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百度穿梭 > 第五十五章 后宫乱

第五十五章 后宫乱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道君永恒圣王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京都在中原版图上距离南滨较近,整个冬天只是降下一半场小雪,落在地上用不了一刻就融化殆尽,刚刚步入二月,草芽便跃跃欲试,还未褪尽黄叶的梧桐树上已经泛起青色,透出勃勃生机,在晴日的照耀下显得魁梧健壮。

    初一为问安之日,数十皇妃齐聚广慈殿,拜见太后娘娘。

    文图立在太后一旁看下去,一片丰胸,春色荡漾,毕竟是个五尺男儿,心里还是觉得秀色满堂,引人遐思,这才了解为何有太监的存在,想着不觉好笑,本该是太监的位置,自己却兴致勃勃立在这里,就在这时却碰见符柔的目光,冷冰冰,气呼呼,赶忙绷紧脸,做出堂堂君子模样。

    “都起来吧!”太后巡视完所有皇妃洪声说道。

    “谢母后……”皇妃们高亢应道,纷纷起身依照序别入座。

    文图不禁暗自唏嘘,这一位位妃子正值体盛时期,就那么一个皇上,又不能夜夜春宵,这可如何熬得过来?况且涅帝为朝政筋疲力尽,如今又是失踪,她们晚上可怎么度过?想着想着不禁脸红起来,赶紧低下头怕被符柔识破机关。

    太后身旁第一次出现了空位子,紧挨在太后身边,那是刚刚被册为皇后的座椅,是卓姬的位置,她闷闷不乐瞧一眼叹口气道:“皇后如今未曾入宫,你们这些妃子仍旧按照以前的排份,各自应付着,待皇后进得宫来再做打算。”

    “是,太后娘娘!”众妃异口同声。

    随后,皇妃们议论着,有的恭维母后,有的唯唯诺诺应允候着皇后,有的低头不语,姿态百千。

    琰妃狠狠瞪一眼那空位,原来那是自己的椅子,如今人不见却硬生生被赶至第二位,依仗太后是自己的姑母,便开口说道:“太后娘娘,卓姐姐虽是皇后,可姐妹们从未见过本人,也不曾入宫一日,万一生性笨拙,不能统领后宫,岂不是会弄出笑话来?”

    众人立即住口,这也是所有皇妃关心的事,还有那弦外之音。

    “是啊,哀家也曾这么想过,”太后脸色一沉,看来早有准备,“昨日在朝堂之上,哀家思忖再三,还是下了这道懿旨,你们知道是为什么吗,不单单是为我大皇族诞下太子,为哀家添了孙儿,最重要的是皇后为人,持贫不贪,临富不动。哀家亲眼瞧见,皇后身着布衣,破陋不堪,可是仍然把持着哀家赠给她的金镯,你们都知道那贴身金镯能换来什么,这说明皇后心中还有着朝廷,有着后宫,有着哀家,哀家想填补些银两给她,可是被迎头拒绝,是啊,皇家实在是对不起皇后母子,也难免使些性子,估摸着想通了,自会引领着太子回到宫中……”太后的手微微一缩,掩饰着内心的慌乱。

    “如此火爆的脾性,姐妹们可要小心了,万一说错了一言半字,说不定会被打板子呢!”琰妃蛊惑着众妃。

    皇妃们已经有人点头称是,毕竟女人心小,还没见到人呢,就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后宫之主。

    “呵呵!”太后冷眼一笑,“以前没有皇后,你们吵着闹着要哀家督促皇上立后,如今有了,一个个醋坛子却倒了,难不成每个人都想着做这皇后么?!”

    众皇妃立即住嘴,有人赶紧落下手去,紧紧抓住自己的下衣。

    琰妃见有人瞅着自己,硬着头皮辩解道:“儿妃与众姐妹们一同侍奉皇上这么多年,没功劳也有苦劳,若是只因卓妃生了皇子就立为皇后,那万一,万一日后哪个姐姐有幸诞下皇子,再与皇后争论起来,相比之下,倒是姐姐有些优势,到那个时候,怕是惊扰了太后娘娘的清修,令娘娘左右为难呢!”

    皇后心内一缩,侧脸逼视着琰妃,一字一句道,“那时哀家就要告诉她,你生这个皇子太晚了!是太子保住了皇上!”说着,她又厉色审视下去,冷厉的目光所到之处无不低头,“没有这个太子,日后再出生的又凭什么叫做皇子?!”

    文图暗叫说的好,鄙视一眼琰妃,心里舒坦起来。

    这时,符柔端着热茶来到琰妃身边斟水,不慎碰到了她,琰妃正恼羞成怒着,狠狠一把将符柔推倒在地大骂:“你个贱婢,没长眼睛么?”

    符柔气得脸色煞白,嘴中好不容易挤出几个字:“是奴婢不小心,琰妃息怒。”

    文图的眼睛逐渐迷了下来,轮到谁这么折辱自己的老婆也不会甘心,心脏咚咚猛跳,瞳孔也随着缩小下来。

    “呵呵!”太后冷笑一声,见自己的侄女要发淫威,慢条斯理说道,“这要是封你为皇后,是不是有一天要责罚哀家啊?”

