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 57家庭小作坊

57家庭小作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辞了秦方,青果一行人打醉仙楼出来。

    等走到胡同口,上了自家牛车后,罗小将才闷声问道:“果儿,加上高家酒楼,我们十天得出四百斤,一个月就是一千二百斤,忙得过来吗?”

    不待青果开口,林正达和林方达兄弟俩,乐得差点跳起来,齐齐朝青果看去。

    “果儿,谈成了?是哪家酒楼?”

    “是醉仙楼,十天三百斤,一个月来三趟!”青果说道。

    林正达和林方达立刻便在心里算起了帐,林善文是考过秀才的,不说指点他们兄弟俩人做文章,识字打算盘却是都教过的。

    “哎呀,这样加上高家酒楼,一个月就是三两多银子的进帐,一年好几十两呢!”

    青果嘿嘿笑道:“嗯,没错,要不了多久,我就是小地主了!”

    她的话逗得林正达和林方达齐齐放声大笑。

    罗小将眼见青果没理会他,急得抓了林正达说道:“大舅,外公跟秦掌柜的签了字据的,这一个月要是供不了货,可是要赔偿损失的!”

    “啊!”林正达和林方达齐齐朝林善文看去,“爹,是真的吗?”

    林善文点头,这字据说实话,他也签得很是忐忑,不由自主的朝青果看去。

    “果儿,你有啥想法没?”

    “外公,你是担心怕我们交不了货吧?”青果看向林善文说道。

    林善文点头,一个月四百斤的货啊,这可真不是闹着玩的!

    “放心吧,”青果小手一挥,说道:“我心里有主意呢。”

    见青果这样说,包括林善文在内,大家似乎都松了口气。

    难得进一趟城,青果本来还想在城里多逛逛,可是一则天不早了,二则,生意谈下来,后续的事情还需要安排,想着往后进城的日子多着,在路过一家点心铺子,买了两盒点心后,一行人便走上回青阳镇的路。

    “外公,九爷的贴子你给收好。”青果将那张叶羽的名贴递给林善文,说道:“今天的事情能这么顺利,全赖了这张名贴,下次进城的时候,我们得去叶府道个谢。”

    林善文接过名贴,贴身收好,说道:“是这么个理,原还担心那小公子为难你,想不到却承了九爷这么一个天大的人情。”

    青果笑了笑,对林善文的话不置可否。

    天大的人情吗?她到不认为!

    叶羽让她入府,何偿不是对叶天麟以身示教!通过她告诉叶天麟,信任并不是谁都可以给予的!他们这样显赫的人家,怕的是什么?无非是下一代不事正途,交友不慎!

    是故,叶羽干脆以事实说教,让小小的叶天麟知道,人有三六九等,话有真心假意!谁是可以守望相助的,谁又是包藏祸心的之人,需要他自己去分辩去明白!

    哎!

    古代的孩子真心活得不容易!

    特别是高大上!

    “果儿。”

    耳边响起罗小将的声音,青果霍然回神。

    “哥,怎么了?”

    “我们到了。”罗小将指着远处依稀可见的青阳镇,对青果说道:“你想什么呢?喊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听到。”

    “噢,我想事呢。”

    “什么事?”

    “我想着,我们得买两口大缸回去。”

    罗小将想了想,家里那个青石材料的大水缸装个一百多斤多顶了,这三百斤,可不得再买大水缸么!

    “嗯,等回头到了镇子,让三姨夫带我们去买。”

    林正达和林方达兄弟俩听着这姐弟俩有商有量的羡慕的不行,一个月三两多的银子进帐,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啊!

    “果儿,你给我们也找点生意做呗!”林方达瞅了青果说道。

    青果呵呵一笑,抬头看了林方达,“小舅舅,你和大舅舅来我们家帮工,干不干?我给你们发工钱。”

    “好啊!”

    兄弟俩连忙说道。

    现在正是农闲的时候,只要赚着了,就是钱,可比窝在家里晒太阳强!

