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69章 祖传的真经

第69章 祖传的真经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永恒国度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周煊容经郑道友一分析,也觉得在谷内静守会陷门派于被动,说要回去跟掌门商量,事情就算谈妥,他们也要离开了。曳追,即与会的赭袍老者,说了几句客套的挽留之语,同时将郑寻庸的容貌死死刻在脑子里。

    狐王与王女将他们送到大殿石阶下,郑寻庸怀里的草间真白动了动,他才想起有样东西忘了送出去,从前襟里摸出一本小册子,双手呈给栾诸:“这里边记载了一些瘟疫防治的内容,你们留着吧。”

    余圣殷都忍不住拿怀疑的目光看他了。

    江如蓝赶紧跳出来解释:“通州已经开始防范了,还请陛下留意,莫要让羽族靠近江州。”

    周煊容这才以为郑道友是为了清虚派着想,赶紧在内心唾弃自己一番。

    令芃从栾诸手里接过册子,对郑寻庸笑了笑:“谢谢,”他的手指夹着书页翻了两面,“内容确实精辟,不知贵派怎么会有这类书籍?”

    以往郑寻庸必定结舌无言,但此刻的他不是平时的他,内心充满着信仰崩塌后的黑暗与破碎,他淡淡地答道:“这是本派开山掌门师从灵渠子时,在山崖救了一名行医,不料那人是前朝太医院典籍官后人,便得到了这本秘籍。”

    苏溪亭把头扭到一边,只恨不能伸手捂脸。

    “既然是典籍,可有书名?”令芃笑意盈盈。

    郑寻庸一本正经道:“此书包罗万象,称为‘一’;循道遵理,称为‘本’,故名《一|本|道》。”

    等五名道者消失在宫门外,令凡才把弟弟拉到大殿角落,说:“那就是你盯上的人?看着也……怎么讲,就是不着调啊。”

    “说话是不着调,可说的话还有几分道理。”令芃翻着书册,内容他是极其熟悉的——郑寻庸抄书的时候会避开人,但从不避开草间真白那只兔子。令芃留在兔子后颈里的银针能控制走兽,运用得当还能借此眼观周围。

    一张叠起来的白纸忽然掉了出来,他捡起来展开,发现那是一幅炭笔素描。画的中央有一团篝火,旁边的人穿着浅色宽袍,袖口里伸出一截皓腕,拈着一根枯枝去拨动柴火。

    “哎呀,画得真好,”令凡神态和顺,阴阳怪气,“想不到郑仙师还有这般才情,我跑了大半个九州,也没见过比这更逼真的了。”

    令芃嗤笑一声:“姐姐要是喜欢就拿去。”

    “我可不敢,”令凡斜他一眼,“你那样耍人家,也太不厚道了。”

    “姐姐耍天一派那位护法的时候怎么不这么想?”

    想起公输策,王女便背过身去,说:“他都是个元婴道者了,还那么容易上当,又怎么能怪我?”

    去年令芃诛杀列于错,命岳西山的朝明将王姐寻回,接到线报的令凡一心只想赶回闵水,路过兖州冕山,正赶上天一派增加巡逻人数,不小心给包围了。狂风如刀割,她左突右闪依然伤到了肩胛骨。缩在半山坡的石块后边,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本打算拼个鱼死网破,但来人仿佛扭了脚,突然倒了过来,眼看就要砸到自己,令凡只好伸手去扶他一把。

    结果是个长得挺秀气的书生,令凡盯着对方的眼睛,余光却扫向他身后,没有看见半个人影。

    一时间她也糊涂了,这人究竟是同她一样被结界困住的过路凡人,还是有本事隐匿全部修为的仙界高手?

    前者无需理会,后者,拼上她五条尾巴都打不过。

    所以令凡当即决定演一出戏,手腕一推:“哼,我还以为是什么东西,原来是个凡人,快滚,别打搅我睡午觉!”说完她往后退了两步,正好能让来者看清她左肩的伤口。

    果然那人说:“姑娘,已经是未正了。你怎么受伤了?”

    上钩了。令凡咬牙,漂亮的脸蛋上堆出脆弱的凶狠:“我告诉你,我可是妖怪,妖怪受伤之后最喜欢吃人了,不过算你运气好,我还不是很饿,你滚不滚?不滚我等会儿就饿了!”

