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叶府家事2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位于东市长兴坊宝瓶胡同的叶府占了半条街,东边是大老爷叶明德和魏氏的福熙院,中间是和乐堂,西边则是福双院。福双院后门有一处引护城河水成湖的闸口,过了闸口,有个四五间屋子的小院,叫明珠楼,明珠楼的东边就是叶府的后花园!

    作为长房承嗣的大老爷,叶明德一房住了福熙院;而二老爷叶明霖则住了西边的福双院。

    福双院被一分为三,正屋原本住着的是朱氏和叶明霖,但因两人多年不睦,后来叶明霖便搬到了后门处的明珠楼,长年同董明珠同进同出。

    接风宴设在了和乐堂。

    朱氏在确定男女分席,不会与二老爷叶明霖见面的情况下,放弃了不打算出席的念头。由朱妈妈和魏紫侍候着去了和乐堂。

    和乐堂原是叶老太爷在世时所取,寓意和顺喜乐,只可惜,到他死,这个家也没和顺喜乐过!

    桌子摆在花厅西次间,早已布了碟,箸,服侍的丫鬟,婆子都肃然的站在一边。

    朱氏才进来,原本陪着魏氏说话的大奶奶楼氏和二奶奶古氏连忙热情的迎上前,招呼朱氏坐下。

    因着是家宴,也没有太大的讲究,魏氏坐了上首,朱氏坐在魏氏的左侧,魏氏两个媳妇楼氏和古氏便挨着魏氏的右手按序坐了,朱氏眼睛一睃,没看到芮氏,正欲开口,却见芮氏和魏氏的四媳妇席氏相携着从外面走了进来。

    朱妈妈连忙笑了上前去扶芮氏,轻声道:“奶奶,奴婢侍候您坐下吧!”

    “有劳妈妈。”

    芮氏对着朱妈妈笑了笑,由着朱妈妈扶了她在朱氏身边坐下。

    魏氏抬头看了眼眼角含笑眉目温顺,没有落坐,却是转身取了温着的酒壶上前服侍的芮氏,目光睃了睃坐在自己下首的楼氏和古氏一眼,抬头对席氏说道。

    “是你二婶的接风宴,不用你侍候了,让丫鬟们侍候着就行了。”

    席氏应了声是,将手里的酒壶交给了来接手的丫鬟,这才在古氏的下首坐了。

    古氏和楼氏交换了个眼神,稍倾,古氏侧身对席氏轻声说道:“四弟妹,讨好卖乖不是这样来的!”

    席氏眉宇间的笑了淡了几分,但却是什么都没说。

    很快,有丫鬟们端了泡着桂花的水给大家净手,又给魏氏和朱氏各上了两杯香茶。这才将点心,拼盘,小菜,冷碟,热菜……流水似的捧了上来。

    魏氏笑了对身边的朱氏说了句“二弟妹一路辛苦,我敬你一杯”,说着举杯敬了朱氏一小盅。

    朱氏端了酒盅回敬。

    宴席便算是正式开始了。

    桌上的菜虽然多,但谁也不会盯着远处看,都是拣着自己跟前的菜吃,到是隔了处屏风的男席一桌,吃得甚是热闹。

    不时的响起小孩“我要吃这个”“我要那个”的声音。

    魏氏便笑着与朱氏说道:“要说这人多才热闹呢,上至皇亲国戚下至平头百姓讲究的都是个开枝散叶,子嗣昌盛,这逢年过节要没个孩子,真是冷清的很!”

    朱氏点头道:“可不就是这个理,只可惜我们家大姑奶奶嫁得远,不然有她在你跟前凑趣逗乐,你也乐得个高兴!”

    听到朱氏提起叶府唯一的小姐叶菀,魏氏脸上便有了几分伤怀。虽然叶菀是姨娘生的,但打小养在她膝下,因着没有女儿,叶菀的姨娘又是个让人省心的,她真是拿这个庶女当亲闺女养!

    叶菀与她也亲厚,只可惜,当时说亲的时候却是说得远了些,以至于想见想见个面都难!虽说夫家也是个和气的人家,公婆也开明,但嫁得那么远的,想要回趟娘家,终归不是件容易的事!

