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 > 第99章 许弘瑞的神经史

第99章 许弘瑞的神经史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弘瑞一走,他就轻松了很多,什么人参鸡汤,吃了也爽口一些。

    老实说这汤做的确实不错,色香味俱全,如果不是胃不允许,真想全喝了干脆。

    李文阳躺在床上,小口小口的喝,一碗鸡汤喝了一个多小时。

    到底还是脆弱啊,稍微吃多一点就胀痛胀疼,也不是很疼,就像心脏一样,神经一跳一跳的那种疼。

    里面还有几块骨头,倒了怪可惜的,李文阳考虑了一下,决定先放在床边,睡醒了再吃。

    那时候他也差不多可以缓过劲来,吃一两块排骨不在话下。

    他盖上被子,闭眼睡觉,因为肚子上的疼痛存在感太强,翻来覆去睡不着。

    李文阳强迫自己睡去,开始的时候还是无法入眠,不过后来已经渐渐的感应不到四周。

    就是睡梦里还不□□稳,老是有股药酒味,肚子也火辣辣的疼。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正好看到许弘瑞坐在床边,低头给他擦药酒,不过许弘瑞大概是怕弄疼他了,揉的力道很小,全靠药酒本身的辛辣起作用。

    “明明是你打的,现在又做这个是什么意思?”李文阳想不通。

    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他就会失去判断力,座右铭也是有自知之明才能活的长久。

    这么多年来也一直遵循这个规律,把自己的能力范围算的缩小一点,这样事成之后得到的惊喜才会更多。

    “如果你不用话激我,我也不会打你。”许弘瑞加重了手里的动作,打着圈的揉着他腹部。

    李文阳仔细想了想自己哪句话激怒了他,最后得出结论并没有,他每一句话都是为了自保,完全没有用过类似激将法什么的。

    “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总共就说了几句话?”李文阳疑惑的看着他。

    许弘瑞避开他的眼神,“上面有淤青,要先化开。”

    “你……”李文阳似乎得到了答案,“是不是喜欢我?”

    老实说浪了这么多年,真心喜欢他的并没有几个,就算有也是抱有目的性,比如看中他的身体,样貌,或者干脆喜欢他编造出来的身世。

    每一次换身份,都会顺带编一个职业,类似医生,模特,明星,最后干脆直接编个总裁。

    大部分人都是看中他的外在,时间长了他也以为自己这种干巴巴的性格估计不会有人喜欢了。

    据说现在的人还很讨厌左拥右抱,同时谈几任男女朋友的李文阳很有自知之明,骗骗钱就好了,不敢有那种奢望。

    毕竟大家目的不同,一个想得到他的身体,一个想骗人家的钱,周瑜打黄盖,两情相悦而已。

    许弘瑞手里的动作顿住,“你要这么想也可以。”

    这话似乎是模凌两可的回答,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

    李文阳艰难的撑起身体,把旁边的枕头放在自己背后,踢掉被子,两腿一叉,露出无限风光,“要做吗?”

    许弘瑞表情微微一怔,手里的动作也完全停了下来,默默帮他又盖了回去。

    “以后机会很多,不急在今天。”

    “说的也是。”李文阳哈哈一笑,老实下来,“就是想快点还债,老是被你追着屁股跑也是挺蛋疼的。”

    他仔细观察许弘瑞的脸色,许弘瑞脸上微动,多余的情绪倒是没有。

    不过李文阳还是猜到了什么,许弘瑞好像喜欢他。

    而且似乎喜欢了很久的样子,跟踪,接近也全都是为了他,甚至不惜假扮成别人的样子和他上床。

    难怪无论跟谁在一起都有一种无比强烈的熟悉感,尤其是眼神,千篇一律,就好像似曾相识一样。

    早就应该想到了,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一个两个相像也就算了,老是这样就是猪也猜到了。

    那这么说起来许弘瑞最少被他抛弃过二三十次的样子,这些年他东奔西跑,虽然骗过不少人,不过真正上-床的也没多少,而且一旦得到手了就没有了兴趣,比上人的人还绝情。

    一般情况下都是攻方抛弃受方,他似乎也知道这个定律,所以上过之后就干脆利落的走人,连给人反悔的机会都没有。

    这样一来许弘瑞每次面对他绝情的后背,难怪要恼羞成怒,忍不住揍他了。

    真是可怜了这么个人,即使这样还是喜欢他。

    李文阳心情变好,比起挨一顿,他更在乎有人喜欢他的感受,就像会被疼爱一样,包容他的任何缺点。

    总感觉这顿没白挨,让他试出了别人的真心。

    总是生活在骗局里,真心假心已经分辨不出来,大多都是逢场作戏,当不得真。

    李文阳心安理得的躺回床上,享受许弘瑞给他的按摩。

    “上面一点……”

    许弘瑞瞪他一眼,不过还是依言把手往上挪了一点。

    “有点痒,你帮我挠挠呗。”李文阳双手一摊,“你弄伤了我,总要负责的吧?”

