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唇唇欲动,老公彬彬无礼 > 第081章 爱不是轻言提在嘴边的东西

第081章 爱不是轻言提在嘴边的东西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从来他的爷爷都是果断独行的,也从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做了五十年的领导者,已经养成了*独裁的傲娇病。什么事都得由着他说的算,娶妻休妻全是他一手落实,连知会他一声都不曾。

    他就像个木偶被控制着,走着不属于自己的路,这一次他再也不会让他操控他的人生,哪怕脱离乔家。

    乔顶天嗤笑,他一脸不信的说:“你得了什么病!”

    “女人体香过敏症,也就是异味过敏,专家一致认为这是一种心理疾病,无法医治。”乔暮然沉声道,他说的坦然,似乎这刻起这种病已经不再给他压力。

    “什么意思?”乔顶天蹙眉不解的问道。

    “就是女人身上的体香及香水会让我感到不适,会呕吐不止,与女人同在屋檐下呆过十分钟,我就会暴躁易怒,会控制不住自己揍人,不管是男的女的,我照揍不误,更严重会杀人,纵火,纵水。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带口罩喷清新剂的原因。”乔暮然很有耐心的解释道。

    “什么狗屁东西,老子听也没听过。混账小子,你不会揪准了我没读过几年书,就忽悠老子吧?”乔顶天老眼一眯,十分不信任的看着他。

    “无所谓!您爱信不信,我只想跟安安复婚,你把离婚证还我。”乔暮然耸了耸肩,反正他现在就想娶慕安安,宠.着她,尽自己所能给她最好的。

    “这事我不同意,慕家丫头没了慕家的后台,还是待过精神病院的,我不认可。她想再次嫁进豪门,想都别想。”乔顶天深沉的看着乔暮然,丝毫不为所动。

    “我就是她的豪门!”乔暮然站起身,寡淡的看着乔顶天,沉声道。

    只要他在,慕安安就是豪门。以前是豪门千金,以后会是豪门太太,他会给足她一切。

    “什么?”乔顶天不明,一点也看不懂眼前这个孙子。

    “就算你不还我离婚证,我还是可以结婚,举办盛世婚礼。老爷子,这事由不得你说的算。”乔暮然微微勾唇,极为不屑的看了一眼乔顶天,转身欲走。

    “你这是什么表情,你是在鄙视老头?混账东西,你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乔顶天‘嚯’的一下站起声,指着乔暮然吼道。

    乔暮然冷冷的望着某处,沉声道:“我妈要回来了……”

    乔顶天一楞,扯了扯嘴竟说不出话。

    “爷爷,您猜她会站在那边?您觉得她会赞成我和安安在一起,还是反对?”他冷冷的笑着,轻蔑无比。

    “我……”乔顶天努了努嘴,徒然坐下。

    凤美要回来了?陆凤美要从澳大利亚回来了……想到这,老爷子情绪莫名的低沉,一点气都提不起来。

    乔暮然就知道陆凤美三个字会让老爷子凝噎,每个人都有软肋,而南城赫赫有名的将军最大的禁.忌就是他儿子,乔天凌。

    而最不能触碰的底线就是陆凤美,在他父亲死去的半年后,他母亲改嫁了。

    “我走了……”他轻笑一声,似是一身轻的出了门。

    “死丫头,你弄好了没有?”乔七爷分分钟不停质问道,十分没耐心。

    “这是细致活,您别再催了!您一催,我手颤的不行……”乔珊珊提了提掉在鼻梁上的眼镜,嘟嘴不满的说道。

    “你p个图那么慢?老头的时间可是国家总统时间,你耽误我多少事。”乔七爷砸吧砸吧嘴,躺在乔珊珊的公主床上,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说道。

    “行了行了……”乔珊珊P完,总算松了一口气。

    回头一看,顿时瞪大瞳孔大喊道:“爷爷,你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把我的海绵宝宝垫在屁.股下。”

    “嚷什么嚷,把照片洗出来,我马上就要用。”乔七爷瞪眼,倚老卖老。

    乔珊珊觉得十分委屈,觉得自家老爷子没下线,没节操,没道德,还是三爷爷好!至少三爷爷从不进她房,也不会没事就跟她谈心。

    乔七爷拿过乔珊珊递给的U盘,拿着看了看一脸疑惑的说道:“这东西给照相馆就能洗出来?”

