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庆丰军 > 第二百九十章 入戏太深

第二百九十章 入戏太深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个金杯是马财主家的!”

    “这个金壶是李员外家的,刷洗完毕,给送回去!”

    “哦,损坏的张员外家的杯子,照价赔人家的钱。”

    宿卫陈达大声吆喝,着指挥宿卫门收拾酒宴的残局,奢华的盛宴的作假成分,暴露无遗。

    郝仁本身的财富,足够造成奢华酒宴的排场,不过,此处是婺州,郝仁还不至于将在庐州府库中的财富,拿到婺州来挥霍。

    “高!实在是高!”姚广孝露出阴鸷的眼神中露出一丝狡黠,竖着大拇指,一副要给郝仁三十六个赞的模样,拍马屁道:“主公真乃是一带雄主,道衍佩服!佩服!”

    玩起阴谋诡计,玩起文治武功,姚广孝终于感觉自己有用武之地,自己虽然是后来者,目测地位已经扶摇直上,隐隐要取代刘伯温在郝仁心目中的地位,郝仁已经将刘伯温支走,只留他一人参与结盟渡海之事,对于一个谋士来说,还有什么他求。

    郝仁费煞苦心设定排场,终于完美的落下帷幕,郝仁顿觉轻松,扬天长舒一口气道:“此一石三鸟之计,已经二鸟入网,就差朱重八没有入网了!”

    “此事并不难办,依小僧之计,只要在徐达身上做文章,保证让朱重八这撮鸟,入了主公的罗网!”姚广孝撵着念珠,一身儒衫,狡黠道。

    郝仁并不言语,与姚广孝四目相对,彼此心照不宣,哈哈大笑。

    庆丰军收纳了朱重八的叛将谢再兴,郝仁隐蔽屯兵婺州,准备痛击走出山区的朱重八,不料徐达从中走漏消息,反而引起了朱重八的警觉,引朱重八下山,还要另行用计策了。

    “大军东下杭州湾,与俞通海的海军,共同操练海上航行作战!”郝仁命令道。

    ……

    郝仁新收纳的七千飞山蛮,虽然作战英勇,奈何军纪太坏,而且忠诚度问题,一直是郝仁的心腹大患。

    飞山蛮本是山地兵,如今上了左右摇晃的海船,晕船现象,极其严重,恐怕一时半刻,很难适应海战,不过,这支军队,必然要进行处置,作为东征扶桑的前锋,就算全部战没,郝仁也丝毫不会觉得可惜。

    郝仁正为飞山蛮习练水站二烦躁不止,刘伯温却提早的返回,围着他上下果照,搅扰得郝仁心绪更加烦乱。

    刘伯温想看到朱重八覆灭才肯释怀,他不待休假完毕,便迫不及待的返回婺州,听闻郝仁已经去了杭州,又连夜启程,赶往杭州,闻听郝仁要弃卧榻之侧的虎狼朱重八于不顾,居然要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渡海远征扶桑,不禁声泪俱下的苦苦规劝:

    “常言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主公,朱重八狼子野心,窥觊我江东之地久也,岂能弃江东之地于不顾,陷我等与危难啊!”

    “参军不必过度忧虑,此次渡海东去,有张士诚,方国珍两支军队协助,不出三月,定能平复扶桑!”郝仁进言道。

    “东征扶桑,以忽必烈之威名,尚且不能征服,主公何故冒九死一生之危险,渡海东去,倘若主公有失,庆丰军庞大的地盘,将托付何人?三年辛苦打下的地盘,恐怕一日付诸东流也!”刘伯温苦苦规劝。

    郝仁被刘伯温搅扰的实在烦躁,颇为不爽道:“我从刀光剑影中走过多时,几时有失?此番东征,不会有失去,参军不要在此处咒我!”

    刘伯温感觉非常的委屈。

    郝仁向来礼贤下士,几时用这样的口吻对手下的谋士说话?刘伯温又几时遇见郝仁这样的口气?

    你诱骗我刨了人家的祖坟,朱重八一日不死,刘伯温就要受无尽的‘薄皮实草’的恐惧。郝仁越发独断专行,取毁灭覆亡之路,刘伯温颇觉心寒。

    “主公如此这般,恐怕要让辛辛苦苦收纳的文人,寒心啊!”刘伯温绝望中带着悲凉道。

    “本帅此刻心乱,容我再仔细考虑一下!”郝仁道

    刘伯温又似在绝望中看见希望,他不肯走,可是,郝仁忠诚的宿卫,已经架着他走出郝仁的帅府,刘伯温苦苦呼唤,不见郝仁回心转意,进而表现出文人的气节,跪在元帅府前,破口大骂。

    “暴虐啊!自取灭亡也!”

    “好大喜功,视士兵生命如同草芥!”

    “我怎么瞎了眼,跟了你这个暴虐的主公?”

    ……

    郝仁在帅府内,听着刘伯温的咒骂,浑身不由得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用海外的矛盾来转移国内的矛盾,这个方案,到底有没有错?’

    ‘是不是没有跟参军们达成统一意见,这次真的独断专行了?’

    ‘渡海作战,是不是真的如同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三个月就能抽身返回?’

    ‘或许此次远征高丽,要比远征扶桑更现实一些呢?’

    参军姚广孝看郝仁面部的表情阴晴不定,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小心道;“要不要把刘参军,卡……”

    郝仁又被姚广孝的举动,惊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一个参军,一个思路,不能偏听,而要兼听。而参军们的意见,又很难达到统一,用现在的思维,去理解后世八百年后的思维。

    不过,这个姚广孝,野心太大,丝毫不像是一个修行的和尚,居然规劝郝仁杀刘伯温,这个举动,彻底引起郝仁的警觉:看来,姚广孝也想留在扶桑了。

    “骂吧!让他骂吧!毕竟跟了我一回!”郝仁叹气道。

    刘伯温不见郝仁回心转意,在帅府钱骂了三天,终于心灰意冷,将郝仁渡江以来所给的赏赐,全部封存,留了一封书信,不辞而别。

    这一切,都被窥探郝仁的徐达看在眼里!

    郝仁刚准备渡海远征的时候,徐达还迟疑不定,不肯轻易将消息透漏给朱重八,猜想郝仁不会如此短视,如今见郝仁大军已经在杭州季节完毕,郝仁又对刘伯温这个态度,料定,郝仁确实铁了心要东征扶桑,此时再不向朱重八透漏消息,恐怕郝仁就要带自己登船,再也没有向朱重八透漏消息了。

    一匹快马,趁着夜幕关城之前,偷偷的潜出杭州城,径直跑向歙州大路,黑暗中才闪出几个得意的身影,信心满满的微笑不止。(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庆丰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郝十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郝十三并收藏庆丰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