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去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好些日子没有和傅令元相安无事地同床共枕,尤其最近十多天,她都是一个人睡的,这回隔天早上醒来,发现自个儿躺在身旁人的怀里,阮舒一下没反应过来。

    乍一抬眸,不期然撞上傅令元湛黑的眸子。

    他貌似醒来有一会儿了,斜斜地倚靠在床头,睡袍松松垮垮地袒、露着胸膛,曲起一只的腿,嘴里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幽深灼然的眸光专注地凝着她。

    “早,三哥。”阮舒很快晃回神,微微一笑,打着呵欠埋脸在他被她枕着的那条胳膊上蹭了蹭,显得慵懒而依赖。

    “早。”傅令元声线平和,未有明显的波澜,手臂揽紧她,手掌抚上她睡袍划落的莹润肩头,来来回回地摩挲。

    阮舒觉得很舒、服。

    身体舒、服,心里头更舒、服。

    具体她也说不上来,或许适当的哭泣真的能给人排压解毒吧。她从未流过那么多的眼泪,也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也可以有那么多的眼泪。当时倒没感觉怎样,现在发现,昨晚的一觉,竟是她被软禁于此的大半个月来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内心积压的憋闷仿佛得到了些许的纾解,至少没有再如前些天堵得快溢出喉咙口,也至少没有再一睁眼,便是茫然的愣神,并在无尽的等候里一步步地陷入绝望。

    再十来天。只要出了月子就行了。阮舒深深地呼吸,手掌轻轻覆在自己的心脏,默默地再给自己重复。

    “在想什么?”傅令元忽地发问,手掌有顺着她的肩头往她月-匈口探的趋势。

    “在想三哥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出门了才对?你如今可不再像先前成天游手好闲。”阮舒侧头,自下往上拐着眼儿瞅他。

    “好不容易能重新搂着傅太太睡,我怎么舍得早早起床?”衔在嘴里的那根烟随着傅令元讲出这句话而一颤一颤的,而紧接着下一句话他说的是,“傅太太压这么密实,不怕瘪了变形?”

    外人听着或许莫名不知所以,但阮舒作为当事人,当然明白他指她此刻抱在他身、上的姿势,胸口整个贴在他的身体,使得他试图作祟的手动作不了。

    阮舒未遂他的愿,垂着眼帘,抓出他的手,擦着他的糙茧和骨节,淡声:“三哥这段时间,用这双手,摸过几个女人?”

    傅令元低低沉沉地笑声立刻出来了:“你让我摸摸你长了几两肉,我就告诉你。”

    阮舒沉默着翻转身体到另一边,背对他,扯过被子将自己裹起来,连同脸一块儿盖住。

    然而不多时,傅令元便找着缝儿,也钻进被子里,chan紧她乱动的手脚,用唇舌一寸寸地丈量她身体的变化。被子里很快chuan息声cu重起伏。

    “快点出月子吧……”他在最后的刹车时嗓音暗哑地叹息。

    “月子又不是我说出就能出的。”阮舒从被子里探出汗淋淋的脑袋,呼吸两口新鲜空气,“出了月子还得去医院复查,医生说没问题了才行。”

    边说着,她似因此而记起事儿,顺势便问:“对啊,说起来,复查的日子三哥给我安排好了么?”

    傅令元还在被子里没出来,缄默不语。

    阮舒正纳闷,忽而察觉他的手臂自她身后箍紧她的月-要肢,宽大厚实的手、掌在前面罩住她的软团:“我先来复查一遍。”

    “……”阮舒无声地战栗。

    ……

    重修旧好之后的日子过得平稳,虽然行动依旧被局限在别墅范围内,虽然依旧与世隔绝,阮舒却不再像先前那么压抑难熬了。相反,随着出月子的日子一天天地临近,她的心情越来越敞亮,带着浓烈的期盼。

