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 > 第七十七章他是王爷,说了算

第七十七章他是王爷,说了算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第七十七章他是王爷,说了算

    赫连绝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沐琉璃呆呆的坐在凤鸾床上,红帐翻飞,但是却一直都等不到她想的那个人,许是留恋在美人怀中吧。舒悫鹉琻

    苦笑一声,起身,吹灭桌上的红烛。

    王府里除了沐琉璃和琴熙,想必还没有人知道昨晚那件事,这生活也依旧,只是一觉醒来,看见身边整齐的床褥,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像是缺少了什么一样。

    “琴熙,琴熙。”沐琉璃很少那么晚还见不到琴熙唤她起床的,看这窗外的太阳,都升起那么高了。

    “唉,姐姐,”琴熙慌慌忙忙的跑进屋里,手上还端着一盆清水,“姐姐起床了么,我来替姐姐梳洗。”说着,便放下铜盆,扭干毛巾,递过去给沐琉璃搽脸。

    “什么时辰了?”

    “姐姐,是,是午时了。”琴熙忙碌的抖抖衣裳,折叠好。

    “这么晚了,怎么你不叫醒我?”沐琉璃着好鞋子,怎么她觉得今天的琴熙有点不自在呢?

    “呯”铜盘在安静的房间里发出的闷响伴随着泼了满地的水,琴熙慌张的跪下来,用衣襟不停的拭搽,“对不起,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打紧,琴熙,你怎么了。”沐琉璃过去扶起不在状态的丫头,难道是为了昨晚的事担心她?

    “没事姐姐,没事,你饿了吧,我去拿午膳进来。”琴熙说着说着就要往外走。

    “等一下、”不要以为她遮遮掩掩的她就没有看到,“你眼眶怎么红红的,哭过了吗?谁欺负你了。”

    “没有的事,是琴熙昨夜没有睡好”琴熙紧张的把刚才抹过地上的衣襟又往眼睛上搽。那顺着衣襟露出来的,不是少女白净的肌肤,而是,一大片淤红、

    “怎么回事?”沐琉璃抓住琴熙不断想往回缩的手臂,“就是不小心被烫到了,没有什么事。”糟了,不乐意被姐姐发现的,现在该怎么办。

    看见琴熙怎么样都不肯说实话,沐琉璃知道逼也没有用,她放下琴熙的手,“去搽些烫火膏吧,对了,我想去走走,就不用早膳了,你同我出去走走吧。”

    这、这。“姐姐,那个,我觉得有些不舒服,不然今日我们不要出去了,就在房里如何,我想看姐姐作画呢。”

    “画什么时候都可以作,今日我不想在房里呆着,出去透透气也好。”这房里有赫连绝的味道,会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起他。

    沐琉璃不等琴熙反映就先出了房门,琴熙懊恼的敲自己脑门一记,无奈的跟着沐琉璃出去。

    “姐姐,这外面阳光晒,回去琴熙弄点梅子汤给你喝喝好不好?”琴熙赶在沐琉璃前面,扬起可爱的笑,像是希望沐琉璃不要再往前走了。

    “琴熙,你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沐琉璃没有往前走,却是紧看着琴熙。

    “没有啊,没有,我有什么瞒着姐姐呢。”心虚的回应。

    直到漫无目地的走到御花园那里,琴熙也都找不到借口让沐琉璃回去,而琉璃也终于知道为什么琴熙要留她在房间的原因。

    阳光真的好刺眼,那摇曳的花儿怎么会开放的如此的妖娆,亭台中,那俊美如神嫡的男子,与那美艳如芙蓉花的女子,热烈拥吻。

    “姐姐,我们回去吧,好吗?”琴熙的声音几乎的是祈求的。她一直不让姐姐出房门就是怕姐姐见到这一幕,今天一早醒来,就听见碎嘴的下人们说着王爷在芙蓉夫人房里就寝,一早还带了夫人去花园用早膳,她特意跑过去,不但看到王爷与芙蓉夫人相携来用膳,还一口口的喂着王爷。