    “得寸进尺。”许弘瑞给他挠了挠,“这样可以了吧?”

    “嗯。”李文阳转头看向桌前,放在那里的汤碗已经消失不见,“我的鸡汤呢?”

    “倒了。”许弘瑞给他放下衣服,遮住肚子,“都吃不下了还要来干嘛?”

    “我还想着休息休息再继续吃来着。”李文阳解开衬衫,小心翼翼的脱掉,随手扔在地上,“都要睡觉了还穿衣服干嘛?我喜欢裸睡。”

    他光裸的胸膛白皙修长,被灯光一照就像镀了一层光一样,更显晶莹透亮。

    许弘瑞脸上微微发红,“这里是我家,你要听我的,把衣服穿上。”

    “我不喜欢穿衣服。”李文阳半翻个身,陷入柔软的枕头里。

    他虽然基本能确认许弘瑞喜欢他,不过万一是骗局,报复,就像他一样得到手就抛弃怎么办?

    还是试试他的态度吧。

    “你不要忘了你还在还债,要听债主的。”

    “那你把我卖了吧,听说星辰阁的男-妓一夜百万,我勤快点,一两年就可以还你钱了。”李文阳瞥了他一眼,眼角微微上扬,背部线条优美,这个姿势,说不出的性感。

    许弘瑞叹口气,“算了,随你便吧,不过我这里进进出出有不少人,你到时候不要害臊就好。”

    “不害臊不害臊。”李文阳脸皮比城墙还厚。

    他把脸埋进枕头里,床突然晃了晃,被人搬了起来,李文阳抬头看去,周围有五个许弘瑞,四个搬床,一个打开密室开关。

    “这是要干嘛?”

    “让你裸个够。”床被他放在密室的角落,和周围的古董融入一体。

    “不要这间。”李文阳抗议,“这间屋里古董太多,万一磕着碰着我赔不起。”

    “那你就给我草一辈子。”

    “可是我想要自由。”李文阳抬头看他的脸色。

    许弘瑞脸色果然不好,“那就做我男朋友,我给你自由!”

    “男朋友有什么福利?”

    “可以不用还债,不想做的时候可以拒绝,饿了有人给你送饭吃。再也不用担心衣服不合身,我现在已经是顶级设计师。”许弘瑞夸起自己面不改色。

    “这么好?”李文阳笑眯眯看着他,“那我需要做什么?”

    “你负责美给我看。”许弘瑞把床往上挪了挪,尽量靠墙,“其他什么都不需要做。”

    “不用伺候你吗?”李文阳向他下-身抓去。

    “随便你。”他对这个倒是没什么想法,如果李文阳不主动勾引他的话。

    “其他还有吗?”这个还是问清楚的好,别到时候被坑。

    “不许出轨不许出轨不许出轨!”许弘瑞说了三遍,“出轨我就打死你!”

    “什么样的程度算出轨?”

    “和别的男人上床。”许弘瑞阴笑着看着他,“和别的男人走太近也不行。”

    “这样啊。”条件还在接受范围内,“那我就做你男朋友了。”

    “答应了就好好记住我说的话,明天早点起床做检查,有事就按床头这个按钮,如果我听到或者管家听到会过来看看你死了没?”许弘瑞走过去给他把被子盖上,“你先睡吧,我走了。”

    “这么晚了去哪?”李文阳拍拍被子,“床很大睡两个人绰绰有余。”

