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彪悍毒妃 > 第七十四章 血的价码

第七十四章 血的价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觉醒来,阿抚摸着额头,总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可是想破脑袋也想不起来,阿抚神色陌生的扫过床头一个不起眼的药瓶,然后穿好衣服蹦蹦跳跳出了门。

    门外,那叫做黎的男子正等候着,见到阿抚,并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跟在她的身后,听话的像个提线木偶。

    来到主屋,屋子里气氛有些不友好,二长老和三长老两人面色不善,床上的族长也苍白沉默。

    “爹爹,二叔、三叔,你们这是怎么了?”阿抚跑上前去,铃铛响个不停,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冷漠,阿抚,凑到床头,伸手摸了摸老者褶皱的脸,“爹爹要好好养身体,要听话,按时服药哦!”

    “阿抚,那位夫人如何了?”三长老看向阿抚,出声询问道。

    “啊,她啊?”阿抚拧着眉头想了一会儿,“很好啊,还活着!”阿抚不在意看向三长老,“三叔放心,阿抚知道分寸的。不会这么不知轻重!”

    三长老抿起了唇,他郑重看向了床上的人,又看了一眼一旁的二长老,“大哥,二哥,你们心里清楚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此欺骗于他,等他回来见到自己的人受伤,必定不会轻易罢休的!族人们在这里安逸生活,经不起折腾!”三长老沉声叹口气,“我言尽于此!”说完以后,复杂的看了眼阿抚,然后转身离开。

    “咱们阿抚伶俐动人,是男人都会喜欢的,他只是还没有清楚阿抚的好!”族长宠溺的抚摸着阿抚,“阿抚会成为一个贤惠的妻子!”

    “爹爹!”阿抚羞红着脸,只感觉脸上火辣辣的滚烫,可是听了她爹爹的说辞,阿抚又在暗暗窃喜着,怀揣着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告别了屋子里的人。

    走出屋门,阿抚扭头看向了身后如影随形的男人黎,“黎,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成为姬哥哥漂亮的新娘呢?”阿抚脸上满是幸福的爱意,“爹爹说,不远了,可是我好着急,又好激动,还有些紧张呢!等姬哥哥回来,就是阿抚的人了么?”看着黎明亮的目光,阿抚笑了笑,然后愉快的蹦跳着离开。

    仅有的暖意也随着阿抚的离开而被抽走,族长脸上笑容渐渐消散,他看向一旁的二长老,眼里的坚定越发的浓重,“等他回来,交易也就要结束了,你要做好万全的准备,这个人,不能轻易放开!”

    “老三说的不无道理,时间紧促,若非那女人的出现打破了咱们的计划,何苦自乱阵脚?”二长老蹙眉说着,脸上流露出了一丝不确定,一丝茫然,“可是,阿抚,必定没有那个能力,她,太单纯了,笼络不住他的心!”

    床上的老者笑了,笑容里掺杂了一丝莫名的诡异,“你当我没有后手么?两天后,等他回来,趁着这个契机,彻底拆散他们……”

    正如沐秋所料,这两天时间内,阿抚没有再来骚扰她们,而且每天都有人按时送饭菜过来,也没有被饿死。这是沐秋和幻灵清楚,两天时限过了,事情到底怎样发生下去,还真的不可预测!

    碰——忽然,阿抚一脸愤怒从外面拽门而入,一脸怒气的盯着沐秋,“你这个女人,到底对我做了什么!”阿抚冲上前来,气的浑身哆嗦。

    受身体限制,沐秋能力不足,没有施展空间,控制她两天已经是极限,现在阿抚恢复记忆也在情理之中。

    “黎,给我将这个女人抓过来!”阿抚很生气,很愤怒,她伸手指着沐秋,命令着身后的男人。

    一个眨眼的功夫,沐秋被男子捉到了阿抚面前。原本怒气冲冲的阿抚忽然平静下来,她诡异的看着沐秋,“仔细看来,也是个姿色不错的!”阿抚阴冷的笑着,“一会儿等姬哥哥回来,要你好看!带出来!”阿抚忽视掉幻灵,如看死人一般,转身离开。

