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 > 第八十一章事发下场

第八十一章事发下场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机械神皇快穿女配逆袭:男神请上钩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府医你确定金镯散发的香气是堕胎药的药香?这可不是戏言。”老夫人看着跪在地上面如死灰的府医,问道。

    “在下不敢保证,请容老夫人多给在下点时间,仔细检查一番。”府医现在只觉骑虎难下,先前是他言之凿凿笃定了老夫人镯子内散发的气味乃是堕胎药香,后来细细检验,又察觉到两者之间有细微的不同之处,心口正吊着一块大石七上八下,颇为难之时,蓦然就听见云二小姐言明金镯是御赐之物。

    皇后娘娘亲赐的奖赏!

    损坏御赐之物是要诛灭九族的,而他空口白牙指明这镯子内有秽物,罪同样不小。

    “老夫人,相爷,药熬好了。”门外的一个丫头端着一碗黑漆漆的汤药走了进来。

    “伯毅,妇人小产,内室满是血气,会有所冲突,咱们还是去外间等候吧。”老夫人心中显然已经认定今日的一出闹剧是三姨娘指使,毕竟云冷歌身在相府,长在相府,纵然将来出嫁,也要依赖于相府的声名和伯毅的权势,她还没那么傻,为了一个即使出生了也不会受宠的孩子兵行险招,做出自损一万,杀敌三千的蠢事。

    从云秋歌含糊其辞的污蔑云冷歌时,老夫人就隐隐觉得这是三姨娘的计策,这种观点先入为主,除非三姨娘拿出确凿的证据,否则老夫人的认定绝对如磐石一般,没有丝毫转移的余地。

    云伯毅命秀儿花铃等惜梧苑的人留在内室给府医帮忙,其他人一同走到了外室等候。

    “三姨娘,你还不肯知罪么?”老夫人望着眸光闪个不停的李玉儿,心知她在思索解决之法,冷冷一笑,道。

    “老夫人,不是婢妾,是府医断定说镯内有药香,婢妾想到这个镯子是二小姐送给您的,一时情急,被猪油蒙了心才会误以为是二小姐所为啊,老夫人请您明鉴啊。”李玉儿跪在地上不停的哀泣道。

    “祖母,都是府医先前的判断影响了姨娘的思想啊,姨娘只是关心则乱,要怪就怪府医那个老头子信口雌黄,虎头蛇尾,蒙骗了祖母和父亲啊。”云秋歌见到娘亲伏在地上的身子不停发抖,连忙跪倒在她身旁,求情道。

    “闭嘴。”老夫人狠狠的瞪了云秋歌一眼,真是没有教养,当着一屋子丫鬟的面,大呼小叫,口出狂言,当真没有一点身为相府小姐的自觉,怒道,“你一个未出阁的大家闺秀,说话要注意分寸。”

    “老夫人,婢妾先前听信府医的一面之辞,冤枉了二小姐,请您责罚。”李玉儿美目盈盈,满是泪珠的双眼朝云伯毅射出恳求的一瞥,她终究是小看了云冷歌,没想到她算盘打得这般精细,行为举止无一丝的漏洞可钻,更是不动声色的挖了一个坑只等着自己跳下。

    李玉儿心头咬牙不已,许是今日云冷歌命不该绝,幸好发生的这一切并未没有转圜的余地,方才自己虽然含沙射影的暗示云冷歌就是幕后主使,但再明显的暗示最要没摆在台面上都来得及不救,老夫人没有依据,根本不能拿她怎么样,想到这里,李玉儿惊慌失措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些,只要相爷能帮她圆谎,所有的事情都会风过无痕。

    云伯毅领悟到李玉儿眼神中的求救之意,心中划过一丝不忍,毕竟她与自己同床共枕这么多年,并且还是他最为贴心的的解语花,刚欲开口替她解围,猛然内室中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显然是二姨娘正在饱受失子之痛,想到还未出生的孩儿有可能就是被面前的李玉儿害死,云伯毅心口像是被揪住一般,疼痛如绞,求情的话梗在喉间,怎么也说不出来。

    “祖母,现在关键就在府医身上,他不是也不能断定镯子散发的香气到底是何物嘛,只要待他辨识清楚,真相自是水落石出。”云冷歌突然开口,不给李玉儿想避重就轻,逃避罪责的机会,好心的建议道。

    “冷歌说的没错,我丑话说在前头,三姨娘,若是这事真是你做的,休怪我老婆子不给你留条后路。”老夫人恨极了李玉儿,知之莫若母,她知道云伯毅对李氏存了三分的真意,为了防止有人替她说情,老夫人话语之意更是堵死了这种可能性。

