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胭脂有毒 > 第20章 三更合一

第20章 三更合一

作者:十月微微凉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陈安惠整个人都变了脸色,乔亦轩心中不解,将床上的纸捡了一起来,他乍一看,整个人就僵住了。

    月白色的纸上只有四个血红的大字:我回来了。

    这字迹……竟是荣胭脂!

    乔亦轩一下子就将纸团揉了,怒道:“莫要信这些,我倒是要看看,是何人装神弄鬼。”

    乔亦轩心中恼恨,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此时陈安惠已经冷静几分,她立刻拉住乔亦轩,轻声道:“你这样出去也未必能够找到是什么人做的。”顿了顿,她又是思考一番,道:“想来是有人模仿了荣胭脂,故意吓唬我们。”

    这般一想,能做这件事儿的人也就十分浅显了,她道:“与荣胭脂有关的,大抵也只有纪小白一个,她今日就在府里,你且不要打草惊蛇,我过去试探一番。”

    乔亦轩点头,怒道:“这个贱人,又有她什么事儿。”

    陈安惠冷冷一笑:“她与荣胭脂关系极好,做这些哪里算得上特别。”

    她起身,整了整裙子,轻声:“你在这里等我。”

    乔亦轩不肯,他开口说道:“我与你一同过去,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贱人想要做什么。若是让我知晓她装神弄鬼,我定要让她好看。”

    陈安惠颔首,两人一同出门。

    小白不知这个时候出去合不合适,但是如果这个时候不出去,那么他们在客厅里找不到她,想来就会猜到一二了。

    这次的事儿,是她自己太过莽撞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怨天尤人的时候,小白寻思了一下,快速的从床下爬出来,只是还不等出门,听到去而复返的脚步声,小白这次根本就来不及躲闪,飞快的转身……

    “乔……”不等开口,愣住了,门口并不是去而复返的乔亦轩与陈安惠,倒是乔亦寒。

    乔亦寒果断:“出来。”

    小白顾不得其他,很快的出了门,乔亦寒道:“跟我来。”

    他推开走廊尽头的一扇房门,小白惊讶的发现这是一间琴房,乔亦寒打开钢琴的盖子,坐在了椅子上,小白眼看他手指轻轻滑动,悠扬的曲子就这样响起。

    小白站在一旁,倚在门上就这样打量乔亦寒,小白没有学过琴,她对乐器一贯都是一般,不过看他认真的弹琴,表情恬淡,她就深深觉得,他一定是弹得极好极好的。

    一时间,倒是也平心静气下来。

    说实在的,自从知道姨母是因为那样可悲的原因自尽,她似乎是一下子就急切起来,以至于有些乱了分寸。

    而今站在他的身边,听着这悠扬的曲子,她莫名又觉得,其实报仇从来都不是这样急切为之的事情。

    ……

    乔亦轩和陈安惠没有在客厅里看到纪小白,陈安惠立时想到,纪小白去洗手间,再就没有回来,她暗自埋怨自己大意,立时道,“别是有什么问题?小蝶,你去洗手间看看。”

    她对乔亦轩使了一个眼色,乔亦轩也猛然想到,纪小白会不会还是躲在那个屋子里,这般想着,他一拂袖便回头。

    房间里并没有人,而同样的,纪小蝶在洗手间也并没有找到人,她疑惑道:“好端端的,她跑到哪里去了?这个贱人。”

    陈安惠带着几位小姐也跟了过来,似乎关心小白的样子:“纪大小姐不见了么?”她心中越发的怀疑小白,看到乔亦寒默默对她摇了摇头,心中更是不解。

    不过却仍是言道:“好端端的,人总归不会在这边失踪,要不大家找找吧?”她声音低了几分,道:“纪大小姐也是的,在别人家里,怎么就乱走呢,真是不成体统。”

    话音一落,猛然反应过来,“怎么会有钢琴声?”

