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 25各有各的算计

25各有各的算计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场虚惊,两人都没有放在心上。

    仅管路上,依然还收到不少热切的眼神,但好在再没有出什么意外。

    又走了约一刻钟的样子,青果瞬间便被扑鼻的那种冷香给沁的心肺一阵空旷,等抬头看到远处半山腰那好似火烧云一样无遮无拦的漫天花海时,顿时便傻傻的站在那,忘了反应。

    叶羽也不言语,嚼了抹浅浅淡淡的笑站在一边,等着青果回神。

    青果是被一阵风起,漫天飞起的花瓣雨而惊回了神的。

    那些嫣红浅白的花朵被风吹着,从山上飘落下来,好似九在玄女打翻了花篮又好似千万只蝴蝶在这一瞬间翩翩起舞,空气中满满的都是香甜的冷香!

    “太美了!”

    青果举手去接飘到头顶的花瓣,花瓣穿过指缝,打着旋儿往她脚下落。

    叶羽翘了唇角。

    确实是美,也许终他一生,这样的美景都难得几回!

    青果举了攥成小小拳头的手递到叶羽跟前,大声说道:“九爷,九爷您看我抓住它了!”

    小小的拳头攥在一起,如玉如瓷,不时的有花瓣飘荡着落下,鲜红的花瓣衬着如羊脂般凝白的小手。没来由的便叫人心动!想要将那只小手牵在手里,好好呵护!

    叶羽含笑的脸上,眉宇间不由自主的便多了一分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温柔,“抓住了吗?”

    “是啊,您看!”

    青果撑开掌心,手掌间果然是几枚花瓣,攥破的花瓣,花汁流淌,冷香扑鼻。

    叶羽往前微微倾了身子,翘了唇角,抓起她手心的一枚花瓣,举到眼前细看,然后轻声笑道:“嗯,是真的呢!”

    青果抬头,撞进一对狭长深遂难掩淡淡的温柔喜悦的眸子里。

    她顿时僵在了那。

    叶羽看着前一刻还欢喜不已,突然却呆愣如一只兔子的青果,好笑的问道:“怎么又呆了?”

    青果摇头。

    世界好似在这一刻静止。

    青果不知道在叶羽那对漆黑如同浸在水里黑矍石一样的眸子里,除了她,他还看到了什么!但她却深深明白,在这一刻,她的眼里只看到了他!

    乌黑入鬓英挺轩昂的长眉,深邃幽静却含着淡淡笑意的眸子,瓷白瑰丽如上好白釉的面孔,精致到无暇的五官!

    他是那样的美好!美好的让人想付出一切去拥有!

    青果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慢慢的垂了眼睫,掩尽眸中情绪后,唇角微微翘起,笑道:“九爷,我们回去吧!”

    叶羽含笑的眸子急剧一缩,只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应道:“好,你母亲她们怕是也等得着急了。”

    青果笑了笑,垂眸拾脚走在前面。

    她今天穿了一身粉红色杭绸小袄,下面是一条粉色水仙花散叶裙,纤纤的勾勒出腰身,乌黑的青丝梳了两个双丫髻,发髻上绕了一串大红的珊瑚石,红与黑的相配总是能在第一时间便夺人眼目!

    风吹起她的裙角,像粉色的花瓣正从花蕊开始层层的绽开!

    叶羽看不到青果的神色,但没来由的,他却感觉到,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在悄然流逝!而那,不是他想要的!

    “罗姑娘。”

    走在前面的青果步子一顿,回头朝叶羽看去,“九爷?”

    叶羽挑了挑眉梢,拾步上前,“我母亲初八会来慈光寺上香,你到时有空的话也来吧!”

    青果错愕,怔怔的看了略含期待朝她看来的叶羽。

    差点就脱口而出,你娘上香,我来干什么?

    略一顿,青果笑了道:“九爷,那天我不一定有空。”

    “没关系!”叶羽接了话说道:“有空你就来见见我母亲,你不知道,她老人家很喜欢你弄的那个火锅呢!”