    “是的……”乔珊珊一脸额无语的点头道。

    “这世道咋那么先进呢?见识了,见识了……”乔七爷再次感叹道。

    “……”是您一直没啥见识好吗?乔珊珊默默地加了一句。

    乔七爷拿着U盘喜滋滋的出了房间,忙将U盘交给副官去洗照片,自己掏了电话给陆少铭拨了一通电话,待对方接起后道:“陆小子,我乔老七!你有空伐?哦哦哦,在心悦啊?好的,好的。我想跟你谈谈那块土地的事!你没时间啊?陆小子你别急着挂电话,我看了我给你东西,你铁定会同意的。”

    于是乔七爷跟陆少铭约了时间谈判,约下了傍晚七点在火锅店。

    慕安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七点了,她饿的肚子直直的响,睁眼发现自己在绿洲园的主卧房里。她腰酸背痛腿发软,实在没力气起身,感觉自己娇弱的不要不要的。

    心里骂了乔暮然无数遍,只差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了。

    ‘吱’的一声门被推开,慕安安慌忙闭上眼。

    乔暮然迈步走到床边坐下,手中拿着药膏欲要给慕安安某处擦药,淡淡的撇了一眼,这才发现那不断抖动的睫毛,不由得起了坏心思,嘴角一勾,笑的十分邪黠。

    乔暮然伸手摸索进了被褥,似是无意又似是有意的摸索到了她的大腿处,然后……

    慕安安轻颤了一下,猛地直起身,羞赧的瞪着他道:“乔暮然,你要做什么?”

    乔暮然耸了耸肩,扬了扬手中的药膏,及其无辜又理所当然的说道:“当然,是替你擦药。”

    “……”慕安安顿时一阵红脸,羞的低下头,已经不能用言语来表示她此刻羞愤的心情。

    乔暮然揶揄的看了她一眼,轻咳道:“很奇怪?老公给老婆上药,天经地义的。你乖乖躺下,我会轻点的……”

    慕安安脸臊的没处藏,猛地抬头,半响也没憋出一个字,红着脸怒骂道:“你无耻,你怎么能那么xia流。”

    她从来没有见过像乔暮然这样的,能把xia流无耻与优雅温尔结合的如此天衣无缝的男人,明明是下三滥的话,到他嘴里怎么也不损他自带的气质,反观是那样的自然。

    “逗你的!”乔暮然见她脸红的跟红苹果似的,不禁失笑。

    慕安安怒瞪,怎么会有那么坏的人。

    乔暮然伸手撩开被子,伸手撩起她的裙子,看着某处,眼眸微暗,他不由得挑眉低声道:“是我莽撞了,很疼吧!”

    慕安安拍开他的手,撇了撇嘴道:“看什么看,隔着内内也能看清楚?你是yin魔吗?鄙视你。”

    “……”乔暮然竟无言以对,尴尬的撇开眼,看着某个点,有些囧。

    “你折腾我那么久,也不管饭吗?知不知道我要饿死了!”慕安安怨气极深,噘嘴不满的说道。

    乔暮然叹了一声,淡淡的说道:“先擦药在吃饭,我怕你走不了几步,就摔。”

    有时候对一个人好到迁就你所有时,就会变得肆无忌惮无理取闹,因为她知道那个人会买单,并包容她的坏脾气。在乔暮然这里,慕安安就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也就是这点他被她吃的死死地。

    “我要吃饭,我一天没吃东西,你就这么对我?我有病你还那么折腾我,现在还不给饭吃,你安的什么心?你赶紧走,我不想见到你,你居心叵测,图谋不轨,人模狗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呜呜呜……”慕安安骂完,偷瞄到乔暮然的脸有些沉,立马识相的倒在床上遮被子装哭。

    乔暮然心下一叹,从来没见过像慕安安那么能折腾的人,他只是提议她就劈里啪啦的一顿埋汰,还不带从样的。

    他伸手拉起她,将她揽进怀中,温情满满的说道:“说什么呢!安安最乖了,老公带你去吃饭,你想吃什么就有什么?”

