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长生觅 > 第八十九章 云雾半遮

第八十九章 云雾半遮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余下再无凶险,许逸拘灵一道,方梓文三人也自得了一道,李飞白此番再战,虽没有之前陷入空灵,全仰灵剑那般轻松写意,龙牙战意犹在,也无意外,再得一道。

    几人将受伤同门小心扶至入口,弄醒了林瑜,唯待气幕平息。聂不平将那瓶塞给李飞白,自去换了一身衣衫,坐在一旁。林瑜听得方才几人历险,苍白的面容更是黯然,唯抬眼看看李飞白,也不做声,干脆,又闭了眼去。

    足足候了一个时辰有余,安然回谷。有伤者在侧,不堪远行,就在聂不平木屋歇下。

    ……

    “此番探境,好在历经凶险,终无差池。”许逸看看木屋床上犹自盘坐的伤者,所幸混战之下,连连应战之际,巨刃所发金气似是不甚精纯,未有多大内疮,于此调理月载,应是无虞。“而今得了金气本源,回得宗门,也可有个交代了。”

    此番剑冢秘境一战,李飞白一鸣惊人,令众人刮目。言说就是欲拜入六山,众人更是心喜。才俊少年,谦逊热肠,又知内敛,言语不多。越看越是顺眼,自然就少了那种生分。

    聂不平在一旁,皱了皱眉,听了许逸一言,心底莫名一动。这一帮出来,乃是携宗门令,若回转去,这金气……看看李飞白,心底暗暗计较一番,却不知打得什么主意。

    此念转过,只是盘坐,再少有言语,只是怏怏不振。

    出境回至木屋,已是言明了欲求引荐入院的意思,许逸自然应了。经了剑冢一战,惊艳绝伦,众人都看在眼里。只是,总觉得在境中表现,诸多不明,隔了层纱雾,让人揣摩不透。虽然事后言说,自己世代守陵于此,于剑颇有感悟,只是体不随心,也自说得通去,终是没有飞白那样的自然随性,少了些亲近之感。

    聂不平在一旁坐定,觉到众人不是十分热乎,也不想那许多,应了就好,心中原本就是只求入院即可,更无须惹那些眼神关注。

    自打出境,林瑜便少了言语,只是在一旁闷声不吭。偶尔目光扫过众人,旋即转向他处。听了许逸一言,脑中一闪,“许师兄,这剑冢之中,残剑尚多得去,而今知道玄妙所在,何不来日再去?”

    此话一出,几个都扭过头来,自然都是一样的想法。

    “师兄怎会没有这个心思,第二日就和我与聂兄弟一同去看,唉。”方梓文在一旁接了话,摇了摇头,“这机缘之事,却不是放在那里随意捞取的。复转去,潭中竟然再寻不到那剑冢入口。也不知是转向他处,还是就此闭了……”

    竟然还会这样?林瑜一怔,复又低了头去。

    聂不平在角落里,头自扭向别处,脸上不由漾起一股不屑,心底一呲,闭目养神。

    秘境竟然会移了入口?如此自己心想的再去找回些颜面的事儿,岂不是再无可能!在境中昏迷,什么最后幻化巨刃之类,一眼也未瞧见,更无论插手一战,助上一力去。原本想着有此一役,再不济,终是落了个明白,来日去,也可展展伸手,竟然这样!

    心底烦躁莫名,扫了一眼李飞白,林瑜独自踱出屋外,也不远离,只是静听屋中动静。这李飞白,还真是不可小觑,与自己一般的修为,竟然独得两道金气!可惜,未得一观,也不知是怎么个情景,难不成真是剑道非凡?须臾,听得屋中几个言谈无隙,更是说出,许师兄临走竟然为了此人在外事殿留讯,不禁眉头更紧。

    不想自己考核得中首名,还未欢喜几天,首次出来就失措露丑。再有那李飞白回院去一比……唉!心中烦乱,理不出什么头绪,只是失神。

    ……

    这一日,聂不平悄悄唤了李飞白,转至谷中避了众人,“小子,与你打个商量?”

    “聂兄只管讲来就是。”

    “嗯哼,这样……”聂不平看看左右,“这事儿,那个,你那里不是有两道金气?”

    “怎地?”

    “那****也听说,这一行,是扛了宗门的名号出来,还要回去回禀宗门,这意思,听明白了?”

    “嗯,是有此一说。”李飞白一怔,抬眼看聂不平,却是未弄明白。

    “唉。”聂不平一看李飞白面色,暗叹一口,“既然回禀宗门,这金气,宗门会不收取?这可不是自己在外探险。”

    “哦?”李飞白一愣,还真是没有往深里想过这个。不禁低头寻思,这几日是听说,许逸师兄专程回了宗门选人来此,如此一说……还真是有这可能!