    李玉儿没想到事情会这般严重,沉下眼睑,想着对策:镯子内有香气是千真万确的,绿意按照自己的吩咐送了假消息给云冷歌,云冷歌信以为真,所以她认为镯子内被水绿那个“叛徒”放了药物,而绿意建议那种药物的气息只要与另外一种香味共同挥发,就会中和掉药性,这正中云冷歌的下怀,所以她去了老夫人那里,后来,果不其然,自己在老夫身上闻到了药香,其实根本没有所谓叛变一说,镯子本身也是没有异味的,但绿意的一番话,反倒让糊里糊涂的云冷歌将自己逼到死胡同。

    这本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既除掉了二姨娘肚中的孩子,让她想东山再起的念头还未实施就胎死腹中,更是扳倒了云冷歌这个手段不俗的心腹大患,秋歌的嫡女之路没有了这颗绊脚石,才会走得顺风顺水。

    唯一出错的那环,就是她较劲了脑汁也没想到,云冷歌拱手相送的献媚礼物居然是她从皇宫中得到的赏赐,可惜那天她与秋歌没有资格去参加宫宴,不知晓镯子的来历,不然今天定是云冷歌那贱人的死期!

    云冷歌唇角勾了一勾,溢出轻轻的温柔嫣然,她脸上浮起了一阵耐人寻味的笑意,御赐之物只是这个环节中第一个漏洞,李玉儿自以为运筹帷幄,掌握了局面,其实,后面让她惊讶的还有很多呢。

    在这个看似花团锦簇,一团和气的相府中,其实人人都包藏祸心,万凤梧倒下,丫丫顶上,等到李玉儿作茧自缚的时候,彻底磨灭了云伯毅对她的那丝爱意,她也就只能步向万氏的后尘了。

    老夫人薄情寡义,她只关心自己云伯毅的死活,这一点只要在府中生存一段日子的人都会明白,李玉儿自然深谙,将苗头对准老夫人,老夫人看戏的角色就会随着担忧自身渐渐不由自主的转变为戏中人物,那么李玉儿的陷害若是成功就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反之,图谋失败,老夫人对敢牵着她鼻子走的黑手也会勃然大怒,丝毫不会心软的痛下杀手。

    众人屏住气,垂下的余光小心的偷瞄着脸色发黑的老夫人。

    “老夫人,相爷,二姨娘腹中的死胎已经落下,性命无虞,以后好好养着身子还会有孕的。”府医掀了门帘出来,恭敬禀告道。

    “镯子内的气味你到底判断出了没有?”老夫人对二姨娘腹中的孩子无一丝的期待和好感,现在她只是急迫的想要知道这罪魁祸首是不是她一直认定的三姨娘。

    “在下细细回想了当时空气中散发的味道,发现与镯子的香味有些微的细小区别,还请老夫人恳请当时在内室的主子们掏出怀中物件,容在下检查一番。”府医低下头,非常愧疚和自责。

    “把自己佩戴的首饰和装饰除下来放在小桌上,给府医检查。”老夫人大手一挥,直接下了命令。

    除掉饰物让人检查,这本是一件极不礼貌,不尊重人的行为,但事已至此,老夫人不想耽搁,只想快刀斩乱麻,速速解决了此事。

    李玉儿两母女毫不含糊的把首饰香囊等佩戴的饰品放在小桌上后就站到一旁,药香出在老夫人的镯子上,府医现在是黔驴技穷,想要大海捞针找出线索,但她们身上干干净净,根本不怕检查。

    而从始至终低垂着头,唯唯诺诺的陈素兰自然也老老实实的按照老夫人的吩咐行事。

    “府医,我就这一根束发的玉簪,也要拿下来吗?”云冷歌笑了笑,问道,她除了出席宴会或者有客拜访才会佩戴一些装饰,今日的她素面朝天,一席罗裙清汤挂面,无任何的点缀。

    “二姐姐,大家都除掉了饰物,怎的你就是例外呢,没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你这般遮遮掩掩,莫非是心虚所致?”云秋歌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发泄不出来,当下便阴阳怪气的说道,言下之意就是,若你没在玉簪之上动手脚,就不会害怕别人知道。

    “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云冷歌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轻声道,“女儿家最注重仪表,披头散发有失礼节,既然四妹妹怀疑我,索性屋内都是自己人,也是无碍的。”说着,抬手抽出了那根回形针结构的束发玉簪,递给了身后的吟书。

    顷刻间,云冷歌的满头乌发如一匹流光璀璨的黒缎子淌在腰间,披散纷拂的发丝中,点点莹黄色的烛光在发间闪速跳跃,那是一种扑朔迷离的美,总觉得看不真切,却又给人难以逼视的感觉。