    先前他们太过绷紧神经,想着找到纪小白,倒是忽略了走廊里悠扬的钢琴声。

    乔亦轩淡然:“八成是大哥。”

    众人寻着声音走到尽头,乔亦轩敲了敲,随即推门,房门就这样被退开。只是被推开的那一瞬间,倒是让人有些微怔。

    乔亦寒清清爽爽的好似校园里的学长,干净清澈。

    他不似刚才回来之时的风尘仆仆,一身白色的衬衫,墨色西裤,坐在钢琴边弹奏,而他身边,明媚的娇俏少女立在一旁,两人这般好似一幅画,让人舍不得移开眼睛。

    甚至多看口说一句仿佛会打破这世间最干净的美好。

    小蝶嘟囔:“贱人。”却也不敢大声。

    一曲终了。

    小白真诚的含笑道:“弹得真好。”

    乔亦寒没有给她更多笑意,反而是看向了乔亦轩等人,他没有什么更多的表情,淡然问道:“有事儿?”

    乔亦轩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他斯斯文文,温润如玉:“纪小姐不见了,纪二小姐担心她,我们正四处找人呢,倒是不想,她与大哥在一处。”

    又停了一下,他皮笑肉不笑:“大哥与纪大小姐倒是一见如故。”

    乔亦寒没说什么。

    小白垂了垂首,轻声言道:“是我听到这边的钢琴声,心中好奇不自觉就走到了这边。倒是打扰了乔大少。”

    乔亦寒清冷:“没什么打不打扰,知己难求,如若纪小姐能够欣赏乔某,倒也是我的荣幸。”

    做乔亦寒的知己,江宁之中多少人求之不得。

    小蝶最是见不得这个姐姐好,她冷笑道:“姐姐不是去厕所么?怎么转悠到这边了?倒是让做妹妹的一通好找。我们且担心着呢?”

    小白反唇相讥,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担心什么呢?难不成乔家不安全到会把人弄丢了?再说大少爷琴声悠扬,走廊之中尚且可以听到,过来也算不得什么稀奇的吧?”

    她扫了小蝶一眼,微笑:“不过小蝶自小对这些就不很懂,我倒是也能明白的。”

    小蝶被她讽刺了,气的不行,她梗着脖子,怒道:“纪小白,你说谁呢!”

    陈安惠并不怕他们闹,她们如若在外面,打翻了天她也不管,只是现在是在乔家,她总归不能让人说,她领来的人不靠谱。而且,面子上的事儿,她还是会做的。

    她露出温暖的笑意,十分贴心的拉住小蝶,劝道:“这是干什么,都是自家姐妹,亲亲热热才是。小蝶这姑娘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心里担心姐姐呢,小白以后可莫要再乱走了,如此实在让我们担心。”

    众人连声附和。

    乔亦寒眼看大家都堵在门口,微微蹙眉,冷然道:“能让让么?”

    “咳咳,咳咳咳!”小白突然咳嗽起来,她其实不是故意的,是真的想要抑制住,只是越是想要克制,也是做不到,她自己心里清楚,她咳嗽的厉害这个毛病除却因为身体真的比较弱,还有一部分原因是心里作用。

    控制不住自己但是却越咳越厉害,她靠在琴上,整个人脸色苍白,额头甚至已经冒出了虚汗。

    这般状态,说是假装都是不可能的。

    乔亦寒扶住小白,道:“我送你去医院。”

    他曾经见过她桌上的药瓶,虽然不知道她吃的究竟是什么药,但是看她身体好像根本就没有好起来。

    乔亦寒很快就开车带纪小白出门,小白虽然也是咳嗽,可是似乎吹吹风,整个人又好了不少。眼看车子已经开出了乔家,她轻声道:“我、我没事儿,你给我送到纪家就可以了,我自己有药。”

    乔亦寒不是窥视别人*的人,不过他却说道:“如果一个药吃了许久都没有效果,我建议你还是去看看医生,换点药。病情拖下去总不是一件好事儿。”

    小白虚弱的笑,靠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轻声:“谢谢你。”

    她长发被风吹开,扫过精致的小脸蛋儿,乔亦寒侧头看她,发现她与荣胭脂有几分相似,不过也只是那么一瞬间,他就又觉得,纪小白总归只是纪小白。

    乔亦寒再次确认道:“真的回家?”

    小白嗯了一声,浅浅的笑。

    乔亦寒重新启动车子,说道:“以后不要做那样的小动作了。”

    小白无辜的眨眼:“什么?”

