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驭蛊 > 第42章 药效

第42章 药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凤元青伸开双手将那一粒丹药接过。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个玉瓶,小心翼翼的将丹药装起来。主子要知道这丹药的疗效,无论如何他都不允许丹药有失。

    空中响起了一声尖锐的鸟鸣,从声音中便能听出灵兽的傲气,威压也隐约出现在上空。高等魔兽,向来会这样昭示自己的存在。

    “来了。”凤临澜听到声音便将视线从凤元青手中的丹药移开。

    鸟鸣声在他开口的瞬间湮灭,就如同被人硬生生的掐住了脖子一般。周围的威压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从未出现。

    方池墨将手中的玉瓶放入到空间戒指之中,微微抬头看向天空。那威压虽说只出现了一瞬,他也能判断出释放威压的必然是圣阶,而且明显要比刚刚突破圣阶的方睿要强上一些。

    一只青色的大鸟从天空飞了下来,如同坠落一般,疾驰而下。落在地上的时候,却没有溅起一丝一毫的灰尘。它落地的时候却不是双脚着地的姿势,而是整个身体都趴伏在地面上,头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扬起。庞大的巨兽,此时居然给人一种可怜兮兮的感觉。

    青色的大鸟也有一个响亮的名字,七级灵兽电风雀,也可以称之为圣兽。这样的灵兽向来是极为高傲,哪怕是同等级的人类也不可能让它臣服。此时它不仅收敛了自己的高傲,还全然摆出了臣服的姿态。

    这般的低姿态,别说是现场。哪怕是在话本之中,他们都未曾看到过。佣兵团的的团员们面色不变的看着面前的一幕,他们已然有几分麻木。震惊的事情见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其他人看到眼前这一幕更不惊奇,他们已经习以为常。那些站在电风雀上的人,也没有半分慌乱的样子。他们几乎在电风雀着陆之后,便迫不及待的从电风雀身上走了下来。

    能够乘坐电风雀,不会让其反抗的,上面至少要有一个压制住电风雀的圣阶。方池墨看向来人,大部分他都看不出修为,等级稍微低一些的也都是灵君灵王。他看不透的,自然至少也要是灵帝,甚至是灵圣。

    “主子。属下率领第一学院导师前来。”陶承弼是第一学院的副院长,比起修为他甚至比院长还要高出一线,只是因为他本人不喜与贵族交往,方才屈居人下。

    这一次,他亲自带着第一学院的顶尖导师们前来阳铜森林这荒僻之地,面上不仅没有任何不甘,隐约间还带着几分兴奋。

    他看向凤临澜的视线带着明显的尊崇,将自己的身份摆放的极低。他身后的那些导师们也是同样的表现,到时几位跟在导师身后的小辈,会用好奇的视线打量凤临澜一眼。

    也只是一眼。凤临澜的外貌很容易让人痴迷,他们在看到的时候,免不得会面色绯红多想些什么。这绯红只会维持一瞬,便化为了与其他人相同的表情。

    不像是属下面对自己的主子,反倒更像是虔诚的教徒,无意间窥视到了自己信仰的神祗。当那份信仰化为实质之后,便显得有几分狂热。

    “速度倒是不慢。”凤临澜的话严格上来说算不上称赞,却是让那些导师们眼前一亮。“你们将这些佣兵好好调·教一番。至少也要到达皇室侍卫队的水准。”

    “主子,我们需要查探一下他们的资质。”陶承弼这次没有贸然保证。

    “嗯。”凤临澜没有在意,他不会接受否定的答案。

    陶承弼看向凤临澜身后的佣兵,开始的时候他们便已经看到了这些人,却不怎么在意。说实在的,他不觉得主子会和这些佣兵联系起来。没想到,还真的能联系起来。而且,要将他们培养到皇室侍卫队的水准。