    幻灵想要跟上去,可是那男人却先一步给了幻灵一掌,幻灵如断了线的风筝,身体击飞出去,撞在墙壁上,有掉在地上,原本修养恢复了一些个元气,这次又被击没了。幻灵恼怒的很,这是身体已经不受控制,彻底陷入了黑暗之中。

    沐秋被带入了另一间屋子里,屋子里有一张残破的床,被男子紧紧桎梏着,她根本动弹不得,看着阿抚手里的一粒药丸,沐秋瞳孔骤缩,身体本能的抖了抖,那一股浓郁的味道,刺激了沐秋的神经,她已经猜出了这是什么东西。

    “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阿抚走到沐秋面前,“夜夜销魂,听说这东西能让温顺守礼的女人眨眼变成荡妇!”阿抚咯咯的笑了起来,“我要让姬哥哥瞧瞧,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的真面目!要姬哥哥彻底厌恶你!要姬哥哥亲手杀了你!哈哈!”阿抚看向沐秋身后的黎,对其点头。

    黎手掌掐住沐秋脖颈,手肘撞了沐秋的后背,沐秋本能的张开大嘴,不受控制,嘴张的很大很大。阿抚亲手将那粒药丸塞入沐秋的喉咙里,见到药丸滑入她的嗓子眼。

    黎收了手,力道一动,沐秋闭了嘴,可是药丸已经流入了喉管之中,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沐秋那张脸阴沉的如一汪死水,视线鬼魅般盯住了阿抚,这种味道,这种体会,她如何不知?如何不晓得?这是极品媚药!

    “你要谢谢我才对!”阿抚竟不敢直视沐秋的眼睛,那双眼睛看起来很恐怖,阿抚别过眼睛,抿着唇,“你放心,我会让你亲眼看着,亲耳听听,姬哥哥如何爱抚我!你,什么也不是!”

    放下狠话,阿抚和那男子离开,沐秋身体无力倒在了地上,手指没有丁点儿力气,浑身上下柔软无骨,好像要融化掉似的。沐秋心里清楚,那药已经在发作了,药效竟然如此的快!沐秋躺在地上,脸颊还是发热、滚烫、变红,呼吸开始急促。沐秋清楚自己这具身体,根本承受不住如此强悍的药效!沐秋紧紧咬着唇,不让自己发出丝毫声音,可是这种如同万蚁啃噬一般的刺痒疼痛,非常人能够承受。

    见到姬墨回来,齐玉和叶飞两人赶紧将沐秋久去未归的消息告诉了姬墨,已经过去两天,他们真的不知道期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姬墨没有意料之中的发怒,留下齐玉和叶飞,只身去了主宅。在族长卧室里,除了床上的族长,其他几位长老都在。

    姬墨扫了一圈,最后冷漠的视线停留在了那位族长身上,然后将一个小盒子拿出来,单手扔了出去,那盒子稳稳当当落在了族长那半伸开的掌心中,“两清了!”姬墨锐利的丢出了这么几个字。

    “自然,我信得过公子!”族长如此说,看也没看,直接将东西放置在了一旁,“这几日阿抚无聊,将夫人请来住了几天,既然公子来了,那就好了!”族长面不改色,扭头看向了二长老,“你带公子过去!”

    二长老抬眼与族长对视一眼,然后转身看向了姬墨,“公子,请!”二长老前面带路。

    姬墨跟着二长老进了院子里,院子里其中一间屋子灯火通明。

    “姬哥哥来了!”阿抚忽然打开门,欢快的冲了出来,浑身散发着一股别样的美丽,“夫人姐姐在屋子里,姬哥哥快去看看,好奇怪!夫人姐姐好像生病了!”阿抚一脸的不解。

    姬墨看了一眼二长老,然后盯着阿抚看了一会儿,直接将阿抚看的羞红了脸,这才罢休,那双鹰眸眸底划过一道锐芒,直接踏步朝屋子里走去,来到门口,抬眼就能看到床上躺着的熟悉身影,只是身子背对着门口,只能见到那身子在微微战栗着,可是姬墨能确定,那是沐秋!