    傅令元除了第一天的早上睡得迟,接下来还是每天定点离开别墅。不过他会拉着她一块儿起床,共进早餐。吃过早餐,阮舒会学电视剧里的妻子角色那般亲自送他出门,给他临别之吻,直至目送他的车子驶离。

    到了晚上,傅令元多数时候能及时赶回来和她一起吃晚餐,身、上也没了那些其他女人的气味。他如果实在有事,别墅里九思和二筒都能提前收到消息,转告给她,让她不要等他。但无论多晚,他都不曾再夜不归宿,凌晨总能察觉他躺床上来的动静。

    当然,免不了每天晚上睡前和每天早晨醒来后的短暂温存,搞得两人都得难受一番,却还是要瞎折腾。有两次热、烫就在洞口,阮舒的心理防线也有些崩了,并未坚定地阻止他,结果最后关头他生生忍住了。

    第二次如此之后,待他从浴室里出来,阮舒软绵绵地趴在床上,不禁揪起眼皮瞅他:“三哥是因为我的这场月子被迫提高了自制力,还是……三哥其实已经在外面吃饱喝足了?”

    话出口之后,她发现其中夹杂的酸味儿是连她自己都始料未及的浓重。

    傅令元擦头发的动作滞住,折起眉头望过来。

    阮舒心里正为这话而后悔——听起来好似她异常希望他别忍住。多犯贱。可不知怎的,话就这么不经大脑的过滤直接出口了。

    而发现他的第一反应是折眉,她的心里又莫名地堵了什么东西,首先记起的是,他那天最终并没有回答,他的手最近摸过几个女人。

    转念阮舒突然感到一丝惧怕。惧怕这样不受控制的自己。避开他的视线,她埋脸进枕头,暗暗沉两口气,心里更加坚定自己得尽快月-兑身——环境果然会影响到人。他软禁她的本质初衷,不就是为了磨她的棱角?若继续这么下去,她实在难以想象,自己会在这样狭隘窄小的圈子里,被潜移默化成什么样子……

    如果有一天,她的喜怒哀乐完全围绕着他而变化,彻底沦为依附于他的女人,该是何等的悲哀……

    思忖间,后脑勺忽而覆上来傅令元的手、掌。他的手很凉,即便隔着她的头发,她也能感受到氤氲而来的凉意。阮舒知他肯定又是洗的冷水澡——每天早晚各一遍冷水澡,也亏得现在不是冬天,亏得他素来身强体壮。

    “傅太太吃飞醋能不能有点合理的依据?”手掌轻轻地顺着她的头发,傅令元嗓音沉沉的,貌似生了愠怒,“我如果在外面吃饱喝足了,还用得着再回来让自己受罪?我直接睡外头岂不最舒坦?”

    阮舒的声音闷在枕头里,淡淡自嘲道:“抱歉……可能我最近真的太闲了……没什么正经事可做,就控制不住胡思乱想了……”

    眸底应声闪过一抹幽深,傅令元盯着她乌黑的发丝,沉吟片刻,薄唇轻启:“约好医生,你后天去复查。复查结束,有大把的时间,傅太太可以计划一下想去哪里透气,我会把那天空下来陪你。”

    这还是他第一次主动提复查。而且终于给出了准确的时间。那天假装无意地问起之后,他好像很快就把事情抛诸脑后,阮舒不想表现得太明显,也就不再追问。

    可她自己私下里可是数着日子,随着一天天临近,他无丝毫动静,她本有些焦虑,打算这一天瞅个机会旁敲侧击,现在倒是省了麻烦。

    捺下喜悦,阮舒刻意安静了两三秒,才戏谑着回应道:“我以为三哥应该早就迫不及待地将复查结束后的时间安排好了。”

    傅令元自然听明白她的言外之意,顿时闲闲散散地勾唇:“我确实迫不及待。我迫不及待地每天都在考虑,等傅太太出了月子,我们要解锁什么新姿势。”

