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33章 鱼塘的诗意

第33章 鱼塘的诗意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赫兰千河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上了郑寻庸的手。

    一旁苏溪亭说:“赫兰兄,把我给你的箱子拿出来。”

    “哦,正好给老郑看看。”赫兰千河用召唤出那个匣子,打开之后郑寻庸的眼睛都直了:

    “加强版?谁做的?金玉宫?”

    赫兰千河:“是,连师祖把原版拆了仿制,你看看威力怎么样?”

    “光看也看不出来,”郑寻庸想了想,“这样,后天有个类似武斗会的活动,好像所有弟子都能上,正好去试一下。不过你悠着点,这枪口径不小。”

    苏溪亭:“武斗会?什么武斗会?”

    “你们不知道吗?仙盟会的规矩就是第一天吃饭,第二天文斗,第三天武斗,今晚吃饭皇帝也到席,各个门派送上诗文敬贺,我师父正头痛呢,幸亏郑震平常就不读书,不然我可惨了。”

    苏溪亭撇嘴:“宫里这帮人屁事真多。”

    挥别郑寻庸,两人回到驿馆,没见到公输染宁,沈淇修开着房门,灯光洒在门前的台阶上。

    苏溪亭指着余圣殷隔壁那间说:“有事找我。”

    “成。”

    赫兰千河径直到沈淇修房中,一进门就说:“我今天是把院子扫了才出去的。”

    沈淇修将笔放下:“明日酒宴,各派呈献诗文,这里有一首现成的,你先背熟,到时候凑合着。”

    “不是已经有一首了吗?”赫兰千河指着旁边一副写满了小楷、正摊开晾干的雪浪笺。

    沈淇修:“宴会上边,行诗令是常有的事,万一被点到名,你也不至于毫无准备。”

    赫兰千河知道“毫无准备”就是“丢脸”的意思,却仍不明白:“为什么是我?”

    “届时各派会借机让晚辈在御前露个脸,我与公输真人帮不上忙,”他把诗文递过去,“本来打算让你自己写,毕竟你对联写得不错,但在皇帝面前还是要谨慎些。”

    赫兰千河心说你怎么这么记仇呢,虽然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大|爷,也没指名道姓说谁是孙子啊。接过纸扫了一眼,心道还好,不是《长恨歌》那种从诗名到字数都透着苦大仇深的类型。全文十句:

    辞却山烟淡,北面望神京。

    素月枝上白,远黛卧苍青。

    金灯开暖夜,丹葩照芳庭。

    群仙下瑶池,天子上阶迎。

    觥觞漾清浅,歌咏向众卿。

    说实话赫兰千河有些感激沈老大,毕竟从来没有人为了让他临场装逼而专门写诗,虽然此诗怎么看都有些敷衍了事的调子,他依然怀着些许激动,等待着宴会上被点到名的那个时刻。

    与沈淇修此处不同,隔壁院子里,公输染宁为了明日带哪位弟子赴宴正在发愁,余圣殷虽然资历够但毕竟是云中楼的人,万松阁来的又只有齐桓景。

    弟子的房里灯渐渐熄灭。公输染宁考虑各方,最后还是决定带上齐桓景。

    翌日,赫兰千河把那首诗抄了几十遍,力求下笔时能从容不迫;苏溪亭和余圣殷在廊下互相喂招,镰刀弧形的刀刃与长剑频频碰撞,溅出火星。

    酉时一刻过后风雪稍歇,接引的内侍官提着灯笼,牵着马车来迎沈淇修与公输染宁。赫兰千河上车与齐桓景面对面坐着,气氛略有些僵。

    雨花楼在上林苑西南,排成队伍的黄门提着明黄色的灯笼躬身迎接,宫女则怀抱一束梅枝,脂粉之气被浅青色的罗衫一扫而空,道路两旁暗香笼罩着人影,仙门的客卿们安静地穿行,重重叠叠的影子落在修剪过的草甸之上。

    此次宴会出乎众人预料,安排在天井当中。

    天井琉璃镶边瓦铺就的屋檐下设了桌案,廊外的院子边四个龙头水口不断往里注水,水深六尺,金鲤成群;四周灯火通明,池底贴满琉璃,流光溢彩,煌煌满座。

    仙门之人见惯了山川奇景,而面前的庭院极尽绚丽,却是他们从未熟悉的。

    不过姬无疚一眼就看出,不论是池底烧得没有一丝杂色的琉璃砖,还是源源不断混着温泉保持温度的池水,都是为了这一池金鲤鱼。他迅速隔着鱼塘往临溪楼楼主尹向渊的位子上看过去,对方抚着胡须,正与隔壁桌另一派的堂主说话。

    “先前洈水湖一尾金鲤成精骚扰过往船只,单是平定就费了不少功夫,妖血混入湖水之中,一夕之间湖中鱼类竟过半化成金色,倒真是十分稀奇,进献宫苑再好不过。”

    姬无疚忽然明白最近临溪楼一箱一箱往外运的鱼是如何来的,那条倒霉的金鲤精大概正在临溪楼的某个水塘里浑身禁制天天义务献血,昼夜不停地为尹向渊增加资产。

    张苗淼:“师父,别理他,鲤鱼能比得过龙鱼么,明年开春我就跟大师兄南下找新鱼种去。”

