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在商言商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夜里,罗小将听了青果把白天的事一说后,气得当即便跳了起来,怒声说道:“太过份了,哪有这样的人!这分明就是巧取豪夺嘛!”

    青果笑了笑,可不就是巧取豪夺吗!

    林氏却是皱了眉头,一脸担心的看着青果,“果儿,那往后这两个小公子还来怎么办?”

    “不会的。”青果说道:“我打算过两天去趟城里,去拜会下韩大公子。”

    “果儿,你是不是打算跟韩公子说这事?”青萍急声道:“你千万别去,万一那韩大公子帮亲不帮理,你怎么办?不能去,一定不能去!”

    青萍这样一说,就连躺在床上的林小桃也附合道:“是啊,果儿,反正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也没必要去把小公子得罪狠了,人怎么说都是自家的兄弟,哪还能真帮着你啊!”

    “是这么回事!”林氏紧蹙了眉头,一脸愁苦道:“就算是韩大公子看在咱们是供应关系的份上,训斥小公子几句,可背过来,稍微再为难你一下,那就得偿不失了!”

    众人七嘴八舌的劝着青果,都是不赞成她去找韩光华。

    可青果有自己的想法,而且这想法关系到她以及她身后的这些人,她未来的路还很长,舞台也很宽阔,好不容易让一家人走出罗家那个泥坑,未来的日子,她相信虽有风雨,却应该是康庄大道,而不是花未绽放,就被夭折!

    “没关系,我去主要还是谈谈等开春后,我们这酸咸菜供应的事。”青果不想让林氏等人替她担心,便笑了说道:“我又不傻,还指望人家胳膊肘往外拐不成?”

    见她不像是在说假话,林氏等人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由又说道:“那这样吧,过两天,我陪你一起去趟。”

    “哎,酒楼本来就缺人,您再跟我走了,难不成咱们歇业一天?”青果笑了摆手道:“还是我自己一个人去就行了。”

    林氏只得叹了气,叮嘱她千万压着性子,不该说的一字别说。青果自是林氏说什么,她便应什么。

    好不容易把事说完,青果看了床上,这两天脸色好了不少的林小桃,轻声问道:“三姨,您有没有还觉得哪里不好?要是有,一定要说出来,病可一定得看好。”

    林小桃连忙说道:“三姨好多了,再休息个几天就可以起来干活了。”

    “哎,三姨,我可不是这意思,你要是这样说,你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问。”

    “不是,果儿,三姨知道你不是那意思,三姨就是自己着急,看着你这忙得跟个陀螺似的,三姨一点忙都帮不上!”林小桃神情晦涩的说道。

    “三姨,你还怕往后出不了力啊!”罗小将故意咋唬道:“到时,你可别一跺脚躲回外公家去享清闲!”

    “哎,你三姨我是那样的人嘛!”林小桃昂了头说道:“哼,你也太小看你三姨了!”

    青萍一手一个,拽了青果和罗小将,对林小桃说道:“三姨,你别搭理他们俩,这俩就是皮猴,你越说他越来事!”

    林氏看着在青萍手里作势乱叫乱吼的儿女,笑得两眼弯成了月牙儿!她现在是真的满足了,只希望,生活永远都能这样幸福平和!

    三姐弟逗乐了一番,青果等歇过一阵气后,就跟林小桃说起正事来。

    “三姨,我这还真有事非得你才能做好!”

    林小桃一听,当即便坐直了身子,目光灼灼的看着青果,“果儿,有啥事你就跟三姨说,三姨铁定给你办得妥妥的!”

    “嗯,是这样的。”青果点头,缓缓说道:“我家跟醉仙楼不是有酸咸菜的生意吗?现在我们虽然自己开酒楼,但这生意肯定不能丢,不但不能丢,还得把它往大了做。”

    林小桃点头,“是这么个理,那你是想……”

    “我想在镇上买屋子!”

    青果的话声一落,林氏等人,齐齐怔了怔。

    买屋子?

