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37章 飞翔的鲤鱼

第37章 飞翔的鲤鱼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欺人太甚!”天一派有弟子拍案而起。

    段云泉让人把钱君安抬下去,脸色阴郁:“住口!”

    台上赫兰千河指指香鼎,提醒那名弟子:“两方切磋,比的是修为深浅,自然有赢有输,怎么倒说我欺人太甚?”

    “你,你用火器伤人!我们都没见过这玩意,难道不算作弊吗?!”

    “大会不设兵器之限,只禁止恶咒邪术,此乃我派新式火器,不在限制之列。”

    段云泉的目光落在清虚派的五张石桌附近,最靠前的那张桌子上,姗姗来迟的沈淇修坐在昨日冲到西院的女弟子身边,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钱君安从边上被抬过去的时候他甚至没有看一眼。

    对方哑口无言,赫兰千河跳下高台,扛着枪从众人面前走过,与郑寻庸对上目光,微微颔首;后者端起茶杯无声相应,深藏功与名。

    回到苏溪亭身边,赫兰千河把匣子放在桌上,将零件拆了放回去。

    一张桌子之外,张烒远与张栻迢震惊之余万分困惑,不明白赫兰千河为什么下这么重的手;唯有一旁沉默的张礼真猜到了些许,神情复杂。

    沈淇修对余圣殷说:“公输真人在承德殿觐见,你过去候着,完了把人带来。”

    “是。”

    “觐见?”赫兰千河问。

    “商议北境之事,”沈淇修压低声音,尽管四周喧哗,旁边张烒远等人的耳朵却不好糊弄,随后他恢复了一贯的神色,“刚刚你在台上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苏溪亭假装看台上准备下一轮比试的望海堂道者。

    “……那是来自遥远大陆传奇史诗中的咒语,据说能够扰乱敌方心神,我们故乡的战士在战场上都会高喊这句话,祈求战争之神庇佑。”

    苏溪亭以手遮脸:“今天太阳真大啊。”

    “坐吧,”沈淇修笑着说,“说谎的时候话一定不能太长。”

    下场是望海堂对茅山派,水龙与狂风交织,最终前者落败。宫人上台擦地,沈淇修说:“若是在湖面一类地方,此战望海堂必然得胜。”

    “他们也擅长水系符文?”苏溪亭问。

    “算是,但如果是在海上,他们根本不需要符文,”沈淇修说,“望海堂各部设在延滨府东边的海岛上,我曾经见过他们的门人以剑气分开海水,可惜这种秘术连门内弟子都不轻易传授。”说罢喝了口茶。

    赫兰千河心说你在外边东奔西跑那些年到底去过多少地方,问:“但这里可没有海,他们岂不是输定了?”

    “也不见得,”沈淇修示意他们注意台上,“看。”

    三道水柱从左侧蓝白短衫弟子的手心里奔涌而出,把对面的人冲到台下,顺带将香鼎掀翻在地。宫人再次上台擦地。

    “这人打不过我。”苏溪亭仔细思考一番,说,“召唤水柱的时间太久了,没我冰刃快。”

    沈淇修轻轻地说:“你们要去雍州,不能让你们在这里受伤。”除了苏溪亭,他所说的“你们”包括其余八名弟子。

    此刻坐在别桌的八人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踏上北上的路途,早先也困惑为何两位尊仙不让上台,但看到赫兰千河的表现之后,觉得还是别上去的好。

    苏溪亭服气了,说:“也是,北边有的是对手。”

    巳正二刻,段云泉站上台,对着把三节枪管并排拼装、站在十丈之外的赫兰千河,多少猜到负责大会次序的公输策在此事中发挥的作用。

    他的手指推动剑格,长铗出鞘,剑号“明庶”,仿佛千道流风自剑鞘中抽|出;赫兰千河皱了皱眉,心想这一架不太好打,突然脚底窜出一股冷意,他往后边一闪,飘扬的衣袖就被自下而上的风刃切开。