    魏氏叹了口气,看了眼陪笑放了筷的三个儿媳妇一眼,说道:“你们啊总说要孝顺我,我跟你们说,给我生个漂漂亮亮健健康康的乖孙女,那才是对我的大孝顺!”

    楼氏和古氏膝下生的都是儿子,叶豫和叶成屋里也分别有两个通房,只可惜,这两个通房却是没得生个一子半女的。

    这会子魏氏把话一说,两人齐齐出了一身冷汗,还想着,是不是自己私底下做的那些事,传到魏氏耳朵里了。不由齐齐偷偷的打量魏氏,思忖着怎么接这话。

    楼氏眉眼一动,笑了说道:“娘,儿媳老了,是孝顺不了您了,可还好,你老有四弟妹,四弟妹最是孝顺的,她肯定能圆了您老的这个心愿!”

    “是啊,娘,这不还有四弟妹吗!”古氏说着,回头对坐在身侧的席氏轻声道:“四弟妹,你这进门也快三年了吧?怎么到现在也没个动静,要不要找个大夫看看?”

    席氏被古氏问得脸上一红,低了头说道:“谢二嫂关心,我这也正吃着药呢。”

    古氏却是唇角嚼了抹讥诮的笑,与楼氏交换了一个心知肚明的眼色。

    两人自以为这番小动作,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却不知道坐在对面的朱氏早将二人的动作尽收眼底,撇了撇嘴角,回头对身边的芮氏说道:“我看你这一晚上的,没动什么筷子,是菜不合胃口,还是有意少吃了?”不待芮氏开口,她又说道:“你现在是双身子的人了,吃东西得多想着肚子里的孩子,你吃好了,她才有得吃。”

    芮氏轻声道:“嗯,媳妇也犯愁,问过太医了,太医说是胎儿大了,顶着胃,让媳妇少吃多餐,饿着了就吃,也别一定要定时定量的强逼着自己吃。”

    朱氏点头,顿了顿,问道:“你那院里有小厨房吗?”

    芮氏连忙点头,“有的,大伯母把府里最擅料理产妇的婆子都派过去了!”

    朱氏听了,便回头对魏氏说道:“您看,您这做伯母的操得心比我这做婆婆的都要多,大嫂,我敬您一杯,谢谢您这些年替我照看着楠哥儿和羽哥儿。”

    话落端起面前的酒盅一饮而尽。

    魏氏少不得又陪着喝了一杯。

    一顿饭下来,已是酉末,众人便移到西梢间坐着喝茶。

    魏氏眼见芮氏一顿饭吃下来,颇有些吃力的样子,几番想开口让芮氏先下去歇着,但目光睨到身侧的朱氏时,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芮氏正经的婆婆在这,且朱氏是什么样的脾性她又不是不知道,是故,这越俎代庖的事,无论如何是做不得的!

    朱妈妈看在眼里,想了想,对朱氏轻声说道:“老夫人,三奶奶是有身子的人,您看是不是让她先下去歇着?”

    朱氏淡淡的撩了眼朱妈妈,颇有些怨怪朱妈妈多管闲事的意思。

    她当然知道芮氏有身子,之所以这样做,原就是为了做给另一厢的叶楠看,别以为就光你会拿捏人,她是婆婆,芮氏是媳妇,媳妇侍候婆婆这是规矩,谁能说得了她什么去?

    朱妈妈对上朱氏的那个眼光,就知道自家夫人这是故意的,并不是像她想的那样,以为夫人是跟大夫人说得高兴给忘了这事。当下,心里便急了起来。

    自家夫人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尽做些糊涂事?

    这个时候,是拿捏三奶奶的时候吗?

    且不说三奶奶怀着身子,便就是您对三爷本就有所求,这种情况下,怎么就能……朱妈妈急得一脑门子的汗,只可惜朱氏却是怡然自得,根本不予理会。

    朱妈妈正想着怎样不动声色的劝一句朱氏,却见一个小丫鬟自外面走了进来,悄然走到三奶奶的大丫鬟云锦身边说了几句话,云锦又俯身同三奶奶芮氏轻声言语了几句。芮氏默了一默后,点了点头,那丫鬟便退了下去。

    朱妈妈满心犯疑,这是出什么事了?