    青果笑了道:“是吗?老夫人喜欢就好。”

    叶羽点头。

    眼见周边游人越来越少,两人于是跟着三三两两的行人往回走。

    尚未到走到一半,迎面便撞上两拨同时来寻人的人。

    “果儿(九弟)。”

    两道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青果和叶羽抬头看去。

    便见到在叶纶一行人的身后,林氏和罗小将等人正急急的往这边走来。

    等看清青果身侧人时,林氏不由便呆了呆,还是罗小将反应过来,上前揖手行礼。

    “九爷。”

    叶羽点头,正欲说几句话,不想叶纶却是已经走上前,目光衡量的打量了青果一番后,笑了对叶羽说道:“九弟,这位姑娘是?”

    叶羽对罗小将微微的颌了颌首,便对正用好奇不解打量罗青果的叶纶等人说道:“这位是罗姑娘,青阳镇食为天的掌柜!”

    叶羽的话声一落,叶纶等人刹时便呆了呆,也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几人立时便恢复了原来的模样。

    “原来是罗掌柜,在下叶纶,在家行三,是九弟的族兄。”叶纶做着自我介绍。

    青果扯了抹不热情也不疏离的笑,屈膝一福,“见过叶三爷。”

    叶纶连忙虚扶一把,一迭声道:“罗姑娘快快免礼。”

    青果站起身,略略拉开了与叶羽间的距离,笑着看向叶纶等人。叶纶之后,叶延和叶臣几个略有头脸的族中弟子都一一上前与青果见礼。

    叶延看了站在青果身侧的罗小将,笑道:“罗姑娘,这位是?”

    “这是家兄。”青果笑了道。

    罗小将连忙上前与众人见礼,“小将见过各位公子。”

    “啊,罗姑娘的兄长自然便是我们的朋友。”叶纶笑着上前对罗小将说道:“我们是柴湾叶家族人,我行三,你跟九弟喊我了一声三哥便行。”

    “叶三哥。”罗小将从善如流。

    叶延笑着上前道:“罗兄弟,我是叶延,家中行一。”

    “小将见过叶大哥。”罗小将抱拳行礼。

    有了他二人开头,余下来的人,便也紧接着上前行礼。

    小将表现的彬彬有礼落落大方,丝毫不逊于这些世家弟子。

    青果在一边看了暗暗点头。

    身边的林氏悄声问道:“果儿,怎么跟九爷在一起?”

    “噢,上香的时候偶然碰上的。”青果说道。

    林氏还要再问,青果却是发现青萍和文书琦不见,便回头问林氏,“娘,姐和姐夫呢?”

    “你姐刚才脸色不大好,我让你姐夫和她在山门前等,不用跟过来了,凤梨也留在那边照顾着。”林氏说道。

    青果点头,眼见罗小将与众人都打过招呼,但却兴致不高,她回头看了眼同叶纶和叶延说着话的叶羽。

    叶羽眼见青果朝自己看来,于是停了话头朝青果看去,“罗姑娘,什么事?”

    “天色不早了,我姐和姐夫还在前面等着,我想就此与九爷别过。”青果说道。

    叶羽点头道:“你去吧,我还要去前殿走一遭。”

    青果便招呼了罗小将与众人一一告辞,往寺前走。

    而这边厢,待得青果一离开。

    叶纶等人已经是轻声议论起来。

    “常听人说,青阳镇有间食为天,不仅菜色一流,掌柜的更是将生意经营得如鱼得水,今日一见,却不知这掌柜的竟是个黄毛丫头!哎,当真让我等七尺男儿汗颜!”

    一侧的叶延点头道:“听说她还开了个什么叫人间天上的园子,专侍女客,生意好的很!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是真的。”一个族人接口道:“我嫂子娘家的堂妹嫁在兴城县的鹿家,听我嫂子说,园子倒也罢了,便是那园子四季交替的风景,也足以令人留恋忘返。”

    “这么个小姑娘,竟然能有这样的手段,啧啧,真不知道将来谁家有福气娶了她去!娶了她,这不就是娶了个金山银山回家吗?”

