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酷的往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繁星那是去那里抵债了,你放着大小姐的日子不过,去凑什么热闹啊?”谢青莉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自己的这个女儿永远都是喜欢无理取闹。

    “妈,我也想呆在宫文轩身边嘛,既然夏繁星能接近宫文轩,我为什么不能呢?您不是平时最疼我了吗?好不好吗?”

    谢青莉听完脸色更是变得不好看,“夏繁星是宫文轩要求去那的,你倒好还主动去,我在公司待了那么久,得知最多的就是宫文轩的冷漠,你如果去那里会吃亏的。”

    “不嘛,我就是想去他那里,趁机和宫文轩多接触接触的,爸,妈,就让我去吧。”

    拗不过夏美琳的执着,谢青莉也知道女儿的心意,可是贸然去宫宅,宫文轩也不会答应啊,正当谢青莉有些苦恼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夏繁星无心去听这种无聊的对话,先让父亲解答自己的疑问才是最重要的。

    谢青莉刚刚一开门,在看清是夏繁星的时候,刚刚还很平和的脸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你来干什么?”谢青莉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对于自己所谓的女儿,自己总是看见她就气不打一处来。

    夏美琳在看清是夏繁星的时候,立马凑了过来,收起刚刚那副娇滴滴的样子,“你来干什么,是不是在宫文轩那里混不下去了啊?满脸的轻蔑,浓厚的妆容此时更是多了几分煞白。

    夏繁星一副抵抗的样子,“我混不混下去跟你有什么关系,我是来找爸的。”

    “你一来能有什么好事,扫把星。”谢青莉看到夏繁星那副不认输的样子更是火气一下子升上来。

    “就是,克死自己的母亲,还想来这里搞什么。”夏美琳凶狠恶煞的看向夏繁星,母女俩永远都是这么刻薄。

    夏繁星无心去听这些自己早就司徒见惯的挖苦,直接走向夏正书,“爸,我想问你一件事,我妈和宫文轩的父亲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你们上一代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夏正书显然没有预料夏繁星会突然这样跑过来问自己这个问题,那些尘封的记忆全部被打开了,如泄了闸的洪水一发不可收拾……

    那还是在夏繁星十几岁的时候,张兰熙有一阵都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夏正书去问她,她也是一副躲闪的样子,夏正书那段日子总觉得要有什么大事发生一样。

    果不其然,没出一个月,张兰熙就提出分居的要求,一向识大体的妻子怎么会提出如此要求,以自己对妻子的了解,她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难道……“兰熙,究竟是出了什么事?为什么突然要分居呢?咱们的感情不是一直都很好吗?难道是我最近做错了什么事吗?”

    张兰熙听完脸上是说不出的表情,好像有难以启齿的话要说可是又有些说不出来,“正书,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问题。”

    “兰熙,最近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你有什么事不妨说不出来,说出来咱们一家人一起解决。”夏正书对妻子是慢慢的担忧,张兰熙听完脸色更是有些难看,低头不语。“兰熙,你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啊,不要这样折磨我了,你知不知道最近我天天失眠啊,我担心你出什么事?”“没有事,真的没有什么事,是我自己的问题,我想单独安静一下。”说完张兰熙就走了出去,门口的夏繁星正好怔怔地看着母亲,张兰熙拉着夏繁星就消失在自己面前。

    夏正书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为什么自己这么一心一意对待自己的家庭,对妻子和女儿更是照顾周到,为什么妻子还不愿跟自己说她的心事?

    漫无目的的走出了夏宅,夏正书去了一个酒吧就喝起了闷酒,不出一个小时就醉醺醺的回到了家,刚踏进自己的卧室,就看见床上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被子,接着酒劲,夏正书就去了客房。

    客房里的张兰熙正在打着一个电话,看到夏正书进来就着急的匆匆挂了电话,好像是有些害怕丈夫发现一样,脸色更是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苍白。

    “张兰熙,你是不是干了什么亏心事?为什么要这样做,繁星都十几岁了,你又提出这样的要求,把我置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你说……你说……”夏正书借着酒劲冲着妻子喊着。

    “你喝多了,赶紧去睡觉吧。”说着张兰熙就要扶着夏正书去睡觉。

    奈何当时喝醉的夏正书偏偏要一问究竟,他手臂一挥,让没有一点防备的张兰熙一个踉跄,差点栽倒在地……

    “今天你必须给我说清楚,我夏正书自问从没亏待过你们母女,你说你说啊?”

