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温敏贵妃传 > 一百二十七章 云涌

一百二十七章 云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风不相识,拂过九重宫禁。

    带着些微的凉意,一下子就吹散了春意融融。

    阿巽年纪再小,也被逼着启蒙了,平日里都得早起。

    今日他也不知怎么了,赖在床上不肯起来。

    容养娘她们替他穿衣服,他还发脾气。

    容养娘没法子,只能来请庄昭。

    阿令刚好起床,听了之后笑他:“哥哥真懒。”

    庄昭顺手把一支珊瑚珠排串步摇簪进垂华髻里,笑盈盈道:“知道了,阿令,走,咱们去喊哥哥起床。”

    阿令不要人扶,一身利落的小骑装,跑起来潇洒极了。

    那是皇帝特意吩咐绣娘替她做的,她喜欢得都舍不得脱。

    她一马当先冲进屋里,爬到床上去掀阿巽的被子,“哥哥,哥哥,起床了!”

    阿巽趴在床上,死死拉着被子盖住自己的头不肯放。

    阿令把他头一下的被子都掀开来,狐假虎威地恐吓道:“娘来了,你再不起来,娘打你屁股!”

    阿巽一听庄昭来了,把手缩得更紧了,那个抱头的姿势也不知跟谁学的,要让皇帝看到,肯定又得生气。

    庄昭在床边坐下,拍了拍他蒙着被子的头,轻声细语道:“阿巽,怎么了?”

    阿巽闷闷的声音从被子底下传来,“我不想去御书房,不想去上课。”

    也不怪他,皇帝逼得太紧了,他委屈也是正常的。

    庄昭道:“好,咱们今儿不去。”

    阿巽犹豫着从被子探出头来,小声问道:“真的可以不去吗?”

    呆呆的眼神分外惹人心疼。

    庄昭蹭着他的脸颊逗他,“当然了。阿巽不想去就不去。”

    “娘真好。”阿巽立马掀了被子坐起来,“我最喜欢娘了。”

    “是吗?”皇帝的声音突兀地响起。

    阿巽吓得往庄昭怀里一躲,头埋在庄昭胸前,依赖地道:“娘帮我。”

    庄昭护着阿巽,嗔了皇帝一句,“孩子这么小,吓他做什么。”

    皇帝看着阿巽咳嗽一声,阿巽立马老老实实地钻了出来,站在地上和他问安,“爹好。”

    皇帝走进来,重重弹了一下他额头,“爹好什么?没学规矩?”

    阿巽也不敢揉被弹痛的地方,有模有样地做了个揖,结结巴巴道:“我、阿巽、不对,那个……儿臣给父、父皇请安。”

    “没吃饭?说话都不会说。”皇帝一撩衣摆坐在堂上,凉凉道。

    阿巽苦着脸大声重复了一遍,“儿臣给父皇请安。”

    皇帝这才勉强点了点头。

    阿令在旁边瞧着新奇,也跟着阿巽学,做了个揖道:“儿臣也给父皇请安。”

    皇帝对着她总是笑容满面的,招手让她过去,阿令熟门熟路地爬到他膝上一坐,皇帝摸着那几根小辫子道:“阿令的头发又长长了,等及笄的时候一定鬓发如云。”

    阿令靠着他的胸膛,一连串地问道,“什么是及笄啊?还有什么发如云。爹,咱们什么时候出去玩啊?你最近老是待在屋子里。”看来刚才那句父皇纯属鹦鹉学舌,转眼又叫上爹了。

    皇帝看着她纯真的眼笑道:“因为爹忙啊。”

    “那爹什么时候不忙啊?”

    他们父女你一句我一句地聊得火热,阿巽站在下面,手里拨弄着一根衣带,神情郁郁。

    庄昭刚想过去就见皇帝有意无意撇过来一眼,心里明白他这是故意晾着阿巽呢。

    他要教子,她总不好插手,只能让人先把早膳端上来。

    阿令最喜欢吃小笼包,昨晚上就特地点了。

    此时一笼端上来,她欢呼一记冲过来,气势如虹,端盘的小太监都被她吓了一跳。

    庄昭笑道:“慢着点,少不了你的,急什么。——不许动手,把筷子拿起来。”她一板起脸,阿令就怯了,只得拿起旁边的小竹筷吃了起来。

    “太子过来。”皇帝这才喊阿巽过去。

    为了做足严父的样子,他连阿巽的小名都不喊了。

    阿巽不敢耽搁,连忙走过去。

    他可以感觉到父皇又再用那种、那种眼神看着他了。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那种眼神,反正和他看妹妹的时候不一样。

    有点像……像他看太傅和梁大人他们的眼神。

    对着这种眼神,阿巽总是不敢放肆的。

    皇帝问道:“你刚才说不想去上课,为什么?”

    阿巽不敢说,偷偷看了庄昭和阿令一眼,希望她们来救场。可两人都在用膳,根本没看见阿巽求救的小眼神。

    这边皇帝还盯着他,等着要回答呢。

    阿巽半响才闷闷不乐道:“我不想念书,不想上课。妹妹都不用去。”

    “不想读书,不想上课。”阿巽听到爹笑了一声,笑得让他害怕,“你想干什么,嗯?”

