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72章 浑浊的涛流

第72章 浑浊的涛流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老天暴雨不断,清虚派的祭天大典被拖到六月初六,众多修为不足以在外独当一面的弟子都要去帮着万松阁干活。苏溪亭跟韩潍舟求了假,在乐怀雅床边照看了七天,除了乐小姐何时能醒,她关心的还有如何安慰对方。

    公输染宁一天来探三回脉,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初二日落时分,公输染宁放下乐怀雅的手腕,拍了拍苏溪亭的手,说:“修为全散了,万松阁没有修复灵脉的芷萧,我听说宫里这些年搜罗了不少奇花异草,兴许能要到一两株。”

    苏溪亭赶忙问:“有了那种药就一定能恢复吗?”

    “七八成不成问题。”

    “那我能不能帮上什么?”

    公输染宁说:“不必,有我呢,你照看好她便是。”

    “嗯,”苏溪亭关切地看向乐怀雅,忽然一件要紧事跳出来,“坏了,要她家里知道这事,非抓她回去不可。”

    “为何?”

    “好像是跟张家联姻……不行,这事可千万不能传出去!”

    “还有这事?”公输染宁皱眉想了想,“她不愿意么?”

    “肯定不愿意啊!”

    公输染宁叹道:“讲句心里话,找不到芷萧,与其让她留在门派,倒不如回家去,至少有人照顾她。”

    “您说什么呢!难道就因为她不能接着修炼,门派就要赶她走吗?”

    “溪亭,你听我说,她留下来,将来你们筑基的筑基结丹的结丹,三五十年不过弹指一挥,可她怎么办?没有修为她不过是个凡人,”公输染宁深吸口气,“这种事我看得太多了,跟我们同一辈的师兄弟里,许多都是自行下山,难道我们愿意?可他们老去离世对我们是折磨,对他们自己就不是了?你要明白,走上修仙的路,能跟你走到头的人少之又少,留不住的千万别强留。”

    苏溪亭眼眶发红,她抿着嘴,声音格外冷静:“是不是只要有了芷萧,她就不用下山了?”

    “可以这么说。”

    “好。”苏溪亭站了起来,转身要走。

    “你去哪?”

    “去京城。”

    公输染宁有些好笑:“回来回来,你连宫门都摸不到能干什么?还是我来。正好大典快到了,趁着这时候多要点东西也好。我说你这姑娘怎么这么容易急呢?又不是铁定没戏,要宫里也没有,你沈师祖晓得芷萧长在哪,大不了回头带你去找就是。”

    苏溪亭一条腿硬生生卡在门外,肩膀垮了下来,她折回来老实地坐回床边:“都听您的。”

    “你当下帮我盯着她的状况,我先回去了,晚上再来。”

    “哦。”

    公输染宁顺了顺袖口起身:“别垮着张脸,我一个长辈还在呢,你该干什么干什么,课业别落下,”他话锋一转,“对了,你的御剑练得如何?”

    苏溪亭陡然一惊:“都好,就是闭着眼找不着方向。”

    公输染宁无奈:“回头去找你沈师祖让他教你一招缩地术,法子是老套了些,可用得熟了不比御剑差。”

    “是是是。”苏溪亭忙不迭地点头。

    隔壁屋里宋柳君看自己师父要走,赶紧出来相送,公输染宁往靳钲鸣的屋里看了一眼问:“铏之呢?”

    “前几日还天天来,这两天不知去哪了。”

    “估计是皓玥堂有事,算了,朝廷送祭天大典用的礼器来了,眼看着又要下雨,我得去山下接人。”

    宋柳君:“礼器?什么礼器?”

    “据说是一批青铜器,回头还得回去查查怎么用。”

    宋柳君尚是凡人的时候就不喜欢这些幺蛾子,可人家既然送到门上了,想必是好心,门派也不好推却。他躬身送走师父,到偏室里帮着熬药。除了乐怀雅跟靳钲鸣两个重伤员,各堂弟子不断进出百春堂,药房抽屉见了底,就等着外边送补给上山。

    公输染宁带着向椅琴到山下,狂风卷地,百草摧折,一队人候在那里,马却不是云炎马。土地庙改成的执勤岗里,五名弟子皆在一旁候着。

    带头的老汉上来给公输染宁下跪磕头:“神仙老爷,小的是段太守家的,给您送东西来了。”

    公输染宁很不喜欢“老爷”这个词,觉得把自己喊老了:“怎么是段太守派人来?宫里的人呢?”

    “回神仙老爷的话,北边岳阳河昨晚决堤,上游全淹了,宫里的车马过不来,只好用船运过来,小的们跑了好些天,总算给送到了。”

    “晚些无妨,渡河时可有人落水?”

