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仙家枪神 > 第73章 压缩的视野

第73章 压缩的视野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战神狂飙斗战狂潮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武道宗师九仙图龙符道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淇修拉住公输染宁:“师兄你且等我说完,宫里顶多让我们派人过去,如今却指名叫你,里头肯定有人动了手脚,纵观朝野只有一个齐诤之干得出这等事。眼下柳杨枫还未曾露面,凉州几个门派附近却有了狐妖的踪迹,恐怕是要有所动作,你去了,若是生出什么变故,那便真说不清了。”

    公输染宁一手撑在书案上,一手捂着额头:“我知道,可毕竟齐诤之两个儿子,全折在我手里,他要没点动作,我才不安呢。”

    “他们齐家人搞出那么多事,死了我们连棺材本都送了,难道就因为我们是道士就要替他们看坟?”赫兰千河一说完就被沈淇修不轻不重地拍在肩上:

    “胡说什么呢,”沈淇修转向公输染宁,“我同齐大人说你暂代掌门之职,不便离派,这事由我处理,师兄你千万不要再插手。”

    “算了,师兄我从前确实靠不住,给你们添了好些麻烦,可真要对付柳杨枫,还得我出面。他做的事别人摸不着门道,我好歹能猜着几分,比方说他选凉州入关,却至今不见踪影,绝不是有什么阴谋诡计、什么分别攻破西北各派一类,他就是手里没人。这人一心虚就喜欢装模作样,你想他从关外顶着暴雪跑了老远,不先找个地方把那群妖道稳住,反而四处派人,不是心虚是什么?”公输染宁一想到柳杨枫这些年没有半点进步,又是恼怒又是无奈,“这回我也不跟他客气了,直接带回来到后山找个地方关着,就说他对我一个尊者动手,得按清虚派的规矩办。”

    一番话毕,令沈淇修心服口服:“还是师兄有理,朝廷那边我去说。”

    “唉,又给你添麻烦了,不过这话似乎我也说过好几遍了,真的。”

    沈淇修轻笑:“那我也是那句老话,同门不分你我。”

    西北,西北……西域,赫兰千河这些天似乎总是听到这个词,这才想起是老苏一见他就念叨的俩字,插了一句:“师伯,苏师侄她也想去西域,貌似是要去采药,您要是缺人可以找她。”

    “对了,这事还是我同她讲的,最近事太多都给忘了,”公输染宁拍了拍前额,“行……不行,她不能御剑,在那边可少不了东奔西跑,师弟,你教她个缩地术吧,不然成天御气也不像话。”

    沈淇修答应下来:“好,师兄你几日后动身?”

    “三天。她要来不及,学会了再来就是,还有,你之前到西北是不是找到芷萧了?”

    “对,不过位置不大好找,回头我跟她说。”

    赫兰千河挺高兴,这些天他起得比沈淇修早睡得比沈淇修晚,一方面为了错开与对方的生活轨迹,另一方面是因实在睡不着,每日到后殿里扫地都绕着右边墙里嵌着的书架走。上次他随手一翻,得到的结论是自己的身体极有可能是某种人形兵器,隙月剑碎片重炼的枪还在他袖子里,难保外人不把他跟燕子寒绑在一起,明枪暗箭一起上把他打到另一个宇宙去。想到这赫兰千河愈发睡不着,加上白天碰上沈老师得提起十二分精神装乖,眼睛底下越来越黑,看起来就像夜里警觉的猫头鹰。

    苏溪亭来得很快,把赫兰千河拉到院子的梨花书下陪练,沈淇修没拦住,只好放任他们去。

    沈淇修先教他们如何将灵力汇聚到双眼,缩千里之地于跬步,首先得看得见落脚点。赫兰千河试着做了一遍,眼眶微微发热,瞳仁里映出葱茏树影,竟然看见了半山道上的景色。可随之眼前一花,头重脚轻险些栽倒,幸好及时抓|住了一只手。

    一抬头见沈淇修的眼睛:“头晕?”

    赫兰千河:“有点。”

    “看见哪了?”