    要知道,皇室侍卫队至少也是灵王等级。灵帝是中坚力量。每个小队的队长,至少也要达到圣阶。将这些资质那么差的佣兵培养到至少灵王的等级,着实有几分压力。

    陶承弼在打量那些佣兵,其他的的导师同样也在打量。甚至在用他们那一双锐利的视线,去查探这些佣兵们的资质,筛选需要自己调·教的人。大体上熟悉了这些人的资质之后,他们齐齐看向一个女子。

    “柳药师,你是否能将他们的资质提升一番?”陶承弼开口询问了一句。若是不依靠丹药,哪怕他们自诩为顶尖导师,也不敢说能将这些佣兵培养到让主子满意的水准。

    女子穿着一身贵族的衣襟,看上去也不过三四十岁的年龄。面上没有一丝苍老,比起十几二十岁的女孩,多出几分成熟的妩媚,很难不让人多看上两眼。她把·玩着自己的指甲,一副思考问题的模样,听到众人开口这才抬头看了一眼。

    “可以。”柳琼随意的回应了一句。很难想象,她是在回答改变上百人命运的事。

    柳琼是一位圣阶药师,哪怕在耀国,这身份也足够珍贵。若不是因为这次是凤临澜亲自开口,她绝不会因此离开耀国,前往这荒芜的森林。

    不是每个药师都喜欢药草资源丰富的森林的,柳琼更喜欢在精致的实验室中炼药。药草自然会有人捧到她面前,何必亲自来寻?

    这里没有任何吸引她的地方,除了发布任务的人。他是耀国所有人的信仰,也是她的信仰。

    “我可以让他们发挥出最大的潜力,如果有哪个在炼药上有天赋,我也不会徇私。”柳琼说出的话语,看起来与她那有几分冷淡的外貌有些不符。

    “主子,有柳药师这句话保证,我们定然能完成您的要求。最多十年,这些佣兵,最低也会是药王等级。”陶承弼十分自信的向凤临澜保证。

    “嗯。改造佣兵团所用的药草,你们可以直接联系元青。”凤临澜没有任何意外,他开口说出了要让佣兵团到达皇室侍卫队的程度,必然是已经认定了佣兵团可以做到这一点。在得到足够的资源后可以做到。

    十年,并不算短,对于圣阶修行者来说也不算长。十年,甚至不能让他们上升一个小的等阶。

    或许有人会觉得,十年的时间从灵师到达灵王、灵帝、甚至是灵圣实在是太简单。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像凤临澜这样可以调动十余位圣阶,只为了指导一些药师。更不会有多少人,将珍贵的丹药,浪费在这些看似没有多少资质的佣兵团员身上。

    玄灵佣兵团这次集体大改造的例子很难复制,日后真的可以复制,那必然也是凤临澜再次出手。

    “是,主子。除了佣兵团的改造之外,您是否还有其他吩咐?”柳琼又开口问了一句。

    “元青,将丹药交给她。”凤临澜想到了方池墨炼制的丹药,试药的时候需要一名炼药师在场。眼前这个,不正是一位炼药师?

    这炼药师的身后跟着一个身穿蓝色衣襟的女子,不知是学徒还是助手,刚好是处于灵王九阶巅峰,适合作为实验者。

    第一学院的人,虽然也称呼他为主子,却并非他的直属下属。能够被凤临澜看作直属的,就只有‘凤’姓一族。

    若是柳琼没有开口,凤临澜倒也没想过直接让她实验。柳琼既然开口,他也愿意顺水推舟让她去做。这样显然更加方便,能够让他尽早的知道结果。

    “这是?雾尘丹?”柳琼不愧是圣阶炼药师,这丹药长相与正常丹药不同,她还是通过观察、嗅闻猜测到了这丹药的种类。

    “嗯。是用炼制雾尘丹的方法炼制的。”方池墨开口,“只是因为炼制的方式特殊,所以看上去有几分变化。”

    “这丹药是你炼制的?”柳琼也有些惊讶。方池墨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年龄,没想到居然已经成为了药王。她的徒儿如今二十余岁在她悉心培养之下。如今修为已经到达了药王巅峰,她的炼药等级却也只是药王。