    “嗯,那你们帮着我收菜吧。”青果看着二人说道:“萝卜、白菜我们自家种的那块地应是够了,这芋头杆子却是不够!”

    “嗯,这没问题,我保证给你收的都是最好的!”

    青果到没怀疑他们的话,外祖农事不咋样,可两个舅舅地里的活可是没的说。

    “(爹)果儿……”

    远远的响起林小桃的声音。

    青果连忙站了起来,垫着脚朝前面张望,便看到林小桃正从前面小跑着朝她们过来。

    “三姨,三姨……”

    青果站在牛车上拼命的挥手。

    林善文鞭子一甩,牛车加快速度往前。

    等到了林小桃跟前,牛车还没停稳,青果便急着往下蹦。

    “哎,果儿小心。”林小桃连忙上前接住青果,嗔怪道:“怎么这么皮呢,万一摔着怎么办?”

    “有三姨在呢,不会摔着。”青果说道。

    林小桃被青果哄得笑颜如花,情不自禁的在抱着青果亲了亲。

    青果能感觉到林小桃是真的拿她当自己的女儿看,虽然在心理年龄上,她比林小桃还要大上几岁,可是,却也阻碍不了,她对林小桃的亲近。

    林小桃牵了青果的手上前,对林善文说道:“爹,事情办得怎么样?”

    林善文嘿嘿笑着指了青果说道:“让果儿跟你说吧。”

    其实看着众人的表情,林小桃就知道,事情肯定很顺利,可当青果告诉她,去叶府得了赏银,又拿了叶九爷的名贴谈下醉仙楼的生意时,她由不得还是一脸错愕,但很快那错愕又变成了满心的欢喜。

    “果儿,果儿,你真是太能干了!”

    林小桃将青果抱在怀里亲了她一脸的口水。

    “三姨,我们有银子还你了。”青果摸了摸贴身藏着的那九两银子,对林小桃说道。

    林小桃不悦的瞪了她一眼,“这么急着还银子,是不怕三姨抢了你去做闺女吧!”

    “哎呀,三姨你胡说什么呢?你是要给我生小弟弟的。”青果啐道。

    林小桃脸上便生起一抹淡淡的苍白,无力一笑,似呢喃般轻声说道:“小弟弟啊,三姨怕是生不出来呢!”

    “三姨!”青果偎上前,抬头看着林小桃,“三姨,你可以的,一定可以生的。你要相信自己!”

    林小桃笑了笑,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抱着青果坐上牛车,朝铺子里去。

    “桃啊!”林善文回头神色复杂的看了眼林小桃,轻声说道:“我跟你娘商量过了,你要真过得不痛快,就回来,爹养着你!”

    林小桃摇头,“爹,我舍不得保忠哥。”

    林善文叹了口气,默了一默,闷声道:“爹和娘随你自己的意,只要你过得好,过得开心,你想怎样就怎样!倘使保忠他……你就看在那也是保忠的血脉上,待孩子好点,他大了也会孝顺你的。”

    “我知道。”林小桃点头说道:“我跟保忠哥说好了,孩子生下来,就抱我屋里来养。”

    这真的不是个愉快的话题,一车的人就好似突然被冷水淋了一遍一般,齐齐失了声音。

    青果却是觉得得林小桃能这样想开,也未偿不是一件好事。说不得,到时心情一放松,就有孩子了呢!

    众人各怀心思,再抬头时,牛车已经停在了黄保忠的铺子外。

    “岳父,您们回来的还挺早嘛!”

    黄保忠迎了出来。

    林善文笑着点了点头,“事情办得顺利,就早些回来了。”

    进了铺子,林小桃给每人倒了一碗水,将青果她们跟城里的醉仙楼谈妥生意的事同黄保忠说了一遍。

    “醉仙楼!”黄保忠同样错愕了一番,“那可是家很有名气的酒楼。哎呀,果儿,你这可是见着财神爷了!”

