

    不一会儿功夫,村内的几处火炉皆被点燃,村民纷纷从屋中走出,向贾阴阳躬身行礼。忽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是毒娃回来了么?”只见一名身穿红黄麻衫,头裹黑巾的苗族老人走出人群,正是族长姜可善。贾阴阳忙道:“姜叔,您还好么?”姜可善眼含笑意的拉住他的手,骂道:“好你个毒娃,离家多年也不回来看看,是不是把族人都忘了。”贾阴阳惭愧道:“且敢,听说村民都中了蛊,救人要紧,快带我去看吧。”姜可善道:“正是,跟我来。”大家跟着他来到村西边的一片空地上,这里临时搭建起一座大草屋,屋门紧闭,远远便能闻见浓浓的草药味。朱雨时早已闻惯这种味道,现在他身上的气味就是如此,每次跟洛天初下山玩之前都要洗上半天。

    姜可善道:“我们怕蛊毒传染,便将中蛊之人集中在这里安置。”贾阴阳点了点头,正要进屋,忽听有村民哭喊道:“您一定要救救我家男人。”贾阴阳回头一看,见村民全部跪倒,痛哭失声。姜善人叹道:“他们都是中蛊人的家属,我们身为蛊苗却被外人用蛊所害,真是丢人到家,可下蛊人的手段高明之极,我们确实束手无策,幸好我们还有你这个蛊王,只能依仗你了,毒娃。”贾阴阳道:“放心。”当下和朱雨时,姜可善,和姜奴儿一起进了草屋。

    屋内恶臭之气浓重,皆散发自中蛊之人,地上铺着二十张草席,上面躺满了人,男女老少都有,少数人还存有意识,多数人昏迷不醒,除了有口气外,已与死人无异。姜奴儿道:“他们都失去了自理能力,吃喝入厕都由我和爷爷照顾。朱雨时道:“他们的亲人怎不来帮忙?”姜奴儿没好气道:“难道你没看出他们中的蛊会传染么?只要‘太阳山’低的人靠近他们,便会被蛊毒侵蚀,其中五人就是被传染的。咦?你的太阳山倒是很高。。。”姜奴儿仔细观察了朱雨时的印堂,发现他的阳气仅次于贾阴阳,不禁对他刮目相看。

    贾阴阳一言不发,围着屋子走上一圈,发现每人中的蛊几乎都不一样,有的人明明是瘦子,可肚子偏偏跟孕妇一样大。有的人脸色正常,但其他部位的肌肤却呈死灰色。有的手脚趾红肿如鸡蛋大小,触手也跟鸡蛋般柔软。有的全身张满毒疮,不住向外流脓,臭不可闻。还有的全身通红如从染缸捞起来一般,触手滚烫。最可怜的是个小男孩,他的肚脐中长出一株三尺高的白花,茎秆粗硬,撑得的他的肚脐几乎裂开,痛苦难当。其余人的症状也千奇百怪,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没有死,却生不如死。朱雨时倒吸了口冷气,浑身泛起鸡皮疙瘩,他从未见过如此诡异可怕的场景,他看了眼贾阴阳,见他神情凝重,眼中露出一抹深思之色,好像在想着别的事,过了好久都没有说话。他已是村中的最后希望,谁都希望他能力挽狂澜,救人于水火。谁知他忽然叹了口气,道:“我无能为力”。姜奴儿失声叫道:“什么!你也解不了?”贾阴阳摇头道:“解不了,你们另请高明吧。”姜奴儿难掩失望之色,大叫道:“你可是蛊王啊,怎会有你解不了的蛊!”贾阴阳还是摇头,道:“解不了就是解不了,我也没有办法。”姜可善皱眉道:“难道你跟了‘月亮神’后荒废了蛊术,如今只是徒有虚名?”贾阴阳道:“姜叔赎罪,事实确实如此。”姜可善道:“可你的功底仍在,起码可以一试,这些人病入膏肓,索性死马当活马医,生死由天也就是了。”贾阴阳叹道:“治不好的,还是别耽误功夫了罢。”姜可善沉下脸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治不好没关系,总算尽了力,可你连试都不肯试,却是何故?难不成你离家多年,跟我们疏远了,连出力都不肯么?”贾阴阳道:“且敢,小侄本领低微,根本不知从何下手,还是请他人来解吧。”姜可善气冲冲道:“他人若能解何须请你来!你当真不解?”贾阴阳一个劲儿摇头道:“不是不解,是解不了,姜叔勿怪。”姜善人大怒道:“谁是你姜叔,你太让我失望了,从今往后草阳村再不是你的家!你走吧!”

    说罢气冲冲的摔门而去,站在屋门前大声宣布道:“大家都回去准备棺材吧,蛊王也帮不了我们。”屋外顿时一片哗然,全村人放声大哭,最后的一丝希望也随之破灭,有些人在盛怒下大骂道:“什么狗屁蛊王,浪得虚名罢了!”不到片刻功夫,村民在哀怨声中离去,姜可善冷哼了一声,也带着姜奴儿走了,屋内只剩下他们师徒二人。

    只有朱雨时清楚师傅这几年不但没有荒废蛊术,而且大有精进,越是困难的事越会迎难而上,不达目的绝不罢休。今天的表现大不寻常,完全不像他的作风。贾阴阳瞥了他一眼,道:“傻看什么,走吧,还等人家来赶么。”朱雨时看了眼地上的患者,迟疑道:“师傅,我觉得这些人中的蛊并非全不能解,试一下的话或许还有机会。”贾阴阳微微一怔,冷笑道:“你说你能解蛊?”朱雨时道:“我没把握,但我认为值得一试。只是想不明白一件事,想要请教师傅。”贾阴阳不耐烦道:“有屁快放。”朱雨时诺诺道:“连弟子都觉得或许能解,以师傅之高明怎会看不出来,莫非。。。”贾阴阳瞪着他道:“莫非什么!”朱雨时偷看了他一眼,道:“莫非师傅有什么难言之隐?不是解不了,而是不愿解,是这样么?”贾阴阳神色一变,紧张的向窗外望了望,压低声音骂道:“放屁,瞎猜什么!”朱雨时道:“不管弟子说没说中,毕竟是二十条人命,不能放任不管,师傅以为如何?”贾阴阳冷笑道:“为师说过解不了,要解你自己解,为师爱莫能助。”朱雨时忽然下定决心,抬起头直视着贾阴阳,道:“既然如此,弟子便索性豁出去试一试了。”贾阴阳心中一动,没想到向来惟命是从,少言寡语的小徒弟竟如此坚决。要知解蛊的风险极大,稍有闪失便会被蛊毒反噬,不禁对这个小徒弟多了一份敬意和欣赏,不过语气仍然轻蔑,故意讥笑道:“随便你了,出村往北有座小木屋,为师便在那里等你,早些放弃,别让为师久等。”说完转身出了草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血刀客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古草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草青并收藏血刀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