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 > 第七十九章 适合兽发情的月圆之夜

第七十九章 适合兽发情的月圆之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第七十九章适合兽发情的月圆之夜

    夜幕高挂。舒悫鹉琻

    深灰色行装的暗卫就像是一条条的影子一样,嗖嗖的,那茁壮的梧桐树上便沾满了一个个蒙面人,蒙面的布巾和装束一样,都是深灰色,影藏在脖间的是一双阴狠的狼眼,在夜中,银色的狼眼就像是有生命一样,泛着淡淡的银光。

    “怎么样?探听到什么消息没有?”男人隐于树间,但是那略显慵懒的声音让每个人额上的冷汗直流。

    “殿下恕罪,属下暂时还没有打听到什么消息。”一名灰衣人斗胆禀报,虽然身经百战,但是,在男人面前还是忍不住把心提到嗓子眼里。

    “看来最近的确是需要更换一批絙焰了,夜狼国的絙焰如此没用,传出去怎么见人。”男子还是不紧不慢的声音。

    “属下没有用,作为夜狼国的絙焰,属下有义务承担殿下的惩治。”灰衣人已经准备手中白色的粉末,只要殿下一声令下,他就执行。

    絙焰是夜狼国专属于大殿下的暗卫兵,负责大殿下暗下的一切调查,执行工作,夜狼国的每一代大殿下都只会培养自己的絙焰,只听命与大殿下,不受任何人管束,只要殿下一声令下,絙焰的成员一定要执行,只需要听命就可,这所有的暗卫兵都是大殿下一个人培养出来的,在别的国家或许是势力独大,但是,在夜狼国就是有这个不成文的规定从夜狼国建朝以来。

    “最后一次机会,给我去调查好南巽国的国库钥匙在那里,限期一个月,父皇大寿快至,到时,我要送份让他意想不到的惊喜。要是能得到南巽国镇国之眼,根本就不必挥兵南下,南巽的天下就是他们夜狼国的,这等大功,就算父皇不看好他这个大殿下,也绝逆不了其他大臣的意,扶他当上夜狼国的王。届时他的皇后,便是那个让他一见倾心的女子,只有她,有资格当他的皇后。

    “是,属下领命,绝不负大殿下的期望。”同来时一样,那群灰衣人平静的消失在黑夜中。只剩下那在夜中闪烁妖魅光芒的眼,今晚的夜,真圆。

    是适合兽发,情的月圆之夜。

    “哦,王爷,用力点。”女子散发情,欲的声音足以让人脸红心跳。

    “小荡、妇,这样的速度还不够?”男人的低吼声伴随着像是柔体拍打的声音明眼人一听就知道房间里上演着什么样的好戏。

    御轩阁。

    “琴熙,王爷呢?”

    “姐姐,那个,王爷、王爷……”

    “说实话。”

    “在芙蓉夫人房里。”

    “啊……啊……王爷你要了奴家的命了。”妖媚热烈的回应显然让男人越来越亢奋。

    “是吗?那这样呢?”

    “啊啊啊……”

    御轩阁

    “琴熙,王爷呢?”些许的疲惫再也忍不住。

    “姐姐,在在红罗夫人那里。”

    “王爷,这样侍候您满意吗?”女子温柔似水,也似乎没有了刚才那种激烈,温柔的嗓音像是最好的安眠曲,催着人进入梦乡。

    “嗯。”简单的回答,现在的他,只想放松自己所有的精神,不去想,不去问。

    天已经微微大亮,沐琉璃依然是那样的姿势,琴熙站在门外,不忍推门进房里来。

    “进来吧,”沐琉璃早就察觉到琴熙的动静,她已经一夜未宿,水灵的琉璃眼装满了淡淡的疲累。

    琴熙推门而入,这时天已经大亮,偶尔还听到几声响亮的鸡鸣声。

    “什么时辰了?”沐琉璃揉揉太阳穴。

    “卯时了,姐姐。”轻轻掩上门,“姐姐,你也累了,去床上躺躺吧。”

    “王爷呢?”还是一样的问题。

    琴熙迟迟不出声,迟疑着,双手不安的扯着衣摆。

    “我问你,王爷呢?”再一次的询问,是坚决的,“你不说,我自己看去。”

    “呜……不要啊,姐姐,王爷、王爷他在、在、在纤蝶夫人那里。”琴熙哽咽着,为什么,为什么姐姐就不能当作不知道?