    青果笑嘻嘻的掏了装银子的荷包出来,拿出五两银子放在黄保忠面前。

    “三姨夫,这是我家还您的钱,利息我就不给您算了!”

    “哎!”黄保忠一脸失望的盯着桌上的银子,“三姨夫还想着,这银子要是还不上就好了,那样,三姨夫就能把你给抱来当闺女了!”

    同样的一句话,自林小桃嘴里说出来,是悲情,可自黄保忠嘴里说出来,却是引得众人失声笑了出来。

    黄保忠也不与青果客气,拿过那五两银子让林小桃收好。

    “要是这醉仙楼将你家的酸菜能推往它家各处的分店,果儿,你一年下来可就是个大地主了!”黄保忠打趣的说道。

    青果笑了笑,之前,她也是这样想,可回头想想,这酸菜是讲究个日子的,腌得时间长了,太酸也不行,青州到盛京还好说,也就十来天的路程,可要是盛京以外,这钱怕是赚不着了!

    算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先把眼前的事解决了吧!

    “三姨夫,这还银子的事,我们知道就行了,我爹娘那边,你还得瞒着。”

    黄保忠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点头应道:“行,我知道了。”

    “还有,我得买两只大水缸回去,三姨夫你陪我走一趟吧。牛车怕是也要借我们今天赶回家去。”青果说道。

    “没事,我这就带代去买水缸,水缸买好了,你们也好早些回去。”

    黄保忠说着,便嘱咐林小桃看铺子,他则带着青果起身往外走。

    林善文有青果给的二两银子,寻思着给钟氏和林家兄弟俩添置身冬衣,半道便跟青果他们分开了。

    青果跟着黄保忠去卖水缸的路上,想了想,轻声说道:“三姨夫,以后您纳了妾有了孩子,要是我三姨过得不痛快,您就让她回家吧,我养她,我给她送终。”

    黄保忠步子一顿,低头看向垂了眼睛的青果,“果儿,三姨夫人不纳妾。”

    “可是……”青果抬头,轻声说道:“可是刘婆婆不会同意的。”

    黄保忠憨憨一笑,说道:“我是她儿子,她还舍得让我难过不成?放心吧,我会护着你三姨的!”

    青果看着黄保忠真诚的不染一丝夹杂的眸子,重重的点了点头。

    她想,这个男人应该是可信的!

    两个水缸青果都偏向于实用性,放弃了那种雕花鸟人物的,而是选择了价格相对低的黑釉水缸,可就这样,两口水缸也花了她六十多文钱。老板跟黄保忠相熟,价格虽然没让,但却送了个二十斤容量的小坛子。

    辞了黄保忠和林小桃,青果一行人赶着牛车往家走,因是坐着牛车的缘故,一个时辰的路愣是缩减了大半,半个时辰都没用到,就回到了石圳村。

    林善文不放心果儿兄妹赶牛车,让林家兄弟俩先回家,他则赶着牛车送青果和小将回三坑村。

    突的见青果两兄妹坐着牛车回来,蹲在屋檐下晒太阳的村人三三两两的站了起来,往青果家走去。

    “果儿,咋买了两只大水缸,还赶了牛车回来?”问话的是罗进喜的娘金氏。

    青果并不喜欢她,只她并不愿意轻易与人交恶,便淡淡的说道:“我外公又接了家酒楼的生意,这牛车是我三姨夫家的,借我们使使。”

    “哎,果儿,你外公这又是买地又是做生意的,只怕要不了多久,就该是咱这十里八方的有钱人了!”

    青果笑了笑,没接金氏的话,同听到声音走出来的林氏喊道:“娘,您把灶间收拾下,好放水缸。”

    “哎。”林氏应了一声,连忙回头去收拾灶间。

    罗兴祖则上前接过林善文手里的牛绳,将牛拴到屋角,请了林善文下车。

    “果儿他爹,找个人来搭把手,把这水缸抬下来吧。”林善文说道。

    罗兴祖便对身侧的青萍说道:“青萍,你去你福兴叔家,让他来帮一把。”

    “哎。”

    青萍才要跑出去,不想罗福兴已经撸了袖子从人群里走出来。

    “兴祖哥,这水缸放哪,你说一声,我和林叔好抬进去。”

    “放灶间吧,你嫂子就快收拾好了。”

    罗福兴和林善文将水缸抬去灶间放好,罗兴祖正要喊了罗福兴坐下喝杯水,门外突的便响起罗兴财的声音。

    “老二,这般热闹,可是家里来客人了?”