    乔亦寒看她一眼,不言语,小白扬了扬下巴,笑盈盈道:“我什么也没做,不小心撞见他们私下幽会,我也很为难。”

    乔亦寒哪里相信她的鬼话,不过看她似乎因为说话而不再咳嗽,也放心几分。平心而论,他对纪小白倒是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只是想到她是荣胭脂的表妹,他就是愿意多帮衬几分的。

    他歪头想要说话,却见她竟是睡着了,也不知是刚才咳嗽的,还是紧张下累的,整个人靠在椅子上,睡得十分安详。

    他悄然将窗户关好,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只是为她盖衣服的时候他又是愣了下来,这件风衣,正是之前她还回来那件。看来她与衣服倒是有缘的。

    小白这一觉睡得并不很久,还不到半个时辰就醒了过来,她揉揉眼睛,看到竟然已经到了纪家的大门口,什么时候到的并不知道,只是乔亦寒并没有叫醒她,反而是端坐在驾驶座上,面容冷清。小寐了一觉的小白神色比刚刚好了很多,脸色带了几分红润。她有些满足的打了个呵欠。随即见乔亦寒望了过来。

    她将外套还给乔亦寒,软糯道:“谢谢你。”

    乔亦寒挑眉:“你倒是信任我。”

    小白揉揉肩膀,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着了,扬了扬嘴角,道:“看您慈眉善目,与您弟弟截然不同,我自然可以相信。”言罢,笑着下车。

    乔亦寒亲自送小白回来,老夫人十分欢喜,下午的时候还破例找小白聊了一会儿,小白哪里看不出老夫人的心思,也并不拆穿。

    小白原本就是一个木葫芦,并不太爱讲话;现在的小白是不愿意和老夫人说话。

    傍晚小蝶回来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想要挑衅,得知小白在老夫人那里,道了一声偏心,愤怒的回房。

    这话传到老夫人耳里的时候小白也在,老夫人只稍微的抬了抬眼,没说什么。

    小白好似没听见一般。

    老夫人语重心长:“你们啊,还是孩子,不晓得一个道理,只有纪家好了,才是大家都好。个人的得失算不得什么,正是因此,小蝶的境界不如你。”老夫人似乎是安抚小白,但是小白心中却默默冷笑。

    当天夜里,小白留在了老夫人的房间,纪府果然没有闹鬼。

    老夫人看小白的眼神带着许多的探究,小白自己倒是不以为意,浑不在意,并不放在心上。

    她因为近来有些咳嗽,没有再去乔家帮忙,老夫人也不强求,有时候,过犹不及。

    不过庙会的时候倒是带着小白,同去的还有方巧以及纪小蝶。

    小蝶看着小白一身水葱绿,眼里只冒火。

    早晨天蒙蒙亮大家就准备出发,母女二人站在厅廊之处,脸色都有些不虞。

    小蝶言道:“你看祖母现在对她多好,还不是看着人家乔大少的面子,这个小贱人出门就巴着乔大少,再也没有比她更贱的了。”

    方巧低声斥责女儿:“你又作甚给她这样的机会,我早就说过,如若有机会,你自己上,何必让她占这样的便宜,你偏是要想着陈家俊。若是没有乔大少,陈家俊自然是好的。可是有人家乔大少,陈家俊哪里像样呢。”

    方巧对女儿十分的恨铁不成钢。

    小蝶委屈的扁嘴:“我都有家俊了,我还怎么勾搭别人啊,再说了,鸡飞蛋打怎么办?”

    她倒也并不是十足的就爱上陈家俊了,只是陈家俊现在是她最好的选择,又是从小白的手里抢来的,她觉得最爽了。

    母女二人这般说话,却没看到站在暗处的一抹身影,纪远站在那里,听着这母女二人说话,越发的觉得她们不成样子。

    “看到那个小贱人就烦,母亲,你就不能想想办法吗?母亲!”

    小蝶一个劲儿的哀求起来。

    方巧带着几分恶意的笑容:“你又怎知,我没有想办法呢?”

