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 > 64用尽一切来爱我

64用尽一切来爱我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昭寺离京都约有二十余里,寺内古树参天,佛塔林立。巍峨的殿宇依山而建,布局巧妙,错落有致,最为壮观的则是寺门前那一棵数百年的香樟树。香樟树枝繁叶茂,树身分岔而长的分枝有成人腰身那么粗壮,遮云弊日的,任谁看了都会忍不住的叹为观止!

    青果一行人到得的时候,早有小沙弥等在了寺门前,见了青果等人,小沙弥跑了上前,“是罗施主吗?”

    “是的。”青果笑着对小沙弥说道。

    小沙弥对着青果一笑,露出两个空空的门牙,对青果双手合什,行了个佛礼,“罗施主请跟小僧来。”

    庄婶上前扶了青果,神色间难掩激动,似是也知道自已失态,庄婶一路都是低眉垂眼,只管盯着脚下的路走。

    同许多的寺院不同,天昭寺寺门到大殿的距离并不远,一刻钟的功夫,青果便站在了大雄宝殿。

    “罗施主先上柱香吧!”小沙弥对青果说道。

    “好,有劳小师傅。”

    小沙弥羞涩一笑,然后去香案边抽三枝香,在释迦牟尼像前的香炉点燃之后,交到青果手里。

    青果对小沙弥笑了笑,接过香,跪在了圃团上,轻声祷告了几句,然后拜了几拜,直身将香插在香炉里。

    一切弄妥以后,青果也不催小沙弥,便起身将大雄宝殿里的佛像都逐一拜了过去,一轮下来,她正欲抬了脚去后方的殿宇时,却见一年纪略长的僧人走了过来。

    小沙弥见了那僧人,连忙上前,“师兄,罗施主把这里的菩萨都拜了一遍。”

    年纪略长的僧从对小沙弥笑了笑,点头道:“嗯,我知道了,师父让我请了罗施主去后院听禅,你去把山门前的落叶扫一扫吧。”

    “是,师兄。”

    小沙弥转身走了出去,不多时抗了把比他还高的竹扫把朝山门走去。

    青果看着半响没回过神来,这小和尚也忒乖了吧?!

    “罗施主,请随贫僧来。”

    青果敛了心思,连忙跟在那年纪渐长的僧人身后,朝着左侧的一处月洞门走去。

    门外是一条向山上去的小径,远远的能看到一个八角亭。八角亭隐于花树间,隐约似有话语声响起。

    走在青果身侧的庄婶不由得便抢前了一步。

    “婶!”

    庄婶步子一顿,一脸讪然的朝青果看来。

    青果笑了笑,轻声说道:“慢点,别惊扰了贵人。”

    庄婶点了点头,慢下了步子,按奈下心头的急切,垂眸走在了青果身侧。

    离亭子约有一丈的距离,僧人停了下来。

    亭子里立刻走出一名年约三旬,面相端庄衣饰华丽略带威势的中年女子走了出来。

    “夫人,罗施主到了。”

    中年女子点了点头,淡淡道:“你下去吧,记得,不要闲杂人等靠近,惊扰了贵人,不是你等担当的起的。”

    “是,夫人。”

    僧人低眉垂眼,转身退了下去。

    中年女子上前,站在青果身前,细长的眸子上下打量了一番青果等人,最后目光停在了庄婶脸上,点了点头,说道:“罗姑娘,请随奴婢来。”

    “有劳姑姑。”青果屈膝一福。

    中年女子听了青果的称呼,眉梢几不可见的扬了扬,忖道:真是个伶俐的姑娘!

    亭子叫清风亭,许是取“清风亮节”之意。亭子北面高挑的两条飞檐上各有一条鲤鱼,面对面,尾巴翘得高高的;南边的两条飞檐上则是两只麒麟兽,它们虽然都是石刻的,却栩栩如生。在屋檐下的四个角上,各有一只银铃,一阵风拂过,铃销就会“的铃”“的铃”地响起来,为这静谥的山间寺林平添几许欢乐!