    虽然青果不只一次的在她们面前提起过,但他们这才来镇上多久啊?就在镇上买屋子!有那么多钱吗?

    “果儿……”

    青果知道,林氏等人怕是误解她这话里的意思了!

    这置产也分好几种的,好不好?

    有钱人家,三间四进的小院,挥手不在话下!

    穷人家,一间灶堂连着房间的屋子还得勒紧裤腰带,想了又想!

    她其实就是想捡漏,虽然现在修运河的事没了说头,可万一这运河真的要修呢?青阳镇还不立刻就成了房地产业的领军人物?她是真的没钱,有钱,她现在就可着劲的买田买地!末了,造它个几十间屋子,做个包租婆,爽死!

    “娘,你们别误会,我说的买屋子,不是说买我们住的屋子,我是想要买来做作坊的。”

    林氏吁了口气,但就是这,她其实也有疑虑。

    “果儿,那也得一笔不小的银子吧?”

    “这到不一定的。”林小桃插话了,她轻声说道:“要是住人,肯定就得选这镇中心,镇中心的屋子,那价格肯定不一样,以前就我那一刃破铺子,买下来还花了好几十两呢!”

    “几十两!”

    林氏一听黄保忠那一间打个屁臭全屋的小铺子要几十两,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了。虽说这酒楼的生意好,可她们本来就底子铺,加上这酒楼开的时间也不多,几两银子还能拿拿,几十两那是想也不敢想啊!

    “娘,你听三姨把话说完。”青果对林氏说道。

    林小桃笑了笑,接着说道:“可做作坊,就没讲究了吧?偏僻点,远一点,反正都是要拉到城里去卖的。”

    青果点头,“没错,是这么个理。”

    林小桃见青果认同了她的想法,便越发的打起精神说道:“还有,因为只是当作坊用,就不是非得买那种能住人的屋子,只要价钱合适,住人也好,不住人也好,都可以!是不是?”

    林氏听林小桃这样一说,紧着的心便松了松,末了轻声一笑说道:“你说得这头头是道的,我听着,你怕是心里有主意了。那就赶紧好起来吧,把这事给办了,这事耽搁不得。”

    林小桃点头,“过几天吧,等我有力气了,我就出去走走,一准把这事给办了。”

    “哎,那我先谢谢三姨了!”青果在一边大声说道。

    林小桃嗔怪道:“跟三姨这么见外?”

    “不见外,不见外!”青果上前,抱了林小桃,笑道:“我亲亲的三姨喂,我哪能跟你见外,是不是?”

    林小桃抬手捏了青果的脸,笑道:“就你一张嘴最会说,跟涂了蜜似的。”

    “可不,就她最能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林氏在一旁凑趣道。

    青果不依了,她嘟了嘴道:“哎,娘,我还是不是你亲闺女啊,哪有这样说自己的亲闺女的!”

    “谁说你是我亲闺女了?你可是我捡来的!”林氏呵呵笑道。

    “就是!”罗小将在一边附合,“我跟姐都这么忠厚善良,就你,石头里崩出来的孙猴子似的,一个爹娘生的,哪能相差这么大,所以说,你肯定是捡来的!”

    “啊,你们欺负我,你们都欺负我!”青果嘴里叫着,心里却说道:嘿,一个爹娘生的不假,可我这芯子是假的啊!

    娘几个凑趣笑闹了一番,眼见天色不早,青果三姐弟出了林氏的屋子,各自回屋休息。

    只是,青果没有想到的是,没等她去找韩光华,韩光华却在第二日亲自来了趟食为天。不但他来了,连带那个喜欢装森沉长着正太脸,却藏着一颗腹黑心的韩小公子也给带来了。不但是韩小公子,明月公子也跟来了。

    这两人在看到青果的刹那,韩小公子还好,吕明月却是又瞪眼睛又皱鼻子的,就差指着青果明令禁止,她等会不许告黑状!