    罗兴祖一愣,怔怔的朝门口看去,等看到背着手往里走的罗兴财时,才回过神来。

    “哥,你咋来了?”

    罗兴财却是目光一抬,在看到林善文时,连忙拱了手上前行礼。

    “我瞧着这小院里热闹的紧,原来是叔来了。”

    林善文点了点头,他虽然老实,可并不蠢,从前打着照面都当不认识他的罗兴财,这会子上赶着来堵人,不用细想,便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林善文淡淡的点了点头。

    罗兴财却是满脸堆笑,好似见着前世的亲家一样,对林善文客气的不得了。

    “叔,我爹常念叨着你俩亲家,离得又不远,却从没时间坐下来一起喝一杯,今天赶巧了,我这就回去跟我爹说一声,你回头来家吃饭啊!”罗兴财说着便要往外走。

    林善文不得不上前阻止。

    “他大伯啊,别客气了,家里事多,我这就要回去了。这酒,改天再喝吧!”

    “哎,叔,您这话说的。”罗兴财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林善文,语气不善的说道:“老话说改日不日撞日,今儿赶巧遇上了,多好的日子。还是说,叔您现在发达了,瞧不起我们老罗家了!”

    林善文听得眉头直蹙,这罗家的人怎么就这么喜欢颠倒黑白混淆是非呢?可他是长辈,又不擅言词,便是心里再不满,也只是脸色变了变,无语的看着罗兴财。

    一旁的林氏扯了把罗兴祖,示意他上前去帮着自家父亲说几句话,罗兴祖硬了头皮上前,才要开口,罗兴财却是抢在他前里说道。

    “老二,你帮着劝劝叔吧,怎么说咱们都是亲戚,是亲戚就该多走动走动不是!”

    “岳父他是真的有事。”罗兴祖说道:“哥你跟爹说一声,还是改天吧。”

    罗兴财当即变了脸色,一脸不高兴的说道:“我说老二,不是当哥哥的非要说你,可你看看你说的是啥话?”

    青果看着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罗兴财,很想吼一声,呸,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是什么熊样!但,另一厢,她却又想看看这一家子人又想出什么妖蛾子!是故,一直隐忍不发。

    “老二,”罗兴财拍了拍罗兴祖的肩,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声后,才开口说道:“叔是个能干人,可皇帝还有草鞋亲不是?咱家是穷了点,可谁不是打穷过来的?叔他也是过过苦日子的不是?”

    林善文听得一口老血就差吐了出来,这罗兴财是话里话外都在指,他现在有钱了,眼里容不得人了!

    “他大伯,”林善文蹙了眉头看向罗兴财,“你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咋听得就让人那么硌应呢?往常我也没少来,也没见着你上趟门啊!”

    “哎,叔您别气,我这不会说话,让叔您不痛快了。”罗兴财说着,便抬手打自己的嘴,“叔,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留您吃餐饭。”

    话说到这个份上,事做到这个程度,林善文这餐饭哪怕就是砒霜,他也只有往下咽了!正欲开口应承,一道清脆的嗓音却是抢在了他前头。

    “不就吃餐饭吗?”青果笑眯眯的看了罗兴财说道:“大伯,您回头跟我爷说一声,晚上就在我家吃,我才从镇上割了两斤五花肉,我娘烧的红烧肉可好吃了,叫我爷上我家来吃吧。”

    罗兴财有些不快的看着青果,虽说他也眼馋那二斤的红烧肉,只是……罗兴财皱了眉头,摇头道:“是你爷和你奶要请你外公吃饭哩,哪好到你家来吃。下次吧,啊,下次……”

    哼!青果暗暗一哼,她就知道,这老宅子肯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不然罗兴财能舍了这二斤五花肉?