    “不用了,你自己睡吧。”虽然李文阳嘴上说的轻松,不过他还是知道李文阳实际上有点防备他,他在的话李文阳会感觉拘束。

    胃检的结果和他想的一样,急性胃炎,因为昨天出血,病情似乎严重了一点。

    这么多年了这家伙还不知道,从来没买过药,还照样抽烟喝酒,要不然他也不会击在腹部。

    索性这种病还有的治,手术过后安安静静的养着就好,可惜李文阳耐不住性子,常常半夜偷溜出去,被他逮住了就扔到床上轮番干到半夜。

    李文阳受不了了,呻-吟的声音也就越来越小,最后没了动静。

    这家伙累的睡了过去。

    许弘瑞小心的给他清理身体,抱回床上。

    李文阳不会爱惜自己,用他的话说疯疯癫癫活过三十就满足了,对自己要求少的可怜。

    第二天许弘瑞抽空过来看他,他因为担心李文阳讨厌他回来的次数很少,有也是因为李文阳又偷跑出去,或者干了什么忍无可忍的事,比如把内裤扔的到处都是,让管家给他洗。

    今天算是难得主动回来了一次,还给李文阳带了糕点,允许他一星期吃一次甜食。

    胃病忌辛忌辣,忌甜,忌煎炒,油炸,烈酒等不消化和刺激性食物,最要紧的是规律饮食,不可暴饮暴食,平时还会被他赶出去慢跑。

    他以身作则,吃的喝的用的比李文阳还要清淡,李文阳再想吃喝也要掂量掂量。

    昨天一场疯干,今天李文阳应该躺在床上起不来吧?

    许弘瑞打开密室的门,里面空无一人。

    “李文阳!”他咬牙切齿,以为李文阳又不守信用偷跑了出去,最后找遍了整个屋里发现只有洗手间的门是关着的,里面还有放水的声音。

    “李文阳,你在里面吗?”

    “在。”李文阳有气无力的回答,不过声音太小,被许弘瑞忽略了。

    “李文阳,你给我出来!”他心脏跳的厉害,生怕李文阳想不开自杀。

    难道前几次有求必应就是为了让他放松警惕,然后找机会自杀?

    只活到三十岁就满足了,算一算日子他没有三十应该也有二六七八了吧?

    “李文阳,你他妈是死是活给我吱一声?”许弘瑞扔下蛋糕去踹门,洗手间的门本来就不稳,被他稍微踹了几下就踹开。

    李文阳坐在马桶上,虚弱的抽了一把纸擦屁股,再拿上来的时候上面都是血。

    “唉!”他叹口气,“我就是想上个厕所而已,可惜上不出来。”

    许弘瑞努力压住火气,用平静的语气说话,“下次活着就吱一声。”

    “我说了。”旁边还放着热水,声音太响显得他这边就不怎么明显了。

    许弘瑞关掉热水,浴池里的水都快漫上来了李文阳也不管。

    “你这个样子我会以为你想自杀。”

    李文阳愣了一下,“我比你想的还要爱惜生命,绝对不会自杀的,你放心好了。”

    许弘瑞闭上眼,在挣开的时候眼睛里已经一片平静,“那就好。”

    他转身离开,用最快的时候去了医院,排队买了一沓消肿止痛的药,有外用也有内用,他怕李文阳会不好意思,还细心的包裹起来,让管家送给他。

    有点担心他不会用,晚上的时候许弘瑞偷偷回来过一次,李文阳果然没有碰过那盒药,包装都完好无损。

    他有些生气,掀开被子把正面朝下睡的香甜的李文阳翻了过来,拧开药罐的瓶子,倒了两颗出来,掐着他的下颚塞进他嘴里。

    李文阳睡的迷迷糊糊,还什么都不知道呢已经舔了过去,结果被药苦到,还好水就在嘴边,他双手抱着水杯,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

    “什么东西这么苦?”

    “消炎药。”许弘瑞开始拆外用的,拆好之后挤了一点在手指上,掰-开李文阳的腿抹了过去。

    李文阳下面一凉,“好像有点用处。”

    “有用处你还不抹。”

    “我等着你来抹啊。”李文阳分开双腿,让他更方便的进进出出,“反正你不会不管我的。”

    “我管得了你一时,管不了你一世。”许弘瑞抽出手,到洗手间反反复复清洗。

    “我不是你男朋友吗?”李文阳趴在床上,脸枕在枕头上。

    “今天是,明天也许就不是了。”

    “是吗?”李文阳挑挑眉,“你这是打算抛弃我了?”

    这段日子他吃了睡,睡了吃,三餐规律,每天早上还要早跑,身体倒是恢复了不少,偶尔吃个凉的辣的也不会闹肚子,不过唯一的问题就是许弘瑞和他做的次数少的可怜,也许真的看不惯他了,无所事事,甘愿当个米虫。

    “对,明天就送你走。”许弘瑞深叹口气,“你不爱我,就算留下来也是勉强,我不需要你可怜我。”

    “以后离这一片远一点,我怕我会反悔。”许弘瑞声音里都带着疲惫,“就当是给你一个自由的机会,如果你回来我就当你回心转意,如果你不回来,我会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找你。”

    他都想通了,李文阳不是以前的他,他也不是以前那个许弘瑞,也许不过是这么多年的偏执,所谓的爱早就没有了。

    李文阳的心思也像这片天空上的云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他需要的是自由,不是爱。

    给他自己的选择,将来有一天他说不定会回心转意,念着自己的好。

    强留他在身边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以后他只会说,终于逃离了那个变态。

    许弘瑞甩干手上的水,沿着墙壁离开。

    “等一下。”李文阳叫住他,“既然明天就送我走,不如今天打一炮。”