    “山道。”

    “差不多。”

    赫兰千河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沈淇修并不解释,而是转过去指点还在凝神的苏溪亭。赫兰千河凑过去,忽然觉得沈淇修看苏溪亭的眼神与看自己的不大一样。沈老师看着他的时候眼神格外专注,与其说是凝视,赫兰千河感觉那更近似于观察。

    “今天练得够久了,你先回去吧。”沈淇修对苦练无果的苏溪亭说。

    苏溪亭:“让我再试试,差一点就能看清了。”

    “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哪有一天就练成的功法,慢慢来。”

    “可赫兰师叔已经成了。”苏溪亭指着沈淇修身后。

    沈淇修骤然回头,这才发现身后已经空了;山道上一条白影突然凭空出现,赫兰千河落地的时候没站稳,滚了几圈过后迅速地爬起来,四处查看有无过路人,确认无人目击后才去拍前胸后背的灰。

    千星宫|内,苏溪亭双手环抱:“赫兰兄学得真快,公输师祖说以往弟子里最快的也得三天学成呢。”

    “你想问什么?”

    “没什么,感慨一句罢了,”苏溪亭说,“我们虽说占了如今的位子不大对得起原主,可往后也只能拼命过得更好些,师祖您要是知道赫兰兄这壳子的来历,还是提醒几句,他这人挺没心没肺的。”

    “公输真人说让你来讨教,怎么看着倒像是来向我讨债的?”沈淇修毫无芥蒂地笑了笑,有点惊讶于赫兰千河竟然没将发现告诉苏溪亭,“很多事我也在着手去查,知道的不比你们多。”

    苏溪亭最烦沈淇修打出的一轮轮太极,联想到赫兰千河愈发明朗的胳膊肘不知往哪拐的态度,气不打一处来:“您怎么查都行,可千万别忘了,我们以前都是人,不是妖族。”

    沈淇修:“不论他以前是什么身份,现在都是我的弟子。”

    苏溪亭真拿他没办法了。她对付人有一套自成体系的法子,对好人与对坏人不同,对自己人与对外人不同,可对沈淇修,她实在看不透这人是好是坏、站在哪边,似乎他的身上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薄雾,一言一行似乎都克制在某个不易为人觉察的空间之内。对于这种不确定因素,苏溪亭无法将其排除,便只好痛苦地忍耐下去。

    “先别接着练,先让灵力散开,等气息平顺再试。”沈淇修说,这一刻他看上去又像个称职的长辈了。

    突然一个白影从天而降,正好出现在苏溪亭与沈淇修之间的空中。苏溪亭箭步后撤,沈淇修反倒迎上去,伸手去接,稳稳地将他揽进怀里。

    “不好意思,落脚的时候眨了眼睛,望天上去了。”赫兰千河扒|开沈老师的手,很感激对方没让自己摔个狗吃|屎。沈淇修替他整了整衣领:“幸好你是望天,要看到地里去,我们还得把你挖出来。”

    几步外苏溪亭大惊,赫兰兄跟沈淇修的关系已经这么好了?!难怪怎么敲都敲不醒他的脑袋,幸好自己尚能保持清醒。郑寻庸给狐狸精三迷五道都快忘了自己姓什么,赫兰千河又倒在了沈淇修的糖衣炮弹之下,苏溪亭忽然感到任重而道远,眺望着远处天边几缕白云。

    尽管她毫不掩饰自己的敌视,沈淇修依然热心地替她指明了深入荒漠寻找芷萧的路,还附赠地图一份。

    三日后下午,公输染宁从山门处御剑出发,一个徒弟都不带,而且锦囊里只收了五套衣服,足可见其一鼓作气收拾掉柳杨枫的决心。万松阁几个弟子想一块去都被拒绝了,只好齐齐来送。

    向椅琴关切道:“师父平常出门少说都有个人在边上伺候,此去千里迢迢,真要有什么事,连个跑腿都没呢。”

    周围弟子皆是附和。公输染宁不明白明明自己是师父,怎么搞得徒弟人人一副送孩子出远门的模样:“你们没出世那阵为师就一个人云游在外了,担心个什么劲,赶紧回去,散了啊。”

    “诶!等等我!”苏溪亭钻出人群大喊,“师祖我学会缩地术了!带我一块去吧!”

    公输染宁讶然:“这么快?”

    苏溪亭眼底里全是血丝:“昨晚把口诀念了个上千次总算练熟了,师祖你带上我呗。”

    望着她憔悴的脸,公输染宁有些心疼,就答应了。向椅琴趁机把苏溪亭拉到一边,将师父的生活习惯交代过去,而后郑重告知苏溪亭千万不要在公输染宁面前提起他的年龄,特别不要说“老爷”二字。

    苏溪亭:“不提年龄我理解,可‘老爷’是怎么回事?”