    小丫鬟进出,自然满不过朱氏的眼睛,她放了手里的茶盏,抬头看了芮氏,淡淡道:“什么事?”

    芮氏起身笑了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三爷使人进来说了几句话。”

    朱氏眼眸轻垂,唇角便嚼了抹淡淡的笑意。

    叶楠使小丫鬟来,她想也想得到是为什么!

    不就是因为她多留芮氏坐了一会儿吗?她的宝贝儿子生怕委屈了他的心头宝呢!

    念头才起,朱氏唇角的笑意便浅了几分,看芮氏的目光也冷了几分。

    一个个的都是狐猸子,将自己的男人迷得三魂失了二魂半,都要忘了自己姓什么的了!

    “楠哥儿这是来人的吧?”朱氏对芮氏说道。

    芮氏笑了笑,低了头没吱声。

    耳边响起小丫鬟的话“奶奶,三爷说让您再忍着点,很快宴席就该散了”,三爷是知道她的身子的,不可能让她长时间的坐在这,既然捎话让她再忍忍,可见定是有事!

    可是,会是什么事呢?

    芮氏抿了眉头在那想。

    朱氏没等到芮氏的回答,却是瞅见了她眉宇间那抹发自内心幸福的笑,心里顿时像针扎了一样刺痛。

    她这一辈子,嫁的男人,男人的心在董明珠那个贱人身上,好不容易生的两个儿子,却是个个为着个女人与她离心离德!

    都是这些狐媚子,要不是这些狐媚子,她何至于落到如今这般众叛亲离?!

    朱氏眉间渐渐有了一层郁色,搁在膝上的手也渐渐指节发白,显见内心已是极度的愤怒。

    一直关注着她这边情况的魏氏顿时暗叫不好,正要出声说几句,让大家都散了,不想楼氏却忽的“噗嗤”一声笑了道。

    “三弟和三弟妹感情就是好,就这一顿饭的功夫,都要使个人来递递话。”话落,掩嘴一笑,对芮氏说道:“哎,三弟妹,你可真是要羡慕死我了!”

    楼氏的话落,还不忘记做作的看着芮氏吃吃的笑。

    她身侧的古氏也是笑吟吟的看着芮氏。

    魏氏叫了一声,不好,才要出声喝斥楼氏,不想朱氏却是开口了。

    朱氏笑吟吟的看了芮氏说道:“楠哥儿媳妇,你就教教你大嫂呗,我可是听说了,你这自打有了身子,楠哥儿也还是歇在你房里的!”

    芮氏脸上神色一变,猛的抬头看向朱氏。

    朱氏笑意不减,但眼中却没有丝毫温度,看着芮氏的目光冒着针尖似的寒光,那寒光直刺得芮氏心里一阵阵的发凉。

    她虽不是什么高门大户的小姐,但自小也是请了先生在家教学,读着《烈女传》《女经》长大的。

    然,现在却被自己的婆婆当着众人的面这样质疑,她日后还如何抬头在妯娌间抬头做人?

    芮氏的脸色渐白,看着朱氏的目光慢慢的冷却下来。

    朱妈妈急得就差跪在朱氏跟前磕头,求她把刚才说的话吞回去。

    夫人这样说,岂不是在说三奶奶学着外面那些下贱女人的手段,勾搭的得爷连她有身子都离不了?

    他们是什么人家?

    三奶奶往后是要在贵人圈中走动的,这话要是传了出去,别说三奶奶,就是三爷只怕也要记恨夫人一辈子!

    朱妈妈想得到的东西,魏氏又岂会想不到?

    可是朱氏是二弟妹,她说不得,又不能把这话揭破了说,当下,只得冷了脸,回头喝斥楼氏。

    “你还有脸说?你若是有楠哥儿媳妇一半的淑慎有仪,齐庄知礼,还怕豫哥儿不把你疼着护着?”

    原本正得意的楼氏被魏氏这么一训,顿时涨红了脸,低了头讷讷不语。

    她身侧的古氏见了,哪里还敢再笑话芮氏。当一缩了脑袋,恨不得将自己变成个隐形人,省得被自家婆婆也训一顿。

    芮氏抬头感激的看了眼魏氏。

    淑慎有仪,齐庄知礼!