    “没有咧,都是船户,在水上倒腾惯了。”老汉露出一口黄牙,公输染宁强忍着没有后退,拍了拍向椅琴的后心,让她带着执勤弟子上去搬箱子。

    “放着就行,等会儿要下雨,你们先在旁边屋里等着。”说完他一闪就不见了,老汉身上的气味让他联想到某种鱼干,他得赶紧回去熏两勺香清一清。

    向椅琴把清单带回万松阁时,看见的就是换了衣服的公输染宁在香炉边拼命替自己扇风的一幕,见怪不怪地上前递上条子:“师父,单子都在这了。”

    “好,让正清宫的人把东西收好,千万别沾了水汽。”

    “是。”向椅琴答道,忽然她笑了一下。

    公输染宁问:“怎么了?”

    “……”她笑得肩膀微微抖动,“……神仙老爷。”

    公输染宁面色一僵:“说什么呢!学什么不好学人家说话,赶紧下去好好反思反思。”

    “是,”向椅琴捂嘴,“那老爷我先下去了。”说完扭头就跑,一溜烟消失在门外。

    “诶我说你……”公输染宁没捞住自己徒弟,郁闷不已。他扭头望了望旁边一面铜镜,幸好镜中人依旧风华正茂,全然不似活了一百多年的老人家。说到老人家,公输真人立马想起自己的掌门师弟,熄了香炉往正清宫飘然而去,打算从南宫煜文的胡子里找点平衡感回来。

    半刻过后,南宫掌门给不请自来的师兄叫了一杯茶,而后继续看墨菱花,任由师兄盯着自己的脸微笑,他早就习惯这种待遇了,埋在胡子底下的娃娃脸可谓宠辱不惊。

    墨菱花的另一面交给了远在雍州的鱼尘欢,一会儿上边浮现出几句话,南宫煜文转述给公输染宁:“鱼师妹说雍州一切如常,但崔家那三个孩子貌似有回京的意思。”

    “张家呢?”

    “不清楚,”南宫煜文说,“还有点消息,关于柳杨枫……”

    “不要紧的我就不听了。”公输染宁的笑容消失在脸上。

    “我也不清楚算不算要紧,你知道重华派么?”

    “没听过。”

    “我也是,据说是凉州的门派,人不多,大概是十来年前创立,鱼师妹说这重华派不知为何跟关外叛军搭上了,打算让柳杨枫从西边凉州入关。雍州凉州跟荆州其余门派正在查。”

    “假的吧?凉州离万仞关十万八千里,叛军要绕路也是绕东边徐州,柳杨枫又不傻。”

    “问题是有人从重华派传信弟子身上搜到了柳杨枫副官孙继童的信。”

    公输染宁一想到孙继童就本能反感:“孙继童跟柳杨枫不在一条船上,他不可能帮着柳杨枫往南打。这事恐怕是有人要陷害重华派,反正谁也拿不到孙继童的字迹,证物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啧,放着正道不修,成天倒腾旁门左道,难怪出不了名门,原来净折腾去了。”

    “可终究是扯到我们身上了。”南宫煜文说。

    “先等等看,要是重华派倒了过后也无人追究,这事就算过了。”

    南宫煜文忧心忡忡:“万一没有呢?”

    “师弟你怎么跟个老人家似的成天‘万一’‘万一’的,万一没有,西北那些个小门派绝对动不了柳杨枫。天一跟茅山更不会管,”公输染宁望着墙上的画,“要说西北的情形还是沈师弟清楚,叫他过来吧。”

    “他去宣明派了。”

    “是去跟姬无疚提个醒?要我说谢晗光的话不能全信,天一派与我们并无纠葛,为茅山一句话就处处提防人家,划不来。”

    “我也知道,”南宫煜文双手按着发际线,“可姬无疚那脾气你也知道,滥好人一个,他救人哪管是不是暴民,也亏是宣明派底子厚,不然哪经得起他这么经营。还有,谢晗光还说了一件事,万仞关的围似乎是沈师弟一人解的,师兄你知道么?”

    听完这句,公输染宁暗骂谢晗光处处生事,道:“我同沈师弟说了,这小子修的门道杂之又杂,偶尔弄点出人意料的法术出来也不出奇,毕竟燕子寒的东西都在他那收着,谁知道他是不是又捣鼓出什么秘法来了。”

    “应该是,沈师弟用心的地方从来跟我们不同,”南宫煜文愉快地接受了这个解释,“可师兄你怎么不告诉我?”

    “还不是因为掌门身边人多,传出去麻烦。我们不在意,可小辈们未必这么想。”

    “又成我的责任了,”南宫煜文撇嘴苦笑,“师兄你能帮我叫一下熠风跟铏之么?有些事要交代。”

    “行——”公输染宁放下茶盏,出门时攀着门框,“师弟辛苦,这些日子愈发沧桑,回头记得把胡子修修。”

    南宫煜文早已没了的脾气浮动两下,连个浪都没翻出来,挥个手接着批文件。突然他的头又疼了起来,灵力在五脏六腑乱窜,眼前全是翻腾炸裂的金星。

    笔“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墨水擦开;南宫煜文抱着头,耳畔轰然一片;桌上的文具被从他身上喷薄而出的灵力震飞,连屋子都在微微摇晃。

    刚走没几步的公输染宁冲进来:“师弟你怎么了?”