    “嗯。”方池墨点了点头。“丹药发生了一些变化,这变化我们也无法保证。所以,若是要服用定然要谨慎一些。”

    “不知道效果的雾尘丹?!”柳琼眼眸一凉。作为药师都是很有研究精神的,新种类的丹药,新种类的炼丹方式,都是他们所渴求的。虽然她如今不知道这丹药的效果,看丹药周围的金色微光,她有一种预感。这丹药的效果,绝对不会差。

    “柳药师,主子的意思是让你以最快的速度研究出这丹药得效果。”凤元青连忙开口强调了一番凤临澜的意思。他没少和炼药师接触,很清楚他们在面临新丹药和新的炼药方式的积极性。

    如果是以往,主子应该不介意放任属下去研究。不过是多一些时间。现在却不同,这丹药是墨少爷炼制出来的,主子必然想尽快知道结果。

    否则,主子不可能在吩咐了他之后,再将任务转交给柳琼。

    柳琼压下了自己眼眸中的火热,她若有所悟的看向自己身后的柳宜楠。“楠楠,刚好你需要一颗雾尘丹,你服用丹药尝试突破。”

    要尽快的知道丹药的效果,自然是找一个人试药。柳宜楠恰好是灵王巅峰,正是需要服用雾尘丹的时候。柳宜楠还是她的弟子,她对柳宜楠较为了解。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也最容易解决。

    柳宜楠有一丝犹豫,对于一个人来说,修行的道路是十分重要的。别看柳宜楠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个药王,若是她的修为卡在灵王上。那她炼药的等级也就的止步于药王,就算是有奇迹,也只会是药帝。永远都达不到巅峰。

    这自然是她这个的一直以来的天之骄女无法接受的。如果这丹药出了差错,她很可能一生都无法突破灵帝。

    她抬头看了凤临澜一眼,微微抿了抿唇。“我听从导师的吩咐。”

    凤临澜这才看了她一眼,声音中带着些许轻笑。“既然是为阿默试药,我总不会让你比现在更差。”

    柳宜楠听到凤临澜的声音,面色倏地绯红。这并不是源自于女子的娇羞,而是心虚于自己刚刚对主子的不信任。这个人,又有什么做不到的呢?她们认为无法更改的事,在他手上只需要一念便可以改变。

    柳宜楠将丹药接过来,没有丝毫犹豫得吞下,在原地开始打坐。这荒郊野岭的看起来是不怎么安全。但是她身边有十余个圣阶在一旁,还有主子看着。其实这里是最安全的突破地点。

    “没想到她会那么着急。”柳琼感叹了一句,她面上却没有任何意外。柳宜楠这是在愧疚自己对主子的不信任。作为耀国人,不信任凤主,的确是不应该。

    方池墨已经将视线放在了柳宜楠身上,她身体周围的灵力渐渐浓密了起来,显然是准备突破的征兆。他眼睛几乎一眨不眨的看向柳宜楠,唯恐错过什么。

    凤临澜开始也在关注柳宜楠,在察觉到方池墨的专注之后,他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看着自己面前方池墨的面孔,他居然有些不满试药的人不是他。占据方池墨全部视线的人,也不是他。

    灵气越来越浓密,眼看着就要到达巅峰。众人心下都摒了一口气,等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还没等众人舒气,柳宜楠便开始攻击灵王与灵帝之间的壁垒。

    没等周围的人替她紧张,柳宜楠便冲破了壁垒,成为了一名灵帝。她收拢了周围的灵气,睁开了眼睛,眼眸中有一丝精光闪过。

    “导师,这丹药……”柳宜楠明显有几分兴奋,看向方池墨的视线都带上了崇拜,更别说看凤临澜了。

    “突破速度快了许多。”陶承弼开口说了一句。在突破的时候,每个修灵者可以说是最脆弱的。大部分人突破都会在训练室中,还有的直接让信任的人守着。

    突破的时间缩短,这效果看似没用,事实上用处很大。越是高级的修炼者,突破的时越长。越是高阶的修炼者,可越是惜命。别说雾尘丹的其他效果,单单突破时间,它的价值不低。

    “楠楠,你觉得丹药效果增加了几成?”柳琼询问了柳宜楠一句。柳宜楠本人除了是服药人之外,她本身还是一名炼药师。在之前,柳宜楠也炼制过雾尘丹,对药效也有的一定的了解。从这的一点上来看,她的确是最好不过的试药人。