    青果跟在中年女子身后,一路低眉垂眼,走至亭檐下,鼻端闻到一股淡淡的清幽幽的桂花香,眼角便觑到一角蜜合色大朵簇锦团花芍药纹锦长裙,青果才要行礼,耳边却是响起一声轻呼。

    “奶娘!”

    下一刻,便看到那抹蜜合色的裙角如绽起的花朵般,自身边掠过,青果连忙侧身让了,但与此同时,几道急急的声音亦同时响起。

    “娘娘,娘娘您慢些,仔细您肚子里的小皇子!”

    青果霍然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秀雅绝俗的脸,因为身孕的缘故,原本的轻灵之气被一种珠圆玉润的优雅替代,即便是她只是往那一站,整个人也给人一种气若幽兰,说不尽的温柔可人的感觉。

    庄婶已经哭倒在谢静辰脚下,“小姐,奴婢总算是找到您了,奴婢再也不会没脸去见夫人了。”

    “奶娘,奶娘……”谢静辰同样哭得泪花带雨,“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娘娘,这亭子外风大,有什么话,到里面去说吧。”中年女子劝说着谢静辰,又对几个簇拥着谢静辰的小宫人喝道:“都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扶了娘娘和庄夫人进去说话。”

    小宫女立刻便慌手乱脚上前,扶谢静辰的,扶庄婶的,有机灵的,对一侧站着的青果也客气的说了句“姑娘,快到亭子里来吧。”

    等进了亭子,几人分主次坐下。

    庄婶和谢静辰经过最初的激动,这会子也已经略略平静下来。

    谢静辰抬头朝青果看来,轻声问道:“这就是救了你的罗青果,罗姑娘吧?”

    青果起身,“民女见过娘娘金安。”

    谢静辰被泪水洗过的眸子,真诚的看着青果,“罗姑娘,你不必这般客气,是我要谢谢你才是,谢谢你救了我奶娘。”

    “娘娘,言重了,只不过是举手之劳,不值当娘娘如此挂怀。”青果连忙说道。

    举手之劳吗?

    那可是抄家灭门的大祸!

    谢静辰对青果笑了笑,轻声说道:“罗姑娘,你的这份情,我记下了。”

    青果还待再婉拒,但谢静辰已经示意她坐下,转身去与庄婶说话。

    “小姐,您……您怎么会进宫的?”庄婶犹疑的看着谢静辰,“还有……皇上他……他知不知道您的身份?”

    谢静辰拍了拍庄婶的手,轻声道:“奶娘,说来话长。”谢静辰叹了口气,轻声说道:“当初你引开山匪,谁想我却还是没有逃脱,就在我打算一死保全清白时,谁想却遇上了五姨娘。”

    “五姨娘?”

    “是的。”谢静辰笑了说道:“就是我现在这个身份的亲人,她当时刚刚丧女,出来散心,谁晓得阴差阳错就救了我,然后便将我认作了女儿。”

    这些便是青果其实也不是很了解,此刻听谢静辰说起,便垂了脑袋有一耳朵没一耳朵的听起来。

    “谁想那年冬天姨娘受寒竟是一病不起,最后撒手人寰,父亲正巧又要回京述职,便带了我一同回京,我当时害怕的不得了,生怕被人认出来,替父亲引来杀身之祸。”

    “回到京城,我轻易不敢出门,母亲膝下无女,见我郁郁寡欢,恰逢宫宴,便想着带我见下世面,阴差阳错的便进了宫,不但进了宫,还跟皇上见了面。”

    这里面到底是巧合还是有心安排,却是连谢静辰自已都不知道。

    庄婶听得嘘唏不已,到得最后,双手合什,连念阿弥陀佛,菩萨保佑。才会让她主仆二人逢凶化吉。

    “那皇上他……”庄婶看向谢静辰。

    谢静辰笑了笑,轻声说道:“皇上他都知道,不然,你我又怎能坐在这!”

    庄婶便长长的吁了口气。

    至于什么替东平候府平反的话,庄婶不会说。

    她现在,关心的是谢静辰在宫里过得好不好,有没有人欺负她!

