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36章 脸盆的反思

第36章 脸盆的反思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公输策让段云歌将段云泉带下去,望着被苏溪亭和余圣殷扶到椅子上的赫兰千河,以及一旁沉默不语的沈淇修,他的心情极其复杂,甚至开始怀念邹元德在宫里给他制造麻烦的日子——至少那时候邹元德为了打压自己,把门派外部事务处理得很好。

    沈淇修到赫兰千河面前蹲下,拉起他的手腕探脉,轻轻叹了一口气,起身问公输策:“明日大会,方才那位弟子可是要上场?”

    公输策当即明白过来:“自然。”

    沈淇修点头,把赫兰千河抱起来往外走,惊魂未定的苏溪亭赶忙跟上去,余圣殷行礼之后也跟了过去。

    公输策早就不关心礼节,疲累地回礼,暗想明日的长庚台一定会掀起比今天还高的风浪。只是刚才沈淇修把闭着眼睛的赫兰千河抱起来的瞬间,他忽然觉得他们的气质有些相似。

    但赫兰千河对此一概不知,他陷入了长久的梦境当中。梦里他爬上一座高峻的山崖,崖边一位得道高人盘腿趺坐,衣袂飘扬在云烟之中。赫兰千河过去跪下,问:“大师,有个问题困扰我很久了。”

    “说罢。”

    “我好像捅了个大篓子,但我觉得我没有错,只是说了一些发自肺腑的话。我觉得自己很真诚,但被人打了之后也没人替我说话,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高人保持着离世绝尘的姿态,伸出左手指了指旁边石台上的脸盆。

    赫兰千河过去一看,那是一盆倒映着自己面貌的清水,恍然道:“我明白了,大师你是说我就是我,保持内心的澄澈,没必要为别人改变对不对?”

    随即脑袋被人按进水里,耳畔传来高人的怒吼:“我让你洗把脸清醒一下,不要整天装逼!”

    而后他便醒了,看见床顶熟悉的纱帐,知道回到了驿馆。他咳嗽两声,仿佛真的呛了水。

    接着上方出现了苏溪亭紧张兮兮的脸:“您醒啦……”

    他撑着床坐起来:“是啊……”

    “您要喝水不?”

    “好的,谢谢。”

    苏溪亭端来一杯温水,双手奉上:“请用。”

    “劳烦。”

    “您填弹速度真快,敢问也是在夏威夷习得的么?”

    赫兰千河喝完水,放下杯子:“你为什么这么客气?”

    “我还想问你为什么这么客气?”苏溪亭问,“你不会还在发火吧?”

    “不发火,我发抖,而且我的确在夏威夷学过射击,”赫兰千河凑过去问,“沈老大有没有生气?”

    他被梦里的高人骂完之后就清醒了,首先自己被人挑衅之后不顾形式地一味回敬,被吊打也是自找的成分居多;二来沈老大是清虚派使者,犯不着为了一个妖族门人跟天一派交恶;再者幸亏老苏机智果断下跪敏捷,没让他在皇宫里开枪,这放到地球都能判刑,阻止了另一场悲剧的发生。他越反思越后悔。

    苏溪亭不解:“他生什么气?”

    “你是不记得我|干了什么事吗我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害怕!”

    “我当然记得,”苏溪亭半是敬佩半是后怕,“你简直吊得飞起。不过沈师祖貌似没说什么,就是替你去长庚台报了名,哦,今天打你那俩都会去。你就算干不过段云泉,就是那个大弟子,至少能打打钱君安出气。”

    “长庚台?”赫兰千河立马领悟到当时沈老大说“不便说什么”的意思,他若是帮自己收拾段云泉,不免有欺侮晚辈的嫌疑,但若是自己趁着武斗会公报私仇,那顶多算是不知轻重罢了。都怪自己自控力差,远没有沈老大十年报仇的定力,连第二天都忍不到,还主动把武器拿出来给人家鉴赏,万幸没有开火。

    “欸,神队友,你怎么知道我在西院的?”

    苏溪亭:“当时他们让我去东院等,你看那么大的院子,规制肯定是很标准的,所以根据轴对称定理,另一边必定有个西院,既然我在东,那你肯定在西啦!”

    “没想到你这理论还有派上用场的时候!”

    “喏,你师父来了,有什么话问他,我先撤了。”苏溪亭帮他把杯子放到桌上,跑出门时正好沈淇修进来。

    门口郑寻庸抄手靠墙,见她出来,问:“赫兰同志醒了?”