    “哎,叶添,你不是还没娶亲吗?不如让你爹娘请了人上门去说亲!”

    “是啊,叶添,你把这么个金山银山娶回家,往后你要什么没有啊?她赚钱,你花钱,日子可不要太逍遥啊!”

    “……”

    于是话题不知道怎么就转向了,谁去娶青果,如何娶了,娶了要怎样。

    叶羽先始还只是虽目有寒意,却是淡淡的翘了唇角,将众人当成了跳梁小丑来看,但当话题越来越不堪,众人已经说道“若这罗姑娘只是眼里有钱的,却是个不懂三纲五常的,那可不就是福,而是祸了时!”他翘起的唇角不知何时已然抿紧。

    偏还有人不怕死的继续说道:“怕什么,这男人三妻四妾,她要是爱银子,便让她只管赚银子,你自可把你喜欢的人抬回家。”

    话落,一阵哄笑声响起。

    叶羽不知怎的,脑海里忽然就响起叶老夫人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什么耕读传家,我呸,都是一群挂着牌坊做婊(和谐)子的伪君子。”

    声音在脑海一闪而逝,叶羽再看着眼前这些说到兴奋处,两颊泛红,满眼贪婪之色的族人,垂在身侧袖笼的手便紧了紧。

    先不说罗青果是他的朋友,单说在背后这样议论一个女孩子,这是君子所为吗?

    圣人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他不屑与他们计较,但又何必委屈自己在这听他们的胡言乱语?

    叶羽冷冷一哼,转身便走。

    “九弟!”

    叶纶和叶延同时一怔,连忙同时追了上前。

    两人原还不知道叶羽怎会突然招呼都不打一下,转身就走,待看到叶羽绷得紧紧的脸,和身后还在高声说笑着的族人时,顿时明白过来了。

    难得的一直明争暗斗的两人,在这一刻达成了共识。

    回头,齐齐喝道:“都说些什么呢?亏得你们还自诩是叶家子弟,祖训忘了吗?”

    正说得热火朝天的众人被他二人这一喝,顿时便僵了僵,待回过神来后,便看到了已然只剩个背影的给他们的叶羽。

    “哥,一个女人而已,又不是他的女人,说几句怎么了?”

    叶臣不服气的说道。

    叶延狠狠的瞪了眼叶臣,没好气的说道:“你是女人吗?这么喜欢背后论人是非!”

    一句话把个叶臣说得面红耳赤,瞪圆了眼朝他哥看,大有你再敢多说一句,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的意思。

    叶延却是根本就无心计较他的想法,而是回头对叶纶说道:“走,我们快些追上去。”

    叶纶点头,急急追了上前。

    ……

    青果和林氏、罗小将到得的时候,文书琦和青萍已经因为等不及,正欲起身往后面寻来,远远见着三人,凤梨撒了脚丫子便朝这边跑过来。跑到一半,却是想起庄婶的规矩,步子一顿,连忙吸气抬头挺胸收腹,想要做出一个合格的大丫鬟的样子来。

    只是,没等她把这一系列的动作做完,青果已经走到了跟前。

    “凤梨,你干什么呢?”

    凤梨顿时将大丫鬟的规矩礼仪抛到了九宵云外,嘟了嘴上前,不满的说道:“姑娘,您怎么可以抛下奴婢,一个人去后山呢?让庄婶知道了,奴婢又要挨骂了!”

    青果好笑的问道:“你这到底是担心我,还是担心自己挨骂呢?”

    “奴婢……”凤梨才要辩解。

    才走上前的青萍已经不满的对青果说道:“你都这么大人了,怎么做事还是这样随心所欲呢?你一个人说走就走,不知道娘和我们会着急担心的吗?万一遇上人拐子……”

    文书琦扯了青萍一把,抬头对青果温声说道:“果儿,你姐姐一直等不到你来,急得差点就哭了,她很担心你!”