    只是……庄婶目光撩过亭子站立的宫人,握了谢静辰的手,轻声道:“小姐,您在宫里还好吗?”

    “挺好的。”谢静辰抬头,看了那个中年女子对庄婶说道:“贵妃娘娘知晓我要出来见你,生怕我有个不注意的,特意指了她宫里的管事嬷嬷,景嬷嬷来照顾我呢!”

    坐在一侧的青果不由便勾了勾唇角。

    谢静辰看起来,跟只小鹿似的温驯可爱,但小鹿也有小鹿的聪明不是?!

    果然,庄婶在听了谢静辰的话后,绝口不再提宫里的事,只千叮咛万嘱咐的,让谢静辰一定要注意她自已的身子,平平安安的把肚里的小皇子给生产下来。

    “奶娘,没找着你时,我想着,找到你以后,这一辈子再也不跟你分离了。”谢静辰笑着看向庄婶,大大的眼睛里有着一抹浅浅的哀伤,“可是现在找到你了,我却只想着,你只要好好的,我就满意了!”

    “小姐,”庄婶红了眼眶,轻声说道:“让奴婢进宫照顾您吧!”

    谢静辰摇头。

    “小姐……”庄婶还要再说。

    谢静辰笑了笑,对庄婶说道:“奶娘,罗姑娘身边同样需要你,你还是留在她身边比较好。”

    庄婶这才想起被她忘在脑后的青果,不由便神色讪然的朝青果看去,“姑娘,奴婢……”

    青果笑着摇了摇头,示意庄婶不必解释。

    眼见得时辰差不多了,景嬷嬷上前提醒谢静辰。

    “婉嫔娘娘,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宫了。”

    谢静辰点了点头,扶了景嬷嬷伸过来的手,起身,对庄婶和青果说道:“我要走了,以后有机会,我们还会再见。”

    “民女恭送婉嫔娘娘。”

    青果连忙屈膝福礼。

    庄婶虽满心不舍,但她也知道谢静辰现在的身份并不是如外人看得那般风光,很多事也是身不由己。

    送走了谢静辰,青果和庄婶在八角亭里继续坐着。

    从亭子里往下看,能看到山道上几抬小轿,在几队护卫的保护下,缓缓离去。

    “姑娘,奴婢刚才不是……”

    “庄婶,”青果回头看着一脸羞愧的庄婶,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是因为婉嫔娘娘有了身孕,你不放心,想在她身边照顾她。”

    庄婶红了眼眶,重重的点头。

    “婉嫔不让你进宫,也是为你好。”青果轻声说道。

    “奴婢知道的。”庄婶点头,沉声道:“奴婢现在只希望小姐她能一举得子,这样娘娘的后半生也就有依靠了!”

    青果点头:“婶,你能这样想,最好。”

    “姑娘,有人过来了。”

    身后响起凤梨的声音。

    青果回头,便看到叶羽和一个年约十一、二岁穿一袭淡紫华袍的少年公子走了过来。

    “民女见过十一皇子殿下!”

    青果急急迎了上前,屈膝行礼。

    十一皇子摆了摆手,“罗姑娘免礼,赐坐。”

    “民女谢十一皇子殿下。”

    青果站了起来,她身后的庄婶和凤梨也跟着站了起来。

    叶羽在十一皇子下首入座。

    十一皇子打量了青果几眼,又看了看身侧的叶羽,稍倾,才开口说道。

    “罗姑娘不必拘谨,坐下说话吧。”

    “谢十一殿下。”

    青果低眉垂眼挑了个跟十一皇子略略有些距离的位置坐下。

    十一皇子从叶天麟那,早就知道眼前这位看似腼腆但实则胆大无比的姑娘,便是叶羽的心上人,而且怕是不日两家便要议婚。加之,因着青果,他每年也有了一定的进帐,言词间对青果便温和了许多。

    “罗姑娘之前让九爷带话,说是想在京都开间食为天分号,是真的吗?”

