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温敏贵妃传 > 第七十三章 中秋(卡文中,想装死)

第七十三章 中秋(卡文中,想装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庄兄待会若是无事,不知我可否去府上叨扰?爱妻心系妍儿,再三嘱托我前去看看。”

    若真只为看看谢妍,谢夫人自己可比谢阁老方便多了。

    庄父忙道:“无事无事,谢兄前来,寒舍蓬荜生辉。谢兄先请。”

    两人前后上了轿。

    到了庄家,庄父先派人去知会庄夫人,自己领着谢从到了书房,阖上门道:“谢兄请坐吧。”

    谢从摆手:“庄兄不必如此客套。你我是姻亲,太见外就生分了。今圣这一手来得突然,令你我为副考,可是因为贵妃娘娘?”

    上次秦御史一事惹得龙颜大怒,几家在宫里有人的都不约而同地停了消息,唯恐顶风作案,落下个“窥伺后宫”的名声。这情报自然不能和往日相比。如今后宫是个什么情况,他们是两眼一抹黑。

    庄父摇头,“恐怕不是。按皇上的脾性,后宫和前廷是不会混为一谈的。只怕还是为了牵制哪一个。”

    “武将们与我们是不相干的,文臣里头能用得上我们的也只有几位阁老了……”谢阁老捻捻胡子,陷入了沉思。

    “圣心难测啊。”庄父背着手叹一声。

    御座上这位,性子只怕比先帝还要强一些。

    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两人俱是一惊。

    “爹,是我。”一道上扬的男声传来,却是庄晋。

    庄父缓下神色,提着声音道:“进来吧。”

    庄晋推开门走了进来,旋即又阖上。

    他穿了一身天青色直裰,一双桃花眼风流不羁,性子也随了这份不羁。

    “爹,岳父大人。”他给谢从做了个揖,摆足了女婿的谦逊之态。

    谢从颔了颔首,“贤婿不必多礼。”

    “你来有什么事啊?”庄父瞥一眼他,这混小子对自己这个做父亲的都没有这么恭敬。看看对岳父的这个态度。哼哼。

    庄晋没理会父亲的小心眼,“午膳已经吩咐下去了,娘吩咐我来问一声,岳父是先见妍儿呢还是……?”

    提到爱女,谢从就坐不住了,一迭声道:“先见妍儿先见妍儿。”

    这幅模样让庄父不禁怀疑他来庄家,真的只是为了来见女儿的……

    谢妍的胎近三月了,秋日里衣服穿得宽松倒也看不出来痕迹。

    她一贯淡雅,面上端得住,偏偏眉间几分柔婉藏不住人,想来是被那小子照顾得极好,才会有这份柔情似水。

    谢从疼宠地摸了摸自己女儿的头,“怎么样,身子有没有哪里不适?”

    她摇摇头,挽着谢从的臂弯亲昵道:“爹爹今天一定要尝尝我炖的汤。是我新跟母亲学的呢。”她笑看一眼庄母道。

    平日里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居然会想起学炖汤。

    谢从扫一眼庄晋,没来由地哼了一声。

    用完饭谢从略坐了坐就起身告辞。

    谢妍一路送到二门处,依依不舍地和他告别。

    眼看娇妻郁郁寡欢,庄晋哄她道:“等生完孩子,我陪你回去住上一段时间,好不好?”

    谢妍靠在他肩上点头。

    庄晋送完她回房就去了正院。

    “爹,今日岳父前来,可是有什么棘手的事情?”

    庄父道:“今日早朝。圣上钦点我和你岳父为此次科举的副考。”

    “这倒是好事,今年如晦不是要参加科举来着吗?”梁御,字如晦。是定远侯的亲孙子,师从庄父。

    定远侯府的爵位可不是世袭,因而梁御是打算走科举这条路的。

    庄父看着自家儿子悠然自得的样子,吹胡子瞪眼,“你以为这个差事这么好办?弄不好就是一个结党的污名!”

    “爹,你也太瞻前顾后了。”庄晋翘着腿悠哉悠哉道,“皇上既然下了旨,您用心办就是了。横竖能让人夸一句尽职尽责。若是皇上真有心要你背上结党的名声,难不成您还躲得过?”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盖莫如此。

    庄父心中一动,面上还是不耐烦他的样子,“滚滚滚滚滚。少在我面前碍眼。”

    庄母斜了他一眼,出声帮儿子,“什么事不能好好说,还叫儿子滚。我看伯寅说得不错。对了,如晦这孩子,你得多帮衬着点。”

    当年没能帮庄昭和梁御定下亲,庄母一万个后悔。

    本来以为先帝必然不会给太孙选个世家出身的,谁知道他偏偏就选了。

    真是造化弄人。

    虽然不能当自家女婿,但总归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心中对他也亲近几分。

    庄父对这个学生很有信心,“以如晦的资质,三甲应该不在话下。根本不需要我帮忙。”

    巍峨宫城里,皇帝盛宠周容华的消息不胫而走。

    一时间宫里人人津津乐道,蕴秀宫来往的人也是一多再多。

    相比之下,翊坤宫简直是遗世而独立。

    虽然白茶一再申令不许底下人谈论这些,但总有人例外。

    “听说皇上对周容华好着呢,什么东西都往里头送。但凡周容华开口的,皇上没有不准的。”一脸艳羡的小宫女擦着桌子和另一人闲聊道。

    “我也听说了。唉,你说咱们娘娘这么好,皇上怎么突然就不喜欢了呢?”

