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 > 829、恶作剧……?

829、恶作剧……?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的身边最安全?”阮舒甚觉可笑,“孟副总今天的状态是不是太差了点?”——所以脑子都不灵光了……?

    “阮小姐不必故作谦虚,你的价值,你我心知肚明。”孟欢淡淡一笑。

    阮舒蹙眉:“孟副总高看我了,好心提醒你还是看准了再投资,免得到时倾家荡产。”

    “那就赌上一赌,方能知晓答案。”孟欢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稍纵即逝一丝破釜沉舟,旋即神情如常问:“阮小姐现在到底是更想去哪里?”

    既然有她跟着,阮舒自然不想再回三楼,取了一本书就这么安然呆在这一楼的客厅区域翻阅,算是和孟欢耗上了。

    其实她什么都看不进去,但也假装看得认真,为的是避免和孟欢继续有交谈。

    孟欢倒是也不在意她的不搭理,自己准备得充足,带了笔记本电脑,专注认真的样子,貌似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

    悄无声息。

    偶尔能听见外面的守卫的脚步。

    门堂处是众多黑西保镖。

    赵十三作为傅令元的左膀右臂之一,去协助雷堂主的安防工作。

    栗青的主要工作是监测别墅外围的所有监控及红外线安防装配。

    整栋别墅内外的空气里仿佛滋着密密匝匝的电流,笼罩在未知的紧绷之下。

    阮舒心烦意乱。

    她最真实的想法是认为,“S”根本不会来,首先陈青洲的骨灰必然不是他的目标,那么只剩下她。可她就是一个人质,闻野有必要为了一个可能当人质的对象,亲自前来冒险?

    那就根本不是狂妄自大,是蠢。

    眼前忽地递来一杯果汁,男人的手在放下杯子后迅速收回。

    阮舒抬头。

    庄爻重新站直了身体,微笑着示意道:“鲜榨的,喝点。”

    “好,谢谢。”阮舒端起果汁杯。

    孟欢看了过来,问庄爻:“厨房里还有么?”

    庄爻极其冷淡:“没有。只榨了一个人的份。”

    孟欢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兀自唤了下人过来,叮嘱厨房去也给她弄来一杯。

    阮舒喝了一口之后,却不是特别喜欢,因为酸味不够。

    庄爻敏感地察觉:“怎么了?不好喝?”

    怎么都是他的心意,阮舒自然不会说不好喝,只和他低声提了意见:“甜了点。”

    “那我重新榨,给姐换一杯。”庄爻马上道。

    “别,不要麻烦了。”阮舒连忙拉住他,淡笑,“挺好的,当作换个口味。”

    孟欢瞥过来一眼,问庄爻:“你打算以后一直都跟着阮小姐?”

    庄爻没有回答她。

    孟欢喃喃:“我们或许都得死……”

    阮舒颦眉。

    她今天真的是异常悲观……

    微抿唇,她未接腔,尝试又啜一口果汁。

    孟欢那边下人也给她送上来一杯果汁,她喝得非常利落,一杯到底,然后又拿过她的笔记本电脑,继续专注忙她的事情。

    不多时,孟欢忽地皱眉:“阮小姐……”

    阮舒掀眼皮看她。

    孟欢肃色:“傅先生在网络上遭曝光了。”

    阮舒心头一凛。

    她目前是个手机被没收无法与外界取得联系的人,但早上傅令元突然被带走,她才把手机重新放身、上好方便褚翘通知她事情。

    门堂口陆家的黑西保镖还在看着,她只能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把手机夹在书的中间,急急点开网页。

    一小段视频。

    不止有傅令元带着栗青,还有陆少骢和雷堂主,以及另外一个戴帽子的大胡子带着其手下。

    前几秒不知几人在干嘛,很快镜头就晃过大批的軍火,有人在清点那些軍火,然后画面再一晃,清点軍火的人回来傅令元、陆少骢和雷堂主这边汇报结果。

    因为开了静音,她听不见声音,但看得出雷堂主最后向对方说了类似“合作愉快”之类的话。

    短短几个镜头,勾勒出軍火交易的画面。

    这……阮舒瞳仁微缩。那个戴帽子的大胡子,可不就是吕品?所以是那次青门和“S”的交易?