    这原是皇家娶媳是惯用的,称赞女子美好品德的词语。

    此刻被魏氏拿在这里用,用在她身上,足以推翻了朱氏先前的那一番刻薄羞耻之语。

    魏氏给了芮氏一个安抚的眼神,抬头对坐在末首始终低眉垂眼温顺有加的席氏说道:“敬哥儿媳妇,你三嫂是个双身子的人,坐这许久怕是累了,你去让人安置张软榻来,让她歇息歇息。”

    “是。”

    席氏退了下去。

    朱氏眼见得一个转眼间,芮氏便被魏氏抬举得好似众星拱月一般,冷冷一笑,犯的便要站起身来拂袖而去,不想,却是肩上一紧,朱氏抬头看去。

    朱妈妈站在朱氏身后,眼里有着一抹几不可见的哀求之色!

    朱氏默了一默,想了想,撇嘴一笑,淡淡道:“可见人常说这生恩不如养恩亲,还真是有道理的。瞧瞧,我这才离开京都几年,大嫂竟是比我这个亲婆婆还要疼惜人,楠哥儿媳妇你往后可得好好孝顺你大伯母!”

    朱妈妈那个后悔啊!

    早知道留住自家夫人,也是平白的得罪人,还不如就让她这样拂袖而去。至少回头还能解释解释,可现在好,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该得罪的都得罪光了!

    朱妈妈哀求的朝魏氏看去,希望魏氏不要同朱氏计较。

    魏氏笑了笑,她要是事事都与朱氏计较,只怕早就被气得地下质问叶老太爷,是怎么替叶家娶了这么个祖宗回来了!

    芮氏挑了唇角,扶着云锦的手站了起来,对朱氏屈膝福了福,“儿媳谨遵母亲教诲,日后自该如同孝顺您一般孝顺大伯母。”

    朱氏脸上的神色再次一变。

    她目光锐利的盯了芮氏看,她不信芮氏听不出她的言下之意!

    可芮氏却敢这样公然与她叫板,仗着的是什么?

    还不是楠哥儿对她的护持!

    哼!

    不要脸的狐媚子,你真以为有楠哥儿护着,你就能在这院里横着走了?

    朱氏才要开口,不想外头却忽的响起一片嘈杂声。

    魏氏眉头一皱,对身侧的楼氏说道:“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娘。”

    楼氏连忙走了出去。

    朱氏被这一打岔,又被朱妈妈在身后紧紧的压着肩,总算是将那口恶气压了下来。

    不多时,席氏让人抬了软榻进来。

    亲自上前扶了芮氏,“三嫂,您去躺躺吧,您这坐了快小半个时辰了。”

    芮氏谢了席氏,却是抬头朝朱氏看去。

    似乎朱氏不开口,她是不敢去的!

    朱氏恨得牙再次痒痒。

    你个狐媚子,做出这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给谁看?

    你以为我是你家爷们?

    呸,你既然要装可怜,我就让你装个够!

    这般想着,朱氏看也不看芮氏一眼,而是侧身跟魏氏说话。

    “哎,大嫂啊,现在人有福啊!想想我们年轻的时候,晨昏定省就别说了,谁不是进门就在到婆婆跟前立规矩的!”

    魏氏看着朱氏,就如同看的是个怪物一样!

    这真的是从前那个以蕙质兰心知书识礼闻名的朱大学士府上的大小姐吗?

    先别说她妯娌二人从未在婆婆跟前立过什么规矩,就连晨昏定省,婆婆也是免了,实在是她们坚持要做,婆婆这才允了的!

    婆婆已经仙逝多年!

    不说生前在二弟和她之间,对她多有维护,便是不曾维护,对一个仙逝的先人,也不能这样红口白牙的说瞎话吧?

    魏氏捂了额头,想着回头怎样都要跟大老爷说一声。

    让朱氏这一家人搬出去住吧!

    他们要死要活,是他们那一房的事!

    别平白无故的把她们这一房也给牵扯了!