    “看来这受宠的主子又要换人了,”

    “就是啊,看着情况,王爷还是离不开芙蓉夫人的。”

    “胡说,王爷最疼我们王妃了。”琴熙气不过,像只被惹怒的小老虎。

    “哟,这不是我们的琴熙姐姐吗?什么时候也那么得空?不去侍候你们王妃来这里偷窥我们的主子和王爷恩爱哪?”一道风凉的嗓音插进来,端着杏仁粥的琴雁不掩得意,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嚣张的看着那气呼呼的琴熙。

    “我没有这样的闲工夫,反正王爷待会也是找我们王妃去,至于琴雁姐姐,你就省点吧,不要以为调去侍候芙蓉夫人就是仗着主人威了,这王爷的妻子还是王妃呢。”芙蓉夫人不过是一个妾罢了,这琴雁刚刚调过去侍候芙蓉,王爷就恩宠她,芙蓉认定这丫鬟能给自己带来好运,一大早不,不仅打赏,对待琴雁简直比自家姐妹还好,瞧,这琴雁不就这样自以为高人一等了吗?

    “你,你,这放肆的丫头。”琴雁龇牙咧嘴的,仿佛要把琴熙一口吞下。

    “不知谁放肆呢。”琴熙忘了什么的以和为贵,她不容许任何人辱骂姐姐,一点点也不行。

    “好,好,好,是小人语拙了,那请琴熙姐姐借过好吗?这杏仁粥还得拿去给王爷和夫人呢。”

    对方都肯让步,她也不会咄咄逼人,琴熙走到一边去,琴雁假意的笑着,端着那杏仁粥,扭枝摆手的走过。

    “哎呀。”琴雁就像是脚下一滑,那碗滚烫的杏仁粥就这样全部泼洒到琴熙的手臂上。

    “好烫,好烫,”小丫头烫的直甩手臂,仍然抵不过那热度渗进衣裳,烫伤手臂。

    “真是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呢,还请姐姐见谅。”琴雁嘴角带着坏笑,假意说着,也不理琴熙如何,就掉头走掉。

    看着琴雁那嚣张的背影,琴熙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委屈极了,但是看着这日上的太阳,姐姐应该快起来了,不能让她看到这模样,她赶紧抹抹眼泪,心里给自己打气,这才往御轩阁走。

    沐琉璃安静的看着,不转头,也不上前。许久……

    “琴熙,”

    “嗯。”多希望姐姐没有看到这一幕,就少些伤心不是吗?

    不是退缩,只是,强求不来。

    不过,欺负了琴熙的人,不代表她可以当作没有看到。

    “不痛。”沐琉璃没头没脑的一句,琴熙疑惑了,看着姐姐没有再看着那亭台中的两人,反而是看着琴熙的手臂。

    “是琴雁干的吧,”不是问句,是肯定句,这丫鬟,当真没把她放在眼里,没有就算了,还这么的欺负她的人,哑忍?绝不可能。

    拉着琴熙就往那旁若无人的两人走去,“王爷真是好兴致啊,看看芙蓉夫人,都因为你,满面惷光呢。”真像一只发情的母兽。沐琉璃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不是那么酸的。

    “这么说来,王妃是怪我没有让你满面出风了?”赫连绝看也不看沐琉璃。这女人,不管在那里,他都可以注意到她的存在。站在那里,她没有第一时间就来质问他,而是站了很久,她站了多久,他就屏住呼吸多久,等她上前来,她却又忍不住伤害她。

    “这倒不怪王爷,王爷要向着那一个妻妾,那里是我这妇道人家作得了主的,只是,这人非草木,妾身这丫鬟照顾得我尽心尽力的,毫无怨言,我早已待她如亲姐妹一般,现在,都被人欺负的不敢吱声了,我这做姐姐的,怎么能不来讨个公道。”敢欺负她身边的人,无疑是火上加油,引火焚身。