    “回十一殿下,民女确实有这打算。”青果微微抬目看向十一皇子。

    十一皇子长相算不上很精致,周身上下有股如冬日阳光的淡淡暖意。让人不由自主的便会放松心情。

    十一皇子笑了笑,轻声说道:“你把你的想法说下,要是合适,这事我让人去安排。”

    青果想了想,轻声说道。

    “京都有醉仙楼,有太白楼,有月扬楼,黄鹤楼这些数一数二的高档酒楼,食为天想要在他们手底下分一杯羹,其实并不容易,不过,如果走另一种路线,则不然!”

    “哦?”十一皇子看向青果,“愿闻其详。”

    青果理了理思绪,说道:“民女的想法是这样的,食为天不走高档路线,客户群定位于中产阶级。”

    “中产阶级?”十一皇子错愕的道:“那是什么?”

    呃!

    青果抿了抿嘴,笑了说道:“嗯,所谓中阶级是指不论从经济地位、政治地位和社会文化地位上看,他们均居于现阶段社会的中间水平。”

    十一皇子看向叶羽。

    叶羽想了想,轻声说道:“罗姑娘的意思,应该是说,四品以下,六品以上这样的一部分人。”

    呃!

    好吧,这个比喻还是很恰如其分的!

    十一皇子朝青果看来。

    青果点了点头,表示切实跟叶羽说的差不多。

    “这一部分人,他们偶尔有不得不进行的应酬时会选择醉仙楼、太白楼这等高档酒楼,可当家里来个客人,或是同僚之间相请时,他们首选应该就是食为天这样的酒楼。每个人一生中求人的次数有限,可是同僚相酬,亲友相酬却是难以计数。”青果说道。

    十一皇子点了点头,“有道理。”

    叶羽觑了青果一眼,眉目产隐了抹淡淡的笑。

    “选址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会安排下去。”十一皇子对青果说道。

    青果巴不得,最头痛的就是选址啊!

    好的地方,她没那么大脸拿下,差的地方,拿了没用。差点就把她为难死了!现在,有了十一皇子这句话,她乐得好去忙林小桃脂粉铺的事!

    “嗯,之前我听五皇兄说,你有打算弄个什么油坊,还有葡萄酒,这事现在怎么样了?”十一皇子问道。

    “葡萄树已经在春天的时候广泛种植下去了,只是要三年才能挂果,这事怕是还要等等,油坊民女也在安排,这个夏天过了,民女打算回去,开始着手这件事。”青果说道。

    “不急,贪多嚼不烂,事情一件一件来吧。”

    青果笑着应下。

    又说了些别的事,十一皇子说他还要去拜访一个人,留下叶羽,带着身边的内侍拐上另一条青石小径。

    青果跟在叶羽身后,送走十一皇子。

    “那边山下有一片忘忧花,要不要去看看?”叶羽对青果说道。

    “好啊!”

    叶羽便笑着对站在亭子一丈外的观风说道:“你留在这,我走一圈就回来。”

    “是,九爷。”

    见叶羽这样说,青果不由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庄婶和凤梨,想了想,说道:“你们也留下吧。”

    庄婶还有点犹疑,凤梨却是欢天喜地的说了一声,“知道了,姑娘,您和九爷慢慢逛,天还早,我们不急着回去的!”

    青果捂额,真不该带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出来!

    叶羽笑着说道:“到是个机灵的丫头。”

    凤梨被叶羽一夸,顿时两眼眯成了月牙儿。

    青果却是轻声嘟囔了一句,“当时也不知道是谁嫌她没用的!”

    叶羽权当没听到,唇角嚼了抹笑,对青果说道:“走吧,放心,肯定不会把你弄丢的。”

    青果翻了个白眼,跟着转身。

    所谓的忘忧草其实不过就是一大片的黄花菜!

    青果看着那迎风摇摆的喇叭一样的花朵时,好半响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妹,谁能告诉她,明明就是黄花菜怎么就成了忘忧草?

    “怎么样,好看吧?”

    耳边响起叶羽的声音。

    青果抬头,看着树荫下叶羽那张精致的好似手工雕刻而成的脸,扯了嘴角,僵硬一笑后,说道:“其实这花还有一个名,你知道不?”