    “那就让我外公回去吧。”青果抬头林善文说道:“外公,我姥姥她还怀着身子呢,你早些回去吧,把三姨夫家的牛车也赶回去,明儿让我舅给送去。”

    林善文求之不得,当即便要点头应下。

    “哎,这哪成,不是说了留下来吃晚饭吗?”罗兴财急急的上前拦人。

    青果扯了嘴角,冷冷一笑,淡淡说道:“大伯,我姥姥就爱吃我外公的炒鸡蛋,她是有身子的人,这饿着不好!”

    青果有意将鸡蛋两个字咬重了,无非就是提醒罗兴财,可别忘了,当日是谁为着几个鸡蛋,将她家闹了个鸡犬不宁的!

    只可惜的是,她低估了罗兴财的厚脸皮,罗兴财完全就当没听懂她话里的意思。

    “哎,不行,不行,我爹说了,叔您无任如何都要留下来吃餐晚饭。”罗兴财拦了林善文,万般无奈下只得说道:“叔,我爹他有事跟你商量,您看……”

    林善文暗暗一叹,这是真躲不过了!

    “那就让果儿她娘做几个菜,晚上让你爹一起来过来,我们老哥俩喝几口。”

    罗兴财闷了半天,最终只得悻然点头,恹恹而去。

    反正要留下来吃晚饭,林善文一时半刻也不急着走了,便跟罗兴祖坐在一边聊起天来。

    青果将藏在大水缸里的肉和米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拿了出来,哼了哼说道:“晚上,我爷肯定要将罗富贵给带来,这二斤肉都不够塞他一个人的牙缝。”

    青萍和罗小将听得都是脸色一黯,他们难得吃一餐肉,还是红烧肉,心里自然不痛快。

    “娘烧好后,留一碗出来。”林氏说道。

    青萍和罗小将顿时一喜,青果也没想到,林氏会这样说,当即竖了大拇指说道:“娘,您进步了。”

    林氏笑了笑,轻声说道:“果儿,我们晚上不止有红烧肉,还有兔子肉哦!”

    “啊!”青果一步跳到林氏身边,“哪里,哪里,我看看。”

    林氏将挂在头顶的一个竹篮子拿了下来,青果便看到一只二、三斤重的已经死去的灰兔子。

    “娘,是不是在咱家地里抓着的?”

    “嗯,我跟你爹向你培根叔借了几个夹子放在地里,没想到,还真装到了兔子。”

    “你打算晚上烧了,给我外公吃?”

    林氏点头。

    青果想了想,说道:“娘,您不如收拾干净了,让我外公带回去,这样,我姥姥也能吃着。”

    “可是,你爷晚上不是也要来我咱家吃饭吗?”林氏为难的道。

    必竟,罗老爷子是罗兴祖的亲爹,如果林氏真将这兔子让林善文带走,指不定罗兴祖心里会怎想!

    这样一想,青果便点头道:“那就烧了吧,娘,您把四只腿给我们留着。”

    “哎!”

    林氏自是笑着应承。

    趁着林氏收拾兔子的功夫,青果便将她们在城里接到醉仙楼生意的事说了一说,末了,轻声说道:“娘,一个月四百斤的量,咱家怕是得长期雇人了!”