    他伏低身子,凑在她的耳畔,暧、昧的笑音满满:“影音室里的那些限、制级影片,傅太太不是观摩过很多了么?也该学以致用。”

    阮舒:“……”

    傅令元拨开她的头发,在她的后颈细细地吻:“傅太太用不着胡思乱想,你的魅力依旧,否则我也不会每天都在傅太太的身、上找慰、藉。”

    他口吻不觉柔下来:“只是不想再伤到傅太太。我忏悔,我之前在性、、爱这件事上,确实对傅太太不太负责任……”

    阮舒听言心间微动——看来这回的意外怀孕,真的警醒到他了。

    他的吻从她的后颈游移来她的耳朵上,却是转瞬又恢复不怀好意的笑:“不过既然傅太太已有心理准备,那复查结束医生确认无碍之后,我们哪儿也不要去了,直接回来……忍了一个多月的鲜肉在怀,我如今只想死在你的身体里……”

    阮舒:“……”

    傅令元将她原本趴着的身体翻回来,面对面压下,落吻凶、猛:“傅太太好好感受,我是不是已经吃饱喝足了。”

    又是一番隔靴搔痒的折腾。傅令元最终的下场是再一次自己进浴室。出来时,阮舒已困意浓重地睡去,任由他像伺候老佛爷似的给她把身、上的汗擦干净,她眼皮都不再动一下。

    清理完后,傅令元并未马上躺回去睡觉,而是去取被他锁了近一个月的她的手机。

    同时取来的还有预先准备好的某些工具。

    坐在沙发里,他将她的手机拆卸,镊子夹出小盒子里的长得像芯片的一样东西。

    下意识地抬眸看一眼不远处床上熟睡的女人,眸底深处稍纵即逝一抹幽深,他收回视线,小心翼翼地把那个疑似芯片的东西安进她的手机内部。旋即,他重新装好她的手机,外表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变化。

    做完这些,他暂且再收起她的手机锁进抽屉里,最后关灯,回床上睡觉。

    翌日,早晨送走傅令元之后,阮舒一个人上楼关进书房里,脑子纷纷扰扰地想了很多事情。

    明天就要去医院复查了,也就代表着明天她终于能够离开别墅的范围。

    那日收到纸条之后,留纸条的人都未曾再传递过消息,而且也没有告诉她,如果找到离开别墅的机会该如何通知。由此阮舒基本可以确定,陈清洲的这个暗桩,恐怕离她很近,是一个即便不用她通知,也能及时得知她行程动向的人。

    只有能及时得知,或者准确来讲是只有比一般人要预先得知她的行程动向的人,才可以通知陈清洲做好救她的准备,不是么?

    别墅里离她比较近比较容易探知她消息的,就是经常伺候她的几个佣人,而其中最可疑的便是这位月嫂。

    傅令元身边不是特别容易安插人,这个月嫂是因为她坐月子而临时请来的,趁虚而入得很是时候。因为这个猜测,阮舒近日对月嫂进行了特别的关注了留意,不过并没有看出任何的端倪,只觉得她就是个普通的阿姨辈的人。

    而阮舒还有另外一个想法:陈清洲的这个暗桩,有没有可能,本身就具备能与她直接接触甚至直接救走她的条件。

    假如是这样的存在,那就有意思了。因为这样的人肯定得是陈清洲已经埋了有一阵子,并且是傅令元对其信任的人。

    屈指可数。阮舒首先就把范围锁定在了栗青、赵十三、九思和二筒四人身、上。

    尤其是九思和二筒。

    近日针对这两个人,阮舒同样刻意留心、稍加试探过。

    自然,没有结果。

    想想也对,太轻易就露出马脚,还怎么当人家的暗桩潜伏在此?

    终归,如何解救的事情不归她管,她需要负责的找机会离开别墅范围的任务已然完成。阮舒本打算为明天的逃离做些准备,很快又恍然并没有什么值得准备的——是要逃,又不是要出远门旅游,难道还要收拾行李么?

