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 47鲜花?牛粪!

47鲜花?牛粪!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次日,用早膳的时间。

    林小桃看着眼下一片乌青的青果,轻声道:“昨夜没睡好?”

    青果点头。

    呵!

    林小桃轻声一笑,一边喂着怀里的文天赐吃蛋羹,一边促狭的问道:“什么,想得一个晚上都睡不着?”

    青果将拿在手里的雪里蕻馅的包子放嘴里咬,一边心事重重的回道:“想这个社会,永远是赢家通吃,输者一无所有,社会,永远都是只以成败论英雄!”

    林小桃手一抖,蛋羹便喂到文天赐的鼻子里,文天赐原本张着嘴等,谁晓得他娘会往他鼻子里塞,怔了怔后,“哇”一声就哭了起来。

    一边的赵三娘连忙上前抱了文天赐,回头喊了丫鬟打水进来给他洗脸。

    林小桃由得奶娘去管文天赐,她则转身,目光严肃的上下打量着青果,稍倾,摆手,挥退屋里的丫鬟,问道:“出什么事了?”

    青果三口两口干完一个包子,看着林小桃,道:“小姨,你为什么这样问?”

    “我为什么这样问?”林小桃没好气的说道:“你好端端的说什么,只以成败论英雄?”

    青果愣了愣,“我说了吗?我什么时候说了?”

    林小桃抬手便摸向青果的额头,然后又反手摸自己的额头,见青果没有发热,不是说糊话后,她一把扯了青果走到一边的会客室,把她按坐在自己身边。

    “说吧,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啊!”青果眨了眼,“吃了碗云吞,看了场烟花,然后就回来了啊!”

    “就这样?”

    “就这样!”青果重重点头。

    林小桃狐疑的道:“没见着九爷?”

    “见到了啊!”

    “那是九爷跟你说什么了?”

    青果摇头。

    林小桃还待再问,花厅外响起庄婶的声音。

    “姑娘,马车都准备好了,您什么时候出发?”

    “噢,我马上就来。”

    青果说着便起身往外走。

    林小桃紧跟着站了起来,跟在她身边往外走,“你这又是要去哪?”

    青果转身,看了一脸着急的林小桃,笑着说道:“小姨,我不是跟你说,我想在京都开家食为天的分号吗?不出去看看,怎么知道这店能不能开,开哪里好呢!”

    “那你等你小姨夫休沐的时候,让他带了你出去逛啊!”

    青果摆手。

    文晋昭一个月就休那么三、五天的,还得应酬朋友,哪里有时间陪她逛!

    林小桃还要再说,被赵三娘抱到一边去的文天赐见到她,双手张开,大声的喊着“娘、娘抱……”

    青果呵呵笑了上前,抬手捏了文天赐肉嘟嘟的脸,说道:“小表弟,你乖乖的啊,姐姐买糖回来给你吃!”

    “糖,糖……要吃糖。”

    文天赐一听到有糖吃,当即便拍了手,朝青果扑去。

    “(天赐)天赐少爷!”

    两声高低不一的声音同时响起。

    幸好青果虽然年纪少,手上的劲不小,文天赐一扑过来,她便伸了双手指把人给接住了。但,照样,她也吓得不轻。

    只有文天赐觉得很好玩,“咯咯”笑出声,又是拍手又是踢脚的,嚷嚷着“还要玩,还要玩!”

    “还玩!”青果抬手拍了记文天赐肉乎乎的小屁股,又是后怕又是好笑的说道:“魂都快被你吓掉了,你还想玩!”

    说着,将文天赐交给了脸色惨白的赵三奶,不忘叮嘱道:“他现在什么都不懂,你得看仔细点。”

    “是,奴婢记住了。”

    赵三娘抱了文天赐,脸色好半响没恢复回过来。

    一侧的林小桃吓得好半响连话都说不利索,手紧紧的攥着胸口,又是怕,又是气的看着窝在赵三娘怀里正冲着她“娘,娘”叫着的文天赐。

    这个祖宗,真真是眼睛片刻也不敢离了他!