    小蝶一愣,随即喜气洋洋。

    她一点都藏不住事儿,这点方巧是十分看不上的,她道:“看你这个没出息的样子,还没成功就这样喜形于色,就不怕你祖母那个老不死的发现。”

    小蝶立刻将笑容收了起来,方巧这才点头,她道:“你记住,你什么都不知道,好好的跟在我的身边就是,别的无需多想。”

    小蝶连忙点头。

    这时老夫人已经出门,方巧与小蝶也都走了过去。

    纪远原本只是与她们遇上,有些不好凑上前去,现在一听她们还存了伤害小蝶的心思,心里十分的恼恨,只觉得这二人可恶至极。

    原本两个妹妹,他就更疼小白,不知为何,就觉得她娇娇惹人怜,现在想来,哪里是因为这个,分明就是因为他们是嫡亲嫡亲的兄妹。

    他是万万不会让那个歹毒的女人伤害小白。

    纪远原本就要陪同她们一干女眷上山,如此更是小心谨慎起来。

    崇安寺一大请早就很多人,纪远顺势偷偷拉过小白,叮咛道:“你今日一直跟着祖母,千万小心。”

    小白扬头,十分不解道:“为什么啊?又不会有什么事情。”

    倒是天真不知愁滋味的样子。

    纪远看她这般不知道危险,道:“反正你听我的就是。”

    他不欲告诉小白一切,免得她心里更加对这个家失望,但是却还是提醒了她,当然,他自己也一直都打算留在小白身边。

    纪老夫人远远的看到乔太太,平日里端着的一张脸立刻笑的灿烂如菊花,她脚步加快了几分,上前一步道:“乔太太真是大善人、活菩萨,每年都为这些事情操心,也是来的最早,当真让我们这些人都自愧不如。”

    小白垂着头,心中冷笑,老夫人一早就已经起来了,她一直磨蹭,看时辰差不多才出门,小白原本不太明白,现在看到乔太太才懂了几分。

    她就说,每年怎么都是她们家与乔家先到,而其他家总是要晚上几分,现在看来,分明就是故意相让。

    换个角度看事情,果真都不一样了。

    乔太太今日一身褐色的旗袍,面料华贵、做工精细,处处可彰显细节处的小特色,这样的旗袍,便是花钱也不好买到的。

    乔太太满目善意,笑着说道:“做好事情又哪里分得清楚早晚呢!只要做了,总归都是好的。”

    纪老夫人灿烂笑:“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我老婆子年纪大了,总是不如您亲力亲为。”

    纪老夫人想要恭维乔太太的心真是日月可鉴。

    这一个恭维的还不算,不远处过来的陈太太也笑得跟什么似的,“乔太,您可真早。”

    陈太太是外地人,向来是习惯叫一个字的,不过倒是也显得颇为亲密几分。

    她道:“一早安惠就催我,说是要早点早点,许是能帮上什么忙,可不能让您一个人在此忙碌,倒是我的不对了,稍微收视与喜爱,就这个时辰。实在是汗颜。”

    扫了一眼身边的纪老夫人,道:“老太太身体可好?”

    纪老夫人:“好着呢好着呢!这些小的只要不气我,我可不就好好的。”

    众人皆是笑了出来。

    这样的场合,几个小辈儿都不插嘴,甚至方巧都不多言语什么,她是知晓的,这些人并不那么看得上她,她出身不好,这就是硬伤,不过好在她这人也是精明的,从来不将一切表现出来。

    她微笑站在老夫人身边,十分得体。

    自从荣家败了,这江宁城可就是乔家独一份儿了。

    因此十分明显就能看出众人都恭维着乔太太,恨不能上前为她擦鞋。

    乔太太隐隐是众人的头目,不过她倒是并不表现的太明显,倒是十分的温柔娴静。

    现场人不少,除却大户人家的一些太太小姐,还有不少寻常的人,小白站在老夫人身边,偶尔搭一把手,并不多管闲事儿。

    “如今虽然是秋日,但是难免有些燥热,我吩咐人备了些糖水,大家喝点,也解解暑。”方巧先前不知道去了哪里,回来的时候十分得体。

    虽然她出身不好,但是并没有太被这些太太们排挤,正是因为她会来事儿。

    她将依次为人大家倒了水,甚至小白也不例外。

    纪远微微蹙眉,给小白使了一个眼色,不许她喝,只是小白好似没看见一样,直接就一口饮了下去,纪远真是无奈了。

    果不其然,没过多少一会儿,小白就不舒服起来的样子,她低声与老夫人说了几句,便是去找茅房。

    寺庙之内,总归不那么好找的。

    小沙弥好心指路。

    二人穿过一道道门,竟是转悠到了空旷之地,还不待有个更多的反应,立时被几个人围住。

    几人都是穿着普通百姓的衣衫,只是面目可憎。

    而其中一人竟是那个假的小沙弥。

    他们嬉笑起来,“呦,这是谁人家的小姑娘,长得真俊。”

    小白并不怕,她冷着一张小脸儿,道:“你们的戏演得还真不怎么样?难道你们不知道我是谁家的么?”