    “嗯,我知道。”青果嘻嘻笑着上前,挽了青萍的手,“姐姐是怕我被人拐走了,不是故意要说我的。”

    青萍脸一红,硬撑着说道:“谁说我是担心你来着,你这么大人走了就走了,反正是你自己不听话,我只是担心娘!”

    “是,是,担心娘,也担心我!”青果不怕脸皮厚的把自己也给捎带了一把。

    文书琦在一旁看得直发笑。

    青萍到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狠狠的瞪了青果一眼,小声道:“你下次再乱跑,你看我还会让娘来寻你么!”

    “啊,姐是说,下次你得亲自出马?”青果瞪圆了眸子,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不行,不行,姐,你可别乱跑,你要跑丢了,我到哪去给姐夫再找个媳妇啊!”

    “你个死丫头……”青萍眼见青果张嘴便犯混,抬了手便要去捏她的脸,被青果哈哈笑着躲了开去。

    青萍必竟是嫁人了,夫君也在身边,要她像青果一样,放肆的奔跑,显然是不可能的!只得站在原地,跺脚骂道:“死丫头,臭丫头,可别被我给逮着。”

    青果哈哈笑道:“放心,肯定不给你逮着。”

    姐妹俩一路逗趣着。

    林氏和罗小将笑吟吟的将这一幕尽收眼底。

    只有一侧的凤梨很是郁闷了一把。

    庄婶总说做丫鬟得有做丫鬟的样子,一天到晚教着她做丫鬟的规矩,可是为什么,自家姑娘连个做姑娘的样子都没啊?

    谁家的姑娘能笑得树上的松鼠都吓得上窜下跳的!

    不行,回头她得好好跟庄婶说说,得让姑娘有姑娘的样。这样,人家才知道,她是个又懂规矩又礼仪的丫鬟!不然自己做得再好,被姑娘这么一闹,嫦娥也成了猪八戒啊!

    青果可是不知道,凤梨在心里已经替她规划好了一条礼仪之路!

    因为难得的出来放趟风,又是跟家人在一起,还看了那么一场美得不可理喻的景色,她只觉得心里畅快的想要唱出歌。

    嗯,才这么一想,嘴里便哼出了“春暖的花香带走冬天的饥寒,微风吹来意外的爱情

    鸟儿的高歌拉近我们距离,我就在此刻突然爱上你……”

    哼着,哼着,脑海里忽然就闪过一幕场景。

    “不是,是我的名字,苏贞,你记住了,没有别人知道的啊,只有你一个人知道!”

    青果步子一顿,然后前一刻笑着的脸上,瞬间如同变脸般,僵在了那!

    苏贞,她告诉谁了,她是苏贞?

    “姑娘,您怎么了?怎么突然就不唱了?”

    耳边响起凤梨的声音。

    青果霍然抬头朝凤梨看去,这会子,要是有面镜子竖在她跟前,她便能看到,她的脸色白的像鬼!

    “啊!姑娘……”凤梨吓得不轻,一把攥了青果的脸,“姑娘,您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后边林氏正同青萍和文书琦解释着:“说是在大殿上香的时候遇见的,然后因为找不到我们,就先去了后山。”

    “九爷也是一个人吗?”青萍问道。

    “遇见的时候是一个人,不过后来跟他同来的族人也见过了。”林氏说道,“九爷还把小将介绍给了他们!”

    青萍点头,正欲再说点什么,不想耳边便响起凤梨的惊叫。

    她抬头便要喝斥凤梨没个样,谁想一抬头,便看到青果惨白的脸,一对水灵灵的眸子怔怔忡忡的好似三魂失了二魂半,当即心头一震,连忙几步走了上前。

    “果儿,果儿,你怎么了?”

    林氏和罗小将、文书琦也急急的围了上来。

    “果儿,果儿……”林氏急得上下搓弄着青果,嗓子都哑了,“你这孩子,你可别吓娘啊!”

    早在凤梨那声惊叫时,青果便已恍然回神,只是,脑子一时醒不过来罢了!

