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三国之大帝无双 > 第三章 何后(补发)

第三章 何后(补发)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反派BOSS有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strong>北宫,御花园。

    东都皇宫分南北。南宫为朝贺议政之地,北宫为帝、后、妃的寝宫之地。

    时值深秋,百花凋零,唯有秋菊傲霜,迎寒绽放。

    白菊如雪,如玉无暇;淡菊如金,富贵堂皇;红菊如火,娇艳灿烂;紫菊如霞,庄严肃穆;千菊共绽,如仙如神,观之而忘却深秋之寒,忘却俗世烦恼,只愿与花同醉。

    “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

    轻香入醇酒,秋寒已无迹。”

    一个紫衣少年在花丛中缓缓游动,身旁跟着两个貌美的妃子,后面紧紧跟着一群侍卫。

    “陛下此句‘轻香入醇酒,秋寒已无迹’,真是佳句天成。臣妾且以‘轻香醇酒’敬陛下一杯。”

    左边的那个貌美妃子从侍卫手中接过酒盘,斟上一杯果酒送到刘辩嘴边。

    “唐妃果然乖巧,不愧为朕的心头肉。自北邙山归来,朕一直心情不佳,今日见此千菊绽放,心头大悦,当与爱妃共醉。哈哈!”

    一仰口,清酒缓缓入喉。突又想起一事:“不知朕那皇弟过得如何了。当日在北邙河边,朕与皇弟患难与共,相依相扶,如今有点想念他了。”

    身后一人低声道:“陛下还是与陈留王不可太过亲近,不要忘记当日蹇硕之乱。”

    刘辩怒道:“蹇硕之乱与朕皇弟有何关系?皇弟年幼不懂事,如今先帝驾崩,王美人早逝,祖母又病亡,朕皇弟不和朕亲近还能亲近谁?”

    说完又转过头来,对刚才说话的那侍卫道:“何先,去请陈留王到玉堂殿,朕要与皇弟一同观蹴鞠。”

    领头的侍卫诺声而去。

    永乐宫的后花园,也有十数枝秋菊在盛开,却无赏菊之人。

    姣花虽美,却非赏花之时。

    二十几个侍卫正目瞪口呆的聚集在一个二十米见方的梅花桩阵之前。

    梅花桩在这个时代当属陈留王首创。他们花了三天功夫才钉好这一百多根木桩。

    还有那两个石锁,也是李逸飞道宫外找石匠花了一天时间整出来的。小殿下交代石锁一定要重,然小殿下九岁,石锁十斤已经够重了。

    然而小殿下提在手中却嫌太轻如提无物,竟然提着两个十斤的石锁在梅花桩上纵来跃去,一跃两三米。虽初时常有掉地之事,然数日之后,便如履平地,奔跑自如更甚平地。

    轮班守门的侍卫带着几个陌生侍卫匆匆的跑来陛下请陈留王到玉堂殿。

    “所召何事?”刘协冷冷问道。

    “陛下宣召,只管去就是,不必多问。”带头的侍卫厉声喝道。

    岂有此理!

    李逸飞等护卫不等刘协开口,便纷纷拔刀指向那嚣张的侍卫头目。

    刘协轻轻的喝道:“不得无礼!”

    众侍卫纷纷将剑撤回。

    那人狂怒至极,正待发话,却被对面两道寒光射得全身打了个寒战,一截狠话被硬生生的压回肚中。

    “你乃何人?现居何职?”

    “在下左仆射何先,太后千岁之族弟。”何先缓过神来,昂着头,冷冷的说道。

    刘协淡淡的笑道:“原来是太后之族弟,倒与皇室也算是沾亲带故,理应在孤这个先皇嫡子面前大声说话才是,做个左仆射实在太委屈。等会见到陛下之后,当为何大人好好荐举荐举。”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居然又荡漾出那春暖花开般的笑容,眼神中更是阳光灿烂,笑意充盈。

    何先却莫名的打了一个寒战:“卑职鲁莽,还望陈留王恕罪!”