    魏氏深吸了口气,她既不能当面否了朱氏的话,但让她背着良心说话,她也做不到。

    是故,只能淡淡一笑,回头对身边侍候的管事妈妈,吴妈妈说道:“这外面越发的吵了,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夫人。”

    吴妈妈连忙退了下去。

    不想,才走到门口,便与打了帘子笑吟吟走进来的楼氏撞了个正着。

    “大奶奶,你可回来了,夫人正问起呢,外面这是怎么了?好似越发的吵了。”吴妈妈问道。

    楼氏呵呵笑着,也没答吴妈妈的话,而是径自往里走,待走到魏氏和朱氏跟前,这才站定,笑着禀道:“娘,二婶,是七弟一家人回来了!”

    “什么?”

    魏氏还没出声,朱氏先自站了起来,她哆嗦着嘴唇,看向楼氏,历声问道:“豫哥儿媳妇你说什么?是谁回来了?”

    楼氏被朱氏的行为吓了一跳,脸上的笑容一僵,稍倾,才轻声说道:“二婶,我说……七弟带着他媳妇孩子回来了!”

    朱氏身子一晃,“咚”一声跌坐在椅子里。

    “夫人!”

    朱妈妈吓得连忙上前去扶,待触手摸到朱氏手上一片冰凉,两眼瞪得如铜铃,身子抖得如同筛子一样时,不由便心头一急,回头对芮氏说道:“三奶奶,快,使个人跟三爷和九爷说一声,夫人,她……她发病了。”

    早在朱氏倒下的那一刻,魏氏已经当先一步走了上前,听了朱妈妈的话,连忙对屋里的小丫鬟说道:“快,快去请二老爷过来。”

    小丫鬟才要动身,身后却是响起一句凄历的喊声。

    “站住,不许去!”

    这喊声,如同死了狼崽子的母狼一般,只听得人心头瑟瑟打颤。

    小丫鬟脚下一顿,脸色惨白的站在那,犹豫不决的朝魏氏看去。

    魏氏眼见朱氏虽然脸色难看,但那一嗓子却是喊得中气十足,心下便松了口气,让小人送了茶上来,劝道:“阿媛,你先喂你家夫人喝口水。”

    朱妈妈接了丫鬟递上来的茶,便要去喂朱氏。

    不想朱氏却是抬手一拂,朱妈妈没端稳,茶盏“砰”一声掉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要不是魏氏闪得快,那茶盏就要砸在她身上!

    “二弟妹,你这是……”

    魏氏的话被朱氏一声历喝打断。

    “魏素珍,你故意的是不是?”

    朱氏的那一声喝,响砌屋宇。

    很快,福总管便走了进来,见屋子里乱成一团,朝魏氏的管事妈妈,吴妈妈招了招手,轻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么就吵起来了?”

    吴妈妈皱了眉头,对福总管说道:“七爷回来了,二夫人正拿我们夫人作伐子呢!”

    福总管闻言不由一愣,“七爷回来了?”

    吴妈妈点头,“大奶奶去看了,这回子应该快要到了,怎么,老爷那边没得到消息?”

    福总管说道:“老爷已经使了人去看,这会子,应该回来传消息了。”

    吴妈妈点头,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众人,叹了口气说道:“这府里怕是又要乱起来了!”

    福总管还要回去回话,没敢耽搁,与吴妈妈说了几句后,便转身走了。

    这边厢,魏氏听了朱氏的那一声喝,一个晚上的隐忍终于到顶了。

    怎么说,她也是当婆婆的人了,被个人当着一干晚辈喝斥,她往后还要不要掌这个家了?且依着她对朱氏这一日的观察,这人十几年的乡下生活,没让她修身养性,却是变得越发的不可理喻了!

    她今日若是退让,往后,只怕这府里就再没人敢弹压她了!

    这样一想,魏氏顿时冷了眉眼,直了身子,伸手掸了掸了身上被溅起的茶水,淡淡道:“二弟妹若是病了,就回去好生歇着请医问药,钰哥儿这,回头我再让他带了媳妇孩子来跟你请安!”

    言下之意便是,你虽是嫡母,可现如今这叶府当家作主的人是我!你即然要给我没脸,那也就别怪我打你的脸!