    赫兰千河愤怒地盯着段云泉,为最后一件能穿在外边的衣服心疼。

    而后胸口传来撕裂般的疼痛,他低头只见血液飞溅,一道伤口横亘前胸,正在快速的恢复当中。

    “这可真麻烦。”段云泉说,剑花闪动,半空中几道风刃袭来,赫兰千河看见空气里有细微的扭曲,对方在十丈之外,移形术只能让他移动三四丈;他的眼睛顾盼坐右,脚底一动,人影消失在原地,而后在半空中|出现,瞄准段云泉,三发子弹打出;段云泉急退,面前火焰炸开,定睛之时却不见空中赫兰千河的人影。

    而他左眼角闪过一片白色,三颗弹头掉落石板地面;身侧传来炸裂声却躲闪不及,凝聚灵力召出风墙;鲜红的火与混沌的白碰撞,两人均后退几步,再次以最快的速度逼近对方。

    “要命,赫兰师叔只有袖里剑,近战肯定输啊!”苏溪亭道。

    沈淇修看着台上两个缠斗不止的身影:“没事。”

    苏溪亭没能理解这个“没事”是“没事我徒弟一定能赢”还是“没事我徒弟不会轻易被打死”,只好强装镇定,手指钳着一颗瓜子盯着台上。

    赫兰千河必须承认,腾云境的修仙者的实力已经强大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无论强攻硬拼,还是背刺偷袭,对方永远能挡回来,力道之节制、时机之精准,不得不让他心服口服。好在自己捡的这具身体灵力不在段云泉之下,遵照沈老大教诲慢慢耗,看谁先耗死谁。

    段云泉骤然收回剑式。

    耳畔风刃尖锐的呼啸声消失,赫兰千河停在对方十几步之外。

    段云泉看着他若有所思,半晌,将明庶剑插回剑鞘,道:“你比我想的要厉害,这样斗到一炷香烧完也分不出胜负,不如都别玩花样,我们各自站在原地,只许用灵力,谁先后退便输。”

    “灵斗?”苏溪亭想起来这个词。灵力是修仙者力量的来源,符纸、法阵、剑术等物再门类百出,不过是增大灵力的效力的工具。若是不借助工具,单纯靠灵力压制对方,就叫做灵斗。

    赫兰千河在千星宫的书籍里见过这种原始低效的打斗,心想段云泉不顾修行都要跟自己死磕,到底是信心十足还是脑子不开窍。于是点头算是同意了,脚下一周火舌喷薄而起;段云泉将佩剑横在身前,四方涌来的狂风扬起衣襟。

    沈淇修叹道:“毕竟还是年轻。”

    刹那间高台之上不见人影,唯有风与火,交织冲上天幕。

    余圣殷看见西南的天空颜色变幻,知道必然是高手相争;公输染宁由黄门引出,余圣殷迎上去:“师伯。”

    “怎么是你?上午没事?”

    “是。”

    “那下午呢?”

    “茅山。”

    两人一前一后往上林苑去。

    公输染宁说:“明日我们出发去新平府,下午你随便玩玩,平局就行,千万不要损耗过多,雍州不是江州。”

    “是。”

    “你可去过长庚台了?”

    “去了。”

    “有结交几个其他门派的弟子么?”

    “……”余圣殷思考,如果说靠着苏溪亭一包瓜子,让自己跟几个道友打了招呼,算不算是结交呢?

    公输染宁:“好了我知道了,你又坐到边上去了对吧?”

    “……”其实托苏溪亭的福,他的位子还挺靠中间的。

    “唉……算了,不说话也没关系,长得好看也是一样的。”公输染宁安慰他。

    承德殿与上林苑有之间一段距离,两人到达长庚台下时,台上双方不约而同地加大了力道,热浪涌|向四面八方,路旁的积雪开始融化。

    公输染宁见状,惊得忙问沈淇修:“怎么搞的?怎么拼起灵力来了?”

    “对方提出来的,”沈淇修说,“也没坏处。”

    公输染宁一看,台上是自家侄子从来看不顺眼的段云泉,问:“段云泉不是快结成金丹了么?这个时候他也敢跟人灵斗?”

    “年轻嘛,争一口气,什么事做不出来。”沈淇修笑笑说。

    “那你徒弟呢?”