    这会子被林氏和青萍等人一迭声的喊着,再加上林氏的上下其手,青果总算是将那口差点憋死她的冷气呛了出来。

    “咳咳……”

    一口气出来,一口气进去,青果呛得整个人身子弓成了一只虾,惨白的脸也因为这剧烈的咳嗽好似能滴出血来。

    “姑娘,姑娘您到底怎么了?”凤梨急得眼眶都红了,手拍着青果的背,嘴里讷讷念道:“姑娘,你是不是在后山冲撞了什么?”

    凤梨的话声一落,林氏和青萍便猛的白了脸,两人一左一右扯了青果的手便往回走。

    “咳……娘,姐……咳,你们干什么?”

    “去,快去菩萨面前磕几个头。”林氏一边扯了青果,一边说道:“让菩萨保佑你。”

    呃!

    青果那个憋屈。

    她这哪是冲撞了什么啊,她是岔了气好不好?

    可是,谁会信她的话呢?

    由着林氏和青萍将她扯回大殿,点香,恭敬虔诚的向菩萨祈祷,一切弄好,青果才起身将手里的香插进菩萨案上的香炉时,眼角的余光无意间一瞥,却是看到右前方一抹修长挺拔的身影,很是有些眼熟。

    这人,她肯定见过!

    就是,不知道在哪见过。

    那人显然也感觉到了青果的目光,转身朝青果看来。

    四目相对,两人明显都是一怔。

    下一刻,穆云已经是连忙上前,双手揖礼,“罗姑娘,真巧,你也来上香?”

    青果笑着点头,探头往穆云身后看了看,见并无他人,不由奇道:“穆爷,怎的就您一人?严爷和太太没来?”

    穆云清秀的脸上绽起一抹温和的笑,轻声说道:“大哥陪着大嫂带了靖儿去他外祖父家了,我一人没事,便出来逛逛!”

    青果听了穆云的话,不由一阵错愕。

    那句到了嘴边的“穆爷没成亲”被她咽了下去,笑道:“一个人逛多无聊,不如穆爷和我们一起吧?”

    穆云朝青果身后的众人看了看,对青果说道:“罗姑娘,您也是现在才来?”

    “噢,不是!”青果连忙摇头:“我们已经来了好一会儿了,正打算这就下山呢!”

    穆云俊雅的脸上笑意便深了几分,轻声道:“那可真是不巧了,我这才到,怕是还要再耽搁一会儿。”

    这就是拒绝了与她们同路!

    青果笑了笑,也没多想,便点头道:“那行,我就不耽搁穆爷了。”

    回头招呼了候在一侧的林氏等人。

    穆云笑着上前将青果一行人送出门。

    只到青果走了许多路,回头还看到穆云站在那,见她回头,穆云抬手朝她挥了挥,青果笑了笑,转身一路往山下行去。

    凤梨必竟是小姑娘,虽然有庄婶在一边教着规矩,但庄婶一不在身边就好似孙猴子离了紧箍咒,叽叽叽喳喳的说了起来。

    “姑娘,刚才的那位穆爷是谁啊?”

    “嗯,是严爷的兄弟。”

    “那严爷又是谁啊?”

    “严爷是闲帮的帮主!”

    凤梨一听严玖是闲帮的帮主,当即便来了兴致,缠着青果一定要让她说一说,严玖的侠义之事。

    青果想起段元秀给自己带来的灾难,顿时便没了好脸色。

    “严爷有什么侠义之举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严爷是个喜欢小姑娘的,你要是对他这么感兴趣,改天让他也把你抬进门!”

    “啊!”凤梨足足愣了有好几秒钟,稍倾,嘟了嘴道:“那些说书的,明明说这种江湖之人行的都是侠义之事,怎么就……”

    青果哼了哼。

    狗屁的侠义之事,一天到晚行侠丈义的话,他吃什么用什么?

    真以为自己是超人,是蝙蝠侠啊!

    深受打击的凤梨姑娘不言语了。

    行了一半路,等看到山脚下自家的马车时,凤梨却是嘟囔了一句,“那严爷那么多女人,怎的穆爷却还是孤身一人呢?”