    青果笑了笑,照例将这一行人请去了楼上的雅室。

    “大公子,两位小公子,你们今天打算吃些什么?”

    韩光华看了眼身侧如同被霜打过的两人,对青果说道:“等会再点菜,还有人没到。”

    青果点头,转身便打算退下去。

    不想,韩光华却突然开口道:“罗姑娘,您现在要是方便的话,我能不能耽搁你点时间?”

    现在正是用饭的时候,青果忙得就恨不得一个人有三头六臂,当下想也不想的说道:“大公子,您看我现在真的抽不出时间,您要是不急的话,等您用过饭后,我再来听您训示?”

    韩光华自己也是做酒楼的,自然知道青果没有抚养她,当即便点头道:“行,那您先去忙吧。”

    “哎!”

    青果退了下去,继续忙着楼下算帐记帐的事。

    正忙着,忽然就听到身后一声压了嗓子的话语声。

    “罗青果,你等会要是敢跟我哥告状,我就让人砸了你这酒楼!”

    青果抬头,就看到吕明月正一脸咬牙切齿的瞪着她,大有她不答应,他就要咬她几口的意思。青果干脆便放了手里的笔,抬头看向吕明月,缓缓开口道。

    “明月公子做了值得我告状的事?”

    吕明月懵了懵,目光奇怪的看着罗青果,难道这家伙是傻的?不知道昨天是他故意往菜里放的蜚蠊?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他岂不是不打自招?

    这么一想,吕明月立刻跳了起来,摆手道:“没有,我哪有做了坏事!没有,绝对没有。”

    青果便扯了嘴角轻轻一笑,“那明月公子刚才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哦……啊……”吕明月打着哈哈,胡乱转了眼珠子说道:“没,没什么意思,我看你一个人在柜台里无聊,来逗你玩呢!”

    话落一眼瞥到青果扔在一边的鹅毛笔,和她写的那串阿拉伯数字,几步就窜了进去,抓着青果记帐的本子,喊道:“罗青果,你这写的是什么?跟天师画符似的!”然后又抓了那根鹅毛笔说道:“还有,哪有人用鹅毛做笔的啊?你是不是不会用毛笔啊!”

    不会你妹啊!

    青果上前一把抢了吕明月手里的纸和笔,压了声音说道:“你嚷嚷什么,会认字会用毛笔很光荣吗?”

    吕明月被青果吼得愣了愣,而且,刚才因为青果突然冲前,两人离得极近,近到他清楚的看到了青果耳朵尖上有粒胭脂色半个米粒大小的痣,还有青果耳廓一圈细细密密的绒毛。似乎,还闻到了一缕淡淡的略带甜味的芬香,还有……

    青果原还想着,这熊孩子,怕是又要作了吧?等了半响,却没等来吕明月发作,抬头悄悄看去,竟然看到这熊孩子耳朵尖好像红了。

    咦?这是个什么情况!

    吕明月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着,他觉得似乎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在心底生起,可是那感觉让他十分的不欢喜。

    几乎是下意识的,吕明月便将这种不喜的感觉归咎到青果身上,抬头便吼道:“你凶什么凶?会认字,会用毛笔不光荣!难道还是不会认字不会用毛笔才光荣吗?”

    青果被吕明月突然的发难,给弄得懵了懵。好半响,反应过来后,没等她开口,吕明月却是忿忿的扔下一句“看你傻样”转身,蹭蹭的跑上楼了。

    这就算完结了?

    青果看着转眼消失在楼梯间的人,没明白过来,这熊孩子今天这么好说话?!

    青果自忖,自己虽然有个小身板,但这小身板里的灵魂却是成年人。跟熊孩子,只要不是原则性的事,都可以忽略不计。于是,便将吕明月的前后反常扔到了脑后。

    吕明月蹭蹭跑回二楼,一屁股坐下,抬手取过桌上的茶盏,一口饮尽后,整个人便有些呆呆的。

    韩光宇一脸好奇的看了过来,“你怎么了?”

