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052章 程庄遇劫

第052章 程庄遇劫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永恒圣王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盛夏的官道显得生机盎然,两侧的绿枝肆无忌惮探向路缘,花草吸蝶飞,高树引莺啼,野香迷漫,鸣声起伏。红驹黑马顺长道驰来,一前一后,立即惊飞一群黄雀,冲天而去。

    “站住!”

    忽然从树林内窜出几个人,步伐不一地跳入官道拦住两人去路,一干人各自手中持着武器,仰头鄙视着文图与阿武,形色不一立在路中央,为首的正是程贝贝。

    文图眉头一皱,不想一句话竟得罪了这丫头,只好纵身下马,牵着红图驹一步步走近程贝贝,莫名其妙盯着她,厉声喝道:“此乃官道,你们难道要拦路劫财吗?”很显然,这陈贝贝一介女流绝非劫色。

    程贝贝稍稍一怔,立即又变得不以为然,不屑一顾地瞧一眼文图,以当家的模样一摆头,示意手下问话,双臂一抱将宝剑戳在怀中。

    “奉庄主之命,检查二位随身所带,如有可疑赃物,即刻扣留。”一个扛斧的黑胡子高声叫道,说罢立即转身探视程贝贝,见庄主满意地点点头,呲牙一笑,再次闪到程贝贝身后。

    “阿武,对面小姐姓程,这个庄主是什么来头?”文图没有理会拦路之人,回头问阿武。此处名为黑野山,这一带有着众多帮寨,是敌是友定要分清。

    阿武一咧嘴,小心翼翼偷看一眼程贝贝,低声回答:“他们是程家庄的人,程姑娘是庄主的女儿,他们是附近少有的良庄,经营绸缎生意,保护来往缎商,从未听说他们有拦截客商的事,估计,估计是……”他欲言又止,既不敢扯谎,有不愿意贬低程贝贝。

    文图一听,这程贝贝假意庄主之命,前来阻扰,实属公报私仇,立即恼怒起来;又怕她回去之后添油加醋,果真身负庄主之命,自不能得罪了庄主,为探听虚实,便嚷了一句:

    “程姑娘率人官道拦截平民,手持武器威吓良人,敢问确属庄主命令吗?”

    果然,另外几个人有些慌乱,同时看向程贝贝,脚下不由自主向后挪动半步。

    程贝贝本就被文图数落一番丢了面子,堂堂程家庄少主,若再是文图识破谎言而贻笑大方,岂不是令属下笑掉大牙,顿时火冒三丈,摊开双手,一手持剑,一手指着文图对手下吩咐道:“将那,那,勾引良家妇女的淫贼拿下问话!”

    勾引良家妇女?!

    此话一出,文图与阿武双双怔住,就连程贝贝手下也均是一愣,面面相觑甚是纳闷,勾引良家妇女那是官府的事儿,程家庄一向以生意为主,庄内武丁从未做过此等营生,惶惶然再次看向三庄主小姐,有人小声提醒道:“少庄主?”

    程贝贝慌乱失言,禁不住有些害臊,瞧瞧文图坦然的模样,瞧瞧自己身上锦衣,连她自己也微微摇头,文图与她只有一面之缘,只说过一句话,哪来勾引妇女?程贝贝忽见众目睽睽之下,唯独自己不知所以,两眼一瞪,脑袋一拨,一副箭在弦上又不得不发的神态,突然令道:

    “上!”

    文图倒也纳闷起来,哪有如此不讲道理的女子?刚刚在客栈,分明说得条条有理,定是个聪慧女子,怎可为一句话便如此焦躁,看来是自小被宠得清高傲气。

    一把白剑直刺文图而来!

    文图已经不再是昔日的逃者,极寒之巅早已领略了无尽的武学精髓,再有那老仙家的提点,焉能惧怕这娇气的小女?他看过去,程贝贝的剑法也不是很慢,脚下不动,连连躲开她三剑,程贝贝手中的剑不是擦身而过,便是差得半毫,枉自有她急乎乎呼吸,那边却丝毫没动地方!

    程贝贝更是气愤,突然将刺空的剑锋向上挑起,试图袭击文图左臂,无论剑法如何缜密,所有破绽均出自变招之时,文图忽一转身右手便弹在陈贝贝玉腕之上,她“嘤”一声丢掉武器,文图左手化掌轻轻一推,一股风便带着程贝贝紧紧贴靠在一颗粗粗的榆树上。

    见小姐被袭,另外五人立刻抄家伙扑上,劈头盖脸砸了下来,不过那力道却轻得很,分明是不想伤到这年轻人,只要镇住拿下即可,可是他们根本没看清路数,瞬间手中武器便已不见,突听“扑扑”几声,再看程贝贝狼狈不堪,模样羞恨:左右腋窝下、两腿外侧,甚至两腿中间,五把武器纷纷没入榆木,她自不敢私自动弹。

    文图一个箭步冲过去,不想被阿武傻乎乎拦下,他嬉皮笑脸道:“文大侠,千万别动火气,你是堂堂大英雄,不必与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较劲儿,我们继续赶路便是,继续赶路便是……”

    小阿武不怕别的,自然是怕文图一怒之下杀了这程贝贝。文图乃是北土王公,即便斩杀了这女子,在南朝也不会被问罪,只能押解回北土着北王处置,但绝不会被问斩。

    文图瞪了一眼阿武,将他拨到一旁,来到程贝贝身前,抬手怒向程贝贝喝道:“你,身为庄主家人,本应顾好家业,通畅官道,却在此擅发小脾气,带人官途拦截行恶,你不怕我……”

    突见程贝贝眼睛瞪大,一脸惊恐,马上就要杀人似的盯着文图!