    “人的事,你别担心。”林氏手里的不停,跟青果说道:“别说现在是农闲,就是农忙的时候,只要出得起钱,就不愁没人来干活。”

    “对,我也是这样想的。”青果坐在林氏身边,时不时帮着林氏递下东西,一边说道:“只是,请来干活的人,娘您得好好想想,这是吃食,顶重要的就是讲究个干净,然后手脚也得利索。”

    “嗯,娘想想啊。”林氏停了手里的活,歪头想了想,轻声说道:“其实桐花她娘挺不错的,不过人家现在有钱了,不一定看得上这小钱。”

    桐花家便了罗香菊五十两银子后,很是热闹了一把,先是桐花几个舅舅吵着要分钱,被桐花爹给拒绝了,桐花舅舅也不是好相与的,差点便打了起来,后来还是桐花娘拿了十两银子出来,给他们分了,这才安份了。

    现在,桐花哥哥柱子,置办了个货担,十里八乡的卖些针头线脑,生意也还不错。桐花爹又将家里的房子给翻了翻,正托人到处打听,准备给柱子说亲!

    青果想起桐花那个月夜下的笑脸,便觉得心里闷的历害,她闷声道:“那别的人呢?还有没有?”

    “别的人啊……你金婶也不错,可她是个嘴巴上不饶人的。”

    三坑村几十户人家,青果由着林氏一个一个往下说,心里一个一个衡量着。

    “除了周婶外,再请二个就行了。”青果说道:“我看就定来富叔和培根叔家的马婶和方婶吧。”

    “行,那回头,我去跟她俩说说。”林氏说道。

    青果点头,人手定下来了,眼下便是场地的问题。这事跟林氏说不上,得去找罗兴祖,青果起身往厅堂走。

    “那地里的萝卜和白菜经果儿的手这样一捣腾,就翻了个价,果儿爹,这日子是越来越有奔头了啊!”

    罗兴祖嘿嘿附合笑道:“岳父,您说我家果儿咋就懂那么多?有时候感觉她就像是个大人一样!”

    青果听得一身冷汗,脚步一顿,便打算听听林善文的回答。

    “也不奇怪,这孩子早慧,是个能干的,那戏文还演着甘罗十二岁为相呢!是上天可怜咱日子难过,让果儿这丫头来帮扯呢!”林善文说道。

    罗兴祖连声附合。

    青果长长的吁了口气,还好还好,不会被当妖魔鬼怪给一把火烧了!

    就在青果拾脚要往里走时,林善文又开口了。

    “果儿她爹,晚上亲家来怕是要说些事,有些话呢我给说在前头,你心里得有个准备。”

    罗兴祖抬头看着林善文。

    林善文叹了口气,将插在腰后的旱烟袋抽了出来,装了口烟,慢慢的吸了起来,等一口烟吐尽后,他才接着说道。

    “果儿娘在你家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我心里有数。可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没本事替她撑腰,也没本事让她在你老罗家挺直腰杆,只能看着她受委屈。”

    “岳父……”罗兴祖涨红了脸,欲言又止的看向林善文。

    林善文摆手,“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也没有怪你爹娘的意思,日子穷,大家都艰难,说到底都只是想过好日子罢了。”

    罗兴祖垂了头。

    林善文则继续说道:“只是呢,我们现在的日子比从前那也只是好了那么一点点,你看,你这老房子冬天刮风夏天漏雨的,还有果儿三姐弟也一天大似一天,是不是得想着多置几间屋子,让她们姐仨一人一间屋?”

    罗兴祖连连点头,“是哩,只是这造屋子少说也得十几两银子,这不还欠着她三姨夫五两银子吗?怕是还要再耽搁几年才行。”

    听到罗兴祖提到黄保忠的那五两银子,林善文不自然的撇了脸,没敢直视罗兴祖。

    “你明白就好,这小将是个男孩子,是家里的顶梁柱,不说考秀才做举人,字得识一些吧?明年让他去私熟吧。”

    “嗯,是这么打算的。”

    “你这一年还得拿一两银子的养老钱,果儿她爹啊,你身上的担子不轻哩。”

    罗兴祖点了点头,确实是这么个理。这一摊开来算,哪桩不是等着花银子的事!好在,日子是有奔头,不像从前那样连个希望都没有。

    林善文突然话峰一转,看了罗兴祖说道:“你说,你爹他有什么事要跟我商量呢?”

