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 > 第九十五章美得有毒

第九十五章美得有毒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第九十五章美得有毒

    “什么秘密,关于赫连绝吗?”追问着,却见敏赫无奈的摇摇头。舒悫鹉琻“不知道,没有人知道我知道。”

    什么意思?“什么是没有人知道你知道。”

    “呵呵,说来话长,因为谁也不知道我知道,才有那么安宁了那么久的日子。”

    那时还小,不懂宫闱里大人间的勾心斗角,但是,他听到了那个四季器皿的秘密。

    他说“绝不可泄漏出去,违者,杀。”

    他知道,这什么都不能说,说了就会被杀掉,他好好守住自己的嘴巴十几年了,那个秘密也已经遗落在心里头的深处,如果不是这次打听到沐琉璃在查四季器皿,他想,他也许永远也不会记得起来。

    “到底是什么?”沐琉璃着急了,有什么说不得的事?

    南宫敏赫的神情从来没有那么严肃过,就像是在做一件很挣扎,却又不得不做的事,“姐姐,你告诉我,我能说出去吗?”

    不会牵连到你吗?

    “我想知道,”

    ********************************************

    月色皎洁,俊美的男人倚窗而立,漂亮的眸子微眯。

    “王爷。”树干上,几不可察的的黑影静止在此,离窗户有一定的距离,但是,内功深厚的人,可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对话。

    “王妃回来没有。”

    “没有,但是,南宫公子陪着王妃一起回来的。”

    “哦?”敏赫?

    男人的脸上平静无波,正想叫暗卫退下……

    “王爷,皇上刚才派人传来消息,说是要您进宫一趟。”

    进宫?刚硬的眉紧紧的皱起,如果没有猜错,一定是为今天的事情而来的。

    黄色精致,皇的象征和代表的金色帷幔在凉风中,荡出专属于它的优雅与贵气。

    赫连和一个人独酌着,等着的那个人还没有来,眉头紧锁不开,喝下的酒也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你可是很少这么晚还宣我进宫,为了那夜狼国大殿下的事?”冷漠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没有任何情绪,赫连绝独自步进行宫里,不拘泥于君臣之力,毫不客气的坐下来,拿起桌上的酒,一饮而尽。

    “呵呵,不说为兄。说说你,可也有什么烦心的事?”调侃之意兴起,看他那样子,就知道和他王妃的事情还没有好。

    冷眼一瞥,赫连和觉得他这个皇帝做得真没什么威严,“好好好,不说,不说,好了吧。”

    “这么晚了,有什么事。”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那个夜魅溪是怎么知道四季器皿的?”

    “不知道。”赫连绝也很想知道,他叫了低下的情报员出去勘察,但是事情来得太突然了,没有人可以深究这夜魅溪是怎么知道四季器皿的,明明在南巽都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一个夜狼国的大殿下,是怎么会知道的?15461581

    “你说是不是他们的情报员查出来的?”赫连和只能想到这个原因是最合理的。

    “你说呢?”赫连绝不正面回答,像是漫不经心般,但是赫连和知道,确实是不可能,知道这个消息的除了他们两个就是安诺晨了,平远将军。

    “但是,若是为了四季器皿表面的东西还好说,最怕就是他已经知道最底的那层消息。”赫连和不免担忧,最低那秘密可是真的只有赫连绝和他知道,任何一个人都不知道。

    “你不说,我也不说,他怎么可能知道。”但是,夜魅溪的动机一定不纯,又想起在醉香楼他在沐琉璃额头上的一吻,赫连绝都快把手上的被子捏碎了。

    “唉唉,小心点,你没有发现吗?这个杯子是夜狼国进贡来的夜光杯,名不虚传,果真是养过的杯子,连酒倒进去都变得醇香几分。”赫连和说着说着倒夸起杯子来了。

    “那夜魅溪也是有准备来的,虽然来的匆忙,可是,看他进贡的东西,很明显是做足了功夫,知道你钟爱酒杯。”赫连绝有过一段时间是极度看不起赫连和的爱好的,堂堂一国之尊,居然钟爱各种酒杯,美人不见他送藏几个,他私人的收藏室里,可是满满的各式酒杯,各朝各代的都有。

    “这怎么会不知道,他有备而来,我也是留个心眼了,看他能搞出什么玩意。”赫连和不着痕迹的把在赫连绝面前的被子挪到自己这边来,再换个酒杯撍满酒。

    当作没看到,这些杯子他可宝贝的很,他又不是不知道。

    “四季器皿绝对不可以让他给发现,既然他都知道了,就绝对不会没有行动,”赫连和深深的看了赫连绝一眼。

    没错,四季器皿在他手上,一直都是。

    “知道了。”避免赫连和的啰嗦,赫连绝回应着。

    “你知道的,一定要由你来保管,它一直是属于你的。”轻叹口气。

    “我只是暂时帮你保管罢了,什么时候你要,我就给你。”对他而言,那只是寄放在他那里的一件东西而已。

    “那个可不是留给我的,父皇的诏书里,明明就写了,留给吾儿,赫连绝,难道我是赫连绝吗?”12Sgl。

    “坐拥江山的是你,那个就应该是你的,留给我也没有什么用。”

    “你知道的,父皇他是有把你放在心上的。”赫连和老花重提,即使知道面前这男人未必听得进去。

    “我不知道。”口气僵硬,影藏得很好的情绪,频临爆发。

    “你还恨着,我知道,如果你能泄恨,我把这江山还你又如何?”

