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恶奴欺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这是怎么回事?”

    青果看到屋里的情景时,整个人好似被雷霹了一样,四肢麻木的不能动弹,脑袋里也像塞满了棉花一样,头重脚轻的随时能往地上倒。

    屋子里,吕明阳正闭了眼双目痛苦紧闭,跟发羊颠风似的抽搐不停,也不知道是他实在憋不住还是怎么了,就见他突然往前一扑,嘴里“哇”一声,大口呕吐起来。

    “光……光华……我……我肚子……好痛……”

    话落,他抱着肚子“扑通”一声从床上滚了下来。

    “明阳,明阳……”

    韩光华不由分说的便扑了上去不顾吕明阳一身的污糟,将他抱在怀里,而吕明阳这个时候已经是双眼翻白,嘴里和鼻子里乌黑的血像泉水一样直往外涌,与此同时,屋子里突的便多了一股臭味。

    吕明阳失禁了!

    这……这分明就是中毒的症状啊!

    青果在韩光华喊出那一嗓子明阳后,顾不得手软脚软,同样扑了上前,一手托了吕明阳的下巴,一手往他喉咙里抠,又回头对门外历声喊道。

    “来人,快来人!”

    不多时,听到动静的庄婶带着小厮急急的跑了来。

    “东家,这……吕公子他这是中毒了!”

    青果一面抠着吕明阳的喉咙,一面回头对庄婶说道:“让人去仁善堂请文爷爷,你再去厨房盯着,让人煮了绿豆汤送过来!”

    “是,东家。”

    庄婶急急的跑了下去。

    青果不顾手被吕明阳咬得鲜血淋漓,不住的抠着他的喉咙,以至于最后吕明阳吐无可吐,最后连黄胆汁都吐出来了。

    “罗姑娘,给明阳喂点水吧!”

    韩光华要去拿桌上的茶壶。

    “不行,喝了水怕会让毒药扩散,再等等,等庄婶送绿豆汤来。”青果抹了把脸上像被雨淋过一样的汗水,对韩光华说道。

    “绿豆汤,那个有用吗?”

    因为着急,韩光华声音都打颤了。

    青果点头,前世棒子们的连续剧里不是有人中毒就灌绿豆汤么?她也大概的了解过,绿豆汤还是有一点解毒功效的。

    “有用的,别急,别急,大夫应该马上就到了。”

    虽然嘴里说着别急,可是青果自己已经是整个人抖得如同风中的落叶。

    她不敢想,要是吕明阳死在她这里,她和她的家人会有着怎样的下场!

    “罗姑娘,明阳怎么会突然中毒?”

    青果怔了怔。

    是啊,吕明阳怎么会突然中毒?

    想到这,青果腾一下站了起来,大步跑向门边,“来人,来人!”

    “东家。”

    有小厮过来。

    青果指着小厮历声喝道:“封园,吩咐下去,只许进,不许出!”

    “是,东家。”

    小厮急急的跑了下去。

    这个时候,庄婶带着人拎了才烧好的绿豆汤急急的赶了过来。

    “姑娘,幸得中午做了绿豆烧排骨这道菜,浸着的绿豆没用完。”庄婶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食盒递给青果,“我拿井水澎过的,不烫。”

    青果接过,二话不说,转身就进了屋,打开食盒,对韩光华说道:“大公子,你帮我一把。”

    现在的吕明阳已经是牙关紧闭,人事不省!

    韩光华一咬牙,捏住吕明阳的下巴,强迫他张开嘴,然后对青果说道:“好了,你灌吧。”

    “嗯!”青果抓起手里的碗,对着吕明阳张开的嘴,就开始灌起来,一边灌一边念叨着,“吕明阳,吕大公子,我求求你,你可千万别死,你要是死了,你爹非得把我五马分尸,千刀万剐不可!”

    韩光华看着被汗水打湿了头发的青果,又看了看抱在怀里仍旧没有反应的吕明阳,他抬头对庄婶说道:“去看看,大夫怎么还不来!”