    “你怎么知道人家孤身一人?”青果撇嘴道:“说不得人家女人多着呢,只是不曾抬回家罢了!”

    人家玩的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你个黄毛丫头懂个毛线!

    “哎,说不定还是真的呢!”凤梨瞪圆了她那双圆溜溜的眼睛,一脸兴奋的说道:“姑娘,奴婢刚才就好似看到穆爷身边有个人,那人穿了一身的翠绿色的衣裙,虽然不曾看到脸,但只是一个转身,却是很有味,比金莲姐姐还要好看!”

    青果步子一顿,朝凤梨看去。

    “你说穆爷不是一个人?”

    凤梨点头,“姑娘您上香的时候,奴婢去了一侧,撩到了一眼,只是看到您,那个女人就匆匆转身退了下去,连穆爷都没发觉。”

    青果不由失笑道:“你家姑娘我,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她不成?”

    “那说不定是穆爷的相好呢?”凤梨板着小脸,一本正经的说道:“万一穆爷勾搭上的是谁家的小媳妇,被您撞着了,岂不是大大的不好!”

    “去,哪有你说的这样的龌龊!”青果好笑的点了凤梨的脑袋一下。

    凤梨揉着被她点过的地方,很是不服气的说道:“怎么就不会了,不然干嘛好端端的不出来见人!”

    青果笑了笑,没有跟凤梨再继续这个话题。

    必竟,这是人家的私事,就好似她偶遇了叶羽,也许落在别人的眼里,她和叶羽也是不纯洁的呢?

    想起叶羽,青果眼前蓦然就浮现起,一对狭长深遂难掩淡淡的温柔喜悦的眸子。手心不自觉的便被她紧紧的攥起,心也跟着砰砰的不受控制的跳动起来。

    呃!

    不能再想了,再想真的就要犯花痴了!

    青果使劲的摇了摇头,想要将叶羽那张精致的完美的脸甩出脑海。只是,她越不想去想,脑海里却是越发的清晰,清晰到她甚至能看到那深遂眸子里的自己。

    那是怎样的一个自己?

    微微泛红的小脸,一对黑瞳攒动着几不可见的蠢蠢欲动!

    这样的自己太熟悉了,那是前世自己确定要接受男友的爱情时,才会有的表情!

    呃……难道?

    青果抬手重重的抱住了脑袋,整个人往凤梨身上倒去。

    “姑娘……”

    “别吵,让我靠一靠,你家姑娘需要安慰!”

    凤梨看着倒在自己身上的青果,半响没回过神来了。

    安慰?

    自家姑娘这是怎么了?

    怎么就需要安慰了?

    ……

    叶府。

    叶老夫人同朱妈妈轻声的说着话,屋外魏紫正在教新提拔上来的大丫鬟云红这院子里的人和事,将老夫人的喜好,也一一讲给她知道。

    云红原就是叶老夫人院里侍候的,只是她从前做的是二等丫鬟,有很多事还不是很了解,正低了头将魏紫交待的一一记在心上。

    耳边忽的便响起小丫鬟的话。

    “魏紫姐姐,姚黄姐姐来找你。”

    魏紫话声一顿,不由抬头朝月洞门口,那抹同从前一样还是娇俏,但却无端添了些萧瑟之味的人影看去。

    想了想,抬头对云红说道:“我去去就来,这里你仔细听着屋里的动静,老夫人一有吩咐,你就进去侍候。”

    “是,魏紫姐姐,我记住了。”

    云红起身送了魏紫离开,然后转身站到了离门口略为近些的廊檐下,留心听着屋里的动静。却又刻意的将一些话语从心头漏过!

    魏紫才到跟前,姚黄一把便攥上了她的手。

    “魏紫,姐妹一场,就当是我帮帮你,你替我去老夫人跟前求个情,让我回来当差吧!”

