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国士无双 > 第三十八章 人生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第三十八章 人生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医武兵王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南有些纳闷,他和王大婶只是一面之缘,算不上多厚的交情,而且自己并不是任课教师,照顾不到王大婶的儿子,于情于理,对方都沒有必要对自己这么好。

    但他还是很客气的将王大婶请了进來,不但因为人家救过自己,更因为他对这位中年妇女有着一种说不出來的好感,熟悉而陌生,似乎久别重逢的亲人一般。

    王大婶走进屋子,有些局促,因为她看到了刘婷,时光荏苒岁月如梭,刘婷早不是当年的青春少女,但面容轮廓和当年区别不大,而且她的气度和打扮,都表明她就是陈南的养母。

    陈南介绍道:“妈,这就是我跟您提过的王大婶,一个学生家长,幸亏她及时报信,不然我就完了。”

    刘婷赶紧招呼:“多谢您了,快坐下,我给你倒水。”

    红玉沒料到刘婷会在,计划被打乱,预备好的说辞也泡汤,心中慌乱不堪,但想到陈南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她的胆气又上來了,坦然坐下,和刘婷谈笑风生。

    刘婷道:“您也真是,还拿东西來,真是不好意思,应该是我们去登门谢您才是。”

    红玉道:“您这话就太客气了,举手之劳罢了,孩子是无辜的,怎能让他受这么大的冤枉,我也是做母亲的人,最见不得这个。”

    刘婷起身去拿了一个苹果开始削皮,随口问道:“您孩子多大了。”

    红玉道:“高三了。”

    刘婷道:“那是1938年生的了,跑反那年生孩子可真是受了大罪了。”此刻她想到的还是同年降生的陈姣,这孩子今年也上高三。

    红玉道:“可不是嘛,孩子生在北泰市政厅地下的防空洞里,所以取名叫北泰哩。”

    “咚”苹果落在地上,刘婷失态了,因为她知道在防空洞里生下的孩子是现任省委书记郑泽如的儿子,那么眼前这个女人就是郑泽如的前妻了,而当年小南襁褓中留下的字条分明写的是:父泽如,母红玉。

    刘婷到底是经过风浪的人,迅速恢复了常态,捡起苹果,很镇定的问道:“大姐怎么称呼。”

    “我姓王,王红玉。”

    刘婷觉得天旋地转,眼前发黑,嗓子眼发紧,陈南察觉不对,上前扶住母亲:“妈,你怎么了。”

    “孩子,你出去走走,我和王大婶有话说。”刘婷扶着桌子道。

    陈南狐疑不已,但还是乖乖出去了。

    听到儿子脚步远去,刘婷才道:“一晃咱们有二十七年沒见了吧。”

    当年在南京街头,刘婷从红玉手中买下残疾婴儿的时候,注意力都放在孩子身上,沒留意红玉的模样,依稀只记得那女人穿一件绿色的旧旗袍,但红玉却将刘婷的相貌深深印在脑海里,两个人都是聪明人,不需明说,不言中。

    红玉扑通跪倒,泣不成声。

    刘婷沒有去扶她,二十七年來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该來的还是來的,红玉來讨要儿子了。

    陈南是郑泽如的亲生子,这件事刘婷早就心知肚明,只是将这个秘密藏在心中,连陈子锟都沒告诉。

    这个孩子从小可怜,耳聋口哑脚掌外翻,现在不聋不哑腿脚也正常,其中刘婷付出的精力与心血不可计数,甚至为了这个孩子,她毅然选择不生自己的孩子。

    身为母亲,红玉自然明白刘婷的心思,她泣不成声道:“我沒别的意思,就是感激您照顾孩子这么多年,您永远是这孩子的亲娘,我沒别的想法,就是能时不时看看他就好。”

    外面咣当一声,窗台上腌菜的盆掉了下來,刘婷一惊,出门看去,院子里不见人影,出了大门,陈南正拔腿狂奔。

    “小南。”刘婷大喊一声。

    陈南头也不回。

    红玉追了出來,两个母亲面面相觑,儿子已经知道了真相,究竟该如何收场。

    陈南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不知不觉來到淮江岸边,茫茫江水汹涌东去,他拿起一枚石子尽力扔去,只在江中激起小小涟漪。

    他坐在草地上,久久望着江水,直到黄昏。

    ……

    省委,一封举报信直接送到了第一书记郑泽如的案头,举报右派陈南在北泰一中仗势欺人耍流氓,纠集一伙自称晨光厂保卫干部的歹徒疯狂殴打本校茶炉工,叫嚣打倒党委,信末发出振聋发聩的质问,为何右派分子如此猖狂,为何政法部门不作为,究竟是谁在包庇右派,与人民,与党做对。

    举报信是署了实名的,北泰一中教导处主任孙玉凤。

    关于这封信的内容,其中不免夸大其词,但基本事实应该出入不大,他有些愠怒了,陈南这个孩子怎么这么不争气,组织上已经宽大为怀,从轻发落他了,分配到中学工作还要闹出事端,激起群众不满,这孩子是从小惯坏了。

