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投资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因为青果舍得使银子,再加上林小桃自己也配合,她这病比大夫说的要好得快。

    这天一大早起来,林小桃帮着把酒楼上上下下的桌椅板凳擦了一遍后,又帮着采买回来的林氏把菜给洗了,眼见这上午没什么活了,便找到青果。

    “果儿,三姨出去逛逛。”

    青果知道林小桃这是打算出去看屋子了。她当即将柜台上的东西收拾一遍,锁到下面的小柜子里,然后对林小桃说道:“三姨,我跟你一起去,这青阳镇,我还真没好好逛过。”

    “哎,那你就跟三姨一起去走走吧。”

    林小桃笑着牵了青果的手。

    青果便回头喊了一声,“娘,我跟三姨出去一会儿,你注意看着外面。”

    林氏拿围裙擦着手,走了出来,“我知道了,你去吧,注意安全。”

    青果应了一声,便挽着林小桃的手往镇上走了出去。

    青阳镇的构造其实很简单,东边是世代居住的百姓,有田有山有地,而西边则是一条看不到头也见不到尾,足有三丈宽的离河。

    人们常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可是青阳镇很奇怪,靠着河,大家吃的依然是山里和地里的产出,没有人想过在离河里面讨生活。整个青阳镇,竟然找不出一个渔民!

    林小桃牵着青果的手,沿着青石铺成的街道慢慢走着,偶尔会停下来,告诉青果,这一块是个什么地方,住着些什么样的人,这些人为人如何。

    姨甥俩走了约有个半柱香的时间,眼见得便将大半个青阳镇走完了,越往前走,房屋越来越少,脚下的地也早就不是青石铺成的,成了一条泥沙路。入眼的,也不再是青砖黑瓦交相错落的屋宇,而是几幢寥寥落落坐落在一片荒凉田地间破破败败的屋子。

    “果儿,再往前就是田地,没有人家了。”林小桃对青果说道。

    青果点头,适才林小桃挑了几处地方问过她的意思,那几处的房子怎么样。她觉得都还不错,现在回头再仔细看看,然后对比下价格估计就能定下来了。

    “三姨,这些地为什么都荒着啊?”

    林小桃顺着青果指着的方向看去,见是靠近河边的那几十亩连成一片的滩涂,叹了口气道:“以前这些地也种庄稼的,可是一到了六、七月,河水暴涨,种什么毁什么,后来渐渐的就没人种了。”

    青果看着眼前长得齐人高的野草,一眼看过去,竟有一种看不到尽头的感觉!

    这得是多大的一块地啊!

    青果脑海里便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其实更应该说是她早就酝酿成熟的一个计划,只是这计划要成功,必须天时、地利、人和。现在,天时她已经遇上了地利!

    “三姨,那这些地是有主的还是无主的啊?”

    “这个三姨到不清楚,怎么,你问这个干什么?”林小桃看向青果。

    青果嘿嘿一笑,说道:“没什么,我就想着,这些地要是没主的,那我想办法把它买下来。”

    “买下来?”林小桃瞪圆了眼睛,错愕的看着青果,下一刻,却是连连摆手道:“不行,果儿,别的事三姨都支持你,唯独这件事,三姨不支持。”

    “为什么?”青果好笑的看着林小桃。

    她三姨都不问她买这种做什么,她就说不支持!这也太武断了吧。

    林小桃语重心长的说道:“果儿,三姨知道你是个有想法的人,可是,这块地你说你买来能干什么?之前你买那块荒地,是因为那块荒地上长了地骨子,光地骨子就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这块地,三姨也跟你说了,你种什么,到最后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怎么会呢?”青果笑呵呵的看了林小桃,说道:“我要是种油菜,不就是不白种了!”

    “种油菜?”林小桃愣了一愣,“那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

    呃!

    青果忘记了,这个异世,大家食用的都是动物脂肪油,还不知道什么叫菜籽油。虽然有油菜这个品种,但大家并不叫它油菜,而是叫胡菜。

    而青果那个大胆的计划,就是大面积的种植油菜,她要开个油作坊。

    根据前世的了解,这油菜种槙,对土壤最大的要求就是含水量必须足。而因为它是头年十月播种,来年五月底收籽,这样她根本就不必担心这离河涨大水的事!