    刘协脸上笑得更灿烂了:“既然你承认鲁莽了,我为何要恕你罪,而不是治你罪?”

    何先脸上一阵抽搐,这还蹬鼻子上脸了。随即冷冷一声讥笑道:“要治本官的罪,先问陛下肯不肯。”

    刘协收起笑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哦,这倒也是,这倒也是!”

    突然一道寒光袭来,一把冰冷的剑刃架在他的脖子上:“本王先砍了你的狗头,再问陛下肯不肯。”

    何先惊恐的睁大了眼睛。所有人都惊恐的望着刘协,尤其是李逸飞,因为他腰中的剑莫名其妙的跑到了刘协手中。

    全场寂静无声。

    “抓起来,打三十大板!”杀气腾腾的声音将他们唤醒。

    跟着何先过来的几个侍卫刷刷的拔出佩刀,永乐宫的侍卫也纷纷拔出武器对峙。

    刘协手中一动,一缕鲜血从何先脖子上缓缓流出。

    何先惊恐万分的杀猪般的吼了起来:“快放下武器,你们想害死本官吗?他已经疯了!”

    刘协冷冷一笑,收起利剑,一脚将何先踢向永乐宫的侍卫。几个侍卫立即将他反手擒住。

    “三十大板!”重复一次命令。

    李逸飞声音极不自然:“殿下,永乐宫中没有板子。”

    刘协哼了一声:“那就用棍子打,狠狠的打!”

    何先吓傻了,哪里还敢发狠,连连讨饶。

    刘协对着他甜甜一笑:“记住,冒犯本王者,必然付出代价。”

    早有人从兵器架上取下一根坚木棍,将何先按到就打。

    刘协将剑还回给李逸飞,轻轻一挥手:“随孤去玉堂殿拜见陛下!”

    说完大步而出。后面惨叫连连。

    玉堂殿。

    那看似温文尔雅,实则面色苍白、弱不禁风的皇帝哥哥正陪着几个十四五岁的妃子在作乐。

    刘辩左右各揽着一个妃子的腰,左边的妃子帮他喂酒,右边的妃子则往他嘴里喂果子。后面另有两个妃子帮他捶背。再后面是两个举着障扇的宫女。

    刘协叹了口气。怪不得东汉的皇帝一个个如此短命,这少帝才十四岁,身体尚未发育成熟就如此不检点,何异于慢性自杀。

    刘协走到近前拜见。

    刘辩这才从温柔乡中反应过来,连忙站起来亲昵的拉着刘协的手道:“皇弟,几天不见,想煞为兄了。”

    满眼的温和与亲昵之情,毫无做作之象。

    刘协心里也是一阵感动。跟着寒暄了一阵,才在他近旁坐下。

    刘辩笑道:“传蹴鞠队。”

    蹴鞠?刘协看到前面的操场,旋即反应过来了。

    原来是请孤来看足球赛。

    蹴鞠最开始是无球门比赛,到汉朝时已经采取双球门方式。

    面前的球场跟现代差不多,只是地上是沙土没有草皮,球门不是铁杆加网,而是砖门。

    只听两边传来整齐的吆喝声。两队健壮的彪形大汉分从两边整齐的踏步走来。

    一队着蓝衣,一队着白衣,各十六人。

    两队人马走到球场中间,然后齐刷刷的跪倒在地,齐喊着叩见吾皇万岁、陈留王千岁。

    这是早期的国足吗?

    刘辩笑对刘协道:“皇弟,此两队都是我朝禁军中精壮且善踢者组成。蓝队名为猎豹队,白队为飞虎队。朕看猎豹必胜,皇弟以为如何?”

    刘协瞄了一下两队人马,果然蓝队的球员要比白队的精壮一些。脸上却笑道:“皇兄既选猎豹,弟则选飞虎队。胜负尚未可知也。”

    刘辩哈哈大笑:“如此甚好,搞点彩头来助兴如何?”

    du球?!

    刘协奇道:“陛下要du什么彩头?”

    刘辩笑道:“如果朕输,则自罚酒三杯;如果朕赢,则罚你六杯酒如何?”

