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50章 高悬的诏令

第50章 高悬的诏令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又说苏溪亭一行三人走走歇歇,到达始阳山时已经是三月十二。尽管早已贴出告示,山门外依然聚集了不少前来拜师的凡人,周煊容被南宫煜文丢出来劝说,也没拦住第三个往树上挂绳子的人;宋柳君带着徒弟跟药箱在一旁的瓦屋里,一有动静就派个人出去救人,保证来的人绝不死在清虚派大门口。

    公输染宁远远地看见了山脚下的车马,折柳剑拐个弯,从另一条小道上去了。

    “师祖你不去看看么?”苏溪亭问。

    “我得去换套衣服,”公输染宁说,“你平日里胆子不挺大的么?好了,已经到了,松手吧。”

    苏溪亭壮着胆子往下看了一眼,果然他们正往万松阁的院子里落下,连忙放开一路抱着的公输染宁的腰。从新平府出来时公输染宁算好了风向,算清了路径,算到了落脚点,就是没算出来苏溪亭有恐高症,刚越过新平府的城墙,她就在折柳剑上缩成一团,抱着师祖的腰死不松手,扒都扒不下来。公输染宁无可奈何,只能走一段落地一次,让苏溪亭缓一缓。

    苏溪亭一直以为自己只是轻微恐高,大概是飞机坠机那会儿,因为安全带质量太好,硬生生让她体会了一把天地大蹦极,从此病情加重,一超过四层楼就腿软;站在地上还好,不幸的是公输染宁的折柳剑是金玉宫出产的最细的一把长剑。一看她闭着眼睛一副半死不活的瘟鸡模样,公输染宁更不敢让余圣殷带她,唯恐两人一起掉下去。

    腰上的布料全皱了,公输染宁无论如何都要回去换一身,没想到苏溪亭看着细胳膊细腿,力气还真不小,勒得他腰上红了一圈。

    “我得跟你师父说,限你三月之内练成御剑术,不然我再也不带你出来。”公输染宁给苏溪亭下了最后通牒,从围上来的弟子里穿过,径自推开房门进去。

    苏溪亭的表情十分落寞,一是恐高极其难治,二是学会了御剑术,她也只能踩着镰刀飞。从来都只有说“剑仙”的,有谁听过“镰仙”这种东西吗?苏溪亭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黑暗。

    “学不会,”余圣殷冷着脸说,“来找我。”

    “师叔要不知道你的脾气我会以为你是在威胁我。”苏溪亭有些悲伤地说,“谢了。”

    南宫煜文听闻师兄到达,心说管事的总算回来了,赶紧移步万松阁,雍州的事沈淇修已经通过墨菱花告知于他,南宫煜文琢磨来琢磨去,觉得能得到这样的结果已是万幸,只要柳杨枫别再弄出什么乱子来,跟皇帝慢慢磨,朝廷自然会将更多精力放在北方,无暇骚扰清虚派。

    这回也是苦了师兄,南宫掌门决定等会绝不提柳杨枫这三个字。

    “师兄,你在吗?”南宫煜文推门而入。

    内室当中银色的衣袍一闪,公输染宁披上外衣,背对着他顺直衣领,道:“掌门师弟,你这个不敲门的习惯什么时候能改改?”

    “啊?抱歉,”南宫煜文连忙关门,“朝廷的文书下来了,命门派协助册封江州妖族,鱼师妹这两个月没少忙,可就是有些部族死活不受封,藏到山里不出来,我实在没办法,这才来找你。”

    公输染宁取过一个软垫放在椅凳上,坐下问:“朝廷愿意封地,他们为何不受封?”

    “条文出了问题,沈师弟说得没错,朝廷绝不会平白给妖族利处,”南宫煜文说,“册文里附了六个条件,一是向朝廷称臣,二是每年进贡,三是与朝廷互通使者,四是部族首领须得朝廷认可,五是不得随意出入封地,六是不得伤害凡人。”

    “是过分了些,可也不是毫无余地。”

    南宫煜文的手指敲着茶几:“就是第三跟第四条出了问题,册文上头写着,妖族民智未开,须先派遣使者入宫听学,而后朝廷便会从这些使者当中挑选册封为新首领。”

    要当首领还得先进宫做一段日子的质子,同时多半要接受天一派和朝廷的联合教育,条件开到这份上,公输染宁无话可说,问:“若不受封,会如何?”

    “听岳西山狐族说,天一派已经剿了岳阳河的黄鼬部族;西边落山狮族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姬掌门不可能插手此事。”公输染宁十分清楚姬无疚的为人。

    南宫煜文:“但愿如此,江州大小妖族部落没被劝动的,听说了岳阳河的事,纷纷开始南迁,”掌门有些庆幸,“好在他们多半是狐族,新狐王并未加以拦阻。”

    “岳阳河究竟发生了何事?”公输染宁想听细节。

    “天一派派出段云泉跟段云歌等一干拔尖的弟子,鼬族原有二百余众,逃至岳西山的,不足二十。”

    公输染宁默然,又问道:“岳西山狐族呢?”