    “醒了,还意识到自己的冲动可能对门派造成的损失,并且积极而深刻地反省了错误,”苏溪亭舒了口气,“这次麻烦你跑腿了。”

    “哪的话,同志的事就是组织的事!而且我也没帮上什么忙,”郑寻庸说,“我带着师父去听蕉馆的时候正好碰到沈真人,都没来得及告诉他地方。”

    “那他怎么知道赫兰兄在落梅院的?”

    “有别人传信?”

    苏溪亭否认:“除了赫兰兄谁会直接给他传口信。”

    房里,赫兰千河把脸转过去抹了一把,打算用最最诚挚的表情跟沈老大道个歉,等会儿一定要字字诛心,最好声泪俱下,表明自己已经跟装逼群嘲划清界限。刚要把脸扭回去,就听见一声叹息:

    “还在生气?”

    听这口气不像是来兴师问罪的,赫兰千河不动,身后传来第二声叹息。

    “我教你一招,明日对上段云泉,十有八|九能赢。”

    “真的?”赫兰千河转身,两眼放光,丝毫没有心怀怨愤的怒容,见沈淇修眼角抽了抽,他赶紧拉下脸,“我是说,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哼!”

    沈淇修定定地看着他。

    终于,赫兰千河举双手投降:“我错了我错了,我不该跟姓段的对着干,都是我的错。”

    “你没有错,就是事做得太偏激,且不论你斗不斗得过段云泉,光天化日在别人下榻之处动手,怎么说也是我们理亏。”

    “是是是,您说的有理。”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觉得我不会站在你这边,但是以后再碰到这类事,先来跟我商量。”

    “……我错了。”

    沈淇修拉一张凳子坐在床边:“段云泉是第三重腾云境下乘,你若是直接跟他动手,多半是打不过。”

    何止是打不过,修仙七境为凤初、琴心、腾云、晖阳、乾元、无相与太清,即便天才如余圣殷、狗屎运如老苏,跨入凤初境至少需要三年,而一般人没个十年八年只能在门外看看;琴心境虽然仅是第二重,却是许多资质平平的弟子一生的高峰;至于到达了第三重腾云境的,基本能独立一帜,放在名门也是堂主级别。赫兰千河十分有自知之明,清楚自己混吃等死、顶多编个段子气死沈老大的日常生活不足以积累对付腾云境道者的力量,心一虚自然格外虚心,谦逊地询问:“请问该怎么办才好呢?”

    沈淇修稍稍凑近了些:“我看他灵力内敛,面色有些发黄,算算日子大约也快要闭关了,届时他要留着灵力冲上腾云境中乘,明日必然不敢尽全力相搏。你只需躲过他的招式,慢慢跟他耗着,时候一到,他自然会认输。”

    赫兰千河心说沈老大你平常不言不语的,怎么出招这么阴损呢?又问:“万一他不管不顾真的跟我慢慢耗怎么办?”

    “你是花妖,草木重生之力岂是人能比的。”沈淇修说。当然要是段云泉真的急火攻心耗尽灵力更好,到时候修炼不成反遭噬,也算是替公输策除掉一个争夺天门派二把手位子的劲敌。

    “那就好,大不了再给他砍几下。”赫兰千河打定主意。

    沈淇修:“别的地方都好,内丹千万注意不要损伤,”他伸出右手,戳着赫兰千河的胸口,“在这里,一定要当心。你先到院子里去,我教你几个实用的步法。”

    第二天从早上开始,钱君安的右眼皮就一直在跳。公输策借口需参与今夜最后一次宴会的策划,顺道带走了段云歌和王邵筠。如此,钱君安便和其余几个弟子跟着段云泉到长庚台。一路入场、登记、验名都很顺利,然而那股不祥的预感久久不去,一直到他看见人群里清虚派几位短装打扮的弟子当中,那个后腰挂了一个银色长匣的少年。

    钱君安脸色一变,赫兰千河觉察到目光,转过头来,一扫昨日的横眉冷目,甚至还笑了笑。

    虽说是斗法,此次大会不拘派系与武器,按照这个世界道者的时髦程度来看,用火器的恐怕不止赫兰千河一个,其余高危冷兵器更多,故在长庚台周围三丈之外布有阵法,免得飞箭流矢伤人。阵外摆了许多石桌石凳,苏溪亭早早拉上余圣殷过来占位子,还带了一包瓜子热心地分给周围人,几个乾元门的弟子没想到清虚弟子竟如此平易近人,都挤过来嗑瓜子聊天;余圣殷不胜其扰,周围却又没了空位,只好忍着。