    爹生气了!

    阿巽垂下头,又听他说:“把脑袋抬起来!你怕什么?朕还能吃了你不成?”

    他第一次当着孩子的面发火,阿令都被他吓住了,刚咬了一口的小笼包也忘了吸汁,汤水滴滴答答地落下来。

    庄昭拿帕子给她擦了擦嘴,小声安抚她,“没事,吃你的,乖。”

    阿令听话地埋头吃了起来。

    庄昭起身来到父子这边,笑着打圆场道:“算了,用完早膳再说吧,”她对着皇帝软语相慰,“见着有一道百合汤,刚好给你去去火气。”

    皇帝虽然还有几分不悦,但不欲对她发作,也就顺势点头:“那就喝一碗吧。”

    庄昭摸了一下阿巽的头,“去用膳吧。”

    阿巽心里对这个会帮他说话,温柔貌美的娘充满了感激,他重重一点头,就跑到阿令身边去了。

    用完膳,皇帝带着阿巽走了。

    阿令无聊地捧着脸道;“哥哥走了,又没人陪我玩了。”

    庄昭知道她是宫里头玩厌了,时刻琢磨着要出去玩呢。这个可不能随了她的性子,索性找点事情给她做做,便道:“要么你帮娘来数钱吧。”

    “数钱?”阿令感兴趣地眨眨眼。

    “嗯,从一数到十阿令会了吗?”

    “当然会!”阿令挺起小胸脯,气昂昂道:“阿令还会串花呢。”

    庄昭看了白茶一眼,后者心领神会地拿出了几串铜钱。

    铜钱市值小,在外头流通得多,在宫里可就少见了。

    左右大家也不缺那点钱,打赏下人最少也是小银锞子,再少又未免叫人家说小气。

    所以宫里一共也没多少铜钱。

    “阿令这么厉害,就帮娘数数这里有多少个铜钱吧。”庄昭把串子剪断,撒了一桌的铜钱让她数。

    阿令第一次见铜钱,好奇地拿起一个,看着上面的花纹,东摸摸西摸摸,问庄昭道:“娘,这是什么意思?”

    庄昭看一眼,笑着给她解释,“这是‘天启’两个字,是你爹定的年号。”

    阿令似懂非懂地点点头,也不关心什么是年号,拿出自己随身带着的小香囊,小手指伸进去,费力地拿出几个金锞子,“娘,那个圆圆的是钱,那这个是什么?你不是说这个是钱嘛,让我不能弄丢了的。”

    “嗯,这个也是钱,这个比圆圆的代表的钱多。”

    “那它可以换成圆圆的吗?”

    “当然可以啊。”庄昭被她惊到了,不免问道:“阿令怎么会想到要换的呢?”

    阿令理所当然地回道:“因为我没有啊,我也想要这个圆圆的,所以我和娘换。那,那我拿这一个钱可以换多少个圆圆的?”

    这下庄昭也被问倒了,她久居宫中,哪里知道这个。

    可放眼望去,宫女们也是一脸茫然。

    她只得道:“不用换,娘送给你。”

    “谢谢娘。”阿令笑得像偷腥的猫一样,狡黠可爱,低着头开始认真数起来。

    “——娘娘”

    肖岩在外头低低喊了一声,庄昭吩咐她们照看好阿令,起身出来,问道:“怎么了?”

    肖岩有些急促地道:“皇爷带着太子殿下去御书房,殿下昨儿没做功课,被罚站了。”

    “怪不得今天不肯去上课呢。”庄昭有几分好笑,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她道:“让他们注意着点就是了,站一回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随他去吧。”

    “奴才不是为着这个。”他左右瞟了一眼,附耳道:“只是皇爷好像当时被气着了,咳嗽了两声,谭公公给他拿了帕子擦嘴,当时就吓得跪下了。皇爷斥了他一句,让他起来。然后笔墨哥哥就让我来传话了。”

    “那帕子呢?”庄昭一颗心悬得老高,急忙问道。

    “帕子皇爷捏在手里,除了谭公公,谁也没瞧着。”

    庄昭深吸了口气,才稳下心神,勉强挤出一个笑道:“我知道了,你退下吧。——找个人去监策处,让纸砚过来见我。”

    肖岩应下了,转过身去却有些灰心。

    即便是纸砚做了督公,不常在娘娘身边伺候了,可一旦有事,娘娘到底还是倚重他。

    照这么下去,自己几时才能出头啊。

    “不要慌,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时候。”她拼命告诫自己冷静下来,可到底放不下心。

    阿令在一旁问她话,她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

    有的时候还回得驴头不对马嘴。

    所幸阿令也不在意,只是想有个人说说话罢了。

    这样的煎熬,一直到了晚上才停止。(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温敏贵妃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来即我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来即我谋并收藏温敏贵妃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