    “呃,其实就是我们平时吃的胡菜。”青果说道。

    “胡菜?”林小桃越发不解了,她看着青果,“这几十亩地,你都打算用它来种胡菜?”

    青果点头,别说这几十亩,就是几百亩,她也不嫌多啊!

    “种那么多的胡菜,你打算干什么啊?”

    林小桃越发的迷惑了,这胡菜只要是有田的人家,家家户户都会种上一点,但一般是种到开春开花了,就铲了,改种别的菜。

    青果实在是舍不得失去眼前这么个好机会,一旦运河修起,若是漕运码头设在青阳镇,她的菜籽油那绝逼就是这个异世的“金龙鱼”啊!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一定会有她罗青果的菜籽油!

    既然话说到这时,首当其冲就是说服她三姨啊!这块地还得拜托她三姨去打听呢!

    青果在脑海里组织了下想法,心里又打了几遍草稿,上前挽了林小桃的手,说道:“三姨,你炒菜要放油的是不是?”

    林小桃点头,“这跟你种胡菜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里有人教我怎么用胡菜的种子榨油!”

    “什么?”林小桃错愕的瞪了青果,“胡菜的种子能榨油?”

    “当然了,就像是我们雨天用的伞,其实是用油桐树的果实榨出来的油涂抹后,才能挡风遮雨的。而胡菜籽,它一样能榨油,只是它榨出来的油是可以吃的!”

    林小桃一脸狐疑的盯着青果看。

    那种悚然疑惑或的目光,让青果有一种,她三姨怕是正把她当妖怪看的感觉!

    青果笑眯眯的看着林小桃,任由她上下打量。

    好半响,林小桃敛了目光,眉头紧拧,抿了唇角,对青果说道:“果儿,为什么你的脑袋里总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

    “我也不知道啊!”青果一脸苦恼的看着林小桃,“我总是会做很多奇奇怪怪的梦,梦里会有人教我很多我不知道的事!”

    “你是说,你的这些想法,都是在梦里有人教你?”林小桃问道。

    青果点头,抬头对林小桃嘻嘻一笑,说道:“三姨,不然你以为呢?我可没那么能干,什么都能自己想出来。”

    林小桃便长长的松了口气,念了句阿弥陀佛,说道:“果儿,肯定是菩萨跟你有缘,入梦指点你呢!”

    青果连忙顺坡下驴,重重点头道:“三姨,我也是这样想的,肯定是菩萨教我的。”

    林小桃点了点头,但很快又拧了眉头,说道:“可是果儿,就算菩萨点化你,可是这几十亩地,哪里是说买就能买的啊?不说得先打呼它是不是有主的,便是这一大的银子,你也没办法筹到啊!”

    “这没事,”青果摆手道:“三姨你先打听清楚,我们做到心里有数。等银子一凑手,我们立马就好动手。”

    林小桃点头,转而对青果说道:“不早了,我们回去吧,刚才跟你说的,那几处房子回头我打听清楚价格了,我们再实地去看看房子,然后做决定吧。”

    “嗯!”

    青果点头,挽了林小桃的手往回走。

    因着这个时候已经接近中午,因为担心酒楼里有早来的客人,青果和林小桃都走得有点急。等两人走出一身的汗,脚下的路又变成青石路上,青果扯了把林小桃,气喘吁吁的说道。

    “三姨,慢点吧,我走不动了。”

    林小桃看着青果红扑扑的小脸,腰身一低,便在青果跟前蹲下了,“来,三姨背你。”

    “哎,不用!”青果连忙退了一步,对林小桃说道:“三姨,我歇歇就行了,真的,我现在已经不累了。”

    林小桃回头嗔怪的瞪了青果一眼,说道:“怎么,三姨想背背你,你也不让啊?等你再大点,三姨就算是想背,也背不动了。”

    青果还在犹豫,林小桃已经二话不说,捉了她的手便往肩上搭,然后双手托了屁股,往上一颠,便背着青果上路了。

    青果趴在林小桃瘦瘦弱弱的背上,脸贴着林小桃的肩头,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女人香,轻声说道:“三姨,你恨三姨父吗?”

    林小桃柔软的身子便僵了僵,稍倾,她翘起唇角,笑了笑,轻声说道:“说不恨呢,好像不对。可是,说恨呢!好像也没那么恨。”

    “他那样对你,你不难过吗?”青果继续问道:“他当时明明答应会护着你的,可是……”

    林小桃扯了扯嘴角,轻声说道:“难过一开始是难过的,可是,后来就不难过了。”

    “为什么?”