    众人一时间竟忘了接下来该注意的事情,都呆呆的望着云冷歌,连府医都呼吸一窒,忘了上前查看首饰。

    直到窗户传来一声好似被击中的响动,众人仿佛从梦中惊醒一般纷纷反应过来。

    云冷歌眼中带着惊诧微微偏头望了一眼窗子,这声响,分明是有人用石子击打所致。

    “府医,快些检查吧。”老夫人冷冷的瞥了一眼桌上饰物,提醒道。

    府医连声应是,大步走到堆放首饰的小桌旁,一样一样的分别捡出来查看了一番,在拿起一只八宝玉石蝴蝶簪的时候,他瞬间变了脸色,连忙凑近鼻子轻嗅了片刻,这才面色凝重道,“老夫人,这支簪子散发的气味同在下之前判断的药香一模一样。”

    “这支簪子是谁的?”老夫人脸上的神色瞬间变化了好几种,精明的目光散发着寒意扫了屋内众人一圈,厉声问道。

    李玉儿“噗通”一声直挺挺的跪下,在听见府医说的话时,她的脑中就是一片空白,整个人已经懵了,下意识的张嘴答道,“是我的…。”心慌意乱之下,连自己的称呼都忘了。

    “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老夫人一副果然不出我所料的表情,眼底的阴霾加深,冷哼一声说道。

    “祖母,府医的话做不得数啊,他先前妄言说镯子有问题,可知晓镯子乃是御赐之物后,他又反口说问题出在姨娘的簪子上,言行这般前后不一,岂不是自相矛盾吗?”云秋歌也慌了神,话中的凄惶和恳求直击心扉,让人不禁动容。

    “祖母分别闻一闻两件首饰各自的气味不就明白了吗?”云冷歌余光瞧见了云伯毅脸上的不忍和疼惜,心里嗤笑一声,面上极为认真的给出提议。

    老夫人点点头,接过府医手中的簪子闻了半响,然后抬手凑近鼻子,深吸一口镯子上的味道,暗里对比了一番,心里有了大概的猜测。

    云秋歌紧张不已的目光跟着老老夫人的动作游走,眼角瞥见李玉儿面色苍白,手足无措的模样,连忙不着痕迹的拉了拉她的长袖。

    李玉儿身子一颤,惊魂未定的朝旁边看了一眼,母女二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

    “味道的确有些区别,不仔细分辨确实很容易混淆。”老夫人说着褪下了镯子把两件首饰递给旁边沉默的云伯毅,示意让他也闻一闻,免得有人会觉得她私心偏袒。

    “母亲说的极是。儿子也闻出来了。”云伯毅有点儿心不在焉的分别嗅了嗅,但近在咫尺的观闻,有一丝丝的不同都能快速的辨别,云伯毅附和的点头,亦是同意了老夫人的判断。

    相府两个权利最大的主子都这么说了,那肯定就不会有假了,顿时,满屋子的丫鬟眼中充满同情,不屑,嘲讽等不同的目光纷纷看向已经面无人色,嘴唇直打哆嗦的三姨娘。

    “祖母,父亲,不是姨娘啊,是云冷歌,我前半夜亲眼看见云冷歌去了福寿堂聊起这个镯子,肯定是那个时候,她把堕胎药粉抹在上面的。”云秋歌眼看连老夫人和父亲都赞同了府医的话,事情即将成定局,届时她们母女肯定不会有好下场,顾不得掩盖自己监视云冷歌的事实,脱口而出。

    只要证明药香是镯子发出来,而那股味道的确是云冷歌所为,那么害死二姨娘腹中胎儿的就是她,而自己最多背上暗地里监视嫡女的罪名,比下药谋害要轻得多。

    “你是说戌时三刻我去福寿堂给祖母请安的时候把?”云冷歌清澈的双眼眨了眨,泛起一波一波的涟漪,像珠玉落入湖面上荡起的万千柔情,折射出难以名状的温柔,眸底确是千年不化的寒冰,温声道,“吟书最近制成了一种奇异的花香,我特意带过去给祖母瞧瞧。”说罢,朝身后伸出纤手。

    吟书了然,忙从怀中掏出一个青底红花样的小瓶子轻轻的放在小姐的手上。

    “府医,镯子上沾上的香气估计就是这个瓶子内的气息,你好生检验,免得有人说我居心不良。”云冷歌握住手中瓶的顶端,递给站在一旁额头上正流着涔涔冷汗的府医。

    府医连忙接过,拔掉了小瓶的木塞,凑近瓶口,仔细的深深吸了几口,道,“的确是,二小姐所言不假。”随即他又有些好奇的问道,“在下从没问到这种香味,恕在下冒昧,可否告知它的功用。”