    庄婶正要转身往外走,便听到小厮一路狂喊过来的声音。

    “来了,来了,大夫来了!”

    韩光华一把松了手里的吕明阳,起身抢了出去。

    文老先生气喘吁吁的走了进来,一看到屋内的情形,当即皱眉对青果说道:“这是怎么会事?吕公子怎么会中砒霜的毒?”

    “砒霜?”

    青果手里的空碗“叭哒”一声,打翻在地。

    竟然是砒霜!这是冲着吕明阳的命去的啊!

    吕明阳一死,她也好,林氏、罗小将、青萍只怕都得给吕明阳陪葬!

    是谁?

    是谁这么狠毒,竟然要这样陷害她!

    青果咬牙。

    文老先生一句话落,眼见青果脸色青白交替的站在那,怔忡不语,他也没再多说,而是飞快的打开随身带来的包药箱,拿出一副银光闪闪的银针,对韩光华说道:“韩公子,麻烦你帮我替吕公子把衣服解了,我要给他用针!”

    “好!”

    韩光华二话不说,当即转身去抱吕明阳。

    青果眼见吕明阳身下污垢一片,抬头对庄婶说道:“庄婶,你让厨房送水来,再找个小厮,等会替吕公子把身子洗洗。”

    “哎,我这就去。”庄婶转身走了出去,却是走到门边步子一顿,急急的走了回来,对青果轻声说道:“姑娘,你看,你要不要去后院一趟?”

    “去后院?”青果朝庄婶看去。

    庄婶点头,回头看了眼正由着文老帐房扎针的吕明阳,然后对青果轻声说道:“姑娘,你留在这也没用,只怕吕家很快便会得了消息,派人赶来,与其到时手忙脚乱没了对策,不如,你现在就去趟后院,先把事理一遍!”

    青果点头。

    文老先生来了,且一来便能说出吕明阳中的是什么毒!这让她心里的慌乱少了许多。她留在这,也帮不上什么忙,到还不如像庄婶说的,先把事情理理。

    “庄婶,你让人去传话,所有人全都到前院来,我要问话。”

    “是,东家。”

    庄婶急急的走了下去。

    庄婶才退下,这边小厮已经拎了热水过来,青果指挥他们把水放到净房,又喊了韩光华到一边说话。

    “大公子,我要先下去查下毒之人,吕公子这里就麻烦你了。”

    吕明阳中毒,且中的是砒霜,韩光华自然知晓这件事的历害性。他想了想对青果说道:“罗姑娘,眼下两件事最为重要。”

    青果看向韩光华。

    “第一,无论如何必须保证明阳性命无虞,其次你得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凶手,不然……”

    吕明阳没有把话往下说。

    但他相信,青果肯定明白他话中未尽之意。

    不管是有人刻意寻仇把事情做在了这,陷害了罗青果,还是青果跟谁结了仇,人家这是要借刀杀人,利用吕明阳的身份,让他爹来对付青果。照眼下的情形来看,他(她)确实得逞了。

    吕家一旦得了消息,在青果交不出正凶的情况下,不管吕明阳有没有生命危险,她都要承受吕家的雷霆之怒!

    吕家的怒火……韩光华拧了眉头,眉目间阴沉的能滴出水来!

    “大公子,我明白的。”青果抿了抿嘴,对韩光华苦笑道:“现在,我只希望吕家的人不要来得太快,给我一点时间。”

    韩光华点头,“那你快去吧。”

    “嗯,我这就去。”

    青果没再耽搁,转身走了出去,没有去后院,也没有去前厅,而是去了厨房打了盆水把自己略略的收拾了下,等看起来不那么狼狈了,她这才去了前厅。

    前厅里,金莲她们显然已经得了消息,一看到青果,几步赶了上前,围住她,颤声问道:“东家,吕公子……他……他怎么样了?”

    彩莲和红莲也跟着急声问道:“是啊,东家,吕公子她没事吧?这可怎么是好,万一吕公子有个好歹,我们……我们都别活了!”

