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四十三章 巧使离间计

第四十三章 巧使离间计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见陈子锟如此固执,柳优晋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得叹气离去,等他一走,院子里笑成一团,姚依蕾道:“刚才那个道士真好玩,演的好逼真。”

    鉴冰道:“这种道士招摇撞骗装神弄鬼惯了的,演什么像什么,不稀奇。”

    阎肃道:“这出戏怕是柳县长安排的,我就是搞不明白,他为什么千方百计不让我们住在后宅,到处我都查看过了,并没有密道机关隐藏的财宝秘籍什么的,就算有,柳县长在南泰已经呆了这么久,难道还没寻到。”

    陈子锟道:“不管怎么着,老子就住这儿不走了,回头我调一个班进来夜里站岗,再有怪声音直接开枪。”

    阎肃发愁道:“要是把柳县长打死了咋办?”

    众人哈哈大笑,陈子锟道:“打死算我的。”

    又笑了一阵,大家各自回房,陈子锟和阎肃回到二堂商议事情,阎肃道:“县衙六房的档案保存的很完整,从顺治年到现在的田亩地契存档都有,工房里还有明朝万历年间的档案,南泰曾设过矿监,监督生产煤炭和铁矿石,一直到光绪年间,煤矿还在出产白煤,一度淮江上的机器船都以用南泰白煤为荣。”

    “后来呢,怎么没人用了?”

    阎肃叹气道:“江北匪患严重,挖出来的煤运不出去,就算能运出去,淮江上还有水匪呢,再者说,就算运出去也卖不上价,洋人的机器船只用自己的煤,这样算下来,煤矿不但不赚钱,还赔钱,谁愿意干。”

    陈子锟来回跺了几步,道:“煤矿在谁手里?”

    “那块地皮在民国三年被夏大龙强取豪夺了去,不过在他手里没派上用场,至今荒废。”

    “铁矿呢?”

    “南泰的铁矿石资源亦很丰富,而且是品位较高的富铁矿,据说张之洞当初曾经想在这里设立铁厂,不过最终还是选择了湖北的汉阳。”

    “铁矿现在是什么状态?”

    “小规模开采和冶炼,打一打农具什么的,属于原始的家庭作坊式生产,县里几个较大的铁厂,都是夏大龙把持的。”

    “又是夏大龙,这老小子简直就是个土皇帝啊。”陈子锟特意加重了那个“土”字,捧着丰富的煤铁资源却毫无作为,不是土条又是什么。

    阎肃笑道:“乡下人眼界不开阔,有点钱就置地,南泰县的水浇地,有一半都是夏家的,为了霸占人家的良田,夏大龙可没少造孽,光是这两年被他弄的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就有五十多家,县衙的地契转让档案上都记着呢。”

    陈子锟一拍桌子:“夏大龙这个土豪!不杀他不足以平民愤,南泰这么多土匪,就是他闹出来的。”

    阎肃道:“杀是肯定要杀的,但不可操之过急,夏大龙虽然乃一土豪,但在县里盘根错节,势力庞大,在省城亦有强援,我这几天做了一些调查,得知他有个堂弟在孙开勤手下当团长,还有个养子是孙开勤的副官。”

    陈子锟恍然大悟:“怪不得孙开勤一直不派兵北进呢,原来南泰县已经在他实际掌控中。”

    阎肃道:“正是,孙开勤很精明,表面上他与直系保留着缓冲地带,实际上却用夏大龙来控制江北,这边稍有风吹草动,他立刻就能知道,恐怕咱们带了多少兵马多少条枪,孙督军案头已经一清二楚了。”

    陈子锟道:“那就更要杀他了,不过光靠杀不能解决问题,咱们毕竟是外来户,我让你找的人找到没有?”

    阎肃道:“找到了,县城有名的大善人龚稼轩,中过举人,家里开钱庄,每年冬天都开粥棚施舍穷人,在民间颇有美誉,他还有个儿子叫龚梓君,在省城念大学,属于比较开明的人士,如果咱们和龚家联手,定然事半功倍。”

    陈子锟道:“好,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去拜会龚大善人。”

    阎肃道:“恐怕不太好吧,现在还没撕破脸皮,怎么着也该先去拜会夏大龙才对,倘若走漏消息,引起夏大龙猜忌就不妙了。”

    陈子锟哈哈大笑道:“我的参谋长,你想的太多了,夏大龙是个什么玩意,称他是土豪,那是抬举他,不过乡下一个地痞罢了,用的着和他费心思,再说了,我就是要故意先拜访龚家,让夏大龙吃味,从而把龚家逼到咱们这一边来。”

    阎肃赞道:“高,实在是高。”

    陈子锟道:“参谋长,咱们这就去县城走走,顺道去龚家拜访,来了好几天,我还好好逛逛县城呢。”

    当下带了副官马弁,又点了一个班十二个大头兵,背着步枪浩浩荡荡就出去了。

    南泰县城四四方方,县衙大院居中,东面一条街,西面一条街,都用青石板铺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酒楼、当铺、钱庄、丝绸庄、棺材铺样样俱全,本来住在县城里的都是大户人家,后来因为闹土匪,住在城外的人也都搬了进来,狭小的街道因为人多,倒显得有些繁华。

