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彪悍毒妃 > 第七十八章 入贼船(上)

第七十八章 入贼船(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正当沐秋在发愁怎么接近司徒府的时候,姬墨就收到了来自司徒府的请帖,这无疑解了沐秋的燃眉之急。天蚕老人给的信息太少,沐秋只能深入虎穴中,才能慢慢发现真正的东西。

    司徒府修建的并不华丽,反而有一种古老的沉淀感,整个府邸都弥漫着一种历史的气息,这是久经时代变迁才能拥有的。

    沐秋随着姬墨下了马车,站在姬墨身旁,蒙着面纱,透着一种神秘气息,身子略显娇弱,体态轻盈,给人一种无害感,让人有一种动动手指头就能灭掉这个女人的感觉,好像是构不成威胁。

    在沐秋下车后,没人看到,在车底,有一小东西嗖的一下消失在院落中,快的没人发现,就连内功浓厚的司徒老爷都没有丁点儿的异常反应。

    司徒老爷只看了一眼沐秋,随后就将视线落到了姬墨的身上,面上越发恭敬,显然很看好眼前这个乃年轻人,很重视这个人。“公子能够光临寒舍,是我司徒府的荣幸,请!”司徒老爷将人请进客厅。

    司徒晴一身青色蓬裙,头上带着金步摇,一瞧就是精心打扮的,跟在司徒老爷身后,举止落落大方,只是那偶尔抬起眸子偷偷瞄向姬墨的时候,脸色才露出羞涩,眼里闪烁着莫名的激动。同时,直接无视掉了沐秋的存在,好像沐秋只是空气。

    “公子能来,晴儿很高兴!”进了屋后,司徒晴对着姬墨行了礼,女子的娇态显露无疑,“公子能大驾光临来我司徒府……”

    “交易而已!”面对娇人的媚态,那沉静语调,姬墨只回了冷冰冰的四个字,原本还算融洽的气氛顿时僵持下来。

    司徒晴嘴里剩下的话就这么被不客气的堵了回去,站在姬墨面前,身子略显僵硬,进退尴尬。

    “晴儿,给公子看茶!”司徒老爷闪过一丝不悦,但还是耐着性子解了围,“不知公子身旁这位姑娘是?”司徒老爷看向沐秋,第一次正面打量沐秋,眼神锐利,气势压迫的很,好像故意要沐秋难看似的。

    “是内人!”姬墨眸底划过一道暗笑,然后继续冷酷开口。

    沐秋心脏一紧,唇角却闪过一道冷漠的讥讽之意,暗中剜了一眼姬墨,这人故意给她拉仇恨吧?斜睨看向司徒老爷,见到那张老脸闪过一丝不适,余光瞥到刚买进门却停在门口的司徒晴,眼角的冷光越发的寒。

    不过,人倒是反应及时,司徒晴端着茶水走过来,分别给姬墨和沐秋斟茶倒水,只是那微微颤抖的手泄露了她此刻并不平静的内心。

    姬墨扫了一眼,却并没有要喝的意思,看向司徒老爷,等待对方的说辞,毕竟这是对方邀请的,又不是他们一定要来的。

    “司徒小姐身子不适?”感觉司徒晴那幽怨、哀戚的目光,沐秋开口询问道,“司徒小姐这样子,倒是让我想到了之前见到的柳娘子,若是不晓得两位身份,我还以为两人是姐妹呢,就连表情都分毫不差!”

    司徒晴眸光一闪,咬了咬牙,“姑娘说笑了。”

    “还说不是呢,这说话都成问题了!”沐秋打断司徒晴,扭头看向了司徒老爷,“听闻司徒一族底蕴深厚,想来是有规矩的。”沐秋莞尔一笑,没有再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但是聪明人一听就已经全部明白。

    “咳!”司徒老爷警告了一眼司徒晴,然后看向沐秋,“夫人真会开玩笑,不知道夫人是哪里人?听晴儿说,她与夫人还有过一面之缘。”司徒老爷虽然在笑,可是笑容里面却加了刀子,若非沐秋,恐怕他的宝贝二女儿司徒韵还不会变成这样。