    吕明月反射性的便鼓起眼睛,一脸凶恶的说道:“什么我怎么了?我好的很。”

    韩光宇被吕明月瞪得怔了怔,好半响失了反应,到是一边的韩光华呵呵笑道:“明月,看你这样子,好像是谁欺负了你,让我想想,这里谁还能把你欺负了去!”

    吕明月烦躁的看着好整以暇的韩光华又看了看一脸“你有病”的韩光宇,忽然就有种,他根本就不该回这间屋子的感觉。这样想着,霍然站起,转身就往外走。

    “明月!”

    韩光华站起身,想要去拦,却突的发现走到门边的吕明月顿住了脚步,正疑惑不觉时,便看到吕明阳自外缓缓走了进来。

    吕明月看了看吕明阳,又看了看身后的韩光华和韩光宇,默了一默,闷声不响的走回位置,坐那不动了。

    “这是怎么了?”吕明阳一脸好笑的看着一瞬间好似老虎拔了牙的吕明月,对韩光宇说道:“光宇,你又欺负他了?”

    其实真不怪吕明阳会这样问,这往前说,两人打满月睡在一张小床上起,韩光宇就是那个往吕明月头上撒尿的,再往后点说,穿开档裤时,吕明月就是韩光宇手里的一把枪,直那打哪!

    韩光宇微微挑起的细长眼,刹时便几不可见的抖了抖,然后很是无语的朝吕明月看去。这要换成是平时,吕明月早跳起来了,虽然从小受欺负的都是他,可他永远是那个不承认的!只是,这次很奇怪,吕明月没声响了!

    “吕明月你不会是撞鬼,失魂了吧?”韩光宇皱了眉头一脸不解的说道。

    吕明月其实是被自己刚才心头一瞬间如羽毛轻滑过,那种异样的触动给吓到了!他不知道对着青果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他喜欢这种感觉,可是,却不喜欢这样的感觉竟然是对上让他讨厌的罗青果!

    听到韩光宇这样说,吕明月心头滚来滚去的那团火总算是找到出处了。

    二话不说,站定,抬手,指着韩光宇的鼻子就吼道:“你才撞鬼了,你才失魂了!”

    韩光宇点了点头,拍了拍胸口,回头一脸好笑朝他两人看来的吕明阳说道:“明阳哥,你看到了,到底是谁欺负谁?”

    吕明阳摇头失笑,回头扯了把吕明月,沉声道:“好了,你给我安份点,忘了今天来的目的了?”

    吕明月一听吕明阳的话,顿时便如同泄了气的皮球。

    目的!

    他当然记得今天来的目的,跟那个讨厌的罗青果道谦嘛!

    说起这件事,他懊得肠子都绿了。他就不该跟如珠那个大嘴巴的丫鬟显耀他和韩光宇干的好事。这样如珠就不会告诉她姐姐如玉,如玉也就不会转眼把状告到了他大哥跟前!他也就不会……不会……吕明月重重摇头。

    这会子就连吕明阳也觉得吕明月有些奇怪了,正想好好问他几句,怎么了。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吕明阳只得转头说道:“进来吧。”

    青果一脸笑容的走了进来了,“几位,现在点餐吗?”

    “点餐。”韩光华接了青果的话,笑道:“罗姑娘,来一道水煮鱼片,一道糯米排骨,一道酸芋头杆子溜脆肠,一道蒜泥大白菜,再加一道酸萝卜老鸭汤。”

    青果一一记下,末了抬头说道:“大公子,四个人五道菜,会不会少了点?”

    韩光宇点头,笑了对青果说道:“罗姑娘有特别喜欢的,可以推荐一二。”

    青果想了想,说道:“我这里新推出了一道咸肉蒸冬笋,您要不要试试?”

