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三国之大帝无双 > 第二百八十一章 吊唁

第二百八十一章 吊唁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醉仙楼,临淄城中最有名也是最大的酒楼。

    酒楼的主人据说是来自颍川大族。后台也非常的硬朗。

    酒楼上的一间雅间里,身穿月白色衣衫、轻摇羽扇的郭嘉正和荀彧对酌。菜肴并不是很丰盛,可难得的是饮酒的两人显得十分欢畅。

    为什么说这两人饮酒非常难得?

    其一因为两人身份较为悬殊。此时的郭嘉已经贵为冀州刺史,一方大员,他们在里面饮酒,雅间外却有近百名冀州侍卫将外面守卫,而荀彧不过司簿曹从事之职位,刺史的佐官而已。

    其二是因为两人政见一直不合。荀彧是绝对的汉室死忠派,而郭嘉则是曹操的死忠派,在多次曹操召开重大会议之时,两人的立场不同,提出的意见也自是大不相同,会中不乏争吵之事。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曹操后来越疏远荀彧,而郭嘉却被视为心腹之臣被举荐为冀州刺史。

    然而这两个人私下里却是一对至交好友,惺惺相惜的至交好友。

    郭嘉生性风流是临淄出了名的浪荡子。以前还未到冀州就任之时,他的地俸禄已经很丰厚了,可往往到了月末口袋里总是干干净净。每逢这个时候他总会拉着人出来喝酒。

    荀彧就是郭嘉最好的一个酒友。

    说起来荀彧和郭嘉是两种人。一个是生性洒脱肆无忌惮;一个沉冷稳重做起事来有板有眼一丝不芶。可这么两个人偏偏却成了私下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当然除了敏感、诛心的政治话题,喝酒自然不会聊这些沉重的话题。

    荀家原本就是颍川望族,荀彧自然家底丰厚,而且仗义疏财。自然不会在乎几个酒钱。在郭嘉就任冀州刺史之前,能够请他喝酒原本就不多,而每叫必应的就更少了。

    不过这次喝酒却不是荀彧请,而是郭嘉。堂堂的一州刺史,若连酒钱都出不起。还要一个簿曹从事请喝酒就未免太磕碜了。

    苟富贵,勿相忘。生性洒脱的郭嘉怎会忘记这位多年的酒肉朋友?

    “文若啊,不是我说你。你的才华丝毫不逊于我,可是你那死心眼,就是不喜欢说点主公喜欢的话,否则何至被主公冷落如此?”

    郭嘉好酒。却无酒品,一旦喝高了,就肆无忌惮起来,今天更是难得的说起了一向避而不谈的敏感话题。

    荀彧微微叹了口气道:“人生在世,只求心安无愧则可。荣华富贵不过一场梦而已,何必强求?奉孝啊,你要少喝点。毕竟主公刚刚过世,虽然你已贵为冀州刺史,与主公同职,但是此时此刻,若被曹家人得知你在主公大丧期间还在酗酒,诚非好事。”

    郭嘉一愣。眼神定定的望着荀彧,望了许久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提起桌上的酒壶给自己满满斟上。然后又一饮而尽,又指着荀彧哈哈大笑起来。

    荀彧被笑得心中发毛,疑惑的问道:“奉孝何事发笑?”

    奉孝只是一个劲的狂笑不已,边笑又继续往自己的酒樽之中倒酒。

    笑了许久,郭嘉这才举起手中的酒樽再次一饮而尽,然后指着荀彧笑道:“我笑文若就是实诚。哈哈!若非文若如此实诚,郭某岂会毫不避嫌的与文若坦诚相待。哈哈……”

    荀彧神色一动,急忙给他斟满酒樽。低声问道:“为兄愚钝,还请奉孝明示。”

    郭嘉戏谑的望了荀彧一眼,哈哈笑道:“也罢也罢,看在你我兄弟多年,也就透露一二……”

    他将头挨近过来,低声对荀彧说道:“郭嘉虽浪荡,却乃至情至性者,孟德待我亲如兄弟,我岂会不知感恩?然而文若可见我真正有一丝悲伤之色?哈哈……话仅如此,文若聪慧无人可及,可细细揣摩。”

    荀彧愣住了,眉头紧蹙起来,酒樽停在嘴边一动不动,眼中神色闪烁。

    突然,他大惊而起,手中的酒樽当的一声跌落在地,脸色变得煞白。

    酒樽落地的声音似乎让酒气冲天的郭嘉醒悟了一点,急忙说道:“此事除了我、曹氏和夏侯氏中人知道,连许褚都不知情,文若切切不可泄露。”

    荀彧脸色逐渐恢复一点血色,惊问道:“何人出此策?”

    郭嘉嘿嘿怪笑起来:“自然是主公与郭某。主公之下,除了文若,谁人可与郭某相提并论?”

    一道杀机自荀彧眼中一闪而过,他沉吟半响,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躬身对郭嘉笑道:“愚兄饮酒过多,不胜酒力,且先去更衣,奉孝少待。”

    郭嘉哈哈大笑:“文若老了,些许酒水,就如此不堪,速去速回啊。”

    荀彧嘿嘿一笑,起身走出雅间。

    荀彧刚走,郭嘉突然似乎酒醒了一点,惊得额头汗水涔涔而下,急忙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口招手叫一名侍卫头目过来:“荀彧去何处了,果真去更衣,还是已出酒楼?”

