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十六章 初端倪

第十六章 初端倪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怒激血河冲苍颜,微须抖擞口若丹,英雄岂是卧地鼠,一声仰啸破高天!

    文图大喝一声,浑身血液沸腾,浑然忘记自己毫无武技,抖手扣住那持刀之人上腕三寸,咬牙用力,却听得“仓啷”一声,长刀应声落地。

    那人嘶叫一声:“上!”

    众人立即冲上前来,挥拳如雨袭击文图。

    瞬间酒楼内大乱,看客纷纷远离,桌椅横飞。

    拳脚之阵明明困住了文图,可是众人不知为何他却立在身后,随着呻吟之声突起,三五个人已被文图打到在地!

    领头人大怔,再度引领一波围攻文图。

    一张圆桌飞来,文图俯身抬手击飞,身前身后便涌上几人,只好起脚向后撩去,随着几声闷响,后面的人倒下去,眼见前面刺客已经近身,他猛提丹田之气,顺势将身后长腿再度轮回向前,又是几个人倒下。

    首领见手下无法制服文图,断喝一声起掌击出,掌风撕裂空气般迎面而至;文图不躲反上,也是用力一掌映过去,“砰”一声巨响,文图倒退数步,那首领却扑通摔倒在地,手捂胸口压制着痛楚。

    半晌,首领方才被众人缠起,却不再理会文图,径直向店家走去。

    “客官,客官,”店家面无血色,连声乞求,“这不关小店的事……”

    首领掏出一锭银子扔在店家眼前,低声令道:“赔你的家当耗费,其余的算是众位的饭钱!”说罢,带着众人迅速离去。

    “谢客官,多谢客官!”店家连忙拾起银子,忙不迭招呼角落里的看客,“众位快坐,快坐,点什么只管吩咐,这银子足够各位吃个痛快!”

    文图愣在原地皱起眉头,这群人究竟在做什么?

    绝非浪荡角色!

    暗中有人慷慨相助、这些人又突然发难不辞而别,甚至临了不忘赔人损失,又还给众食客一个说法,这绝对是另有目的!

    更为费解的是,为何自己一经激动便恢复功力,第一次回到龙城功力殆尽,为何瞬间又达到南国王朝内的境界?

    自己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农人,又为何引来如此变故?这些人明明身携武器,却赤手空拳应对自己,似乎有不伤之意,缘由何来?

    文图无法参透自己曾饮奔雉之血而醒悟,一味踌躇着,茫然牵领着卓姬与毕子入房休寝。

    …………

    酒家闹事数人疾速奔回一处小楼院。

    青瓦毗连,黑脊高耸,楼亭红绿相间甚是气派,小楼面南背北高有三层,东西方向各有平屋数间,密封严实,院落四周土墙高攀,丝毫不透。

    其他人立即钻入西侧平房,不敢出一丝声息,首领则匆匆忙忙奔向主楼一层。

    虽是晚夜,但厅堂内依然静立着数名铁卫,各个英姿勃发,身佩长剑。首领见主人正在饮茶,立即跪地禀报:“禀将军,卑职探查归来。”

    那人轻轻放下灰瓷茶具,缓缓立起身转过来,赫然是那书生聂良!

    聂良微微低颌,侧眼瞧着首领道:“起来吧,看来你并非对手。”

    首领起身,仍然低着头回道:“回将军,岂止不是对手,如果对方用尽全力,卑职恐怕永远无法仰瞻将军之面,此刻已被他杀死……”

    聂良稍稍皱一下眉头,徐徐踱着步,突然又转过身盯着首领说道:“文图当年是我东土的一名兵尉,为我东土初创霸业以及当今的大统立下汗马功劳,他的内人卓姬却曾经暗刺率赫将军,我们也曾怀疑是文图指使,如今看来却非如此,依他的武功,如是趁人不备,率将军定会落难!”

    首领略有所思,谨慎回道:“除非他是最近八年修炼的武功。”

    “不可能!”聂良又是利落转身,坐在绿椅之上,端起茶瓷品一口,“能够一招制服白水二怪、轻易胜你之人,在中原寥寥无几,别说八载,即便是十八年也无法达到如此境界,看来当年他是深藏不露,也是我们错怪他了。”

    “卑职有一事不明,这么多年也未发现文图踪迹,为何突然现身江湖,会不会觉察到了什么?”

    聂良摆摆手说道:“其实不然,我与他也是偶遇,看意向是去往京城,对阅英山比武丝毫不知,倒是我劝说他来此,今晚一试果然是高深莫测,倘若真是与我东土心意相通,那势必事半功倍啊!我在中原不能四处露面,倒是这文兵尉,无人知晓,他日必会成为我大东土成就霸业的英雄!”

    首领恍然大悟,连连点头道:“将军英明,但愿此人可为我东土所用。”

    聂良再次起身,扶着首领临椅而坐,一副关切模样,随后轻声问道:“依你看,我与文图的武功谁更高?”