    朱氏从听到楼氏那句“七爷回来了”时,整个人脑子就乱得好似塞了团棉花,别说思考,就连说话都是下意识的行为!

    下意识间就将她对这个府里人的憎恨毫不掩饰的发泄了出来。

    当她对上魏氏清冷寡淡的眉眼时,火烧火燎的心,突的便冷了冷。

    等魏氏把话说完后,她才明白过来,她刚才做了什么!而魏氏又跟她说了什么!

    魏氏要让叶钰那个贱种进来!

    她要跟叶钰那个贱种同居屋檐之下!

    不,不,她死也不要跟这个贱种生活在一栋屋子里。

    “阿媛,阿媛,我们走,我们回去,这里没有我们栖身之地!”朱氏颤了手去扶朱妈妈。

    朱妈妈红了眼眶上前,便要去搀扶朱氏。

    却在这时。

    门外响起一串凌乱的步子声,紧接着便听到下人的回禀。

    “奴婢见过七爷,七奶奶!”

    话声才在耳边落下,便看到一行人匆匆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当先一人,面如贯玉、龙眉细目,鼻似玉柱、口赛丹朱。行动间自有一种温文尔雅名士风流的男子,霍然便是叶府七爷,叶钰!

    叶钰的身后是穿一袭桃红偏襟长褙子,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的七奶奶慕容氏。

    慕容氏的身边则是一年约四、五岁穿一身大红色刻丝十样锦,皮肤白净,眉目精致,漂亮的好似个洋娃娃的小男孩。

    屋里所有人看着这如水墨画中走出来一般的一家三口人,齐齐都怔在了那!

    以至于,叶钰带了幕容氏和孩子就那样走到了朱氏跟前,掀袍跪下,行磕头大礼。

    “儿子见过母亲大人,请母亲大人金安!”

    声音温润中有着淡淡的磁性,只许是因赶睡辛苦,嗓间略哑了哑。

    也就是这一声,使得如同做梦般的朱氏恍然惊醒。

    她怔怔的看着眼前这张无数次让她在梦中都要惊醒的脸,这张脸,这张脸……朱氏抬手猛的狠狠的朝叶钰抓了过去。

    “啊!”

    一声惊叫响起。

    魏氏等人便看到,朱氏的手紧紧的攥住了慕容氏脑后的发髻,慕容氏正痛得精致的脸皱成了一团。

    “阿欢!”

    叶钰惊呼一声,连忙上前抱了慕容氏,一脸惊惧的看着脸色狰狞好似要吃人的朱氏,颤声道:“母亲,母亲您这是干什么?”

    魏氏惊呼着上前去瓣朱氏的手。

    “二弟妹,二弟妹,你快松手!”

    朱氏眼前人影晃动,但她一个也看不清,一个也不想理会,她只知道,她要毁了这张脸,这张让她一辈都在在恶梦中的脸。

    楼氏和古氏早被这番动静吓得忘了动作,两人一怔之后,连忙上前帮忙。

    席氏却是走到被云锦护在一侧的芮氏身边,轻声说道:“三嫂,您找个角落坐着,千万别乱动。”

    芮氏点头。

    很快屋子里响起一声孩子的大哭声。

    “娘,娘,不要打我娘,祖母,不要打我娘啊……”

    慕容氏不顾自己被朱氏攥在手里的头发,回头抱着她的叶钰喊道:“七爷,七爷,天赐,看着天赐!”

    魏氏急忙指着楼氏吩咐道:“快,快把天赐抱开!”

    楼氏上前去抱叶天赐。

    只是叶天赐打小跟着慕容氏身边长大,哪里肯让别人上手!

    死死的扯了芮氏的衣裳,怎么也不肯松手。

    屋子里一瞬间,好似成了行刑的菜市场,不是哭,就是喊,大人小孩,乱同乱成了锅边蚂蚁,顾头不顾屋。

    就在这时,猛的响起了一声喝声。

    “这是干什么?”