    “罗姑娘推荐的,自然是好的。”韩光宇点头道:“那就再加一道咸肉蒸冬笋吧。”

    青果点了点头,又在纸上加了一道,正准备转身去让厨房准备,忽的便感觉到身上多了一道淡淡的略带打量的目光,几乎是想也不想,青果抬头便迎了那道目光看过去。

    四目相对,韩光宇来不及收回目光,那种当场被抓包的感觉让他很是恼火,他几乎是想也不想,目光下意识的便狠狠的盯了下青果。

    如果有一面镜子,韩光宇会发现,他这个动作,像极了吕明月!

    青果有想过,熊孩子的不可理喻和无理取闹,但那样的熊孩子,绝对不包含韩光宇和吕明月这两只,这两人可是已过黄口之龄!再过几年,怕是都可说亲娶媳妇了!

    青果在最快的时间里,给了韩光宇一个最让他想不到的反应。

    她同样,狠狠的,凶恶的,甚至是不屑的鄙夷的瞪了韩光宇一眼!

    “你……”韩光宇猛的站了起来,指着青果怒道:“你什么意思?”

    “光宇?”

    不等青果出声,韩光华历声喝斥了韩光宇一声,转而对青果说道:“罗姑娘,不好意思,我弟弟他被宠坏了。”

    青果笑了笑,摇头道:“没关系,小公子该是性情中人!”

    性情中人?!

    韩光华怔了怔,在想到自家弟弟的所作所为,以及青果说的那句“三日后凳门拜会”的话,他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韩光宇在吼出那一声后,他就知道自己做错了。可是在听到青果跟韩光华说的那句“性情中人”时,他才沉淀下来的情绪又波动了!

    他自小备受宠爱,这其间虽有着他是幼子的缘因,但其实更多的则是他为人机智聪明,且诡计百出的缘故!

    就好比万花楼密不外传的药膳方子,他们家早就想要,可若不是他出马,从那个打杂的小蔷红入手,这方子怕是再过几十年也到不了他们家手里。

    可是,他现在却折在了这么一个土包子手里!

    不但折了,他等会还要郑重其事的向他道谦!

    韩光宇是怎么想,都怎么不舒服。

    青果说了那句话后,她就退了下去,屋子里忽然就静了下来。

    吕明阳看了眼异常安静的吕明月和韩光宇,突然说道:“我怎么觉得这两人有点怪怪的?”

    韩光华闻言,看了看吕明月,然后又看向韩光宇,稍倾点头道:“确实,我也觉得有点怪怪的。”顿了顿,翘了唇角道:“难道是觉得向个姑娘道谦,下面子了?”

    吕明阳听到他说起这事,不由便摇头道:“不是我说你,你也太小题大做,就算是他们俩做得不对,可也不必这么特意的凳门道谦吧?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该告诉你这件事。”

    一边一直没出声的吕明月忽的抬头说道:“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来都来了,照面也打了,人家用膝盖想,也想得到我们是来干什么的?”

    “你给我闭嘴!”吕明阳朝吕明月喝道:“你还敢说,你也不看看你想的什么歪主意!”

    吕明月撇了撇嘴,他当真是冤枉死了啊,他怎么会想到,罗青果那个臭丫头,会找人把那两只蜚蠊给吃了!呃,不能想,一想,肚子里就翻滚的难受。

    韩光宇见吕明月拧了眉头,一脸便秘的样子,几乎是下意识的,便也想到了昨天的场面,更甚至,他似乎还想到了那大胡子里被咬成两截的蜚蠊,蹬腿抖翅的样子。当下,便“呕”一声干呕起来。

    他一出声,忍了半天的吕明月不由自主的便也“呕”一声,紧随其后。

    吕明阳怔怔的看了半响,稍倾,很是无语摇头,指了两人,对韩光华说道:“看看,看看,这没整到别人,到把自己给整成这样!”

    韩光华淡淡的撩了眼韩光宇,冷冷一哼道:“活该,心术不正,就该让他偿偿这种害人不成反害己的后果!”

    “我还不是为了我们家的酒楼!”韩光宇不满的喊道:“要不是你总念叨着要将她收为己用,我至于成现在这样吗?”

