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终极卡修 > 第七百零六章 井喷式提升

第七百零六章 井喷式提升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元尊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雪鹰领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起初的几日,程强还勉强有些兴趣来看看这个新人小师弟究竟在剑阵中磨练得如何了,但是当看到吴忧依旧徘徊在剑阵外围,只是偶尔引动了几道剑气,还经常身上横七竖八的剑伤,他就彻底没了这个心情。

    在他心中,吴忧本就算是起步较晚了,虽然三个月的时间,他从六星修士提升到了八星修士,但是这本该是人家刚刚入门的水准了。

    叶子轩不就是在刚入门的时候便达到了八星修士的修为,如今都近乎直逼九星之境了,只待得宗门赐下回生丹和破立丹,这叶子轩踏入九星之境定是铁板钉钉之事,以他如今八星巅峰的修为,都能够硬扛下六千道剑气,那若是突破到了九星,几乎就是毫无悬念成为正式的三级守卫了。

    土系剑冢那边这几日得意的不行,所有的剑冢巡守弟子平日里因为唯一的任务就是镇压魔气,炼化魔气的任务是属于一级守卫才真正有能力去做的,所以即便是有些攀比炫耀,都是靠镇压魔气的速度时间,这么些年来,五大剑冢,各有高低。

    而如今好不容易两个新人加入剑冢磨练肉身,正是木系剑冢和土系剑冢攀比的好时候,谁都不会介意在这枯燥的修炼生涯中投入两颗可以激荡的石子。

    只是,程强着实郁闷得很,他们这边这颗石子那简直就是废子。

    本来遗忘了,现在捞起来了,寄希望于他能够开开窍,但就目前这几日的进展来看,这就是朽木不可雕也。

    程强一身脾气每每自剑冢出来就越发大了,来来往往的师弟们见此,都是多少知道,那个越人礼所托付的新人将这位师兄给彻底惹怒了,所以这段时间,就更少有人往剑冢那个方向去了,程强的性子,他们比吴忧更清楚,已经相处过那么长时间,知道他气量狭小,又仗着有个达到火镜修为的哥哥撑腰,在这五大剑冢中几乎是没有人敢得罪他。

    程强的哥哥,名为程智,大日修士,已经掌握了火镜的力量,目前是负责火系剑冢的镇守,但以程智的实力,早便是可以成为一级守卫中的一员,只不过似乎是对于他这个弟弟过于溺爱,是以一直逗留在五大剑冢,未曾再往下方深入。

    有了五大剑冢中实力最强的程智照拂,程强只要不是有什么大的过失,都没有人敢问责于他,一始山是个有规矩的地方,并不是完全凭借着入门资历压人,相反,只要有实力,终有出头之日。

    所以,哪怕是越人礼,资历完全碾压程强,也无法在程强没有什么大失误之时质疑他,某种程度上这算是纵容了程强那目中无人的性子了。

    不过,这恰恰是吴忧希望看到的,因为很少有人前来剑冢的核心区域,吴忧更加乐得自由自在。他当然知道程强这几日几乎是天天来看看他的进展,但奈何他目前所呈现的就是如程强所见。

    依旧徘徊在熔浆剑阵之外,只是游走之间能够触发几道剑气,大规模的攻击倒是一次都没有触发过。

    在外人看来,吴忧未免太过于胆小怕事了,也太过于没有挑战性了。

    在守一渊的首要任务,是要镇压魔气炼化魔气,最后去守护那传说中的一始山至宝,光是镇压魔气,便是一件十分具有挑战性的任务了。

    魔气凶残,更何况是遗留了数万年的魔气,在守一渊最外围的地方,吴忧便是见识过魔气的厉害,那等侵蚀之力丝毫不会弱于同等级修士之间的战斗。

    一旦失败,化为魔物,那便是要被宗门抹杀。

    没有人知道吴忧这几日究竟收获了些什么,从他那些由深及浅的伤痕,每每化解一道剑气所耗费的时间越来越短,吴忧嘴角挂着的笑意便是越来越浓。

    到了第十日的时候,那外围的数道剑气同时攻击他之时,他已经能够完全凭借着肉身抗下,并且不留丝毫伤口了。

    这个变化耗费了吴忧整整十日之功,至此,他才是完全摸透剑气中所蕴含的霸道力量。

    如果吴忧没有猜错,这股力量应该是驱魔之念。

    这巨剑锻造出来的那一刻,定然是汇聚了无数执念,这个执念并不是执魔之念,相反,却是驱魔之意念。

    守一渊存在的时间十分悠久,几乎是与一始山同时存在的,这么长的时间里定然会出现为数不少的人中龙凤,即便无尽的岁月中只能够留在这守一渊底,镇压和炼化着这无尽魔气,但是他们的心中是有所慰藉的,悠悠大道,他们捍卫了这真修卡界数万年的平静。