    “以前我觉得我能为你三姨父去死,可是后来,他纳了刘三凤,再后来他帮着刘三凤处处为难我的时候,我就想着,这样的人,我怎么还能想着为他死呢?再后来,我又想,我真的能为他去死吗?”

    林小桃这话说得有点语无伦次,但青果却是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想来,林小桃是觉得她既然都能为黄保忠去死,怎么就不能容忍黄保忠为了子嗣那样待她呢?既然她保持不了初心,那又凭什么去责怪黄保忠的变心!

    “三姨,不是那样的!”青果想了想说道。

    林小桃不由便抬头朝青果看去,“怎么不一样了?”

    “三姨,如果三姨父残了瞎了生活不能自理了,你会不会不要他?”

    “没有刘三凤那事,我肯定会陪着他的。”林小桃轻声说道。

    青果点头,“三姨不论三姨父变得有多惨都愿跟他白头到老,可是三姨父却因为你不能生育,便纳妾变心。所以,错的是他,并不是你。”

    林小桃这才明白,青果这是变着法子的安慰她呢!心里一暖的同时,她抿了抿嘴,唇角翘起一抹轻笑,淡淡道:“谁错谁对都不重要,反正,我跟他已经是桥归桥路归路了!”

    “对,我家三姨温柔娴静,知书达理,贤淑善良,貌美如花,值得更好的人!”青果大声说道。

    林小桃“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对青果嗔道:“哪有这样夸自家人的,你这不是黄婆卖瓜,自卖自夸吗?”

    “谁说的,我这是实事求是,举贤不避亲!”

    两人发出一大一小,银铃似的笑声,引得众人侧目。

    青果正想再逗林小桃几句,忽的便感觉到林小桃身子一僵,她下意识的便要问林小桃怎么了,却在抬头的瞬间,看到了前方一处绸缎铺里,黄保忠和小腹微隆的刘三凤正朝她们看过来。

    黄保忠的目光有些复杂,他身边的刘三凤在一惊之后,目光飞快的睃了眼身侧的黄保忠,等看到黄保忠目光定定的看着林小桃时,她眉头一挑,细细长长的眸子里便有了一抹不甘和阴毒。下一刻,刘三凤忽的便扶着肚子,“哎呀”叫出了声。

    “怎么了?”黄保忠连忙回头朝刘三凤看去。

    刘三凤一手抚着肚子,一手托着腰身,一脸不胜柔弱的样子,轻声说道:“保忠哥,刚刚孩子踢了我一脚!”

    青果狠狠的啐了一口。

    踢你妹啊!

    五个月的孩子就能踢人,你这生的是什么妖怪啊!

    “丑人多作怪!”青果啐了一口,对林小桃说道:“三姨,我们走。”

    林小桃默了默,稍倾,背着青果继续往前走。

    “小桃……”

    身后响起黄保忠的声音。

    林小桃步子微顿,但下一刻,她却是加快了步子,没几下就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三姨!”青果看着林小桃咬出一圈牙印的下唇,轻声说道:“你是不是还放不下?”

    林小桃摇头,“不是,就是没想到会遇上。”

    一个镇子住着,除非刻意的回避,不然还真就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青果原本还想再劝几句,可是眼见林小桃情绪不高,她便也跟着默了下来。直到快到自家门口时,青果忽的说了一句。

    “三姨,我有种感觉,刘三凤肚子里的那个娃,是个女儿!”

    林小桃一怔,稍倾,失笑道:“是个女儿也好,会生女儿就会生儿了!”

    “那可不一定!”青果嘿嘿笑道:“有人一口气生十个八个的女儿可就是生不出儿子的!”

    林小桃听青果这样一说,脸上的表情一顿后,轻声说道:“我好像是听说刘三凤她娘就是连着生了八个女儿,才生了个儿子的!”

    你妹啊,这一共就生了九个啊!一头母猪的产量啊,这是!

    “那估计她往后的日子够呛!”青果说道,“刘氏那个老虔婆可不是个吃素的,她要是生不出儿子,你看着吧,往后有的她受!”

    “管它呢,这是他们的事。”

    青果点头,确实,黄家跟她三姨已经没关系了!