    韩光华眉目一沉,满目寒霜的对上韩光宇不满不甘的脸,一字一句道:“爹和我跟你说过多少次?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少用你那些歪门邪道的下作手法。”

    “我手法下作,那我把那张药膳房子拿回来,你们怎么不嫌我下作……”韩光宇不满的喊道:“先生说,英雄不问出处。都是钱,你还管它是从茅坑里来的,还是从皇宫里来的?能用不就行了!”

    韩光华冷冷哼了一声,朝吕明阳看去,说道:“看到吧,那阵板子是白挨了,这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

    吕明阳嘿嘿笑道:“其实,我觉得光宇讲的也挺有道理的,你看,我们手里大把大把的银子,谁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

    韩光华瞪了吕明阳一眼,“闭嘴,你还嫌不够乱是不是?”

    吕明阳咂了咂嘴,不吱声了。

    他不吱声,吕明月可没那么乖,他抬起头,点漆似的眸子瞪着韩光华,“光华大哥,你不能总不让人说话,先生说,要以理服人。光宇说出了他的道理,你就该驳斥他的理,让他发自内心的知道他是错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韩光华端着茶盏的手抖了抖,这一个两个的,是不是前世都跟他有仇啊。不然,怎么这世,一个个的都往死里气他!

    “对,你必须以理服人,不然,我下次还得这样干!”韩光宇在一边喊道。

    韩光华点头,他也知道自家这个弟弟,天资聪颖,若不好好管教,只怕往后的路就要歪了!这也就是为什么,虽然家里人都宠他,可真在大事大非上,从来不惯着他的原因。

    “你要我跟你说出个道理来,是吗?”韩光华看了韩光宇问道。

    韩光宇点头,坚决道:“以理服人!”

    以理服人?!

    韩光华眉梢轻扬,略一沉吟,轻声说道:“我们家最大的竟争对手是谁?”

    “月扬楼。”韩光宇想也不想的说道。

    韩光华点头,“没错,月扬楼。那么你知不知道自从去年年底,我们推出一系列的特色菜以来新月杨楼一直在暗中窥探着我们。想方设法想要得到我们的配菜方子?”

    韩光宇霍然抬头朝韩光华看去,大声道:“我当然知道,我更知道如果你们推出我得来的那份药膳,我们的生意能甩月扬楼几条街!”

    “你还在想着你的那份药膳房子?”韩光华眉目忽然一沉,冷声道:“你知不知道小蔷红被万花楼的老鸨卖去了几千里外,专门侍候那些贬夫走卒的窑子里?”

    韩光宇脸色一僵,他瞪大了眼看着韩光华。

    但只须臾,他却又涨红了脸,大声说道:“那跟我有什么关系?她开出的价格我满足了她,我要她做的事,她做到了。她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光宇……”吕明月不赞同的看向韩光宇,“你当时明明说过,要替小蔷红赎身的,她才会答应你……”

    韩光宇抬头瞪了眼吕明月,没好气的说道:“你闭嘴!”

    韩光华看着死不认错的韩光宇,咬牙点头道:“好,你还是觉得你没错是吧?”

    韩光宇点头,“在商言商,生意人哪来的那么多仁义。”

    “那你又知不知道万花楼的幕后的老板是宫里的人,这药膳就是宫中贵人专用的。你偷出了方子,若是醉仙楼照着你这方子推广,就极有可能惹上宫中的贵人,你觉得你有几个脑袋能让人砍!”

    韩光宇脸色一白,他第一次知道,万花楼的幕后老板是皇宫里的人!不,不,不可能,大哥这样说,只是为了逼他就范罢了。他从前不也是这样极尽威吓吗?

    想到这,韩光宇当即勃然变色,大声道:“你撒谎,你骗人,你只是想要逼我就范!”

    “你给我闭嘴!”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韩光华忽的便变了脸,历声对韩光宇喝道:“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懂点事?难道真要全家人因为你的自作聪明付出血的代价,你才会长大吗?”