    向椅琴神情肃穆:“这都是师叔们的经验,你照做就好。”

    苏溪亭点头:“行。”

    而后公输染宁试了试荒废多年的缩地术,带着苏溪亭来到随阳镇外,找到城里最好的住店选了两间房,苏溪亭一看房价就说:“我还是打地铺吧。”

    “人家都说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最晓得玩乐,你怎么偏偏老这样苛待自己呢?”公输染宁上楼,一身华服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苏溪亭想可能这是因为自己实际上已经快二十五了,跨入了装也装不出鲜嫩感的人生阶段,干笑两声说:“可能我的命不怎么金贵吧?”

    “哪有人命是不金贵的?年轻时候过得太苦不是什么好事,自己都不宝贝自己,往后只会更苦。”

    “太浪费也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等到了荆州那种穷地方,想花钱都没门。”

    “那您干脆直接把我们带到凉州得了,省得还要住店。”苏溪亭推开房门,打量着里边精巧的装饰。

    公输染宁:“我一人御剑不出五日就能到,可带上你非折腾半个月不可,而且缩地术着实非我所长,不然我就亲自教你了。”

    “缩地术挺好的呀,怎么没几个人用呢?”

    “怎么讲呢?我看除了望海堂那几个老人家,现在的道者都不大用这招了,”公输染宁弯身检查床铺,拍了拍枕头,“灵渠子与灵枢子以前,仙道尚不兴派别之分,都是一个师父带几个徒弟,居无定所,更谈不上寻找矿脉锤炼佩剑;可后来御剑术兴盛,这土法子就自然没落了。”

    “那这么看沈师祖也算是个特立独行的奇人……”

    公输染宁笑:“嗯,这倒是,他一直都挺特立独行的,不过十分靠得住。”

    “真的啊?”

    “那当然,你别看他不怎么同人来往,其实是个好说话的,日久见人心这话放他身上怎么都不为过。”

    这一刻苏溪亭不禁怀疑起自己来,或许真的是她多心了?沈淇修虽然让人摸不透,但仔细想想,从他身上真的看不出半点邪性。而同时这个问题也在困扰着赫兰千河,沈老师搬到正清宫去,一切就像往日,除了扫地面积翻了一倍之外,没有任何令人不快的地方。

    他拿着高级竹制扫帚,有一下没一下拨拉着,脑子里的沈淇修变了又变,一旦赫兰千河觉得他光明磊落,又想到他有一大堆实话没说;一旦猜他用心险恶,沈老师往日里淡泊清逸的形象又上来了。

    赫兰千河本以为自己会思考整整一天,但周煊容匆忙的脚步打断了一切:“赫兰师弟,沈师叔在里边吗?”

    “啊?在。”

    “以后扫地这种杂物交给其他人就行,你是沈师祖唯一留在身边的弟子,跟我一块进去吧。”

    “那可太好了,”赫兰千河把扫把往墙角一靠,“师兄是有事?”

    “还是上川的事,出了点问题。”

    赫兰千河脑子立刻浮现出那位黄鼠狼姑娘惊世骇俗的容颜,压下惊恐跟周煊容到书房里。周煊容说:“师叔,上川鼬族已然平定,但我们在山上找到了几个阵脚,又在长老的山洞外找到阵眼,确信是仙道手段。”

    “来源查到没有?”

    “符咒失效后会自毁,弟子们只能凭印象画下大概。”周煊容将两张纸摆上书桌。

    赫兰千河上前查看,两个符法一笔连成,罕见地呈圆形。

    周煊容:“里边的字实在来不及看清。”

    沈淇修问:“这是谁记下的?”

    “皓玥堂靳钲鸣。”

    “好,让他好好休养。”

    周煊容听出这是送客之词,转身便下去了,上川鼬族既然不复存在,那这几张符咒也不算什么,门派还得去清扫江州各地流散的妖族,无暇管这些小事。

    “这符可真有特色,画得挺好的,可惜没见过原版不知道长什么样。”赫兰千河戳了戳两张纸。

    “我见过。”

    “啥?”

    沈淇修指着其中一张说:“这张贴在阵脚,另一张贴在阵眼,里边的字应该是‘谷’‘凯’‘商’‘朔’,对应东南西北风,四个字写在圆里,底部相抵,外人闯入就召出狂风。那几个弟子大概就是在这上边吃了亏。”

    “这是哪来的?”

    “道法上与天一跟茅山传自一脉,但能把符咒画成圆形的,除了乾元门再无他人。”

    赫兰千河问:“乾元门离上川很近?”

    “不近,但也不远,算是扬州比较大的门派了。”

    “管不管?”

    沈淇修:“门派不掺和其它门派的事,所以……”他斟酌一会儿,“你悄悄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仙家枪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仲吕丁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仲吕丁未并收藏仙家枪神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