    不过,她还是私心里希望,刘三凤能发扬她娘的优良基因,一气生九个闺女,气死刘氏那个老虔婆!

    正想着,忽的便看到青萍站在门口急急的张望,眼见着她和林小桃,急急的跑了过来。

    “果儿,你可回来了,快回去吧,那个小公子又来了!”

    青果一怔,看了青萍问道:“哪个小公子?”

    “就是那个喜欢扳着脸,看人拿鼻孔看的小公子啊!”

    “韩光宇?”青果问道。

    青萍想了想,点头道:“对,他说他姓韩。你快去吧,他坐了有小半个时辰了,搞得娘都不敢去大堂。”

    呃!

    青果很是无语,你不敢惹这尊菩萨,那就给菩萨挪个窝,让他去楼上坐着呗!

    “怎么不请去雅室?”

    “请了,结果人家不肯,说是就坐楼下等着。”

    说着话的功夫,青果已经同青萍、林小桃一前一后回了酒楼。

    她才踩着门槛进去,耳边便响起一句略带恼意的责问声,“罗青果,你跑哪去了?你知不知道,我等你很久了。”

    青果调整个脸上的情绪,正准备给韩光宇一个甜美柔合商业性十足的微笑,但在回头对上坐在角落里,小正太那张俊秀依然,气质却不复之前的冷傲,而显得有阴郁的韩光宇的脸时,她脸上的笑便僵住了。

    谁来告诉她,这是慧星撞地球了?还是小正太从火星回来了?为什么,短短几日,这原本气质高冷走狂霸拽路线的纨绔富二代,好似变了个人一样!

    韩光宇原本还见着一开始青果脸上有一缕甜笑的,在看到他的刹那,这笑便消失了!当即便拧了眉头,心里很是不痛快!

    自己好歹也是霍霍有名醉仙楼的小公子,长得更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怎么到了这乡下丫头眼里,他就跟陀臭狗样!

    “罗青果,你什么意思?”韩光宇当即不乐意了。

    青果眨了眨眼,表示很不理解。难道真是她跟这人八字不和,才会一见面,便杀气四溅,让人提心吊胆?

    “小公子,什么我什么意思?”青果不解的说道:“我这还没干嘛呢,你怎么就……”

    韩光宇见青果不承认,还出言质问他,抬脚便走了上前。

    他比青果高了约有半个头,居高临下的看着青果,冷了眉眼说道:“你没干嘛?那是我长得人憎狗嫌了?不然,你为什么一看到是我,就变了脸?”

    呃!

    青果在僵了一瞬后,突的便眉目一变,笑得那叫一个狗腿,然后就在韩光宇被她那一瞬间的笑晃得眼睛都花了后,青果突然笑容一敛,对韩光宇说道:“拿钱来吧!”

    “什么?”韩光宇很是不理解的看着青果,“好端端的我为什么要拿钱给你?”

    “你要我卖笑,难道不应该给钱吗?不给钱,我卖个什么笑!”

    “你……”

    青果哼了哼,你个小屁孩,跟姐斗,看姐怎么斗残你。

    “怎么?不乐意?”青果没好气的说道:“小公子,做人要厚道。你想天下人都哄着你、让着你、敬着你,可你总得让人家得点好处吧?你好处不愿给,却想占尽天下的好,可能吗?”

    韩光宇气得腮帮子就快鼓成了两只吹风筒,牙齿磨得咯咯响,就在青果怀疑他会不会一气之下,武力解决时,韩光宇却是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

    “换个地方,我们坐下来说,当然,如果你要收银子,那也可以。”

    虽然说语气不好,态度不对,不过……青果笑了笑,点头道:“行,小公子楼上请吧。”

    青果带着韩光宇去了楼上的雅室,留下一脸紧张的青萍和林小桃大眼瞪小眼的守着柜台。

    “三姨,小公子他会不会为难青果啊?”

    林小桃摇了摇头,笑道:“放心,果儿吃不到亏。”

    青萍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便对林小桃说道:“那三姨,你们找到合适的房子了吗?”

    “嗯,看到几处不错的屋子,回头打听下价格,然后再实地去看看房子的里面。”

    青萍点了点头,她其实也就是问问,这些事,她拿不了主意,也给不了建议。

    姨甥俩没说几句,便开始有客人陆陆续续的上门,林小桃让青萍看着柜台,她则出去帮着小二招呼客人。

    青萍才按着青果教的,记了几笔帐,耳边忽的便响起一道温温软软的声音。

    “大姑娘,我想订几个菜,你稍后让人替我送过去好吗?”

