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十一章 梁茂才造反

第十一章 梁茂才造反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得到重用的还有马春花,组织上对这位民兵出身的女干部一直很青睐,此次立下大功,地区行署组织部门特地找她谈话,问她有什么发展方向。

    马春花是直爽人,不玩那些虚套,她很大方的告诉组织部领导,自己曾在北泰江北联合机械公司从事地下工作,对那里很有感情,想去工厂当一名光荣的工人。

    组织部长说:“小马啊,你是科级干部了,怎么能当普通工人呢,既然你想去机械公司,那就去当个车间主任吧。”

    马春花急忙摆手:“不行不行,我沒文化,当不了生产干部,当车间主任那是给厂子添乱。”

    组织部长爽朗大笑:“旧社会把你耽误了,贫下中农哪有学上,这样吧,咱们上学工作两不耽误,组织保送你到北泰师范大学进修,另委任你为江北联合机械公司的团委书记,团的工作也很重要,相信你可以胜任。”

    马春花激动了:“感谢组织信任,我一定好好学习,报效国家。”

    就这样,马春花从乡下调到城里,一边上大学一边当团委书记,上学梦和工厂梦都圆了。

    据说,组织上也找了杨树根谈话,问他下一步的打算,杨树根做梦都想调回城里,但在领导面前还是很好的遮掩了自己的想法,反而发出豪言壮语,要在农村基层扎根一辈子,服务广大农民。

    组织上充分尊重了他的意见,派他下苦水井当了乡党委书记。

    ……镇反运动越來越扩大化了,人民群众被充分的发动起來,揪出身边的坏分子,光是省城一地,一夜之间就抓了上百个国民党潜伏特务,其他诸如偷听敌台、造谣惑众的坏分子更是高达上千人。

    最忙的要数公安局长徐庭戈了,他每天在办公室里批复大量处决犯人的文件,可谓日理万机,鞠躬尽瘁。

    “每天我签字处决的人都有几十个,感觉还是杀的不够多,不够畅快啊。”徐局长在镇反工作扩大会议上对全省公安干部这样说。

    对省城的孩子们來说,每天最大的乐趣莫过去看枪毙人玩,大卡车呼啸而过,车上满载灰头土脸五花大绑的坏人,拉到江滩刑场敲砂罐,沒多久,孩子们就自创了一种游戏,有人扮公安战士,有人扮坏分子,跪在地上,用手指比划成手枪照后脑勺,嘴里砰的一声,扮演坏分子的孩子就倒在地上装死,玩的开心至极,只是大家都不愿意扮演坏分子,争着演公安战士。

    陈子锟尽自己的努力保护老部下,江北旧人的名单他列出來送到省委,郑泽如批示,对这些人涉及到的案子必须仔细甄别,不能伤了起义人员的心,所以陈寿盖龙泉等人受到的冲击很小,只是牵连进一些其他案子,被公安局叫去问了几次话而已。

    萧郎和柳优晋属于确实有历史问題的,组织上已经定了性,谁也保不住,按说应该枪毙的,判了五年劳改实在是法外开恩,送去农场改造那天,陈子锟來送他们。

    那天很冷,天是铅灰色的,飘着细碎的雪花,江边的芦苇一片枯黄,萧郎穿着旧花呢西装,提着破皮箱,柳优晋穿一身棉袍,手抄在袖子里,两人都面带微笑,还反过來劝陈子锟。

    “沒事,劳动改造而已,说明新政府沒放弃我们。”

    陈子锟道:“是我对不起你们啊,喝了这杯壮行酒吧,在农场先住上一段时间,我再想办法办保外就医。”

    三人喝了冰冷的酒,萧郎和柳优晋上了船,奔赴农场接受贫下中农的改造教育去了。

    ……梁茂才实现了他的诺言,打完仗解甲归田,他的日本媳妇和孩子已经搭乘轮船遣返回日本,也沒啥挂念的了,回到梁家庄和梁乔氏、梁盼一起过安生日子,抗美援朝开始,梁盼参军入伍当了兵,听说部队要入朝作战哩。

    梁茂才的历史比较不光彩,当过土匪,当过军阀,当过国民党,貌似还去过日本,绝对算得上是镇压头号目标。

    乡里早就想动梁茂才了,但地区行署有指示,说梁茂才是起义人员,应该区别对待,暂时不要动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镇反活动的进一步开展,各乡都处决了不少坏人,苦水井的工作落了后,放着这样一个大土匪大恶霸不去镇压,还要保护,同志们思想上很有抵触情绪。

    有个干部提出,虽然梁茂才是起义人员,但也有不少伪装的起义人员其实是国民党潜伏特务,咱们得查清楚这个问題,立刻得到大家响应,乡里派了两个公安,四个民兵,都是杀过不少反革命的老手了,六人带了两支手枪,四支步枪,一捆麻绳,去梁茂才家里提人。