    话落,拿着帕子便呜呜的哭了起来。

    吕明阳的身份重来就没瞒过人,彩莲和红莲一哭,胆子小的立刻也跟着哭成一团。不多时,屋子里便响起一片压抑的哭泣声。

    青果没有理会众人的哭声,而是抬头目光在人群里一扫,稍倾,皱了眉头问道:“玉莲呢?还有她的丫鬟桔梗,怎么都不在?”

    金莲最先回过神来,一愣之后,连忙四下环顾,末了,失声喊道:“是啊,怎么没看到玉莲!”

    红莲和彩莲也回过神来,她们顾不得脸上的眼泪花了妆,两人分别抬了头,甚至在大厅里转了一圈,一圈下来,两人齐齐道:“没有,真没有玉莲姐姐和桔梗。”

    “东家,我前头好像看到过桔梗去厨房。”有小厮说道。

    小厮的声音一落,厨房的婆子当即便大声说道:“没错,那个时个我们正给吕公子做醒酒汤呢!”

    “是桔梗下的毒!”金莲手一挥,大声说道:“肯定是她,这个贱蹄子,她这是想把我们大家伙都给害死啊!”

    “东家,肯定是她。”

    越来越多的人附合金莲的话。

    青果蹙了眉头,大声对屋里的人吩咐道:“都分头给我找,找到了,立刻带到前厅来见我。”

    “是,东家。”

    大厅里人,一哄而散。

    青果这才浑身好似被抽了筋一样,软软的坐在椅子里。

    “东家,喝口热水吧。”庄婶倒了杯热茶递到青果手里,“你现在可不能慌,这后面的事都还指着你呢!”

    青果接过庄嫂递来的茶,送到嘴边又被她拿了下来。

    “庄婶,真的是玉莲吗?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是不是她,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

    庄婶看着低了头坐在那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的青果,眼眶微微的红了。她活了几十年,又是活在东平候府这样的地方,自问世间百态已是百般看遍,可是这一刻,看到眼前的青果时,那已经麻木到几近失去的感觉的心还是隐隐的作痛起来。

    “庄婶,我自问我待人不薄,也不做伤天害理之事,能与人方便处绝对给方便,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们要这样对我?”青果抬头,红了眼睛看着庄婶,“她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害死我们全家的吗?”

    “姑娘……”庄婶撇过脸,眨落眼里的泪,这才回头,对上青果,轻声安慰道:“一样米养百样人,这世上有好人就有坏人啊!”

    青果扯了嘴角,想要给庄婶一个笑,可是唇角才翘起,眼里的泪便“啪”一声,掉了下来,落在嘴唇上,咸咸的。

    “姑娘,你想哭就哭出来吧,别憋着,这样会憋出病来的!”庄婶上前,将青果一把抱在怀里,一边拍着青果的背,一边轻声哄道:“哭吧,你还小,不丢人。”

    青果将头埋在庄婶的怀里,闻着庄婶身上淡淡的桂花香,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一个人,想起那个人跟她说的一句话。

    “罗姑娘,记住,一旦竖敌,那就要斩草除根,让他永无翻身还击的能力,不然,你这一生,将再难睡一个安稳觉!”

    果然是这样吧,是自己的妇人之仁才会造成今天这样的结果!

    如果,在知晓玉莲不哥靠的最初她便下定决心把她除去,今天的事完全便可以避免!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明明知道东郭先生和狼的故事,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将自己置于这种险境?

    青果的泪沽沽的往外冒,她却死死的咬了牙,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的声音。

    良久,当听到屋外响起凌乱嘈杂的步子声时,青果将头从庄婶怀里抬了起来。

    庄婶扯了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抬手去摸青果脸上的泪,一边轻声劝慰道:“哭出来就好,你还小,别什么事都放心里……”

    青果任由庄婶带着薄茧的手划过她的眼,划过她的唇,最后落在她的衣领上,庄婶一边细细的替青果理着衣衫,一边轻声说道:“姑娘,这事不简单,玉莲她一个人做不出这事,你一定要问出她身后的人,是谁指使她的。非常时刻,若不行,就上点刑,关健是要问出幕后主使人,这样,你才能给吕家一个交待。”

    “庄婶。”

    “嗯?”