    “啊——啊!”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音,有一哑巴只啊啊的喊着,声音里带着一丝怒意。

    婢女们都很着急,安慰着,阻拦着对方,“二小姐,二小姐,老爷在见客,咱回去吧,回去吧!”婢女们苦口婆心的劝阻着,只是压根就不顶用。

    很快,只见一个人影嚣张的冲了进来,怒气冲冲,眼睛里满是杀意,她第一眼就看到了姬墨身旁的沐秋,这个造成她悲剧的罪魁祸首。正是司徒韵,与之前的活泼简直是南辕北辙,此刻的司徒韵多了一丝阴狠,多了一分消沉。司徒韵手里拿着鞭子,怒火冲着沐秋挥了过来,嘴里啊的叫着。

    “韵儿!”司徒晴见状,脸色一变,赶紧冲了上去,适时的阻止了司徒韵鲁莽的行为,她躲过司徒韵手中的鞭子,一把抱住了司徒韵,“韵儿,不得胡闹!”司徒晴抓着司徒韵手腕,让其恢复冷静。

    姬墨一直没有开口,但是他布满的情绪却显露无疑,那双眼睛无情残忍略过司徒韵,手指轻按在桌面上,若非有所顾忌,他会要她的命!胆敢当着他的面,对他的女人动手!找死!

    身后站着的齐玉和叶飞都看傻子一样的看向司徒韵,这人是猪脑子么?司徒家的人就不提前管一管,任由人闹腾?敢对夫人动手,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见到隐忍不发的姬墨,两人暗自叹息,司徒家最好聪明些,不然,是真的要惨了。

    “韵儿,有客人在,休得无礼!”司徒老爷出声呵斥着,“还不快给人道歉!”

    司徒韵死死盯着沐秋,很不得一口咬死她,她仇人就在眼前,他们竟然阻止她报仇,还要她给这个贱人道歉?司徒韵啊了一声,眼泪扑扑的掉了下来,伸手指着沐秋,又指了自己的嗓子,无声控诉着。

    沐秋嘴边仅有的笑也尽数消失不见,眯着眼睛看着司徒晴和司徒韵两姐妹,司徒韵的行为司徒晴可没打算阻止的意思,而她看向姬墨的时候,眼里也有着一丝哀求。

    “晴儿,领韵儿下去!”司徒老爷叹了一口气,无奈开口。

    司徒晴将不情愿的司徒韵带了下去,临走的时候还多看了一眼司徒老爷,然后嫉妒的目光扫过沐秋,眼底有着一丝不甘愿。

    “公子,明人不说暗话,老夫只问公子一句话,韵儿的伤,可是公子的缘故?”司徒老爷严肃的看向姬墨,质问开口,眼里有着一丝胁迫,执拗的想要一个明确答案。

    姬墨动着茶杯,平静的看向司徒老爷,不喜不悲,面无表情,“是!”姬墨回答的干脆利落。

    “为何?我司徒家速来与公子无仇无怨!”司徒老爷抿着唇,眼里有着一丝怒意。

    “顶撞、污蔑内人,若非看在司徒姓氏的份上,要其性命也不为过!”姬墨口气强硬,“看来,司徒家主没有诚意邀请,告辞!”姬墨搂着沐秋离开,堂而皇之的样子让司徒家主当即变了脸。

    “公子留步!”来到院子里,司徒老爷追了出来,虽然怒意未消,可他却还有些理智。

    沐秋看着姬墨,“我去车上等你!”沐秋拍了拍姬墨的手,然后带着叶飞先一步离开。

    沐秋出了院子门,直接被赶来的司徒晴堵在了门口。

    司徒晴见到沐秋单独出来,眼底闪过一道幽光,“可否请夫人借一步说话?”思绪回转,司徒晴又重新恢复了冷静,面带歉意,“夫人放心,只在花园坐一坐,并不会耽搁多少时间。”司徒晴怕沐秋有所担忧,连忙说道。

    沐秋点头,示意司徒晴带路。

    “夫人是哪里人?何时与公子举行婚礼,为何江湖上没有丝毫风声?”司徒晴带着沐秋来到凉亭里,两人相对而坐。

    沐秋打量着司徒晴,“司徒小姐无需如此,有话但说无妨,我不认为你我是朋友。”沐秋直接戳破司徒晴的心思,也没打算和她浪费时间。

    司徒晴神色一僵,抬头看向沐秋,脸上笑容尽数消失,“夫人真性情!”司徒晴看着沐秋,“夫人不适合江湖,也不适合公子!”