    “这一颗的雾尘丹,作用至少要比普通的丹药增加一成几率。”柳宜楠说出了自己的猜测,若非如此,她一个药王级别的炼药师,也不可能会对自己同等级的药师产生崇拜心理。

    “足足提升了突破的四成可能么。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一些。”柳琼有几分感叹,看向方池墨的视线比刚刚看到雾尘丹还要灼热。“这位药师,不知道应该怎样称呼你。”

    “方池墨。”方池墨则是略带惊讶的看向凤临澜。他很清楚药效的提升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可以将一枚丹药炼制到记载之中的圆满程度,再进一步是不可能。

    阴阳药鼎可以多出一枚丹药来,但是也无法提升药效。之所以炼制四级毒丹的时候能偶尔出现五级毒丹,那也是因为安神草是个引子,它可以聚集毒素。本身药草的天性在那里,所以才能出来一颗五级毒·药。

    炼制其他丹药得时候,丹药总有它的极限效用。阴阳药鼎也就只能提升到极限。

    凤临澜提供的火焰,却是让极限不再是极限。丹药的等级、作用依旧不变。但是效果提升了一成。如果传出去,还不知会是怎样的风·波。

    “方药师。”柳琼难得对一个药师等级与她徒弟不相上下的药师和颜悦色。“若是有机会,我们一定好好谈论一下炼丹之术。”额

    “不会机会。”没等方池墨回答,凤临澜就已经开口。他见方池墨将视线重新放在了他身上,还没等他去喜悦,便有人将手伸到了的方池墨身上,他怎么能忍?他容不下任何人去窥视方池墨的东西。

    “主子?”柳琼一时间也有些懵。

    在她眼里,方池墨已经是主子的属下。凤临澜有个药师团,柳琼是其中的一员,她觉得现在的方池墨也是。

    既然是一个团队,那少不了要交流一番。炼丹手法、丹方,这都是他们平日里交流的内容。在柳琼眼里,她只是提前交好方池墨,而不是窥视方池墨的东西。她作为圣阶炼药师,也会不藏私的将所有的东西都教导给方池墨。

    “本命之火。”凤临澜没有多说,只是开口说出了四个字。

    本命之火,他们明白。主子的本命之火绝对强大,杀人的时候那叫一个轻松肆意。但是,主子的本命之火和那位炼药师有什么关系?

    凤临澜在他们眼中实在是太高贵,所以他们倒是没想过凤临澜会心甘情愿的的给人当火夫。哪怕他们想到了这一点,也不敢相信的凤临澜能够完美的配合一个人炼制出圆满丹药。哪怕是一人炼丹,做到这一点也只是偶尔。

    他们更不会想到,这些不可能结合起来便是真·相。

    凤元青与凤舒蓝对视了一眼,他们可以看到对方视线中的了然。主子为的墨少爷放下·身份,这其实是很容易接受的事。

    凤临澜没有在意其他人的想法,他走到方池墨身边,伸手放在他的肩膀上。“阿默,天色已经不早了。吃些东西,然后去休息。嗯?”