    庄婶以为青果是有话跟她说,顿了手里的动作,抬头朝青果看去。却只看到青果轻垂了眼睫,掩尽眸中情绪。

    “庄婶,从今往后,我不要再做好人了!”

    “姑娘……”

    庄婶一惊,劝说的话还没出口,便被青果给打断了。

    青果抬起脸,被泪水洗过如同黑宝石一样的眸子直直的朝庄婶看去,很熟悉的眸子,但庄婶却看不到那曾经熟悉的总是萦绕着的一种叫作温暖的东西。

    庄婶心口一窒,怔忡无语的看着熟悉却又陌生的青果。

    为什么,为什么这世道总能把好端端的人硬生生的逼成另一个人?

    “庄婶,我发誓,从今以后宁叫我负天下人,绝不让天下人负我!”青果翘了唇角一字一句说道。

    “好,好。”庄婶点头,“只要姑娘你好好的,别人是死是下地狱都随她去,只要你好好的!”

    青果笑着点头。

    没错,她只要自己好好的,只要她在意的人好好的就行!

    “东家,找到玉莲和桔梗了。”

    金莲的声音,远远的便从门外传了进来。

    青果朝庄婶看去。

    庄婶退到一边,对外面喊道:“带进来吧。”

    不多时,玉莲和桔梗被几个精干劲瘦的小厮提溜了上来。

    主仆两人一身狼狈不堪。

    玉莲到还好,除了头发乱了些,绣鞋湿透和裙摆湿了一大片外,身上其它地方倒还干净整齐。桔梗却是要糟糕许多。整个人大半个身子湿了不说,脸上和头发上都沾染了不少的泥渍。

    一直试图挣扎着,嘴里嚷嚷着的两人在对上青果时,齐齐没了反应,下一刻,两人同时重重的“扑通”跪在地上,对青果喊道:“东家,东家冤枉啊。”

    “冤枉?”青果嗤笑一声,回头对金莲问道:“在哪里找到她二人的?”

    “在园子西边的芦苇地里,要不是东家让人封了园子只进不出,又让大家分头找,就让这两人跑了。”金莲恨恨的说道。

    青果点了点头,对众人说道:“既然人找到了,不相干的人就退下吧,还有,不得允许,谁也不许离开园子一步。”

    “东家……”

    金莲不甘的看了青果。

    青果想了想,对金莲和红莲、彩莲说道:“你们留下吧,其它人退下。”

    “是,东家。”

    闹哄哄的屋子随着众人如潮水般散去,很快便再度安静了下来。

    青果看了看跪在地上瑟瑟颤抖的两人,端起桌上的茶啜了一口,正要开口说话,门外响起小厮的声音。

    “东家,大公子那边让小的来请您过去一趟,说是有事要跟您商量。”

    “我这就去。”

    青果放了手里的茶盏,回头对庄婶说道:“庄婶,你先帮我问问吧。”

    “是,东家。”

    青果跟着小厮去寻韩光华。

    屋子里庄婶看着地上惶惶如丧家犬的玉莲和桔梗,叹了口气,轻声说道:“为什么这样做呢?你们不会不知道,吕公子是什么人?他有个好歹,这一园子的人都不够给他陪葬的!”

    金莲顿时目光吃人的瞪了玉莲和桔梗,咬牙切齿的骂道:“你们这两个头顶生疮脚底流脓肚子里烂出来的娼妇,东家待你们不薄吧?我们姐妹跟你俩往日无冤近日无仇吧?你们怎么就能做这天打雷劈的事?!”