    青萍抬头,目光对上文书琦温和的笑脸,她先是一怔,续而连忙道:“可以的,当然可以的。”

    文书琦便轻声报了几道菜名,青萍一一记下后,文书琦又说道:“你算算多少钱,我现在把帐给结了。”

    “不用的,你们吃好了,再结也没关系。”青萍笑了说道。

    文书琦也没坚持,左右看了看,问道:“怎么没看见果儿呢?”

    “哦,来了个客人,果儿去楼上招呼了。”青萍想了想说道:“文大哥,要不要我把果儿喊下来?”

    “不用,不用,我就是问问。”文书琦眼见没什么事,便跟青萍说了几句“别急”“慢慢来”的话,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林小桃等文书琦走了,这才走到青萍身边,“果儿,这个小公子是哪家的?看着斯斯文文很好说话的样子。”

    “他是仁善堂老帐房文爷爷的大孙子,文书琦,文大哥。”青萍说道。

    林小桃看了走远的带着淡淡书卷气的文书琦的背影,唇角绽起一抹浅浅的笑,转身继续忙自己的去了。

    楼上,青果看着僵硬的坐在自己对面,绷着个脸好似她欠了他几千两银子的韩光宇,暗暗的叹了口气后,抬手揉了揉鼻子,稍倾,缓缓开口说道。

    “小公子,虽然说话不收钱,可我有这大眼瞪小眼的功夫,楼下可以做好几笔生意了!你要是有事呢,就请说事,没事,那我就不奉陪了。”

    韩光宇恼怒的瞪了眼青果,“我说,这世上你是不是最喜欢的就是钱?怎么张口闭口都是钱?你掉进钱眼了啊!”

    青果也不气,嘿嘿一笑大方承认道:“我当然喜欢钱啊,钱多好啊!你要是没钱,你能坐在这里,跟我大呼小叫的?”

    “你……”

    “所以说嘛,小公子,你明明已经享受到了钱给你带来的好处,为什么却要置疑别人对钱的渴望和追求呢?”

    韩光宇看着青果眉开眼笑的笑,恨不得一拳头把它打成猪八戒!

    好吧,他是来解决事情的,不是来加深仇恨的!

    韩光宇吸着气,一再的告戒自己不要冲动,然后端起桌上的茶水,一口饮尽。等嘴里那股淡淡的苦涩味消失后,他扯了扯僵硬和嘴角,给了青果一个笑比不笑还要难看的表情,在青果怔忡错愕的目光里,一字一句说道。

    “罗青果,我是来跟你道谦的。”

    “嗯?”青果表示不解的看着韩光宇,“道谦?为什么道谦?你做错事了吗?”

    韩光宇脸色又是变了变,然后,垂了眸子,轻声说道:“我知道,我那天的行为过份了,我现在正式向你道谦,并且保证,从今往后,绝对不再找你的麻烦。”

    青果听着韩光宇低沉有力的话声,目光轻抬,对上他虽然紧绷但却还算是略有诚意的脸。

    想了想后,轻声问道:“这是你自己的意思,还是迫于大公子的压力……”

    “罗青果,我没那么孬种。”韩光宇打断青果的话,没好气的说道:“输了就是输了,胜者为王败者寇,既然我裁在你手里,那我认了就是。”

    少年眉宇间的狂妄不加掩饰,但目光间的真诚同样也让人一目了然!

    青果忽的便长长的吁了口气。

    你问她真的想跟醉仙楼中止合作吗?

    怎么可能啊!

    但如果不把这个自私狂妄的家伙搞定,她真心不知道这熊孩子回头又会使什么烂招出来!说不定,真的会在她供的菜里加点料,然后来个裁脏陷害,再逼着她交出他想要的!

    所以,青果决定兵行险招,将这一切扼杀在荫芽中!

    幸好,万幸熊孩子虽然熊,虽然有点歪,但还没歪到不可救药的地步。不然,她真心会觉得骑虎难下!

    只是,青果也没打算就这样,轻轻松松几句话就让韩光宇过关。

    不然,这熊孩子万一以为她之前摆出的态度就是纸糊的老虎,回头该干嘛还干嘛,她哭都没地方哭!