    “明白了?”聂不平看看李飞白,面上一缓,“这样,那****也看到,我身具金灵之力,行功有错而今有恙难愈。”嘴上说着,紧盯着李飞白神色,“而今却是正需这金气来调……”

    说到这里住了口,停上一阵,“不知小兄弟,可否将金气与我一道?”

    怨不得这厮在剑冢之中,总是一出手就萎靡不振,还把自己弄得衣衫褴褛的样子,有那样的身手,却又独自难以成事,还需假他人之力去。若非如此,恐怕真难会将这样的秘境说了出来。先前为许师兄所救,怕不就是独闯之时难以为继才招了凶险。这之后事,却是迫不得已了。

    “呵呵,聂兄多想了,何必如此。”若无此人,天大的本事,不得秘境,都是枉然!况在秘境中,这厮可没有一点耍滑,巨刃首剑,若不是这厮抵下,而今自己和林瑜恐怕早已神灭,无论其他。一道金气,取之不多,还弄得这样神神秘秘,不由一笑。

    “秘境因聂兄而来,这金气,又是你我同战而得,即便没有我,聂兄得之怕也是唾手之事。”李飞白召了瓷瓶一把递过,“况那时,若不是聂兄出手拘这金气本源,等我醒来,巨刃也早就散了,哪会落得它去。”

    “呃!呵呵。”聂不平并未伸手,只是盯着李飞白,不见有什么迟疑做作,“只是众人都知你得两道金气,这样,小兄弟可是有了私下做主之嫌。”

    “哦……此事如此,许师兄几个都自明理,必不会深究什么。”

    “如此,我就拿了它了。此次随了一同回去,如无意外,咱们也是同门了,小兄弟,我就不说什么谢过的虚言了。一同入院,今后相互是个照应。”

    “嗯,自然自然,聂兄多虑了。”

    闲言几句,二人离散而去。错过几步,聂不平兀自立定,手捏瓷瓶,看着李飞白背影,一脸神情不可言表。

    一行再无其他琐事,月余时日,转瞬即过。伤者已复,这就启程回去。来时六人,回去八个。事算完满,自然比之来时多了许多言语笑声。只有林瑜,略显尴尬,多少有些沉闷。

    …………………………

    白首山,首峰终年白雪,云遮雾绕得名。此际山中,凉意正浓。红黄翠绿,只若圣手随意点落,一派幻彩惹人。天高云淡,风过,唯觉怡然,心自飘摇。

    众山群里,一峰不显,山中十余女修。不见有甚举措,巡游之余,只是静修。

    山中一座洞府,筠阳自静坐中醒转,面露愁容。

    这是为何?不解中,轻撸衣袖,忍不住凝视玉臂,来回翻转看过,一如先前,只是,为何自己总是觉得这身子,有了什么不同?气转血行之际,恍恍然总觉有异!

    自打服下云淑携回的丹药,几月来,这不可名述之状愈来愈显,缘由何在?

    如此异状,心不能静,看来是每日打坐,实则心底疑窦重重,哪还能入得定去。

    独自守在洞中,已是几日未出,百般思量无解。仰首静思,轻轻吐一口气,面上一静,神色肃然,抬手,运法在指尖一掐,鲜血溢出。翻手,在这手滴落几滴,屏气凝神,细细观去。

    “嘶!”怎会如此!殷虹的血滴中,一缕莹莹不显的银色细流缓缓游转,灵动异常,然而这气息……筠阳收了惊容,取了玉瓶,细心收了血滴,半晌无语。

    细细想来,自打来此,自己偶有心烦意躁,并未如何上心,只是沉心静修,也未有甚特别的感觉。这几月……而今之状,身自异样,却并未有不妥之处?这银色丝液,到底何物?自己并未接触什么异物,火光兽处一战,那神秘人物只是轻哼一声,会在自己体内弄出什么异样来?却也不似……余下的,只有云淑带回的丹药。

    这丹药,听说是师祖亲手所赠,还曾拿与师尊看了,都是不识……师祖赠药,又何来不妥?

    许久,长长舒气一口,就此按下。既然不明,在此思忖,也不会再有什么,既然身子无恙,且压了吧。只是,而今心中那股烦躁之意,愈来愈盛,又是弯在何处?莫不是也与这银色丝液有关?

    妖气,一股妖气……何至于此?

    闭目片刻,筠阳抬脚步出洞府,御至山巅,舒目远望。清清风过,几缕淡淡流云舒卷,苍远天幕之下,茫茫山林无际,本自炫目的红黄青绿,只觉得迷离。(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长生觅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折梅换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折梅换酒并收藏长生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