    罗兴祖一怔,半响没回过神。

    林善文则叭唧着手里的旱烟,皱了眉头说道:“我想来想去,无非就是两桩事。”

    “哪两桩事?”

    “一桩是上回买地的事,第二桩怕是这做酸菜的事。”

    罗兴祖何偿不明白呢?

    眼下听到林善文把话说白了,虽然心里臊得历害,可还是不忘为自家亲爹辩解了几句。

    “岳父,我爹他……他就想家里人都好,您别放心上。”

    青果在门外听得翻了个白眼。

    罗老爷子是想家里人都好,但那个家人可不包括你!

    “爹,外公,你们在说什么呢,说这么热闹。”

    林善文抬头笑容和蔼的看着自门外走进来的青果,“没事,就跟你爹说,你爷为啥要留外公吃饭的事。”

    “那还不容易猜!”青果挑了眼涨红了脸的罗兴祖,说道:“我爷他看着外公您赚钱了,想在外公手里分碗汤呗!”

    青果冲林善眨了眨眼,脸上生起一抹狡黠的笑。

    “哎,外公可没啥本事为碗汤给他。”林善文好笑又好气的看了眼青果,说道:“外公也就顾得了你们一家子,再顾,只怕外公都要喝西北风了。”

    要不是因为当着罗兴祖的面,青果差点便要“扑哧”一声,当场笑出声。她从前咋就没发觉,她家外公是这么有幽默感的人呢!

    “哎,外公,许是我们想多了,我爷我奶那是多能干的人啊,哪里就能这样呢!”青果笑了说道:“肯定是我们想多了,对了,爹,外公我找您们有事说呢!”

    青果递了梯子,罗兴祖自然便顺梯子下了。

    “果儿,啥事。”

    青果搬了个小凳,在门口坐下,对罗兴祖说道:“爹,您看咱家这不是又接了醉仙楼的生意吗?这量大起来了,就得请人帮工啊,帮工得要场地啊,咱家后院的那块空地,您看是不是找人搭起来。”

    青果家屋背后有块近五、六十平方的空地,一直空在那,只是种了些时令蔬菜。

    林善文点了点头,这事,他刚才心里就合计了,这一个月四百斤的量,确实是要请雇人,场地也是需要另劈,他们家厨房小得打个圈都能撞着人!

    “嗯,这事拖不得。”林善文当即起身对罗兴祖说道:“走,我们过去看看。”

    “哎。”

    罗兴祖带着林善文去了屋后的空地,林善文拿脚丈量了一番后说道:“搭吧,往后要是醉仙楼把咱们的货供到盛京去,怕是量还要大,这场地不能少。”

    “可是这买木头买瓦片都要钱,我手里……”

    青果连忙跟林善文使眼色,林善文强忍了笑,对罗兴祖说道:“没事,我手里还些银两,不够,我先垫着。”

    “哎,哎,那明天我就去喊人看木头。”罗兴祖连忙说道。

    林善文还没开口,另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老二,看木头干什么?”

    青果回头,便看到罗老爷子和陈氏还有罗富贵三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

    “爹,您来了。”罗兴祖迎上前。

    罗老爷子点了点头,抬头朝林善文看去,“亲家,您看,本来想请家吃饭的,结果您非得见外!”

    “不见外,不见外,兴祖是您儿子,桂花是我女儿,在这吃好。”

    陈氏撇了撇嘴,很是不乐意林善文把林氏是他女儿的话挂在嘴上,这女人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人,什么女儿不女儿的!

    青果是不会读心术,不然准得问句,奶,您有娘家不?您有爹娘不?您是不是嫁人了就不认了!

    罗兴祖回头对青果说道:“果儿,你奶和爷都来了,去看下你娘饭做好了没。”

    “哎。”

    青果才要转身往灶间走,罗富贵在她身后喊道:“果儿,跟你娘说,我喜欢吃肥的,让她肥肉跟瘦肉分开来。”

    青果就差一口口水呸到罗富贵脸上去。

    你这得有多不要脸啊,上人家家吃饭,还挑肥捡瘦的!

