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寺庙偶遇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年初一要祭祖。

    叶家老宅在兴城县外的六十里地,一个叫柴湾的小镇上。

    小镇不大,也就是百十来户的人家,大多数姓叶,不像大多数用土夯成街面的小镇,柴湾镇许是因为着叶家的关系,街面都是青石条,房子也都是青砖小屋,远远看着颇有些江南风味!

    叶家现任的族长是叶五老爷,叶明厚。

    五老爷叶明厚的父亲与死去的老太爷是堂伯兄弟,也是叶老太爷在世时叶家的族长!也就是说叶明厚也算是子承父业!

    叶明厚膝下三子三女,其中长子叶延和三子叶臣是族长夫人向氏嫡出,其它皆是庶出。

    叶家是大家族,虽然到了叶明厚这一代,子嗣上比较凋零,但族中老老小小聚在一起也还是有个百八十人的。

    供奉先人的祖祠,女人是不能进的,叶明厚带着族中成年或未成年的男子先去祠堂祭典先祖,祭典完了,族中有头脸的可以跟着叶明厚去中堂坐下说说族中事务又或者是针贬时弊什么的,而一些普通的旁系则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叶羽原本是打算离了祠堂便回家,只是,还没等他出门。

    几个族人就将他围在了中间。等离了祠堂,这几人自然而然的便簇拥着叶羽跟着叶明厚去了中堂坐下,离中堂不远的花堂,叶家的女人们正有说有笑的准备着宴席。

    这不是叶羽第一次坐在中堂,只是,这却是第一次让他满心的厌倦。

    翁翁杂杂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就好似无数只苍蝇,他的目光掠过坐在上首的五叔叶明厚,然后又淡淡的看向叶明厚身边的几个族老。

    似是感觉到他的目光,正与族老说着的叶明厚忽的便朝叶羽看过来。

    “羽哥儿,你母亲的身体好点了吗?”

    虽说叶老夫人已经在兴城居住数年,但她却是一次也没来过祖宅。

    族中对此自有非议,可是没办法,架不住人家后台硬,有个有权有势的娘家不说,生的两个儿子又争气啊!

    想来,只要叶老夫人不来把祠堂砸了,这族中的人谁遇见她了,都得给个好脸!

    现在叶明厚当着族人的面这样说,其实也就是告诉众人,不是人朱氏不敬祖宗是人身体不好!

    “母亲的身子一直在调理着,谢五叔记挂。”叶羽回道。

    叶明厚点了点头,对叶羽说道:“缺什么药材说一声,族里好几个族兄都是做药材生意的。”

    “是,谢谢五叔。”

    叶明厚摆了摆手,示意叶羽不要太客气。

    原本正同叶明厚说话一个族老这个时候,却是忽的便转头看向叶羽,捋了颌下稀稀拉拉的山羊须对叶羽说道:“羽哥儿,听说这皇上要选皇商,可是真有这事?”

    问这话的族老是族中人喊七叔公的族老,与死去的老太爷是同辈,是已经出了五服的兄弟。

    “七叔公,您这话是从哪听来的?”叶臣问道。

    七叔公捋了胡子笑呵呵的看向叶羽,话却是对叶臣说道:“叔公也只是道听途说,这是是真假还是要听羽哥儿怎么说!”

    “羽哥儿七叔公说的是真的吗?”叶臣顿时目光灼灼的朝叶羽看去。

    其实又何止是叶臣,这满堂坐着的人,谁不是将目光狂热的就差在叶羽上戳出个洞来!

    叶羽其实在听到七叔公的话时,也是心下一惊。但当想到七叔公这一房的几个子侄能把生意做到大宛那边去时,才惊愕的心顿时便又平静下来了。

    这会子听到叶臣的话,笑了笑说道:“这事,我今儿也是头一遭听七叔公说起,真真假假,我还真不清楚。”

    叶臣听到,脸上不由便生起一抹黯然。

    叶明厚却是拧了眉头,稍倾,沉声问道:“羽哥儿,你在行人司当差,皇上那,就没听到过一言半语的?”

