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30章 平和的重逢

第30章 平和的重逢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南宫煜文通过墨菱花将妖族动态告知沈淇修时,京城里又飘起了大雪,一辆马车轧过蓬松的雪,停在驿馆门前。

    苏溪亭率先跳下来,手里抱着一个长约三掌、宽约七寸的扁平银色金属匣,随后转身掀开车帘,余圣殷跟着下车。车夫将马牵到马厩,两人出示了签了南宫煜文大名的路引,黄门立刻将他们带到沈淇修的院子。

    玉润的笛声由远及近。

    一进门两人就被扑面而来的雪花迷住了眼,余圣殷将还在拿袖子挡脸的苏溪亭向后跩开,反手召起大风吹散门口附近的雪霰,看清了院子当中的景象。

    沈淇修坐在右侧廊下,地上铺了凉席,上头放着矮几与两个坐垫,矮几上摆着茶盘,脚边的小火炉上水壶口里冒着热气;赫兰千河站在旁边的台阶上,白衫玉笛,满院风雪。

    “赫兰……师叔——”苏溪亭招手,暗自磨牙:自己在云中楼蹲到年三十,这货居然在京城这么清闲!

    “哟!来了!”赫兰千河带着热情的笑容迎上去,“哈哈这么远一定累了吧,左边的两间房是空的,我带你们过去。”

    余圣殷不喜欢别人跟着,伺候也不行,关上门自己收拾去了,正顺了赫兰千河的意。他拉着苏溪亭到左边偏室里,一离开沈淇修的视线,赶紧交代说:“老苏啊,我们暴露了。”

    “蛤?”

    “沈老大最近一直在问我世界地理,好像还对进化论挺感兴趣,生物我实在不懂啊,只能麻烦你了。”

    苏溪亭一脸鄙视:“老郑带着手机、隔三差五画画漫画都能保证安全,你怎么被发现的?”

    “早发现了,他一直没说,真黑,”赫兰千河痛心道,“但是看他样子也不像是要声张出去,他问你什么你就回答好了,把他哄高兴了什么事也没有……”

    “唉,也只能这样了,”苏溪亭说着,把匣子交给他,“你要的东西,金玉宫的火炉一直没熄,全宫上下跟着连师祖两个月不休不眠,总算给你照着图纸复原了一套,”她想了想,又补充一句,“还有惊喜。”

    赫兰千河抱着匣子掂量,感觉轻得不似铜铁一类。

    “火法炼铝,我算是第一次见识到,这次齐家送来的煤炭,一半都给金玉堂烧了,”苏溪亭说,“幸好过年人都走了,不然我在山上取暖都要靠抖。”

    匣子边角都有打磨痕迹,底面两条长边各有两个类似手机挂饰扣的凹槽。打开盖子,里边有一套两件紫檀木枪托,三根二十公分左右的钢管,头尾处有金属扣件,此外还有两根牛皮背带,两端接着铝制环扣。

    “咳咳,锻造的时候出了点问题,隙月剑毕竟断了那么多年,黏回去不容易,连师祖就给你改成三段式,不过可以拼接,”她拿出三根钢管头尾对接,啪嗒几声搭接完毕,六十公分的枪管成型,再将枪托装到尾端与枪管下方,“射程最远的款型。”

    “是不是还可以把三根枪管并列拼装?”赫兰千河问。

    “是,”苏溪亭示范一遍,“连师祖说你的图纸让他明白过去的锻造技术其实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他很感谢你,还给你配了十几种不同的子弹;两条背带要交叉背,不然照你那路数肯定会晃掉,”她把背带取出穿过匣子上的环扣,而后将其立起,指着下端一排三个暗格,“子弹其实装在匣子底部,这里有三个口,背在背上之后,左中右分别对应二十、五十和一百二十米左右的有效射程。”

    “才一百二十米?”

    苏溪亭:“不要嫌弃,连师祖虽然靠着图纸捣鼓出了膛线拉床,但毕竟是生手,不比老郑这样的专业人员,还有就是老郑送你的枪已经拆了。最后,连师祖让我给你带个话,”她叹道,“他说你留下来的三发子弹里面填充的符文与宣明派的落雷符有异曲同工之妙,我看老郑暴露也是迟早的事。”

    “所以我说不如早点坦白从宽,把知识分享一下,说不定能在有生之年用上吸尘器……”

    “还是兜着藏着点。”苏溪亭有些担忧。

    赫兰千河将匣子里的东西原样放回去,收在百宝袋当中。苏溪亭要去向沈淇修行礼,早已坐在矮几边的余圣殷拿来两个软垫,四人围着坐下。

    “方才那个匣子里装的是什么?”沈淇修问。

    苏溪亭:“赫兰师叔托连师祖新制的火器。”

    “有这回事?”沈淇修转向赫兰千河,“什么时候?”

    “出发之前。”

    沈淇修:“给连师兄添麻烦了,用什么打的?精钢还是寒铁?”

    “隙月剑的碎片。”苏溪亭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你们把隙月剑拿去重造了?”