    陈子锟先去视察了城防公事,他是护军使,江北的兵都归他管,保安团也不例外,南泰县保安团有一百多号人,六十条汉阳造快枪,剩下的都是火铳和土炮,摆在城头上有三尊铜制的前膛炮,是夏老爷当初置办的,至今还在发挥余热。

    保安团的底子还是当年的巡防营,如今人换了好几茬,但依旧是夏大龙的私兵,团长丘富兆,是夏老爷的外甥,忠心耿耿的很,见到陈子锟来视察,一边派人飞报夏老爷,一边亲自陪同,登上城墙眺望远方。

    陈子锟溜达了一圈,保安团是个什么成色,心里已经有了数,这帮乌合之众,吓唬土匪还行,遇到精兵就只有缴枪的份儿。

    他随便拿过一个团丁的老套筒步枪,哗啦一下拉开枪机,看看里面,铁锈斑斑,显然很久没擦拭过了,团丁身上斜挎着的子弹带里,也只有两三颗用来装样子的子弹。

    “好好干!”陈子锟把枪递回去,勉励的拍拍团丁的肩膀,把那小子激动了老半天。

    下了城楼,继续往东走,前面就是夏大龙的宅子,陈子锟在北京东文昌胡同的宅子是以前贝勒爷的府邸,和夏大龙的宅子相比,竟然都没有必胜的优势。

    这大宅子,实在太气派了,简直就是一座小型的城池啊,围墙老高,下半截用条石,上半截用青砖砌成,极其坚固,四个角上建着角楼,里面有团丁持枪站岗,大门口蹲着两个面目狰狞的石狮子,大门涂着黑油漆极其厚重,门口更是站了四个团丁。

    令人称奇的是,在夏家站岗的团丁,从精神面貌到武器装备都和城墙上那帮老弱病残截然不同,他们普遍装备一长一短两把枪,不用拿过来看,光瞅那闪闪发光的枪栓就知道,保养一定不差,再看子弹带,实实在在沉甸甸的,装的都是子弹。

    合着保安团的精锐都在这儿趴着呢,看来想弄死夏大龙还当真不大易。

    陈子锟和阎肃相视一笑,彼此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城高墙厚,夏老爷很下本钱呐。”阎肃道。

    陈子锟鄙夷的一笑:“夏老爷太落伍了,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一种玩意叫迫击炮。”

    阎肃道:“要不要进去看看地形。”

    陈子锟一摆手:“不去。”

    一行人在夏家门口大摇大摆的就这样过去了。

    团丁飞报夏大龙,夏老爷当即奇道:“到我家门口居然不进来,这唱的是哪一出,来人啊,去看看他们去哪儿了?”

    陈子锟等人绕了一圈,来到城西龚家,这座大宅院也不小,白墙黑瓦,雕梁画栋,和夏家大宅比,少了一份狰狞,多了一份儒雅,赵玉峰直接上前敲门,一位面目和善的管家出来一看,顿时吓坏了,小心翼翼问道:“您这是?”

    “我们护军使来拜会龚老爷,烦请通报一声。”赵玉峰说话很客气,他也是见人下菜碟,陈子锟第一个拜访的乡绅,肯定是有借助人家的地方。

    管家慌忙开了门,一边派佣人飞报,一边躬着身子将贵客迎进来,直接请到客厅看茶,陈子锟端坐堂上,赵玉峰和阎肃分立两旁,十二个大头兵在门口戳了两个,院子里又戳了几个,客厅门口站了四个,威风凛凛的,吓得闻讯赶来的龚老爷差点不敢进去。

    “护军使光临寒舍,有失远迎,死罪,死罪啊。”龚稼轩忙不迭的拱手赔罪,他穿了一套鱼肚白的拷绸衫裤,显然是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跑来了。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个小伙子,衬衫西裤打扮,陈子锟记得,进城的时候,就是他在人群中叫好的。

    陈子锟笑道:“龚大善人你太客气了,本使随便走走,想体察一下民情,不知不觉就进来了,看来咱们有缘啊。”

    龚稼轩道:“陈大人赏光,寒舍蓬荜生辉,这是犬子梓君,还不快来见礼。”

    小伙子上前两步,居然向陈子锟伸出了手:“你好,我是江东大学的学生,我认识您。”

    龚稼轩吓得肝儿都颤了,儿子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好端端的和人家护军使套什么近乎,这年头带兵的人都不好惹啊,万一翻脸了,龚家就完了。

    陈子锟却没发飙,反而站起来和龚梓君握了握手,奇道:“我是第一次到江北来,你怎么会认识我呢?”

    龚梓君道:“民国八年的时候,我在省城读中学,那时候就在报纸上见过您的名字,如果不是重名的话,您是当初火烧赵家楼的一分子”

    陈子锟含笑道:“那都是陈年旧事了,不提也罢。”

    龚梓君眼中闪烁着激动的火花:“啊,真的是您,想不到在这儿五四运动的革命前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