    吕明月眼见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被毫不容情的训斥,有心想要上前帮腔,可是在看到韩光华肃沉的能滴出水的脸色时,他默了一默乖乖的坐那不动了。

    跟自家兄长动辙暴跳如雷相比,吕明月更怕这个常年都是笑脸迎人,轻易不动怒气的韩大哥!

    韩光宇被韩光华吼得愣了愣,好半响,脸上的血色退去,取而代之的是纸似的苍白,续而又变成了一种吓人的青色。

    “光宇……”吕明月上前扯了把韩光宇的袖子,“你快跟你大哥认个错吧。”

    “我没错,我为什么要认错!”韩光宇一把甩了吕明月的手,对韩光华吼道:“我知道,你是嫉妒我,你就是嫉妒我比你聪明,比你能干,所以你才不遗余力的打压我!”

    端着个托盘走到门口的青果,听到韩光宇这一声吼后,差点就一口口水喷出来。

    你个熊孩子,你到底哪里聪明,哪里能干了!

    吸取上次的教训,青果不等屋里有动静,抬手就重得的敲门,一边敲门一边说道:“大公子,您的菜好了。”

    “罗姑娘进来吧!”韩光华对着门口的声音喊了一句,然后,转过身看向韩光宇,“你是这样认为的?”

    “难道不是吗?”韩光宇梗了脖子问道。

    韩光华点头,不再言语,而是对正帮着小二往桌上摆菜的青果说道:“罗姑娘,昨日你让舍弟带话,说是三日后要凳门拜会,不知道是什么事?恰巧今天我也来了,你看能不能一道把这个事便解决了?”

    青果看了眼一侧梗着脖子虽则一言不发,但却是青筋纠结,怒形于色的韩光宇。

    见青果朝自己看来,韩光宇眉眼一挑,怒道:“你想告状就告状,看我干什么?小爷还怕你告状不成?”

    青果“噗嗤”一笑,不理会听到她嗤笑声,气得不行的韩光宇,而是反身将手里的托盘给了店小二,并且吩咐道:“你下去吧,别让人上来打扰,还有,后面的几个菜,告诉厨房慢点做,不急着送上来。”

    “是,小掌柜的!”

    店小二退了下去。

    青果这才捡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也没去看别人,只是目光淡淡的看向气得脸色发青发紫的韩光宇,“告状?谁跟你说我要向大公子告状的?”

    韩光宇嗤笑一声,没好气的说道:“你敢发誓你昨天让我带话给我哥,不是打着告状的主意?你别在这花言巧语了,见小爷在,就翻口不认!哼,小爷才不会承你的情。”

    青果轻声哼了哼,淡淡道:“我从来不起誓,我也不认为几句恶毒的誓言就能保证什么!当然,我更不需要你承我的情,因为我没有让你承情的地方。”

    话声一落,转头看向韩光华说道:“大公子,我确实是有事要知会你。”

    “知会?”韩光华拧了眉头朝青果看,“罗姑娘,不知道是什么事?”

    其实不仅是韩光华,就连吕明阳都变了脸色。

    他们虽然年纪不大,但都是做为长子继承家业的继承人来培养的,与人打交道几个眼神几句话,便能知晓其中的关健。

    青果开口便是“知会”这颇带有决断性意思的词,两人心头不由都暗叫不好!只吕明月和韩光宇还是一脸的无动于衷,并且还觉得青果很是失礼!

    青果睃了一眼一侧的韩光宇,淡淡说道:“我决定中断和你们醉仙楼的合作。”

    “什么!”

    韩光华虽然料想得到青果会有怒气,但却怎样也没想到青果竟然开口便提出中止合作这样的话!

    “罗青果你敢!”韩光宇霍然站起身,指着青果说道:“合作是有协议的,不是你想说中止就中止的!”