    魏紫回头看了眼院内,见几个小丫鬟正探头探脑地朝这边看过来,叹了口气,对姚黄说道:“这不是说话的地方,去我屋里吧。”

    姚黄点了点头,跟在魏紫身后往从前两人住的小屋走去。

    魏紫身边也有两个小丫鬟侍候着,正在廊檐下玩翻绳,见了魏紫,连忙起身迎了过来。

    “姐姐回来了。”

    魏紫点了点头,对两人说道:“玩你们的去吧,我跟姚黄姐姐说几句话。”

    “是,姐奶。”

    两个小丫鬟屈膝福了一礼,便安静的走了出去。

    进了屋子,姚黄便迫不及的想要旧话重提,但却被魏紫给按住了,魏紫转身给姚黄倒了杯温着的茶水,递了过去。

    姚黄接过茶盏,抬头目光殷切的看着魏紫,“姐姐,你帮帮我吧!”

    说着眼泪便大滴大滴的掉下来。

    魏紫叹了口气,拿了块帕子递给姚黄,“快擦了吧,在我这屋子里,没事,出了这屋子,你自己仔细着点,夫人是什么样的人,你侍候她这么多年不会不知道!”

    一句话,顿时使得姚黄满眼的泪生生的咽了回去。

    眼见姚黄眼泪不再流,魏紫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姚黄,事到今日,你觉得老夫人还会要你回来吗?昨儿个才把云红提了上来,你回来,云红去哪里?”

    姚黄脸上的神色一怔,但很快,她便急声说道:“那我怎么办?我……”

    魏紫抬手抚住姚黄的手,轻声说道:“当日,我是怎么劝你来着的?我说了,九爷于你无意!可是你不听,非得要试试,现如今你终于试过了,那这结果你就必须担着,谁也帮不了你。”

    “姐姐,你替我跟老夫人说说,让老夫人把我调到九爷屋时侍候吧!”姚黄被泪水洗过的眸子,分外晶亮的看着魏紫,“只要我能近身侍候九爷,九爷他,他一定……”

    魏紫看着一脸期待的姚黄,目光微黯。

    她以为到了今天这个时候,姚黄应该是想明白了!

    可,却不是!

    就算她今天求到自己跟前来,为的也只是想爬上九他的床,而不是像她嘴里说的那样,她想回来侍候老夫人。

    魏紫垂了眼睫,轻声说道:“姚黄,我们是一起侍候老夫人的,你觉得我在老夫人跟前说这话,老夫人她能同意?”

    姚黄脸色顿时僵了僵。

    她当然知道老夫人不会同意,不但不会同意,还会大发雷霆。

    可是……

    姚黄抿了抿嘴,轻声道:“姐姐,你不能说,朱妈妈能说啊!”

    魏紫猛的抬头朝姚黄看去,姚黄对上魏紫略显愤怒的脸,目光一闪,匆匆的撇开了脸。

    “姐姐,你别怪我,我们都是做下人的。你年纪也不小了,你想想,如果我能被九爷收用了,你在这府里是不是也有个靠山?”

    魏紫唇角不由自主的便绽起了一抹嘲讽的笑。

    姚黄啊姚黄,你可真是碰了南墙也不回头,狗改不了吃屎,永远都是那样的自以为是,永远都是能利用的就利用到底,不能利用的,翻脸便不认人!

    魏紫忽然就觉得意兴阑珊。

    “好吧,我试试,成和不成,我不敢保证。”

    “姐姐只要肯说,朱妈妈一定就会应下的。”姚黄顿时大喜,好听的话便似炮竹一般,“啪啪”蹦个不停。“谁不知道,朱妈妈最是喜欢姐姐的,就连老夫人,九爷……”

    “好了。”魏紫出声打断姚黄的话,起身道:“老夫人那少不了人侍候,我还要赶过去当差,有消息,我让小丫鬟来与你说。”

    “哎,哎。”姚黄连忙也跟着站了起来,一脸欢笑的扶了魏紫往外走,边走,边轻声说道:“姐姐,你放心,九爷只要把我收用了,我一准就让九爷替你寻门好亲事!”