    唯一要做的准备,就是好好演完逃脱之前的最后这几场戏。

    坐在椅子里,回忆起这十多天和傅令元和谐的夫妻生活,阮舒不知不觉便发了呆。

    想想极有可能是和他彼此心平气和吃的最后一顿饭,她以自己嘴馋为借口,让厨房多烧了两道菜。

    然而当天晚上,傅令元很迟才回来。

    阮舒一直等着他,中途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两三次。

    卧室的房门传出动静,她第一时间惊醒。

    “三哥。”

    发现她竟然还没睡,傅令元显然是惊讶的,很快讶然的表情收敛,变成不悦:“不是说过我今天晚归?”

    阮舒已兀自从床上爬下来,走向他:“刚好睡不着。”

    他一进门,她就发现他又喝了不少的酒。而每回有酒气,必然也有外面女人的气味。自打他在三鑫集团任职,又正式当上四海堂的掌权人之后,这样的情况便频繁起来。

    阮舒自己摸爬滚打过,自然十分理解那种应酬的场合,本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当她来到他面前打算扮演贤惠的妻子给他褪衬衫时,鼻息间又闻到了那股熟悉的女人香。就是曾经连续五天在他身、上出现过的那同一个女人的气味。

    心内笼罩上来一层疑似阴霾的东西。

    手指不听使唤地就停留在他的扣子上不想动了。

    傅令元恰在这时抓住她的手从扣子上捋开:“我自己来。你先去睡。明天不是还要去医院?”

    说着,他就势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自顾自进了浴室。

    阮舒在原地站定片刻,回到床上躺下,抬起手臂遮挡照射在眼皮上的光,捂着自己发闷的心口,感觉不是特别明白自己在介意什么,又感觉模模糊糊地知道自己在介意什么。

    她好像曾经要求过他,就算是和外面的女人逢场作戏也不行。

    其实挺苛刻的。因为本来就是在所难免的事情。只是她说这话的那档口,心里肯定是多少抱有期待的。

    可如果一直都是同一个女人,逢场作戏的成分能剩多少?

    翻了个身,阮舒扯过被子盖好,闭上眼睛——她都不打算和他继续过日子了,又何必去探究他和外面那些女人的关系……

    果断点。

    不多时,她听见傅令元从浴室出来,之后窸窸窣窣地来回走动几步,不晓得在忙什么,一两分钟左右吧,便在她身边躺下了。

    他身体里的酒气还没散,所以即便洗过澡,阮舒还是闻到味儿,主动问了句:“需不需要让佣人给你煮点汤?”

    “谢谢,没关系。”傅令元的声音透着倦怠。

    阮舒背对着他静静地等了数秒,没有等来他的搂抱。

    阖了阖眼皮,她主动翻过身去。

    没想到他恰恰侧向她的这个方向,好像原先正盯着她的背看。

    冷不防,两人的视线对视上。

    眼眸清黑,彼此沉默。

    顷刻,阮舒主动伸出手指,摸了摸他眼角处细细的褶皱,盯着他眼睛里酒意氤氲出来的微红,唇角微弯:“三哥不是说,真正懂得当老板的人,是拥有一批得力干将,能够帮你把绝大部分的事情料理清楚,而不是非得亲力亲为?貌似升了职上了位后,三哥反而比以前亲力亲为了。”

    傅令元握住她的手指,放到他的唇上润了润:“三鑫集团和四海堂的事务都刚接手,自己都还不清不楚,怎么安心放手给下面的人?”

    阮舒顺势摸上他的唇,像平时他摸她时那般:“那么三哥现在可以理解,林氏为什么总是让我那么忙?”

    “不能理解。”傅令元有点故意和她怼的意味,勾唇,“我是才新官上任一个多月,而你已经掌握林氏好些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不放心,还是要亲力亲为,还是要把自己折腾得特别忙碌,究竟是林氏的问题,还是你自己的问题?”