    慕安安靠着他的肩膀,嘟囔着道:“你才不是我老公!”

    “别闹,我都上船了……”乔暮然轻笑,揉着她一头及腰的长发,眼眸暗了暗。

    “上船怎么样,我……”慕安安嘟嘴不满,上了船又能怎么样,现在搞一.夜的那么多。

    “恩,这船……有点紧,紧的很爽!”乔暮然微微眯眼,似是想到了什么,某处涨的有些疼。

    慕安安懵了,随即理解了他所说的,白希的脸颊再次染上了红霞,煞是迷.人。

    乔暮然见怀中的人没声响,笑的越发的得意,调.戏她似乎成了他生活的一味调味剂,他感觉这生活越发的有意思。

    他不禁心悸一动,低头亲了亲她的唇,浅尝似乎满足不了心中的渴望,他越发的深入。

    他的吻不似之前那么霸道与热烈,温柔的好似水,轻易的流淌进了心中,然后化成了涟漪,荡了一圈又一圈。

    她不禁闭眼迎合他,她好似被什么给捧在手心,暖暖的好温馨。

    缱绻缠.绵的吻好似化不开的柔情,触手可及。

    一吻落定,乔暮然强忍着要将她就地正法的冲动,为她梳理有些凌乱的头发,低哑着声道:“宝贝,我给你擦药。”

    慕安安红着脸拼命的摇头,毕竟擦某处,她会羞的撞墙。她掩面道:“我自己擦。”

    乔暮然也不再为难她,起身道:“我在房门口站着……”

    慕安安擦了药,这才起身换了衣服,将自己一头长发编成了麻花辫,换上一身棉布长裙,显得十分邻家女孩。

    她擦了一把脸,小步子走着,她不敢跨大步,因为会扯到某处,那会很疼。她开门的时候,就见乔暮然靠着墙,抽着烟。

    她眼眸流转,走到他身前,伸手搭在他的肩上,另一只手从他指缝间拿过烟,学着他吞云吐雾。

    他不由得蹙眉,快速的夺过她夹着的半只烟,扔在地上,十分优雅的踩灭后,沉声道:“安安,女孩子是不能抽烟的。”

    他的表情十分严肃,好似老师在教育他的学生。

    慕安安不由得吐了一下舌.头,圈着他的脖颈,撒娇的说道:“我只是好奇什么味道。”

    “喔~你尝出什么味道没?”乔暮然不以为然,挑眉询问道。

    “恩,你的味道,你口中的味道。”慕安安眨巴眨巴眼,浅笑答道。

    淡淡的烟草香,是他独有的味道,她似乎从未忘记过……

    笑意染上了琥珀色的眼眸,让他不由得低笑,这话比任何的情话都要让人动容,让他很是满意的摸了摸她的头。

    慕安安不禁扬起浅浅的笑,她依着他,撒娇娇嗲的说道:“哥哥,我饿了,想吃火锅。”

    “好……”他一脸笑意,点头答应。

    “不许包场……”她黑眸乱转,一肚子的坏心思。

    “恩,可以……”他眼眸含着温柔,十分.宠.溺。

    “两个人吃太无聊了,我想找人陪吃……”她鼓着腮帮子,十分可爱的眨着眼。

    他不禁轻笑,伸手轻柔的捏着她鼓起腮帮子,淡淡道:“挺好……”

    “哥哥,要抱抱!我走不动路……”慕安安晃了晃身子,萌态十足。

    乔暮然伸手横抱起她,迈步向楼下走去,低低的说道:“我的公主,走了!”

