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宫夫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夏繁星走了出一段路,回过头看了看,幸亏韩卫临没有跟上来,她松了一口气。

    刚刚回到厨房,就看到了钟叔正站在客厅里,出于礼貌,夏繁星先打了个招呼,“钟叔,好久没看见你了,最近可好?”

    “恩,最近回了趟老家。”

    “怪不得最近没看见您呢。”夏繁星微笑着说。

    “宫总在哪呢?”钟叔对夏繁星偶尔表现的小调皮不予理会,但是心里并不讨厌这个丫头。

    “宫总在楼上吧,我起来就没看见过他。”提到宫文轩,夏繁星还是收回了笑容。

    钟叔刚想上楼,夏繁星禁不住心里的好奇还是问了出来,“钟叔,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哦,夏小姐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宫总的父亲在哪里?为什么家里连他的一张照片都没有?”夏繁星把心里的疑问全部问了出来。

    “宫老爷现在隐居在奥地利,跟这边已经断了联系,以后这件事就不要问了,对于宫老爷的事你还是少提微妙。”近乎警告,钟叔说着就走上了楼。

    宫家的人都知道宫文轩和宫老爷关系不太好,因此对待宫老爷的事都是闭嘴不谈。突然被夏繁星一下子翻了出来,钟叔心里还是起了不小*浪。

    记忆一下子袭来,那时宫家看上去还比较祥和,最起码宫母尚在……

    初秋的天气微凉,宫老爷在花园里打着高尔夫,动作娴熟,举止高雅,一旁的钟叔有些佩服的看着宫老爷,“宫老爷,你的水平越来越高了,72杆竟然能够打完一场球,老爷俨然就是职业球员的水平。”

    “老钟过奖了,只是当做消遣的。”宫老爷对钟叔向来比较友善,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只是宫老爷好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

    这种和谐的氛围没持续几秒,安静的宫宅里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大的枪声。

    出于职业的本能,钟叔赶忙顺着声音走向别墅,宫老爷只是握着球杆一动不动,像是在深思什么一样。

    钟叔刚刚走了没几步,一个佣人就跑了过来,“老爷……老爷,不好啦,夫人她……”

    “有话就好好说,慌慌张张成什么样子。”钟叔对于这种动不动就大惊小怪的人还是比较反感的。

    “夫人她怎么了?”宫老爷有些惊慌的神情。

    佣人猛的喘了几口气,“夫人她……她开枪自杀了。”

    就像一个晴天霹雳一下,宫老爷愣在那里久久不能说一句话,眼神里是说不出的黯淡和恐怖。钟叔还是第一次看见宫老爷这么惊慌。

    宫夫人怎么会自杀?难道是因为张兰熙吗?虽然自己早就看出宫老爷和张兰熙关系不一般,可是在上层社会待了这么久,对于这种事钟叔早就见怪不怪,更是有很多贵妇对自己丈夫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逢场作戏,只要不要太出格就行。

    最近宫老爷和宫夫人好像吵的很厉害,想不到宫夫人竟用如此激烈的手段来证明自己的决绝。看着宫老爷那种悔恨的样子,钟叔知道这次事情闹大了。

    第二天各大报纸就抢先报道了这一爆炸性的新闻,更是犀利者透露了宫老爷的婚外恋,一时宫家陷入极度混乱之中。

    钟叔再看见宫文轩的时候就已经是两天以后了,本以为宫文轩会接受不了宫夫人的自杀而大哭大闹,但是宫夫人的葬礼上,宫文轩安静的吓人,多了宫文轩那个年纪不该有的冷漠,自始至终宫文轩都没有哭过。

    往往人在绝望以后是连眼泪也不会流的,就像宫文轩,自从那以后就再也没有真正的笑过。对待身边的人更是极度苛刻。

    钟叔明白宫文轩是接受不了母亲的自杀,更确切的是宫文轩对宫老爷都充满着仇恨。

    在宫夫人死后的那一段时间,宫老爷隐匿在房间里不愿与人交流,因为媒体的原因,一时宫老爷处于风口浪尖。

    在钟叔一次跟宫老爷交谈中,宫老爷第一次说出了心声,“她是带着对我的恨离开这个世界的吧。”

    钟叔现在都记得宫老爷在说完那句话后,悔恨的泪水第一次在宫老爷的脸上落下,再雷厉风行的人也有不堪折磨的那一刻。

    再以后张兰熙突然出了车祸,宫老爷一夜之间就老了很多,整整在房间里待了一周后,紧闭的门终于被打开。

    在开门的那一刻,钟叔看见的宫老爷无比颓废。

    “老钟,我要去奥地利生活,公司的事开始交给文轩吧,我最最信任你,你也帮助文轩早日接管公司吧。”