    这样想着,青果便一脸犹疑的问道:“小公子,你说的是真的?”

    韩光宇见青果还不信他,他气得就差拍桌子走人,吼一声,你妹,你爱信不信拉倒!当然,他确实将手按在桌上了,但是……

    “你不相信我?”韩光宇目光沉沉的看着青果。

    青果想了想,觉得韩光宇可能不喜欢她现在的实诚,但她又认为她必须诚实的表达明白自己的意思。

    于是,在韩光宇吃人的目光中,她轻而坚定的点了点头。

    “是的,我不相信。”

    韩光宇觉得如果眼前坐着的不是个丫头,而是个小子,他一定会按着她打得他亲爹亲娘都认不出来!

    “那要怎么样,你才肯信?”

    青果嘿嘿一笑,说道:“发个誓吧?”

    “什么!”韩光宇拍桌而起。

    青果几不可见的往后缩了缩,心道:自己是不是把这熊孩子逼得太狠了?

    “干嘛?你不愿意?还是不敢?”

    “我……”韩光宇瞪着罗青果,心里将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就像吕明月说的,他一定是脑子被驴踢了,才会想要娶这么一个毒妇!深吸了口气,韩光宇撇开脸,不再去看那张会让她做恶梦的脸,一字一句说道:“你不是说,你不信誓言的吗?”

    “我不信,你信就可以啊!”青果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这誓是你的,又不是我的!”

    韩光宇腮帮子都咬烂了,终于说出了一个字“好。”

    好?!

    青果到愕了一愕,但很快,她便收起错愕,打铁趁热的说道:“那行,你启誓吧,我听着。”

    “我韩光宇发誓,从今往后不再找罗青果和食为天的麻烦,若违此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呃!

    虽然觉得自己过份,但青果还是挺认可这个誓言的。

    于是点头对铁青着脸的韩光宇说道:“行,小公子,我们两家的合作继续。”

    韩光宇攥紧了拳头,目光像钉子似的,狠狠的盯着青果看,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青果是背着他偷人的小媳妇,才会招来,他这样痛恨的目光!

    “罗青果,我怎么就会……”

    韩光宇话声一顿,下一刻,没等青果明白过来,转身就走了出去。

    “咚咚咚”,青萍抬头看到从楼梯上跑下来的韩光宇时,原本脸上还有点笑,但等对上韩光宇狠狠睃过来的一眼后,她立刻就像受惊的兔子一样,飞快的低下了头。

    韩光宇甩了个冷眼给青萍后,迈着大步虎虎生风的径自离开。直到他完全走远了,连影评子也看不见了,青萍才拍着小胸脯,对优哉游哉下楼的青果说道。

    “你怎么招惹这个阎王了,我都快被他吓死了。”

    青果笑了笑,对青萍说道:“放心,这阎王以后不会来找麻烦了。”

    “嗯?”青萍朝青果看去。

    青果笑了笑,却是没有打算多作解释,目光一转,撩到坐在角落里,就着一个宫暴鸡丁咪着小酒喝的文秀才。

    “咦,文秀才今天怎么有闲钱了?”青果好奇的说道。

    文秀才全名文晋昭,就青果观察这人是有点真材实料的,只可惜命不怎么好。考上秀才的那年,家里老父亲大病一场,用尽家中积蓄,最后还是没救回来。没两年家里的老母亲也跟着去了。就剩他一个除了读书别的营生一概不会的酸秀才!

    他到是想再发奋努力,争取博个出身,只可惜这年头读书太费银子,家中本就不富裕不说,老父老母相继去逝,连口口粮都没有,哪里还有让他再求学再科考的费用。干脆,就在外面摆了个字摊,卖起字画,代人写起书信来。好在,总算是解决了生存问题。

    “小二,给文秀才那桌再上道花生米和农家小炒肉。”青果对小二吩咐道。

    “哎,小掌柜,这就上。”

    青果则笑着走到文秀座位上,在他旁边空着的位置给坐了下来。

    “哎,罗小掌柜的!”文秀才放了手里的酒杯,抬头看了坐在身侧的青果,呵呵一笑道:“小掌柜的,我说,我上次帮你一回,你这答应我的还没兑现呢!”

    青果点头说道:“嗯,我记着呢,已经吩咐下去了,小二很快就给你上菜了。”

    文秀才听得眉开眼笑,四处看了看,压低声音对青果说道:“我说小掌柜的,你有生意怎么也不照顾下我呢?”