    叶羽笑了道:“我去岁一年都是在外办差,很少呆在宫里。”

    叶明厚闻言,不置可否,只是目光淡淡又看了叶羽几眼。

    叶羽垂眸淡笑,任由他们打量。

    屋子里不由得便静了静。

    好在这时,屋外有下人来禀报,说晏席好了,可以开席了。

    于是,屋子里再度热闹起来,众人转从堂屋转去了花厅。

    叶羽原本打算像从前一样拣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不想,他才转身,却是胳膊一紧,耳边响起一道粗历的声音。

    “九弟,怎不与我们做一桌?”

    叶羽抬头看去,认出来人是七叔公那房一个叫叶纶族兄,据说很得七叔公喜欢。

    “不用了,我就坐在这。”叶羽说着笑了笑,当真撩了袍子便坐下。

    别的族人如何,叶羽不知道。

    但他们这一房,却是打从老太爷在世时,与族中的往来便不甚密,但,但凡族中有人去京都求上门,只要不是很为难的事,还是都会给办了的!

    认真算起来,他们这一房也只能算是族里的旁系,只不过是出了几个会读书的,是故,在这族中尚能有一席之位!

    叶纶似是没有想到叶羽会拒绝,一怔之后,却又很快的回过神来,连忙笑了道:“那怎么行?你长居京都也不大回族里,正好趁着这机会,把族里的人都认认,省得到时候族人在路上遇见你,跟你打个招呼,还要被安个冒认官亲的罪名。”

    话落,不由分说的便拉了叶羽起身。

    叶羽也没坚持,当下笑了道:“族兄说的有理。”

    叶纶似是没想到他这般好说话,当下不由便大喜,连连道:“来,我来与你引荐。”

    “好。”

    叶羽淡淡应道。

    一餐饭的功夫,叶羽已是将族中稍有头脸的族人大至的认了认。

    待得饭毕,这些族人便各自散去,叶羽席间与几个与他同龄的族人相谈甚欢,大家原是觉得他孤傲清冷难以接近,待一接触下来,发觉他并不是看起来那般相处,有几个虽则经商但相问也不错的便趁着酒兴邀请叶羽去离此地不远的慈光寺走走。

    “慈光寺的后山种了一大片梅林,听说前几日开花了,最是有趣莫过踏雪寻梅。”叶延笑了对叶羽说道:“为兄不才,这会子到也想附庸风雅一回。”

    叶羽原待拒绝,但想到初八那日要陪着叶老夫人去慈光寺的事,当下便笑着应了。

    “那,我去让人先行一步安排打点。”叶纶自奋勇的说道。

    叶延和叶臣几个同龄的族人便对叶纶抱拳道:“有劳族兄了。”

    “哪里,应该的,难得大家有这雅兴。”

    叶纶说着退了下去,提前让人去寺里安排打点。

    约过了一刻钟,便有下人来回报,说是马匹都准备好,几位爷可以出发了。

    叶羽笑着行走在众人中间朝大门处走去。

    慈光寺的名气其实不亚于宣国第一大寺,兴国寺。

    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兴国寺”是先帝亲笔御书,而慈光寺那古劲苍老的三字却不知是出自何人笔下!

    因着有人提前打点,叶羽等人到的时候,寺里的知客僧早亲自领了人在山门下恭候。

    叶家在兴城是大族,附近几座寺庙都享受着他们的供奉。

    而犹以慈光寺为这。

    一则是因着这慈光寺的名气,二则却是因着这慈光寺的住持大师印清大师,是个世外高人,解的一手好卦。但凡经他手的卦,可以说十解九准。而族里有什么大事,或者有谁要出远门,都会来寺里求上印清大师帮着解一卦,虽说不是每求必应,但只要是印清大师答应下来的,还真就没有解错过的!

    叶臣和几个族人已经围了上去,喊了知客僧问道:“妙净,印清大师在吗?”

