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31章 拥挤的城门

第31章 拥挤的城门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月十二,天一派驻留弟子接到线报,称冕山西南有狐妖的踪迹,对方修为不低。兖州地处九州正中,东边与京畿接壤。巡逻小队提议增员,把西南峰上的森林包围起来,为求万无一失,掌门夏随春命被邹元德从宫里换出来的公输策下山。

    天一派得朝廷拨款,在南峰修了座藏经楼,挖出的碎石都运到此处填埋。公输策得知弟子们已将此妖击伤,便收敛一身修为,扮作迷路书生,在山沟里边晃荡来晃荡去,打算引那妖物上钩。晃荡了一个多时辰,他终于看见一块大青石后边露出一片沾血的衣角。

    为了演得更逼真些,公输策装作踩碎了脚下的碎石,右脚被左小腿绊住,向前方倒下去。

    他打算直接摔到对方眼前,没料想下一刻便被人扶住了。

    而后对上了一双上挑的眼眸。

    少女将他扶好,又迅速地把人推出去:“哼,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个凡人,快滚,别打搅我睡午觉!”

    “姑娘,已经是未正了,”公输策看见她左肩的伤口,“你怎么受伤了?”

    少女大概是没见过这么呆的人,挤出一个凶恶的表情:“我告诉你,我可是妖怪,妖怪受伤之后最喜欢吃人了,不过算你运气好,我还不是很饿,你滚不滚?不滚我等会儿就饿了!”

    公输策老实道:“我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出去。”

    “往下坡走,林子外边有群道士,见到他们自己问路!还有别说我在这里!不然……”

    一条绳索自她身后飞空袭来。埋伏许久的弟子从四面八方出现。

    天一派对妖怪从来不宽容,抓到就扔进水牢,运气好的会被当成坐骑套上缰绳,或者打断灵脉成为仆从。但少女作为狐狸,身材也过于娇小。公输策费劲周折把狐族少女关到水牢里为数不多的不进水的牢房当中,派了几个弟子送药,然后当晚以审讯为名前去探看。

    少女坐在一堆茅草上,背对着他;身上缠着纱布,送来的衣物扔到一边。

    公输策:“你从哪儿来的?”

    她不说话。

    “你要不要吃东西?”

    她还是不说话。

    “你想不想出去?我身边缺个书吏……”

    她愤怒地回头:“滚!”

    公输策:“我是说你先答应,我把你弄出来,然后你想去哪去哪,我就说被你跑掉了。”

    “有什么条件?”少女转过身来。

    “以后别再到兖州来了,更不要去京城。”公输策说。

    少女的名字是令凡,她说自己住在扬州,狐狸洞所在的山上秋天被山火烧了,不得不到北漠投奔亲戚。公输策尽管不明白为什么赤狐会有沙狐亲戚,依然提醒她雍州最近聚集不少道者,让她从东边绕道徐州,望海堂秋冬季节忙着雇人打捞珍珠,好在年前上贡,没工夫管妖怪的事。

    但邹元德耳目众多,公输策在狱中的话刚出口就被原封不动地传到京城右护法的耳朵里。他觉得这是一个打压左护法的好机会,便对皇帝赵剡说公输策捕到红狐一尾,打算剥了皮进贡给内廷,明里让皇上注意到这个左护法,暗地里偷偷打听着公输策的反应。

    果然,公输策被这招坑得进退不得,上书称此狐妖气浓烈,恐怕伤了圣上龙体,字里行间不敢透露半分真情,咬牙切齿又惴惴不安地将劄子交给邹元德转呈,后者自然开心看戏。

    然而不出十日,赵剡召公输策入京。

    或许她已经找到家人了。公输策看见令凡留下的书信后这么想。

    公输染宁拍拍侄子的肩膀:“别想了,过几天就是大会,你还有不少事,先准备着。”

    正月十四的晚上,京城各处张灯结彩,天上飘着细雪。最后一批仙门道者抵达城下,在京城东侧正德门处排成一条长龙。门口似乎有人在争执,车龙之中一辆挂着金线日月帷裳的马车上跳下一个人,火速跑到门口,然后回来报告。

    郑寻庸:“没什么,两个门派争着先进城,结果撞了,正在吵呢。”

    姬无疚叹息不已:“多少年了,这些人还是这个样子……罢了,我们从南门进去。”

    “师父,南门是商道……”姬无疚对面,张苗淼提醒道。

    每逢年节,商人往来增多,京城南门最宽,留给往来货物商贩行走,仙门中人往往不屑于与之为伍。

    姬无疚:“没事,把帘子反过来,现在宫里人少,我们赶紧去抢个好院子。”

    “师父高明。”郑寻庸拍马屁。

    张苗淼尽管给姬无疚打杂多年,始终对师父毫无仙门风骨的做派意见颇深。此次来京之路山长水远,三人御剑飞行,在京城南边的集镇停脚,租了一辆马车,挂上宣明派的帷幕,特地趁着最后一日混在小门杂门当中进去。

    她是张家旁支,张溟轩堂弟的后人,世居通州,而爹娘早死,叔叔要把她卖给人家做侍女,婶婶看不过眼,觉得跟寻常人家定然是贱买贱卖,不如问问七百里天明湖畔的宣明派还缺不缺丫头。