    姬墨一步一步走到床前,伸手将侧躺的沐秋搬过来,这一看,沐秋脸颊绯红,皮肤红透晶莹,带着滴滴汗珠,双眸迷离无神,唇瓣略显红肿,这分明就是动情的模样!

    看到这样的沐秋,姬墨竟一时看呆!

    在后面,见到二长老的暗地指示,阿抚咬着唇,将提前备好的一包药粉当即洒向了姬墨!

    白色药粉如雪花一般扬扬洒洒飘落而下,阿抚用尽全力,将这些药粉全部洒在了姬墨眼前,为此,她自己都吸了不少。纵然只是吸进了一点,可是人立即就神志不清起来,脸颊泛着潮红,两眼里冒着桃花泡泡,手开始胡乱的撕扯着身上的衣衫,嘴里开始发出发情的呻吟,“姬哥哥!姬哥哥!”阿抚喊着,身上的衣服越发的稀薄,“阿抚喜欢姬哥哥哦……”

    而外面的二长老早已经不见踪影,屋门早已经被锁死,窗户也一早被封死!

    阿抚这里已经迷失神智,踉跄着步子靠近着姬墨,痴迷的看着前方,手胡乱的碰触着自己。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他们算计的很好,计划的还算周密,只是唯独没有预料到一点,姬墨这个人虽然是男人,可他却不是普通的男人!

    一招棋错,满盘皆输!

    姬墨转身,原本黑曜石一般的瞳孔早已经被红色代替,瞳孔里泛着血红,如同午夜修罗,那张脸冷静的骇人,身上却散发出一股股惊天杀气。这哪里是被药迷惑住的样子?

    见到眼前如此娇体,姬墨却没有丝毫异常反应,他唇角忽然扬起一抹邪冷的寒意,伸手扯过床上帷幔,手轻轻一抖,那帷幔好像有生命了一般,紧紧地将阿抚的身体困住,用一根布条将其嘴封住,然后丢垃圾一样将那裹成粽子的人丢到了床底下!这一串的动作惊人的神速。

    姬墨将床上已经神志不清出的沐秋抱起来,怀里的人身子一抖,那柔软细腻又敏感的气息释放出来,“沐秋!”姬墨用力抱住沐秋,视线紧紧盯着沐秋的脸庞,那阴鸷、冷酷的声音穿透耳膜直接撞入沐秋的脑海中,冲散了混沌不堪的某人。

    沐秋那迷离的眸子慢慢回笼了一些,看清眼前人的模样,当即嘤咛一声,紧缩的双眉表示自己的不适,“走!”她不要待在这里,用力挤出了这么一个字,沐秋又昏沉下去,身体不受控制的要往姬墨怀里钻,那双手开始肆无忌惮的胡乱的挥舞着,扯拽着。

    姬墨试图弄晕沐秋,可是,药效太强悍,就算是昏迷中的沐秋,仍旧不能抗拒身体的反应!姬墨浑身释放着一股股冰寒之气,“出来!”姬墨突然吐出一抹黯哑声,紧接着,有一名黑衣人直接破门而入,“带上那女人!”姬墨丢下这么一句话,然后抱着沐秋飞身离开了主宅,而让人惊愕的是,竟然没有人察觉到他的离去。

    当看到姬墨匆匆抱着沐秋回来,齐玉和叶飞两人都瞬间变了脸色,扭头见到黑衣人手里提着的一个蠕动的东西,脸色更是难看。

    感受到熟悉的气息,又加上体内药效彻底发作起来,她已经按耐不住自己的身体。她痛苦蠕动着,扭动着,忍耐着,身体滚烫的吓人,脸红的迷人,声音更是柔的惑人。这样的一个人,没了平日的冷静,失了平常的淡漠,彻底化成了一个迷人小妖精。