    “嗯,我知道了,扶我上床吧。”沐琉璃憔悴的笑着,伸出手让琴熙扶她上床,直到沐琉璃掩被沉沉睡去,琴熙都没有离开过床头。15307299

    还记得刚进府时,还记得那个倾世佳华的美人,不识儿女滋味,笑得多么的放肆,多么的无所顾忌,多怀念以前那个姐姐。

    不一会,琴熙深深叹口气,待会姐姐睡醒后应该也会饿了吧,还是准备好清淡的粥食比较好。

    掩门,退下。

    床上的沐琉璃睡得很熟,梦里的她,相依着娘亲,唱着那纯真的童谣。

    水流鹅,莫淘河。我鱼少,尔鱼多。

    竹弓欲射汝,奈汝会逃何。12e7V。

    一双大掌轻轻抚摸上那绝美精致的容颜,那眉,那眼,那唇,最后,来到那紧闭着的眼睛下面淡淡的黑影,她可是一夜无眠?可是在牵挂着他?

    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男人低声呵呵笑着,若她真是会牵挂着他,又怎么会与一个又一个的男人纠缠不清呢?原来她也是一样的,他太轻易就相信这个女人了,总是忘了女人是最善变的动物。

    “沐琉璃,怎么办呢?我容不得一丝的背叛,哪怕是一点点,之前说过好好相处的一辈子,现在,我取消了。”赫连绝来回抚摸着沐琉璃的脸。他轻轻吻上那处阴影,像是在做什么最后的告别。

    “从今以后,不管是不是为了我,不管你是真心还是假意,都与我无关。”放开在梦中都睡得不安稳的人儿,赫连绝起身,脑中竟然闪过与沐琉璃相处的一幕幕,男人垂下眼帘。脚步迟迟没有离开。

    “容不得一点异心啊,容不得。”

    赫连绝离开的时候,沐琉璃还在睡梦中一遍遍重复着那段歌谣“竹弓欲射汝,奈汝会逃何。”

    奈汝会逃何?

    后来,沐琉璃回想起是不是人不能有一颗犯贱的心,就算是想想,也是错的,沐琉璃以为自己不芥蒂的接近,偶尔犯犯贱,是可以挽回男人的心,但是,没有,赫连绝对她,和其他妻妾没有两样——纯属泄、欲工具。

    可悲的是,这样的她,还是接受赫连绝偶尔过来的短暂留宿,“琴熙,你说这人是不是一犯贱就跟撒谎一样,需要用一个谎话去掩饰另一个谎,需要不停的犯贱,自己的心里才会好过一点?”

    “姐姐,琴熙不敢说这是犯贱,但是,你是爱着王爷的吧。”

    “爱吗?”沐琉璃苦笑一下,也许吧。花喜儿找到研制香薰的配方离开了南巽,又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这王府,真像是一个巨大的鸟笼,牢牢的困住她,飞也飞不得。

    沐琉璃把头靠近琴熙那里,“琴熙啊,让我靠着睡睡吧。”

    “嗯。”琴熙挪近身子,方便沐琉璃靠的舒服些,奇怪,这阵子,姐姐爱困的时间,甚至睡觉的时间越来越多了。

    这寒冬啊,什么时候才能过去?