    “嗯?”叶羽看向青果。

    “黄花菜!”

    青果简短而有力的说道!

    这下子换成叶羽风中凌乱了!

    看着叶羽怔怔的如同被棒子狠敲了一下的表情,青果觉得自已圆满了。

    “淑贞!”

    “嗯?”青果朝叶羽看去了。

    叶羽便青果身后努了努嘴。

    “什么?”

    青果一边问着一边打算回头去看。

    耳边却突的响起叶羽的惊呼声,“淑贞,有蛇!”

    “啊!哪里,哪里,在哪里!”

    青果惊叫着便往前跑。

    “脚下,就在你脚边!”

    青果连看都没来得及看,不管三七二十一,双脚一蹦,就抱住了叶羽,两脚死死勾住他,抱了他脖子,拼命往上爬,嘴里则喊着。

    “打死它,快打死它!”

    耳边响起“噗嗤”一声,轻笑。

    青果吓得砰砰乱跳的心,懵懵懂懂的脑子便静了静,想着是不是叶羽故意骗她,正要回头去看,不想一只手却忽的勾住了她的腰身,耳边响起如环玉相击的声音。

    “哎,淑贞,难得你这么热情啊!”

    这下青果是万分确定自已真被叶羽骗了。

    “混蛋!”

    想也不想,青果抡了拳头便往叶羽身上打。

    “好了,别生气了,认让你刚刚气我来着!”

    叶羽捉了她的手,抱着她顺势便在一侧的草丛里坐了下来。

    青果想着这家伙实在太可恶,怎么能拿蛇来骗人呢?她两世加在一起,也没有一种生物能让她有对蛇这样的恐惧啊!

    “你下次千万别再拿蛇来吓我。”青果警告的看着叶羽,“我最怕的就是蛇了。”

    “好,好,下次肯定不骗你了。”叶羽笑着拿了她的手指放在嘴边亲了亲,然后,抬头,看了面色潮红的青果,将她被山风吹乱的头发理了理,轻声说道:“等天恩的满月酒一办好,大伯母就会请鲍夫人上门提亲。亲事定下来了,你是不是就要回青阳镇了?”

    青果点了点头。

    “哥哥写了信来,他已经通过院试,中了秀才,他的同窗裴盛明打算参加来年的乡试,哥哥则也有这个打算,但眼下,他即要打理园子又要照顾食为天,哪有时间和精力用来求学。”

    叶羽想了想,说道:“那等你及笄了,你也是要嫁到京都来的,到时园子和酒楼照样没人打理,你怎么办?”

    青果挑了叶羽一眼,“傻了不是,那我不会趁着在京都的这段时间,请两个掌柜回去啊?”

    叶羽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你会说,让我跟你回青阳镇呢!”

    青果摇头。

    失笑道:“那你还不得恨死我!”

    “我为什么要恨死你?”叶羽奇怪的,说道:“就算你提出来,我不同意,但也不至于就恨你,那么严重吧?”

    “人家都说,男人三大愿望,升官发财死老婆!你这老婆还没进门,就让你断了仕途,你说,你不会恨死我?”青果好笑的道。

    叶羽便哼了哼,说道:“那你就没听说过,甲之砒霜乙之蜜糖,别人不喜欢的,我未必不喜欢,别人喜欢的,我却未必喜欢?”

    “那是不是说,你真的愿意为我放弃你的大好前途呢?”青果嘿嘿笑着往前凑了凑。

    叶羽对上青果凑上前的脸,在她嘴上“吧唧”亲了一口。

    “哎,你又欺负我!”青果抬手恨恨的推了叶羽一把。

    叶羽笑着顺手将她一带,两个人便滚成了一团。

    “我欺负自已的媳妇都不行,那我欺负谁去?”

    “呸,谁是你媳妇!”

    “哎,这就不认帐了?不行,得做个记号,看你还怎么抵赖。”

    “哎呀,松手,快松手……”

    “不松……”

    “哈哈……痒死我了……”

    山林间响起一串银铃似的笑声。

    八角亭里,原本被庄婶训得霜打的茄子似的凤梨,慕的听到这一串笑声,打了鸡血似的,猛的抬起头,朝庄婶看去。

    “看什么看?”庄婶瞪了凤梨一眼,“想明白,哪里错了没?”