    魏氏回头看去,见到是大老爷叶明德一行人急急的从外面走了进来。魏氏扔下朱氏,连忙走上前,对叶明德说道。

    “老爷,您快看看吧,二弟妹她魔障了。”

    叶明德这才看看到屋子里,朱氏正一脸凶恶的扯着慕容氏的头发,那咬牙切齿的样子,就好似恨不得将眼前的人生吞活剥。

    叶明德还没出声。

    一道身影,已经抢在他前面冲了过去。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便听到耳边响起“啪”一声。

    叶明霖甩了朱氏一巴掌后,指着朱氏喝道:“松手,给我松手!”

    “老爷,您……您这么就能……”

    朱妈妈哆嗦着嘴,看着朱氏脸上那被打得通红,瞬间肿起来的脸。

    这一巴掌使得嘈杂的的厅间顿时冷了下来。

    朱氏怔怔的看着犹自气得脸色青白交替的叶明霖,最后目光落在抱着慕容氏神色复杂朝她看来的叶钰脸上。

    她闭了眼,几疑身在梦中,但当她再度睁眼,见眼前还是叶钰那张脸时,她知道这不是梦!

    清醒过来的她,抬手摸了摸火辣辣的脸,然后张嘴,吐出嘴里的才团血水,目光幽幽的盯着叶明霖看。

    叶明霖一巴掌下去后,他自己也怔了怔。

    但当朱氏用那幽深幽深如幽灵一样的眸子看着他时,他心里一惊之后却又是瞬间怒火如炽。他恶狠狠的瞪了朱氏。

    “你发的什么疯?你这是想……”

    叶明霖的话没说完,下一刻,朱氏已经拿起几上的茶盏,狠狠的朝他砸了过去。没有防备的叶明霖被茶盏砸了个正中,额头一热,他起先还以为是热水泼到脸上的缘故,但很快身边便响起吸明德急切的声音。

    “快,快去请大夫。”

    下一瞬,叶明霖眼前一阵金星直冒,他晃了晃,抬手摸了把额头,温热一片,他把手伸到眼前一看,满手的鲜红。

    叶明霖顿时瞪了吃人的目光,看着朱氏。

    “恶妇,我杀了你!”

    他往前一冲,便要挥手去揍朱氏。

    朱氏昂了脖子,也是一副拼命的样子。

    但很快一道人影,拦在了中间。

    叶羽目光淡淡的看向形色狼狈的叶明霖。

    “让人扶了您下去包扎吧,母亲身子不好,请了大夫进来替她看看。”

    “逆子,你……”叶明霖抬手指着叶羽。

    叶羽却是连个眼神都欠奉,转身对压了嗓子轻声啜泣的朱妈妈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扶了夫人下去!”

    “是。”

    朱妈妈连忙招了魏紫进来,两人扶着手脚冰凉,身子轻颤犹如风中落叶的朱氏走了出去。朱氏犹要挣扎,朱妈妈哽了嗓子劝道。

    “夫人,您就消停些吧,有九爷在,他会替您做主的!”

    朱氏这才由着朱妈妈扶了出去。

    屋子里,叶明德使了个眼色给魏氏。

    魏氏又使了眼色给吴妈妈,吴妈妈急忙带着屋里的下人悄然的退了下去。

    叶楠走到芮氏身边,对一直护着芮氏站在角落的席氏点了点头,轻声对芮氏说道:“你先回去歇着吧,这里的事一处理好,我就回来。”

    芮氏点了点头,看了眼剑拔弩张的叶明霖和叶羽略为不放心的说道:“九弟他……”

    叶楠拍了拍芮氏的手,轻声说道:“放心,一切有我。”

    芮氏点头。

    这才由着丫鬟侍候着退了下去。

    这边厢魏氏也让人扶了慕容氏退到一边的内室,将西梢间让给了男人们。

    慕容抱着粉雕玉啄的慕容欢,轻声啜泣着,即便是哭,也哭得别有一番梨花带的娇弱和楚楚可怜,让人看了顿时心生怜惜。

    “大伯母,早知道母亲对我们这般不喜,说什么,我都不会让七爷回来的,原想着,这些年,就算是再深的仇恨……姨娘死了,有道是人死如灯灭……可……”

    魏氏拍了拍边哭,哽了嗓子说话的慕容氏。

    “你别想多了,你母亲是什么脾气,你也不是今天知道。”魏氏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我已经让人去请大夫了,回头让他给看看。大伯母那边还有事处理,你先歇着吧,因为事先没接到消息,你们的院子,也没使人收拾出来,我这就让人去跟你母亲说一声,看看她怎么安排!”