    林小桃深吸了口气,等脚下有了点力气了,她才走过去,伸手抱了文天赐,斥责道:“娘跟你说很多次了,不可以这样扑的,万一姐姐没接住,你就要摔破头了,知不知道?”

    文天赐瞪着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看着林小桃,胖乎乎的小手,一把朝她耳朵上的红宝石耳坠抓去。

    “夫人当心!”

    赵三娘连忙探手抓住了文天赐的手。

    青果眼见得林小桃的心思转移到了文天赐身上,她跟林小桃招呼了一声,便带着庄婶往大门外走去。

    “果儿,别在外面逛得太晚了,记得早点回来。”

    身后响起林小桃的声音。

    “知道了,小姨,你放心吧。”

    青果一边应着,一边脚下步子不停,生怕林小桃又赶了上来,问些她不想回答的问题。

    才出了垂花门,便看到凤梨站在大门外朝里张望着,见着青果连连招手,“姑娘,这里,快些。”

    青果还没吱声,庄婶已经抬头一个狠历的目光朝凤梨看去。

    前一刻还跟只猴似的凤梨立刻乖了!

    马车慢悠悠的离了柿子胡同,往建在东市昭国坊的东平候府去。

    西市到东市原就是一短不小的距离,再到昭国坊,足足行了约有小半个时辰。

    虽说昨夜三人才走了一遍,但因着夜里赶路,四周的景致看的并不分明。今天是白日里,天气又好,凤梨干脆就把脑袋伸到了窗子外,一路看着热闹,看到高兴处,还要回头扯了青果一起看。

    庄婶却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脸上一下子绽起喜悦,一下子又是愁眉深锁。

    青果看在眼里,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的拍了拍庄婶的手。

    马车行了约有小半个时辰,庄婶一路上都没说什么话,便是连兴致最高的凤梨,最后也感觉到了她身上悲伤的情绪,而变得安静下来。

    “姑娘,那里有座庙。”

    凤梨突然说道。

    青果笑了笑,顺着凤梨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果然便看到了座尖尖的宝塔凌驾于所有的建筑之上,隐约的有梵音轻唱之声响起。

    “是慈恩寺。”庄婶靠在马车壁上,轻声说道:“离东平候府就隔了几条街,姑娘小时候,常跟了太夫人去寺里上香。”

    她嘴里的姑娘定然不是青果,而是东平候府的那位旁枝的小姐!

    “那我们这就是快到了?”青果问道。

    庄婶点头,“再有个小半柱香的功夫,应该就到了。”

    从前的东平候府是什么样的,青果不知道。但她想,此刻的东平候府很适用一句话“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怎么会就成了这样!”

    庄婶捂着嘴虽是极力刻制着悲戚的情绪,但还是不时的有呜咽声传出。

    曾经气宇轩昂,富丽堂皇的东平候府,此刻哪里还有旧时的半点荣华,眼前的断壁残垣,荒凉满目,看这光景似乎曾经被人纵火烧过。

    青果上前拍了拍了庄婶的手,“婶,别难过,我们找个人问问吧。”

    话落对凤梨使了个眼色。

    凤梨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站在大门口,目光四处看了看,然后便走向临着东平候府左边的一家人家走去。

    “婶,要进去看看吗?”青果扶了庄婶的手。

    庄婶点了点头。

    青果叹了口气,上前扶了庄婶的手,往里走。

    原以为庄婶会沿着整个东平候府逛一圈,不想,庄婶却是绕过了那些大道长廊,只接去了候府深处的一处不起眼的小园子。

    青果想了想,便了然,这应该是那位昔日的小姐的屋子!

