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彪悍毒妃 > 第八十四章 搬石头砸脚

第八十四章 搬石头砸脚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沐秋被司徒晴带到了自己的闺房,屋子里收拾的很简单,女儿家的东西却也不少。一踏进门,沐秋就感觉一股浓郁的沁人心脾的花香味儿扑面而来,让人不自觉放松警惕,有一种特别的舒畅感觉。

    “夫人稍等!”司徒晴暗中见到沐秋闻到香味似是没有特别反应,反而还很享受这种味道似的,原本的提心吊胆缓缓放了下来,“这里晴儿已经许久没有过来,好在还留了几件新衣裳,还没有穿过……”司徒晴命身旁的婢女去拿。

    “小姐,您忘记了,衣裳您全都放到二小姐屋子里了。”这时候,那婢女小心提醒着,同时还胆怯的看了一眼沐秋,生怕沐秋会发怒似的。

    “怎么不早说?”司徒晴听完,立即呵斥着,“让夫人久等,你担待的起吗?”可司徒晴一看沐秋根本就没有搭理的意思,也没了训斥人的兴致,神色讪讪的看向沐秋,“夫人见谅,是晴儿弄错了……”

    “无妨!”沐秋这才扭头看向司徒晴,“司徒小姐不用如此,时间多的是,我等得起!”沐秋淡然说道。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去拿!”司徒晴厌恶的瞪着那婢女。

    婢女领命,赶紧小跑着离开。

    门打开又被关上,一股清凉的空气铺面,可是随之那香味儿更甚。

    沐秋寻了个位置坐了下来,真如她所说,也不着急,一副事不关己的淡然样子。

    司徒晴也略显尴尬的找了个位置坐下,不时地打量着沐秋,观察着沐秋,眼神隐晦不明,神色复杂难辨。

    两人谁也没有要说话的意思,时间就这么一分一秒过去,两人之间的气氛就这么静谧诡异,空气中的气息越发的浓香甜蜜,甚至让人觉得有些热,令人难以安稳坐住。

    司徒晴如坐针毡,面色红润,额头甚至有薄汗层层渗出,感觉身上越来越热,“夫人稍作片刻,容晴儿去看上一看!”司徒晴终于坐不住,忽然站了起来,作势要往外走。

    沐秋手指轻轻的敲打着着腿,忽然抬起眸子似笑非笑的看向司徒晴,“司徒小姐,时辰还没到呢,先走岂不是要错过好戏?你走了,这场戏还要怎么唱下去呢?”沐秋眼睁睁的看着司徒晴刚迈出三步,就倏然僵在原地,背脊僵硬,脸上表情有些把持不住。

    “夫人这是何意?”司徒晴一脸不解,微蹙着眉头。

    “何意?”沐秋也一脸茫然的看向司徒晴,“我说的很清楚明了!”沐秋挑眉,然后站起来,慢慢靠近司徒晴,站到司徒晴对面,一步一步逼迫着对方。

    司徒晴见到沐秋瞪视自己的样子,明明没有丝毫的气势,明明一副柔弱的样子,为什么她却有种窒息的感觉,她本能的不敢与其对视,好像眼前这个人本身就是一种令人畏惧的存在。司徒晴呆愣愣的看着沐秋,她是怎么做到的?她根本就提不起信心,不敢与其对抗。

    “你到底看上他什么?”沐秋适可而止,站在原地,“为什么这么多人前仆后继的要跟他呢?”沐秋满脸疑问。

    司徒晴盯着沐秋,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反应,可是让人失望的是,她没有从沐秋脸上看到任何有用的信息,“男人三妻四妾正常的很,公子既然娶夫人为妻,我等也只求有机会服侍公子,不求名分!”司徒晴也不扭捏,直接表达了自己所想。

    “堂堂司徒世家嫡出的大小姐,竟然要干巴巴的给么男人做妾么?”沐秋似笑非笑的看着,“不过,司徒小姐和柳娘子关系不错,不晓得知不知道青楼里流传的一句话。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在我看来,为妾,柳娘子比司徒小姐何时呢!”