    被称作妙净的中年和尚笑了回道:“施主们来得不巧,主持他这早上出门了!”

    一听说印清大师不在,众人难免便失了些热情。

    叶纶低头与叶羽轻声笑道:“你可知这印清大师?”

    叶羽点了点头。

    “哎,可惜了,若是印清大师在此,说不得凭你的面子,还是能请他帮着卜一卦的!”

    叶羽笑了说道:“难道我们不是来赏梅的,而是来卜卦的?”

    叶纶一怔,稍倾却是哈哈大笑,说道:“是了,我们原是为着赏梅而来,怎的就成了问卦了?走,走,族兄带你去看后寺的那片梅林去。”

    正与妙净寒喧着的叶延回头朝这边看了眼,略一顿后,给自家弟弟使了个眼色。叶臣收到叶延的眼色,稍倾,笑了凑上前。

    “纶哥,你们说什么呢,说得这般高兴。”

    族长这一家,也是行商,且走得还不错!

    两家大有暗中一较长短之意。

    叶纶撩了眼叶臣,笑了道:“没什么,我适才说可惜了印清大师不在,不然以九弟的面子,想来是能求得一卦的!”

    叶臣便点头附合道:“九哥要真想,回头我让人留心问着,待大师一回来,就告知你。”

    “不用麻烦了,佛家讲万事讲究个缘份,即不曾遇上,便是无缘,何必强求。”叶羽说道。

    叶臣听了也不勉强,当下便道:“我听九哥的。”

    叶羽淡笑点头。

    “走吧,我刚才听妙净说了,今日上寺求头香的人比较多,这会子还没散去,我们得快些去后山,不然回头落在眼里的可不是什么踏雪寻梅,而是一地的乱脚印了!”叶延走了过来,说道。

    他这一说,众人便也不再耽搁,而是跟着知客僧,抄了近路,直接去了后山的梅林。

    等看到眼前那占据了大半个山头的如人间花海,入眼一片殷红的梅林后,叶羽忽然就明白了慈光寺为何能与兴国寺齐名了。

    这般天下无双的景致,又岂是区区一个仅靠着一块牌匾便驰名天下的兴国寺可比?想来,之所以前兴国寺奉为第一寺,给的还是先帝爷的一个面子!

    “怎样?”叶延笑了道。

    叶羽点头,“挺好!”

    叶延和叶臣听了,不由失笑道:“便只是挺好?”

    “不然如何?”叶羽笑问道。

    叶延和叶臣一怔,但都是聪明人,转念便明白过来,兴国寺必竟是先帝爷赐的名,便算是慈光寺更胜一筹,叶羽身为朝臣,如何能说出兴国寺不好的话来!

    当下两人不由哈哈笑道:“没错,确实挺好!”

    叶羽但笑不语。

    一侧的知客僧,姚净上前宣了佛号,问道:“叶施主,今日可要奉香?”

    生意人也好,读书人也罢,哪有遇寺不烧香的!

    但今天众人显然是陪着叶羽,自是以他马首是瞻,是故,不论是叶纶还是叶延兄弟俩,都将目光看向了叶羽。

    叶羽自不是那扫兴之人,抬头看了看天,回头对叶纶等人商量道:“这会子天色尚早,不若我们上山游一圈,稍后再去前殿奉香,如何?”

    叶延等人自是点头同意。

    于是叶纶回头对妙净说道:“你去忙你的吧,我带着我这位族弟好生游玩一番,稍后要奉香时,我再使人来寻你。”

    “今日山上人多,不若小僧将小师弟留下,由他带着你们游玩,叶施主您看如何?”妙净说道。

    叶纶连忙道了声谢,妙净叮嘱了他身边的小沙弥一声,这才转身退了下去。

    “小和尚,你叫什么?”

    有人开始逗趣小沙弥。

    “小僧法号净真。”小沙弥双手合什宣了声佛号后说道。

    这些里人里以叶臣年纪最小,他笑了道:“净真,你这么小就出家,你娘舍得吗?”