    “还我?不必了,本来就是你的。”那一切,从来就没有属于他的。

    “父皇不是忘了遗留在宫中的你,而是,他清楚,两个都是他儿子,他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还记得父皇的书件上写着的,一如他预料般的。

    他也有拿过那书件给赫连绝看,只是,那时的他比现在更加冷漠绝情,看也不看的,就丢进火盆里,燃成灰烬。

    “我守,你攻,吾大儿,性温,能担大事者,国内平和复昌盛,需息事宁人,守国待事。吾二儿,性内敛,刚硬,能闯天下,平定内外之事,将军之才也,”赫连和记得清清楚楚,一字一句的念出来。

    “父皇知道我们的个性,他早就在心里安排好了一切,他把四季器皿留给你或许只是他作为一个父亲的忏悔,想请求他儿子的原谅罢了。”

    “原谅,笑话而已。”赫连绝呲之以鼻。

    “绝!”那个毕竟是他的父皇。

    “不用说了,我只知道,母后走的时候是带着你,父皇是死在别的妃子的身上的,这就是我看到的。”他记得清清楚楚,不管是侮辱,还是嘲笑,是温情还是冷漠。

    “那是母后考虑到当时带着你还太小了,她以为把你留在宫里是对你最好的选择,去北洛可不是一段短的路程,那时的你根本吃不消。”

    就算事情真是如此,又怎么样?

    “不过是你说的罢了,真真假假谁能说得清?”不是母后亲口对他说的,不是吗?

    “你不相信我。”看着对面倔强的弟弟,赫连和知道,他不会那么轻易就相信。

    “谈不上什么信不信。”

    “母后临走的时候还是惦记着你的。”他不信也好,信也罢,这是他确确实实听到的。那一句句虚弱的呢喃,都是“绝儿。”

    这是三个人心里的遗憾,理不清,更说不清,除非赫连绝能放下。

    “该怎么说才能让你相信明白呢?”

    “不必说。”

    夜凉气清,两人的对话像是终结于此,都是安静的喝着自己面前的酒。

    “没事的话,回去了,你也该去你的后宫看看了,”

    还敢说他,“我的后宫,什么时候去都可以,至于你呢,就要看看自己为什么老和自己的王妃过不去了。”

    那壶不提说那壶,赫连和故意往赫连绝的痛处踩,他自己弟弟的性格他又怎么会不了解呢?

    “那好像是我的家务事吧,还轮不到你去管。”锐利的眼神大有赫连和再说一句就后果自负之感。

    “好好,不管,为兄只是关心一下你的家务状况而已。”口是心非,八卦就八卦了,还要说的那么光明正大。

    “话不投机半句多,”赫连绝起身就要走人,一刻也待不下去。

    “你要走也留不住你,那我就不送了,”只怕只有赫连绝一个人敢这样和皇帝说话了。

    我们靖安王也不客气的起身走人,一点要留的意思也没有,时间静谧,赫连和淡淡笑着,看着空了的位置,沉默着。

    么秘闱无不。时间已经过得那么快了,想起那个时候,不过是一瞬间的流逝罢了。

    “殿下,”侍卫在门外请侯。

    “进来,”那个绝美的男人已经脱下了他的黄金面具,那张精美绝伦的脸蛋,连进来的侍卫都禁不住愣住。

    最烦别人这样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夜魅溪手劲一扬,那筷子瞬间就插进那侍卫的手中,疼得直打滚。

    “这事教训,什么叫尊卑,容许你盯着我瞧吗?下一次,那里看的,那里就看不了。”

    这事别人的地盘,夜魅溪已经很宽容了。

    这夜狼国的大殿下美得有毒,那侍卫赶紧叩跪着“小的下次不敢了,多谢殿下。”

    一国的殿下,一个小小的侍卫,孰轻孰重,不用想也知道。

    “我吩咐准备的东西准备好了吗?”

    “回殿下,准备好了,明天一早就可以出行。”侍卫战战兢兢的说着,深怕一个不小心又惹男人生气。

    “很好,准备好就好,明早起行去靖安王府,本殿下要准备去拜访南巽伟大的将军。”男人美丽的面容扬起一摸绝美的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曉并收藏王爷放肆,休得无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