    “他们经鱼师妹劝说,还是受封了,派了少主进宫,已经出发了。”

    照鱼尘欢的做派,她应该是拿照鲤剑做的劝说,公输染宁感叹:“毕竟他们一贯识相。此外那些逃出来的鼬族,天一派可有放过?”

    “段云泉带人来追,岳西山只推说不知,另外有鱼师妹在,最后还是送他们回去了。”

    “没动手吧?”公输染宁紧张起来,毕竟鱼尘欢是说动手就动手的那类,能打就绝不动嘴。

    “没有,鱼师妹知道分寸。”

    公输染宁舒了口气:“还好。”

    “其实还有一件事。”南宫煜文犹豫着要不要说。

    “快说吧,什么坏消息?”

    “就是岳西山说鼬族他们不敢多留,想让我们暂时藏一藏……”

    “绝对不行!”公输染宁拍案道,“这群狐狸精,什么都往我们这推,他们妖族的事,我们不帮着天一派已是最大让步,还想将祸水引到清虚派,他们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那便是不理会了?”南宫煜文早就想这么干,可没跟师兄商量总是不放心。

    “不理会,让他们自行解决。”

    “好,”南宫煜文点头,“解决了这事,还有赏花宴的事。今年比往年冷得太多,实在找不到现成的花,可要改个名目?”

    “不必,我这还有百来盆长春跟杜鹃,回头搬到场子边上摆着就行,砸坏了也没事,”公输染宁问,“想必宫里已经送过钱了吧?”

    “是,跟着送册文的使者一块来的,总共有十车,还没来得及清点,”南宫煜文解释道,“最近山脚下人实在太多了,一听说不收徒,哭天抢地的也有,寻死觅活的也有,得亏有柳君救人。”

    “唉,现在我门下也只剩他一人,”公输染宁叹息,“齐桓景跟我讲过了,过几个月他同齐婉云要下山去。”

    南宫煜文的脸上总算有了笑意:“太好了!今明两年之内,就能将世家弟子全送走,往后总算不受制于……”他突然定住了,送走了世家没错,但宫里开始给门派送钱了。

    “无碍,世家势力众多,朝廷只有一个,比起夹在当中受人拉扯,还不如专跟朝廷打交道来得简单,”公输染宁沉下声音,“再说现在要高兴为时尚早,还有个齐晚思,我看她才是最烫手的。”

    “我早就安排好了,今年必然送她离开。”

    而此刻,齐晚思正在静思间冥思。照着书上的方法,先让呼吸平顺下来,然后将体内的灵力凝聚在一起,顺着脉络缓缓流动。但无论她如何静心,凝聚起来的灵力依然非常微弱,就像拿筛子筛水;有时候好不容易进步了一点,灵力流动到一半的时候却又溃散开来。她曾在苏溪亭修炼时从隔间门外路过,隔着门都能感觉到那股江涛般的灵息。

    所以齐晚思清楚,自己不是修仙的材料,甚至连齐婉云都比不上。但她喜欢有条理的生活,冥思并非道行的修行,而是思想上的。伯父齐诤之已向皇上提议,拟诏着令天一派协同清虚派进攻愬远,将柳杨枫就地处死,当然这道命令得私底下给夏随春送去,好让清虚派与天一派彻底决裂。齐晚思起初反对这一计划,因为她十分清楚,即便挑动了一个公输染宁,清虚派也不会不顾大局地同另一名门撕破脸面,重回八十年前的困境。

    故她建议,利用招安妖族的事做文章。清虚派对江州的妖族向来宽宏,两边偶有纷争,大体相安无事,而以朝廷开出条件的苛刻程度,这些狐狸精必然会像其它州府的部族一般抗命。届时清虚派若不出手,天一派便可自然介入江州,若能将妖族驱逐干净,朝廷甚至能将九英山赐给天一派。

    但她千算万算,万万没想到狐族跟其余妖族有个最大的不同,那就是格外没有节操。接到宫里的霸王条款,他们既没有抵抗也没有同意,而是躲了起来,鱼尘欢陪着使臣过去,压根找不到人宣旨。既然不曾抗旨,天一派也不好打过去;清虚派借着往日的交情,竟让最大的部族答应了条件,其余的虽说没同意,但他们收拾东西跑路了。

    虽然此计在江州落空,却在隔壁通州有了意外所得:落山狮族抗命,死守山头不出,皇帝赵剡想了想,没跟宫里的公输策商量,而是命荆州临溪楼前去讨|伐。狮子精凶悍难驯,但宫里开价高得离谱——事成之后,落山及天明湖东岸的河滩,赐给临溪楼作为驻地,与宣明派相接。

    半个时辰过去,齐晚思睁开眼睛,回到房内读书。韩潍舟忙着同几位堂主安排赏花宴的事,或者说决定今年该将哪些人踢走,齐晚思知道自己必然在其中,但无所谓,今后她若是留在清虚派才叫危险。

    忽然窗外传来笑声,像是乐怀雅:

    “婷儿你可回来啦!”

