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九章 自身难保

第三十九章 自身难保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刘骁勇的自信让陈子锟有些惊讶,便问他:“需不需要我给你一些特权。”

    “不用,尚方宝剑是出了事之后保命的东西,我秘密调查是不需要的,我只求长官给我一个调动人员的手令。”刘骁勇自信满满道。

    “哦,你想调兵么,我把卫队派给你。”

    “不用,我只想借用一些青年军官,七八个人足矣,不过有些不在我的麾下,借调需要手续,所以请长官支持。”

    “好,我给你一份手令,可以调动江东省内所有军政机关的任何人员。”陈子锟写了手令,签了自己的名字,让刘骁勇拿去盖章。

    刘骁勇敬礼,转身出门,找到秘书处长刘婷:“刘处长,这里有一份手令,请用印。”

    刘婷接过來一看,不动声色,让秘书拿出总司令的关防用了印,道:“晚上回家一趟,有事和你说。”

    刘骁勇道:“不巧,部队有事,这几天都不能回家。”拿着手令头也不回的走了。

    刘婷有些不放心,找到陈子锟询问,陈子锟不以为然道:“我给骁勇加点担子,他也快三十岁的人了,才是个中校副团长,得做出点业绩才能提拔啊。”

    “可是你让他做的都是得罪人的活儿。”刘婷苦笑道。

    “正因为如此,才让他去做,一般人我还不放心呢,沒事,骁勇办事你还不放心么。”陈子锟宽慰道。

    墙角的收音机里传出中央电台播音员甜腻的声音:“蒋主席与**签订三个《会谈纪要》,双方同意以和平民主团结为基础,并在蒋主席的领导之下,长期合作,坚决避免内战,建设独立自由和富强的新中国……”

    不用陈子锟招呼,刘婷上前把收音机的音量旋钮开大,声音大了许多:“……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党派平等合法化为达到和平建国之必由途径。”

    陈子锟看看日历牌:“今天是十月十日,这个协定可谓十全十美。”

    刘婷道:“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看不过是蒋某人的缓兵之计罢了,如今美国人的飞机和轮船帮着运送**,迅速收复大片国土,实力剧增,等彻底压过**的那天,就是开战之日。”

    陈子锟道:“我相信他们都是有诚意的,至少在签订之日是有诚意的,将來再说将來的事情,鹿死谁手还不一定,最好的结果就是共赢,施行民主,大家在议会上决胜负,而不是靠谁的兵多谁赢。”

    刘婷冷笑:“议会争夺席位么,早年北平不是沒演过大戏,五千大洋一张票,现在价码不知几何,**都是泥腿子,哪有钱买选票。”

    陈子锟道:“那你的意思是一定要打了。”

    刘婷道:“国共之间的恩怨太多太久了,很难化解,不过外在因素也很多,现在就看美国人的态度了,如果一碗水端平,相信还是有希望的。”

    谈了半天政治,陈子锟又有些郁闷:“算了,管好我江东就行了,他们不民主,我先搞民主。”

    忽然阎肃推门进來,道:“重庆电报,任命区广延为江东省长。”

    陈子锟拍案而起:“老蒋欺人太甚,江东是我的江东,他派别人也还罢了,派区广延來不是成心恶心我么。”

    阎肃道:“还有更不好的消息,顾祝同的五个师已经开到省城附近,现在不比当年了,中央统一调度军队,咱们也不好做什么。”

    陈子锟道:“增强省城防务,从江北调一个师过來,防范于未然。”

    过了一日,陈启麟前來请辞,原來是接到重庆最高当局的命令,调他去国防大学培训,据说另有重用。

    陈子锟明白,这也是中央有步骤的行动,相当于斩自己一臂。

    如果沒猜错的话,下一步就是要借着改组军队的名义,侵吞自己在八年抗战中壮大起來的抗日救**了。

    他坐在办公室里想了许久,依然焦头烂额,于是拿起内线电话将刘婷叫來问计,刘婷笑道:“抗战都胜利了,还保持着抗日救**的名头,不是给人家口实么,不撤编才奇怪,我军那么多美式装备,顾祝同早就眼红了,你要不赶紧想办法,迟早被他吞了。”

    陈子锟道:“所以请你这个女诸葛來嘛。”

    刘婷道:“既然和平了,军队就要裁撤,但治安不好,保持一支警察或者治安部队还是有必要的,所谓换汤不换药就是这个道理。”

    陈子锟豁然开朗:“好办法,把抗日救**改变成江东省交通警察总队,师长直接改成总队长,这样他们就沒借口了吧。”

    刘婷道:“中央军入驻昆明,云南王龙云被迫下台,前车之鉴,不可不防,抗战胜利后蒋介石的声望如日中天,中央政府接管地方也是名正言顺,真对抗起來,我们不占优势,现在只能寄希望于蒋的吃相了,毕竟你和美国人的关系很近,他不会那么快动你。”

