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四十四章 双师对

第四十四章 双师对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觅她千遭不见,俏颜身前忽现,欲把佳人吞咽,陌路怎敢口含?

    文图见翠婴离去,装作审视榻所,不断地来回走动着,小室清雅别致,装饰简单毫无赘物,一桌一榻一妆台,洁净利落,配上娇媚符柔,简直令人神往。

    “文侍官,小女这里已经收拾妥当,回太后娘娘那里复命吧。”符柔逐客。

    文图大言不惭道:“本侍官初来榻室,你是否应尽室主之宜,为文某沏杯茶以示感谢,日后本侍官也好多多为你美言,免得多受非难。”

    郡主一怔,自己从未侍奉过旁人,不过此言不容反驳,只好忍气吞声为文图沏好茶,颤抖着手递过来,分明压制着怒火。文图却不在意,接过热茶,顺势便在符柔的酥手上摸了几下!

    符柔恼羞成怒,恶气讥讽道:“本郡主现在才知道文侍官为何抛妻弃子,乐居宫中,看来是在这里戏弄宫女惯了,不知道文侍官究竟糟蹋了多少侍女?不过你要知道,本郡主宁死也不会迁就于你,淫邪之徒,天必除之!”

    一句话令文图无言以对,本以为眼前乃是自己将来的夫人,别说动得心思摸上几下,将来那是同床鸳鸯,可是如今境遇两别,符柔仍是东土郡主之身,自己如是做岂能不被鄙视,更是那抛妻弃子直击要害,眼下确实没有卓姬与毕子的消息。

    文图像是恼羞成怒的样子,猛地站起身来逼近符柔,她不再退后,手却按在了瓷杯之上,那是要准备还击!

    “我告诉你,卓姬与毕子并非本侍官妻儿,昔日是你挟持妇小胁迫于我,所以是你不义在前,如今落得我手上,最好听从本侍官的摆布,否则有你好果子吃!”

    “果真是个无耻之徒!”郡主才不相信文图的话,那般呵护情形历历在目,定是入得后宫,见色忘义,舍弃了糟糠之妻,见文图歇斯底里模样,更是确定自己心中所想。

    文图只有一个念头,符柔身在广慈殿,很快就会发现端倪,她若动杀念,第一个就是太后,而且说不定皇上哪日还会归来,那样的话,更是祸伏身侧;当下,只有吸引她的愤怒,规劝其心思,为中原天下增几分安宁,想着便狠呆呆讲道,“郡主看似冰雪聪明,其实怒极泰失,你仔细想想,”这么长时间耳濡目染,皇上绝非暗施杀手之人,“若是皇上杀害了你的父王,一定不会给你们报仇机会,岂能眼睁睁看着你的兄王一统东土,埋下后患?”

    郡主也曾扪心自问,只当是皇上引咎自责,便歪过头去不予理会。

    文图知道符柔心想,乘势追击道:“不要以为那是皇上心中有虚,那是帝王,怎能养虎为患?即便是如此,你别忘了,还有太后娘娘,任何事情都逃不过她的眼睛,若是皇上手刃你的父王,见你东土蠢蠢欲动,说不定现在早已发兵剿灭了!”说罢,文图觉得心中畅快,毕竟昔日不敢多言,只因卓姬与毕子在符柔手上,万一触怒欲她,怕出祸端。

    郡主刚刚见识过太后,不想一跪便被洞穿心机,也是心存寒颤,自知文图所言非虚,只是眼下最关心的潘王是否发难东土,毕竟皇上乃是他亲手所杀,面对咄咄逼人的文图,索性一言不发,任其刁难。文图这时才意识到问题所在,因为他深信符柔并未参与暗杀皇帝的行动,为何有冒险来到皇宫,潘王一定将皇上驾崩的消息告会了东土,那么她此行的目的并非皇上,也绝非太后,而是东土的安宁!这样一来,二人又重新回到起点,因为自己也绝不会令当朝发兵东征!

    至于皇上,全等回返之后再做打算,眼下只有双双合作阻止兵变,无心之中又是殊途同归,他终于落出笑容,目不转睛盯着符柔。

    郡主忽见文图对自己转怒为喜,又想起他放浪无尽的行径,定然没有什么好念头,厉目而言:“本郡主劝文侍官洁身自好,如果一意孤行,本郡主……”她忽欲言又止,能做什么,自刎?那身为侍官的文图当然有办法推脱罪责,同归于尽?自己刚刚入宫,太后岂能听自己一面之词?况且东土安危怎么办?

    “你要如何?”文图笑嘻嘻问道,“就眼下这局势,恐怕我糟蹋了你,你也会忍气吞声吧?”说罢,竟恬不知耻瞧瞧床榻,再次盯向符柔。

    郡主红唇微抖,不得不退后几步!

    男人本性皆如此,遇到这种场面,女人越是怯怕退让,反倒引火烧身,况且那本身就是自己未来的老婆,又存激怒之意,最重要的,此刻的符柔虎落平阳,面色憔悴,香汗微出,惊惶无助,惹得文图心性大发,冲将上去硬是把符柔紧紧按在怀里!