    司徒晴神色一变,“夫人什么意思,不要血口喷人!”司徒晴连忙否认,自证清白。

    可是沐秋根本就不去听,仍旧自顾着说着,“可惜了,司徒小姐眼力着实有问题,找了个不怎么聪明的队友!”沐秋可惜的摇摇头,“猪队友,害死人!”沐秋抬眸,见到司徒晴脸颊通红,呼吸渐渐紊乱。

    “我出去看看!”司徒晴想要赶紧逃离开这个地方,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一样的地方,怎么沐秋还是反应正常?到底怎么回事?

    沐秋挡住司徒晴去路,“司徒小姐不是要陪着我么,身为主人家,先离开就不礼貌了!没关系,我有的是时间,咱们慢慢等着,总会回来的!”沐秋那毫无波澜的声音让人听着更是心里发紧。重生巨星时代

    司徒晴内心挣扎不已,原本镇定的心早已经开始慌乱,思绪也开始凌乱起来,原本还算淡定的人,早就飘飘然,司徒晴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不然,一定是她先出事。

    司徒晴越过沐秋疾步就要冲向外面,可是沐秋却先一步拽住了司徒晴的胳膊,很用力,沐秋没等司徒晴反应过来,拇指直接按在了手臂内侧,在司徒晴乱了神智的刹那间,突然出力。

    司徒晴正要挣脱开,想要尽快离开这间屋子,可是,不知怎么的,她忽然间浑身脱力,身子一软,虚弱的跌坐在了身后的椅子上,就像是一滩烂泥,就这么被砸进了椅子里。

    “司徒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沐秋故意茫然的看着司徒晴,看着对方好像要化成一滩水似的,“这是怎么了?司徒小姐生病了?”沐秋眨眨眼睛。

    “你,你做了什么?”司徒晴惊怒异常,她感觉浑身虚弱无力,而且从腹腔开始涌出一股一股热流,流淌全身,嘴唇发干,思绪逐渐失去理智,眼前一阵一阵的朦胧感袭来。

    “司徒小姐真是恶人先告状,我做了什么?”沐秋有些不赞同的摇头,“这里是司徒山庄,这间屋子是司徒小姐闺阁,我一个外人,能做什么?在司徒家的底盘上,我敢做什么?”

    司徒晴眼前逐渐模糊,哪里出了问题,到底哪里出了叉子?“来人,来人!快来人!”司徒晴咬破唇,试图恢复理智,她试着起身,可是刚撑起身子后,又突然跌坐回去,身子越来越烫,感觉周围空气越发的稀薄,难以呼吸。

    “司徒小姐,柳娘子将东西交给你的时候恐怕没有说,这依兰花虽说有催情效果,但是却绝对不能和姚花碰触,否则,会化成更烈的春药,让人欲罢不能!”沐秋站在司徒晴跟前,俯瞰睥睨着司徒晴,“司徒小姐,你被人坑了!”

    司徒晴胸口起伏剧烈,断断续续的将沐秋的话听进了心里,司徒晴吃人的心思都有,再愚蠢的人都明白了,她要是还不清楚,干脆去撞墙得了,司徒晴神色恍惚的看着沐秋,姚花?怎么可能,她平日最喜欢用姚花泡澡,可知道这件事情的人绝对没几个,而恰恰柳娘子正好在其中。

    “这种药效对平常人来说,效果或许还能推迟,可尤其对练武有内力的人,反应尤其强烈,尤其敏感。”沐秋哀叹一声,“看来,我这衣服也没机会换了!”

    沐秋走上前,在司徒晴惊恐万分的瞩目下,终于伸出了魔爪,“司徒小姐放心,释放出来就没事了!”