    她被谭飞绑架时,傅令元就是因为去负责了这个交易才未能及时回海城救她。

    外面的黑西保镖在这时进来一个。

    阮舒翻动书页掩盖住手机。

    黑西保镖俯身向孟欢汇报什么。

    孟欢的表情微恙,即刻问:“陆爷呢?陆爷有来电话说怎么处理没有?”

    “还没有。”黑西保镖摇摇头,“陆爷正在和律师团还有公关部开紧急会议。”

    阮舒飞快地在心里消化这几句话,不难猜测陆振华在处理危机公关,怕影响到他个人和三鑫集团。

    孟欢挥挥手让黑西保镖离开之后,才低声告知阮舒:“刚刚,就在外面,警察上门来将雷堂主和栗青带去警察局接受调查。”

    阮舒的心骤沉。

    警察来的速度这么快,说明不是看到网络上的东西后才采取的行动,而多半是比网络上流传开来要早。所以闻野送的犯罪证据去警察局?

    闻野不止是要揭露傅令元的各种“罪行”,还逐一瓦解留守在别墅里的人……所以闻野是真的准备来这里了……?

    赵十三飞奔进来,明显是想找阮舒,但碍于门堂处的黑西保镖都盯着,他假装找孟欢。

    “我们都知道情况了。”孟欢开了口。

    赵十三憋得脸发红,一方面是因为“S”所作所为的气恼,另外一方面则因为,整个别墅的统筹安保的压力都落到他一个人的肩膀上了。

    孟欢还是比较冷静的:“即便雷堂主和栗青也不在了,让大家也各司其职。”

    这也是阮舒想和赵十三说的。

    赵十三有点为难:“我本来就是协助雷堂主,雷堂主手里的事情我能接得上,可栗青那边,全是电脑和设备,万一出现意外状况,我不懂得Cao作。”

    阮舒和孟欢均在沉凝一瞬后看向庄爻。

    庄爻明白她们的意思,点点头:“我抽空过去邦忙盯着。”

    赵十三表达谢意:“麻烦林少爷了。”

    庄爻转向阮舒:“我现在先去看看情况,确认一下各方面的调配是不是稳定的,马上就回来。”

    “嗯,好。”阮舒点点头,目送庄爻跟着赵十三跨出门堂的背影,心里总觉得……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那边孟欢起了身,避开到一遍走去窗户前去给陆振华打电话。

    陆振华百忙之中倒是接了。

    她大致交待了一下目前为止别墅里的情况。

    陆振华的声音很沉:“嗯,我知道,我都收到汇报了。”

    “陆爷,现在看着架势,‘S’应该是在为来这里做准备。现在连雷堂主都不在了,情况有点……”孟欢拖长的尾音里彰显出忧悒。

    陆振华迅速道:“按部就班,各司其职,该怎样就怎样,让雷火堂和四海堂的副堂主都先顶上,我另外再通知两位堂主去负责支援。”

    孟欢迟疑着提议:“陆爷,你有没有想过,要不给警方提供线索,让警方参与,借警察的手除掉‘S’。”

    陆振华冷笑:“之前我确实更希望把‘S’丢给警察去处理。但滇缅发生的事情你不知道吗?到这地步,不亲自做掉他,怎么解心头之恨?!”

    隔着听筒,孟欢亦冷笑——嘴里说着要亲自做掉“S”,人却躲在陆宅不出来,也叫“亲自”?

    她没再说话,听到陆振华那边的背景里管家通知说警察来了,陆振华便直接挂掉了电话。

    孟欢走回来沙发区域。

    阮舒把三鑫集团最新发布出来的公示给孟欢看。

    大致内容是和傅令元、陆少骢及雷堂主三人的私人行人撇清关系,表示会配合警方的调查弄清楚真相,在此之前如果网络上有针对三鑫集团的恶意诽谤言论等,将交给律师处理。

    两人交视一秒,均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出嘲讽。

    虽说陆振华的处理方式没有错,但这样不免容易叫傅令元和雷堂主心寒。

    孟欢倏尔不着痕迹地她的笔记本电脑,问:“阮小姐知道我在干什么么?”