    青果轻轻一笑,点头道:“没错,合作是有协议的,目的便是保障双方的即得利益和风险。可是,现在因为你们的行为损害了我的利益,并且使我感觉到了风险,我认为这合作有必要中止。”

    “什么风险?”韩光宇大声道:“我们是少给你钱了还是不给你钱了!”

    “小公子!”青果意有所指的看着韩光宇,淡淡道:“钱不是万能的,这天下的钱没有人能赚得完。对我来,赚钱的目的只是让我和我的家人过上富足的生活。可,如果这代价是性命之忧或是牢狱之灾,那便得不偿失了,您说是不是?”

    “你瞎扯什么?什么牢狱之灾,什么性命之忧?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有被害幻想症。”韩光宇怒道。

    青果笑了笑,目光看向韩光华,一字一句说道:“大公子,昨天小公子的所作所为,想必你已经知道了吧?”

    韩光华看了眼韩光宇,点头,说道:“我今天就是来向罗姑娘道谦的,舍弟年……”

    青果摆手,“不置评小公子的行为,我只是就我目前的考虑跟大公子说一说。”

    韩光华默了一默,然后点头。

    “罗姑娘请说。”

    青果笑了笑,一字一句道:“小公子能为了一份菜谱便在我的菜里扔菜子,它日会不会为了得到制菜方子,在我供给你们的菜里下毒呢?”

    “……”

    屋子里的人齐齐静了下来。

    韩光华看向青果的目光中,精芒一闪,瞬间消失无踪。

    吕明阳一怔之后,失声道:“罗青果,你可真敢说!”

    “不是我真敢说,而是照小公子的为人,想来,这种事也必定是敢做的吧?”青果笑眯眯的朝韩光宇看去。

    韩光宇觉得嘴里苦得好似吞了几斤黄莲。

    脑子里一半是气,一半是悚然!

    气得是,在罗青果眼里,他就是这样的人!悚然的是,隐隐约约的,他觉得这还真有可能是他会做的事!

    “罗姑娘……”

    青果抬手示意韩光华不用解释,她只是目光不错的看着韩光宇。

    于是,屋子里的人,目光都齐齐的看向了韩光宇。

    韩光宇抿了抿嘴,费力的说道:“罗青果,踢了醉仙楼,你想找谁合作呢?”

    “谁都可以,”青果笑道:“只要人品好就行!”

    这就等于是说韩光宇人品差啊!

    “你……”

    “怎么,我说错了吗?”青果看向韩光宇,眨巴着眼道:“商人逐利是天性,不赚钱,谁累累活做生意啊。可为了钱搭上自己的小命,那不划算。有钱没命花,想来是谁都不愿意的吧?所以,为着我将来没有牢狱之灾,没有性命之忧,我们的合作关系,就此终止吧!”

    韩光宇气得肝痛,却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而吕明月则是一脸佩服的看着青果,这可是他第一次看到,韩光宇被人说得没有还嘴的余地!真真是太难得了!要不是场合不对,他就想跳起来喊一声。

    “罗青果,你真是太历害了!”

    等等……

    吕明月忽然就摸着自己的胸口,为什么他会有一种,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历害的感觉?那种感觉……讨厌,他讨厌这样的感觉!

    “罗青果,你……”韩光宇舔了舔干涸的嘴唇,想了想,轻声说道:“你所说的都只是你的猜想,不能……”

    青果笑了笑,“小公子,你听说过什么叫未雨绸缪吗?还有,你见过蛇长成龙,鸡长成凤的吗?”

    这又是拐着弯子骂韩光宇了!

    “罗青果你别太过份!”韩光宇咬牙道:“我告诉你,你敢贸然中止合作,我就让人砸了你这店。”

    青果点头,“当然,这是你小公子的风格,只是我忘了告诉你,我这食为天有三分之一的股份是叶九爷的,你是打算砸我的三分之二呢,还是打算全砸了,包括叶九爷的那三分之一?”

    “什么!”

    吕明阳和韩光华齐齐大惊失色的看着青果,这酒楼有叶羽的股份在!为什么他们不知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