    慕安安仰头看着他,他长得很俊朗,她一直都知道。有时候连她自己都有些恍惚,她开始眷恋他给予她的宠.溺,甚至她十分享受被他呵护感觉,她怕沉浸在他营造的幸福里,弥足深陷,无法自拔。

    小的时候也没觉得他有多俊朗,多温柔,多体贴人,短短的相处时间里,她发现他那么好,好的她开始怀疑世界。她感叹慕诗诗是个如此不懂惜福之人,错过了那么好的他。

    乔暮然抱着慕安安驱车去了南城最有特色的火锅店,他依她所有要求,并没有包场,顺带给兄弟几个打了电话喊来陪吃。

    乔暮然戴了口罩喷了清新剂,这才下了车。慕安安原本想自己走路,刚开了车门就感觉天地转换,她已经在他的怀中,她急急地拍他手道:“快放我下了,大马路上被人看的多不好。”

    “别闹,走不了就别逞强。”他微微拧了一下眉,淡淡的说道。

    慕安安一囧,她也够矫情的,刚还撒娇让人抱,这会有矫情的让人放她下来,连她都鄙视自己。

    索性她埋头在他肩上,长发披散正好遮住了他的脸。

    而与此同时乔七爷与陆少铭约在火锅店谈土地的事,好巧不巧这包房就在乔暮然和慕安安的对面。

    乔七爷是个吃货,准点陆少铭还没来,就知道这小子耍大牌,他也不怕这小子放他鸽子,于是叫来了服务员,点了一大堆菜,一大锅锅底汤,他将菜肉鱼虾全数扔进了锅底,吃的不亦乐乎。

    喝着茶哼着黄梅调,腿搁在桌面上,嘴里咬着牙签,别提有多潇洒了。

    陆少铭进来的时候,不由得蹙眉,他有些嫌恶,找了个稍稍干净的位子坐下,黑着脸道:“不知乔七爷,找陆某人有何事。”

    乔七爷见陆少铭来了,笑的一脸憨,立马将搁在桌上的腿放下,嘿嘿的贼笑几声道:“我找你,不就那事情,你懂得!”

    他很深意的冲着陆少铭抛眼,让陆少铭一阵不喜:“那块地竞标的时候我出价高,就拍给了我。老爷子舍不得扔钱,被我得了去,也怨不得谁。”

    “啊呦,那么直接做什么?搞得老头好有目的性。”乔七爷被揭穿也不闹,笑呵呵的皱着一张脸,别提有多喜感了。

    然陆少铭一脸的不屑,高傲自大的说:“乔七爷,明人不说暗话,将你觉得有利用价值的东西拿出来吧!”

    “陆总啊!做人啊,不能太高调,有时候翻了船,可要倒大霉的。”乔七爷觉得陆少铭这高傲的脾性真惹人讨厌,好心的提醒道。

    “借您吉言……”陆少铭挑了挑眉,不容所动。

    乔七爷爷不废话,坐正身子道:“昨夜我三哥举办寿宴,你半途就走了,肯定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我手里的东西,铁定能让你感兴趣。把南城山那块土地三十万卖给我,我就把这个给你。”

    说着他随手掏出一张被PS过的照片递给陆少铭,一脸的志在必得。

    陆少铭接过乔七爷手中的照片,入眼的女人显然不是慕安安,此时正被乔暮然给压.在床上,这姿势太过狂.野。他撇开眼,不屑的扔了照片道:“凭什么认为这照片就够买我地,乔七爷,我一直认为您是个很富有头脑的人,没想到也不过如此。”

    他轻蔑的看了一眼乔七爷,站起身整了整袖口,欲要离开。

    “难道你不想得到慕安安了?”乔七爷沉声道,一脸玩味的勾唇。

    提到慕安安,陆少铭脚步一顿,他转身阴鸷的眼眸盯了乔七爷半响,沉声道:“何意?”