    “那时候小姐还小,因为只是旁系,且又是跟着寡母来投靠的,并不得候夫人的欢喜。夫人也一直叮嘱小姐,除了晨昏定省,寻常不要到候夫人跟前露脸。可怜的小姐,从小到大就在生活在这样一个小园子里……”

    青果抬头打量着这个四间格局的小院子,站在小院里,抬头便是被切得四四方方的天,很难想像,一个小姑娘日复一日的便是在这样环境中长大。

    “候爷出事的时候,夫人打算送小姐去舅老爷家,可是小姐拿着把剪子抵着喉咙,说什么也不肯离开夫人,便是死,也要跟夫人死在一起……”

    青果长长的叹了口气,上前扶了庄婶,“婶,我们出去吧。”

    庄婶摇头,推了青果的手,步子沉重的走到东厢房的方向推开那扇尘封已久的门,一脚轻一脚重的走了进去。

    青果无奈,只得跟在她后面,也进了屋子。

    屋子被隔断成三间,里的布置很简单,正当中是一方用来待客的宴客室,一张圆木桌并几把椅子,角落处摆放着几个花盆,花盆或是碎裂一地又或是倒翻在地,可见当时的凌乱。

    都说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想这小姐虽寄身在东平候府,但平时也不过是粗茶淡饭聊胜流离失所饥不饱腹,并不曾享受到东平候府的荣华富贵锦衣玉食,可一旦东平候府出事,她却是跟那些嫡系的小姐享受同样的牢狱之灾!

    青果正感伤不已时,耳边却忽的响起庄婶的一声惊呼。

    “婶!”

    青果当下连犹豫都不曾犹豫,一把掀了左手边的烂布帘,冲了进去。

    “婶,你……”

    青果的声音在对上屋里庄婶抬头朝她看来的脸时,噎在了那。

    庄婶站在屋里一处落满灰尘的妆台边,手里紧紧的攥着一个平安扣,满脸泪水,正又惊又喜的看着她。

    “姑娘,我家小姐……”

    “嘘!”青果连忙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几步赶上前,握住庄婶颤抖的不如筛子的身子,轻声说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回家再说。”

    庄婶连连点头。

    青果帮着庄婶把那枚翠绿色的平安扣收好,扶了庄婶往外走。

    走到门口时,同从外面进来的凤梨撞了个正着。

    “姑娘,奴婢都打听清楚了……”

    凤梨的话,被青果打断,“有什么话,我们回家再说吧。”

    话落,又让凤梨去外面安排好马车,这才扶了庄婶往外走。

    上了马车,青果眼见得庄婶脸色一会儿惨白如纸,一会儿又艳红如血,知道她这是心绪激动的缘故,便轻声安抚道:“婶,你别想太多,小姐没死,便是万幸。”

    庄婶点头,眼里的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青果叹了口气,拿了帕子替庄婶擦拭。

    凤梨几番张嘴俗言,但当看到青果一副不欲多说的样子后,最终抿了嘴,乖乖的缩坐在角落里。

    一时间,马车里只偶尔响起庄婶轻声的啜泣声,便再没别的声音。

    青果劝了几句,眼见劝不进去,便也不再劝了,想着也许让庄婶把心里的情绪发泄出来,反而对她有利。于是,便歪靠在马车里,闭起了眼睛养神。

    只眼一闭,她却不知不觉的便睡着了,要不是身下的马车猛的一停,她身子重重的往前撞去,幸而庄婶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她,不然,这一下,她妥妥的跌出马车外。饶是如此,她的额头还是重重的撞在车椽上,瞬间肿起一个大包。

    凤梨则更惨,只接就滚出了马车,摔在了地上,要不是车夫适时的勒住缰绳,喝停了驾车的马,车轮就要从她身上轧过去。

    “这是怎么回事!”庄婶一边心疼的看着青果额头肿起的大包,一边回头撩了车帘子对驾车的车夫喝斥道:“你怎么赶车的,这幸而摔下去的是凤梨,不是姑娘。若是摔着的是姑娘,你怎么向文老爷交待!”

    车夫一脸委屈的看着脸色铁青的庄婶,涨红了脸,急声道:“妈妈,不是小的,是有个孩子突然就冲马车跑了过来。”

    青果原本是打算看看凤梨的,脑袋一探出来,便看到一个孩子正浑身颤抖的缩在马车边的一个妇人怀里,那个妇人紧紧的抱着怀中双目紧闭的孩子,又是惊又是怒的朝她看来。

    “姑娘,您没事吧?”凤梨揉着发涨的脑袋爬了起来,也不管自己一身的灰土,便要上马车,只是等她抬头看到青果肿起的额头时,顿时惊声喊道:“姑娘,你受伤了!”