    “你,你,你要干什么?”司徒晴听着沐秋的话,心跳急剧加速,很是着急,“嗯——”

    沐秋冰凉的手碰触上了司徒晴的脸颊,那舒服的感觉让司徒晴不自觉的呻吟出来,沐秋指肚轻轻划着司徒晴脸颊,然后沿着一路向下,来到脖颈处,更是轻柔的动了动她的喉咙。

    “你——”司徒晴身子开始颤栗,毛骨悚然,可是这些反应仍旧阻止不了身体的本能。

    “司徒小姐,你说,若是你成了残花败柳,你心仪的公子还会要你么?”沐秋看着司徒晴抗拒着,附耳过去,轻轻对着司徒晴的敏感吹着气。

    司徒晴再蠢、再单纯,也知道沐秋要做什么了,可是她怎么敢?这个女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她的心跳开始砰砰加速,好像打鼓一样,身体酥软难耐,嘴里更是发出了一丝勾人婴宁。这是谁的声音?司徒晴惊怒万分,扭动着身子,这怎么可能会是她?

    沐秋的手好像具有魔力似的,所碰触过的肌肤都起了奇怪的反应。沐秋看着司徒晴还在抗拒着,眯起了眼睛,外头凝视了半晌,然后慢慢的抽开了司徒晴腰间的腰带,轻轻用力一拉,衣服立即松了开来。

    “你——”司徒晴伸手想要去反抗,可是她已经没了抬手的力气,“不要——求——你!”司徒晴喘息着,浑身散发着一股**气息。

    沐秋咯咯一笑,不理会司徒晴,故意勾着司徒晴的情绪,将她身上的衣服扒了开,身上只留一件绣着莲花的肚兜,“司徒小姐不是热么,我帮你去去热!”沐秋的手在司徒晴身上来回的游走,沐秋自然知道什么地方的碰触能使人更容易动情,什么地方能快速动情。

    司徒晴还没玩够,可却忽然收到了提醒,沐秋撇嘴,“司徒小姐放心,过会儿就会有人来帮你的!”沐秋起身,嫌恶的用司徒晴的衣服擦着手。

    “不——”司徒晴最后的一丝理智也彻底消失,她身体在椅子里扭动着,嘴里更是急促喘息,浑身散发着一股香汗,她不自觉的用手无力的抚摸着身体,那种从未有过的悸动让司徒晴觉得陌生,但更多的则是空虚,身体的空隙,心灵的空虚。最吕布

    沐秋出了门,叶柳忽然出现在沐秋跟前,“夫人,姬毅正在过来的路上。”叶柳低着头,不敢去看沐秋的神情。

    “他么?”沐秋蹙了蹙眉头,依照沐秋的意思,她更属意那位二百五的,“便宜他了!”沐秋摆摆手,然后去了院子里,并没有打算离开这里。

    过了大约有半盏茶的功夫,姬毅踏步走了进来,他疑惑的看着四周,神色有些迷茫,可还是走进了院子,显然姬毅第一时间看到了那间亮灯的屋子,迟疑片刻后就走了过去,只打开门,那眼前喷血的场景让姬毅有些怔然。

    沐秋奸诈一笑,她出来之前,里面可是留了点儿料的,只要是个带把儿的男人,一定不会让人失望。沐秋摸着下巴,看着门被姬毅猴急的关上,然后那到强壮的身影急匆匆扑了上去。

    沐秋没有放松警惕,她晓得周围必定有暗卫,不过她的位置隐秘,是不容察觉的,很快,屋子里就传出了男子的急忙的吼声,还有女子嘤嘤痛苦叫声。

    成了!沐秋暗中给叶柳打了手势,让其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屋子里,香艳的场景,血脉喷张的灼热,浓郁迷人的**……两具身体交叠在一起,冰凉的地面早已经被暖热,男女更是忘情,只留下本能的发泄。