    他踢掉被子,露出白皙的胸膛和修长的双腿。

    许弘瑞侧身瞥了他一眼,“不要试图勾引我。”

    李文阳双腿叉开,面对着他,“你好歹也是赫赫有名的将军,长的还不差,活也足够好,和你做我不吃亏。”

    许弘瑞猛地转身,狠狠的扑了过来,下面坚-硬如铁,“这是你自找的。”

    他原本念着李文阳下面有伤,不想让他伤上加伤,偏偏李文阳三番四次的勾引,让他忍无可忍。

    李文阳哈哈一笑,缠上他的脖子,被他抱着坐在身上,身后突然一双手摸来,李文阳又被前后夹击了。

    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他习以为常,不过许弘瑞并没有进去,只是在他股间摩擦而已。

    出来之后一前一后的抱着他,不说话也不做什么。

    黑暗里李文阳能清晰的听到前后两道心跳,一下一下的跳动,带动他的身体。

    “其实被一个人干,和被十个人干并没有什么区别,我只是喜欢新鲜感而已,如果一个人能做到十个人的事,那不如选择一个人。”

    “嗯。”许弘瑞心思不在,也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他只知道明天也许就见不到了。

    “你睡吧,我也要走了。”他把李文阳放在床上,穿回衣服离开,第二天也没有送他。

    许弘瑞果然说话算话,第二天就找人送他离开,行李什么的也都收拾的很好,还有一些不属于他的东西。

    李文阳没有细看,提了箱子上了车,找到自己的位子,躺了下来。

    许弘瑞为了保证他的睡眠,把他这边上上下下都买全了,所以很安静。

    李文阳一上车就睡了过去,把行李箱放在头顶的卧铺,老实说他平时一个人从来不带行李,咋一下带这么大一个箱子还有点不太适应。

    睡到中途似乎听到有卖饮料的声音,他伸出手,正想叫卖饮料的过来,突然想起还有个大皮箱的事。

    许弘瑞这么细心,说不定给他准备了。

    事实证明许弘瑞比他想的还要细心,不仅装了饮料,还装了热开水。

    他习惯性拿起饮料,刚打开盖子准备喝又拧了回去,最后居然摸出了那杯热开水。

    这也不是他的性子,要知道热开水还要凉一下才能喝,让他等基本不可能,但是他就是做到了。

    并且一边喝一边吹,一小口一小口无味的热开水似乎也甜了起来。

    李文阳站了起来,那整个箱子拉下来,一样一样的看许弘瑞给他准备了什么?

    饭盒,里面的汤还热着,衣服,还都是新的,上面的牌子写着‘做你的新衣’。

    什么时候多了这个牌子?他怎么不知道。

    料子一摸就很好,看起来不像便宜货的样子,这样的东西名气可不小。

    李文阳上网搜了一下,当然是什么都没有搜到,他也不纠结,又把其他东西七七八八的挑了出来,汤喝掉,衣服换上,袜子鞋子完全都是新的,正好配了一套。

    而且修剪合适,恰到好处,就像为他量身定做的一样。

    李文阳翻了翻底下,居然意外找到一瓶蜂蜜,他喜欢吃蜂蜜的事还没人知道,因为太甜,每次吃不了两口就腻,然后隔两天又想,反反复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不过看到蜂蜜的那一刻很惊喜。

    火车晃晃悠悠突然停了下来,喇叭里响起一个优美的声音,“各位列车朋友们请注意了,前方磁浮轨道发生变化,磁浮列车无法继续前进,将于下午五点半返回出发点!”

    他这句话反反复复说了四五遍,李文阳打开窗户,偏头看了看,似乎下雪了,不过这个时候下雪可不对劲,要知道现在可是夏天,下雪的几率小的可怜。

    他把东西收拾收拾,从窗户口扔了下去,人也跟着跳了下来。

    磁浮列车离下面有点远,李文阳摔进草丛里,身上脏了点,他拍拍腿,顺着磁浮轨道一路走下来。

    好奇心杀死猫,李文阳第二大兴趣就是爱看热闹,他预感前面会很热闹。

    果然,没走多久就看到了人头耸动。

    “都卖力点,马上就全部冻起来了,冻起来有赏!”熟悉的声音响起,李文阳歪头望去,许弘瑞站在人群中,双手背负身后,沿着铁轨走来走去。

    “……”说好的还我自由,这又是闹的哪一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花心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心者并收藏星际怪物饲养员活命手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