    苏溪亭一进院子就看见舍友,赶到分外亲切:“可算回来了!北边风真是大,你看把我的脸吹的。”

    “可我看你怎么还胖了?”乐怀雅笑她,“回去给你擦红云膏。”

    “谢谢,谢谢,乐小姐真慷慨!”

    “你有去愬远么?有没有见到关外的叛军啊?”

    苏溪亭赧然:“不好意思,凭我的本事只能搞后勤,就到了新平,大事还是靠两位师祖跟赫兰师叔。”

    “赫兰师叔那么厉害啊!”乐怀雅的大眼睛里满是惊讶,“余师叔呢?”

    看来余圣殷真是全派年轻女弟子的偶像,苏溪亭说:“因为这次以打探为主,余师叔你也知道,他那路数得放战场上用。”

    “我就说嘛!”乐怀雅轻巧地跳上台阶。

    苏溪亭发觉她脚下生风,道:“御气术又进步了,你也太快了吧?”

    “再快也没你快啊,”乐怀雅得意地说,“这些天师父要帮鱼师祖安抚妖族,带我去了几回,有些妖怪真不讲道理,让他们快些跑,免得像岳阳河那帮黄鼠狼一样下场,还说我们不安好心,想占他们的地盘。哼,有了始阳山,谁要他们的破地!”

    “岳阳河?黄鼠狼……鼬族?他们怎么了?”

    “抗旨,被天一派带人剿了,”乐怀雅推开门,“不过他们也不算最过分的,通州的狮子精连朝廷使臣都敢杀呢!”

    “噢,原来这样……”苏溪亭看事情跟自己没多大干系,换上揶揄的神色,“师父既然带了你,想必也带了卫师弟,你看他怎么样?”

    乐怀雅立即回头瞪她一眼,两手拉着门:“再啰嗦不让你进去啊!”

    “别啊——”苏溪亭哧溜一下从她左胳膊底下钻了进去,嬉皮笑脸,“我就问问,你看卫溱筝师弟怎么样?”

    “哼,还能怎么样,不就那样!”

    “哟哟哟,脸红了!”

    乐怀雅没料到给苏溪亭钻了空子,哼道:“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我才懒得跟他讲话。”

    “人家是紧张。”

    “而且,”乐怀雅说,“他太小了!”

    “不就比你小几个月么,”苏溪亭撇嘴,“没想到你喜欢岁数大的……”

    “死丫头,谁说本小姐喜欢老男人了!我喜欢的嘛,自然得潇洒正派两不缺,天资好修为高,能给人依靠的那种,才不是什么情窦初开的小屁孩。”

    “你喜欢余师叔!我就知道你喜欢叔!”苏溪亭叫道,“这都无所谓,可你说卫师弟是小屁孩会不会太伤人心了。”

    “你才喜欢叔!”乐怀雅说,“余师叔是用来看的,而且听说他不好相处。”

    “也不是……他就是不怎么会说话而已,其实人还是挺厚道的。”

    “真的?”乐怀雅斜着眼睛。

    “千真万确,他虽然不说话,可有什么事都是冲在前头,”苏溪亭说,“而且他山水画得真好。”这是在绘制雍州地图时的发现,余圣殷几笔就能勾出一座山的形状,与实地几无差别,看得苏溪亭眼睛发直。

    “你同我说了这么多,不是你自己喜欢余师叔吧?”

    苏溪亭嘴角一抽:“你怎么会这么想……余师叔是我的目标,今后我得更加努力地修炼,说不定将来别人说到清虚派的时候,能把我的名字排在他后边。”

    “那我也只能排在你后边了。”乐怀雅说。

    “对了,听公输师祖说过几日便是赏花宴了?”

    “说是赏花,可今年满山连草都没几根,也不知要不要改个名头。”

    “改不改都一样,不都是……”苏溪亭忽然想起来,乐怀雅似乎也算是世家小姐,“……不都是切磋么。”

    好在乐小姐从不想太多,还说:“对,反正今年得让臻午堂雁离堂那帮人看看,玄溟堂可是不好惹的!”乐怀雅毕竟跟皓玥堂堂主第五铏之是亲戚,放狠话还记得漏掉堂舅。

    “是所有弟子都要上去?”

    “那当然!你的死对头齐晚思很快就要滚回家啦!还有我跟你说哦,”乐怀雅拉着她,“我最近无意听到的,原来齐晚思的佩剑根本不是金玉宫的,她那点灵力根本召不出剑诀,只好从家里拿了把宝剑充数,你说好不好笑?没本事就早点下山嘛!还留在这害人!”

    苏溪亭苦笑,齐晚思或许没有仙根,但她绝非没有本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