    马上他就自问自答:“是你的问题。”

    她以为照这话题延展下去,他接下来该继续分析她性格里的“毛病”,然而他没有。他只是抓住她摸他嘴唇的手,带着它往他脸上的更多地方游移。

    似乎……是她第一次这么仔细地用自己的手触摸他的样貌。

    感觉……和视觉上的效果一样ying朗。

    没多久,他抱住她,按住她的头塞他的怀里,下颔抵在她的头发,低低地唤她:“阮阮……”

    阮舒回抱住他,圈住他的腰,脸贴进他的月-匈膛,轻声应:“嗯?”

    “你现在讨厌我么?”傅令元问,“我把你关在这里的坐月子,不同意你和我离婚,你讨厌我么?”

    “很讨厌。”阮舒毫不犹豫地坦然。

    傅令元不怒,反笑,道:“那之后你会继续讨厌我,并且更加讨厌我。”

    阮舒愣怔。

    “在你的情感分类里,比讨厌更深一个层次的是什么?”傅令元又问。

    阮舒眸光微凉,声线平平的,也没什么温度:“不知道。”

    很快补充:“或许事到临头我就清楚了。”

    沉默数秒,傅令元吻了吻她的头发:“睡吧。很晚了。明天你还要去医院。”

    “好。”阮舒往他怀里再拱了拱,“晚安,三哥。”

    “晚安。”傅令元关了灯,语音没入一室黑暗。

    ……

    被关了一个多月,隔天清晨,从睁开眼睛开始,只要想到即将摆脱牢笼生活,阮舒的心跳便不由自主地因兴奋而加快。

    如惯常那般和傅令元一同吃完早餐,栗青适时地进来通知车已备好。

    阮舒随傅令元出来,发现准备的车是之前接送她上下班的那辆小奔,候在车边的依旧是九思和二筒,以及多了个赵十三。

    正暗自狐疑,身旁傅令元掂了掂她的手,解释道:“昨晚上忘记告诉你。三鑫集团我负责管理的业务临时出了点问题,比较紧急,时间很不巧地撞在一起,所以你去医院复查,我没有办法陪在你身边了。抱歉。”

    阮舒的心跳猛地漏一拍。迎视他湛黑的眸子,她蜷了蜷手指,点点头:“嗯,我明白了。三哥的事情比较重要。没关系。做复查而已。”

    “安排了他们三个给你。”傅令元示意,旋即从口袋里掏出东西,塞进她的手里,“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低头,发现是和她分离已久的她的手机,阮舒的心跳又是猛地漏一拍,再抬头时,她从容淡定地用古怪的眼神瞅他:“三哥今天的恩惠给得我受宠若惊。”

    “不要?”傅令元眉峰挑起。

    阮舒攥紧手机:“怎么不要?本来就是我的。”

    “庆贺你出月子。”傅令元拍了拍她的头。

    阮舒仰面注视他,凤眸里眼波流转:“我以为你打算一辈子不让我和外界接触。”

    傅令元唇边泛笑:“我说过,我的要求很简单。像以前那样好好过日子,不要再提离婚,不要离开我。”摸了摸她的脸,“傅太太的表现很好。”

    眼皮轻轻跳一下,阮舒圈住他的腰,抱进他的怀里。

    傅令元用掌心顺她的头发:“去吧。”

    阮舒收回手,站直身体,灿然一笑:“那我先走了。”

    傅令元斜斜扬唇。

    阮舒攥紧手机下了阶梯,坐上车。

    赵十三、二筒和九思三人向傅令元道别后,也分别坐上了副驾驶座、驾驶座和后座。

    很快,车子启动。

    阮舒透过车窗笑着冲他摆手。

    傅令元站在阶梯上,目送小奔的驶离,神色晦暗不明。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平方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方缪并收藏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