    凤梨瘪了瘪嘴,重新低了头。

    她怎么错了啊?

    本来嘛,天色还早,姑娘和九爷难得见一面,让他们多呆一会儿,怎么了?再说了,听听姑娘这淫(和谐)荡……哦,不,听听姑娘这愉快的笑声,就知道,姑娘有多高兴跟九爷在一起!

    庄婶没理会凤梨,而是目露担忧的看向不远处的那片树林。

    哎,姑娘,您也稍稍收敛点啊!

    这时可是寺庙,让人听见了,这……庄婶沉沉的叹了口气,越发目光小心的看向四处。

    这一看,还真让她看到一抹青灰色的身影,正分开树丛匆匆的往山下走去。

    这人是谁?

    什么时候上的山?

    庄婶一边抿了嘴,一边拾脚往那人出来的林子走去。

    “婶,你去哪里?”

    凤梨连忙追了上前。

    “我刚才好像看到一个人从那边林子出来,我不放心姑娘,想过去看看。”庄婶说道。

    “哎呀,婶,姑娘和九爷在一起,你有什么不放心的!”凤梨扯了庄婶,指着远处的一抹走到月洞门前的身影说道:“你看到的是不是他,他就是这寺里的僧人嘛!别自已吓自已了啊!”

    庄婶还要说,凤梨已是不由分说的把她拉了回去。

    “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姑娘和九爷在一起,一根头发丝都不会少的!”

    庄婶想了想,再次眯了眼往前看了看,果见那抹青灰色的身影往寺庙后院的禅房走去,想着,许是这庙里的哪个僧人遇见了九爷和姑娘,因为避嫌,而匆匆下了山。

    便没再坚持去找青果和叶羽,安心的同凤梨坐在亭子里继续等候。

    ……

    “吱嘎”一声,禅房的门被推开,一个年约十七、八岁,面相清秀的小僧人进了禅房,闪身进了禅房后,他先是回头朝门外看了看,眼见外面没什么人,这才轻轻的关上了禅门。掸了掸身上的袍子,往内室走去。

    进了内室,便看到干净整洁的榻上斜斜躺了一人,只穿了一身月白色的里衫,散落的发用一根白色的带子松松系住,隐约露出饱满的额头,挺直的笔梁以及刀削似的薄唇。霍然正是风口浪尖的段世敏!

    “大人,都照你说的安排好了。”僧人上前轻声说道。

    段世敏点了点头,懒懒起身,走至僧人跟前,伸手托了僧人的下颌,微微眯了眸子说道:“有没有人被人发现?”

    “没有。”

    “好,辛苦你了,我会好谢谢你的。”

    话落,修长的手指缓缓的移向僧人白皙修长的颈间,慢慢的移向他精致的琐骨,僧人身子一颤,看向段世敏的眸子里便多了一丝涟漪,那涟漪慢慢扩散,渐渐的便聚集成了一股迷离之意。

    段世敏唇角挑起一抹笑,手指轻轻一挑……

    “大人,你不走吗?”

    僧人将被磨得生疼的脸微微撇了撇,努力的朝段世敏看去。

    “走?我为什么要走?”

    段世敏抬手扣住僧人的脸,让他看清自已,身子往前冲了冲。

    “嗯!”

    一声几不可见的闷哼响起。

    “呵……”一阵压抑的轻笑声响起,段世敏顿了顿,感觉着那种大力的吮吸感,以及那种极致的颤栗,身子略略弯了弯,轻声说道:“我就说了,你会体味到这种不一样的快乐!是不是很好?”

    僧人大力的吸着气,如同频死的鱼一般,原本微微眯起的眸子也被他睁得大大的,脸上一片潮红,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好,现在轮到我了!”

    “大人,万一他们……”

    “又没人看到你,你怕什么呢?”