    “是奴婢从多种药草中提炼出来的,春日蚊虫甚多,小姐受叮咬之苦,奴婢不忍,便提炼了这种香气,熏的时间久了,可以远离蚊虫。”吟书接到云冷歌示意她解释的眼神,站前几步,福身行礼说道。

    “原来如此,姑娘好医术,在下佩服不已。”府医认出了吟书就是上次那个识的迷梦草的丫鬟,感慨道。

    “四妹妹还有什么疑问吗?”云冷歌和和气气的笑着问道。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这不是可以使得妇人堕胎的药香?毕竟香味都差不多。”云秋歌眼珠一转,计上心来,不服气的道。

    “四妹妹,你若是不信可以找别的大夫检查啊,这种香气是吟书刚提炼成功的,以后我经常会用的,我总不会为了害人将自己也搭进去吧。”云冷歌瞳孔里绽放出醉人的光彩,语音也甚是柔和宠溺,好似面前咄咄逼人,屡次要陷害她的云秋歌只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一般。

    “冷歌,别跟她讲道理了,她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做错了事情只知道推卸责任,祸水东引。”老夫人怒目横眉,厉声道,府医任职相府多年,更是自己千挑万选的,绝不会心生叛意。

    “老夫人,婢妾是冤枉的啊,是有人栽赃嫁祸…。”李玉儿见云秋歌败下阵来,跪在地上泣涕如雨哀声道,她陡然意识到今日的苦心孤诣,其实早就被云冷歌识破,反过来将计就计了,而老夫人是真的打算将她们严加惩治了!

    云冷歌根本就没相信绿意的消息,不仅没拆穿,还装作深以为然的模样,让自己觉得她已经落入了陷阱,实则对方早就张开了吃人的口袋只等着她一头扎进去!请她入瓮!

    “你自个儿脑袋上的簪子还有谁能碰的到吗?这等贴身贵重的物品,哪个不是放的严严实实的?”老夫人望着李玉儿梨花带雨,声泪俱下的脸庞,脑海中联想到自从二姨娘倒台后,她东奔西跑,张扬高调的转变,突然觉得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被唤醒,整个人如同浸在冷水之中,令她不寒而栗。

    李玉儿可以在万氏呼风唤雨的时候隐忍十几年,直到万氏彻底跌进了泥土中,她才露出了狐狸尾巴,而且今日还妄图一箭双雕,不但除掉了二姨娘的孩子,还想利用自己的手帮她扳倒冷歌,届时鹬蚌相争,她这个渔翁就见机收网,好处,利益,都在她的网中。

    到那个时候,府内还有谁是她的对手?怕是哪天,自己这个老婆子挡了她的路,也会被她毫不留情的除掉吧?

    “不必再说了,此事我已经有决断了。”老夫人越想越觉得可怕,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李玉儿,厉声阻止道。随即转头望向面色复杂的云伯毅,征求他的意见,“伯毅,你看应该怎么办?”

    李玉儿调转目光,泪如泉滴的看向云伯毅,眼中渐生一抹殷切之色:相爷说过自己是他最爱的女人,他一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云伯毅的神色极为的复杂难懂,掺杂了各种不同的表情,不舍,疼惜,还有失望…

    “儿啊,后院安则家宅宁,小人作祟,搅的相府乌烟瘴气,你心烦意乱会影响你的仕途官运啊。”老夫人眸光闪动,直接往云伯毅最在意的地方狠狠戳下。

    “任凭母亲处置。”云伯毅张了张嘴,想到内室之中几乎去了半条命的二姨娘,她腹中的孩子是自己的亲子,而李玉儿却罔顾这些年自己对她的宠爱和维护之情,竟心狠手辣至此,夺走了他未出生的孩儿性命,想到这里,云伯毅别过了头,嘶哑着声音说道。

    闻言,李玉儿眸中最后的一丝希望之火顿时熄灭,瘫倒在地,瞳孔是一片寂然和死灰。

    云秋歌只觉父亲那几个冰冷的字似乎有千斤重,压在心口让她喘不过气来,半天没回过神:父亲这是不管不顾了吗?完全舍弃她们母女了?

    老夫人望向李玉儿,目光冰冷,“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怪不得旁人,来人,给三姨娘口中灌入半夏,马上送去城外的庄子,永远不得回府。”

    “父亲,姨娘伺候你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就看在她尽心尽力的份上,饶了她吧。”云秋歌用跪着的膝盖挪到云伯毅脚边,拉着他的下摆苦苦哀求道。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情多多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情多多并收藏重生之嫡女二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