    侍卫长急忙道:“果去更衣了,未曾下楼。”

    郭嘉吁了一口气,扶着门框低声道:“饮完酒之后,即派人跟随他,若奔往他处,即可拘押。若只是回府,则将荀府团团围住,不许任何一人出入,待两日之后方可放行。”

    “是!”

    郭嘉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

    醉仙楼厨房中。

    “速速派人将此纸条传给公达,不得有误。”

    “是。”

    “在八珍鸡中加点佐料,不要太快的。”

    “是。”

    夜过两更,两名智力95以上的智将喷着酒气,醉醺醺的互相道别而去。

    荀彧的马车刚刚离去,立即有一队侍卫紧紧跟随。

    郭嘉望着跟随而去的侍卫们,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神色,低声道:“文若。得罪两天了……”

    话未说完,便一阵醉意上涌,歪倒在马车的坐榻之上,呼呼大睡起来。

    数十名侍卫紧紧护卫着郭嘉的马车向郭嘉在临淄城中的别府奔去。

    ……

    次日天刚蒙蒙亮,临淄城中东门主街道上。一阵杂乱的马蹄声急剧奔驰而来,惊醒了街道两旁的百姓的清梦。

    晨雾之中,数百名盔甲鲜明的骑兵,手执明晃晃的兵器纵蹄呼啸而过,狂乱的马蹄踩得铺在街道上的青石火星四溅。

    马蹄声在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宅院门前停了下来。

    门口的一块巨大的牌匾之上,“荀府”两个金字即便在淡淡的晨雾之中依然闪着微弱的金光。

    门口守卫着数十名冀州侍卫。见到奔驰而来的全副披挂的骑兵,立即迎上前来。

    领头的侍卫长正要大声呵斥,却认得为首之人正是曹家第一武将——牙门将军曹仁,急忙陪笑喊道:“曹将军。”

    曹仁也不下马,手中长枪指着他问道:“府中可有人出去?”

    那侍卫长笑道:“末将奉郭刺史之命。特在此守候,并无人出入。”

    曹仁一声冷笑:“你们的郭刺史昨晚已被荀彧毒死,速速撞门抓人!”

    “啊……”那名侍卫长一声惊叫,手中的长刀跌落在地,脸色变得苍白。

    “撞门!”随着曹仁一声厉喝,荀府大门被轰然撞开。

    数百骑者随着曹仁纵马呼啸而入,见人就砍,直奔荀府主厢房而去。

    随着一片惨呼和哀嚎。荀府血流遍地,曹仁率着数十名骑兵很快奔到荀彧的寝居门口。

    曹仁率着众兵士翻身下马,提着长枪大步踏入荀彧的寝居。众人刚入门内。立即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

    寝居之内,一人端坐在正中的坐榻之上,双目微闭,身上披着一面大旗,大旗之上四周绣着金龙,中间绣着一个大大的“汉”字。

    此人正是荀彧。

    曹仁缓步上前,伸手摸了摸他的口鼻。确认已然断气,又仔细望了望他的脸色。怒声道:“脸色青黑,七窍流血。和郭刺史中毒情形无二,果然是这贼子下了毒。”

    他转过身来,咬牙切齿的吼道:“留下百人,将荀家老少,全部诛杀,杀完之后将府门封锁,不得泄露任何消息。余者随我去抓荀攸!”

    百余骑兵从荀府大门内奔驰而出,直奔城西而去。

    城西荀府,那是荀彧的本家侄子,荀攸荀公达的府邸。

    曹仁率着百余骑兵很快奔杀到荀攸的府邸门口,却再一次惊呆了。

    府门大开,里面乱成一团,到处有家丁和丫鬟在撕扯甚至扭打。

    曹仁呆了半响,立即一提缰绳,纵马而入,正撞上两名家丁正厮打在一起。

    “这块羊脂玉明明是老子先拿到的,凭什么归你?”

    “老子先看到的,当然是老子的!”

    曹仁大怒,手中长枪一闪,一名家丁惨呼一声,被挑飞摔落在地。

    长枪的锋刃寒光凛冽,直指另外一名家丁:“你等为何如此光景?荀攸在何处?”

    那名家丁手中紧紧的抓着一块大玉,战战兢兢的说道:“我家主人昨夜已离开临淄城,在房中留下一封书信,说府中一应财产尽归我等……”

    “好奸诈的荀家叔侄,我曹家待你等不薄,竟敢行此背叛之事!”

    曹仁一声怒吼,手中长枪如毒蛇一般扎穿了那名家丁的咽喉。

    ……

    当日下午,红日西坠,鲜红色的斜晖洒在临淄城楼之上,如同一座血城。

    北门城楼上的守军正东倒西歪的趴在城头,懒洋洋的望着北面方向,东一句西一句的聊着天。

    “你看!”一名士兵惊叫道。

    只见远处数十骑飞驰而来,一杆大旗在人群之中飞舞,隐隐可看出一个大大的“汉”字。

    令守卫们惊讶的是,那些马匹几乎是飞一般的奔来,快若闪电。中原自来少马,守城士兵之中饶是不少人身经百战,却是第一次见到如此之多神骏快马。(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三国之大帝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真命虎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真命虎哥并收藏三国之大帝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