    “我就算不同意,他也不会听。”

    仿佛将一支火柴丢进堆满了火药的房间,台上两人终于双双无力支撑,在一声巨响的同时被对方的灵力打飞,朝着相反的方向坠下长庚台。

    段云泉运气好些,直接摔在地上;赫兰千河笔直地朝着香鼎撞过去,眼看着脸部即将与青铜饕餮来个亲密接触,他想凝结灵力挡一挡,却可悲地发现身上一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只好闭上眼睛,惶恐地等待着预料之中的剧烈疼痛。

    左腕的腕箍微微发烫,他听见青铜鼎倒地的声音,身上却没有任何感觉。战战兢兢地睁开眼睛,赫兰千河看见一条银色的鲤鱼;他全身浮在半空,周身银光笼罩,两尾三尺长的银鲤鱼在空中游弋,渐渐银光散开,重力再次发挥作用,赫兰千河摔了个四脚朝天。

    比起围观群众,公输染宁更加惊讶:“你连水玉银都给他了?”

    “重新炼过之后效力大打折扣,我留着也没什么用。”沈淇修说。

    赫兰千河摸着左手腕箍上的莲鲤纹,他原以为这是个追踪器,没想到是护盾,拍拍衣服站起来。这场较量最终定作平局。宫人拎着水桶上台洗刷被烧黑的地面。

    “这真是个好东西,但是能不能告诉我怎么启动?”跑回原坐,赫兰千河腆着脸问沈淇修。

    “水玉银本是一块令牌,原能随心开启,锻造成腕箍时掺了杂质,只在人惶遽之时撑开结界,”沈淇修看着他,“原来你也知道害怕。”

    “打脸的事……谁不怕啊。”

    高台另一侧,段云泉拒绝师弟们的搀扶,远远看着完好无损的赫兰千河。掌门原派他来监视公输策,没想到有了更大的发现。段云泉点两名弟子随他回落梅院,此事需要即刻报告夏随春。

    下午,余圣殷没有忘记公输染宁的嘱咐,不紧不慢地跟褚珉泽周旋,以平局结束了一日的比试。

    傍晚,皇帝给驿馆里的清虚派人送来不少金银,赫兰千河说送钱不如送衣服,他都要穿着中衣上雍州了;苏溪亭就把自己一件旧青布外衫给他,赫兰千河穿上之后说:“没想到这里也流行男女同款,我还以为前胸会太大呢,竟然刚好……”

    苏溪亭的脸登时黑得跟旧鞋底一样。

    沈淇修实在看不下去,问余圣殷借一件白衫,才让赫兰千河像模像样地出席酒宴。

    宴会还是办在雨花楼,不过不是在给赫兰千河留下|阴影的琉璃池边上,而是转入室内。

    席间皇帝高兴地表彰了清虚派,而那八名弟子这才得知,方才的赏赐是他们去雍州的路费,齐齐转向两位尊仙。

    沈淇修再次摆出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公输染宁对弟子们点头,算是确定了这事。

    临溪楼的尹向渊低声对周围人说:“还不是谁教出来的徒弟谁收拾,皇上也太抬举清虚派了。”

    若不是在皇帝面前,齐婉云真想哭出来,她一点都不想去满地飞沙走石的边塞之地,凭什么齐晚思就能留在江州!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张礼真与崔钟离,兴奋之色溢于言表,恨不得早点飞身新平府,给叛军一点颜色看。

    赵剡的眼睛扫过众人,对贴身的黄门耳语几句。随后,一位琴师怀抱锦瑟上殿。

    “宫里新谱一曲《明月松溪》,值此良辰奉上,也算是朕、为清虚派诸位仙师践行。”

    一曲终了,坐在沈淇修后边的赫兰千河觉得索然无味,悄悄对苏溪亭说:“起承转合样样有,四平八稳,就是没一段好听,皇家音乐就这水平?还比不上卖唱的。”

    “这叫为了政治牺牲艺术,你懂个啥,”苏溪亭说,“靡靡之音也能登这大雅之堂?”

    “有理有理,此乃大音希声,若不能教化天下,这曲子便没有用处,”赫兰千河点头,“我真是太浅薄了。”

    他对面坐的正是茅山派众人,谢晗光虽然听不清,光靠着口型也将原句猜了个七八,狐狸一样的眼睛眯起来,促狭道:“陛下呈上新曲,清虚派可是要献上回礼?也让我等见识一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