    玉莲白了脸,犹自嘴硬的说道:“我……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做。”

    “没做,你往芦苇沟里跑干什么?”金莲想着,吕明阳生死不知,她们有没有活命的机会都不知道,气得当即上前一把扯了玉莲的头发,巴掌没命的似往她脸上扇,一边扇,一边骂道:“你想害死我们大家是吧?行,我死之前我先拉你垫背!”

    “金莲,你住手,你疯了……”玉莲一边抵抗着金莲尖利的指甲一道道的往她脸上挠,一边对庄婶哀求道:“庄婶,我真的冤枉,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庄婶冷冷的扯了扯嘴角,不但不去阻止金莲,反而看了地上的桔梗说道:“桔梗,厨房的婆子说给吕公子做醒酒汤时,你去过厨房,你去厨房干什么?”

    桔梗身子一抖,拼命的摇头,“我……我什么也做……我……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庄婶嗤笑一声,突然冷声说道:“你们一直只知道我是被东家半路捡回来的,却不知道我从前是什么身份是吧?”

    这个时候,谁还管你是什么身份!

    大家脑子里第一个想的便这句话,但回头,却又觉得不对。

    现在是什么时候,庄婶那就是东家的左膀右臂啊,怎么可能会在这节骨眼上说些无关紧要的话呢?

    这么一想,金莲立刻就扔了手里的玉莲,走到庄婶跟前,问道:“庄婶,那你从前是什么身份?”

    庄婶淡淡的撩了眼捂着脸瘫在地上的玉莲,扯了嘴角冷冷一笑后,说道:“我从前是一户大户人家的管事妈妈,因为路遇山匪跟主家走散了,才被东家救回来的。”

    “什么样的大户人家?”

    “嗯,皇帝上朝的时候,他能在金銮殿里站个位置!”庄婶淡淡说道。

    几人一怔,谁也没想到庄婶竟然有这样显赫的出身啊!

    “庄婶,你是想说……”

    “我是想说,高门大户里这种背主又心存侥幸的人,我有的是办法让她生不如死!”庄婶冷冷笑着看向神色怔忡朝她看来的玉莲,“玉莲姑娘,我这有些日子没亲自动手了,怕是手有些生,等会哪里侍候的不好,还请你多多包容!”

    “我……”

    玉莲慌乱的避过庄婶如刀般锐利的目光,撇了脸,紧紧的咬住了嘴唇。

    别说玉莲,就连金莲和红莲还有彩莲都被庄婶这话给吓得不由自主的抖了抖,等看到庄婶脸上的皮笑肉不笑时,越发是后心处一片冰凉!

    “金莲姑娘,还麻烦你跑一趟,去厨房里给我要把剪子来。”庄婶对金莲说道。

    “哎,哎……”金莲一边应着,一边犹豫的问庄婶道:“庄婶,你要剪子干什么啊?”

    庄婶淡淡道:“这不,时间仓促来不及准备吗?只能用最简单最粗爆的了,看看是玉莲姑娘的骨头硬还是她的舌头硬!”

    言下之意就是,剪刀要来,自然是受刑的!

    金莲脚下一寒,不敢再问,转身便要走。

    “等等!”

    “怎么了?庄婶你还有什么吩咐。”

    “噢,你再问厨房要盐水和几条鱼来。”庄婶说道。

    金莲是已经不敢问,庄婶要这盐水和鱼干什么了,胡乱的点了头就往外面走。

    红莲忍不住问道:“庄婶,你要盐水和蜂蜜干什么啊?”

    “噢,从前我们府里有人背主,就剪了她十根手指,拿盐水洗过后又拿鱼麟给裹了扔拿绳子捆了扔在外面,让野猫一口一口的把她给吃了!”

    庄婶的话声一落,一边胆子最小的彩莲,眼睛一闭,直接一头裁到了地上。

    红莲惊叫一声,连忙半拖半抱的将她扶去了屋子东边的地榻上。

    庄婶摇头,没好气的说道:“瞧这胆子小的,这犯事的又不是你,你怕个什么劲?你了不起,就是跟着东家一起被吕家怪罪下来,一刀割了你的头罢了!”