    姬墨看着怀里的小女人,眼眸亮的吓人,那一双桃花眼已经没了鹰隼一般的锐利,有的只是深不见底的神秘。

    姬墨一动不动,看着怀里的女人,可是,他却没有脸上表现的那么平静,那已经乱了的呼吸,那紧紧攥住沐秋小手的大手,都已经泄露了他的情绪。姬墨沉迷的看着沐秋,好像在欣赏世间极品,而看到这里的姬墨更是忍得惨不忍睹。

    姬墨握住沐秋胡乱作弄的小手,眼眸灼热的锁定着沐秋,将其两只手都举到了沐秋头顶,沐秋身体扭捏难受,嘴里发出媚人的美妙声音。姬墨低头,张口含住那张小口,用力的吮吸着,亲吻着,肌肤更是敏感的碰触着——真是一幅活色生香的好景致。

    沐秋双眸喷火热切的看着亲吻自己的男人,那双眼睛迷离吸引人,有着一股柔媚,透露着一丝情欲。身体的灼热已经到达了临界点,药力也已经发挥到了极致。

    可是,盛极必衰!就在姬墨和沐秋难舍难分的时候,一股莫名的寒流袭击过沐秋全身,那如严寒的骤冷包裹住沐秋,从里到外,一寸一寸吞噬掉沐秋。

    骤然间感觉到怀里的火炉变成玄冰,姬墨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睁开朦胧的眼睛,见到刚刚还鲜活的人儿已经痛苦起来。这如同一盆冰水直接将姬墨浇了个透心凉。

    沐秋身体剧烈战栗着,身上情欲的红润开始退却,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片冰凉,这极致的热冲撞着极致的寒,沐秋的身体好像被撕裂成了两个极端,想要痛苦呐喊,可是喉咙里面却发不出丁点儿声音。

    而这样唯一的好处就是,沉迷的沐秋清醒了过来!恢复多少神智的沐秋看着姬墨,双手抓着姬墨的衣襟,仍旧想要靠近着那炙热的身体。

    “沐秋!”姬墨搂着沐秋,不知所措。

    “痛!”沐秋嘤嘤开口,反应迟钝,五官因为痛苦都纠结在了一起。沐秋忽然抓向了腹部,嗓子里发出嘶声裂肺的喊声。

    因着刚刚那一番动作,沐秋身上的绷带早已经脱离,衣衫一扯,腹部伤口尽数裸露在了姬墨的面前,那碗口大的伤口正汩汩的冒着血,狰狞异常,那些溃烂的肉里好像有活物一般在抖动着,就好像在吞噬生命的怪物!

    沐秋蜷缩着身子,痛苦难忍,手指掐入姬墨的肉里,另一只手按在伤口边缘,浑身冒着冷汗。

    动情的沐秋,痛苦到极致的沐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姬墨愕然看着那伤口,听着沐秋的黯哑嘶吼,看着如同困兽之斗的沐秋在床上挣扎着,沐秋那痛苦的神情深深烙印在了姬墨的心中。此时此刻,姬墨品尝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后悔,什么叫做悔不当初!他真的后悔,后悔没有时刻带上谷尘,后会将沐秋牵扯进这里来!

    一夜,整整一夜,这么折腾了一夜。沐秋这才沉沉昏睡过去,这是那身体还在抖动着,苍白的脸色彰显着她昨夜的蚀骨之痛。殊不知,正是这样一场灾难,替沐秋解决了一个难题,彻底抵消了那极品媚药的药力,这是这样的结果太过惨痛。

    姬墨守着沐秋,眼眸里蕴藏着爱怜、疼惜,这是曾经的姬墨不曾拥有的情绪。

    虽然疲惫到极致,可沐秋还是缓缓清醒过来,身体麻木的好像经过巨石碾轧过一样,已经没有了半分能够支配的力气,她费事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则是姬墨那张熟悉的面孔,可是,看着那双眼睛,沐秋却又觉得哪里不一样了,可已经很累的沐秋完全没有了思考的心思。