    “我不适合,难道是司徒小姐适合?”沐秋嗤笑一声,心里火气蹭蹭冒出来,“我怎样,和司徒小姐有分毫的关系?司徒小姐如此关心在下,难道知道我是司徒家遗留的血脉?”

    “胡说!”司徒晴听沐秋说的不像话,连忙反对。

    沐秋叹息,看来最近这段日子是真的太压抑了,她是真的想找个人来虐一虐!“听闻司徒小姐聪慧过人,想必脑子里不是塞的一堆柴草才对!我适不适合谁,关你什么事情?司徒小姐,你管的太宽了!”话不投机,沐秋起身要离开,“司徒小姐爱慕有妇之夫,还弄的如此理直气壮,奇景儿!”

    沐秋一出凉亭,忽然从一旁窜出一只野猫来,朝着沐秋身上撕咬着抓了上来。

    叶飞倒是迅速,挡在沐秋跟前,剑已出鞘,伸手一劈,直接将那只猫给劈成两截!警戒的看着周围,脸色不怎么好看。

    沐秋转头看向司徒晴,司徒晴神色无恙,眼底甚至有着一丝挑衅,她这是招谁惹谁了?拧着眉头,脸色沉下来。

    “怎样,受伤了么?”这时候,姬墨快步走来,一把将沐秋搂住,瞥了一眼地上的死猫尸体,眼底杀意尽显,轻柔的安抚着沐秋。

    “没事!”沐秋抬头看向姬墨,似笑非笑,“司徒小姐说,我不适合做你的夫人,那爷说说,我不适合,谁适合?司徒小姐适合爷么?我怎么不知道,原来爷和司徒小姐还有纠葛呢?可别已经暗度陈仓,把我当傻子耍!”沐秋推开姬墨,后退了一步,“爱慕爷的阿猫阿狗还真是不少!哼!”沐秋转身负起离开,“一群婊子!”沐秋咒骂一声,也不管这是谁的底盘,快步离开。

    她和这司徒一族,注定是仇敌!隐藏在袖子里的手指紧紧捏着一节木屑,而袖子里,小松鼠安稳的挂载内壁上,优哉游哉荡秋千,它咧着嘴,嘴角还残留着一点碎屑。

    “司徒家主,这笔交易作废!”姬墨阴冷扫过司徒晴,看也不看身后的司徒老爷,甩袖离开。

    “公子,公子!等一等!”司徒家主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赶紧去追赶姬墨,可是,一旁齐玉却阻止了司徒家主的去路。

    “司徒老爷见谅,我家爷心情不好!”齐玉暗自嘲讽瞥了一眼摇摇欲坠的司徒晴,活该!齐玉眯了眯眼睛,他有有点儿怀疑,这是不是他家主子故意的?故意让人空欢喜一场?

    司徒老爷扭头看向司徒晴,“你做了什么?”刚刚还欢喜的情绪瞬间被一盆冰水浇灭,他看向自家女儿,“你知不知道,他已经答应要留下你了?你到底做了什么?”司徒老爷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司徒晴,原本聪明的女儿,怎么竟然这么糊涂,之间两人商议的好好的,一切都按步骤走的很顺利,她怎么这么不听话,这么多此一举!

    “爹?你,你说什么?”司徒晴回过神来,不解的看着司徒老爷,“他,他同意了?”同意留下她在身边?她没有听错吧?司徒晴整个人都忽然间鲜活起来,好像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现在作废了!晚了!”司徒老爷真想一巴掌甩出去,可是终究还是没有忍心。

    司徒晴咬咬唇,“爹爹,不会的,公子既然能同意,就说明,就说明还有机会的,还有机会的!”司徒晴急切的看着司徒老爷,“爹爹,你相信女儿,一定能拉拢到公子的,一定能的!”