    净真瞪了他圆圆黑黑澈净的眸子看着叶臣,绷了小脸说道:“小僧从小是由师父抚养长大的,不知道娘亲舍不舍得,不过,她即是将小僧放在了山门外,想是应该舍得的!”

    原来是个弃儿!

    叶羽不由侧目多看了净真几眼。

    “啊,那你没娘是怎么大的啊!”

    叶臣继续逗弄着净真。

    “师父跟人买了头羊养着,天天拿羊奶喂我,再大些就拿米糊喂,后来就吃米饭了啊!”

    “那你岂不是要喊那头羊做娘了!”叶臣说道。

    山道间瞬间响起一片笑声。

    叶羽含笑的看着仍旧绷了小脸,只眉头略皱的净真。

    想知道,净真会怎样回答。

    净真打小便被寺庙里的师傅逗趣着,更小的时候,甚至真的抱着那头老山羊的脖子“娘、娘”的喊过,更是问过他师傅,“为什么别人的娘跟他的娘长得不一样”这样的话。

    时日长了,晓得他是个弃儿,那只老山羊并不是他娘时,追了那些师兄、师叔们满院子的咬,等得再大点,面对这样的逗趣便也泰然了。

    “施主,如果是吃谁的奶便要喊谁做娘,那您家里有几个娘啊!”

    明明是一句很有攻击性的话,但是经过净真那清脆的童音,再加上他瞪圆了眼,一脸萌萌的问出来,却是谁也生气不起来。

    时人家境略为富庶的生下子嗣,请的都是奶娘,讲究些的人家,三、四个奶娘府里养着。但对他们来说,这些人都是奴才,怎么可能跟生他们的亲娘相提并论?

    净真的话声才,叶臣涨红了脸噎在那。

    稍倾。

    “噗嗤”一声,一声轻笑响起。

    随着这笑声响起,山道里再次响起一片哄笑声。

    叶臣抬手便朝净真光光的脑袋削去,嘴里骂道:“好你个小秃驴,出家人不打诳语,你却出口伤人!”

    净真不防叶臣会突然出手,闪躲不及时,被叶臣着着实实的拍了记光脑袋,顿时红了眼眶看向叶臣。

    “臣弟!”

    叶延不高兴的喝斥了一声叶臣。

    叶臣这才发觉自己失态了,脸色一红,便要解释,待看到净真红了眼眶要哭不哭的样子,使得众人都不赞同的看着自己,好像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一样时,顿时便火冒三丈。

    只是一道温润清浅的声音抢在他前面替净真解了困。

    “净真,你去与你师兄说一声,便说我们再过一刻钟,便要去前殿奉香,请他帮着准备一下,好吗?”

    净真抬头,对上一张清风明月般疏朗瑰奇的脸。

    他记得这张脸,他跟着师兄去山门时,一眼便在人群中看到他,只是一路行来,这人却是寂寥寡言,大多数时候都只含笑不语。

    “施主,这里到山顶还有好长一段路的,一刻钟怕是不够!”净真说道。

    “无防,今天我累了,下次再接着把它走完便是。”

    净真当即便点头,“那小僧现在就去跟师兄讲。”

    话落,转身掠过众人,便往隐约露出宝殿一角的前寺跑去。

    净真一走。

    叶羽回头看了眼略显怔愣的众人,笑了笑说道:“族兄们若精力尚可,自管前去,不必理会我。”

    “这怎么可以呢!”叶纶连忙笑了说道:“今天你是主,我们是陪客,自是依着你的意思来!”

    叶延撩了眼自家面色讪讪的弟弟,同样附合着说道:“今天天色确实不早了,即然九弟累了,改日重新来过便是,走吧。”

    叶臣还想张嘴,叶延狠狠的对他使了个眼色,叶臣便讷讷的闭了嘴,但终究心有不甘,脸上的神色不似之前来时那般柔和,目光里也多了几分历色。

    想想也正常,他父亲是族长,往日里族人哪个不是看他脸色行事,今天却是第一次要看别人脸色行事,心中忿然不平脸上自然便不好看!