    “正书,我知道你对我的好,不是你的问题,是我不对……”张兰熙像是有些顾忌不肯继续说下去。

    “你不对?你哪里不对?说啊。”夏正书有些失去理智,声音近乎是吼出来的。

    “正书,咱们离婚吧。家里的东西我什么都不要……”就这么一句话,夏正书像是感觉晴天霹雳一样,愣在那里久久不能动弹。

    张兰熙终于将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对于夏正书准备要做什么,都做好了心理准备。是自己精神早就出了轨,这样苦苦挣扎这个婚姻已经没有什么作用,在自己还未老时终于体会到了真正的爱情,现在对夏正书只有亏欠,没有任何的感情而言,心里满满的都是那个男人,只是一面就义无返顾的爱上的那个男人。趁着自己年轻也应该为了自己一次去追求自己的爱情一回了。

    夏正书突然像发疯一样,跑过来紧紧掐住张兰熙的脖子,“你说什么,为什么要离婚,我不同意,我坚决不同意。”

    张兰熙没有一丝反抗,只是无奈地看着夏正书,“正书,我心里有了别人,这样维持着这样一个没有感情的婚姻有什么意义?”

    “你心里有了别人,是谁啊,是谁……你说出那个男人的名字,是谁,是谁?”夏正书完全没有平时的儒雅,此时就像是一直发疯的豹子一样,双眼通红,此时更是全身怒火地看向张兰熙,手里的力道更是慢慢变大。

    “正书,离婚吧,我对你都没有感情了,对我们彼此都是种解脱。”张兰熙强忍着将要窒息的难受一字一句地跟夏正书说。

    “张兰熙,我夏正书对你可谓是掏心掏肺,为什么你要这么做,难道你就不想咱们繁星吗?她还小,繁星能接受吗?”夏正书此时已经由发怒转变成有些哀求的口气。

    “没有用了……”夏正书终还是在张兰熙就要窒息时放开了手。

    后来夏正书一调查,才知道那个男人是宫氏的总裁宫深豪。

    ……

    回忆终还是被翻了出来,夏正书有些无可奈何的说:“繁星啊,这件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你知道对你没有什么好处?”

    “爸,是不是我母亲后来喜欢上了宫文轩的父亲,是不是宫文轩的母亲因此自杀了,是不是?”

    谢青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夏繁星,只要你带美琳去宫家,我就把当年的事都告诉你。”

    世界上还竟然有如此提条件的人,对于那个像魔窟的宫宅,自己想躲都躲不及,夏美琳竟然要求去那里,还真是可笑,“夏美琳想去宫家,让她去找宫文轩啊,让我有什么用?”看着谢青莉一脸得意的样子,繁星忍不住皱了皱眉。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宫文轩还是很在乎你的,只要你带我,他肯定没意见。”夏美琳有些高兴的走过来,还是母亲聪明,自己竟没有想到这一点。

    “呵呵,合着我是去那享受去了啊?”夏繁星早就知道了夏美琳对宫文轩的心意,宫文轩这个冷酷的魔鬼,竟然主动提出往火坑里跳。

    “你就说你答不答应吧。”谢青莉更是气势嚣张起来,夏美琳在一旁也是冷眼看着夏繁星。

    “爸,为什么你不肯说出来,说出来一切就能够解释了,我妈那样温柔淑娴怎么做那种事?”夏正书只是无奈的在叹气。

    “好,我答应带美琳去宫家,不过话说在前头,这可是她自愿的,跟我没有什么关系。”夏繁星看着父亲,心里无比的失望,看来要在父亲这里得知什么是不可能的了。

    “你只管把我带到宫文轩面前就行了,剩下的事就不用你管了。”夏美琳听到夏繁星答应后,心里开始高兴起来,谢青莉更是从冲着夏美琳以赞许的目光。

    谢青莉转过头,脸色立刻变的刻薄起来,真是变脸变的比翻书都快。

    “夏繁星,你以为你妈张兰熙是什么好东西吗,当年是她勾引的宫深豪,宫深豪的老婆因为接受不了宫深豪出轨才会开枪自杀的,你跟你妈一样都是贱人,都是那么贱……”果然就跟景琦说的一样,难道自己的母亲真的会去做那种事吗,不会的,一定不是,这里面肯定有别的原因。

    突然一个响亮的耳光响了起来,旁边的夏美琳看的是目瞪口呆,就连坐在沙发上的夏正书也是猛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你怎么侮辱我都行,但是我警告你,你不能这样去侮辱我的母亲。”夏繁星最最受不了的就是继母对自己母亲的责骂,特别是贱人那个字眼更是让自己接受不了,听到那个字眼,自己心里腾的一下火气就上来了,不受控制一样就朝着谢青莉就是一耳光。

    “夏繁星,你也太欺人太甚,怎么说我也是你的长辈,你爸的妻子,你眼里还有没有长辈这个词啊?”谢青莉因为夏繁星的这一耳光一时竟忘了还手。

    眼看夏美琳就要打向自己的脸,夏繁星迅速抓住了她的手,“还有你,我警告你,不要以为你是我妹妹就可以肆意妄为,我让着你是看在爸的面子上,你以为你可以在我面前任意妄为吗?”眼神里是一种笃定的坚定,对于自己而言,母亲永远都是不可让人侮辱的。

    “你夏繁星算什么东西,你以为你高贵到哪去?”谢青莉反驳道。

    “我答应你的我会做的,但是请你们母女最好好自为之,别的事我不管,但是如果你们再敢去侮辱我的母亲,就不会想现在这样了。”