    柳纤蝶远远的看着这一幕,她是嫉妒这女子的,她最爱的人深深的爱着他,甚至还吩咐他不在的时候好好照顾她,他不介意沐琉璃出身低微,不介意一切,却从没正眼看过她一眼,反正她只是他手中的一颗棋子,反正她自己赤、裸、裸在站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多看一眼。

    可是,能够助他一臂之力,就足够了,沐琉璃,我们是不是还是有些地方是一样的呢?

    这日,府里来了贵客,府中上下都忙着准备这些尊贵的少爷们喜欢的膳食糕点,一点也怠慢不得,况且还是王爷邀请过来的,更是不能马虎啊。

    安诺晨几乎在王府中都是以情报员的角色出现,很少那么正经的受到赫连绝的一句“今日过府里一聚。”他是无所谓啦,反正这王府他来去无踪,大摇大摆的进来还有一番风味呢。

    几个世间女子垂涎的男子在风景如花的王府花园中饮酒以乐。可惜啊,这花园可也是府中妻妾最爱之地啊。

    “妾红罗拜见几位王爷,公子。”红罗看见这难得的一幕,赶紧的让丫鬟搀扶着就过来,赫连绝极少把朋友带回府中,这次若能结交到他的朋友,说不定以后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会高点。

    “起来吧,红罗,到这边来。”赫连绝居然让出身边的位置,红罗喜出望外的谢恩,跑去紧紧贴着赫连绝身边的位置,赫连绝没有拒绝这样的美人恩,红罗美艳的脸笑得像一朵盛开的花儿,幸好今早来早了,不然王爷这身边的位置不就是别的女人的了?

    莫槿榆厌恶的一皱眉头,不赞同赫连绝这样的做法。不过,她怎么还没有出现,莫槿榆心里期待着他相见的人儿,平常的见上一面,太难了。

    幕高是行淡。赫连绝嘴角噘着淡淡的笑,吃着红罗递过来的水果,眼睛不经意的瞟向某处。沐琉璃也是习惯到花园那里去的。王府虽大。但是没有一处的谧静能让她安静的待上一天。

    其实看见那亭台上那热闹的人群,她已经反应很快的掉头就走了,但是,还是逃不过。

    “王妃来了,为何又要走?”看着沐琉璃的背影,想逃?没那么容易。

    那背对着赫连绝的背影看起来是那么的僵硬,沐琉璃感觉到亭台里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就像是十几条锋利的芒刺刺在她身上。

    “王爷日安,各位公子日安。”只能回首行礼。

    “王妃上来这边就坐吧。”赫连绝吩咐小厮准备好一份茶点,而沐琉璃的位置是在莫槿榆的身旁,红罗怕沐琉璃一来就会抢走她的位置,赶紧帮赫连绝夹点心,倒茶,殷勤得很。

    那日在梅林那里,莫槿榆那份隐喻的心意向沐琉璃表示后,现在反而不能坦坦荡荡的面对莫槿榆了。沐琉璃坐在那里,也没有动筷子,莫槿榆便夹了一块红豆糕到沐琉璃碗中“这红豆糕补血益气,口感软襦,甜而不腻。”

    “谢谢公子,我自己来就可以了。”这大庭广众下的,也不好当面拒绝。

    “看来我们的莫大公子倒是很关心我的王妃啊,看你们坐在一起多登对,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夫妻呢。”听起来像是玩笑话,但是,沐琉璃知道这个男人不是在开玩笑。

    赫连绝冷漠的眼几乎结冰,若说面前的两人没有什么,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的。但是,这与他无关,只有看见她痛苦,他压抑的心才能得到舒缓。

    “绝,乱说什么。”莫槿榆一脸严肃的回着赫连绝的话,他承认,他对沐琉璃有着不合世俗常理的好感,但是,她还是他的王妃,就容不得他去妄想,他的这份爱恋。不放弃,藏在心底。

    “这是乱说吗?本王不觉得,如果把它变成现实,你觉得怎么样?”似笑非笑,到底他那一句是在说真的,那一句是在说假的?