    阮舒挑眉。看来她之前想错了,不是在工作……

    孟欢自问自答:“虽然陆振华足够小心,但这些年我在他身边不是白呆的。一些要紧的文件,我不是没见过,他平时的饭局和商宴上,与哪些ZF官员确实存在权钱上的交易,我也知道点一二。”

    “所以呢?”阮舒的表情平静得很,“我记得很早之前你说过,陆振华知道你知道了哪些事情,如果泄露出来,他不用怀疑别人,会直接找你。”

    “是啊……直接找我……”孟欢深吸一口气,“可以前我有卧佛寺作为靠山,现在……他们双方商量好了要弃掉我这颗棋子,我还得每天假装不知道……”

    阮舒没兴趣听她的自怨自艾,倒是想起一事:“你现在能联系到卧佛寺吧?”

    孟欢怔了一怔,几乎是一瞬明白她的意思:“你想向卧佛寺求助?”

    阮舒不说话,算作默认。

    甚至她怀疑,阮春华其实已经派了人来别墅这里。

    想想前两天傅令元企图在网络上挑衅“S”B他现身,阮春华插手了,充分说明阮春华始终关注着傅令元的一举一动,加之孟欢这边汇报消息,阮春华不可能不清楚现在这边很可能即将迎接“S”的到来。

    阮春华难道不想搞掉“S”?肯定想。既然想,就必然会前来暗中助一臂之力吧……?

    阮舒越想越觉得可能性非常大。

    当然,如果按她所猜测的,阮春华安排了后背人手,他的主要目的也只是为了他自己以及邦助目前为止于他还有重要价值的傅令元,却不一定在乎她的安危。

    他多半和陆振华一样,希望她能对诱出闻野这件事有邦助,只要她不死,她是不是会被闻野抓住、是不是会遭受来自闻野的伤害,不会管的。

    耳边是孟欢的嘲弄:“也就你和傅先生,会去想着向卧佛寺求助,并且极大可能会得到回应。”

    阮舒平静:“利用价值总会有用光的一天。我们迟早也是弃子。只是在还能用的时候,尽可能地也向对方榨取利益。”

    “傅先生果然是我们几个实验体里最特殊的一个……受到的优待是最大的……”孟欢喃喃,带着一分羡慕一分嫉妒。

    优待……?阮舒心下冷呵呵,不做回应。

    而大概是今天白天还没有睡过,模模糊糊感觉困意有点上来了。

    察觉兜里的手机在震动,她一个激灵,迅速伸手进口袋,确认真的是有电话进来,便起身:“孟副总,我去趟洗手间。”

    孟欢肯定是得跟着的:“阮小姐,我陪你。”

    阮舒没有办法,只能接受,去了一楼公用的洗手间。

    而到了洗手间,无论孟欢和黑西保镖,自然都只能等在外面。

    孟欢明显也看出她是要偷偷讲电话,并未多加为难,放她一个人。

    阮舒锁上门。

    褚翘拨过来的电话太久没人接已经停了。

    阮舒回拨了过去。

    褚翘接起得很快:“喂,小阮子。”

    “怎样?警局那边现在什么情况?”阮舒压低了音量,却压不住急迫。

    “傅三现在在接受非法交易軍火的审讯。”褚翘凝重,“本来我打算今晚邦助他偷偷离开警察局,现在又多了一桩案子,难度比原来更大了。”

    阮舒咬了咬手指头:“出不来不要勉强。”

    褚翘叹息:“你该知道他的脾气。现在又新弄进来警局两个人,‘S’会出现在别墅的可能性就更大了,傅三就更想出去了。”

    阮舒沉默住。

    “放心吧,我们会尽量想办法的。”褚翘安抚道,“这回是关系到傅三本身要执行的任务,而且我这边的行动也需要傅三邦忙一起逮捕‘S’,所以让他今晚出警察局,本来就是公事。你的安危是顺带的。”

    “嗯嗯,我明白。”阮舒点头,“我这儿目前为止一切安好,陆振华也特别重视,派来的人手加多了。我会保护好我自己。”

    “我已经安排了人埋伏在别墅附近,‘S’最好是敢来~小阮子你和我干儿子也一定会没事的~”褚翘语气故作轻松。

    结束通话,阮舒藏好手机,从洗手间里出来:“孟副总可以用了。其实如果着急的话,用楼上的就好,不用特意等在这里。”

    孟欢装模作样笑笑:“没关系,我不着急,洗个手而已。”