    郑寻庸心说关我什么事,就听姬无疚说:“算了,不跟他们斗。”

    同时,清虚派四人在他们右手边入座,两派打个招呼。

    这次的席位设计有些怪异,赵剡和太子赵璟的主位靠南,而宣明派、清虚派、天一派、望海堂甚至茅山派竟与主位同样靠南,左边与对面的复廊上留给其余二十二个门派,右边的宽廊给乐师。

    赫兰千河与郑寻庸张苗淼一样站在师父后边,注意力被光影辉映的鱼池吸引,完全没有觉察到排座的问题。

    酉时正,皇帝太子落座,素衣宫女鱼贯而入,金樽酒盏,食蔬鲜果,倏然间摆满案台。

    琴瑟声起。

    赵剡当先祝酒,其后众派呈上贺诗。酒过三巡,赵剡果然提议,各派派出一名弟子临场挥毫作诗。赫兰千河把沈淇修的参考答案默念一边,在两位长辈的示意下出席;宣明派派出的是张苗淼,大概是因为郑寻庸的字太难看了。

    下一刻,高高在上的皇帝说:“今年有临溪楼献上金鲤鱼,诸位不妨以此为题,不必拘泥格式。”

    赫兰千河膝盖一软。

    公输染宁不安地冲着沈淇修使个眼神,后者点头,从袖中摸出一张空白的小条子,打算用火决在上边熏出字来。

    二十七个黄门搬上二十七张矮桌,后边有人搬来坐垫与笔墨。

    赫兰千河心里大骂封建社会压榨人民劳动力,满场加桌子的速度比刚刚传菜还快;赵剡也不是个好东西,说好的开放作文突然变成了材料作文,这搁谁身上都受不了。

    二十七位黄门布置完毕,侍立桌旁。

    沈淇修正在施法的手定住了,有人在边上看着,待会儿递小抄恐怕会被即刻发觉。

    跪在桌前,赫兰千河的目光简直能把纸连着毛毡烧出一个洞:怎么办?要不要把沈老大的诗改一改?卧|槽那首诗里连个鱼字旁都没有!啊好想哭,但是到底怎么办呢?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为什么宣明派的已经开始写了?妈了个鸡对面的全都开始写了!皇帝好像看过来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这水好清好浅好像淹不死我,怎么天上还不掉块陨石下来?怎么还不地震?今天是阴天吧来场暴雪都好!我去月亮出来了……

    在他寄希望于大自然时,银色的月光落满天井,电光石火间,赫兰千河脑子里跑过无数念头,一会儿暗示说自己其实有人格分裂症,内心沉睡着一个诗人;一会儿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觉,他必然是躺在医院里,只不过是护士忘了给吸氧机插电。手腕有些提不住了,貌似还有开始发抖的迹象。

    沈淇修叹气,这件事责任全在自己,回去之后必然要向掌门请罪了。

    正是这一声几乎不可闻的叹息声,让赫兰千河清醒过来,他意识到自己面前最大的麻烦,不是热闹皇帝,不是给门派丢脸,清虚派连饭都不请他吃一顿,他才懒得给那群人挣面子。最要命的是他自己的脸,还有后边沈老大的脸,今夜过后可能会像观星台的地面一样碎成碎石子,在他将来回忆人生的时候时不时崩出来膈应两下。

    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赫兰千河颤着手下笔。

    首联可以不改,但次联必须提到这破鱼塘,鉴于此地并没有树枝,上句改成“素月中天白”,不过下句要怎么凑韵?他想把稿纸揉成一团,想起场合不对,转手把纸轻柔地叠了起来放在一边。

    既然无法修改,只能压缩字数。赫兰千河把过去背过的诗词挑了几首,撑着额头下笔:

    冰阶素月似轻霜,琉璃水镜金鳞翔。

    曲尽千宫万烛短,更胜瑶台琴歌长。

    然后誊写一遍,交给身边的黄门。眼皮轻轻阖上,回到沈淇修身后。

    沈淇修:“你写了什么?”

    赫兰千河把东拼西凑他自己都不知道精神内涵为何的诗文复述一遍。公输染宁有些羡慕地说:“唉,怎么我就没收到过这么机灵的徒弟呢?”

    “啧,”沈淇修浅笑,对赫兰千河说,“早知道就该让你自己写。”

    公输染宁对沈淇修说:“早就让你写点让皇上高兴的东西你偏不,还是你这徒弟乖觉。”

    赫兰千河这才仔细想了想全文内容,也觉得溜须拍马的意味太浓了,真不像自己干的事,心虽然放下,忧伤又平添几分。

    所有人作文完毕,案台纸笔被迅速搬走,正稿交给赵剡,皇帝大概觉得一个人看不过来,分给太子与各派代表。翻到赫兰千河那张时,赵剡眉开眼笑,把作者叫到御前:“朕记得你,上回东宫护驾,你可立了大功。”

    赵璟坐在太子位上扭动肩膀,本以为父皇会让他上前行礼,然而赵剡只是说:“我朝二百余年,人心归附,妖族亦然,诸位仙家功不可没,朕再敬一杯。”

    各色广袖高举,气氛愈发热烈,赫兰千河跪在御前,感受到各方微妙的神色,不太明白这是为什么。

    宴席之后,清虚派沈淇修真人带了一个妖族给皇帝观赏的消息就此传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