    青果听着凤梨那一声尖叫,只觉得额头上那肿起的地方,越发的痛了。

    而就这一小会儿的功夫,原本足可容纳两车并行的街道便被看热闹的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

    抱着小孩的妇人突的便发出一声凄历的哭喊,“救命啊,杀人了!”

    呃!

    青果怔怔的看着一瞬间软倒在马车边的妇人,脑子里第一时间想到了一个词,“碰瓷!”

    这要真是纯心来碰瓷的,青果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这年头,别说没什么足证清白的行车记录仪,就连主持公道的交警叔叔都没!万一这妇人是个心狠的,提前把这孩子的胳膊腿的给搞断了,她怕是告到天边都没用!

    是破财消灾,还是……青果一时间便怔在了那!

    到不是她不舍得银子,而是她怕这妇人就此讹上了她!到时再招个三大姑六大舅的出来,那她岂不是就要从地主一朝回到解放前?

    “姑娘,您坐回马车里,老奴下去看看。”耳边响起庄婶的声音。

    青果想了想,觉得眼下确实也不是她出面的时候,想来,在京都生活多年的庄婶更有处理能力!当下,便依了庄婶的话,退回了马车内。

    庄婶却是没有去看那妇人,而是转身对凤梨说道:“凤梨,你怎么样?没事吧!”

    凤梨正想说没事,但在看到庄婶使来的眼色后,连忙扶了脑袋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说道:“婶,我头晕的历害!”

    “可别是摔伤了脑袋,快,快去马车里躺躺。”庄婶说着,便扶了凤梨上马车。

    整个过程中,竟是看也不看马车下的妇人一眼。

    那妇人抱着个孩子正哭得不行,却见自始自终都没人来搭理她,哭声一顿,一脸不解的朝庄婶看去。

    “姑娘和凤梨都受了伤,你把马车赶去街角,再去打听下,看附近哪里有医馆,请个大夫来看看,再拖人给大人去个信,让大人来一趟。”庄婶对车夫说道。

    “是。”

    车夫牵了马车便要走,不想那抱着孩子的妇人忽的便尖声喊了起来,“不许走,你们不许走,你们撞坏了我的孩子,怎么能就这样走!”

    话落,抱着孩子便坐到了马车前,大有,想走,就从我身上辗过去的意思!

    马车里的青果扶了额头,你妹啊,真的遇上碰瓷的了!

    “我们撞了你的孩子?”庄婶一脸奇怪的看了那妇人,“你凭什么说我们撞了你的孩子?要真撞着了,他刚才还能跑,还能跳?”

    妇人脸上一红,将怀里的孩子往庄婶跟前一送,大声道:“你看看,你看看,是不是你们撞着了。”

    庄婶正要伸手去接孩子,不想妇人却是手一缩,又将孩子搂了回来,然后便哭天抢地的撒起泼来。

    “青天大老爷啊,这是不让人活了啊,把我孩子撞成这样,就想一走了之……”

    人群里便有人议论了起来。

    “撞了人就想走!没那么容易,去,到顺天府告她去!”

    “这也太缺德了,撞着人了,不说请个大夫给看看,竟是连面也不露一下,这是谁家的小姐,这样心狠手辣的!”

    有人起头,便有人跟着起哄。

    不多时,便是一阵讨伐之声,似乎青果便是那个十恶不赦杀人如麻的大恶人!

    庄婶心知,这是遇上碰瓷了,往常也不是没遇上这事,但那时只要报出东平候府的名头,这些人便会自动退去。

    可如今……

    就在庄婶犹豫不决的时候,青果撩了帘子对庄婶说道:“婶,你去问那妇人,是我们带着她给孩子看大夫,还是我们给了她银子便可。”

    “是,姑娘。”

    庄婶便走到妇人身边,冷声道:“我们家姑娘问你,是我们带了你孩子去看大夫,还是拿了银子给你便成?”