    琰妃惊愣住,按住椅沿赶紧起身,刚要跪下回话,被旁边的妃子拉了一下衣角,低着头眼睛向上挑去,发现太后已经微闭眼睛,那是驱客之意,遂不满地瞪一眼自己的姑母,猛摆一下身体率众皇妃跪辞广慈殿。

    晚间的风虽凉不寒,微微吹动着宫内四处的八角夜明灯,烛灯便摇晃不已,不知东西。太后皱着眉头在殿内踱着步踌躇片刻,还是带着文图与符柔以散心为由,走出广慈殿,看似漫无目的地闲逛着。

    文图却发现,太后虽然绕着弯子,不过转来拐去还是距离宁安宫愈来愈近,便暗暗对符柔使眼色,见到琰妃万不可发火,可是符柔俨然没发现一般,依然面无表情随着。

    眼见接近宁安宫,太后身子一凛突然止步,伸出手抓住符柔搀来的胳膊,引领众人停在阴暗之处,两人这才抬眼瞧去,宁安宫门烛灯竟然衬出一个男子的身影!

    宁安宫乃是琰妃寝宫,店内外均是宫女,何来男子?

    接着,一个侍卫从院内闪出,鬼鬼祟祟东瞧西望,随后快速离去;宁安宫内那个男人身影看似兴奋异常,不断晃动着,不刻宫内烛灯熄灭……

    寝宫内的男子定然是这个侍卫的主子!

    文图正诧异着,忽见太后犀利的目光猛然直射过来,这才如梦方醒,宫中侍卫皆有敬梓与自己调配,仔细琢磨过后更是大惊失色,禁不住倒退一步惶然说道:“回太后娘娘,那是,那是……”

    “快说!”太后娘娘愤然喝令。

    “那是,那是宾王新配的侍卫……”文图知道大事不好,宾王刚刚回返便淫染后宫,更何况那是皇妃,也是他的表妹,又是一等一的嫂嫂,这等荒唐之事说不定会引来一场屠杀,立即给身后的侍卫使个眼色。

    两名侍卫刚要冲上去擒住那个远去的宾王侍人,被太后制止,她转过身来若无其事道:“回去吧……”可是脚下明显地施施蹒跚,抓向符柔的手也越发紧起来。

    文图心内忐忑,刚刚觉得温凉如初的夜风此刻却冰寒入骨,忍不住接连打出几个冷战;刚刚闻得令万物复苏的湿滑土香,是那么淳厚,沁人心脾,此刻也丝毫不再,连呼吸也有些闷重。

    符柔不断用手按压着胸口,脸上已经泛出厌恶与恶心的神态。

    文图知道,自己尚能忍受些,可这冰清玉洁的符柔还是郡主之身,哪能承受得住?一代王爷,欺压在矫揉造作不可一世的琰妃身上,不堪的肮脏丑态,岂能不令人作呕?

    太后早早喝退众人,自己卧下。

    文图见符柔余悸未消,心定气闲劝慰道:“郡主,切不可为此事操劳心思,不日定有分晓。”

    “咦?”符柔忍不住出声,迷惑地盯着文图。

    文图浑然不觉黑暗处有人在监视,伸出手刚要把持符柔惊秫的身子,却被符柔闪身躲开,文图苦笑一声,知道符柔一直怨恨着那对男女苟且之事,自己的举动确有唐突,远处,几个人也是刚要冲出,见状又缩了回去。

    “宾王虽然心狠手辣有恃无恐,但他绝不会轻易沾染皇妃!”文图低声道。

    符柔一听再度震惊起来,惊恐地盯着文图问道:“你是说他有别的阴谋?”

    文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皱眉说道:“有毒计在先,自然知道绝不会得到太后娘娘的真心重用,身为王爷,自然也知道无权干涉后宫中事,所以才冒天下人耻笑去招惹皇妃,他的目的昭然若揭,就是要抱住太后娘娘侄女、第一妃这棵大树,做长久打算。如果不出所料,她一定会再度前来广慈殿,以皇后为由为难太后娘娘。”

    天下万民宫中系,沧桑轮道也枉然,一风席卷千层浪,水沫落处暗礁寒。这一夜,很多人,未眠。

    翌日刚至辰时,琰妃果然如期而至。

    看着她左右摇摆的蛇腰,愤愤不平的面孔,想起她昨夜肮脏的举止,文图气不打一处来,见她欲进广慈殿,立即伸手拦住,冷淡言道:“太后娘娘有旨,今日不见任何人,还望琰妃早些离去,触怒了娘娘,小的会吃不消的。”

    “哼!”琰妃不屑一顾,挺起胸脯要硬闯,那意思你若是再拦碰到什么,马上就定你死罪!

    文图怒不可遏,“刷”一声抽出长剑,挡住琰妃去路。

    “混账!”琰妃勃然大怒,立即跪在地上高声喊叫,“太后娘娘,姑母,琰儿求见,你的侄女琰儿求见──”边喊着,边装出要哭的声音,口中出着声还不忘用手捋捋自己的发髻,正正自己的衣装,抹抹根本不见一滴泪水的眼颊。

    “再去通报!”琰妃见太后无音,仰起头怒视文图。

    “是!皇妃!”文图捏紧剑柄,立即返入广慈殿。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百度穿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卟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卟哥并收藏百度穿梭最新章节