    “慕家丫头显然是离不开六小子的,你想插足他们,这一张照片还不够吗?当年慕丫头决然跟你撇清关系,不正是你跟诗丫头不清不楚。你和慕安安的婚约是老慕定下的,你就甘心让给六小子?陆总,你那么大度,也不至于把慕丫头关在精神院六年。”

    “乔七爷调查的可真清楚……”陆少铭不禁冷笑,转身坐在座位上。

    “我这不是关心你吗?怎么说你跟三哥那层关系,我不关心后辈,显得我这长辈很不慈爱……”乔七爷两眼一眯,一张老脸显得很和蔼。

    陆少铭冷冷的看着他,要说乔家的人,就属乔七爷最精明。这不?动了动嘴皮子,就让他动摇了。他垂眼深想了会道:“一张照片不足交易,除非你有很多照片,还是不同女人的。”

    “有啊!昨天三哥在六小子酒里下了药,扔了七个女人进去,每个女人的床照我都有。”乔七爷将不同姿势的照片递给陆少铭,两眼冒着光。

    陆少铭拿过看了一眼,阴鸷的眼眸一眯,沉声道:“乔七爷,你确定不是在唬我?整个南城都传遍了,乔暮然哪方面不行,还打女人,甚至有自残自虐的现象。逗我有意思吗?”

    “他们瞎说的,不信你可以去乔家问问,上到军官下到打杂普工,你都可以问。昨夜战况激烈,叫.床声传了整个庄园。”乔七爷不以为然,不慌不忙的说道。

    陆少铭见他说的不像有假得,考虑良多后道:“那块地我是建游乐园,难不成乔七爷也是?”

    “老头是个俗人,也没那个玩心。我是造墓园!算风水的人说,那块地风景好,地势好,最适合我和老伴死后居住。我年轻的时候是个劳碌命,死后也得享受享受。我就三十万的棺材本,只能舔着脸找你谈。陆总是做大事的人,不会在乎那点小钱,怎么说你也是半个乔家人,不看僧面看佛面。”乔七爷又是奉承又是套近乎,丝毫没瞧见脸越来越黑的陆少铭。

    陆少铭真的要被这老家伙给气死了,他拿来做游乐园赚大钱,他倒好要做自己的墓园,那么大的一块地,他买来要一百万,几张破照片就想他三十万卖给他,他是冤大头还是傻子?不过……他急着出手,就便宜他好了!他伸手扣着桌子,四个手指来回敲着,淡淡道:“九十九万?”

    “四十万。”乔七爷索性又提了十万,怎么说也不能让人太亏了。

    “八十万。”

    “六十万……”

    “八十万……”

    “六十五……”乔七爷咬了牙,这小子的头脑是怎么做的?那么难忽悠!

    索性陆少铭站起身,转身就要走,一脸没得商量的面瘫脸。

    乔七爷见此,慌忙说道:“八十万就八十万……”

    八十万比起一百万少了二十万,他也赚到了。乔七爷毕竟没商业头脑,陆少铭肯低价卖给他,铁定是把算盘打得精精的。

    陆少铭给自己的助理打了电话,将土地转卖相关文件带上。乔老七笑的合不拢嘴,心想着等等怎么倒打一耙。

    助理很快便把文件签署以及土地使用权相关文件送到了火锅店,双双签了名后,乔老爷将一叠照片摆在桌上移至道陆少铭的眼前道:“东西在这,有兴趣可以好好欣赏,毕竟姿势不错,女人身材也不错。”

    乔七爷说的暧日未无比,随即想到陆少铭看到最后几张照片时,气得跳脚的模样,笑的更加开怀。

    陆少铭蹙了蹙眉,总觉得乔七爷今日笑的过分异样,很是不对劲。

    乔七爷见他一脸抑郁,大笑不停,揣着得手的土地使用权,喜滋滋的出了门。

    待乔七爷走后,助理疑惑的说道:“陆总,你真的把土地卖给了乔七爷?”

    “你不都看到了?”陆少铭斜睨了一眼助理,冷冷的说道。

    “可是……”

    “行了,施工的人发现了古墓,不久后考古学家就会挖掘古墓,土地局已经颁发申明要收回土地,反正有冤大头找少门,八十万这个价格也不亏,总比一分都没有要来的好。”陆少铭冷声道,他是个商人,不会做亏本买卖,八十万比一分都没有那个赚?