    三人扭头看着沈淇修。虽然面皮上淡然之色根深蒂固,眼里的难以置信却显而易见,赫兰千河从来没有在他脸上见过这般复杂的神色,手腕悬在空中,金色的茶水将将要洒出来。

    联想到沈淇修对燕子寒那套歪门邪道的好奇程度,想必他有种被抢的感觉,赫兰千河有些抱歉:“啊……因为毕竟已经碎了,也不能修复,干脆就回炉重造了。”

    “也是啊,”沈淇修垂眼,恢复了一贯的淡然,“造成什么了?细剑还是阔剑?”

    赫兰千河默默地把匣子拿出来,打开,拼接,上弹,侧过脸看沈淇修,对方举着茶壶保持微笑,向余圣殷的杯子里斟茶。

    “师叔,”余圣殷出声提醒道,“满了。”

    “噢,抱歉,”沈淇修放下紫砂壶,“对了,你们来之前,鱼真人想必已经跟你们交代过了,公输真人过几日方能抵京。仙盟大会过后,我们会同其余九位弟子到雍州新平府,那边不比江州,二三月依旧十分寒冷,你们或许要在那边等上半年,才能回去。”

    “没问题,”苏溪亭答应地痛快,与其日日躲着齐晚思,她宁可到北方体会边塞风情,“不过其他人并不全都在京城,赶得来吗?”

    “他们已经提前出发了,这两日会到。”

    几人各自回房。晚上余圣殷找到沈淇修,后者拿着剪刀剪掉灯芯:“何事?”

    余圣殷:“连师叔托我跟您求个人,本来他也要过来,但被连师叔留下了。”

    “谁?”

    “崔钟悬。”

    “他没和崔钟离回京城?”

    “他伤好之后就一直在金玉宫,不在皓玥堂。”

    沈淇修对这个崔家大少爷有些印象,长相端正,性子极慢,跟他嫡出的弟弟崔钟离完全不同,平常特别喜欢研究丹药,韩潍舟说第五铏之也对这个除了看书别无爱好的弟子感到十分惊奇。

    回想起连钰秋年轻时的模样,沈淇修觉得金玉宫后继有人。

    “崔钟悬的为人,连师兄能担保?”

    “能,”余圣殷斩钉截铁,“崔钟悬到皓玥堂四年,除妖之外,从未下山过。此外,他的生母早逝。”

    “我知道了,”沈淇修知道连钰秋虽然小事不靠谱,大事上还是很清醒的,“就这样吧。”

    正月初九,各门派的车马陆续抵达京城,公输染宁将齐桓景交给沈淇修看管,带苏溪亭去皇城外的天一派分部找公输策。

    公输策让弟子都出去;苏溪亭站在石台阶下边发呆。门一关上,公输染宁转身劈头盖脸一顿骂:“你怎么搞的?不是叫你离皇帝远点吗?邹元德被收拾是早晚的事,你上去凑什么热闹?”

    “二叔,我也没想到皇帝真的敢抓他,”公输策忧心忡忡,“前所未有的事……若是邹元德遭处刑,整个仙道都会为之震动。”

    “原来你也清楚。邹元德打着皇家的旗号侵吞耕地、私受捐助,皇帝已经积攒了不少火气,我才让你当好你的左护法,一心清修,少管杂事,你如今带头捉人,右护法一职无人顶替,你自然要替他接手宫中事务,”公输染宁一条一条跟侄子说理,“平日里皇帝赏赐不少,朝臣自然不免跟着送礼,你要如何避免落下与人结党的口实?王公子弟拜入天一派,你若是收了,要如何才能让皇帝不想起前朝康王之事?若是不收,又如何避免与人交恶,甚至让人觉得藐视皇威?右护法下狱,你们掌门之下只剩你一个左护法,如何让人不觉得你有取而代之的念头?这些问题,你打算怎么处理?”

    公输策默然无语。

    “更有甚者,万一哪天冷宫另一边又塌了,跑出另一个张废后,你觉得不是皇帝顾及太子帮你瞒着,事情能这么快就了了么?”公输染宁苦口婆心。

    “邹元德之所以有今日,不是别的,就是因为和太子走得太近,他身边的游弘瑛收买了皇上宫里的下人,听说每次太子来找邹元德,皇帝知道之后必然不高兴,担心邹元德会连累门派,才来告知于我。我一想到茅山派的下场,还有以前的南华派,总觉得宫里的人对我们未必就像面子上那般友善。”

    “那你竟然还?我知道你对掌门的位子没兴趣……难道真是为了那个妖怪?”

    “她是妖族人,不是妖怪,”公输策说,“狐族内乱时她和家人走散了,只好独自到兖州,打算穿过雍州到大漠去。况且也不是所有妖族都作恶,至少令凡她……”

    “等等,令凡?”

    “对,令凡,时令的令,凡人的凡,”公输策问,“怎么了?”

    公输染宁:“她现在在哪?”

    公输策失落道:“不知道,她留了封信说回家了。”

    公输染宁长舒一口气,随后说出了狐族新王的名字,正如所料,侄子脸色陡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