    另一边,沐秋气冲冲来到马车旁,只是进了车里后,脸上没有丝毫怒意,她从袖子里掏出小松鼠,扔到车厢里,让其自己找地方躲着,然后仔细的开始看手中的木屑,全神贯注的看着,连姬墨上车都没有察觉。

    看到平静的沐秋,姬墨暗自松了口气,他靠着沐秋坐下来,将其揽到怀中,“宝贝在看什么?”对于刚刚的事情,两个人谁也没有再说。

    沐秋瞥了一眼姬墨,然后将木屑放到了姬墨的手里,“司徒府有什么不妥么?”沐秋挑眉,她可是记着去司徒府之前姬墨暗中派人下任务。

    姬墨点了点沐秋的鼻尖,“什么也瞒不过宝贝!”他不得不赞叹沐秋的机警,配合自己演了这么一场戏,他不过一个眼神,她就懂得的一清二楚,这算不算心有灵犀?姬墨伸手从一暗格里拿出了一张破旧的牛皮纸,递给了沐秋。

    沐秋接过来,牛皮纸发黄了,而且破损严重,小心打开,里面的字迹也磨损严重,已经有许多看不清了,而且上面的字很古老,沐秋没几个认识的,不在她认知的范畴内,不过能猜测出是重要的东西,沐秋煞有介事的从头到尾看了一遍,然后点点头,重新将牛皮纸折叠起来还给了姬墨,对着姬墨眨眨眼睛,轻笑了笑,“没看懂!”

    姬墨:“……”没看懂?没看懂还这么装模作样的!这个小女人,姬墨无语的笑了笑,他还以为她看明白了,还吃惊了一下下,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

    不懂又不是丢人的事情,而且这些字,也不像是沧溟的文字,沐秋心里嘀咕着,“没办法,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沐秋耸耸肩。

    姬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宝贝!”姬墨搂紧沐秋,“你可真是——”姬墨忍不住吻了吻沐秋,“这是一张地图!”

    地图?沐秋抬眼看着姬墨,她可没看到什么线条、图纸,反而是见了一堆复杂的文字。

    “这些是古字,现世上已经没几个能看懂的人了。”姬墨略显不屑,带着一丝阴冷之色,“这种字专属于一个种族——沧族。沧溟的沧。”

    “沧族?”沐秋忽然开口,满心疑问。

    姬墨见沐秋真的感兴趣,也没了敷衍的意思,“传闻沧族是上天眷顾的一个民族,有着常人所没有的奇异能力,他们身怀绝技,掌管天地,负责生死轮回……”

    神话故事!这是沐秋听了后的第一个反应,或许这个民族真的存在,只是没有传的这么神奇,可能只是被世人神话了而已。

    “这是能够找到沧族的地图!不过只是残缺的一部分,并不完整。”姬墨低声诉说。

    “你相信?”沐秋蹙起眉头。

    “也许没有这么传神,但,必定有着常人无法拥有的东西。”姬墨理智说道,“这件事情,只有江湖世家才知晓,而且,他们从没有放弃过寻找的步伐。”姬墨盯着沐秋,眼底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深邃幽光。

    “你又怎么知道的?”话一出口,沐秋就后悔了,“算了,不用说,我不想知道!”第六感告诉沐秋,这个问题,不是自己应该知道的。

    姬墨可没打算就这么算了,双手搂紧,“父皇给的!”

    当即,沐秋眼皮子就剧烈一跳,抬眼正对视上姬墨那双含笑的眸子。

    “宝贝想躲开?想都别想!”似是看穿了沐秋的伎俩,姬墨唇角浮现一抹奸诈的弧度,“宝贝是宸王妃,是本王的王妃,躲不开,逃不掉!”趁着这个机会,再次给沐秋灌输这种思想。姬墨可不敢小看沐秋,他要无所不用其极,让沐秋没有离开的机会。秘密知道的越多,贼船待的就越久,就越没有离开的机会,他会将这一艘船造成铜墙铁壁,牢牢困住她。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彪悍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轨迹图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轨迹图图并收藏彪悍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