    被人拆穿,其中一人猥琐的笑了起来,他扬了扬下把,说道:“知道又怎么样呢?嗯,纪小姐,你以为会有人来救你么?”

    小白平静的看着他们,问道:“方巧让你们来的对么?”

    他们哪里会回答,笑道:“方巧?我们可不知道什么方巧,只是纪小姐,你要跟我们哥几个走一走了,呵呵,我想你爹应该会交出一笔不少的赎金吧?”

    他们几个想到这样如花似玉的美人儿就要落入自己的手里,而同时还能得到一大笔银钱,越发的高兴起来。

    小白清脆:“你们是想绑架我要求赎金?”

    这个时候看她还问问问个不停,其中一人言道:“纪小姐也别多说了,我们也不是傻子,自然晓得你想拖延时间,不过我们告诉你,拖延时间是没用的,你以为自己能够逃掉?休想,哥几个,动手。”他呵呵的笑:“等我们带你回去,会好好的疼你的,如果你爹不拿钱出来,你就给我们做压寨夫人。”

    话音刚落,就看一个男人匆忙的跑了过来,这人正是纪远。

    见有人围着小白,杀猪一样的叫唤:“抢劫啦!”

    看他这般,其中一个匪徒掏出刀子就冲了过去,只是这刀子还不等碰到纪远,就听一声枪响,那人被击倒在地。

    很快的,巡捕房的人一下子就围了上来,还不待这帮人做更多的反应,已经被悉数的按下。也不知什么时候,竟是有巡捕房的人围在周围,领头的正是展飞扬,他只看了小白一眼,随即别开眼,仿佛是不认识她一般,交代手下:“将人带走。”

    随即来到纪远身边,严肃说道:“今日是募捐的大好事,就不打扰各位,稍后纪少爷与纪小姐还请来巡捕房一趟。”

    纪远点头:“好的好的。”

    他看着展飞扬,满目崇拜。

    展飞扬随即转身离开。

    纪远拉住小白,问道:“你有没有事儿?”

    小白轻声笑了起来:“我能有什么事儿?大哥多虑了。”

    纪远擦擦汗,严肃道:“我让你小心不要离开祖母,你不听我的;我不让你喝水,你又不听我的,你这丫头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呢。”

    想到此,他又生气起来,“小蝶那个恶毒的死丫头,我看你离开,正要追过来,却又被她缠住了,好在这边还有……咦,不是啊。这边怎么会有巡捕房的人呢?”

    小白一派无辜,轻声道:“可能是因为今日有募捐吧?毕竟那么多有头有脸的人都在,如果真是出了什么事儿,警察局长的面子往哪里放?许是往年也有,只是都在暗处,我们不知道罢了。今年好死不死的这些人想要绑架我,他们这才现身。”

    纪远想想,倒是有些道理,颔首道:“你说得对。”

    等兄妹二人回去,方巧难言脸上的诧异,方小蝶也怏怏的样子。

    倒是乔太太问道:“先前我似乎听到了一阵声音,可是枪响么?还是有人放鞭炮?”

    她并不知晓。

    纪远又看了一眼方巧与小蝶,朗声:“是枪声,有一伙人想要过来绑架落单的太太小姐,被我们遇上了,其中一人想要杀我,提刀来刺。”

    小蝶欲盖弥彰,“大哥竟是胡说,既然提刀来刺,你怎么还好好的。”

    小白“奇怪”的看了小蝶一眼,说道:“妹妹好生奇怪,难道还希望大哥受伤不成?妹妹真是糊涂了,这样的话可千万不要再说了,免得人家还以为,大哥没有受伤,你心里懊恼呢!如若有心人以为你与那些刺大哥的匪徒是一伙人的,这就不好了。”

    “纪小白!”小蝶恼怒起来。

    小白轻轻一笑,说道:“好在巡捕房新来的展总捕十分的英明神武,他知晓这边正在募集善款,又都是太太小姐,因此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暗中护卫大家的安全。这些匪徒一出现……”小白笑容更加灿烂,说道:“就被悉数缉拿了。”