    此刻的司徒晴,有着难受,但是更多的却是一股前所未有的满足感,那男子气息让她更是迷离,她想要的更多。

    沐秋正支着耳朵听着,身后空气忽然波动,然后就被人给搂进怀中。沐秋没有回头,勾着唇角,“怎么来了?”沐秋低声询问,小手无聊的捏着腰间的手指头。

    耳目聪慧,屋子里的分毫声音都被姬墨听了个一清二楚,他低头,忽然含住了沐秋耳朵,慢慢撕磨,手臂用力,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宝贝,那下贱的手段,你怎么会的呢?嗯?”沐秋的一举一动,自然有暗卫详细的回禀,当他听到沐秋竟然在挑逗司徒晴的时候,心火难消,真的很想将这个小女人抓过来暴打一顿,更是想要将被沐秋碰触的那个女人大卸八块,他都没有这种待遇,那个该死的女人凭什么?怨气,浓浓的怨气从姬墨身上释放出来。

    “宝贝,过会儿再找你算账!”姬墨忽然察觉动静,搂着沐秋,一个起落悄然来到了屋顶,安稳护着沐秋,两人在房顶上看着已经来到门口的那一群人。

    是之前那屋子里的人,除了姬墨和姬毅,竟然一个都没少,全部到齐。

    “怎么做到的?”沐秋眼神询问着姬墨。

    姬墨瞥了一眼沐秋,低头吻了一口,却并不解释,这种事情很容易,根本不需要任何心计,这是他不想说,因为沐秋一定已经猜到,就是想故意找借口岔开话题而已。

    “是这里?”有人疑惑的开口,“司徒小姐让咱们来这里干什么?”

    “兴许真的有好事呢?看看谁的表现好,决定……”有人期盼的笑了,“走,走,去看看!”大家催促着涌进了院子。

    “咦?怎么有声音?”忽然,有人站院子里站定,脸上露出了狐疑的神色,“怎么回事?”

    “哎,怎么有猫叫的声音啊?”那二百五忽然开口,不解的看向那唯一一间亮着灯的屋子,首当其冲的推门走了进去,“俺滴那个天爷爷哎!”只是人刚一进去,紧接着就哭天喊地嚎叫着跑了出来,伸手捂着眼睛,“出事儿了,出大事了!”二百五急红了眼睛,很着急的在原地打转。

    大家你看看我,我瞧瞧你,那声音早已经听的清清楚楚,只是每个人眼里都露出了一丝不解,更多的却是愤怒。大家自发走到门口,站在门外,看着屋子里正上演的男女大战。

    浓郁的助情香味儿,甜美勾人的呻吟叫声,火辣喷血的妖娆身材……每个人看了都目瞪口呆。

    司徒晴?这个放浪不堪的女人竟然是司徒晴!大家惊怒异常,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

    闻讯赶来的司徒日看到堵在门口的那一群人,眼皮子剧烈挑了挑,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怎么回事?”司徒日走过去,当看到屋子里还在纠缠不休的人,脸色涨红,“混账!”怒声一斥

    ,震耳欲聋。莫氏江湖

    屋子里两个原本就没抵抗的人,当即吐了血,神智这才清醒很多。

    姬毅脸上眼底闪过一抹餍足,可是看到身下女子,那娇羞妩媚的模样,身体再次起了反应,可理智告诉他不能。姬毅抬头看向门口众人,伸手扯过衣服将怀里的司徒晴遮住,并将司徒晴抱回到了床上,虽然惊慌,但却不失措。

    司徒晴嘴里低声嘤嘤着,手抓着姬毅不放,可她明明已经清醒过来,她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悲愤交加,她应该推开他,可是她身体却给出了本能反应。

    “司徒老爷,你们父女将我等坑骗的好苦!”忽然有人开了口,脸色很难看,再见到那具娇柔的身体,更是愤怒异常,这美人儿或许是他的呢,没想到让个名不经传的人给登了先!