    刘协一怔,随即笑道:“陛下旨意,岂敢不从?”

    刘辩嘿嘿的坏笑道:“这酒不是自己喝的,是需要人来喂的。你胜则由唐妃含酒喂朕,朕胜则由李妃含酒喂你。”

    说完哈哈大笑,几个妃子也跟着一阵娇笑。李妃边笑边偷偷的瞄了刘协一眼,满眼的猥亵。

    刘协脸上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历史上说刘协轻浮、怯弱,灵帝都不喜欢他,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蹴鞠比赛以一个时辰为限,中间休息半柱香的时间。半场下来,果然身强体壮,技术精湛的蓝队猎豹队进了四球,而飞虎队才进两球。

    这是踢球还是比武?让我来当一次里皮吧。

    刘协笑了笑,趁中场休息的时候走下场将白队的球员全部聚集在一起,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令白队的人听得目瞪口呆。之后又交谈了十多分钟才走上台来。

    之后的半场比赛让蓝队和刘辩目瞪口呆。

    蹴鞠历来是双线排列,八人进攻八人防守。而下半场的白队却摆出三线阵型:四人进攻,六人中间传递,六人后场防守。攻则十人以上,守则十二人,三线传递为主,带球突破为辅;故攻则如行云流水,令对手防守球员东截西堵,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蹴鞠直奔球门而去;守则若铜墙铁壁,无懈可击。几番争斗下来,白队越战越勇,而蓝队则阵型打乱,溃不成军。

    最后比分五比八,下半场白队进了六球,而蓝队才进一球。

    锣声一响宣告比赛结束。白队的球员激动的高声庆祝胜利,抱成一团,然后再转过身来齐跪在刘辩和刘协前面,高呼“吾皇万岁”,“陈留王千岁”。

    “来人,将两队蹴鞠者全部拉下去斩了。”

    背后传来一声厉叱,全场为之一凛。

    刘协回过头来。一个满身珠光宝气的少妇在一群宫女的簇拥之下满脸寒霜的站在他们背后,两眼杀气腾腾。

    后面跟着一瘸一拐的何先。

    “拜见母后!”刘辩慌乱的站了起来,上前拜见。

    母后?刘辩的生母何氏?

    史载屠夫之女何氏,天生丽质,但因出身低微,本无选妃的资格。其父何真贿赂负责诏选天下女子的官员,何氏得以进宫。灵帝对美艳动人的何氏自是宠爱有加,后生皇子刘辩,何氏便被封为贵人。后来何贵人又母以子贵,得以继宋氏为后。

    何氏生辩之后,王美人生皇子刘协。何氏便毒杀刘协的生母王美人。后何氏之弟大将军何进与十常侍火并,十常侍诱骗她宣何进进宫,然后伏兵杀之。何进的手下袁绍、曹操等人杀进宫,诛杀十常侍,何氏则继续为太后。

    何太后怒道:“陈留王,见到本宫为何不下跪,竟敢在本宫面前如此不懂礼数。来人……”

    蠢女人,你这是找死!

    刘协怒上心头,经过一个月的魔鬼训练,他已经恢复前世的三四成功力。就这玉堂殿的几个侍卫还不是他的对手。

    强压着心头的怒火,冷冷的回道:“小臣见到太后,心头激动得不能言语。”

    嘴中说是激动得不能言语,手中早已激动得准备随时单掌直切这个狠毒的女人的颈边大动脉。

    对于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一击必致命,则可就此为那便宜母亲和祖母报仇了。

    旁边的刘辩心头一热,拉着刘辩的手对何后道:“我皇弟年幼可怜,又蒙受大难,还望母后怜悯。”

    何太后望着这个年幼稚嫩的王子,心头莫名的一动,默然无语。

    也罢,皇位之争已经尘埃落定,何苦为难这个无依无靠的孤儿。一股女人天生的怜悯之心涌了上来,闭上眼睛对着刘协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

    刘协终于松了口气。

    欠你一个人情,日后必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三国之大帝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真命虎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命虎哥并收藏三国之大帝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