    他们死后所化的执念也注入了这巨剑之中,每一分剑意、每一道剑气都是为了镇压魔气而存在,这想必才是五大剑冢布设在此的缘故,镇压魔气所仰仗的不仅仅是二级守卫们的力量,更重要的是剑冢的力量。

    至于渊底剑池究竟有什么力量甚至能够超出这五大剑冢,吴忧不得而知,但是光凭借这木系剑冢的力量,吴忧便是感觉到了深不可测。

    这一始山的布置和设防是层层递进的,最外围应该算是守一渊最上层的地方,只有能够抗下一万二千道剑气的三级守卫防护,他们没有什么依仗,唯有靠自身的力量去控制那些逸散的魔气。

    这是小规模的魔气爆发,一般而言,八小队中任何一个小队都足以应付,即便是遇到吴忧当日看到的那种情况,越人礼就算没有及时救援,他们应该也是有后手的。

    接着便是守一渊的中层,五大剑冢,这里防护的人手都是能够身扛两万四千道剑气的二级守卫,凭借着剑冢中历代先人留下的驱魔执念化为的巨剑,将大部分魔气控制在此,不再外散。

    而真正炼化削弱魔气的所在,便是在渊底剑池,那三个小队,完全由大日修士组成的一级守卫。

    吴忧仅仅是由这霸道的剑气之力便是联想到了许多,但都很难确认,所以他现在唯一能够做的,便是尽最大可能利用这些先辈们遗留下来的力量去提升自己的修为,或许在某一天,他也能够发挥作用不是。

    既然是驱魔执念,那么对于吴忧这等不是魔物的人来说,虽然会造成肉体的伤害,但是却不会有致命性,这才是程强敢单独留吴忧一人在此修炼的缘故,只要不是诚心找死往熔浆里跳,怕是都不会那么容易丧命。

    而这散发出的剑气之力中,还蕴含着五行之木的力量,若是及时转化,便不全然都是伤人之力。

    所以,到了第十日,吴忧已经是游刃有余地去应对这些零散的剑气了,而他的身体似乎也开始逐渐适应着这等剑气的攻击。

    吴忧敢肯定,相比于他十日前,他的肉身强度已然提升了不少,与剑气游走和割据,他的体内如今木之力更加活跃。

    甚至,吴忧隐隐有种感觉,他丹田之中那股已然粘稠得不行的木之力或许会发生什么质变也未可知。

    再次退出剑阵攻击范围,吴忧稍稍休憩了一番,舒展了下筋骨,目光中闪过了一丝精芒,便是毅然冲向了熔浆剑阵中。

    这个程强一直都期盼看到的举动,在十日后,几乎没有人关注的时候,吴忧做了。

    程强若是能够有点耐心,或许能够看到吴忧这一延迟的壮举,但是奈何程强从来对人对己都没有这份耐心,这也就注定了他那个火爆脾气远远没有他大哥进益神速。

    风境,或许会是困扰程强很长一段时间的瓶颈。

    吴忧双手后摆,将全身的阻力降至最小,在离开最后一块青石板的时候猛然一蹬,整个身子便是如同离弦之箭一般飞射而出,朝着前方的一柄长剑剑柄踩踏而去。

    仅仅这一动,绿色巨剑便是有所感应,立马便是催动了这千余柄利剑组成的剑阵,空气中,一道道凌冽的剑气浮现而出,如同长了眼睛一般朝着吴忧前后不一的攻击而来。

    每一道剑气都带过了一丝弧度,都那般迅疾凌冽,比起之前他们飞下守一渊时感受到的风流猛上数倍,那时的吴忧尚且在风刀子中便是撕开了许多口子,而此刻,当第一道剑气及身之时,吴忧的面色却是浑然不变,任由那道剑气朝着他的身体切割而来。

    剑气有形,剑意无形,但这有形的剑气承载了万年的剑意,吴忧感受到了深沉之意,似乎在这无数的剑气中传达着什么。

    “诸位前辈,有什么考验,我都承下了!”吴忧猛然喝道。

    刹那间,数千道剑气化为了密集的攻击,将吴忧原本还能够依稀看到的身子彻底掩埋在了攻势之中。

    巨剑轰鸣,剑冢颤动,这等异象,令所有木系剑冢的守卫们倍感吃惊,纷纷望向了剑冢的方向,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程强刚刚从一处巡守归来,便是发觉了这来自剑冢剑阵的异动,心中不由暗道一声不好,连忙带着身后数人,飞身而起,朝着那核心区域闪身而去。

    这等速度,比吴忧全力施展幻影步还要快上几分。

    当程强几人赶到剑阵时,便是看到了一道满布血痕却依旧昂然而立的身躯跪倒在了熔浆之外的青石板地上,来回间依旧还有几道剑气朝着吴忧攻击而来。

    但已然化为血人一般存在的吴忧却是丝毫没有感觉一般,不躲不避。

    程强出手了,只见他化为了数道身影,毫不费力地将那数道剑气挡下,随即便是一把将吴忧扯出了剑阵的攻击范围,落在众人之间。

    “太荒唐了!”