    慕容氏顿时抬头朝哀求的魏氏看去,“大伯母……”

    虽是没有说出口,但魏氏却是自她脸上看出她的意思。

    心里却是讥诮的冷笑一声,慕容氏这是打量别人不知道他们怎么从依兰县回来的!若不是她做下的好事,钰哥儿何至于这么灰头土脸的回到京都?

    魏氏没有理会慕容氏的目光,而是起身带了丫鬟走了出去。

    屋子里静下来,慕容氏的贴身丫鬟落翘紧走几步到门边看了看,眼见屋外没什么人守着,这才几步回到慕容氏身边,压了声音道:“奶奶,奴婢去前面听听消息?”

    慕容氏点了点头。

    落翘便踮着脚退了下去。

    慕容氏怀里的叶天赐抬头看了慕容氏,乌黑的眼眸因为被泪水浸洗过,就好似宝石般晶莹动人,他看着慕容氏,瘪了嘴说道。

    “娘,我们回家去,我不要住在这里,祖母好吓人!”

    “天赐,你记着了,那不是你祖母。”慕容氏抱了叶天赐,轻声说道:“她是害死你祖母的坏人,你嘴里喊着她祖母,但心里得把她当仇人看!”

    叶天赐狐疑的看了慕容氏,“娘,天赐不懂。”

    慕容氏叹了口气,拍了拍叶天赐的背,轻声道:“没关系,你现在不懂,等你大了就懂了。你记着,以后离那个老太婆远一些,她屋里没人陪着你,你千万去不得,更不能随便吃她给你的东西。”

    “为什么?”叶天赐问道:“她是我祖母,我为什么不能吃她给的东西。”

    慕容氏叹了口气,理了理叶天赐略为凌乱的头发,轻声说道:“因为她害死了你祖母,她也会害死你的!”

    叶天赐白净如玉釉的脸上,顿时便生起一抹惶恐之色。

    慕容氏叹了口气,自己跟个孩子说这些干什么!

    当下,便又哄着叶天赐说了些别的话,耳朵却是留心听着外面的动静。

    西梢间里。

    叶钰被人扶了起来,坐在下首的椅子里。

    叶明德和叶明霖分别坐了上首,叶豫三兄弟坐在叶明德的下手处,叶楠三人则坐在叶明霖这边。

    叶明霖端起下人奉上的茶,想了想,手里的茶盏被他狠狠的砸到了地上,“哗啦”一声,四分五裂的声音响起。

    叶羽抬头,目光淡淡的朝叶明霖看去。

    “这个恶妇,我要休妻,我要休了他!”叶明霖怒声道。

    叶明德听到叶明霖的话,顿时便拧了眉头,历声喝道:“你说什么呢?都是做爷爷的人了,还是一副小孩子的脾气,休妻,她七出犯了哪一条,你要休她!”

    “我……”

    叶明霖才要开口,不想另一道声音却是打断了他的话。

    “休妻就算了,和离吧!”叶羽抬头对朝他看来的叶明霖挑了挑眼眸,似笑非笑的道:“想来母亲她肯定会同意的,便是外祖也会同意。必竟,当年外祖父便有这个意思的,是不是?”

    叶明霖一听到叶羽提到朱氏的父亲,朱士平,朱大学士,张了张嘴,半响说不出一句话。

    叶羽将手里的茶盏放到身侧的茶几上,抬头对叶楠说道:“哥,母亲那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叶楠点头,放了手里的茶盏站了起来。

    两人才起身,原本坐在椅子里的叶钰忽的起身走到叶明霖身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钰哥儿,你这是……”叶明霖怔了怔,连忙伸手去扶叶钰。

    “父亲,都是孩儿不争气,惹得父亲母亲不和,您要生气,就打孩儿骂孩儿一顿吧,孩儿只求您千万不要因为孩儿,伤了您和母亲间的情份!”

    背对着叶钰和叶明霖而站的叶楠和叶羽,交换了个眼神,两人齐齐抬脚走了出去。

    留下屋子里,犹自父慈子孝的二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