    这些日子,梁茂才一直沒出门,他知道自己的底子不干净,在乡里仇家也不少,分分钟都会有人上门寻仇,借着镇反的名义把自己崩了,他预备了一支大肚匣子枪,时刻顶着火,白天别在腰里,夜里塞在枕头下,还有一支汤普森冲锋枪,上了五十发的弹鼓搁在家里,院子里还有两只猛犬,平时只喂个半饱,凶神恶煞的等着仇家上门。

    该來的还是來了,这天晌午,梁乔氏打猪草回來,正遇到乡里來的公安助理员,他很热情的打招呼:“嫂子,喂猪啊。”

    梁乔氏吓得腿都软了,差点坐在地上,颤声道:“你们來干啥。”

    公安助理道:“嫂子你别怕,俺们找梁茂才说点事。”

    梁乔氏崩溃了,瘫在地上哭道:“冤枉啊,俺家男人不是反革命,不是坏分子,你们别杀他啊。”

    公安助理道:“嫂子你这是干啥,就是说句话,沒有别的意思。”一努嘴,两个民兵上來将梁乔氏架起,冲院子里喊:“梁茂才,出來说句话。”

    门开了,梁茂才手无寸铁,道:“放开我婆娘。”

    他身后两条狗叫的震天响。

    “闭嘴。”梁茂才喝了一声,两条狗立刻老实了。

    公安助理道:“你出來,这里说话不方便。”

    梁茂才走了出來,民兵将梁乔氏放开,他们一起走向屋后空旷处。

    梁乔氏知道,这是自己最后一次见丈夫了,她哭也哭不出來,只觉得喉头堵了一团东西。

    梁茂才走到空地上,平静说道:“是在这儿执行,还是押到乡里执行。”

    公安助理道:“跟我们到乡里去吧,有点事问问你。”

    梁茂才道:“别费事了,有话在这儿说,麻利点。”

    另一个公安大怒:“梁茂才你态度端正点,就凭你这个态度我就能毙了你,你信不。”

    梁茂才一撩褂子,露出大肚匣子枪:“我信,别整那些沒的有的,出枪吧。”

    公安和民兵慌忙拔枪拉栓,却哪里比得过梁茂才的速度,大肚匣子枪的大小机头早就张开,准星都挫错了,指哪打哪,弹无虚发。

    六声枪响之后,再也沒有站着的人了。

    梁茂才将青烟袅袅的匣子枪收起,整一整褂子,昂然去了。

    回家后,梁乔氏不可置信的看着丈夫:“刚才那几声枪响咋回事。”

    梁茂才道:“男人的事儿,娘们少掺乎,给我做十斤鸡蛋烙馍,路上吃。”

    梁乔氏当然猜得出发生了什么事,她也不敢多言,到厨下生火烧锅,摊鸡蛋烙馍。

    梁茂才到村口买了点猪头肉和白酒,回家自斟自饮,喝了几盅,十斤鸡蛋烙馍做好,他也喝的差不多了,媳妇怯生生走过來,手里拿着行李卷:“换洗衣服都在里头了。”

    “我对不住你,來世再报答吧。”梁茂才说。

    媳妇的泪哗哗下來,再无言语,梁茂才拿起行李,扛起枪,出门走了,再沒回头。

    镇反人员被杀,一死就是六个,枪枪命中眉心,凶犯梁茂才持枪逃亡,地区行署和公安处、驻军立刻行动,出动大批人员剿匪。

    据说梁茂才逃进了大山深处,他本來就在大青山当过土匪,枪法好,胆子大,很难捕捉,部队撒开大网找了好几天,一无所获,想当年日本人一个旅团开进大青山都找不着游击队,这些城里來的公安人员自然很难抓到梁茂才。

    事情就这么搁置下來,毕竟人手有限,都去抓凶犯,谁來搞镇反,此事之后,地区行署对镇反工作抓的更紧了,杀的人已经超过了上面定的千分之一的指标,判决也更加随意,任何人一经指控就可以枪决,乡长就可以下令杀人,不需要任何法律程序。

    ……梁茂才反上大青山,消息传到省城,陈子锟叹气说:“茂才是个烈性汉子。”

    杀了六个人,谁也保不住他,只能听天由命,搜山进行了很久,终归还是沒抓到梁茂才,时间一长大家便也不再关心了,毕竟每天都有大事发生,每天都死上几个乃至十几个熟人,谁能顾得上谁。

    中央终于意识到镇反扩大化,杀人太多有些失控,北京召开全国公安工作会议,收回了滥发的捕杀权,对党政军群众团体内的反革命分子,能不杀则不杀,实行死刑缓期执行的方法。

    消息传來,大家都感动的热泪盈眶,交口称赞中央英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