    他拿起笔來在举报信末尾进行批示“严肃处理,以观后效。”,然后按铃叫秘书进來,吩咐他将信件发回江北。

    一天过去了,郑泽如下班回家,从省委到枫林路高级干部家属楼之间只有五分钟路程,但他还是选择坐车,而且要在城内绕上一大圈再回去,这是多年从事地下工作养成的习惯。

    回到家里,就看到妻子潘欣静静坐在沙发上,表情有些不自然。

    “小潘,怎么了。”郑泽如有些疑惑。

    “这是从你字纸篓里捡來的。”潘欣朝茶几上的一封信努努嘴。

    这封信正是前几天刘婷送來的,郑泽如连看都沒看就丢进了字纸篓,而出于保密习惯,他的所有废弃文件都不会乱丢,而是由妻子亲自销毁,看來潘欣已经看过信的内容了。

    郑泽如有些好笑,潘欣这两天正和自己闹别扭呢,因为她的老同学刘媖的丈夫张广吟都打成右派,而自己不愿意出手帮忙,今天怕是又要借着刘婷的事儿和自己发脾气哩。

    “你呀你,还是小孩子心性。”郑泽如坐下,打开信封抽出信纸,这是一张陈旧发黄的纸,上面只写着一行字“父泽如,母红玉,生于民国二十年五月初八。”

    郑泽如的手有些颤抖,这是第一个儿子的生辰八字。

    “这是怎么回事。”他下意识的问妻子。

    “我还想问你呢,这是怎么回事。”潘欣反问道。

    郑泽如忽地站了起來,來回踱了几步,道:“这不可能。”

    他知道,自己第一个孩子是残疾,耳聋而且脚掌外翻,但刘婷的这个儿子却很健康,决不可能是自己失散多年的儿子,况且世间也不可能出现这么巧合的事情。

    “什么不可能,你到底还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你到底娶过几个老婆,生个几个孩子。”潘欣忽然发飙,抓起沙发上的垫子扔过來。

    郑泽如苦笑着说:“小潘,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我不听。”潘欣径直上楼,抱着小杰夫下來,还背着一包行李,脸上泪痕依旧:“我回娘家去了。”

    郑泽如道:“回去住几天也好,我让小李开车送你们。”

    潘欣就这样回娘家了,第一书记的家里恢复了平静,郑泽如点燃一支烟,开始细细回忆陈家二儿子,越想越觉得这孩子在某些方面还是很像自己的,他拿起电话,那端响起轻柔的声音:“首长您好,要哪里。”

    “给我接十号。”郑泽如道,这是陈子锟家的代号,电话局的小丫头们都是烂熟于心的。

    电话接通,刘婷却不在,家里人告诉郑书记,刘婷去江北了。

    ……

    天色已晚,陈南拖着疲惫的步伐回到家里,王大婶早已回去,哥嫂也下班回來,正和小侄子一起玩,刘婷坐在院子里,神色如常。

    “妈。”陈南的声音有些干涩,“今天來的那个人,其实才是我的生身母亲,对不对。”

    刘婷点点头。

    这个问題,陈南在江滩上已经想通了,但得到妈妈的亲口承认,还是承受不住这个打击,想哭又哭不出,想喊又沒力气喊。

    “好吧,其实爸爸也不是我的亲生父亲,对不对。”他继续问道。

    刘婷再次点头:“小南,你听我说,当年……

    陈南道:“不要说当年,我不想听那些借口,我只需要知道一件事情,我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

    “孩子,其实你的亲生父亲你早就见过,他就是郑泽如。”

    这个答案大大出乎陈南的预料,他本來估计自己的亲爹应该是一位烈士,早就离开了人世,临死前托孤给刘婷也就是自己的养母,沒想到生父竟然还在,而且是省委第一书记,更有讽刺意义的是,正是郑书记亲自批示将自己打成的右派。

    “这不可能,这不科学。”陈南喃喃自语着走开了,眼神有些恍惚,显然接受不了双重刺激。

    刘婷沒有去劝他,这种事情总要慢慢消化才行,她相信时间能抚平一切伤痕,只是这个儿子以后再不是自己一人独享的了,他会有另一个母亲,另一个父亲,而且那位父亲未必相认……高土坡宿舍地方不大,刘婷回地区招待所去住,说明天再陪着儿子去见他的亲娘。

    次日清晨,陈北起床刷牙洗脸,马春花去叫醒儿子,却不见小叔子的身影,问儿子:“叔叔呢。”

    “上班班去了。”小陈光答道。

    马春花喊道:“陈北,弟弟回学校了。”

    陈北道:“这小子,回去也不打声招呼。”

    ……

    陈南早早來到学校,却见所有人见到自己都绕着走,背后还指指戳戳,窃窃私语,再看宣传栏里贴着大字报,言辞犀利,字字句句直指着自己,他心情愈发沉重起來。

    回到图书室拿了暖壶去茶炉房打热水,只见聂文富脸上包着纱布,胳膊上打着石膏坐在门口,恶狠狠盯着自己。

    这个恶棍竟然被放出來了,陈南吓坏了,顾不得打热水,仓皇逃走。

    回到图书室,一个老师來传话:“小陈,校长让你去一下。”

    來到校长室,校长和颜悦色,又是泡茶又是递烟,最后道:“小陈啊,我前几天去省里开会,沒想到闹出这么大的事情來,这件事影响很大,很不好,省委主要领导都亲自做出了批示,我也保不了你了。”

    省委主要领导这六个字深深刺痛了陈南,把自己打落凡尘的不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郑泽如么,他是江东一把手,想保护自己的儿子绝非难事,可是他却反其道而行之,这是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校长道:“你不要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对你的改造是有莫大的好处的,地区教育局已经决定,下放你到南泰县城关镇中心小学去。”

    陈南平静道:“我听候组织处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国士无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骁骑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骁骑校并收藏国士无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