    思念与渴望并发,救赎与踌躇同在,文图异常难过,不顾符柔挣扎,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恭旦帝国内最为痛苦的温馨。

    郡主欲哭无泪,又不敢乱叫,拼命逃脱也无济于事,许久方被文图松开。

    “你这个畜生!”符柔急速喘气骂道。

    文图苦笑着,见符柔气恼的神态却也心酸起来,意味深长说道:“郡主放心,没有人会欺负你,我也决不允许任何人伤害你,不过你要记住,有什么重大抉择一定要告诉我,说不定我会帮你!”说罢,再次扬手在符柔的脸上轻抚一下,扬长而去。

    郡主遭此折辱,不禁流下眼泪,她发誓无论将来结果如何,只要自己活着,一定要亲手杀了这个文图!

    皇上失踪日渐增多,广慈殿内的太后等人陷入低谷。文图更是心急如焚,低迷之下再也无心挑逗符柔,思忖着如何应付。

    符柔一开始故意躲闪着文图,却瞧他逐渐萎靡不振下来,心里不禁泛起嘀咕,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看样子与诸多宫女毫无沾染,为何总是对自己动手动脚?

    “启禀太后娘娘,闵丞相求见!”翠婴进殿禀道。

    太后瞧一眼文图与符柔,刚想说什么又放弃,咳嗽一声又连忙止住,轻声令道:“有请!”

    老丞相灰须短立,精神卓越,迈着刚健步子应声而入,跪地恭言:“拜见太后娘娘。”

    太后仍是向往常一样没有立即应声,徐徐立起身,向前迈出一步方才开口:“平身吧,老丞相今日前来可有要事?”

    “谢太后娘娘,”闵丞相起身答道,“西疆传来奏报,有少数散族屡次发兵侵扰中原土地,掠夺财物,应对之策众口不一,老臣前来听候太后娘娘圣裁。”

    太后冷哼一声,漠然看向老丞相问道:“你且说来听听,都有什么对策?”

    闵丞相不敢对视太后,低头道:“回太后娘娘,以出兵剿之者居多,认为以此匡正皇威,固我边陲。”

    “依你之见呢?”

    “微臣以为,边疆散族人数虽微,但游牧者甚多,一旦出兵定会耗费朝廷重金,有些得不偿失……”

    太后又向前小踱两步,冷冷问道:“那依皇上之见呢?”

    闵丞相浑身一震,紧张地抬起头,遇见太后锋利目光又俯下去,皇上染病之后从未谋面,哪有圣旨而下?

    “这……”丞相无言以对。

    “丞相啊,”太后慢条斯理说起来,身子又落入太后椅,“哀家与卿家都老了,可是这人老心不能老,老丞相辅佐先帝十数载,帮衬涅帝也将近九个年头了吧,一定了解皇上的脾性,诸事先要想一想,若是皇上在,此事应该如何料理?若是皆听了朝廷大员的话,皇上痊愈返朝如何作想?话再说回来,一切都依了大臣的意见,那还要皇上做什么?”

    扑通一声,老丞相汗颜惭愧跪倒在地,双手紧按地布,额头紧贴地面,颤声说道:“微臣愚昧,老臣不敢僭越,还望太后娘娘恕罪!”

    太后侧过脸去拾起佛珠,又缓缓转头俯视着丞相,丝毫没有令其起身的意思,意味深长说道:“朝廷之上七嘴八舌的时候多,哀家却认为这是好事,众人都在担心着天下,眷顾着皇朝,有些小事卿家自可独断,可是有些时候却要做做样子,以皇上的性情裁判,让群臣都琢磨着,这皇上的圣裁还在;不要说卿家,即便是哀家,都应该是皇上的影子,你说是不是?”

    “太后娘娘教训的极是,微臣明白了!”老丞相叩头不止。

    “皇上一向仁慈,赏罚分明,那散族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私自出兵侵扰,那就说明他们一定是无路可走不得已为之,哀家琢磨着,若是皇上当朝,可能会下旨安抚散族,赏其钱粮维持生计,当然,为首之人自当责罚,若是饱暖了族下,说不定首领们自动前往疆地官府请罪,哀家只是猜测而发,当然没有卿家韬略,你便看着裁断吧……”说完,不禁又是接连咳嗽几下。

    “老臣岂敢,太后娘娘所言极是,吾皇英明,定会如此啊,臣一时糊涂,还望太后娘娘恕罪!”

    丞相羞愧离去,符柔却呆若木鸡。

    “你现在是不是后悔当初作为?”殿外,文图再次逼视符柔,两名穿梭师四目相对。

    符柔瞪文图一眼摇摇头,可是眼神中明显透出茫然。

    “你曾经多次动摇过,因为你心里明白,杀父之仇乃一己之私,而当今皇上身系万民,你是在弑杀普天之下的主人,尤其是眼下,你应该看清皇上的英明,他绝不会暗杀你的父王,即便是有,也是你的父王犯下了滔天大罪!”

    “父王没有!”郡主身子一震,断不相信父王有罪。

    “那么,杀你父王的绝非皇上!”文图义正言辞说道,见有人走近返身而去。

    郡主心里翻江倒海,连日来的闻听诉说,令她惶然失措,不禁暗暗道出:“皇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