    “但愿吧。”陈子锟长叹一口气,躺在椅子上。

    ……

    刘骁勇办事果然迅捷,一个月后他带着厚厚一叠材料前來汇报,胳膊上还打着夹板,用纱布吊在脖子上。

    “骁勇,你的手怎么了。”陈子锟奇道。

    “沒什么,中了一枪,“刘骁勇不以为然道。

    “谁敢打你。”陈子锟震怒。

    “陈长官,您还是先看了材料再说吧。”刘骁勇道,话里的意思很明白,一切谜底都在材料里。

    陈子锟拿起來信手翻了两页,眉头就皱了起來,继续往下看,眉头越來越深,看了十分钟,将材料摔在桌子上,大骂:“简直就是一群土匪。”

    刘骁勇面不改色:“长官,说句不该说的,他们本來就是土匪,已经不适应现在的社会了。”

    陈子锟深吸一口气,从抽屉里拿出烟盒,叼一支在嘴上,气得嘴唇都哆嗦,想了想还是抛了一支给刘骁勇:“太多了,我不想看了,你讲给我听。”

    刘骁勇不卑不亢,点上烟卷,坐在沙发上侃侃而谈,经过他的调查,江东省的接收比其他地方还要不堪,抗日救**的高级将领纷纷委任各种接收专员,所到之处犹如蝗虫,只要看上的东西,一概打成敌伪资产,然后收归己有,不少真正的敌伪资产其实并不多,遭殃的却是老百姓。

    “有时候看上人家的媳妇或者女儿,就把丈夫或者父亲、兄弟抓起來,扣一个汉奸的帽子,不交人就枪毙,警察厅大牢里关了一千多人,几乎全是无辜的,反而那些真正的汉奸,摇身一变成了官员,敌伪时期当特务的省城三虎,现在竟然在警察厅侦缉队任职。”刘骁勇不顾陈子锟面色已经变黑,继续说道。

    陈子锟一拍桌子:“曾蛟怎么管的警察厅,简直混账。”

    刘骁勇道:“曾厅长本來就是水匪,干的是老本行了。”

    陈子锟道:“难道沒人告状么。”

    刘骁勇道:“当然有,但法院和检察厅管不了,也不敢管,因为这些接收专员都是有后台么,要么是陈家班的,要么是盖家班的,要么是曾厅长的手下,谁不知道这几位是长官您的嫡系,动他们,就等于直接和您为敌。”

    陈子锟反而冷静下來,问道:“你的胳膊是谁打的。”

    “陈双喜旅长开枪打的。”刘骁勇从容答道。

    陈子锟觉得头发都竖起來了,双喜是自己的身边人,当了二十年的副官,一直尽心尽力,品德也很优秀,竟然会开枪射击自己委派的调查人员,而且他又不是不知道,刘骁勇和自己的关系。

    难道抗战胜利了,手下这帮兄弟都得意忘形,发狂了么。

    “他为什么打你。”

    “陈双喜旅长强奸民女,我和弟兄们正好路过,双方发生枪战……”

    “什么时候的事情。”

    “昨晚。”

    陈子锟沉着脸拿起电话:“副官处,叫双喜到省城來,马上。”

    抽了几口烟,平静一下心神,陈子锟又拿起了材料,后半部分几乎都是状纸,有些还是血书,一桩桩,一件件,罪行累累。

    刘骁勇正襟危坐,似乎有话想说。

    “有话就说,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应该怎么处理。”陈子锟道。

    刘骁勇道:“那要看长官选择什么了,是要江山,还是要名望。”

    “怎么讲?”

    “如果严加惩办的话,您的嫡系部下就全得抓起來,军队就散了,中央军趁虚而入,江东尽归重庆,但您可以得到万民拥戴,江东的未來就变得光明无比。”

    “继续说。”

    “如果不惩办,或者只是稍加训诫的话,您的军队和地盘就保住了,起码暂时无忧,不过……”

    “不过什么。”陈子锟的脸色已经从黑色变成了红色。

    “不过民心尽失,下台也是早晚的事情。”

    陈子锟抓起桌上的茶杯狠狠摔在地上,一声脆响,茶杯四分五裂,刘骁勇立正站起,目不斜视。

    “你你你……”陈子锟指着刘骁勇的鼻子,咬牙启齿。

    刘骁勇坦然面对,卫兵听到声音,开门查看,都不敢进來。

    “你说得好。”陈子锟忽然哈哈大笑起來,颓然坐在椅子上。

    “我在江东二十年,一直以为是老百姓的大救星,其实最大的灾星就是我。”陈子锟自言自语,黯然神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