    打听的人回来说缺,但没打听到宣明派不仅缺人,还缺钱。

    如果不是缺钱,宣明派定然不会一年有半年要组织弟子养鱼,全派上下只有一百七十六人。

    最后张苗淼卖了四条龙鱼,外加一筐鱼苗。

    年幼的她被送到姬无疚面前,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龙鱼本来就生不多,干脆你就叫苗苗,先跟你师兄学学怎么喂鱼,来年多发点好苗子……”

    姬无疚的几位徒弟实在看不下去了,好说歹说把最后一个字改成“淼”。姬无疚认为这预示着天明湖水里全是鱼苗的好兆头,高兴地把她的名字记下了。

    张苗淼却让姬无疚失望了——来年春天发洪灾,天明湖的鱼冲掉四分之三。还没辟谷的人勒紧腰带积极修炼。张苗淼也因为多少继承了张溟轩的天资,成为当中的一员。

    “是那两个门派在吵啊?”张苗淼问。

    郑寻庸回忆:“似乎是……乾元门和临溪楼。”

    “……”张苗淼从没听过这两个门派。

    “乾元门是豫州的新门派,掌门周凌霄曾经是天一派的弟子,出师之后就回老家了;临溪楼应该是我们北边荆州的那个临溪楼,最近几年跟宫里走得挺近的。”姬无疚说。

    张苗淼:“师父您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听清虚派的人说周凌霄当弟子时跟左护法公输策关系非常坏,当年出师也是修为上斗不过才另立门户,”姬无疚解释说,“至于那个临溪楼,他们渔场里的锦鲤最近几年老是跟我们抢生意,去年赤龙鱼卖不出去就是因为他们搞了个什么新鱼种……”

    “闪开!都闪开!”

    响亮的鞭声刺破正德门前的喧闹,传到所有道者耳中。风雪里一支车队分开人群缓缓前进,雪白的云炎马呼出热气,血红色的马鬃在风中散乱着如同跳动的火焰。两辆高头骏马开道,跟着两辆马车,后边则是一连五车的贡箱。马背上的弟子身披青色斗篷,手握长鞭;马车上挂着浅碧色车帘,上边绣着仙鹤与白云。

    “茅山!”

    “他们怎么来了?”

    “茅山派居然来了……”

    ……

    四周突然变得比方才更加吵闹,姬无疚挑起窗帘,一眼就认出了茅山派的云鹤青衫,立刻招手让郑寻庸上车:“上来,我们快到南门去,给认出来就不好了。”

    “休得无礼,”一只修长的手从帷裳之后探出,说话的人嘴唇薄得像刀,声音刚好能让周围的人听清,“珉泽,不要再往前了,仙道中人怎可不讲礼数?”

    这话传到门下,临溪楼与乾元门的人听了尴尬无比,瞪着眼睛悻然分开。

    “快走快走快走!”姬无疚一把将车帘扯下来,“怎么连谢晗光都来了!此人眼神极其犀利,给他看见就……”

    “这不是姬掌门么——”

    郑寻庸一条腿跨刚跨上车,不得不放了下来。姬无疚看躲不过去,把帷幕往张苗淼怀里一丢,自己下车:“谢真人,好久不见。”

    人群自动给谢晗光让道。谢晗光青衣青氅,一身仙骨引得旁人羡艳不已:“姬掌门这是要去哪?不进城么?”

    姬无疚面不改色:“人太多了,反正我们也不急,让后边的人先进去。”

    “宣明派果然有大家风范,回头得让我那徒弟跟姬掌门好好学学。”

    “不敢当,举手之劳罢了。”

    学什么?养鱼吗?张苗淼在车里边摇头边叹气边把车帘挂回去,随后也跳下车,拉着郑寻庸行礼。

    谢晗光让褚珉泽把姬无疚租的车拉到茅山车队边上,对姬无疚说:“若是姬掌门不嫌弃,还请到车中小叙。”

    姬无疚实在不好推托,就跟郑寻庸和张苗淼说:“你们上车去等。”

    站在城门楼上的天一派弟子目睹了这一幕,迅速将消息一层层呈上去,送达公输策桌前。

    “茅山派还真来了?”公输策皱眉。

    前来报信的游弘瑛说:“千真万确,还请了宣明派掌门上车叙话,气势汹汹的,恐怕是要趁着此次大会生事呢!”

    “照常礼接待即可。”公输策说。

    “可是……”游弘瑛本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左护法的神色掐断了声音。

    公输策对桌前另一名男弟子说:“望海堂,清虚派的人兴许会派人送来礼贽,备好回礼,但他们如果问什么消息,只说茅山派的人到了。”

    弟子领命,下去了。游弘瑛忙说:“那弟子也出去了。”

    公输策微微点头。谢晗光早前出使清虚派的事他自然清楚,此次邀请姬无疚多半是为了跟天一派对上的时候,宣明派不会向着天一派,所以他也没必要在这关口上给公输染宁通风报信,一来他们虽然是叔侄,到底不是同门;再说有邹元德的例子摆在牢里,就在前院传信的游弘瑛耳尖眼利,难保他不会把这事记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