    沐秋张嘴想要说话,可是嗓子痛的发不出任何声音来,一夜的嘶吼,连嗓子也罢工了,沐秋抖了抖睫毛,却莫名的安定下来,因为她知道,自己安全了。

    “睡吧!”姬墨低头吻了吻沐秋的眉心,轻轻点着来到沐秋唇瓣上,轻柔的摩擦了下。

    沐秋听话的闭上了眼睛,然后沉沉的陷入沉睡之中。

    “爷!”齐玉声音在门外响起,“几位长老带人包围了院子!”

    姬墨眼底浮现着一层浓浓的戾气,手却轻柔的抚摸着沐秋的脸颊,没有回应齐玉的话。

    姬墨所处的院落外,包围了层层数人,他们严阵以待,手持兵器,目光炯炯盯着院子里,可是却没人敢往前一步。因为与他们对峙的,则是一队杀伐嗜血的黑衣人!试图闯入的人早已经命丧于此!区区十几个黑衣人,竟然能够释放出如此磅礴的震慑气势,让那些比他们高出数倍的人莫名胆怯、忌惮。

    为首的几个长老脸色都很难看,敌、我之间横亘着数具惨不忍睹的尸体。镇定自若的二长老早已经没了平日的冷静,清晨一早他本是要去查看成果,自信满满的等待着胜利果实,可是,当见到那四敞的屋门,神色匆匆进屋一瞧,看到空无一人的屋子,冰凉的没有一丝温度的屋子,二长老就知晓,事情败露!

    二长老当即招来了暗卫询问,可是,竟然没有一人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这简直是天大的玩笑,在他们自己的地盘上,竟然把人给看丢了!

    这已经不是重点,现在他们要担心的,则是那个男人的怒气!没有人敢预测姬墨到底会怎样,每个人心里都看不到希望的曙光。

    就连久病床榻的族长也不得不亲自前来,坐在椅子上的族长大人神色怏怏,浑身被死气纠缠着,好像下一刻就能钻地见阎王。

    一直等到下午,快要接近傍晚的时候,屋子里的人才有了动静。

    沐秋转醒,昏沉的脑袋慢慢清晰起来,她被姬墨抱在怀里,就着姬墨的手喝了些汤药,嗓子不再干涩。虽然清醒,沐秋身体虚弱的仍旧没法动弹,就连手指头都木木的没力气,她只能靠在姬墨的身上。

    “幻灵!”沐秋虚弱开口,第一句话竟然是在询问幻灵。

    姬墨收拢沐秋身上褶皱不看的衣衫,遮挡走漏的光,“放心!”

    沐秋垂下眼睑,看到身上情况,没有什么特别的其他痕迹,稍稍提起的心平缓下来,沐秋靠在姬墨怀里,任由姬墨给自己整理衣衫,思绪却已经飘远,这笔账,她会双倍讨回来!

    沐秋闭上了眼睛,脑海中还残留了一些画面,若非姬墨及时归来,她现在恐怕已经是残花败柳了!阿抚那个贱人,确实给她准备了男人,一个其丑无比、奇臭无比的男人,就在一墙之隔的邻屋!

    姬墨碰触到了沐秋腹部的伤口,痛的沐秋浑身战栗。沐秋抬头看向姬墨,正好撞见了那张略显无措的脸,露出一抹淡淡的笑,“还好!”沐秋蠕动着唇,虚弱的吐出这两个字。

    姬墨规避着那伤口位置,小心的将沐秋抱起来,走出了屋门,而此刻,外面紧张的对峙已经濒临界点。

    “爷!”见到姬墨出面,齐玉终于松了口气,跟在身后,小心的瞥了一眼姬墨怀中的沐秋,心往下一沉——恐怕,事情要难了了!