    南宫煜文听不见,只感觉一双手按住了自己的肩头,带着熟悉气息的灵力灌入,替他压下血脉里的气息。他的视野清晰了些许,只见公输染宁正拉起他的右手切脉,声音沙哑地问:“我怎么了?”

    “灵力失控了,”公输染宁语气严肃,“是头一回么?”

    “……前几天好像也有一次。”

    “那你怎么不早说?!”公输染宁瞪着他,“你是不是要突破第五重中乘了?”

    南宫煜文无力地申辩:“我忙啊……修炼的事,哦……好像真的是。”

    公输染宁的桃花眼凶狠起来也有点气势:“都这时候了你不去闭关在这里撑什么撑?!乾元境往上有多凶险你不知道?!赶紧去后山找个地方关着,没事别出来,门派的事我跟沈师弟替你管。”

    “可祭天……”

    “你祭什么天?你要是走火入魔我们将来祭谁都不一定呢!现在就走!”

    公输染宁架起掌门就要出门,周煊容刚好回来,见状大惊失色,问清事情原委过后,立刻加入了师伯的阵列,两人一左一右把掌门连拖带拽送到后山一处僻静的山洞里关起来。

    周煊容在洞口隔着禁制喊话:“师父您放心吧,有什么事我都听师伯的,您好好闭关,别的事不劳您分神!”

    门口的禁制还是灵渠子亲自设下,南宫煜文绝对无法突破,只好看着师兄带着徒弟离开。回去公输染宁第一件事便是发布公告,称掌门闭关去了,自己暂代此职。沈淇修从宣明派回来,对此并无异议,还说挺巧的,因为姬无疚在无数次假装闭关实则躲避朝廷钦差过后,总算等到了真正的时机,若能突破,世上会多一位乾元境道者。

    “该交代的事都交代了吧?”公输染宁问。

    沈淇修:“同姬掌门的几位亲传弟子讲了,他们会斟酌的。”

    六月初五,鱼尘欢自雍州来信:西北数个门派讨|伐重华派,战败;公输染宁对这一结果感到不可思议,而后公输策通过另一面墨菱花传来的讯息告诉了他原因:那些个门派本就勾心斗角,以前荆州临溪楼是个中翘楚,可尹向渊挪窝了,“西北三州第一派”的头衔便空了出来,大家尽管非常希望干掉最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的重华派,却更担心先上会削弱自身,结果给人切割包围圈打了个七零八落,幸而被削弱的程度十分平均。

    公输策还透露了个消息:赵剡是支持灭掉重华派的,因此派圈地自守好些年,加上从凡人那抽的田税比朝廷低,引了不少流民前去投奔。

    公输染宁警觉起来,清虚派的田税也挺低的,不过好在江州人安土重迁,另外灾害不多,门派大约还没有触动皇帝那敏感的神经。

    隔日的祭天大典上,弟子们带伤不重的都来了,但因礼器材质突然更换为青铜,公输染宁好几次险些脱手,幸亏助祭的沈淇修及时托了他几回。

    乐怀雅依然没醒,但第五铏之回来过后不久,靳钲鸣就醒了。不顾宋柳君的劝阻,第五铏之坚持要把徒弟带回皓玥堂养伤,宋堂主无力阻止,便配好药放其离开。

    祭天过后放一日假,公输染宁抽空去探望南宫煜文,发现他已经入定了,便悄悄退了出来。

    然而他刚缓一口气,齐敬和就带着诏令上门了。公输染宁一见到齐家人就想跟南宫煜文一块去闭关,最后是沈淇修出的面,连累得赫兰千河都要去端茶递水。

    之后沈淇修带赫兰千河到正清宫,公输染宁忙问:“又是什么事?”

    沈淇修:“重华派久攻不下,皇帝命清虚派前往。”

    由于消息过于离谱,公输染宁愣在当场:“啊?”

    赫兰千河说:“诏令里说重华派与叛军勾结,证据确凿,他们又确实在凉州发现了妖狐的踪迹,就猜测是因为上一年太冷,柳杨枫不得不转移,但青州与兖州、徐州太近,怕天一、茅山跟望海堂联手对付他,他就选了敌手比较弱的西路。然后他还给讨|伐重华派的每个门派写了一封信……”

    “他干了什么?”公输染宁脊背发凉。

    赫兰千河小心翼翼地说:“他承认了。”

    沈淇修:“朝廷指名让师兄你去。”

    “嗯嗯,”赫兰千河点头,“真的写了师伯您的名字。”

    饶是公输染宁性子再好,此刻他也想破口大骂。

    沈淇修:“师兄你别生气,这次从重华派被伐到朝廷发书不过四五日,可见当中有人推波助澜,极有可能是齐诤之,你先别动,我带人过去。”

    “不必,沈师弟你留下,”公输染宁的脸上是难有的冷厉,“我教出来的徒弟,要废也得由我亲自去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