    “陆总,刚才我看到乔少爷来了……”助理局促了很久,迟疑道。

    “谁?”陆少铭重重的拧眉,显然对这称呼很是讨厌。

    “还有慕小姐……”助理迟疑了会,小心的啾着陆少铭的脸。

    陆少铭眼眸微微一暗,俊脸如寒冰。

    乔暮然和慕安安呆在包厢里,慕安安点了一桌的菜,鱼虾肉应有尽有,初夏本就不适合吃火锅,翩翩总有那么几个奇葩货。

    慕安安将空调开得最低,这才让室内的温度不至于那么低,乔暮然微微皱眉,趁慕安安不注意时,拿过空调器,将温度微微开高了些。

    陆续赶来的唐轩岩,顾鑫之,申贤,三人坐下后,翘着腿神情慵懒靠着椅子,开始叽叽喳喳不停。

    “我说今天暮然怎么了,还请我们吃饭?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顾鑫之十分暧日未的看了一眼乔暮然和慕安安,深意无比的说道。

    “今个南城都传遍了,乔少一.夜揍七女,还传暮然那方面不行,有自残自虐行为,这不是真的吧?”唐轩岩眼神穿梭在慕安安和乔暮然之间,一脸的探求。

    “这事不像是真的,我可以真实……”申贤一脸坏笑的在慕安安身上转悠的一圈,断定说道。

    “怎么不是真的?我可是看到郑老家的孙女了,好好地眼睛被打了两个熊猫眼。”唐轩岩不由得反驳道,他晨跑的时候,就见郑秀秀两熊猫眼在院子里埋汰下人。

    申贤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乔暮然,见他笑的清雅淡然,指了指脖颈处,调侃道:“乔太太昨晚战况如何?我们暮然是不是特男人,怎么说特种兵体力应该很强悍。”

    唐轩岩和顾鑫之顿时明了了,啾着慕安安脖颈处,了然的点头。

    慕安安十分窘迫,遮也不是不遮也不是,不由得瞪了三人一眼,一头扎进了乔暮然怀里,羞愤的说:“我要回家。”

    乔暮然伸手揽着她,轻笑看向三人,淡淡的说道:“他们跟你闹着玩呢!是你说要找人陪吃的,现在热闹了还不乐意了!”

    .宠.溺般的话语在三个男人听来,不由得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三人你看我我看你,怎么都觉得自己不是来吃饭的,是来找虐的。

    门被再次推开时,众人都不由一愣,谁都没想到秦萧会来,一时场面变的有些尴尬。

    左少清看了一眼后,神情自若的移开椅子,招呼秦萧道:“坐这吧!”

    秦萧冲着众人笑了笑,淡笑解释道:“我在路边打车,正巧碰见了少清,便一起蹭过来了,大家不会介意多我一双筷子吧!”

    申贤不由得冷哼,沉声道:“秦小姐也真不够见外的,一桌不认识的人也敢过来蹭饭,可见脸皮也不薄。”

    乔暮然微微皱眉,他淡淡的瞥了一眼申贤,对着秦萧道:“坐吧!”

    秦萧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十分得体的坐下道:“暮然,昨晚的事我今天也听说了,你没事吧?”

    “没事……”他淡漠的吐出两个字,也不招呼秦萧,只是默默的给慕安安夹菜。

    慕安安吃饱了,这才‘啪’的一下放下筷子,站起身冲人笑了笑道:“我上个洗手间……”

    众人只见慕安安翩翩而去,十分优雅的消失在众人眼中。

    “啧啧……”唐轩岩拱了拱申贤的手,淡淡道:“看到没,这才是正牌娘娘该有的风范。”

    “滚一边去……”申贤翻了一个白眼,推开唐轩岩道。

    慕安安出了门时,正巧对面包房的陆少铭推开了包厢门,两人四目而对杀机重重。

    慕安安不由一笑,优雅的走向陆少铭,淡然无波道:“一个人?”