    “九弟,我听人说行人司办的都是皇上的私差,可是真的?”叶纶走在叶羽身边,与他轻声说着话。

    叶羽撩了眼这位一路走来不显山不露水,此刻终于要拐上正点的族兄一眼,笑了点头道:“也不算是私差,族兄应该听说过,天子无家事这句话吧!”

    叶纶小时候也是请过西席的,虽然科举无望,但肚子里墨水还是不少的。听了叶羽的话,当即哈哈笑道:“是了,是了,是愚兄失言了。”

    叶羽笑了笑,目光淡淡的撩了眼不知何时落在队伍后面的叶延兄弟俩一眼。

    叶纶显然也注意到了,于是压低声音,轻声道:“臣弟还小,九弟千万莫要与他计较。”

    叶羽抬眼看向叶纶那张微黑微胖的脸,淡淡笑道:“计较什么?”

    叶纶一怔,稍倾却是几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却又释然,笑道:“哎呀,愚兄又失言了。”

    话落,似是想要自我解嘲般,哈哈笑了起来,末了还甚是亲昵的拍了拍叶羽肩。

    他这一笑,行走在队伍末端,正轻声训斥叶臣的叶延不由便抬头朝这边看来,稍倾,眉头皱得紧紧,低低的与叶臣说了几句,便扔下他,急急的朝叶羽他们走去。

    族中另一个平日里与叶臣交好的男子,上前,打抱不平道:“叶臣,你哥什么意思啊,怎么帮着外人呢!”

    叶臣挑了眼已经与叶羽说上话的叶延一眼,耳边响起适才叶延训斥自己人话。

    “往日里,我们是不用求着他,他愿清高是他的事,可你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若是由着叶纶搭上他,真的成了皇商,下一任族长,可就成了叶纶的掌中之物了!”

    叶臣狠狠的咬了嘴,他又没干什么,只不是拿了个小和尚打趣下罢了。要知道,平日里七叔公那一房可是没少做什么欺男霸女的事,怎么这叶羽却是不管呢!

    “叶臣……”

    耳边响起男子催促的声音。

    叶羽烦燥的道:“没说什么,就是说让我不要坏了大家的游兴!”

    男子撇嘴道:“你哥也真是的,哪里是你坏了大家的游兴,明明是他叶羽装腔作势……”

    “好了,好了。”叶臣抬手打断男子的话,“少说两句吧,回头我哥又要说我!”

    马屁拍到马腿上,男子脸上生起一抹讪讪的神情,当下不再说话,一路都小心的觑了叶臣的脸色,想着,只待他神色一好,便上前奉承一番,这样回头今年在族中,又能谋个肥差!

    只是,这一路下来,却是,只到大雄宝殿,叶臣的脸色都没好转。

    妙净已经候在殿前等候,见了众人一路寻来,连忙紧走几步上前,“对不住,叶施主,今天香客实在太多,宝殿里这会子还是人挤人,您看是不是先去禅房喝杯茶,歇歇再来?”

    叶纶回头朝叶羽看去,商量道:“九弟,要不,我们先去歇歇脚,晚点再过来?”

    叶羽无可无不可的说道:“一切但凭族兄安排。”

    他今天是随了他们来的,自是他们怎么说,他便怎么做!

    叶纶连忙对妙净说道:“那我们便先去禅房喝杯茶吧。”

    “叶施主请随小僧来。”

    妙净说着转身便领了众人往外走。

    叶羽笑着跟在叶纶身后,正要抬脚,眼角余光处一瞥,却是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当即步子一顿,再仔细看了看,见果真是她!没来由的,心头便生起一抹欢喜。下一刻,回头对叶纶说道。

    “族兄,我好似看到一个熟人,我去与她打打招呼,你们先去吧,回头我来寻你们。”

    叶纶当即停了步子,说道:“哦,是九弟你的朋友吗?这人山人海的你要怎么寻,不如说一说,他长得什么样,我们大家帮着你寻吧。”