    魏紫皱了皱眉头,但终究还是什么都没说。

    送走姚黄,魏紫才回到院里,里面便响起朱妈妈的声音。

    “魏紫你使个人去看看,九爷怎的这个时候还没回来。”

    “是,妈妈。”

    话声一落,魏紫回头对云红说道:“我去看看,回头老夫人问起,你就实话实说。”

    “是,姐姐。”

    魏紫领了小丫鬟匆匆的往前门去。

    她一走,朱妈妈便撩了帘子走了出来。

    “刚才谁来过了?”

    “回妈妈的话,是姚黄来寻魏紫姐姐了。”

    朱妈妈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便又进了屋子。

    屋里,叶老夫人手里的攥了吕佛珠,一个一个的数着,见了朱妈妈进来,放了手里的佛珠,抬头问道:“是姚黄?”

    朱妈妈点头。

    叶老夫人将手里的佛珠“啪”一声,扔到一边,没好气的说道:“白在我身边呆了这么多年,这上窜下跳的,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当不上姨娘,还是怎的!”

    朱妈妈连忙上前,轻声劝道:“您这又是干什么?大夫不说是了您这身子,动不得气吗?”

    叶老夫人摇头,叹气道:“早前看着她还是个玲俐的,这么,这才几天,就蠢成这个样子?她不自己想着法子,让羽儿欢喜她,却是找这个找那个的,莫不是把自己当成了正经的奶奶!”

    朱妈妈闻言不由便失笑。

    她在叶老夫人身边坐下,轻声劝道:“您也别气了,您是瓷哭,她是破罐,为着那个破罐把你这个瓷器伤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叶老夫人被朱妈妈逗得“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回头,指了朱妈妈摇头道:“你个老不正的,话越说越回去了。”

    朱妈妈见叶老夫人笑出了声,这才欣慰的暗暗的长吁了口气。

    这姚黄虽说姿色挺好,可还真不是个聪明人,早前老夫人才有那意思,便招摇的好似生怕人不知道似的。被九爷拒了几次,还不知醒悟,要是个聪明的人,早就该晓得,主子对你无意,去了也只是一尊摆设罢了!

    要照她的意思,当初还不如选了魏紫,这丫头虽然长相不如姚黄,但却胜在稳重,进退得宜,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可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想着,便换了个话题说道:“老夫人您让我打听的,都打听清楚了。”

    叶老夫人被她转移了话题,连忙直了身子问道:“嗯,都说来听听。”

    “年纪合适的倒挺多,就是家世上面,怕是要亏了些!”朱妈妈说道。

    “没事,你先说说,我来拿主意。”叶老夫人说道。

    朱妈妈便轻声说道起来,“一个是大管事的儿子,今年十五,只是那孩子憨厚有余却是聪明不足;另一个是夫人带来的陪房,在京都替咱们打理铺子的余家的小子,只是这小子在京都呆久了,心也野了,花花草草的风流债不少。”

    “这两个都不行。”叶老夫人摇头道:“真要成了,回头被她一唆使,怕都要误咱们的事。”

    朱妈妈点头,表示认同。

    “还有两个,一个是庄子里马庄头的儿子,干的一手的好农活,人也忠厚,就是人长得有点寒碜了点。还有一个是针线房管针线的田妈妈家的侄子,只是那孩子无父无母,这些年都是靠田妈妈接济长大的。”

    叶老夫人略作沉吟,轻声说道:“就马庄头的儿子吧,这嫁人是过日子,人好能赚钱能养家,懂得心疼人就好!”

    朱妈妈点头,“那回头,我让人把那小子领来您看看?”

    叶老夫人点头。

    不多时,外面响起一串凌乱的步子声。

    “云红姐姐,魏紫姐姐让我来说一声,九爷回来了。”

    云红连忙转身进屋禀报。

    叶老夫人便对朱妈妈说道:“你去看看,问问怎么回事,怎么弄得这么晚。”

    “是,老夫人。”

    朱妈妈起身走了出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