    “我等真心想交公子您这个朋友,公子这是何意?”看到姬墨,族长憋闷了许久的怒意终于一起爆发出来。

    姬墨抬头无情注视着族长,可如此仍不忘让怀中的女人待得更舒服些。

    “相识多年,一切都好商议,还望公子现将阿抚交出来!”三长老出面当和事老,“什么事都好说,好说!”

    “幻灵!”姬墨面无表情看着前方,冷冷冰冰吐出两个字。与此同时,黑衣人已经将阿抚揪了出来,阿抚仍旧被帷幔包裹着,经过将近一天的折磨,人还在垂死挣扎着,只是嗓子显然已经哑掉了,那挣扎的幅度也几乎察觉不出来了。

    族长打了个手势,立即有人将重伤的幻灵架了过来,人已经昏迷,显然,幻灵之前必定还遭受了非人的折磨。

    见到惨重的幻灵,沐秋瞳孔骤缩,脸上唯一的一丝表情也尽数消失不见,那双眼睛一一扫过对面数人,如死神一般。

    “镇外,换人!”姬墨抱着沐秋往前走着,黑衣人有序回笼,将人护在中央,慢慢朝外面移动着,没有人敢阻止,没有人敢妨碍。

    等人来到外镇,天幕已经黑了下来,皎白的月光洒向大地,大地一片宁静,可这一方却热闹的紧。

    出了外镇,另有一队人马迎了上来,和姬墨这一方人汇合。原本还想就地反击的长老们见此场景,那脸色瞬时变成了调色盘,最后铁青的很。这些黑衣人都是精锐,个个身经百战,以一敌百,他们这些活了大半辈子的人,自然看的清楚、明白。饶是他们也有武功高强的人,可是也不敢直接交手,因为一旦交手,必定是败局!

    双方分别将人带到了中间的位置,然后交付彼此,快速后退回到自己的阵营。

    “交易两清!现在,开始算账!”姬墨冷漠的声音宛若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好像刀锋一般刮着每个人的心脏。

    就在这时候,一名黑衣人从姬墨身后冲出,直接攻击阿抚。同时,另有一人从对方飞身而出,直接对上了黑衣人,两个诡异的人交手,打的不可开交。

    “放我下来!”沐秋低声对着姬墨开口。

    姬墨低头看着沐秋,见到沐秋固执的神情,抿着唇,小心将沐秋放下,可还是让其紧紧靠在自己怀中,他手臂支撑这沐秋的身体,禁锢着对方。

    而就在沐秋双脚着地的刹那,原本纠缠在一起的人终于分开,黑衣人后退一步,而另外一人则后退数步,然后脖颈突然喷血,脑袋立即和身体搬了家!

    这死去的人,正是之前跟随阿抚的那个叫做黎的男人。沐秋看着那人尸体,冷漠眯了眯眼睛,“可惜了!”可惜死的太快了!

    “姬哥哥,为什么,阿抚那么喜欢你!”吃了解药,阿抚清醒过来,虽然身子仍旧虚弱。阿抚裹着帷幔,仍旧痴痴的望着姬墨,可是看到姬墨那么维护着沐秋,阿抚眼里满是嫉妒的恨意,“姬哥哥,这个女人有什么好?她弱的像是蚂蚁,随便一个人都能碾死她……”因为喊了一夜,嗓子早已经沙哑,那破锣一般的音质,让人听起来极不舒服法,“她不适合姬哥哥……”

    “姬哥哥,你知不知道,她是个肮脏的女人……”似是想起了什么,阿抚两眼放光,急切的诉说着,“这个女人被男人睡了,姬哥哥,她被别的男人碰了……”

    “呵呵呵……”沐秋低沉笑了起来,笑声就好像是鬼魅,而在沐秋手里,在其拇指上,正有一坨绒绒的东西包裹着,数日未见的小家伙终于回归了!“我说过,我的血,是论滴卖价的!”沐秋一字一顿,语速极慢的吐着字,视线却一一略过对面的人,虽然已经是晚上,可是天色依然明亮呢!沐秋又古怪的轻笑起来。