    “是啊,九弟,你的朋友便是我们的朋友,不用跟为兄们客气的。”叶延也说道。

    叶羽笑了摆手,“不用,我去寻一圈就行,寻不着,我再来寻你们。”

    叶纶还要再说,叶羽已经笑了对叶妙净说道:“妙净师傅,你看,能不能把你的小师弟妙真留给我,回头我让他领了我来寻你们。”

    “这是自然。”妙净连忙对跟在身后的妙真说道:“妙真,你跟着这位叶施主,回头领了他来禅房寻另外几位施主。”

    “是,师兄。”妙真恭敬的应道。

    叶纶等人不好再说,只得满腹狐疑的跟了妙净去后院的禅房。

    这边厢,他们一走,叶羽从荷包里抓了一锭八分状元及第的银锞子给妙真。

    “拿去,去山门前买些零嘴吃。”

    妙看看着那个银锞子没接,“师傅说不能乱拿别人的银钱。”

    “这不是银钱,这是零嘴啊!”叶羽将那个银锞子塞到妙真手里,“你把它换成了零嘴,它就不是银钱了,是不是?”

    “可是……”妙真还在犹豫。

    叶羽却是不由分说的道,“你买好零嘴便在这等我。”

    “哎,施主,施主……”

    妙真眼一眨便看到叶羽消失在人群里,他想了想,转身蹭蹭的跪去了山门外,杂七杂八的零嘴买了一大摞,用僧袍兜着往回走,然后坐在阶沿下专心的吃起零嘴来。

    叶羽在人群里兜兜转转,搜寻着适才看到的身影。

    只是这个时候别说是大殿内,就是大殿外的广场上也是人挤人人挨人,他一圈下来,额头湿了一层薄汗,也没寻到他要寻的人!

    到是好些跟着家里人来上香的年轻姑娘、媳妇见着他,时不时的往他身上撞一撞,挨一挨的,更有甚者,故意把那帕子,花簪什么的往他身上扔,想借故说几句话。

    只可惜,叶羽一心寻人,眼睛瞄也不瞄一眼,转身就走。

    有那不识相的想要上前动手拉扯,但当看到他身上那一袭价值不凡的云锦面料时,却又不敢大胆冒犯,一个怔愣间,叶羽却是已然转身去了别处。

    等得叶羽把殿前殿后都寻了个遍,也没看到人时,由不得便心下怅然。

    心灰失意之下,他不知何故,便拾脚进了大殿,殿内较这殿外好些,因着殿内供奉菩萨的缘故,虽然也是人头攒动,但好歹不似殿外那般嘈杂。

    叶羽抬头看了眼头顶高达三丈金身伽衣满面慈悲的菩萨,想了想,便转身打算去向僧人请一柱香,谁知他一转身,却同身后的人撞了个正着。

    “哎呀!”

    一声惊呼,叶羽便看到腥红的光点在眼前一闪,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冒着火光的香便擦着他的肩落向了空处。

    紧接着耳边便响起,“幸亏我反应快,不然把人毁容了,我可真就不知道拿什么赔了!”

    这声音怎么这般耳熟?

    叶羽干脆整个的转了身朝身后的人看去,这一看,当即便怔住了。

    “罗姑娘?”

    青果原本正想着给人道个谦,谁知道一抬头,便对上叶羽错愕的脸,下一瞬,她才反应过来,正羞愧的不知道如何应对时,叶羽却是已经笑了说道。

    “真巧,在这也能遇见你!”

    青果点头,是啊,真巧,巧得不能太巧了!

    叶羽等了等,没等到青果的回答,却看到她脸上红的好似能滴出血一样,而且小巧的鼻子上,满满的都得汗,他抬头看了看正源源不断往里来的香客,皱眉道:“这里面人太多了,罗姑娘,我们出去说话吧。”

    说话?

    青果打了个哆嗦,说什么啊?

    说她不是有心冒犯他的,都是酒水惹的祸?