    “庄婶,你别说了,人都要被你吓死了!”红莲哭了喊道。

    “庄婶,东西拿来了。”

    金莲一手抓了把大剪子,一手提了个桶急急的走了进来。

    庄婶点头,以金莲说道:“把桶放一边,剪子先给我吧!”

    “哎!”

    金莲递了剪子给庄婶,庄婶拿了剪刀,径自走到软在地上眼泪糊了一脸的桔梗身前,一把扯了她的头发便往前一拖,手里剪刀“咔嚓”一声响。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砌屋宇。

    ……

    且说,青果急急的赶到客房时,文老先生已经扎针完毕,小厮也给吕明阳擦洗过身子,换了干净的衣裳,正拿着小黄炉在走廊里煎药。

    见青果来了,韩光华和文老先生同时齐齐站了起来,迎上前,问道:“怎么样?真凶找到了没?”

    “人抓住了,但还没来得及审问。”

    韩光华吁了口气,抓住了,就好办!最其码有个交待。

    青果看了眼床上脸上惨白双目紧闭的吕明阳,回头对文老先生问道:“文爷爷,吕公子他……他没什么大碍吧?”

    文老先生捋了颌下的银白的山羊须,长叹了口气后,轻声说道:“丫头,幸亏你及时给吕公子灌了绿豆汤,使得毒性没来得及扩散,不然,即便我抢回他一条命,只怕他这辈子也要成个废人!”

    青果一直紧着的心弦,顿时松了下来。

    这精神气一松,眼前一花,她便有种头重脚轻的感觉,可事情还没结束,她不敢让自己就这样倒下去,狠狠的咬了下舌尖,刺心的痛使得那种眩晕感瞬间消失。

    “文爷爷,谢谢您了,这次多亏了您。”

    文老先生摆手,“丫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啊!”

    青果点头感激一笑,续而,回头朝韩光华看去,“大公子,您让小厮找我来,是什么事?”

    “我想带明阳回城,罗姑娘帮忙安排下马车。”

    青果不由便拧了眉头朝文老先生看去,“文爷爷,吕公子现下挪动,要不要紧?”

    “最好是能卧床休养,可大公子刚才跟我说过了,最好还是把人带回他的醉仙楼,这样能暂时拖一拖吕家,让你多点时间想个应对之策!”

    青果感激的朝韩光华看去,“大公子谢谢你,既然吕公子他现在的身体不适宜移动,那就还是让他在这养着吧,你放心,我会亲自照看他。”

    “这样……会不会,不太方便?”韩光华犹豫的说道:“你必竟……”

    韩光华的话声还没落,门外便响起一个声音。

    “大公子,我妹妹不方便,我方便,就由我来照看吕公子吧。”

    “哥!”

    青果错愕的朝门口看去。

    果然,下一刻,便看到罗小将一头大汗的走了进来。

    罗小将进屋先去看了看床上的吕明阳,回头又跟文老先生青果之前问的话问了一遍,这才回头对韩光华说道:“大公子你放心,我从这刻起,跟吕公子同吃同住,凡是他吃的东西,我一定先过嘴偿一遍。”

    韩光华听着罗小将这样说,一时间,还真不好说什么了!

    青果则轻声对罗小将说道:“哥,你怎么来了?”

    “庄婶让人去学堂给我送信,说园子里出事了,我就急急的跑了来,刚才在外面下人已经跟我把事说了。”顿了顿,朝青果看道:“人呢?下毒的人不是说抓到了吗?”

    青果点头,“嗯,是抓住了,不过我还没来得及审问。”

    罗小将想了想,对青果说道:“我过去看看,你留在这。”

    “我跟你一起去吧。”

    罗小将默了一默,摇头道:“你还是留下,万一吕公子醒了,你在,对他也是个交待。不管我们是有心还是无意,人总是在我们这出的事,是不是?”