    见沐琉璃那直接不掩饰的目光,琴雁心虚的躲避着。“王妃说的,这府上有谁会欺负你的丫头,该不会是你自己多心了吧。”芙蓉依着赫连绝强壮的手臂,娇笑着说。

    沐琉璃来开琴熙遮掩的手,一把扯下衣袖,露出那被杏仁粥烫伤的手臂“琴熙,你那伤口露出来我就闻到淡淡的杏仁味,本来我还以为是你无意弄伤,也没往深处想,但是,看来这王爷和芙蓉夫人没什么胃口啊,这桌上的杏仁粥还剩下那么一大碗。”

    “难不成我吃杏仁粥就是烫伤你丫头了,这话也说的不合逻辑吧。”芙蓉巧笑倩兮的,靠赫连绝越近。

    “看这杏仁粥是府上到处都有的,但是,你芙蓉夫人吃的,就只有一种,谁不知道你芙蓉夫人爱吃杏仁粥,每次吃的时候,还一定还加上秘制的海苔粉,海苔是海里的鲜草,加进粥里,不但粥鲜甜,还带出杏仁的香味。”沐琉璃拿出那撕掉的琴熙的衣袖,从哪褶皱上,有着几不可一察小错深绿色的粉末,沐琉璃把它放在鼻尖上嗅闻,是海苔的香味。

    “可是这也不代表是我弄伤你的丫鬟。”芙蓉笑的脸都僵了,希望不是琴雁给她惹来的麻烦才好。

    “我可没说是芙蓉夫人弄伤的,不过,你这丫鬟就说不定了。”沐琉璃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惊慌的琴雁。

    “琴雁,是你做的吗?”

    “夫人,我没有,你要相信我啊。”琴雁扑通一声跪下来,像是受了多大的冤屈和惊吓,两只眼睛蓄满泪水,极力控诉着自己的冤。

    “可是,这王妃就认定是你弄伤她的丫头,不管你有没有做过,王妃都这么说了,还容得了你抵赖?”芙蓉的一番话,把明明是证据确凿的事实,说成是屈服在沐琉璃这个王妃淫威之下的不公。

    “王妃饶命啊,夫人,我真的没有做过,你要相信我。”琴雁也不知道现在自己能怎么做,只好一直不认,看能不能脱免,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

    “既然说自己没有做过,王妃又认定是你做的,怎么样才好,王爷你说呢。”就这样,两个女人的战争,就牵扯到赫连绝身上。

    赫连绝不紧不慢的吃着桌上的绿豆糕,他乐意接过芙蓉丢过来的“难题”这芙蓉不愧是有心思的人,本来芙蓉也奇怪,许久没到她阁里的王爷怎么会半夜的时候来她阁里喝酒,之前他可都是在沐琉璃那个小践人那里的啊,她大胆揣测,两人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然王爷态度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转变?

    “芙蓉你说你的丫鬟如何?”

    “回王爷,自然是好的,也是尽心尽力对待臣妾的。”15224192

    撒谎,沐琉璃心里暗衬,这琴雁也才不过调过去服侍她几天罢了。

    “你的丫鬟是尽心尽力的,王妃的丫鬟也是尽心尽力的,彼此的主子都护着自己的丫鬟,看来……”赫连绝停顿了下。

    “芙蓉的丫鬟是不会做这等事的。”赫连绝冷漠的眼看着沐琉璃,他想看到她怎么样的表情,怎么样的回应。

    沐琉璃错愕的看着赫连绝,她知道他是恨着昨晚的事,但是,不尽然是她一个人的错不是吗?她能容忍他三妻四妾,为什么他就不能体谅一下她是不自愿的被千夜纠缠呢?