    妇人眼珠子一转,对庄婶高声道:“撞了人,连个面都不露,是什么道理?有银子就了不起吗?”

    庄婶挑眉,目光锐利的瞪着妇人。

    这要是讹银子的,应该拿了银子便走才是,怎么这人却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

    人群里再次响起一片喧哗声。

    庄婶有心想疾言历色给妇人一点颜色看看,但又担心闹起来,让青果失了名声,一时间竟是急得满头大汗,也拿不出个主意来!

    “婶!”

    青果撩了帘子从车里走了出来,对庄婶说道:“我看凤梨竟是不大好了,你也别耽搁了,先让车夫就近找个大夫来看看,然后再托人给家里报个信。既然她一不肯给孩子看大夫,二不肯拿银子,那就让人去顺天府跑一趟吧,撞没撞,孩子有事没事,让衙门里来断个是非对错!”

    闹上衙门,这……庄婶犹豫的看向青果。

    青果却是淡淡的看了庄婶说道:“婶还不快去,凤梨虽说是个丫鬟,可总是一条人命,真要死了,怎么跟她爹娘交待!”

    抱着孩子的妇人,一听这是要闹出人命,身子先就抖了抖,再听青果说要报上衙门,越发吓得脸色白了白。便是她怀里紧闭着眼的孩子,这个时候眼睛皮也不停的抖动着。

    庄婶当即便对车夫说道:“快,快去附近看看哪里有医馆。”又对围着看热闹的人说道:“还劳烦诸位谁帮着去趟西市永平坊的柿子胡同文大人府上报个信,请家里来个人,再劳烦哪位跑趟顺天府,请了衙役来一趟!”

    京都龙蛇浑杂。

    这种碰瓷的事隔几天便会上演一场,大家围着看原本就是看个热闹,这会子一听说这家的小姐要闹上官府越发看戏不怕台高。人群里响起了好几声,“我去,我去你们府上报信”“我去顺天府帮你们请衙役”。

    庄婶便点头道:“好,也不叫你们白跑一趟,我这里有点碎银子,权当是你们的跑腿费吧。”

    说着便自袖笼里拿了两锭碎银子出来,一人一手的递了过去。

    “报什么官啊,有这银子,还不如给这妇人几两银子先救了孩子命再说!”

    人群里有人大声喊了起来,然后便将那两个报信的人给围了起来,不让人走出去。

    地上坐着的妇人,抱着孩子便越发的哭得凄历了。

    青果冷冷一笑,走到妇人跟前,淡淡道:“我先前问过你,是我带你的孩子去看大夫还是给了你银子你自己去看,你不说,现在,我再给你一个机会,你想清楚了再说。”

    妇人抬头看向青果。

    十二、三岁的姑娘,眉眼间还是一派稚嫩,可神色间却有着一股与年龄不相符合的凌历!

    妇人抬头,颤颤瑟瑟的说道:“给,给我银子,我自己带了孩子去看。”

    青果点头,“你想要多少?”

    “十……十两银子!”

    十两银子!

    还真是敢开口啊!

    庄婶便要出声,青果却是在她之前开口道:“一两银子,要,就拿去,不要,我们衙门里见,我家丫鬟现在正人事不省的躺着,有个三长两短的,她爹娘老子找上的总是你!”

    妇人做这行多年,怎样也不想到会遇上青果这样一个横的!

    她是亲眼看到那丫鬟摔下马车的,要真是……妇人一咬牙,对青果说道:“一两,就一两!”

    青果示意庄婶给妇人银子,她则打算转身上马车。

    却在这时,耳边响起一道疑惑的声音。

    “这是出什么事了?”