    凤临澜对方池墨的称呼变成了‘阿默’。之前他为了向柳宜楠表现自己对方池墨的亲近,不会袖手旁观的时候便用过这个称呼。阿默,这称呼显然要比方池墨亲近许多,他很是喜欢。

    方池墨没有在意变化的称呼。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已经有些的晦暗。刚刚他们一直在关注柳宜楠突破,以至于的忽视了天色。“好。”

    凤舒蓝听到方池墨回答,她再次将桌子摆放了出来,上面放置好了酒菜。也不知道凤舒蓝是什么时候烹饪的,此时这些菜色上,还带着热气。

    “前辈,是否需要我等为你们准备膳食。”东翔宇询问了陶承弼等人一句。

    “不必。我等自行解决便可。”陶承弼看了凤临澜一眼,见他暂时不会需要传唤人,这才离开。

    东翔宇点了点头,他分配好佣兵团的工作,看起来兴致也不太高。

    “团长,您怎么了?”钟子明询问了一句。

    “我只是觉得如今的佣兵团还是差太多了。”东翔宇没有隐瞒。

    “我们会成长到让方少爷满意的程度。”钟子明说的格外郑重。之前他或许还有一丝的不确定。今天看到了那么多事,他对方池墨的信任前所未有。

    “力量的提升不急在一时。”东翔宇微微摇了摇头,在看到那么多导师,和得到了对方的许诺之后。他还真的不怎么在意修为的提升。

    “我无法接受的是。所有的一切都是少爷赋予的我们,对少爷的忠诚,居然还比不上凤少爷的属下对凤少爷的忠诚。”东翔宇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明显低沉了许多。

    钟子明顿时无言,他看了一眼兴奋居多的佣兵团。又看了看时不时用火热视线看向凤临澜的陶承弼等人。良久之后,才开口说了一句。“的确是不应该啊。”

    “看来,我们的确需要好好训练。”温博远在一旁开口说了一句。不仅要训练一番能力,更要训练对主子的忠诚。

    东翔宇十分郑重的点了点头。他们考虑过,比起天赋,他们比大部分人起点还要低一些。之所以能让方池墨培养他们,怕是只因为他们比别人多了几分忠心。如果连这忠心都比不上别人,他们的优势在哪?

    方池墨完全不知晓自己在凤临澜的帮助下又好好刷了一把佣兵团的忠诚度。吃过晚餐,他便回了自己的帐篷。凤临澜紧随其后,也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凤前辈。”柳琼见的凤临澜消失,这才向凤元青开口,眼中的疑问毫不掩饰。

    凤元青二十余年前出现在凤临澜身边的时候,他便是圣阶。如今他的修为有多高,无人知晓。柳琼二十余年前要比凤元青差上许多,叫一声前辈是合情合理。哪怕凤元青看起来也相当年轻,顶多三十岁的模样。

    “您是否知晓有关于雾尘丹的事?为何这次的主子不允许的交流。您也知道,适当的交流有利于的的炼药师的提升。”

    “墨少爷能炼制的成金色的雾尘丹有主子的帮助。若是主子不再出手,这样的丹药便是绝响。你可明白?”凤元青开口解释,免得柳琼的太过执着作出什么错事。

    “是主子出手了……”柳琼得到了答案心下并没有愉悦,反倒是有些复杂。他们十分尊重凤临澜,同样凤临澜也如同的他们想象中的那般高傲。别说她们未曾想过凤临澜帮忙炼丹,他们平日里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劳烦凤临澜的。

    所以他们无法想象,凤临澜会伸手帮助一个人炼丹。柳琼不知道两人要怎样炼丹,她却相信凤临澜做得到。

    “柳药师,墨少爷对于主子来说是不同的。”凤元青说完之后,便向凤临澜的帐篷走去。他的身影消失在帐篷身边,任何人都无法察觉。

    柳琼听了之后,面色越发复杂了几分。主子对那个男子的确是不同的,那一声看似很普通的‘阿默’。或许是凤临澜对人最亲近的称呼,还有那些举动,她也从未见过。

    凤元青之所以对她说明,又何尝不是警告。所有人都只知她是个天才的炼药师,已经没几个人记得。她年少的时候,曾经疯狂的迷恋过耀皇凤主。直到如今,那双眼睛中都未曾看到过她的身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驭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浅洛洳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浅洛洳雪并收藏驭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