    青果想了想,点头道:“是这么个理。”

    罗小将便对文老先生和韩光华说道:“我去看看,回头再过来。”

    “去吧,小将。”文老先生上前陪着罗小将往外走,等出了屋子,这才轻声对小将说道:“小将,不管用什么法子,一定要问出幕后主使人,不然,没法跟吕家交待!”

    “我知道的,文爷爷。”

    文老先生点了点头,目送着罗小将离开,他转身进了屋子。

    屋子里,韩光华正和青果讨论着这件事。

    “如果照你说的,真是玉莲和她的丫鬟干的,那她们为什么要这样干呢?”

    青果扯了扯嘴角,讥诮的笑道:“为什么?肯定是有人许了她们好处呗!而且那好处绝对不一般,不然,不足以让她们冒这样大的风险。”

    试想,要不是青果反应及时,当即让人封了园子,只许进不许出,然后又让人四下里寻人,哪里就能把她二人抓住了?一旦二人离了园子,今天的事,就只能青果背这个黑锅!

    青果想想,都觉得冷意从脚底板直往头顶渗。

    “会是谁呢?”韩光华拧了眉头对青果说道:“谁跟你有这么大的仇恨?要知道只要她这计划实施了,除非她有万全之策,不然,那就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哪怕吕家要向你问责,可她(他)也绝对逃不了干系。”

    是啊!

    青果也想不明白,难道那人就那么笃定,玉莲和桔梗能守口如瓶?还是说,她(他)根本就不怕被她们出卖?

    “这样的人,会是谁呢?”韩光华看向青果。

    青果摇头,“我真想不出来,谁跟我有这样不共裁天的仇恨,以至于要灭我满门!”

    “你再好好想想。”韩光华说道:“我是觉得,这事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青果点头,拧了眉头在那苦思冥想,稍顷,她霍然一动,抬头看向韩光华。

    “怎么,想到了?”韩光华朝青果看来。

    青果点头,“想到了一个人,只是,不知道会不会是她!”

    “说来听听。”

    “段元秀!”

    ……

    “段元秀?”

    庄婶错愕的看着眼睛一翻,整个人像条死狗一样往地上挺尸的玉莲。

    她是怎么也没想到,这幕后主使人,竟然会是段元秀!

    一时间,庄婶真是悔恨不已。

    她明明让人盯着段元秀,可是,结果却让人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行事成功!这……这叫她有什么脸见东家啊!

    想到无声在怀里哭泣的青果,想到那双总是笑着且温温暖暖的眸子盛满凉意,一字一句跟她说“从此宁负天下人,而不许天下人负我”的青果时,庄婶,只觉得一股滔天的怒火从头顶往四肢百骇窜,她几乎是想也不想,手里的剪刀,狠狠的往地上一戳。

    “啊!”

    昏死过去的玉莲惨叫着醒来,看着自己被剪刀戳了个窟窿的手,嘴里发出一声又一声撕心裂肺的痛嚎。

    “姐姐……”

    桔梗一见,连忙扑了上前,想要去帮玉莲。

    庄婶却突然抬脚一脚狠狠跺在玉莲的手上,顺势将手里的剪刀拔了出来,对着冲上来的桔梗便是重重一挥。

    “啊,我的脸!”

    桔梗捧着脸痛呼着倒在地上,鲜红的血一刹间像泉水般从手指缝里涌了出来。

    这一瞬间的变故,惊得金莲她们齐齐失了反应,等回过神来,三人抱了脑袋跟着发出同样失魂落魄的尖叫。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前一刻,还只看到庄婶剪掉了桔梗的一缕头发,为什么下一刻,庄婶手里的剪头就把玉莲的手给戳了个血窟窿?!

    屋子里一声响过一声的尖叫,大有要把屋顶都掀开的意思。

    “都给我闭嘴!”