    “我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出去。”

    令凡决心将善良柔弱装到底,不仅指了路,连身后飞来的捆仙索都没怎么躲。直到她被人按在地上,看见书生眼里流露出三分犹豫时,才确定自己赌中了。

    天一派的水牢虽然不好呆,可公输策比她想的来得还要快些。最开始不论公输策开出什么条件,她都只是拿后背与“滚”回答,对着墙壁的脸在阴冷的牢房里渗出汗水,万一她估错了公输策的脾性,对方真把她打回原形,那就前功尽弃了。

    公输策问她愿不愿意留下来当个书吏,她相当愿意,但立刻答应恐怕日后会有禁足一类的限制,所以她拒绝了,希望换取更多筹码。然而事情远超她预料,因为下一刻公输策就说:“我是说你先答应,我把你弄出来,然后你想去哪去哪,我就说被你跑掉了。”

    令凡沉默许久,她从没见过这么单纯的人。

    跑路之前王女编了一封信,说自己去北漠找亲戚,省得哪天给公输策知道自己一腔善意给令凡当水泼掉,心里不好受。

    “虽然我骗了他,但他不知道啊,所以我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令凡跟弟弟说。

    令芃:“随便吧,但姐姐你把真名告诉他早晚会被发现的。”

    这句话击碎了令凡仅剩的侥幸,她在左护法小院里呆了几天,身份是书吏,工作是闲逛。公输策问她名字的时候,王女忙着把|玩段云歌送她的两股钗,随口就说了真名,想想都觉得失策,竟然在一点小恩小惠面前忘了复国大计,令凡只能说:“反正道者修身养性脾气都好,应该也不会太生气……”

    “对了,听说那位公输护法,同清虚派万松阁的尊仙是叔侄,”令芃哪壶不开提哪壶,“姐姐将来有机会不如借着这重关系,再跟人家见一面,我也好好道个谢。”

    令凡笑得极其温柔,手摸了摸弟弟的脸,而后狠狠一掐!

    “姐姐我错了我错了,诶——疼疼疼疼疼……”令芃叫着摆脱王姐的狐爪,揉着脸蛋把书册扔给令凡研究,自己拿着素描回去看文书。

    走着走着他忽然想起来,通过兔子的眼睛,他连手机的使用方法都学会了,可从没见郑寻庸画这幅画,随即他想起来郑寻庸中午总会缩到床|上,放下帐子,也许就是在那时,郑寻庸凭着印象,一笔一笔将记忆里的人栩栩如生地移到纸上。

    令芃那颗五行缺德的心突然产生了一点愧疚,所以他想:怎么说他也是个琴心境的道者了,就算被人骗了也应该看淡些。这么一想,狐王发虚的心仿佛吃了秤砣,重新安定下来。

    而郑寻庸的思想高度显然没有达到令芃预计的水平,回去的路上他的步伐格外稳当,面孔沉着如水;苏溪亭越看越担心,不知道他中了什么邪,他看上去就像全身上下结了一层硬|邦|邦的壳,里边究竟是发酸还是发臭无人可知。

    当晚她借口送水,带着赫兰千河跑到郑寻庸在玄溟堂的客房里,一关门就问:“郑兄,你没事吧?”

    “我很好,就像从来没有出生一样的好。”郑寻庸端正地坐在圆桌旁,双手放在膝盖上。

    赫兰千河凑到苏溪亭耳边:“还真是病得不轻。”

    “我没有病,病的是世界。”

    赫兰千河:“他这是怎么了?王女觉得他字丑所以把他的情书撕了?”

    “郑兄,”苏溪亭艰难地开口,“我今天看了一路,综合所有情景,只能提出如下假设……”

    郑寻庸面无表情,赫兰千河不明就里。

    “……其实你之前碰到的那个不是王女,他们姐弟长得一模一样,今天见了我才敢这么说。”

    赫兰千河好似雷霆当头,瞠目结舌地在两人之间看来看去。

    郑寻庸抬头望着屋椽,闭上眼,突然之间仿佛冰冻的湖面破了口,他伸手揪着自己两鬓的头发,声音就像刚发觉被动了绝育手术的猫一样凄惨:“どうして?!どうして私はこのような事にぶつかります?!”