    安诺晨也察觉到茶桌上的不和谐,但是,还没有弄清楚什么事时,不好出手,所以,安诺晨很努力的吃着面前的事物。

    冷玉寒对他们之间那些儿女情长的纠葛没有兴致,现在能来上一瓶好酒有多好,冷玉寒是个酒痴,可以说是无酒不欢,但是据安诺晨的说法,也是个硬汉,因为他对爱情没有概念,更不会情人间的浪漫,只会在床上的需求。

    如果再多呆一会,沐琉璃不会保证自己能控制住不往赫连绝脸上泼上热烫的茶水,她都已经委曲求全了,都已经毫无意见的和其他妻妾分担他一个人了,已经和努力的充担着靖安王妃这个角色了,怎么他还是不放过她?

    “绝,你有那么好的妻子,还不珍惜,在这里说着什么胡话?”莫槿榆也有些动怒了,就算是他察觉到他的心意,那就冲着他来,这样伤害自己的妻子有什么意思。

    沐琉璃惨白这一张脸,默不作声,她没有资格发言,她只是他一个可有可无的妻子而已,他都已经轻易的说出可以把她让给别人,那么,就只是一张休书的问题而已。

    “好妻子,好妻子我多得是,随便一个都可以当我的正妃,不是吗?红罗,你说呢?”赫连绝执起红罗美艳的小脸,这个性烈入火的女人竟然低下那一贯高傲的头,像个服帖的小女人一样,羞涩的回答“那是当然的,王爷英姿不凡,不知多少千金小姐抢着当王爷的妻呢?”当然,没有人比她更有资格。

    “说的好。”赫连绝大笑着拥紧红罗,姿态亲昵。

    沐琉璃感觉心里头有什么东西堵得厉害,就快要忍不住了,她怕是那无法抑制的眼泪,嚯的一声,沐琉璃推开椅子站起来“王爷,妾身有些不便,先回房了。”

    “不便?有什么不便同我说说,”真虚伪的笑,赫连绝,套花喜儿的话说,你这个混蛋。

    一时想不起什么借口,想借口不难,难的是赫连绝那双没温度的眼直勾勾的看着她,心一慌,脑一乱,一时就想不起来。

    “咦?对了,王妃经常配在腰间的那只小玉兔呢?”赫连绝语出突然,沐琉璃没有想到他会知道她腰间有佩戴一只小玉兔,赫连绝送来的珠宝中,她最喜欢的一件,但是,她几乎是把那箱珠宝原封不动的送回去,他怎么会注意到她有一只小玉兔?

    沐琉璃当然拿不出来,因为不见了,哑口无言。

    男人尖锐嘲讽的眼光越发深浓,沐琉璃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她知道,是那日,在梅林中掉的,不过,一个小玉佩,为何他会如此一问?

    “妾身,弄掉了?”

    “弄掉,真是又一个借口啊,我说王妃,你要找几个借口才甘心?”弄掉?弄掉怎么会在另一个男人手上?

    “我没有找借口,事实就是弄掉了,王爷若不信就算了,大不了我陪一个给王爷。”

    “更珍贵的珠宝本文都看不上眼,你觉得我会计较你那个小小的玉兔?”赫连绝冷冷哼一声。

    所以呢?这样追着问她弄丢的玉兔又是哪一桩?“既然王爷看不上一个小小的玉兔,那也没有必要和妾身争执下去吧。”

    莫槿榆反射性的摸摸脖子,现在不能拿出来,只会添乱而已。

    赫连绝没有错过莫槿榆这个小细节,从莫槿榆微微敞开的领口,可以看到有一条红绳悬挂在脖子上。

    “榆,你脖子上挂着的是什么,本王见你一直在抚摸着脖子,好奇着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呢。”赫连绝的话题没有绕着沐琉璃讲下去,而是绕到莫槿榆身上。