    她当真进去洗个手,马上就出来。

    两人一同往客厅回走。

    下人来通知,厨房里已经开始准备晚饭了。

    晚饭不晚饭的,阮舒其实无所谓,反正今天没什么胃口。

    她瞥眼往向窗外,确实看到暮色苍茫,华灯初上。

    随着夜晚的降临,整个别墅的氛围无疑会更紧绷……

    …………

    庄爻坐在栗青的设备前,听闻旁侧的雷火堂的几个手下嘀咕着又到了新一轮验证暗号的时间,眉头蓦地皱起。

    转了转眼珠子,他最后捣弄了几下,快速离开设备前。

    赵十三忙完事情,回过头来找庄爻,想问问他确认得怎样,顺便对个暗号,结果没找着人。

    顷刻才从监控画面里找到庄爻去洗手间的身影。

    赵十三赶去洗手间。

    半途里,忽地有手下前来汇报,突然有好几架无人机飞来,往别墅里投放不明物质。

    赵十三脸色一变,赶忙发动大家进入一级防御状态。

    洗手间里,庄爻看着消息里写着“Boss,按你的要求完成了”,冷眸回过去:“一条狗,没资格称呼我‘Boss。”

    对方即刻改正:“抱歉,主人。”

    庄爻轻蔑一嗤声,塞手机回兜里,走出洗手间。

    …………

    黑西保镖进来汇报的时候,阮舒和孟欢刚被下人请去饭桌吃晚饭。

    “你们说丢了什么东西进来?”

    “粪便和蛇虫鼠蝎。”

    阮舒和孟欢皆怔忡,有点意外竟然不是烟雾弹或者催泪瓦斯之类的武器,而该得如此原生态。

    庄爻在这时飞快地跑了进来,严肃而凝重:“别呆在客厅里,蛇虫鼠蝎太多,有的好像还有毒,从空中被丢下来后都四处跑了,外面现在无人机都打下来了,在忙着清理秽物。”

    “现在天又黑了,一时半会清理不干净,蛇虫鼠蝎有可能爬进来,而且那些粪便也很臭,先上楼去避一避。”

    “走吧阮小姐,”孟欢认同,“我们确实该先避一避。”

    阮舒也没反对,此时再不情愿被孟欢侵犯她和傅令元的私人空间,也无可奈何。

    不过在孟欢来了之后,她就已经让栗青把三楼改锁的房间都锁了,以防万一。

    而孟欢其实对傅令元的私人空间一点兴趣都没有,何况她心里对阮舒和傅令元的真实关系心知肚明。

    阮舒回了自己的客卧。

    一同跟上来的黑西保镖从一楼的楼梯驻守到三楼的过道上,十分严密。

    孟欢随阮舒入内,视线兜转一圈。

    “傅先生这里的家具风格我挺欣赏的。”她自行找了凳子落座,有点没话找话。

    阮舒神情淡淡:“孟副总可能等傅先生在场的时候再赞誉。”

    孟欢笑了一下,转回正题:“阮小姐,‘S’来了。”

    “所以……?”

    “我的投资没投错,也赌赢了。”

    “不是还没确定来的是‘S’?就凭几个微型无人机?”阮舒质疑,“居然没用武器,是不是太不符合他以往的风格了?”

    孟欢倒有自己的想法:“或许他还不想在这个时候把警察招来。”

    貌似有点道理……这里一整块土体全用来开发高级别墅区。虽然别墅和别墅之间相互隔开了挺大的距离,留足了私人空间,但要是烟雾弹的气体浓厚,“S”要真丢到院子里,蔓延开烟气,估计连这里的警报都要被打响。

    阮舒蹙眉兜转心绪,心中惴惴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庄爻带着下人端了她们在楼下尚未来得及开动的饭菜上楼来。

    “我不饿,暂时不想吃。”阮舒摆摆手,询问,“外面什么情况了?发现可疑人物了没?”

    “没有。”庄爻摇头,“好像是戏耍大家的恶作剧,玩了这一波之后没动静了。赵十三派了人出去,想找找无人机究竟是从哪儿飞来的。”

    边说着,他还是把饭菜放到她的面前:“真的不吃点吗?”

    阮舒正准备摇头,视线又一次落在他的手上。

    和之前他给她送果汁时一样,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又来了……

    到底是……

    阮舒抬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平方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平方缪并收藏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