    “莽撞,就算想要炼体,也不能如此胡来吧!”

    几人七嘴八舌地对着那已然有些元气大伤的吴忧纷纷说着。

    当吴忧被程强扯出来的那一刻,众人便是判断出来了,这位师弟只不过是失血过多,外表上看起来恐怖些,但是性命还是无虞的。

    只是这般拼命往里冲,却也不知道循序渐进,着实有些乱来。

    程强瞪了吴忧一眼,却见到对方此刻似乎在竭力遏制身上的伤势,并没有力气承担他的怒火之时,只能没好气地对着周围几人说道:“你们几个,赶紧帮他一把,简直是丢人现眼!”

    几人闻言,纷纷是盘坐下来,念力外放,纷纷朝着吴忧渡送而去。

    他们之中或有强弱,但是念力却是实打实的,吴忧如今虽然看似外伤严重,但最迫切的似乎应该是要稳住内里,只要根本没有损伤,便是没有大碍了。

    只不过,三人越是将念力渡送给吴忧,便越发有种奇怪的感觉,似乎有种有力没处使的被动,他们的念力虽说不能完全契合吴忧体内的念力,但那可都是吸纳了天地念力转化为己用的,没道理还不能为吴忧所容纳吧?

    此刻的吴忧,却是比谁都清醒,心中比谁都乐观,他看似狼狈,但却是因为一时间不适应六千道剑气一起攻击所带来的压迫感。

    他知道,这次他的动静是闹得太大了些,他也想循序渐进的来,但是奈何,一进入熔浆剑阵中,这六千道剑气便是瞬发而出,若是躲避,定然起不到什么炼体的效果。

    索性,吴忧就全盘接下了。

    没有动用任何念力护体,他全数接下了。

    起初,那上千道剑气,吴忧尚且能够凭借着快速修复几乎没有留下任何伤口,但是从承受了近乎一半的剑气侵袭之后,再强大的恢复能力和转化能力,也令吴忧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所以便有了他们现在看到的那么多恐怖的口子。

    这些都是剑气造成的,但却都仅仅只是皮肉伤而已。

    皮肉伤对于修士而言,简直是比起吃饭喝水还要平常的存在,也是最没有危险的存在,而那几人听命于程强给吴忧渡送念力,却是多此一举了。

    因为吴忧刚刚根本就没有损耗念力,何来补充一说,他体内固有的念力就在排斥着这几股外来的念力,这才造成了那几人的疑惑。

    只不过,吴忧终究不愿意显得太过于另类,便是调动着体内的念力去修补那些血淋漓的口子,尽可能的接受了那几位师兄的好意了。

    此事末了,吴忧自是受了程强的一顿训斥,严令他伤势未曾好全,不得再去尝试熔浆剑阵,甚至直接便是将剑阵暂时关闭了。

    任何人都失去了进入剑阵炼体的机会,一时间,吴忧这般搏命之事倒是疯传五大剑冢,木系剑冢之人因此有些抬不起头来。

    一个月后,吴忧得以再度踏入熔浆剑阵,然而这一次,他却是更有信心了。

    上一回尝试六千道剑气,吴忧虽然狼狈,却也刻骨铭心,他对于剑气的速度、力量乃至于角度都是有了一丝推演,对于如何能够在最大程度承接更多的剑气却又在最短的时间里化解掉剑气,有了更大的把握。

    只不过,这一次程强在场,他在开启了剑阵之后,便是干脆留了下来,他想看看这个被他已经不知道暗地里嫌弃了多少回的家伙,究竟是蠢到了哪个地步,才把自己搞成了那般模样。

    吴忧再一次动了,这一次,他的速度更快,站位更为精准,虽然未曾摸索到风境的力量,但是他凭借着多年浸淫的幻影步,加上对于身体的控制,落脚之下,十分稳当,几乎没有掀起多少波澜。

    这点,在程强看来已经有些讶异了,这个家伙看起来似乎也不是那般一无是处。

    然而,下一刻,更让程强惊掉下巴的事情发生了,当六千道剑气呼啸而至的时候,这个吴忧,居然没有调动念力防御,看样子似乎是想要全数硬抗。

    “这家伙难道上回就是这样扛下来的?”程强咂巴了下嘴唇,不敢置信。

    这一次,吴忧更为老练,几乎是在完全承接了三千道剑气之时,方才在身上出现了第一道口子,而后,失误也是甚少,在一轮剑阵发动完攻击之后,他便是立马退到了熔浆剑阵之外。

    他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一般,虽然没有程强那么轻松,甚至还是负伤数十道口子,但是战绩也是斐然,他以近乎最小的代价抗下了六千道剑气攻击。

    这一刻,程强觉得他对于眼前这个师弟的观念,再次被颠覆了,他这,这他妈简直就是井喷式的提升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终极卡修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渊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渊小鱼并收藏终极卡修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