    青果顺了声音看去,便看到一年三旬左右的妇人,妇人生得白净,穿一身驼底团花杭绸褙子,发髻梳得一丝不苟,插着一枚赤金的小凤钗,一看便是官宦人家的管事婆子。

    庄婶拿了一两银子扔给地上的妇人,正往回走,见着问话的妇人,便笑了上前说道:“没什么事,这妇人孩子不看好,让孩子在街上乱跑,惊着我家的马,伤了我家姑娘和丫鬟,反赖着是我们家马车撞了她!”

    “有这种事!”妇人当即拧了眉头,一脸不悦的说道:“这样的刁民,就该拿了送顺天府打了五十大板,再赶了出来,看她往后还敢做这讹人银钱的事!”

    庄婶一听妇人的语气,便知道,这妇人怕是身后的主家地位不轻,越发笑得殷切的说道:“哎,我也是这个意思,只是我家姑娘心善,说是要不是没活路了,想来也不至于拿个孩子来谋生!算了,权当是积德行善吧!”

    围着看热闹的人,顿时便星星眼。

    你家姑娘明明咄咄逼人好不好?哪有你说的那样柔柔弱弱,颇有恻隐之心的!

    只是这话,众人却是不会说的。

    妇人抱着孩子一溜烟的走了,人群便也散了。

    庄婶正要辞了妇人回马车,妇人也打算回去复命,临去之前状试不经意的问道:“你家姑娘是哪家大人府上的?”

    庄婶想着这妇人主家的身份,不好得罪,便轻声说道:“我家姑娘是翰林院文大人的外甥女。”

    妇人点了点头,一脸和气的说了句,“到真是个温良恭俭,淑质贞亮的好姑娘。”

    庄婶笑了笑。

    上了马车,见凤梨正对着青果额头肿起的大包吹气,一脸自责的说道:“都是老奴连累了姑娘,要不是老奴……”

    “婶,你胡说什么。”青果翻身坐了起来,对一脸自责的庄婶说道:“天有不测风云,这有心算无心的事,哪里就跟你扯上关系了。怪别多想了,让车夫早些回家吧。”

    庄婶点了点头,让车夫赶了马车走。

    “凤梨,你怎么样?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待马车启动,庄婶又对凤梨问道。

    凤梨嘿嘿笑了道:“没事,我摔下马车就抱着头,没伤着。”

    “也别大意,回家还是让大夫给看看。”青果说道。

    那一摔,她还真怕把个凤梨给摔成了脑震荡!

    青果便想起那个遇上的妇人,对庄婶说道:“看样子,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不知道是哪家大人府上的!”

    庄婶摇头。

    京都城扔块砖头都能砸死个五品的官,勋贵随处可见,青果想着她们没失礼,没得罪人就行了,便也不再花心事去啄磨那个妇人!

    等回了文府。

    林小桃听下人说了路上的事,连忙抱着天赐赶了过来,见着青果额头上的那个大包后,心疼的眼睛都红了。

    “怎么就摔得这样历害?”

    青果已经让大夫看过,这会子正由着庄婶上药,听了林小桃的话,便笑了道:“运气不好嘛!你看,凤梨从车上摔下去都没事,偏我还撞这么大个包!”

    林小桃却是后悔的说道:“早知道就多派几个人跟着。”然后一迭声的对身后丫鬟说道:“去,去把我屋里那瓶子玉清露拿来。”

    等丫鬟下去了,她又对青果说道:“那瓶玉清露还是傅夫人送我的,消炎消肿的什么的最好,你回头让凤梨给你一日三次的擦着,过几天这肿块就能消了。”

    “那我先谢谢小姨了!”

    被越三娘抱在怀里的文天赐,好奇的看着青果额头上的青肿,便扑着要青果抱。

    “抱,姐姐抱!”

    林小桃才要阻止,青果却是已经伸手去接了文天赐,“臭小子,姐姐现在是伤员,伤员,你都不放过!”

    谁想她话声还没落,被她抱在怀里的文天赐,张嘴就对着她额头上的肿包咬了下去。

    “啊呀!”