    一声历喝响起。

    胡乱叫着的人顿时好像齐齐失了声一般,怔怔的看着面色阴沉,如同从地狱里走出来的庄婶一般。

    庄婶见屋子终于静了下来,就连之前喊得最惨烈的玉莲和桔梗也都死死的咬了嘴唇,一脸恐惧的朝她看来时,庄婶没忘记挑了挑嘴角,给了两人一个皮笑肉不笑。

    她却不知道,这笑落在玉莲和桔梗眼里,简直就是比吃人的魔鬼还要吓人!

    她们小时养在牙婆子跟前,因为是要用来换钱的,即便是偶有惩罚也不过是棍棒加身什么,哪里见过这样血淋淋的场面,并且,还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什么等待着她们!

    “你们俩,谁先说?”庄婶看了看二人,挑了挑眉头,冷声道。

    桔梗绝望的朝玉莲看去,玉莲扯了嘴角给了桔梗一个谦意的笑。

    却在这时,庄婶的声音再度响起。

    “别打着想一死百了的念头,我可以告诉你们,在我手里,死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庄婶似笑非笑的看着桔梗,“如果不能一下就死透,我觉得你还是绝了这念头的好,不然,你想像不到会有什么事发生在你身上的!”

    “庄……”

    “别喊我!”庄婶目色一沉,脸上冷得能掉出冰碴,“别喊脏了我的名字。”

    “……”

    “桔梗,好妹妹,”玉莲悲呛一笑,对三魂好似失了二魂半的桔梗哭道:“你就招了吧,姐姐对不住你,来世,千万再不要遇上我!”

    “姐姐……”桔梗血泪混杂的脸懵然的看着哀恸不已的玉莲,摇头说道:“我不怪你,是我自愿的,都是我自愿的!”

    “啧啧,好了别在这寒碜人了。”庄婶摇头说道:“你们到是姐妹情深,可这一屋子几十号人可全都要死在你们手里了!”

    一直怔怔看着地上二人的红莲被庄婶那句话给惊醒,她“嗷”一声扑了上前,双手抓了玉莲的头便重重的往地上砸,一边砸,一边哭喊道:“你这个人面兽心的畜生,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

    “不要,不要啊彩莲姐姐,”桔梗哭着喊着对彩莲说道:“不怪姐姐,姐姐也是没办法啊,杨秀才,杨秀才被人给绑了,那人说了,要是姐姐不按她说的做,她就要把杨秀才给杀了喂狗!”

    “所以呢?”金莲豁然转身,一步走到玉莲身前,目赤如火的瞪着头发彩莲死死揪着,不得不抬头仰视她的玉莲,一字一句说道:“所以你为了你那个酸秀才,就要了我们满园子上上下下几十条人命?”

    玉莲摇头,眼泪哗哗的直往下流,一遍遍的说道:“我没办法,我真的没办法,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表哥死……”

    “那你就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死?”金莲怒吼一声,抬脚便重重的踢在玉莲的胸口,一边用了全身的力气踢,一边大声道:“你表哥是人,我们就不是人是不是?他的命是命,我们的命就不是命!啊……”

    玉莲被金莲几脚踢得身子弓成了一张弓,张嘴“哇”一声吐出了一口鲜红的血。那血直直的溅在金莲的裙摆上。

    “姐姐,姐姐……”桔梗哭着朝玉莲爬去,但却在爬到一半时,手上被一只脚重重的踩住,桔梗抬头朝那人看去。“小……小公子?”

    庄婶也没想到罗小将会在这个时候进来,连忙上前对罗小将说道:“小公子,这不是你呆的地方,你先去东家那,等这边事了,老奴就来向您和东家禀报!”

    罗小将摇头,他在外面把一切都听到了,他只是有一个问题想问问桔梗和玉莲。

    “我问一句话就走。”

    庄婶听他这样说,便退了下去。

    罗小将居高临下看着满眼哀求的桔梗,一字一句问道:“果儿待你们不好吗?”

    不好吗?

    不,是太好了。

    好到,人人都以为她软弱可欺!

    ------题外话------

    觉得女主软弱的亲们,今天过后,你们还会觉得女主软弱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