    “王爷说得有理,王爷都相信你没有做过了,还不赶快起来。”芙蓉过去,扶起跪在地上的琴雁,赫连绝背对着哪个方向,自然没看到芙蓉对沐琉璃投过的挑衅的眼神。

    “那这证据又该怎么解释?”沐琉璃不是没有看到,她当作没有看到,这个节骨眼,不可以因为这小小的挑衅乱了方寸。

    “只是凑巧。”

    好一句凑巧,沐琉璃冷笑着看着两人,他是王爷,他说了算。

    “看来王爷的眼睛真是被蒙上灰了,妾身也不勉求王爷。妾身告退。”沐琉璃没有多说,牵着琴熙的手转头就走。

    赫连绝沉默的看着沐琉璃,她没有理据,为什么?在太后面前她都能为了一个毫无紧要的人据理力争,现在是她最疼爱的丫鬟,为什么没有继续坚持她自己的想法。

    在太后面前,沐琉璃还有勇气去争辩,在他面前,看着他维护着另一个女人,明明证据就在眼前,她也当作没有看到,这样的她,她没有信心,可以勇敢的站在他面前,坚持自己的坚持。

    吓死她了,琴雁紊乱的心,终于平静了点,呵呵,那王妃怎么比得上芙蓉夫人,看来她真是跟对主子了,看,这证据摆在眼前,王爷还是选择维护夫人。

    **************************

    “忍着点,呼。”沐琉璃小心翼翼的给琴熙那红通通的手臂搽上烫火膏,还好这衣服料子够厚,滚烫的粥只是把表皮烫伤。

    “嘶,”琴熙忍不住疼,不停的缩着手臂,“姐姐,可以了吗?”真的好疼啊,小丫头都快恨不得狠狠咬上自己一口,好分担那痒疼入心的难耐感。

    “不要动,”如果敏赫给她上次搽伤用的膏没有用完就好了,搽上去也不会觉得有疼痛感,小丫头就不用受这无辜的苦。可是沐琉璃不想这个时候再去打扰南宫敏赫。

    “哦……”带着哭腔的嗓音传来。

    沐琉璃摸完最后一处,“以后不要那么笨,自己一个人去做这些事,知道吗?”

    “但是,姐姐,我一定会忍不住的。”姐姐可是她最重视的人了,怎么能不管。

    “傻丫头。”沐琉璃笑着弹了琴熙额头一记。

    “琴熙啊。”沐琉璃轻轻喊着琴熙的名字,声音飘散在空气中,飘渺无踪。

    “是,姐姐。”她知道姐姐心里不舒服,她又做不了什么,琴熙安静的看着那绝美的女子眉眼间跃上的一抹忧愁。

    “我是不是很没有用,这点公道都没有为你争回?”沐琉璃的侧脸打上阳光,却没有往日的光彩。

    “没有的事,姐姐在琴熙眼里是最厉害的人,怎么会没用呢。”琴熙急急忙忙的解释只怕没有把心拿出来以示诚意了。

    沐琉璃笑笑,不语,她知道,只有权势,才会有说话的余地,没有权势的,靠着权势的人的宠爱,也可以肆无忌惮,持宠而娇,颠倒是非。

    姐姐好像有些不一样,却又看不出那里不一样,那小小的改变,琴熙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赫连绝许多日没有来御轩阁,他连自己的寝房都不回,每日流连在姬妾间,最多的,还是芙蓉,琴雁在府里嚣张无比,所有的丫鬟奴仆都让着她,沐琉璃嘱咐琴熙尽量不要去惹着她,毕竟现在受宠的人是芙蓉,她这个默默无闻的王妃再生事端,只会让人厌恶,仿佛她的一切,还是赫连绝给的,这个男人说收回就一定收回,不用做什么,只要不与她睡在同一间房,就足够了。

    春去秋来冬又至,空气中已经飘着冷冽的寒风了,什么时候,赫连绝不再来找她的时候,她想起他的次数越来越少,作画的时间也越来越多,花喜儿偶尔也会趁着赫连绝不在的时候进府看她,顺便收画图。

    花喜儿的心里也是难受的,她第一次怀疑她是不是做错了,反而耽误了好友,看见沐琉璃越来越不寻常的平静,花喜儿有些担心,她那香薰开发活动也不做了,轮流和琴熙陪着沐琉璃。