    青果一声惊呼,到不是怕文天赐咬痛了她,而是怕文天赐把肿包上的药给吃到了!连忙撇了头,将文天赐往林小桃怀里塞。

    谁想文天赐就跟她额头上的包给干上了!一双肉乎乎的小胖手张牙舞爪的便摸了上去。把个青果顿时痛得眼泪横流。

    林小桃抱了文天赐便起身退开三步。

    文天赐一见抓不到青果额头上的包了,“哇”一声便哭了出来,边哭边喊着“果果,吃果果,天赐要吃果果!”

    呃!

    青果很是无语的看着口口声声说要吃果果的文天赐。

    “天赐啊,姐姐头上的是肉肉,不是果果!”

    “肉肉,天赐要吃肉肉!”

    青果砌底无语了。

    林小桃又是好笑又是好气的拍了记怀里闹腾着的文天赐,“你个吃货,怎么什么都要吃?你姐姐额头伤着了,那是包,不是吃的!”

    “呜呜……天赐要吃包包……”

    林小桃被这个吃货儿子也给闹得无语了。

    好在青果这也看过了,没什么事,她叮嘱了几句青果,便抱着林天赐去后花园里哄!

    屋子里静了下来。

    青果想起之前庄婶在东平候府找到的那个平安扣,对一边的凤梨说道:“庄婶呢?”

    “婶说去厨房给姑娘煮个鸡蛋,这样日夜滚着,能快点消肿。”凤梨说道。

    几乎是凤梨的话声才落下,庄婶便端着托盘从外面走了进来。

    热乎乎的鸡蛋,从肿起的地方滑过,那种又痛又痒的感觉说不出的难受!

    看着差不多了,庄婶才歇了手,又说晚上再滚一遍,青果原想拒绝,这肿吧,过几天不就消掉了!但对上庄婶自责内疚的目光后,青果点了点头。

    “婶,你坐下,我们先让凤梨把打听来的事说一说。”青果招呼庄婶。

    庄婶点头,目光殷殷的看着凤梨。

    “姑娘,奴婢打听了好几户人家,说是这东平候府自从抄家问斩流放以后,便没人再住进来,不过好像说是三年前还是四年前,这院子里闹过一阵的鬼,一时间便更是没人赶接近了!”

    “鬼火?”

    青果错愕的看着凤梨。

    凤梨点头,“是从左边的一户人家打听来的,那家的婆子说是那年夏天,她吃坏了肚子,起来拉稀,然后就听到这边屋里有哭声,她吓得不行,原还以为是谢家有人偷偷摸摸来祭奠,她搬个梯子爬到墙头看,只看到隐隐绰绰的火光,却是没看到人,自那以后,闹鬼的事就传出去了!”

    呃!

    青果与庄婶交换了一个眼神。

    庄婶自胸口摸出她从东平候府找到的那枚平安扣,递到青果跟前。

    玉是上好的玉,玉白之间有一抹晶莹的翠绿藏在内里,用一根失去原本鲜色的红绳系着。

    “婶,这个你是在哪找到的?”青果问道。

    “在小姐从前的妆匣子里找到的,小姐的妆匣子有个隔层,轻易不被人发现,老奴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想打开看看,不想一打开就看到了它!”

    青果点头,犹豫的问道:“婶,那会不会是出事的时候,你家小姐来不及戴上?”

    “不会,这平安扣是小姐满月时老爷亲自替她戴上的,十几年小姐从不离身!”庄婶说道,“就是当年抄家的时候,小姐也是将她藏在袜子里才躲过,之后是老奴亲手替她重新戴在脖子上的!”

    青果不由便笑了说道:“那这样说来,谢小姐她肯定还活着,而且就在京都城内!”

    庄婶不解的看向青果。

    青果笑了说道:“谢小姐把这个平安扣放在那个没几个人知道的妆匣子里,就是想知道,在这个世上,她还有没有别的亲人,如果有,而那个人想要找到她,一定会回东平候府,说不定就会去翻那个妆匣。”

    庄婶听得目光大喜,但下一瞬,却是黯了眉眼说道:“可是京都这样大,到哪去找她啊!”