    方巧的脸色一下子就难看起来,不过她很快就掩饰过去。

    只是小蝶心机并没有那么深沉,一下子脸色苍白。

    “也不知他们能招供出什么呢?我听说,巡捕房对人很有一手的。”小白恶意道。

    小蝶更怕。

    有些精明的太太一看这个情形,立时就明白了几分,再看纪小蝶,眼中就带着许多的不喜了。

    虽然现在总是说一夫一妻,但是三妻四妾也是不少,不少家中多少都有些庶子庶女,人数要是多了啊,倒是也不在意那么多了。只是争执吵闹什么的,都是小女儿家的把戏,算不得什么,如若勾结匪徒,那么就不好说了。

    今日能够勾结匪徒做这个,他日未必不能勾结匪徒绑架他们。

    一时间,看方巧与纪小蝶的眼神就有了几分的不善。

    大家并不觉得这是纪小蝶与纪小白的争执,在刚才纪远有心的引导下,大家倒是更加觉得这事儿与纪远有关。

    想到纪家还有一个在外留学的二少爷,多少有几分明白。

    可没人觉得是想绑架纪小白,更多人揣测的是方巧母女想要对付纪远。

    方巧与纪小蝶母女为了怕纪远想要和她儿子争夺家产而做出这些,再正常不过了。

    这也是回来的途中,纪远与小白商量的,他并不希望大家将这件事儿的重心放在小白身上,小白是个姑娘家,牵扯的事情多了,总归不好。

    毕竟,她才刚退婚没有多久。

    乔太太拍了拍胸口道:“真是老天保佑,大家都没有什么事儿。”

    小白笑眯眯的,倒是没有被吓到,她说:“我们在寺庙这种,都说崇安寺灵验,我们在他的地界上做好事儿,他哪里会任由我们被人欺负呢?”

    她这版话,惹得乔太太笑了几分,她摇摇头道:“真是个机灵的姑娘,不过……说的倒是似乎有几分道理。”

    小白吐了吐舌头,小女儿家姿态十足。

    乔太太微笑与身边的人交代:“稍后安排人去巡捕房道谢,如若不是他们。怕是我们就要遭罪了呢。”顿了顿,似乎是思考,她问道:“我记得原来的总捕姓姜。这展总捕是……?”

    有些不明。

    纪远倒是清楚,他开口:“展总捕是新来的,乔太太不知道,之前的姜总捕调到外地了,这位总捕是新来的,我曾见过两次,器宇轩昂,十分好的一个人,是个有大本事的。”

    纪远对他是赞不绝口。

    乔太太笑了起来,她道:“这样好的一个人,我倒是没有见过了。不过展这个姓,我们这边倒是不多,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哪家的呢?”

    她误以为是从警察中调上来的。

    纪远:“他并非江宁人士,听说在许多地方都任职过,挺有能力的,调来之前是在榕城做巡捕房的副局长。”

    他倒是门清儿的。

    不遑是乔太太,其他人也都好奇起来。

    “副局长不做,来这边做总捕头?”说起来总是有些怪异的呢!

    纪远:“榕城地方小嘛。”

    小白在一旁搭话儿,“哥哥竟然什么都知道。”

    纪远挠挠头,笑了起来。

    “既然是新来的,这次又帮了我们的大忙,如若不然,指不定对什么人下手,我们更该感谢。该怎么感谢呢……”

    乔太太温温柔柔,似乎有些苦恼。

    眼看陈安惠要说话,小白故意开口道:“我觉得啊,送面锦旗,送些糕点就好……”

    乔太太笑着点头,赞扬道:“锦旗好,锦旗很好的。”

    她拿起纸笔,带着笑意回头问道:“展总捕叫什么名字啊?”

    纪远笑着回道:“展飞扬,展飞扬总捕头,在全国都是赫赫有名的。”

    “啪嗒……”乔太太手里的笔一下子落在了地上,脸色瞬间苍白。

    眼看大家的目光都停留在她的身上,乔太太几乎是尴尬的笑了起来,“我……这个名字,很像是我的一个故人。不过、不过也不会,我的故人早就已经不在了……”

    小白疑惑的蹙起了眉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胭脂有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十月微微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十月微微凉并收藏胭脂有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