    段世敏拍了拍僧人的脸,轻声道:“别再说了,我们一起飞!”

    ……

    树林里。

    青果推了一把叶羽,“好了,我真的要回去了,再不回去,庄婶要着急了。”

    叶羽点头,“我送你。”

    说着,便要站起来,但在抬头的刹那,却是目光一顿,续而脸色一紧,目光紧张的看着青果。

    “怎么了?干嘛这样看着我?”

    叶羽没出声,但眸子里的紧张却是越来越深。

    “哎,我说你又耍什么花样!”

    “淑贞,有蛇!”

    叶羽压低了声音说道。

    “又想骗我!”青果哈哈一笑,说道:“我才不会上你的当的呢?真是的,哪有人被人用同样的话骗二次的!”

    说着,便回头朝身后看去。

    “当心!”

    叶羽几乎是想也不想,抬手便朝青果身后那伸吐着长长的信子,张大了嘴朝青果狠狠咬来的小红蛇抓了过去。

    “啊!”

    青果看着如一条瑚珊链子一般将叶羽的手紧紧缠住的小红蛇,除了出一声又一声的尖叫,实在不知道她还能干什么!

    叶羽一把将怔在原地的青果扯到身后,然后飞快的扯起那缠着他手腕的小红蛇,狠狠的抖,再大力的朝就近的树上扔去,“啪”一声,红蛇撞在树上,软软的掉在地上,痉挛着扭动。

    “我们快走,说不定还有蛇。”叶羽扯了青果的手,急急便要往走。

    不想青果却是一把攥住了叶羽手,惨白了脸,说道:“叶羽,有……有蛇……”

    “哪里,在哪里?”叶羽站定,焦急的四下打量着。

    “我的脚上,它缠住我了!”

    青果哇一声哭了出来。

    叶羽一听说青果的脚被小红蛇缠住了,想也没想,手扯着她的的裙,嘶啦一声给扯了,果真便看到为红色的小红蛇,正将细细长和的蛇身子绕着青果的小腿。幸运的是,头被青果给踩住了!

    “你别动。”叶羽深吸了口气,对青果说道:“你踩住它的头了,它现在咬不到你,但是你必须脚上用力,别让它从你脚下挣脱了。”

    “可是……我脚好软,我没力气了!”

    青果哇哇的哭了喊道。

    “淑贞,你别怕。”叶羽一边安抚着青果,一边对用力的按住青果的脚,就怕她脚一软,那蛇趁势而出,狠狠咬她一口,“这蛇有剧毒,见血封喉,让它咬上一口,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你。”

    “那……那怎么办啊!”

    青果已经觉得脚好像不是她自已的了,明明软的就想往地上倒,可是却被叶羽死死的按住,僵硬的如块石头。

    “九爷,出什么事了?”

    外面响起观风的声音。

    原来,观风才听到青果的惊叫,便急急的跑了过来,但他也不敢贸然上前,怕看到不该看到的。

    “这里有赤练蛇,你快去通知十一殿下,让他们小心些。”

    “那九爷你呢?”

    “我没事。”

    观风不再多问,转身匆匆的跑了开去。

    庄婶和凤梨得了消息也急包的赶了过来,她们也没顾上那么多,跑到跟前,先是看到青果少了条裙子,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又看到叶羽按住了青果的脚,而一条火红的链子正在青果的脚上来回挪动!

    “蛇,婶,姑娘被蛇给缠住了!”

    凤梨惊叫一声后,“扑通”一声,眼一闭,裁到了地上。

    庄婶回头对着凤梨便下死手的拧了一把,“醒过来,这个时候你敢晕,小心我把蛇塞你嘴里去。”

    也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被拧的,凤梨睁了眼,人是醒过来了,但身子却是瑟瑟的抖成一团。

    哇一声哭了出来,“婶,我怕蛇,我真的怕蛇!”

    庄婶干脆连口水都懒得浪费了,她走到叶羽身边,“九爷,现在怎么办?”

    叶羽吸了口气,不敢松手,眼睛死死的盯着青果脚上那不动挣扎挪动的红链子,头也不抬的对庄婶说道:“去问人要把刀来,先把这蛇分成两段再说!”