    叶羽等了一等,没等到青果的回答,再凝神一看,见青果抿了嘴,一副心虚的样子,略一怔之后,便明白过来,明白过来,他不由便好笑的对青果说道。

    “罗姑娘,不是这才几日不见,你便不认识我了吧?”

    “怎……怎么呢?”青果被逼着朝叶羽挤了抹僵硬的笑,道:“我……我就是太惊讶了,惊讶的一时失了反应。”

    叶羽点头,然后指了她手里的那把香,说道:“你是来上香的?”

    青果点头。

    “那你快些把香供上吧!”

    叶羽说着退到一边,有意无意的挡了身后的人。

    青果趁这功夫,连忙将手里的香插进香炉,然后回头对站在身边的叶羽说道,“好了。”

    叶羽笑了笑,侧了侧身子,示意青果走他前面。

    青果没有多想,转身走了出去。

    离了大殿,青果看着外面的人山人海说道:“我和家人一起来的,九爷,您和谁一起来的?”

    “哦,我和几个朋友,他们嫌人太多,先去后院的禅房喝茶了。”叶羽说道,末了问道:“你的家人呢?”

    “我娘和我姐去拜送子观音了,我姐夫陪着我哥哥去拜文殊菩萨了!”青果说道。

    叶羽闻言笑了笑,朝身后看了看,问道:“他们都是各有所求,罗姑娘你求的又是什么呢?”

    青果笑了笑。

    她若是说她别无所求,只是怀着对神佛的敬畏,而见佛烧香,不知道叶羽信不信!

    “我求家人平安健康啊!”

    “好你应该去拜药王菩萨啊!”叶羽说道。

    青果吐了吐舌头,娇俏一笑道:“我不懂,我以为只要是菩萨都会应的!”

    叶羽闻言不由爽朗一笑。

    笑声过后,叶羽对青果说道:“你现在是去找你的家人,还是……”

    嗯?!

    香烧完了,当然是各找各妈各回各家啊?

    青果抬头朝叶羽看去。

    叶羽笑了笑,对青果说道:“这后山有一大片的梅花林,你还没去看过吧?”

    青果嘿嘿笑了道:“嗯,听人说了,还想着等会去看看呢!”

    “我才从那过来,自己一个人怕是有些难寻,不如,我陪你去吧。”叶羽不由分说的便转身往前走去。

    青果看着他劲瘦挺拔如青竹的身影半响没过回神。

    难道她没表达清楚?

    她说的等会去,是想要等家人一起去!

    叶羽步子一顿,回头朝青果看过来,“怎么不走了?”

    呃!

    “噢,就来。”

    青果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走了上前。

    去后山的都是烧完香的香客,烧香犹以妇女为主,大姑娘小媳妇的借着这个机会难得出趟门,自是高兴的嘴都能咧到眼角去。

    更想不到的是,这一路上还能看见一个神仙似的俊俏公子,一时间,大姑娘小媳妇的哪里还想着赏花,目光齐齐的都落在了叶羽身上。

    叶羽还好,他自小到大没少经历这种眼光,已经是习以为常,只苦了青果,每道看向叶羽的灼热目光最后落在她身上时,都会变得嫉妒与不甘,最后变成明晃晃的嫌恶。

    呃!

    青果心里很是不平。

    你妹,姐现在不是还没长开嘛!长开了,姐不敢保证是绝代芳华,那怎么的也是眉目如画如花似玉吧!

    “罗姑娘,想什么呢?”

    耳边忽然响起叶羽的声音。

    青果悚然回神,连忙摇头道:“没,没想什么,就是觉得这些人好奇怪。”

    叶羽笑了笑,轻声道上:“不用理会她们的!”

    青果正想说“嗯,我才不理会她们呢!”谁想,耳边忽的便响起一道略显尖利的声音,“啊呀”下一刻,脚背重重一痛,凭感觉是被人踩了,踩了不说,还被人重重的碾了一下!

    “嗞”青果倒吸一口冷气。

    只是还没等她发难,耳边那声尖利的惊叫已经压了声音在她耳边骂道:“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青果这下子是连痛都忘了。

    你妹!