    谢青莉和夏美琳不觉的倒了一口凉气,这个夏繁星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想不到还有这么强悍的一面,小小身子竟有这么大的力气。

    “爸,你来说,我妈当年为什么会那样做,她不是很爱您吗?为什么要这样去破坏别的家庭,我不信我妈会是这样的人,我不信。”

    夏正书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愣在那里,“繁星啊,就是那样的,你妈当年是想我和离婚的,我还没有答应,你妈就出了车祸。”

    繁星听完摇了摇头,“爸,你来说我妈不是那样的人,真的不是。”声音里是说不出的可怜。

    “繁星啊,你妈当年就是喜欢上了宫深豪,为此我们才会一直在吵架,我一直不同意离婚,可是你妈心意已决,她要去追求她的爱情。”

    这样的事实终还是被说了出来,夏繁星听完泪如雨下,母亲,你竟然这样去破坏宫家,怪不得宫文轩那样恨自己,那样折磨自己,看着自己母亲开枪自杀,任谁都不会原谅自己仇人的,而那个仇人就是夏繁星一直以为认为最为完美的母亲。

    看着夏繁星现在没有一丝底气,谢青莉冷笑道:“知道了吧,你妈就是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还不让我说。”

    一边的夏美琳更是添油加酷,“你跟你妈都是一样的货色,骨子里就是贱。”

    字字句句在夏繁星听来是那么刺耳,可是现在繁星无心去想这些,一直以为自己最为坚强的防线还是一下被击破了,如此不堪一击。

    夏繁星蹲在地上啜泣起来,这还是自己在继母和夏美琳面前第一次这样歇斯底里的哭泣,一旁的母女俩找准机会,怎么会错过这样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朝着夏繁星就是劈头盖脸的打骂,彷佛要把平日的怒气都发泄在夏繁星身上,夏正书看到后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就像自己的卧室走去。

    谢青莉和夏美琳打够了才起身,谢青莉轻蔑地笑着说:“夏繁星,实现你的承诺。带着美琳去宫家。”这时夏正书从卧室走了出来,“繁星,你这是你妈妈留下的日记,你自己看看吧。”说着就递给夏繁星一个泛黄的日记本,看的出因为时间太久,日记本的纸张勉强还能再凑在一起。

    夏繁星刚接过日记本,就被夏美琳给抢了过去,“夏繁星,先回宫家。”

    无心去跟夏美琳纠缠,夏繁星慢慢起身就向门口走去。

    好久没来到这个宫家的大别墅,夏美琳还是兴奋的左看看右看看,拿出包里随身携带的镜子,对于待会就要见到的宫文轩,夏美琳唯恐自己刚刚精心化的妆有些乱,在宫家门口又补了一层厚厚的粉底。

    景琦一眼就看见了夏繁星,没有平时那副坚毅的样子,此时夏繁星就像是个失魂落魄的落魄者一样,景琦心里不禁惊奇,但更为让自己惊奇的是夏繁星后面还跟着夏美琳,那个女人不是夏繁星的妹妹吗,为什么药带她来这里。

    “夏繁星,你来这里这么久了,难道还不知道这里的规矩吗,什么人该带来什么人不该来,这点还要我亲口告诉你吗?”景琦一如既往的冷漠。

    夏美琳听到景琦这么说自己,有些不愿意的低下了头,这个宫文轩的特助果然还是那么盛气凌人,只是小心翼翼的跟着夏繁星走进大厅。

    夏繁星就像是没听见一样,面无表情地继续走,后面的景琦有些生气,这个夏繁星越来越目中无人了。

    没等自己再去说夏繁星,她早就领着夏美琳消失在自己面前。

    宫文轩此时正在书房里看文件,看到夏繁星的时候先是破口大骂,刚刚心里因为看不见夏繁星的担心全部抛在脑后,就在宫文轩进入大厅后,巡视了整个别墅一圈,也没有看到夏繁星的影子,难不成这个女人是逃跑了吗?为什么心里隐隐有些担心,有些失落,现在看到夏繁星出现自己面前,怒气随之爆发,“夏繁星,你不在家里好好干活,是又去外面勾引别人去了吗?”

    “宫文轩,我给带来了一个人,她想留在你身边。”夏繁星对于宫文轩的嘲讽一点也没在意,此时只是呆呆的看着地面。

    宫文轩在看清夏繁星身后的夏美琳后,火气一下子就冒了出来,这个女人为什么带着另一个女人来这里,她真的是,不在乎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块吗,还是自始至终,夏繁星都在恨着自己?

    就好像是打赌一样,宫文轩一改刚刚的冷漠,竟笑着说:“美琳啊,过来啊,我最近还正想去找你呢。”

    宫文轩明显是说给夏繁星听的,可是此时的夏繁星一点也没在意,脑子里一直都是刚刚父亲说的话,久久盘旋在脑子里不能散去,母亲,我最最重要的精神寄托也是会这样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吗,以前景琦告诉自己的时候,自己还以为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误会,现在答案被父亲亲口验证,所有的期望一下子就幻灭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陆小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小美并收藏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