    “知道了。”

    罗老爷子回头对陈氏说道:“你去帮把果儿娘,这么多人的饭菜,她一个人忙不过来。”

    “不是有青萍和果儿吗?”陈氏撇了嘴说道:“这又不是千金小姐,还得我个老婆子去侍候!”

    罗老爷子眼睛一瞪,对陈氏喝道:“叫你去你就去,咋那么多话?”

    陈氏虽然满心不乐意,可对罗老爷子她是不敢抗衡的,只得嘟喃着往灶堂走。

    青果正和青萍说着话,抬头见陈氏板了脸进来,不由齐齐错愕道:“奶,您咋来了?”

    “我来做老妈子,怎么的,你们还嫌弃了!”

    呃!

    青果觉得陈氏肯定是更年期的时候没更好,才会变成这样生人勿近的样子。

    林氏敬着陈氏必竟是长辈,笑着说道:“娘,这里没什么事,您去坐着吧,还有两个菜就可以开饭了。”

    陈氏哼了啊,上前查看林氏做了什么菜。

    一盘白菜煮芋子,一盘酸芋头杆子炒肉,一盘素炒老南瓜,一盘油光水汪的红烧肉,锅里还在冒着热气,不知道是什么菜,陈氏指了那盘红烧肉说道。

    “香园喜欢吃肉,你让果儿给她送一碗过去!”

    正在劈着柴的罗小将顿时怔在了那,一脸不满的朝陈氏看过去。

    林氏也跟着怔了怔。

    陈氏见林氏没应声,当即不高兴的说道:“怎么,你不愿意?不舍得?”

    以林氏对陈氏的多年的了解,怕是只要她说错一个字,陈氏就能把这一盘子肉给砸了,连忙赔了笑说道:“怎么会。”

    话落连忙抓了只碗拨了三分之一的肉出来。

    “这么少,你喂猫呢?”陈氏上前一把夺了林氏手里的筷子,三两下将盘子里的肉给拨了一大半出来,对怔怔看着她的青果和青萍说道:“青萍,你把这肉给你老姑送过去。”

    青萍看了眼只剩几块肉的盘子,默了一默后上前,接了肉垂头往外走。

    青果使了个眼色给罗小将,罗小将走上前。

    “哥,我跟你说……”

    青果趴在罗小将耳朵边快速说了几句,罗小将眉头一挑,眸间掠过一抹喜色,连连点头,转身就往外走。

    “小将,你去哪?”陈氏连忙追了出去。

    “我去地里拔些蒜。”

    罗小将喊着便跑远了。

    陈氏一听罗小将不是去追青萍,心里松了口气,指着锅里问道:“这里面是什么?”

    “是兔子肉。”

    “什么?”

    陈氏一声大喊,目光像针一样盯着林氏。

    “怎么了?娘,您这是……”林氏一脸不解的看着陈氏。

    陈氏气汹汹的说道:“你刚才怎么不说?你个黑了心肝的,你这是心疼怕我给香园吃吧……”

    “奶,您刚才也没问我娘啊!”青果笑眯眯的看了陈氏说道:“要不,我再给我老姑送一碗去。”

    陈氏刚想说好,可是在看到青果眼里的笑意时,终究还是没说出来。

    这丫头片子可不是好人,她才没那么好心呢!算了,反正已经送了一碗红烧肉去。

    陈氏看了眼林氏又看了眼青果,眼珠子一转,回头便对外面玩的罗富贵喊了起来。

    “富贵,富贵啊,快过来,你二婶叫你吃好吃的!”

    罗富贵一听有吃的,当即便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

    陈氏拿了只碗从锅里装了一大碗兔肉,对罗富贵说道:“去,吃吧。”

    “哎,谢谢奶。”

    罗富贵捧着碗坐到门槛上,吭哧吭哧的吃了起来。

    青果咬痛了腮帮子,才没让自己将手里的火钳朝陈氏扔过去。

    老虔婆,算你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