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透他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小姐是劳累过度,加上惊吓,现在有些发烧,待会吃些退烧药就行了。”

    宫文轩听后深深的舒了一口气,所幸没事,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宫文轩对着何叔说道:“夏繁星如果病倒了,我就不能折磨她了,到时候游戏就没有主角了。”

    何叔早就看穿了宫文轩的一言一行,明明是紧张夏繁星紧张的不行,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越是这样遮盖越是暴露无遗。何叔只是笑了笑就提着医药箱离开了宫宅。

    从来不会照顾人的宫文轩此时把水倒好,把退烧药也拿了出来,一边扶着夏繁星,一边喂她吃药,动作难得的温柔,就刚刚嗜血如魔的杀人者完全判如两人。

    “咳咳……”夏繁星因为退烧药有些苦竟被水给呛到了,宫文轩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这个女人生病的时候还这么难伺候,换在平时,自己绝对不会亲自喂她吃药。

    “咳咳……”夏繁星一大口就喷了出来,正好不偏不倚地吐了宫文轩一身,宫文轩刚想发怒,在看向夏繁星因为发烧而略显潮红的脸时,心竟然一下子就软了下来,等到这个女人身体好了的时候,自已一定会慢慢跟她算这笔账。

    忍着衬衫上的湿漉,虽然宫文轩很讨厌这种黏糊糊的感觉,但是此时他还是又重新倒了一杯水,继续喂夏繁星吃药。

    这个女人终于吃下了退烧药,轻轻扶她躺下,宫文轩就跟如释重负一样,坐在床前竟然一动不动地看着熟睡的夏繁星,连湿漉漉的衬衫都没有顾得上去换。

    刚刚这个女人竟然那么不顾自己的死活,为了那个陌生的女人去跟自己据理力争,宫文轩常常想,这个女人究竟身体里是藏着多少力量,在自己都自身难保的时候,总能想到别人的安危,小小的身子总是有着数不清的信念……自己是在怜爱这个女人吗,可明明心里的仇恨还在……

    门口的景琦第一次目睹了宫文轩的温柔,静静在门口看了刚刚的全过程,景琦都觉得目瞪口呆,宫文轩竟然也会有这么温柔的一面,特别是刚刚夏繁星吐了他一身水,本以为他会大发雷霆,可是竟然那样继续去照顾夏繁星。夏繁星是宫文轩的软肋,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事实。心里有个东西在慢慢失落,同时又有种嫉妒在滋生。

    宫文轩,想不到终究有这么一天,你也会受到女人的羁绊?

    与此同时,本市码头旁,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轿车里坐着一个一脸怒气的男人。男人在接完电话后,狠狠将手机摔了出去,自己最新人的手下楚铭最终还是死在了宫文轩的手里,而且最让自己发指的是宫文轩竟然还残害了楚铭的未婚妻,而且那个女人在死之前竟然还遭到了*,杜沈峰狠狠地朝车窗就是一拳,此仇不报,怎么解自己心头之恨。

    这时,车窗被轻轻敲了几下,杜沈峰捞下车窗,车外的人先是顿了顿,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杜总,楚铭和他未婚妻的尸体被打捞到了,您看是不是……”

    杜沈峰没有说话,推开车门就下了车,在看清是楚铭尸体的时候,心里的愤怒简直达到了极点,宫文轩果然是心狠手辣,这是对自己**裸的挑衅吗?

    杜沈峰只看了一眼楚铭的尸体,就让人匆匆盖上了一曾布,对于自己手下最为信任的人,现在又少了一个,心里莫名的替楚铭难受,宫文轩,我一定要让你血债血偿。

    “去通知楚铭的家里,对方要多少钱都不是问题,另外去找一块好的墓地,把这一对厚葬了吧。”杜沈峰若有所思地叹了口气,自己混到今天这个地步,还有多少人是一直陪着自己的,那种浓厚的沧桑感从心里传来。

    来人将尸体抬走后,杜沈峰就开车消失在了码头,这么多年的博弈,看看谁能笑在最后……

    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夏繁星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了,好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自己终于能好好休息一下了,刚刚伸了个懒腰,夏繁星一下就想到了昨天的事,那个浑身是血的男人,那个死于非命的女人,还有自己充满鲜血的外套,最后在自己就要目睹那个男人死亡的血腥之时,是宫文轩一下子就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宫文轩?他在哪里?为什么又会在那样的关键时刻又有那样的举动?想到这里,夏繁星揉了揉眼睛,正准备下床时,宫文轩走了进来。