    “呼呼,这天气,说冷就冷,真是的。”娇俏的红衣姑娘一蹦一跳的跑进房里,抖抖身上的冰水,这南巽的天气虽然是春暖夏凉的,冬天也不似夜狼国一样下大雪,但是,还是有不定时的雪花飘落,不一会,就化成水。

    “我说琉璃啊,你这整天作画不烦吗?我的画都收到明年了,你可以偷偷懒,出去走走了。”花喜儿故意大嗓音的喊着。

    “有什么好走的,能走到那里,还不是一样。刚好这时间把以后的画稿都给你,不好吗?免得你到时又找我催画稿。”沐琉璃继续画着手中的画。

    “我还宁愿不要呢。”花喜儿嘀咕着。“这赫连绝还真是混蛋,这么久都还不来看看你,一眼都没有,不就是一个吻吗?至于吗?本小姐都不知道吻过多少个男人了,像你这样,我丈夫不把我休了?”花喜儿岔岔不平的拍桌子,不是她说,这赫连绝真是混蛋。

    “哦,你亲过多少男人了?”沐琉璃凉凉反问。11Svu。

    “我家的大侄子,小侄子,大外甥,小外甥,隔壁的小兔兔等等,数不清啦”花喜儿还理直气壮的。

    不都是些小孩子吗?琴熙真是对这位喜儿姑娘没辙了。

    终于完成,这永春寒梅图可是近日来她最喜欢的作品了,沐琉璃爱不释手。

    花喜儿眼睛骨碌碌的转着,“琉璃,你喜欢这寒梅吗?这西郊城外的梅花开得极好,我们今日去瞧瞧吧。”连连府不等。

    “这寒梅是要开在无比寒冷的雪山上才有这等风姿的,南巽天气温和,怎么会有这样的梅花?”沐琉璃压根不信花喜儿的话。

    “我没有骗你,这西郊的梅花真的是开得比往年好,观赏的人都比往年多了。我们去瞧瞧吧,我的好琉璃,琉璃。”花喜儿干脆撒娇甩赖,哄的不行,来痞的。

    被花喜儿缠的烦了,看着外面的阳光,浅浅柔柔的,仿佛情人温柔的抚摸,这好天气,是太久没有出现,还是她忽略太久了?沐琉璃此时还真的有出门的冲动,看着小猫一样的花喜儿,无奈一笑“好吧,我们去看看。”

    “太好了。”花喜儿高兴的跳起来,抛给琴熙一个媚眼。

    西郊城外,人来人往,这偏僻的城郊平日极少人来,花喜儿考虑到沐琉璃那绝美的脸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虽然她也是如花似玉啦,所以,老办法,男装上阵。

    “这人潮也是冲着这梅花来的,平日可没有这么多人啊。”花喜儿扶扶被人潮弄乱的貂皮帽子,娇俏的脸庞暴露在寒风中,漾上两朵红云。

    “看来你说的可真不假,这梅花应该开得好,看看,那么多人,想必也是冲着梅花来的。”沐琉璃挤着人群,还不忘回应花喜儿的话。

    琴熙深怕这么多人到时跟丢了,不敢放下戒心,一步步的跟着沐琉璃,也没有心思去理她们说什么。

    “不管啦,挤吧挤吧。”花喜儿就是这毛躁的个性,她左手牵着沐琉璃,右手牵着琴熙,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往人群中挤。

    “让开,让开……”喜儿姑娘真是活力十足啊。

    挤到最后,终于顺利来到梅花林前,梅花就是专属于冬的,梅花林春夏秋三季都平淡无奇,可是一道这冬天,整个梅花林都盛开这洁白的梅花,仿佛人间天堂,城里的人都慕名而来,人潮涌动,却好不破坏这美景,只是添了几分生机。

    “好美啊,”花喜儿感叹着,沐琉璃也被这美丽的景色吸引,专心的赏着梅花,却没发现,有一双惊喜迷恋的眸子紧紧盯着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曉并收藏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