    谁是鲜花,谁是牛粪啊?

    “哎,你这人走路不长眼睛的啊,看到人还撞上来!”

    青果抬头,怔怔的看着眼前打扮的花枝招展,却是妇人装扮的女子。

    有没有搞错,到底是谁撞谁啊!

    女子见青果怔在那,哼了哼,没好气的说道:“丑人多作怪,长得丑就算了,还是个傻的!”

    你妹啊!

    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青果踢了踢“咝咝”作痛的脚,然后抬头看向站在自己身侧那描眉画目骚态百出,正朝叶羽挤眉弄眼的年轻妇人。

    这是个什么意思?

    青果看愣了眼,这……这可是青天白日啊!

    就这样勾搭人,不是要被浸猪笼的吗?

    “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哪?”

    直至耳边响起叶羽清浅的话声,青果才从巨大的震惊中醒过神来,她怔怔的朝叶羽说道:“她……她好像在勾引你啊!”

    叶羽闻言“噗嗤”一声笑道:“嗯,我觉得不像是好像,是就是。”

    呃!

    青果瞬间有种被雷劈了的感觉,连脚上的痛都感觉轻了好多。

    “那,那不是要被浸猪笼的吗?”

    “嗯,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快点离开,不然我这羊肉没吃着,却惹了一身骚的人,也太冤。”说着,叶羽伸手去扶青果。

    呃!

    青果看着笑得眉目疏朗的叶羽。

    原来,他也是寻常人,他也会说笑话的吗?

    “就这?”青果抬头睃了眼身侧已经面露恼色的妇人,撇了撇嘴道:“这样大的膻味,你也下得了嘴?”

    “所以,我说,我们赶紧走啊!”

    叶羽话落,不由分说的便牵了青果的手往前走去。

    身后妇人还在喊着:“别走,别走,撞了人就想走,哪有这样的道理。”

    你妹!

    姐都不介意当了你一把道具,你还得寸进尺了是吧?

    青果挣开叶羽牵着她的手,轻声说道:“你等下,我马上就来。”

    “好!”

    叶羽松开了青果的手,站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青果回身朝那个还在跳手跳脚喊的妇人走去。

    妇人见走过来的是青果,而不是叶羽脸色顿时不好看起来,正琢磨着怎么把叶羽骗过来时,不想原先慢慢走的青果快要到跟前时,却是突然“哎呀”一声,学着她之前的模样朝她撞过来。

    “你干什么?那么宽的路不走……啊……”

    青果看着身子一歪往山坡下滚的妇人,拍了拍手,对已经稳住身子,正往上爬的妇人咧嘴一笑,说道:“看清楚了没?这才是撞!”

    话落,不等妇人说话,转身便朝等在那的叶羽走去。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叶羽笑着对一脚轻一脚重朝她走来的青果笑道:“就这样?”

    “不然怎样?”青果耸了耸肩,叹气道:“我到是也想踩她一脚,一报还一报,可力气大不过人家啊!”

    叶羽闻言,低头看了眼青果的小身板,点头道:“确实划不来,还是让她摔跟头强!”

    青果嘿嘿笑了道:“九爷,要说呢,这罪魁祸手可是您!您要不长得这样招蜂引蝶的,我会受这无枉之灾!”

    叶羽被青果说得一噎,稍倾抬手摸了摸鼻子,默然无声的往前走。

    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因为自己的长相好,被人怪罪!

    青果见叶羽不吱声,回头一想,自己这话说得好似有些不地道。正想道个谦,忽的便感觉到似乎有道锐利的目光朝她看来。

    她想也不想,猛的转身那道目光的方向看去,可是入目的只是三三两两结伴而行的游人,根本就没谁刻意朝她看来!

    难道是自己弄错了?

    却在这时,走在前面的叶羽也是步子一顿,正不动声色的四处打量着。

    青果上前几步,“九爷,您也感觉到了?”

    叶羽点头,“好像有人在暗中窥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