    “自然是将军,”首领毫无犹豫,“文图虽然诡秘异常,但毫无章法可言,经脉与气力混乱不堪,定是无高师指点所致,哪像将军,所向披靡……”

    聂良一抬手,制止首领恭维,喃喃言道:“本将军倒是希望他能胜我,也好令我放心布置事务,纵观前来比武之人,一直令我心灰意冷,没想到中原之内竟无高手参武,但一见到他出手,才令我充满希望。对了,比武之日的身份弄好了没有?”

    “已经安排妥当,将军屈名雅为,乃黑河一代武士。”

    聂良满意点点头,吩咐道:“暗地派人好生守护文兵尉一家人,不得有丝毫怠慢,也不可轻易放他走。”

    “卑职明白!”首领返身而去。

    聂良俊美的脸上浮现出笑意,长长吁出一口气,起身向楼上方向恭敬行礼,尔后迈步走出楼阁,回到东侧房内。

    次日清晨,东阳稍出,楼院内出现聂良的身影。

    一把虹阳剑突然扬起,顿时身外似有无数剑锋起落,护在身周,光影忽远忽近,游离各方,满院立即充满冲荡的剑气。许久方才停身,他轻抚虹阳剑,恋恋不舍,便将嘴唇贴上去,闭上眼睛,竟似久别恋人一般。

    而客栈内,文图仍在呼呼大睡。

    白墙之上描画着各类花草,幔帐垂下遮住晨光,软榻薄锦,令文图享受着久违的温馨。

    彩桌之上摆放着满满的水果,四周布满核粒,看来昨夜一家三口又是大饱口福。

    卓姬依旧搂着毕子熟睡,从来没有卧在如此透软的榻上就寝,鼾声也是一夜未停,估计是吃得太过舒坦,嘴角上竟然没有流出口水。

    “当当”想起敲门声,“文大侠,”店家的声音,“小的送来早膳,是送进去还是放在屋外?”

    文图这才觉醒,一翻身下床,瞧瞧睡眼惺忪的母子,将房门打开一道缝隙,取进饭餐。

    不一会儿,三人便洗漱完毕,围在桌旁大吃起来。

    “相公,”卓姬嘴里嚼着雪肉香肠,仍然阻不住言谈,“在这里倒是很受用,我们可以晚些日子再去京城……”

    文图险些笑喷出来,倒转竹筷轻轻落在卓姬头上敲两下,“你这是吃得好,睡的香,便不想走了,”说着,又夹起一块淡乳放进毕子嘴里,“殊不知是谁如此厚待我们,要我们做些什么,难不成仅仅是为了报答么?”

    “我才不想呢,人家送来,我便受用!”卓姬边吃边说着。

    “爹,我知道,一定是那个书生聂先生,你救了他,他才施恩于我们!”毕子歪着头盯向文图。

    “但愿如此,不过无功不受禄,我们岂能白白这么耗着旁人的银子?”文图倒是有些忧郁,“待明日我们观赏比武结束,速速离开此地。”

    “相公说的对!”卓姬有些不舍,不过到底是明事理之人,只好允诺。

    三人饱餐一通,便步出客栈闲逛,不想立即钻出两个人,弯腰施礼道:“文大侠,车马已经备好,主人吩咐带各位到集镇采买些物件。”

    文图见推辞不得,便领着卓姬母子钻进紫帷套车,白驹慢步前行驶进市集。

    这一番下来更是令文图大为迷惑,那两人不由分说,绰绰出手,为文图一家购置衣衫布履,彩带装饰,尽是奢华之品,整整装满一车。

    再次返回客栈,又是两匹黑驹驰来,马上之人跳下施礼,“文大侠,奉我家主人之命,为壮士送来几样东西,”说着另外一人便一件件提取物品,“这是中北名匠铁佛陀历时半年打造的虹阳剑,赠送给大侠,”这正是聂良手中的虹剑,“这是翠玉簪,名贵无比,专为夫人筹备,这是雪域银镯一对,乃是小公子之物……”

    “这万万使不得!”文图极力拒绝,“如此昂贵之物,文某实在有愧,还望……”没等说完,却瞧见卓姬已将那簪子插在头上,高兴得跳将起来,再回头寻人,那二人早已远去。

    你个死婆娘!文图恨得咬牙切齿,哪有送来即受的道理?!你可知那个簪子值多少银子,若是在地球世界,足足能够买下五套豪华住宅!

    回到客房内,文图傻呆呆盯着眼前琳琅满目的衣物,这可如何是好,若是聂良所赠,可怎样回报?

    卓姬才不管那么多,立即奔向文图身边,褪去他的布衣,将那缎锦套上去,紫色头带扎上去,强行拉起自己的相公,目不转睛地瞧着,看着看着笑脸僵硬下来,嘴里不停嘟囔着:“相公,你果真是无比俊美啊,相公……”说着,脸上开了花,紧接着便伏到文图胸前,肆无忌惮笑着。

    文图已经预感到,终究会有事情发生。

    不过他不知道,一切,已经正式开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