    “我怎么知道”小宫女抬头正想说什么,却看见庄昭站在门口,忙敛了表情惊慌地跪下,“奴婢给娘娘请安,娘娘、娘娘恕罪。”

    庄昭眉间带着一份疏冷,淡淡叫起。

    “白茶,你领她们两个下去。本宫不想在翊坤宫里再见到这么多嘴的人。”

    白茶剐了失措的两人一眼,冷声道:“还愣着干什么,跟我过来。”

    白泠给她换过一盏茶,觑着她神色道:“不过是几个奴婢乱嚼舌根,娘娘不必放在心上。”

    “空穴来风,未必无因。想来是皇上真喜欢她。”庄昭纤指扣着茶盏,轻轻晃动着,碧绿的茶汤漾出馨香,夹杂着一丝水汽扑在脸上,眼眸都变得水润起来。

    既然尝到了痛,就万不可再重蹈覆辙。

    她抿了口茶,把所有的苦涩都咽了下去,俏丽的容颜散发着别样的光芒。

    “以后皇上的宠妃还多着呢,三宫六院,热热闹闹地也好。”她含笑,透着一股仿佛朝阳初升的活泼劲。

    白泠见她自个儿想开,心里也替她高兴,自然满声应和。

    皇帝对贵妃有多好她是亲眼见过的。

    皇帝丰神俊朗且不去说,单他这权倾天下的身份,配上细致入微的温柔。

    只要他用心,有几个女子能逃得出他的手心?

    他若能一直这么钟情下去也就罢了,可从来人无千般好,花无百日红。

    他倒是放手放得轻松,可娘娘们那颗真心给出去了,再想收回来就难了。

    嫉妒、怨恨,一切罪恶也就应运而生。

    所幸自家主子看得穿,这日子,守着儿子女儿,不是一样过么!

    翊坤宫一向的低气压一朝散去,众人都觉得轻松了许多。

    但是御座之上的皇帝,脸却黑沉得比以往更甚。

    “热闹……”他轻声重复一遍,不自觉地烦躁起来,她倒是心宽,自己费尽心思护着他,转眼说抛开就抛开了。何等潇洒啊!又气她薄情,又恨她不肯俯首。

    到了中秋,生生熬出了一身沉郁的气势。

    中秋夜,向来是灯火通明的。

    九转流苏宫灯,一溜烟地从这头摆到那头,照得白昼也似。

    太皇太后穿着一身秋香色大袄裙让皇帝和皇后扶着进来。

    宁王、英王、福王、惠王、郑王等五位王爷站在前殿里候着,几位王妃都在后间待着。

    五位王爷见太皇太后来都忙请安,“见过老娘娘,娘娘安康。”

    太皇太后站得笔直,受了这个礼。

    到底是做了十几年皇后的人,举手抬足间自有一股威严。

    她半耷拉着眼皮,看着脚下猩红色的毯子,“都起吧。好几十岁的人了,哪里这么拘束。今儿是家宴,都放开些。英王,”英王被点到名,上前一步道:“儿臣在呢。”

    “嗯,你母妃时常挂念你。今次既然来了,就好好陪陪她。封地那儿,回去也不急,左右哀家跟皇帝讨个恩典就是了。”她放开皇帝和皇后的手,冲英王招了招,英王忙过来扶她,边道:“多谢母后。”

    太皇太后叫他搀着往里头走,路过其余四位的时候,略顿了顿,“你们几个,虽然母妃都不在了。若是想留在京里住几日也不是不可。去皇陵替你们父皇、母妃们上个香,尽尽孝心。”

    四位都拱手称是。

    太皇太后嗯了一声,往后间那去。

    皇后道:“几位王叔慢坐,本宫也先过去了。”

    皇帝捏一捏她的手,目送她走到后间处才收回目光,“王叔们都坐吧。”

    他着一袭常服,笑得温和清隽,恍如谪仙一般。

    可几位王爷心里都有数,这个侄子,手段狠辣着呢。

    皇帝在御座上坐下,居高临下地看着下面。

    宁王咬了咬牙,一马当先地坐下,接着才是福王、惠王和郑王。

    “皇上,老娘娘说,英王叫她留下陪着用膳了,让你们先用起来吧。”郑嬷嬷从后间走出,请了个安道。

    皇帝颔首,“朕知道了,谭晨,上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温敏贵妃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来即我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即我谋并收藏温敏贵妃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