    “醒了就赶紧去干活,夏繁星,难道你不知道你赖在我的床上已经一天了吗?”宫文轩看着现在又起色刚刚转好的夏繁星,一改昨天的温柔样,现在是一脸的冷漠。

    “昨晚我昏倒了,是在带我回来的?”夏繁星有些好奇,自己什么时候又有这种待遇睡在宫文轩的床上了。

    “难不成我让你留宿大街,以后谁来抵债?”宫文轩依旧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夏繁星刚刚下床,身后又传来宫文轩的声音,“把床单、被罩重新给我换一套。”脸上都是一副恶狠狠的嫌弃样。

    “恩,知道了。我又不是自己爬到你床上来的。”

    “夏繁星,你是活腻歪了吗?今晚睡觉前,把家里里里外外都收拾一遍,否则你别想睡觉。”果然还是那副样子,想起昨晚的事,夏繁星觉得还是心有余悸,如果得罪了宫文轩,真的是要接受那种惩罚吗?死之前都要遭受那种痛苦,那个女人被蹂躏时的样子又开始在自己脑海里浮现……

    那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大神经的繁星还是选择快点忘掉好拯救自己的神经比较好。

    于是,这些天以来她都用睡觉来弥补精神上的不足。

    清晨,太阳在鸡鸣的催促声下,慵懒的伸伸胳膊,微笑着射出第一缕光辉。那道金灿灿的线,暖暖的照进房间。正好印在宫文轩的身上,本来那个英俊的身材,在阳光的映衬之下,显得是那样的修长,那样高大魁梧。让人沉迷不已。

    繁星其实早就醒了,看着宫文轩站在窗口吸烟,那修长的手指,看上去是那样的灵动,随着一缕缕的烟丝的散尽,夏繁星不自觉的就沉迷其中。这个男人真的让人留恋,看着那宽厚结实的后背,再看看抽烟优雅的样子,夏繁星见过好多男人吸烟,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的淡定,优雅的,他似乎是在享受这一切,包括自己吹出来的烟圈。要是自己当时不认识这个男人,要是这个男人不露出真正的面孔,可能夏繁星真的会一直花痴下去。

    夏繁星摇摇自己的脑袋,自己在想些什么,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在这样下去,自己最后可能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个男人,可是把自己当成奴隶来看待的,自己再他哪里没有任何的一点怜惜,自己要是沉迷于他,那就是纯正的找死。夏繁星扭过头去不再去看那个冷酷无情的男人,自己还不想那么快就被这个男人吃干麻净,然后把自己扔出门外。

    可是夏繁星的一举一动,全都被宫文轩这个冷傲的男人,看在眼里,只是没有说而已。他继续吸着上等的雪茄,嘴角却露出了笑容。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这么容易就牵动着自己的思想,刚刚还在为杜沈峰的事情而犯愁,看着这个睡在雪白床上的女人,不自觉的嘴角露出了笑容。宫文轩装作不知道夏繁星已经醒了,任由这个小女人在自己的床上翻滚。如果是以前,他肯定会叫那个女人,穿好衣服赶快离开自己的卧室。可是这个夏繁星,一次一次的打破宫文轩的原则。想到昨天晚上和夏繁星的缠绵,宫文轩心底里泛着暖暖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从来都没有过。看着疲倦的夏繁星,他还是怜悯的让这个小女人在自己的床上肆无忌惮的睡着。

    夏繁星撅着自己的小嘴,不自觉的在床上扭动着,自己的身上似乎还有那个冷傲男人的味道,不过自己现在并不厌倦这种味道,似乎还有一种留恋。她昨天晚上真的是太累了,以至于现在都懒得动一下自己,她在迷迷糊糊中似乎看到了宫文轩的嘴角上扬,自己也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接着就进入了梦乡。

    宫文轩不在理这个让自己快要迷失心计的女人,自己叼着烟卷,想着怎样对付杜沈峰。阳光依旧暖暖的照在宫文轩的身上,宫文轩的表情也从一开始的愁眉不展,到现在是似乎很享受阳光带来的温暖。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主意,所以心情变得大好,可是这个男人会怎样的,他转头看向还在撅着小嘴,不知死活的睡觉的夏繁星。

    他蹲在床边,脸几乎要贴在夏繁星沉睡的脸上,不过夏繁星真的是一个美人,尤其是睡觉的样子,那长长的睫毛,盖着一双大眼睛,粉嫩粉嫩的小嘴,让人忍不住想上去亲一口。

    “喂,都几点了,给我起床!”把正在睡梦中的夏繁星给惊醒。那么近的看着一张自己最不想见到了脸,有种愤愤不平的感觉。

    “喊什么,我这不起来了吗,大清早的就迫害人家的好梦,你想怎么样啦。”夏繁星带着重重的床气这样说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陆小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小美并收藏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