    “你以为呢!”陆少铭阴鸷的眼眸在慕安安身上转了一圈,冷声道。

    “那岂不是很无聊……”慕安安不由轻笑,十是讽刺的看着他。

    陆少铭瞥了一眼慕安安,侧身迈步,欲要离开。

    慕安安不由得一愣,显然这反应出乎慕安安的意料,她不由咬唇,迈步跟上他。

    有时候就是这样,得不到的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慕安安恨陆少铭,可若是他完全不将你放在眼里,这是一件很挫败的事。

    就好比现在,他看到了她,就应该想到她跟乔暮然在一起,可是他并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甚至没有异样的举动。

    当慕安安跟在陆少铭屁.股后面时,陆少铭不禁勾勒出一抹冷冽的笑,他能轻而易举的抓住慕安安的心理,这是他最得意的事。

    “跟着我做什么?”陆少铭停下脚步,站在走廊的尽头,沉声道。

    “告诉我爸妈的墓园在哪?”慕安安看着他,咬着唇迟疑道。

    陆少铭侧身看向她,他靠在墙上,点了只烟,慢悠悠的吞云吐雾道:“想知道?你可以让乔暮然帮你查,反正你不是打算借用他,打击我吗?”

    慕安安黑眸一暗,她就知道他不会轻易告诉他,她不禁心情变得低落道:“马上就是爸妈的忌日,好歹他们养你几年,做人不能那么没良心。”

    陆少铭继续吞云吐雾,轻蔑的说道:“你那么想知道?呵呵~慕安安,你爸妈是车毁人亡,‘呯’的一声汽车爆炸,火光灼灼,烧没了!”

    “陆少铭,我不信!你一定把他们葬了……”慕安安眼眶酸涩,嗓间疼痛难忍,整颗心一阵阵的紧缩。

    “你想知道?你有筹码吗?没有,就免谈。”陆少铭撇开眼,冷笑道。

    慕安安深吸一口气,这一刻她所有骄傲的资本被无情的踩在脚下,好似之前做的都是无用功。

    她垂眼将自己情绪掩在眼下,低低的笑着道:“有慕诗诗的消息吗?如果没有,我可以告诉你。唯一的条件就是告诉我爸妈的墓园。”

    陆少铭丝毫不在意,丢了手中的烟头沉声道:“她的死活跟我有关系吗?我一点也不想知道她在哪里,做什么……”

    “难道,她手中的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不想要了?”慕安安有些错愕,这六年虽然他将慕式集团改成了心悦集团,可是她知道他手中只有百分之六十。

    “你想知道?想知道你就过来……”陆少铭不由笑的更加冷然,是慕安安太傻还是太纯真,竟把社会想的那么简单,把人心想的那么美好。

    “我……”慕安安局促了很久,她走了两步,又停下脚步。

    包厢内乔暮然等了慕安安很久,见她未回来,他淡然起身,欲要出去寻找。

    秦萧见此,急忙跟上,慌忙喊道:“暮然,等等我!”

    乔暮然出了包厢,走在走廊上,正要拐弯,瞥眼看到走廊尽头的两个人,那身形像极了慕安安。他停下脚步,凝视着那身影到底要做什么。

    慕安安迈步走至陆少铭身前,咬唇低声道:“你到底要怎么样?”

    他微微倾身凝视着她的黑眸,压低声音道:“你想知道当年慕诗诗做了什么吗?你的好姐姐可没你想的那么大度,你抢了她老公你真以为她还会真心待你。”

    慕安安愣了,她不由得反驳道:“不会的,她不是个小气的人。”

    “慕家落败,第一个跑的无隐无踪的就是她。而且当初她对你说,是她勾.引了我,你觉得可能吗?她一向看不起我,怎么会勾引我。她可是做梦都想着嫁进了乔家……”他勾着极为冷的幅度,嗤笑道。

    “不……”慕安安摇头,怎么可能不是她所看到的那样。

    “我强了她,她才委身与我。我威胁她,她那么爱乔暮然,若不是有把柄在我手里,她会跟我在休息厅做?