    “嗯?”青果不解的朝文秀才看去。

    文秀才便挑了眉头语带不满的说道:“我可是听说,你爹和娘的和离书是你花十文钱请人写的,是不是有这回事?”

    青果点头。

    文秀才一把将酒杯里的手一口饮尽,恨声道,“哎,你咋不找我呢?你找我,五文钱我就给你写了。”

    “噗嗤”一声,青果就给笑了,她看着急赤白眼的文秀才,心道:人家都说书呆子,这文秀才怎么看也不像是个书呆子啊!

    “那我有个更好的买卖,你做不做?”

    文秀才当即将手里的酒杯“啪”一声,扣在了桌上,对青果说道:“做,只要不是杀人放火掳人妻女的买卖,我都做!”

    “你看,我缺个能写会算的管事,你有没有兴趣?”青果笑眯眯的说道。

    文秀才先是愣了愣,然后便涨红了脸,一脸激动的看着青果,“你是说,你要请我做帐房?”

    青果点头,“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嫌我这庙小,容不下你这大佛!”

    “不会,不会。”

    文秀才连连摆手,像他这种肩不能挑手不能提又开不了馆收了不徒的穷秀才,歇了科举的心思后,就想着能找份体面的吃穿不愁的活,只是这年头活,哪那么好找!

    现在,青果给了这个机会,他高兴的就差管青果喊“姑奶奶”哪里还有嫌弃的心思!高兴过后,他一脸讪讪的问道:“小掌柜的,那工钱……”

    “管你一日三餐外,三文钱一天,怎么样?”

    “行!”文秀才立马拍手道:“小掌柜的成交,我现在就给你干活,今天的工钱不算!”

    说着便要起身往柜台走,被青果一把给扯住了。

    “你酒喝了,菜吃了,回家好好收拾收拾,明天再来开工。”

    文秀才也不扭捏,顺着青果的手便坐了下来。

    青果便跟他细细说道起来,“其实呢,我请你做帐房,不是来做这个酒楼的帐房,我还有处买卖,需要个管事的。”

    “还有处买卖?”文秀才怔忡的看着青果,好半响才反应过来说道:“小掌柜的,你是说你除了这酒楼的营生,还有别的买卖?”

    青果点头。

    “什么买卖?”

    “我有处作坊,专门做酸咸供城里的醉仙楼,眼瞅着又要开始做了,可是我人手不够,所以才打算请你来帮忙。”青果实话实说道。

    她到也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跟文秀才也有些接触,大至也了解了这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这文秀才不仅能写会算,为人还机灵圆滑,没把脑子给读傻掉。这种人最是适合在商场发展!

    “醉仙楼,那可是全国有名的店号!”文秀才说道。

    青果点头,“所以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把这个财神爷给我哄好了!”

    文秀才连连点头,“放心,小掌柜的,我肯定不能叫你失望。”

    这时,小二将青果吩咐下去另加的两道菜也端了上来,青果帮着摆到桌上,等小二下去后,青果又问道。

    “你帮我三年,三年后,我出资助你科考。”

    文秀才这下子是眼睛瞪得比牛眼还大了,他几乎是不能相信,好半天才哆了嘴,颤颤瑟瑟的说道:“小……小掌柜的,你……你此话当真?”

    “绝对当真,比珍珠还真!”青果调皮的一眨眼道。

    文秀才当即把酒杯里的酒倒满,双手端着对青果一举,说道:“小掌柜的,大恩不言谢,文晋昭在此发誓,来日若有出头之日,定粉身碎骨报小掌柜此恩此德!”

    青果笑了笑,对文秀才摆手道:“秀才言重了!”

    文秀才看着青果神色淡淡不骄不躁的脸,轻轻一撇头,深深吸了一口气,咽落眼眶的酸涩,脸上重新绽起一抹落落大方的笑。

    青果敛了目光,心里却是思绪翻涌。

    自己这也算是一种投资吧?只是不知道来日文晋昭会给她一份怎样的答卷!

    而青果自然没有想到,文晋昭不但给了她一份优异的答卷,甚至还给了她一份意外之喜。以至于很多年后,每每想起这个午后两人间的对话,青果都会有一种由衷的庆幸。庆幸,在她的人生中,每一次的该出手,都不曾错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