    庄婶,转身就要急急的到林子外去找人拿刀,眼见凤梨还怔怔的站在那,喝了一声道:“你还不走,等着在这被蛇咬啊!”

    “可是,姑娘她……”凤梨眼泪汪汪的看着哭得眼睛红肿的青果。

    庄婶扯了凤梨便往林子外走,等到了林子外,把她往那一竖,历声道:“守在这,别让人进去。”

    “婶,你呢?”凤梨看着庄婶问道。

    “我去找人拿刀!”

    庄婶说着,便要往山下的寺里走去。

    “婶,观风带人来了。”

    凤梨忽的便指了远处匆匆往这边赶来的一条人说道。

    庄婶身子一顿,果见观风带了两个侍卫模样的人往这边匆匆走来,来不及多想,庄婶急急的跑了过去。

    到了跟前,二话不说,抬手便去抽侍卫佩在腰间的大刀。

    “哎,你干什么呢!”侍卫一把握住刀,抬手便要推庄婶。

    观风一把喊住侍卫,一边对庄婶问道“庄婶,是不是九爷让你来拿刀?”

    庄婶点头,“九爷说了,要把蛇砍成两截。”

    观风二话不说,对身后的侍卫说道:“侍卫大哥,刀给她吧,林子里有我们九爷的未婚妻,她是我们九爷未婚妻的管事妈妈。”

    侍卫解下手里的大刀递给庄婶。

    庄婶扛了大刀,便急急的往回跑,气喘吁吁的重新进了林子。

    “九爷,找到刀了……”

    庄婶被眼前的一幕给震得好似被蛇咬了一样,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林子里,叶羽跪在地上,青果坐在他的肩膀上,脚上的红链子不见了,叶羽骨节分明的手指染着淡淡有腥红,动也不动的按着青果的脚,嘴里轻声的说着。

    “别怕,我已经把它碎尸万段了,你只要脚不动,把它闷死了,它就咬不到你了!”

    果然,在青果的脚侧,是一截截被人用蛇生生掐断的蛇的尸体,庄婶甚至能看到细小的尾巴还在不住的扭动。

    庄婶默了一默,然后转身,默默的退出了树林。

    “婶,姑娘怎么样了?”

    凤梨正从外面走进来,被庄婶一把给扯住了。

    “别进去。”

    “为什么?”凤梨看着庄婶,“姑娘在里面,要是没事……咦,婶,你怎么把刀给拿出来了?哎呀,婶,姑娘到底怎么样了啊!”

    凤梨急得就差跺脚了。

    观风因为之前得了庄婶的吩咐,不敢贸然进去,这会子看到庄婶走了出去,也跟着上前,先是往她身后看了看,不见叶羽和青果,不由狐疑的问道。

    “婶,我们爷和姑娘呢?怎么没出来?”

    “爷说蛇头没那么快死,姑娘还不能动,我们在外面再等等吧。”庄婶说道。

    观风点了点头,对跟来的侍卫说道:“我们把这路的附近检查下吧,等会十一殿下还要往这边回来,万一惊着他就不好了!”

    侍卫自然没有异议,就近砍了几根棍子,对着树林里的草来树的就扑打起来。

    而林子里。

    青果看着叶羽垂落眼前,被汗水染湿的几络发,慌乱的心慢慢的便静了下来,她抬手一下一下的擦拭着他额头上的汗水,轻声说道:“爷,你别紧张,我不怕了,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

    叶羽抬头,对青果笑了笑。

    青果抬手捧住叶羽微微扬起的脸,微微俯身,在叶羽微凉的唇上印上一个清清浅浅的吻。

    是的,我不怕了!

    就算是死,也没什么好可怕的了!

    因为有一个这样的你,在我身边,不顾一切,用尽一切的来爱我!

    ------题外话------

    呃,总算是没有食言。本想这章结束第二卷,可惜还是不行,明天第二卷最后一章,接下来开启男女主的婚姻生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文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文阁并收藏锦绣芳华之农门秀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