    莫槿榆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逃避着赫连绝的眼神“没什么,寻常物品。”

    是吗?赫连绝措手不及的往莫槿榆脖子上一扯,那只通透的小玉兔,连着一条红绳,在赫连绝手中微微荡漾。

    时间静止在那一刻,不要说安诺晨,就连冷玉寒都开始注意到这事情,没有那么的简单。

    “敢问王妃,那可是你的小玉兔?”赫连绝手指叩着茶桌,语气却是像个局外人一样。

    沐琉璃自己也懵了,怎么会这样,玉兔是掉了,可是她没有想到会在莫槿榆手中,还被他佩带在脖子上,现在,说着两人没有什么的话也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

    “怎么不说话了,心虚吗?榆,你倒是说说,你和我的王妃是有什么事?”莫槿榆握拳,接受赫连绝对他的刁难。但是,不应该算到琉璃身上,与琉璃无关。

    “绝,这只是我在梅花林里捡到的而已,王妃也不知道我捡的就是她的玉兔。“

    “哈哈,“赫连绝哈哈大笑起来,笑意未达眼底,”说的,真好,那就是说你与我的王妃有缘哪,本王应该庆祝吗?“

    安诺晨仔细看着那玉兔,很快就想起那天莫槿榆紧张的从他手中抢回来的情况,那天他都无比紧张的珍视这着玉兔,何况现在还宝贝的把它挂在脖子上,那是最靠近心脏的地方,要说没有暧昧也难说服,怪不得绝今日把他们都叫来,看来不只是聚聚那么简单。不过,这样做,会不会太过了?

    “绝,“安诺晨提醒的喊着。他不知道他们之间有什么,但是绝是不轻易去相信别人,加上那天在醉香楼里,沐琉璃与那个不知名的男人之间的牵扯,但是……

    安诺晨把眼光投到脸色苍白的沐琉璃身上,这女子,让他相信她。可是绝是不可能会原谅她的,只因绝……他现在不能说,这是宫里的禁诲,更是赫连绝的禁诲,几乎没有人敢提起,不过,如果事情一发不可收拾,还是要看沐琉璃这个女子够不够坚强。

    “妾身真的不知道这玉兔会被莫公子捡到,妾身能说的也就只有那么多,至于王爷,你信不信,妾身无所谓。”就算你赫连绝硬要把两人弄得有什么似得,她沐琉璃一张最说得清吗?还不如干脆什么都不说,多说多错。

    “王妃又何必着急呢?本王只是惊讶于这凑巧罢了,你这样站着不累吗?”赫连绝忽然的语气放柔起来,好像刚才他真的只是在开玩笑。

    “妾身想回去歇着,还望王爷见谅。”

    “是吗?这玉兔给榆收着吧,榆,看你也不止对着玉兔有兴趣,对我的王妃也有兴趣,怎么样,你若喜欢,两个我都送给你。”赫连绝云淡风轻的话,却让沐琉璃差点昏厥,为什么,那么轻易的能说出把她送个别人的话来。他真的与她过不下去,就给她一张休书,她很乐意的接受,何必这样彻彻底底的羞辱她。

    “绝,说什么傻话。”安诺晨被赫连绝的话吓到,他知道,虽然绝没有说的上多爱沐琉璃,但是,在他心中沐琉璃还是不一样的存在。

    “没睡醒吧,回去歇着。”木头冷玉寒都不敢置信,看来在场的人最高兴的就是红罗了,她还巴不得沐琉璃赶紧滚出府,以前,王爷护着她,依王爷的狠绝,她们这些小妾不敢再做什么小动作,现在她出府,她红罗不就有希望当上靖安王妃了?

    “绝,这种话,说过一次就好,我可以当没有听到,只要你再说一次,我不会理所谓的世俗眼光。”莫槿榆这次是真的动怒了,他珍爱着的女子,只能远远看着,他得到了,却没当一回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曉并收藏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