    “噢,这位是云中楼的余圣殷余师叔,”苏溪亭笑嘻嘻地把余圣殷拉过去,后者有些僵硬地冲着众人点点头,算是个招呼。北风刮过,大家顿时明白这不是个好相与的人。

    第一场比试开始,所有人回到原位上去。苏溪亭无奈:“余师叔,人家都跟你打招呼了,你就不能稍微笑一笑嘛!”

    “……”

    “鱼师祖是让你带我出来交游,怎么还反过来了呢?”

    余圣殷有苦难言,鱼尘欢除了道法和剑术,什么人际交往进退言谈都没教过他,六七年下来还养成了长时间冷着脸的习惯。许多情形下他不是内心没有波动,而是不知所措,只能沉默。

    此时,赫兰千河在苏溪亭边上坐下,把她面前的瓜子分了一小半到自己面前,边嗑边说话:“刚刚插了个队,等会儿先揍钱君安,邹元德都倒了他跩什么跩。”

    苏溪亭:“我有说瓜子分给你吗?”

    “你又没说不分!”赫兰千河理直气壮,“余师兄也来点。”

    “谢谢。”

    “师兄什么时候上去?”

    “未时。”

    “哦,和哪个门派的比试?”

    “茅山。”

    苏溪亭:“是叫褚珉泽的那位吗?”

    “是。”

    郑寻庸早先跟她提过谢晗光的这个徒弟,也是少言寡语精明强干。这两人碰上,必定引发一场恶斗。

    “诶,到我了。”赫兰千河把背带当腰带,将弹匣固定在后腰。经过昨天的训练,他发现如果按照正常背法,上膛需要四秒;但如果把匣子横过来系在腰上,则只需两秒。以前跟着土豪同学打猎的经验告诉他,半秒的迟疑都会丢掉猎物,故而他果断地选了新方法。

    一炷香被点燃。

    赫兰千河将三截枪管拼成一根,摸出一颗浮现着符文的子弹;另一边钱君安拔|出剑,心说不管这小子手里的铁棒是横着扫过来还是直着砸过来,一定要一招挡回去。

    而后对方端起了武器,随后火光一闪,一团火焰在钱君安胸口炸开。

    由于速度不够,子弹的穿透力很差,郑寻庸在初创时选择走中庸路线,兼顾科学与法术,弹头上阴刻符咒,枪支起到增加攻击距离与缩减时间的效果;连钰秋在此基础上进行改良,只是火药难以控制,唯有同属性的火弹不容易卡壳,其余金木水土还在研究当中;苏溪亭搞的是生科,压根不知道什么叫“有效射程”,赫兰千河实测之后发现她的意思是“子弹飞一百二十米就落地”,险些流下泪水。

    钱君安招来疾风吹灭火苗,他似乎看见有个东西飞了过来,却从没见过这种暗器;对方迅速填弹,手里还抓着一把,一枪瞄准他所站的地方;钱君安闪躲连连,被逼到高台边缘,眼看要掉落输掉比试,他也顾不上了,从袖里抽|出一张符纸,灵力化为长风,将地上的火苗吹向两侧,向着赫兰千河冲过去。

    逼近对方身前,却看见赫兰千河一闪就不见了。

    然后屁|股上又被踹了一脚。

    “f**kyou,asshole!”

    台下哗然,没见过这么不入流的攻击手段。

    钱君安的羞愤交加,剑尖在石板上滑出金星,竟然稳住了脚步;赫兰千河心说平衡能力还挺好,闪到钱君安身后,举起枪托往他背上狠狠一砸,让对方在台边彻底扑地,手里的剑飞了出去,台下传来叮铃哐啷的声响。

    忍着痛,钱君安抬起头,咳出一口血。

    “咳咳……额……你昨天对我说了什么?”赫兰千河抓抓头,“算了,想不起来了。”

    而后抛转枪头,握紧钢管,以标准的挥杆姿势,把钱君安打出场外。

    “漂亮!”宣明派的位子上爆出喝彩。

    姬无疚扭过头去狠瞪了郑寻庸一眼,后者才在众人侧目之中打着哈哈坐下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