    大家都茫然的听着沐秋的话,可就在此刻,远方突然传来了人们凄惨的叫声,那一声一声痛苦哀嚎,比那在阿鼻地狱里受苦难的鬼魅都要痛苦上千百倍。

    啊——

    快跑——

    救命——救命——

    风呼啸而过,送来了远处的悲惨声音,明明隔着一层厚厚的山壁,可是那痛苦的声音却能穿透飘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本还在对峙的族人们都已经自乱阵脚,慌乱异常。

    “族长,长老!长老!”有幸逃脱的一人踉踉跄跄的奔跑而来,然后浑身是血的扑倒在地上,脸上、手上、身上竟然没有了一块好皮肉!“救——命——”那伸出的手还没有抬起,就听到噗——的一声响,竟然有一条小手指长的毒蜈蚣从那胳膊里破肉而出!而那男子早已经没了呼吸。

    很快,在那男子身体里,那毒蝎子、毒蛇、毒虫,蜂拥在他身体冲出来,进而将其血肉吞了个干干净净,而这只用了几个呼吸的功夫。

    除了沐秋意外,所有人都惊愕了,脸上露出惊恐万分的恐怖神情,那瞪大的眼珠子,无不在彰显着他们的惊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到底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远处的灾难声音越来越近,山壁另一方的声音一直延续到了山壁之外。很快,外面的人开始骚乱不安,那些即将进入睡梦中的人们谁也没有料到会有如此大祸临头。

    “蛇——啊——”

    “快跑,快跑——是蝎子——”

    “孩子,我的孩子——”

    “哇——娘,哇——”

    无数凄惨的叫声最终汇聚成了死亡之声,那些凄厉的声音响彻云霄,撞击着人们的耳膜,敲击着人们的脑子,震慑着人们的心脏。没有人敢冲出去,没人敢走前一步。

    远处的灯光一一亮起来,不断的有身影挣扎,然后销声匿迹。有幸能够从屋子里逃脱出来,但是却又被外面的毒虫吞噬,就像是诅咒,就像是一个牢笼,没有人能够从里面挣脱,男人、女人、老人、孩子……所有人都不能幸免。

    沐秋漠然无情的看着前方,充耳不闻那些悲惨凄厉的叫声,手指轻柔的摸着拇指上的小家伙,那光滑的绒毛让沐秋心安。

    对面的人们已经跪地,哭声此起彼伏,他们只能干看着灾难的降临,只能看着恶魔吞噬掉亲人、朋友的生命。明明昨天还在一起有说有笑,明明刚刚还在一起散步,明明清晨刚与亲人送别……一切的一切,曾经那平淡的美好,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毁了!

    “你这个妖女,他们是无辜的,他们都是无辜的!”三长老回过神来,早已经泪流满面,他扭头看向沐秋,怒吼着,控诉着,“他们只是普通人,他们什么也没有做,他们没有对不起你,你到底做了什么,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三长老踉跄着往前走了一步。

    其他人都被三长老的喊叫声惊回了神智,他们扭头看向沐秋,茫然的看着年纪不大的小姑娘,眼底显露出浓浓的恐惧,好像眼前的不是人,而是一个魔鬼!

    “我也只是普通人,我也什么都没做,你们又做了些什么?”沐秋质问着前方这些人,真是好笑,他们那么对待她的时候,怎么没有想过,她也不过是个柔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

    “来了,来了,它们过来了!”人群中的一个受了刺激的突然蹦起来,胡乱冲撞起来,尖叫着、叫嚣着,这么疯了的冲向了前方涌来的黑压压的一片。伴随着一声尖锐嘶吼,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被黑暗吞噬掉。

    前面的人开始后退,可是每当他们越界,姬墨的人就会毫不客气的将其斩杀!前有狼,后有虎!长老和他的族人们,退无可退,去无可去,进退维谷,已经被逼入了死角!