    “那就从三、四前的那场闹鬼事件查起吧!”青果说道:“我想,那时候肯定是谢小姐摸黑回了东平候府,这个平安扣也就是那个时候她悄然放下的。”

    “我可怜的小姐……”

    庄婶捂着嘴,发出一串压抑的哭声。

    “婶,你别难过。如果我猜的没错,你家小姐肯定有一番大造化!”

    庄婶不解的看了青果,“姑娘,您这话是从何说起?”

    “能深夜出入东平候府,却不为外人知道,可不是你家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姐就能做到的!”青果笑了说道。

    “啊!”

    庄婶顿时怔在了那,一颗心就好似冰水里滚过又热火上烤一样,不是滋味,她家小姐到底遇上了什么人?

    见庄婶眉头皱得能夹死只蚊子,又是急又是怕的,青果抬手拍了庄婶的手,安慰道:“别担心,我猜谢小姐应该遇到一个好人。”

    “你想,如果那个人对谢小姐是别有用心的,怎么会陪着她回京都,回东平候府还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留下这样一个东西!”

    理是这个理,可是庄婶却仍旧难掩担心。

    青果劝了几句,见庄婶虽嘴里应着,但神色却是全然不是那么回事,又想着她这一日里大悲大喜的,不如让她自己一个人安静的想想。

    便对庄婶说道:“我这也累了,想睡一会儿,婶你也下去歇着吧。”

    庄婶便起身告退。

    青果歪在榻上,脑子里却想着东平候府的事。

    东平候府是因为当日太子谋逆之事被抄家问斩流放的,皇帝御笔钦定的罪,收留谢小姐那可是视同谋逆的大罪!

    那个救了谢小姐,还带着她回东平候府的人会是谁呢?

    想着,想着,自己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

    睡梦中,感觉额头上湿湿凉凉的,好像有羽毛一样的东西滑过,舒服的让她整个人都轻了几斤!

    青果翻了个身,却突然间感觉鼻腔有股幽幽的冷香,她懵懵懂懂的睁开眼,便对上一对漆黑好似倾倒尽满天星光的眸子。

    眨了眨眼,青果以为这是个梦,便重新闭上眼睛,但随着她眼睛闭上,她感觉似乎有股温热的气息吹在她脸上,她下意识的再睁开眼,等看清头顶那张含笑如天人之姿的脸时,青果倒吸一口冷气,霍然翻身坐起。

    “九爷,您……您怎么来了?”

    叶羽见她起得匆忙,生怕她一不小心再次伤了额头,连忙双手一伸,将青果按在了床上。

    “我听说你受伤了,过来看看。”

    青果躺在床上,看着头顶那张满是怜惜正柔情蜜意盯着她额头打量的脸,很是羞涩的撇了脸,轻声说道:“很难看的,您别盯着看了!”

    “难看吗?”叶羽轻声一笑,又往下伏了几分,薄唇对着她额头的伤处轻轻吹了吹后,说道:“是挺难看的,不像只小狐狸,到像是只独角兽了!”

    呃!

    青果很是无语,心道:爷,你看长得像我这么娇媚美丽的独角兽不?

    “嗯,我带了瓶药来,你回头让丫鬟给你仔细的擦擦,别留疤了,虽然说我不介意,可本就鲜花插在了牛粪上,这牛粪要是连个新鲜味都没了,那也太不起对鲜花了是不是?”

    鲜花?牛粪!

    青果抬头,“九爷,谁是鲜花,谁是牛粪?”

    “你说呢?”

    叶羽笑盈盈的看着一脸恼色的青果,见她微微嘟起的唇,如新剥石榴般,研丽欲滴,想也没想便低头给含在了嘴里。

    唇齿相触的刹那,青果好似被雷劈了一样,半响动弹不了,等感觉到叶羽正用舌撬开她的唇,在她嘴里肆意扫荡时,她整个人更是软得如一滩水一样。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到耳边响起,叶羽略带喘息而磁性暗哑的话语时,青果迷乱的心,才缓缓安定下来。

    “小狐狸,怎么就傻掉了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