    “郑兄你不要这样啊郑兄!”苏溪亭按着他的肩膀使劲摇,“你只不过瞎了一回,至少没有瞎到底啊!”

    旁观的赫兰千河总算弄清了事情原貌,捻起桌上的瓜子:“……whatatragedy……”

    苏溪亭:“只不过弄错了性别而已!不能说明什么啊!赫兰兄你不要再嗑瓜子了!赶紧来劝劝啊!”

    “第一个啊!我的第一个三次元女神啊!”郑寻庸弯腰呈对虾状,“居然是男的,男的!”

    “没事啊,我以前追过一个女的,后来她变性了。”赫兰千河说,瓜子磕得噼啪响。

    “我居然对一个男的,男的!产生了那样深邃又黑暗的幻想,我觉得我就应该被判个终生□□,整个社会都应该唾弃我这种人,”郑寻庸抓着赫兰千河的手问,“赫兰同志,关塔那摩监狱还有床位吗?我现在就要去,你们不要来找我了!”

    “你要能穿回去记得带上我,再说你一个中国人应该去秦城吧?”赫兰千河为难,往他手里放了一把瓜子,“来来来,嗑点瓜子放松一下,你就算弯了也是我朋友。”

    “我没弯!!!”郑寻庸的声音惊动了外边路过的弟子,所有人纷纷绕道,“我以为他是女的!我还给他画了画!我连我妈都没给画过!”

    “一幅画而已,没事,回头我们一人给你画一张。”苏溪亭拍他的后背。

    “啧,其实你还有机会的,既然你先碰到的是令芃,反正他姐姐长得一样,干脆你追他姐姐好了。”赫兰千河毫无责任感地说。

    “他们长得不一样!令芃他高一点,眼睛颜色也不一样!”郑寻庸的声音忽然小了下去,“而且我比较喜欢他说话的调调……”

    赫兰千河:“我去……”

    苏溪亭急了:“赫兰兄你乱说什么呢!狐族是能随便搭上的?我看那俩都不是好东西!一个比一个会装,我一看就知道那令芃坏着呢!就骗郑兄这样没见过世面的单身狗……”

    “他才不是装的!”郑寻庸梗着脖子,“再说被骗的是我,你凭什么说人家坏话?!”

    “我……”这一耙打得苏溪亭措手不及,“……你、你就等着在他身上吊死吧你!我不管你了!还有!我知道瘟疫是什么了!”

    “什么啊?”赫兰千河把瓜子壳拍掉。

    “类似于流感,”苏溪亭平静了一点,“治疗不及时可能会转成肺炎,这边条件差,死人也正常,不过就是不知道这病是怎么来的……郑兄你不要再哼哼唧唧了!赶紧把之前见过的都讲一遍!”

    郑寻庸勉强从悲伤中抽|出一点理性,将两次探查的见闻详细说了一回,最后问苏溪亭:“流感的话真的会很严重吗?我穿越之前就得过,当时也没什么问题。”

    苏溪亭:“那是因为你家有自来水有消毒柜,这边连个毛都没有,要真传开了,我估计至少死四分之一。”

    “天,那狐族不会——”

    “你就知道你的狐族!你怎么不惦记惦记自己门派啊!蒲涧离天明湖可比离闵水近多了!”苏溪亭斥道。

    “额,等一下,”赫兰千河抬手阻止他们吵下去,“所以老郑你第一次到百越,那边是没有瘟疫的。”

    “对啊。”

    “你在那边点了菜,但把盘子给别人了。”

    “嗯。”

    “瘟疫是从你吃饭的集镇传开的。”

    “没错。”

    “你穿越之前得过流感。”

    “……你的意思,”郑寻庸大惊,“难道是我?!”

    苏溪亭:“不会吧?我们又不是整个人过来……”说到此处她猛地打住,三个人确实只有意识穿越,但郑寻庸带了手机。

    赫兰千河跟苏溪亭纷纷把凳子往后搬,遥望郑寻庸的眼神仿佛是在打量一只从下水道爬出来的蟑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