    慕安安错愕的看着他,竟说不出话。

    “你想知道你被赶出乔家那天,你的好姐姐做什么吗?”陆少铭得意的笑,他直起身扫了不远处看着乔暮然一眼,意味深长的笑着!

    “做了什么?”慕安安抬眼看向他,心却不住的战栗。

    “吻我,吻我我就告诉你!”陆少铭邪邪的勾唇,一双阴鸷的眼眸透着寒光,他看着不远处的乔暮然,眼眸里的光,得意又嚣张。

    慕安安咬牙,她必须知道当年慕诗诗到底做了什么?为何爸妈死后她会不知所踪,甚至连送葬都不曾出现。

    她踮起脚尖,颤着睫毛闭上眼,吻上他的唇。

    薄冷的唇.瓣,让慕安安颤了一下身子,她极快的退开,冷笑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吗?”

    而看到这一幕的乔暮然,心似是被突然掏空了,他转身下了楼,全身无力好似病了。

    秦乐见此,不禁笑了,她急忙跟上,心想慕安安输了!

    陆少铭目的达到了,笑的一脸乖张道:“抽空来趟心悦,我会告诉你真相。”

    他似乎还是不满意,从乔七爷手中骗来的一叠照片递到慕安安眼前道:“送你一样东西,算是对你今天的乖巧给予的奖励。”

    慕安安愣愣的接过,看着他离开后,这才回过神。她打开信封,将一叠照片拿出,一张一张不同女人chuang照,顿时让她心里堵得慌。

    她烦躁的将照片塞回信封,有些生气的迈步往包厢走去。她本想冲着乔暮然发难,可是打开门的那瞬间没有乔暮然的身影,她不禁问道:“暮然哥哥呢?”

    “不是出去找你了吗?”唐轩岩有些奇怪的看着慕安安,疑惑的说道。

    慕安安心一颤,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出了包厢。她似乎猜到陆少铭什么要让她亲他了,那刻想必乔暮然看到了。

    “暮然,你别再抽了……”秦萧抽掉乔暮然手中的烟,扔在地上柔柔的说。

    “秦萧……”乔暮然蹙了蹙眉,有些不悦的说道。

    “暮然,为什么?慕安安对你不忠,你都瞧见了,她跟别的男人纠.缠不清。”秦萧急急地说道,这一刻她突然发现,不管自己靠的他在近,他都离她好远。

    “即使这样,秦萧我们也不可能了……”他淡漠的说道,望着某处仿佛没了情绪。

    “不,暮然!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难道你一点也不感动?为了和你在一起,我甚至去除自己的体香,让自己成为了一个没有触感的人。你知不知道感受不到触碰是一种什么感觉?就像现在我触碰你的手,感觉不到温热,就连被打巴掌,我也感觉不到疼。你说过会娶我的,你答应我的,为什么要骗我!”秦萧颇为激动的说道,她那么爱他,在他到了南非第一眼,她就爱上了他,她知道他得了心理疾病,她跑去找他,告诉他只要自己没了体香,他愿意娶她吗?

    那时候他是怎么说的,他说好!只要闻不到她身上那股令人作恶的味道,他就娶她的。可是一切都变了,变了,根本跟自己幻想的不一样,她并没有如愿以偿的嫁给他。

    乔暮然微微皱了皱眉,他知道她为了跟他在一起付出了很多,甚至没了触觉感,他也愧疚。所以昨天她给他下药的事,他并没提。他叹息道:“秦萧,少清是个不错的人选。我看的出,他喜欢你,嫁给他比起嫁给我要好的多。”

    “不……暮然,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我爱的是你!”秦萧不禁后退了一步,那刻她发现自己真的失去了他。不,她没有得到过,又怎么算的上失去。

    “秦萧,爱不是轻言提在嘴边的东西。我和你不可能的,你知道的!三年前你不是应该清楚吗?”乔暮然有些头疼的拧眉沉声道

    -本章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唇唇欲动,老公彬彬无礼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兮兮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兮兮昀并收藏唇唇欲动,老公彬彬无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