    钟叔听完惊讶万分,“老爷,你可要三思啊,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宫家的公司可是您毕生的心血啊……“

    “老钟不要再说了,现在对我而言,这边已经没有重要的事了。”宫老爷说完抬头看了看天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钟叔明白宫老爷已经有看破红尘的意味。

    不得不承认,宫夫人的自杀和张兰熙的死让宫老爷完全没有了精神解脱。或许宫老爷和张兰熙是真爱情,可是以那样的结局收尾也着实让人觉得心痛。

    宫老爷走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宫文轩更是对父亲的误会越来越多,叱咤风云的宫老爷也有为情所困的时候,宫家一时就支离破碎了,而张兰熙的女儿现在又在宫家为母亲还债,上一代的恩怨还是牵扯到了这一代。

    宫老爷走的时候,钟叔现在都记得那天天气阴沉,宫文轩躲在房间里不出来,钟叔去敲门。

    “少爷,老爷要去国外了,下午两点的飞机,少爷应该去送一送啊,下次宫老爷回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房门紧闭着,没有任何声音,年少的宫文轩心里开始慢慢滋生仇恨,而仇恨的对象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钟叔常常想,像宫文轩这样一个人,能够在最悲痛的时候慢慢接手公司,并把公司经营的如此有声有色,宫文轩还是很有魄力的,试问有哪个少年在经历这样的变故后能够迅速走出阴影,或许好多人因此堕落了,而宫文轩显然变得更加坚强了。

    看着时钟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就要到两点,房间里始终没有一点动静,钟叔隐隐中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只好硬着头皮找人把门撬开。

    开门后钟叔本以为宫文轩会躺在床上偷哭,出其不意的是宫文轩坐在地上,平静的都让人害怕。

    生活中好多人都喜欢在遭受困难后找人倾诉,当然也有不少人会把自己封闭起来,宫文轩显然属于后者。

    “少爷,为什么不去送老爷呢?”钟叔拍了拍宫文轩的肩膀说,宫家突然遭受了这么大的变故,钟叔对年少的宫文轩多了一份怜爱。

    沉默了好久,宫文轩才说出了一句话,“我会证明给他看,我一样也可以肩负起责任来的,宫家一样可以继续下去。”

    说完宫文轩就起身离开了,留下了有些吃惊的钟叔。

    等到钟叔赶到机场的时候,宫老爷正要开始登机,虽然宫老爷伤心欲绝,但是钟叔在告诉他宫文轩没有来的时候,宫老爷眼里还是闪现了一丝失望,尽管平时对儿子要求苛刻,但是血缘关系有时就是割不断的,虽然宫老爷后来又爱上了张兰熙,可是对宫文轩和宫夫人始终有种亏欠,一辈子都弥补不了的亏欠。

    “老爷,少爷他可能是身体不舒服才没有来。”

    “老钟啊,不用解释了,一切都无所谓了,珍重吧。”说完这句话,宫老爷就决绝的走了。

    ……

    宫文轩正在书房看着报纸,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宫文轩接了起来。

    “什么事?”

    “宫总,今天韩卫临又过来找过夏小姐,不过夏小姐也在极力躲避着他,他劝夏小姐……”

    “劝她什么?赶紧说。”宫文轩有些急躁。

    “劝夏小姐离您远点。”

    “夏繁星是怎么说的?”宫文轩急于得到答案。

    “夏小姐只说让韩警察离得她远一点。”

    “恩,我知道了,以后每天都注意夏小姐在超市的一言一行,有什么事就马上向我汇报,”

    “宫总,我们明白。”

    钟叔走到了书房,正好宫文轩刚刚挂了电话。

    “杜沈峰是不是把那笔生意给抢到手了?宫总。”

    宫文轩紧皱着眉头,不知在策划着什么。

    “恩,我们明明在第一时间就得知了消息,可是杜沈峰还是比我们早到一步,难道?”

    “宫总的意思我们这边又有内奸吗?”钟叔有些纳闷,明明已经很小心地去防备杜沈峰那边的人了,可是消息还是被泄露了出去。

    谁是内奸?

    “最近的这几笔买卖钟叔你都亲自去送货,切记不要把消息泄露,杜沈峰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宫总我明白,这次我一定会加倍小心的。”

    “我已经派人在暗暗调查了,这次一定要把内奸找出来。不能再让杜沈峰继续破坏我们的生意了。”钟叔点了点头就走出了书房,正好看见夏繁星在走廊里拖地,夏繁星冲着钟叔微微一笑。

    钟叔刚刚一走,夏繁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偌大的别墅对自己的打扫简直是种折磨,每次都要很费力的去打扫干净。

    “你是在偷听我们讲话吗?”宫文轩突然出现在门口,脸色阴郁的看不清一点表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陆小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陆小美并收藏契约新娘:总裁的抵债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