    “比武招亲?司徒老爷是将我等当做傻子欺哄吗?”另外的人也都附和。

    “嘤嘤嘤,怎个能这酱紫啊,伦家都说,只有夫妻才能阴阳调和,这么下作滴事情,仙女怎么能酱紫!仙女,俺心目中滴仙女啊,毁了,毁唻,老天爷爷,你肿么这样,俺滴仙女飞来,到嘴滴鸭子飞唻……”正当人们争论不休的时候,二百五再次语出惊人,以至于大家都用怪异的目光看向院子里捶胸顿足、自怨自艾的大汉铁锤。“俺家养滴猫儿,发情滴时候才会胡乱找……苟合哎,俺滴仙女,怎么能苟合!”

    司徒日听后,清楚感受着周围人们鄙夷的目光,老脸更是没地方放,“诸位,我司徒日必定会给诸位一个交代,请大家放心,今日到此为止!”司徒日命人来,送大家离开。

    姬毅已经穿好衣服,精神略显颓靡,可眉眼中却满是神采,他站在屋子里,看着外面的人被司徒日打发走,垂下眸子,思索着怎么处理事情。

    “司徒家主!是本公子失态,至于晴儿,本——我会负责!”姬毅抬头看向司徒日,慎重开口说道。

    “你负责?你怎么负责,枉老夫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没想到竟然会做出如此下作事情!毁我女儿清白,你怎么敢,你怎么能?”司徒日劈头盖脸的就将姬毅骂了一通。

    姬毅本想反驳,可转念间又闭了口,此刻他若还想不明白,那才是真的蠢,算计?到底是谁在算计他?有什么目的?虽然暂时,这情势对他有利。

    “爹!”司徒晴幽幽转醒,她没有像其她失去贞洁的女子一样大哭大闹,寻思腻活,眼里闪过一丝怨毒,还有浓浓的仇怒,但很快就恢复平静,“爹,女儿是真心喜欢季公子,爹,是女儿,不怪公子的!”司徒晴说着,羞涩的抬眸看了一眼姬毅,然后又红着脸垂下眸子,无措的的抓着被单。

    “晴儿!”姬毅见此,自然不会放过表现的机会,他走到床边,将床上的娇人儿搂进怀中。

    “季公子先回去,晴儿会说服爹爹!”司徒晴柔若无骨的靠在姬毅怀中,嘤嘤开口。

    “晴儿放心,我必不会负你!”姬毅拿出一块玉佩,亲自交给了司徒晴,眼眸里满是深深的柔情。

    姬毅告别司徒日,虽然司徒日脸色仍旧难看,可却不再恶言相向,姬毅心情倍儿爽的离开司徒山庄。

    “你怎么这么不知羞耻!”等人都离开,司徒日终于爆发,他瞪着床上的司徒晴,脸上满是失望神色,“晴儿,爹爹不知道,你原来满理智聪明的,怎么,一遇到事情,竟然这么……”听司徒日的意思,他早已经知道了司徒晴的算计,只是没有想到,竟然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司徒晴呆愣愣的看着床头,没有了刚才的勇气,只能愣愣的看着,脑袋昏昏沉沉,到底哪里出错了?来的为什么是他,而不是他?司徒晴脸色铁青,就连老天爷都在帮助那个女人么?

    柳娘子,沐秋,季公子……明明安排好的,却不按计划的走。她的清白,就这么轻而易举的给了个陌生男人,她心心念念的公子却没有出现。想到走前姬毅的话,她的心抽痛不已,妾?

    我会宠你,爱护你,我会给你一颗心,但却不能给你妻的承诺!晴儿,我心心念念着你,从第一眼见到你后,就一直想着你,对不起……季公子还说什么了?司徒晴两眼涣散没有焦点。

    站在司徒山庄门外,沐秋摇头叹息,“这么轻易,太让人失望了!”她弄了好多推手的准备,但是却无用武之地了,真是太可惜了。

    “放心,会给宝贝施展的机会。”姬墨牵着沐秋上车,离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彪悍毒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轨迹图图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轨迹图图并收藏彪悍毒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