    前方那群毒虫毒蚁,成群结队的蜂拥而来,好像杀红了眼的恶魔,不过在距离大家十步远的地方,竟然停滞不前,没有退的意思,也没有前进的打算。

    姬墨搂紧了沐秋,这一幕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震撼,在面对那些生命,这个小人儿竟然纹丝不动,没有丝毫反应,目不转睛的看着那鲜活的生命一点点流逝。这瑕疵必报的性子,展露无遗。姬墨暗暗倒抽一口冷气,这是她的手笔?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是人能做到的吗?

    一旁的齐玉和叶飞早已经风中凌乱,他们觉得这个世界忽然间变了,他们能看见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可是脑袋却已经迟钝的没了思考的能力——这是人么?这还是人吗?

    那些黑衣人纹丝不动,只是每个人的吐息都有些紊乱,饶是再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在看到这么疯狂的一幕,也会接受不了。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有人开始对沐秋跪地磕头求饶。

    “求大人饶命,求公子饶命,我不想死,不想死!”

    “族长,我不想死,长老,我不想死,好惨,好惨,好可怕!”

    大家开始哭嚎连连,那被虫蚁啃噬的过程,他们不想经历,他们只求活下去,只想活下去。

    前面的几位掌权者面如死灰,颓败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他们知道,里面恐怕已经没有了活口!他们的族人,他们的亲人,他们的朋友,就这么没有了……

    “你要怎样?”二长老强忍着悲痛开口,那里面有他的儿子,有他的妻子,红肿着眼睛瞪着沐秋,“你到底要怎样?你还要怎样?”

    “我要怎样?”沐秋木然开口,她视线落在了那位族长的身上,“族长大人,你还想你的阿抚怎样?”沐秋歪着头,将脑袋靠在姬墨的身上,“阿抚姑娘,这几天,你让我吐出来的血,到底有多少滴呢?”沐秋那平静的语调让人听起来莫名的恐怖。

    听到沐秋那冷淡的话,阿抚身子簌簌颤抖起来,她惊恐的看着沐秋,牙齿相互打颤。脑海冷不丁的浮现起之前的一幕幕,“不是我,不是我!”阿抚扭头看向族长,“爹爹,我不想死,我不要死!”阿抚拼命的摇着头,抬头看向姬墨,“姬哥哥,阿抚不要死,阿抚不要死!求求你——夫人,夫人姐姐,阿抚不要了,阿抚不要姬哥哥,阿抚不要死……”

    “族长大人,你的族人,都是因为你的一己之私,而葬送的性命!”沐秋冷酷开口,她嗓音略显沙哑,在这黑夜中,随着呼啸的风,更是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这位族长感受着周遭人瞪着自己的目光,仇视、愤怒、厌恶……一切切负面情绪一起冲击向了他。他是一族之长,他的族人能文能武,可是武功再高,也高不过那些无孔不入的毒虫毒蝎。耳旁充斥着各种嘶喊,各种挣扎,各种悲惨……最终都汇聚成了对他的怨恨。因为他的私心,让全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啊——噗嗤——”忽然,那原本煞白的脸涨红起来,当口吐血,人直接从椅子上跌落下去,没了生机,只有那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空,表露了他的不甘,他的无奈,他的愤怒。

    “他们是无辜的,求夫人放过这些人,他们只是无辜族人!”三长老忽然开口,哀声诉求,“是我们的错,我们不该如此,让我们死,我们该死……”

    沐秋看着三长老,他或许是真的悔过,后悔曾经所做。可是其他人,其他人眼中有着恐怖的神情,可是也有仇恨,“放过?”沐秋轻笑了一声,“放过他们,来杀我么?”她从来都不是善人,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这时候,姬墨却当即抱起了沐秋,一步步后退,而原本纹丝不动的黑衣人,开始往前方逼近。

    “下面,交给我!”姬墨低头亲吻上沐秋的双眸,那磁性的声音极其悦耳动听。

    衣袖早已经遮挡了沐秋的手指,沐秋暗中戳了戳小家伙,然后安心的闭上了眼睛。

    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彪悍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轨迹图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轨迹图图并收藏彪悍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