    文图倒是一怔,低头看去方才发现,他比程贝贝高出许多,手指抬处正对着她的前胸,而且食指指尖已经碰到她的香胸之丘,赶紧向下移动,可手指方向更加唐突,情急之下只好顺势握住程贝贝腿间的长剑之柄。

    “你敢动……不要!”程贝贝语无伦次,气得得嘴唇发紫,因为那剑紧贴在自己腿根处,分毫不差,“你动我就杀了你!片甲不留!”

    “刷!”文图将剑拔出,愤愤仍在地上,又瞧见程贝贝吓得浑身抖瑟,觉得好笑,毕竟是一个女娃,长长吁口气,还是伸手轻轻拍两下程贝贝嫩脸说道:“小女孩家家,这样子刁横还想不想嫁人?!”

    说罢,带着阿武离开。

    双驹扬蹄南下,尾后便甩起微微尘土与少许砂石。

    “文大侠,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阿武在马上也是身体稍微摇晃。

    “说来话长,以后再告诉你……”

    程贝贝咬着牙,跺着脚,瞪着眼,忽然见自己手下偷看自己,大声嚷着:“你们几个,谁要是将今天的是说出去,我就割谁的舌头!”

    众人偷笑,赶紧低头应是。

    “去给我查查,这个淫贼到底是谁?”程贝贝愤愤转身,又立即回过来,可是远处已经没有红驹影子。

    “淫贼,你等着!”

    程贝贝发现属下和自己很是狼狈,脱口说出,顺势捂住前胸夹紧双腿。

    程家庄,身处黑野山官道以东,盘踞在东山脚下,因为再向西便是官府林木,只好向山上蔓延,方圆三五里均是程庄地界,里面横七竖八盖着木房、仓间,以供来往客商暂住和存放缎料。

    正府却很是气派,宽敞的高廊铁门,红刷黑衬,高高的院墙气派凛人。院落里正房十数间,厢房满排。杂役来往,兵丁穿梭,忙得不亦乐乎。

    “小姐,庄主在叫你,”一家丁急匆匆跑来,立即低下声去,“可要小心点儿,好像老庄主发火啦。”

    程贝贝赶忙跑进大堂,老远便瞧见父亲立在那里瞪着眼睛,一见事情不妙,立即低下头,装出忸怩样子,一小步一小步向老庄主挪去。

    “你好大的胆子!”老庄主劈头喝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带人拦道,若是缎商闻听此事,哪个还敢来我程家庄?!”

    “不是,爹,”程贝贝开始狡辩,“女儿只是路见不平……”

    “住口!”老庄主一嚷,唇下的长须便翘起飘动,三步两步来到程贝贝身前,意味深长说道,“你也老大不小了,不要天天顾着耍性子,弄脾气,当下西山一带群匪虎视眈眈,我东山一带也是庄寨四起,我庄的日子越发不好过,你是少庄主,爹也就你这么一个女儿,就不能好好的,学学庄内事务,替爹打理打理庄务么?你说你,一个姑娘家家,耍着兵刃竟要,竟要去拦……”

    “爹,那个,那个人是淫贼,调戏……”

    “胡说八道!”老庄主震怒,吓得程贝贝赶忙蜷身身子,一句话也不敢再说,“淫贼?你知道你拦住的是什么人吗?那是北土的大王公!在北土之内老少皆知,那是一等一的大英雄,单骑破散族,百兵战万勇,就连北王都礼让三分,你竟敢去拦截人家,一剑下去要了你的小命都不会触犯王法,好在王公大量,饶恕于你。女儿啊,你千万要记住,我们惹谁都不怕,决不能触怒北土之人,为什么这里漫山遍野全是山寨,一旦落难,只有逃亡北土,跪求人家收留,可你呢,巴结人家还来不及,却硬生生地去拦道!”

    “女儿知错了……”程贝贝踌躇说着,可是脑子里立即飘出王公、英雄等等字眼。

    老庄主叹口气,不再说什么。

    程贝贝垂头丧气走出大堂,失神地回到自己绣房,呆坐在那里胡思乱想,忽然笑出声,忙寻到铜镜左右摇晃着瞧着自己的模样,不断啧啧出声,甚是满意;马上又做出愤怒状,抬起手指指向自己的前胸,这次却完全按了进去,模仿老气横秋的男声一字一句说道:

    “小女孩家家,这样子刁横还想不想嫁人?”

    忽然,她又想起什么,忙冲出闺房,喊来一个杂役令道:“走,随本小姐去仓储房,清点一下货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